《魔王的寂靜》更新:外篇4(上)、捌之二(之前被刀板吃了)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citygirl » 週日 11月 04, 2007 1:45 am

有啊﹐我有在看啊﹐不要跳過這裡啦。不過因為上次離現在太久﹐要不是提到訂婚的
事﹐不然我都忘記之前是演到哪了(汗)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洗翼 » 週日 11月 04, 2007 5:06 am

結果,只有西堤.....?
嘎嘎嘎~~~~XDD

既然都是樂多人,那麼就......你知道滴(拍肩)
http://blog.roodo.com/slcjary23
自己就...嗯哼......

(↑↑其實這個人就是整個很想懶掉......)(天毆)

厚噢噢~~一次貼四個地方好累捏~~~~
(啊啊蕃茄不要砸過來...不可以浪費食糧......)
。銘謝惠顧。
洗翼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56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05, 2005 3:03 am
來自: 鬼見街

文章citygirl » 週一 11月 05, 2007 12:25 pm

看到洗翼姐的部落格﹐突然想到對吼﹐好久沒去看暗道了﹐我還沒忘記小涯(笑)

剛剛加了書籤﹐以後準時去看連載~不知道翼姐都什麼時候貼﹐我會準時轉台去看的。
(像追連續劇那樣)

話說過陣子我會考慮再搬家﹐四個地方貼一樣的東西怎麼會累啊﹐翼姐好懶(指)

話說翼姐拿‘伶人行腳’去參賽結果如何了呢﹖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無望 » 週一 11月 05, 2007 11:56 pm

報告,老師!我也有再看!(舉手)

只是太久沒看了,一時銜接不上一 一"...得回到之前記憶模糊的地方再去重看一次。

話說四個地方貼確實有點累...(汗)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柒之四:疑情總生暗鬼

文章洗翼 » 週二 2月 12, 2008 12:21 am

〈柒之四:疑情總生暗鬼〉


羨慕別人的幸福,嗟嘆自身的不遇,喜歡講人家的事,對於一點事情喜歡打聽,不告訴他便生怨謗,又聽到了一丁點兒,便覺得是自己所熟知的樣子,很有條理的說與他人去聽,這都是很可憎的。
──清少納言《枕草子》



面對魔王大人過於親密的舉動,寂靜卻沒怎麼閃避的意思,一如她以往的來而不拒。
「那麼,替我把風……不,替我護法吧!親愛的海德格先生。」她從容的仰起臉,笑著說道。

「把風?護法?小蜜糖,你想玩什麼花樣?」
聽起來不是合法的好事呦!

寂靜悄然不語,只是盪開一個天使般的和煦笑顏,然後緩緩舉起白玉藕般的手臂。

紅絲綻盪。
戀戀不捨的放下秀柔的髮絲,魔王大人主動退開,讓出一片應該足夠卻又不嫌太廣的空間,靜心在週遭架起掩人耳目的陣法。

寂靜的臂彎輕輕揚起,指尖朝下,直指著適才攤開在桌案的書面,瞇起流轉著異樣光芒的雙眼,彷彿自言自語般的微笑喃喃到:「來,讓我瞧瞧,你有多大的能耐……」

小蜜糖呀……你可別把鏡界給拆了。
魔王大人苦笑著想。

※ ※ ※

平時安穩寧靜、井井有條的【琉】企業總裁辦公區裡,今天卻來了個不速之客。
一向維持認真高效率的秘書群們,紛紛不由自主的停下手上的動作,瞪著眼而直往總裁的辦公室裡瞧;儘管隔著不透明的門板他們是什麼也瞧不見,但裡邊傳來的沸沸揚揚卻還是穿透了具有隔音功能的牆面。

不久,砰的一聲,面色陰沉的音非拽著打扮豔麗的琉家小姐琉麗出來,一把將她推給了在外待命的商奕,不客氣的道:「商奕,麻煩送一下琉麗小姐。」

「是。……大小姐,這邊請。」
笑瞇瞇的青年接過這隻隨時可能抓狂的危險貓女,防禦又不失禮節的按住她那兩隻爪子,向外轉身。

「哼!」女人高傲的一甩她的金棕色捲髮,卻似乎也知道這些人並非聽從於家族,而是幾乎等同於琉帆的私人幕僚,不敢多說什麼,只能怒氣沖沖的用力踩著閃亮的高跟鞋離去。

等到女人的身影消失在門外,秘書群們紛紛從辦公間的隔板中探出頭來,嘖嘖有聲。
「喔喔、嗚哇……」
「哎,來了不得了的……女人呢!」

「是琉麗小姐吧?好幾年以前……跟學生時代的總裁傳過緋聞的那位?」
面不改色微笑著冒出驚人之語的,竟然是向來最值得信賴的白筠,邊說著,手上喀哩喀哩的敲字聲也毫無停歇。

「咦!?」緹娜掩著小嘴低呼。

「噢噢!大報料呢!」
「要訂婚的邀請函送出去了吧?」
「看來對象不是她了……」
「竟然在這麼敏感的時候跑來鬧,很引人遐思呢!」
「哎呀!何止遐思而已,這很明顯是爭風吃醋了嘛!」
「爭風吃醋?我看是惱羞成怒。」

眾人低聲竊竊私語著,少有的八卦議題讓秘書室裡多了幾分熱鬧,然而玩笑言談之間,卻也有幾分的不安與擔憂。

「不過總裁不像是這種人呀……?」
「那位大小姐向來風評不好,我看是她有問題!」
「而且他們不是堂姊弟嗎?」
「該不會是為了安撫家族裡的人,所以才把公司的實權……」

早先聽說了琉帆釋出多數實權職位的消息,秘書室的幾個人都憂心忡忡,但在尚未得到琉帆的親自說明以前,卻也只能暗自臆測,不免也與近期將要訂婚的私事連上關係。

然而此時正在辦公室裡的被談論對象,卻無暇去思考這些夥伴的忐忑不安,苦笑著對著鏡子檢視臉上的小小抓傷。
剛才如果不是音非攔阻的及時,恐怕這張臉蛋就得帶著傷疤出席自己的訂婚典禮了。

「不是很嚴重,上過藥以後,用膚色貼布掩蓋起來應該就可以了。」音非提著醫療箱過來他們總裁身旁坐下,看了一眼之後說到。

「嗯,多謝了。」想到那剽悍不講理的女人,琉帆除了苦笑還是只能苦笑。

「不過你跟她到底怎麼回事?」夾起棉球沾了沾碘酒,音非順口問道。

琉帆聳聳肩、攤攤手,無奈又無辜的說:「如果我說我什麼也沒有做過,你相信嗎?」

回憶起琉麗的為人,與她那些喧囂塵上的流言緋語,音非搖搖頭:「……不難理解。」

琉帆嘆了口氣,大感鬱悶的說:「麗姐她從以前就對我有莫名奇妙的執著,後來甚至不知道從哪裡傳出了我跟她暗生款曲的謠言,還因為那樣讓我被他的追求者給怨恨上……」

音非頓了下,目光閃爍不定,貌似若無其事的提起:「你這麼一說我倒想起來了……你那時候還差點被害,是不是有個人救了你?還反而失手殺了那人?」

「是我對不起人家,牽累了他……那件事就別再提了。」琉帆不自然的別過眼去,顯然有些掩飾的說。

「知道了。」音非點點頭。
依循琉帆的意思緘口不再語,但音非心下卻是思慮百轉。

他早就懷疑多年前的那件事內情並不單純,雖然根據後來的調查結果,殺人者確實並非琉帆本人,一個素未謀面的人也沒理由要替他脫罪,而後來此事也被琉帆以自己的勢力壓了下去,對於救了他一命又被牽連的人,琉帆的所作所為是沒有什麼使人意外之處,但音非卻還是覺得這案子有說不上的詭異。

其中一個引起他關注的重要原因,就是他與琉帆的相遇時間,恰恰好就在事件發生之後。
當時的琉帆,究竟為什麼會在那個時間、出現在那個地點?

※ ※ ※

此時此刻在鏡界中,治安室的長期新人布渝正面臨他職涯的最大挑戰。

「哎呀這不是咱們可愛的阿布嗎?」
「阿布,通行證呢?」
「怎麼沒有帶伴手禮來?」
才到風水室外邊,透過玻璃看到他人的女子們,就紛紛興高采烈的調侃起來。

布渝抱著箱子站在風水室門外,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只有可憐兮兮的低聲下氣:「好姊姊們,我都來這麼多次了,好歹也讓我先進去放下東西再掏通行證嘛!」

雖說風水室進出管制嚴格,但也不至於到一個收發處的門都不給跨,若是終生親自來此,早就大大方方的被請進去喝茶聊天用點心了,也只有年輕好欺負的布渝會給堵在門口鬧著玩。

「唉,就是說呀!你都來這麼多次了,怎麼連點東西都沒拿來孝敬姊姊們呢?」風水室的女職員們刻意刁難著。

布渝也只能欲哭無淚,怎麼他每次來就遇上這種陣仗?幾個女人總是聯合起來找他樂子,而其他男職員還就這樣隔岸觀火等著看好戲,沒個有良心勇氣的來幫他一把。
布渝暗嘆口氣,大概只有等這些大姐玩過癮了,才會放他進門了吧?

正當布渝認命的想著該怎麼滿足這些大姐的『需求』時,風水室的擴音器中,卻突然響起不尋常的警報聲,引起眾人的愕然。

「怎麼回事?」
「不會吧?」
「有人入侵中央核心系統?」
「什麼人這麼厲害?」

知道風水室的不同警報聲分別代表著不同事件與層級,布渝雖然並不清楚聲音的分類,但是看著眼前那夥人臉上不可思議的表情,他也明白事態不太尋常;其中有幾個階層較高的已經慌忙進入內部辦公區去了,剩下來幫不上忙的,眼神或多或少也充滿的意外和擔憂。

嗯……趁機把手續辦一辦閃人吧!
布渝反正也不是風水室的人,一方面不了解內情,一方面也不甘他的事;他只想趁著眼下兵荒馬亂,趕快跳過被當作樂子的必經流程,溜之大吉去!

可當他躡手躡腳的填寫單據時,一位剛剛小跑進去內部協助的大姐,此時竟匆忙的飛奔出來喊住了他:「阿布!」

「在!……咦咦?做、做什麼?」直覺性的大聲應答後,布渝錯愕的望著她。

那位大姐氣喘吁吁的扳過他的雙肩,惡狠狠的眼神讓布渝渾身發寒。
但顯然大姐的火氣對象並不是他。

「該死、這傢伙很厲害……快通知你們室長過來一趟!」

「嗄?」









我應該沒有接錯篇吧?

目前是先停掉了冒險者天堂那邊...因為沒多少回應,感覺最冷......(笑)
刀版這邊不定時...我有想起來就過來貼貼。
最近鮮網的新版面很不錯,應該那裡不會斷了。
Blog的格式變的有點難用...雖然想找別的地方貼,卻又有點懶得搬遷......Orz

《伶人行腳》雖然沒得獎,但有出書的可能性...還在談就是了。

在找到下一份工作之前,我會努力多寫些。
(希望能找個有時間給我寫文的工作......"XD)
。銘謝惠顧。
洗翼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56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05, 2005 3:03 am
來自: 鬼見街

文章citygirl » 週三 2月 13, 2008 2:56 pm

哇﹐洗翼姐好久不見啦。

隔這麼久我都差點忘記劇情演到哪了。

而且這章暫時我沒什麼感想﹐所以等著看下章吧~

啊對了﹐看到之前的討論串﹐我現在已經不用樂多﹐換去天空了。(覺得樂多不夠好
用)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蒼浪 » 週一 2月 18, 2008 10:20 pm

婚禮.......婚禮.........

到時候該不會新娘是穿西裝的?(喂~)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柒之五:針鋒相對小遊戲

文章洗翼 » 週三 2月 20, 2008 9:20 pm

〈柒之五:針鋒相對小遊戲〉


我們的科學所瞭解的宇宙,正是為了配合我們的生存而成立的。
──京極夏彥《姑獲鳥之夏》



這個社會的其中一條定律,就是最專長的人才往往總不在最適合他的位置上,很莫名,卻又精準。

當終生跟著布渝趕到風水室的時候,裡面已經陷入一片的兵荒馬亂之中;風水室的人對終生倒也很熟稔了,見他出現,忙拉過他來,告知眼前的最新狀況。

「對方意圖不明,只是不斷還原典籍區的資料以及搜尋原始製作IP位置……雖然沒什麼惡意破壞的行為,但因為顧慮到中樞資料外洩,我們還是得阻止他才行。」
正與終生說話的女子是澄諾的妹妹澄蒔,也是風水室的重要成員之一;由於哥哥的職屬緣故而與終生相熟,所以通常由她來擔任跟終生洽談的要務。

終生的目光穿透過寬廣的玻璃窗,看著作業區的一片焦頭爛額,臉色一如以往的平淡,問:「嗯……那麼現在的情況如何了?」

「其實他也沒動用什麼伎倆,只是速度實在快的驚人,以我們幾人同時動手竟然還是完全追不上;想說阿生你來試試看,能不能跟上他?」澄蒔無奈的苦笑。

終生語帶保留的說:「我不太確定,總之先瞧瞧吧。」

澄蒔理解的點點頭,替他開啟了作業區的大門,領著終生來到一個貌美少婦的身旁,低聲道:「丰樺室長,終生來了。」

那女子微微一額首,停下手邊工作,轉過身來,衝著終生一個溫柔微笑:「阿生,你來啦?這次又要有勞你了。」

終生張望著週遭閃動著的光譜和程序:「好像很糟糕?」

「哎。」丰樺一攤手,笑著嘆口氣:「是挺糟的,我們連對方來自哪個月區都還沒追到;你能試試嗎?」

「嗯,有空缺嗎?」終生應允,並問到。

丰樺手指跳動幾下,側著頭看了看作業區裡的圓盤顯示。
「我瞧瞧啊……唔、你從第十月區進去吧。」然後說。

「好。」
終生駕輕就熟的來到其中一片圓型光影前,伸出手指揮舞了幾下,抬腳踏入光環之中。


※ ※ ※


「呵。」

灑滿一道道明媚陽光的古籍間內,數十縷紅絲橫越過閃爍著粉粉金點的光道,連結著少女的手指,穿透了宛若盪著水波的古籍的書面。

少女突兀的一笑,讓魔王大人意外的抬起眼。
「小蜜糖?」

寂靜睜開眼,臉上緩緩的樣起笑容。
「這下可真是有趣了。」

魔王大人挑了挑眉,能讓他們家小蜜糖這麼愉快,看來是相當有意思的事兒。
但倘若小蜜糖不願意說明,他倒也暫時不想打擾她的愉快。

意識沿著紅絲深入,在寂靜闔起的眼簾內,一片光譜綻放開來。
優雅迴旋,閃避過其它幾道偵測程序,她的目標一轉,直指那道新加入的龐大程序流。
「來吧……我們先玩玩。」

似乎是感應到她的針對,對方只是稍稍怔了怔,然後很快的就尾隨上來,與她同時展開了激烈的相互追逐戰。
兩人一前一後如似疾風流梭,很快的就遠遠甩開其它道程序流,飛速的穿破原始中央系統的最後防線圈,進入了鏡界系統中最古老而機密的區域。


※ ※ ※


「該死!被他突破了!」丰樺狠狠拍了一下椅把,激動的站起身,又驚又怒。

「室長,終生室長已經追上去了!」其中一個從圓盤光環中無功而返的成員,高聲向丰樺道。

丰樺點點頭,表示了解,隨後望向了第十月區的入口光圈,不露痕跡的皺了皺眉,神色中竟閃過了幾絲不愉快。

而在她身旁的澄蒔,正死盯著顯示畫面,緊張的咬著她那漂亮的手指甲,低聲喃喃道:「阿生…看你了。」

然而此時正與不知名侵入者一較高下的終生,卻是逐漸浮起了苦笑。
這般厲害,能讓自己追也追不上,又如此膽大妄為的瘋狂對手,可能性就只有一個了……。

『寂靜?妳這是在做什麼?』

接收到他以加密程序丟出的訊息,那頭的對象顯然心情十分的好,優雅的笑聲在他耳邊響起。
『沒什麼,找東西而已。』

找東西?找個東西能弄到天下大亂的,恐怕也只有妳這個老是自稱救世主的姑娘吧?
終生莫可奈何,嘆口氣又問:『你找什麼找到風水室的中樞系統裡來了?』

『人。』寂靜愉悅的聲音傳來。
『我的敵人。』

對話間,兩人很有默契的繼續玩著躲貓貓,以免讓局外人看透出什麼。
終生沉吟了一陣子,才又開口:『怎麼回事?跟陛下有關的嗎?』

『多少算是。』寂靜輕輕淡淡的說。

終生很快的思索了一下,問:『莫非是最近封印異常的事?你發現什麼了嗎?』

『我剛才去查了這方面關於魔王陛下封印的文本。』
寂靜並沒有遲疑太久,便快速而流暢的坦然相告。
『其實從古早開始,就斷斷續續的有人在掩蓋魔王封印的記載,但大約百多年以前,這種有計畫性的抹消就已經慢慢消失;……可是我剛才發現,最近竟然還出現過一次掩蓋,我想應該在輸入古籍的手續上出了問題,時間點是在鏡界創建初期。』

終生隨即瞭然,雖然心中還有些許疑問,但他暫且擺到了一邊。
『你是來查找輸入古籍的相關工作人員名單?』

『如何?你知道位置嗎?』
寂靜當初並沒有涉獵多少鏡界創建初期的事情,但她知道,終生因為姊姊終潔的關係,了解頗多內情,甚於一般人。

『第零月區。』終生脫口而出。
那是最初期時的鏡界,現在早已廢置,成為原始資料庫。

『原來是在那裡。』
寂靜收回還在向前探測的幾道程序流,恬靜的笑了笑:『硬要進去是行,不過恐怕會提早毀了這地方……你知道什麼從外面的捷徑嗎?』

『你先離開吧。』終生又是苦笑。
哎呀……被拉下水了。
『你人在哪一月?我去找你。』

『第二月。』
丟下這句話,寂靜所屬的卦流瞬間消失在中樞系統之中,不留丁點痕跡。







祝大家元宵節快樂~~
燈籠用完之後的電池記得拿去回收噢~~(亂入)
。銘謝惠顧。
洗翼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56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05, 2005 3:03 am
來自: 鬼見街

《魔王的寂靜》柒之六:這裡的黎明

文章洗翼 » 週三 4月 23, 2008 2:20 pm

〈柒之六:這裡的黎明〉


不知黎明何時來臨,我打開每一扇門。
──Emily Dickinson



寂靜與魔王大人海德格相對而坐在路邊的一處露天咖啡吧中,兩人面前的桌上擺滿了看來已經杯盤狼藉的碟子,寂靜正悠閒的用精緻銀叉切開一塊草莓派,然後欣然的送入櫻桃小口中。

「小蜜糖啊……這種吃法會發胖的。」

寂靜緩緩吞嚥下,淡淡的說:「這裡是鏡界。」
言下之意,味覺的品嘗才是優先。

海德格苦笑了一下,然後抬眼望去:「他來了。」

終生遠遠走來,也看到寂靜面前那一桌子甜點,臉上露出了與海德格此時一模一樣的苦笑。
他拉開桌旁的白椅坐了下來,喘口氣說:「哎,好不容易才把風水室的那些人唬弄過去……你下次別在這麼胡搞了。」

寂靜揚起一笑:「知道了,下次不會在你在的時候搞的。」

「話不是這麼說的……」終生掩面。

「再稍等一會兒吧。」寂靜接著說:「那小東西又翹課了,反正是攆不回去,我便把他叫過來了。」

「米果嗎?」終生無奈的問。

寂靜點點頭,然後要他別在意似的揮手說到:「那小東西的腦袋不錯,該會的我也都有教他……學校那種地方,弄得到學歷就好。」

終生愣了下,反駁不得,只好嘆口氣:「你可千萬別告訴他這種壞習慣……」

一旁的魔王大人扯了扯嘴角:「來不及了。」

「陛下!我們要去哪裡玩?」
一臉燦爛笑顏的小正太不知何時已經來到桌邊,仰起小腦袋問著。

「你這不上學的小屁孩,哪都不帶你去!」魔王大人齜牙裂齒惡狠狠的說。

小米果淚汪汪的找少女求救:「靜姊姊!陛下欺負人!」

寂靜轉過身來,一本正經:「他說的沒錯,雖然你已經學會比同齡人更多的東西,但學校是養成人際的重要一環,下次你再逃跑我就敲你。」

米果耷拉下腦袋瓜,弱弱的出聲:「是……」

在一旁的終生看到這光景,不由得彎起嘴角。
這小鬼,誰的話都不當一回事,就是對寂靜的教訓百依百順。

……看來,往後也只有寂靜制得住他了。
終生這麼想著,微不可查的彎了彎嘴角,然後看了一下腕錶,起身說:「時間差不多,我們也該出發了。」

「嗯。」
少女撈起最後一口蛋糕。


※ ※ ※


同一時刻,音非正來到琉帆的眼前,注視著仰躺在沙發上、似乎正沉思中的他。
「總裁,找我有事?」

「唔。」
琉帆起身,有點莫可奈何的苦笑了一下,然後將桌前的一張紙片推到音非跟前。
「非,你看一下這個。」

音非彎下身撿起,展開。
卻見紙片上以雷射列印的方式印了這樣的這字句:
『停止婚禮,否則新人送命。』

「很簡潔有力的一封恐嚇信。」
音非抬手搖了搖紙片,下了結論。

琉帆搖頭嘆息:「為什麼連個婚禮都要搞出這種花招。」

音非看著手上的紙。
「比起這個,我比較在意的事……若是家族裡的人幹的,這種紙本方式也太過古老,實在不像。」

「是啊!雷射列印,好久沒看過了。」琉帆顯得有些無精打采。

音非沉吟片刻,說:「可能有僱用什麼人吧。……你是為這個在煩心?這我們能處理的。」

琉帆虛弱的一笑。
「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你商量。」

「這個以外的?」音非面無表情的問。

「是。」琉帆點點頭,讓出個位置:「能坐下來嗎?」

音非依言走了過去,坐在琉帆的身邊。

琉帆深吸一口氣,才緩緩開口:「我打算要離開這裡。」


※ ※ ※


「是這裡?」
鏡界某處幽暗死巷子裡,寂靜低頭看著身前一個深黝黝的洞口。

「嗯。」終生點了下頭,接著解釋:「這裡是風水室的死角之一,當年姊姊為了私自的研究需要,偷偷留了這麼一個通口,只有我一人知道。」

「你帶路。」
寂靜想了想,並轉頭道:「海德格你跟Migo先走,我壓後。」

「史上最強探險團嗎?」魔王大人無奈的嘟嚷一句。

「比最強還要更強。」寂靜嫣然一笑。
這可是個、集結了救世主、魔王、小勇者、天才的超強隊伍呢!

終生舉起燈火,慢慢爬下已經斑斑鏽蝕的鐵梯;魔王大人隨之在後,並伸出手來,將小傢伙環腰抱了下去。
寂靜左右探查了一下附近,發出幾個假ID訊息後,又製造了隱蔽法陣;確認絕無給人察覺的可能性,才轉身尾隨而下,伸手將通口的鐵蓋拉上。

鐵蓋發出一聲隆隆悶響。

在黑暗的通道中,只有終生手上的燈火發出微弱螢光,幾個人的腳步聲再伸手不見五指的彼端一陣陣迴響著。

「哇!好刺激!」米果興奮的笑了笑。
探險這種元素讓情緒憋了許久他十分愉快。

寂靜淡淡的打斷他:「Migo,安靜點。」

「噢。」小傢伙很聽話的用小手捂住嘴。

又走了片刻,寂靜才出聲:「發覺了嗎?」卻不知是在問誰。

「嗯。」
魔王大人點了點頭。

終生開口解釋:「腳步聲不見了對吧?這是進入第零月區的徵兆,因為那裡沒有建設完全,一些細節部份原本就沒有,很多現象會消失掉,所以也很安靜……稍微比較像是現實世界。」

「也更方便。」寂靜揚起一絲笑意,樂了。

終生苦笑,然後抬起燈火指著前方。
「前面第二個轉角就到了。」








因為刀版系統的問題...這回一次貼兩篇。
。銘謝惠顧。
洗翼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56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05, 2005 3:03 am
來自: 鬼見街

《魔王的寂靜》柒之七:空荒第零月

文章洗翼 » 週三 4月 23, 2008 2:23 pm

柒之七:空荒第零月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莊子《逍遙遊》



通道的盡頭,是一處看起來像是防洪汛道的下水道出口,不怎麼耀眼也不算陰暗的陽光從外面照射進來。
終生關上燈火,引領著大夥兒走出通道。

「怎麼好像有點恐怖?」小米果在魔王大人的懷裡探頭探腦的說。
眼前的景象,宛若一大片甫興建完畢的死城,毫無生氣,連風吹的聲音都沒有。

寂靜只是環顧了一眼,便說:「我要去找那些資料,你們要跟來嗎?」

「我跟你去吧!」終生笑了笑:「我對這裡比較熟悉,你找東西會方便一點。」

米果舉起小手,眨了眨眼兒:「我想去探險!」

「那麼,海德格你跟著他吧。」
於是寂靜這麼說。

「嗯。」
魔王大人內心鬱悶,卻也只能不動聲色的點頭應諾。
誰叫自己人生地不熟呢?

「別亂碰東西噢!雖然這裡平時沒有人來,但被發現可不好收拾。」終生交代了一句。

「知道!」小米果開心的大聲回應。

一行人分作兩路之後,終生帶著寂靜前往目的地,一路靜默,彷彿他們與週遭的悄然無聲融為一體。

「學長的婚禮就在後天了,你會去參加吧?」終生突然開口。

直至今日,外界依然無法探查到琉帆總裁的婚約對象究竟是誰,也讓這個消息近日來被媒體報導的沸沸揚揚;有人猜想是近日不見人影的琉韻,但稍微親近一點的人都知道這不可能,後來又有人說是琉璃,卻被琉璃本人矢口否認,接下來目標又轉移到了祕書室的幾位姑娘身上……

「算是會吧。」寂靜隨口應道。

終生仰望著天,自言自語似的說:「學長的對象到底是誰呢?」

「呵。」寂靜卻只是一笑。

「啊!靜你是知道的吧?」

「學長交代我保密的。」寂靜掩著小嘴,卻笑的燦爛。

「連我也不能說嗎?」終生苦笑。

寂靜微微笑了笑,轉移話題:「那件事你準備的如何了?」

既然寂靜不想多言,終生也就順從她的意思。
「大致都已經上軌道了,就差你們了。」

「太好了。」寂靜看起來很高興,臉上透露著難得的光采。
「學長的婚禮一結束,我就會過去幫你。」

「你這麼早就要插手嗎?」終生訝異的問。

「因為時間有點趕了。」寂靜抿著嘴點點頭,解釋說。

終生無奈一笑,默默的繼續領路。
寂靜說會是這樣,那就一定是這樣,長久以來,他已經驗證了數百次;不管背後的理由是什麼,也弄不清楚寂靜的依據在哪裡;也許,所謂救世主,就是這樣的人物吧。

他們來到的地方,是一座外表並不起眼的藍白色工業大樓,玻璃大門深鎖;從霧白的玻璃上,勉強可以辨識出內部十分的寬廣,還有許多大小相同的白色長方型物體。
寂靜猜想那是資料庫的櫥櫃。

「這裡的鑰匙姊姊也私自保留了一副……不過她本來就有這個權限。」
終生打開大鎖,推開玻璃門,印入眼內的果然如同寂靜所想,是一座座的大型白漆鐵櫃。

寂靜望著沒有盡頭的那一端,問:「你知道在哪裡嗎?」

「我記得有索引……」
終生走向第一排白櫃後方,開始翻找起來。

寂靜站在原地,默默的左右張望了一陣子,卻沒有上前協助,而是漫步到更後方的白櫃旁,隨手抽出了幾本資料夾,逕自津津有味的翻閱了起來。

找了一會兒,終生總算是翻到了創建時期的人員名單所在位置,轉過頭來,正要告訴寂靜,但卻四處都看不到人了。

「靜?你在哪?」他大聲呼喚。

「這兒。」寂靜探出頭來的地方,已經是好幾個櫃子後了。

終生將索引目錄之一夾在腋下,小跑過去,問:「你在做什麼?」

「補充情報。」寂靜微笑,似乎不願在這個話題上多做糾纏,轉而道:「找到了?」

終生低頭取出目錄看了一眼:「嗯,在五百三十二之七。」

「走吧。」


※ ※ ※


此時米果與魔王大人也在相隔兩條街外的城鎮之間,米果好奇的東瞧瞧、西看看,臉上歡快的像隻被放出籠的鳥兒;而魔王大人只是在不遠處默默的負手跟隨,偶爾左右張望,卻也看不出來是在望向些什麼。

「真是……竟然變成小鬼的褓姆了……」魔王大人萬般無奈在心頭,悠悠的伸了個懶腰,抬頭仰望一片空白的天際彼端。

「魔王陛下!這邊!這邊!」

小東西不知又在呼喊些什麼,魔王大人長長的嘆了口氣,有氣無力的上前。
「又是什麼了……?」

從離開寂靜身邊起,這小傢伙就不知道發現了多少『有趣』的東西,不過在魔王大人眼裡看來,只不過是一些卦陣的破綻……用現在的說法是……程序嗎?

「這什麼鬼東西啊?」
魔王大人彎下腰,看著蹲在地上的小米果身前。

「不覺得很可愛嗎?陛下!」
小米果樂吱吱的拉著一株舞動著身體的小野草,小手左右搖晃,嘴裡還哼著歌。

魔王大人板起臉:「哪裡可愛了?根本是詭異。」

「我也想養一株。」小米果無辜又可憐兮兮的轉過臉來。

「你有膽去跟你靜姊姊說去。」魔王大人瞪了他一眼。
哼哼……當他這麼好說話,隨便就要求一些有的沒的鬼玩意兒。

「陛下欺負人家!」小米果哀叫了起來。

魔王大人正想罵個兩句,卻突然間停下動作,似有所感的望著某個方向,隨後閉上眼。
米果看到了他的舉動,也不由自主的安靜下來,一雙眼兒眨呀眨的。

「……有人在探查這個領域?」魔王大人肅正神情,自言自語。
太奇怪了,怎麼可能?終生不是說這裡已經廢棄很久了?

「陛下?」小米果愣愣的出聲。

「噓。」魔王大人示意他安靜,然後將他抱了起來,說道:「閉上眼睛,什麼都別想。」

小米果依言闔上眼,緊緊抓住魔王大人寬健的肩膀。
兩人的身影在那之後,瞬間消佚無蹤。


※ ※ ※


同一時間,在白櫃上翻閱著人員名單的寂靜與終生兩人,也察覺到了那股窺視的不尋常感,雙雙停下手中的工作。

「阿生……」寂靜呼喚著一臉不可置信的終生。

「怎麼會有人在查探這裡?不可能。」終生皺起眉頭,怎麼也想不透。

「現在不是探究的時候,我們得快點避開!」寂靜說著,上前拉住了他的手臂。

終生吃驚的同時,也疑惑的問:「你要怎麼做?」

「等會在跟你解釋,闔上眼、收斂心神!」
寂靜急急說道,並雙手抓住他的兩隻臂膀,同終生一起閉上雙眼,低下頭,口中默算必須在鏡界實行的顛倒術法。

兩人的形體然後在一陣模糊之後,與魔王大人及米果相同,雙雙消失在空間當中。







伶人的第一集稿子交出去了~
希望能快點進入簽約流程...
如果有人對簽約這方面熟悉的,麻煩給我一些建議。
。銘謝惠顧。
洗翼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56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05, 2005 3:03 am
來自: 鬼見街

《魔王的寂靜》柒之八:奇蹟之門就在眼前

文章洗翼 » 週四 5月 15, 2008 10:02 am

〈柒之八:奇蹟之門就在眼前〉


對待生活的方法有兩種。
一種是把什麼都不看成奇蹟,一種是把什麼都看成奇蹟。
──愛因斯坦



一陣水波狀的漣漪在空間中飄散開來之後,寂靜與終生回歸原地。

「剛剛你用了什麼,我怎麼覺得身體有點散架的感覺……」按了按太陽穴,終生一臉苦笑的問。

「是真的散了。」寂靜點點頭,然後向他解釋:「我剛剛在原地高速瞬移近百次,在身體未聚合之前又在度散開,如此來回數十次,任何肉眼或是偵測都發現不了我們。」

愣了愣,終生才喃喃道:「真有你的。」

寂靜放開拉著他手臂的雙手,說:「別提這了,你有什麼底沒有?」

「沒有。」終生無奈的聳聳肩,他從來也沒遇上這種狀況,根本無從判斷。

寂靜沒多問什麼,只是沉吟幾秒後,催促他:「加快腳步吧!」

終生應了聲,沒多思考什麼,趕緊轉身取下櫃上的名錄集,一本一本的掀了開來攤在白磚地板上;寂靜蹲下身,從披肩下抽出手,手上握著一顆灰色小球。
寂靜一張開手,灰球便緩緩浮起,在名冊上方一寸處旋轉著。

「你做的收錄器?」手上忙著,終生頭也不抬的問了句。

寂靜回應道:「嗯,雖然我應該可以一口氣分析完,不過要全部翻一次實在太耗時,不如用這種方式收錄起來再回去慢慢分析。」

初期工作人員的名冊說多到也不多,不過是佔這裡所有資料的萬分之一,但要說少……也是有一整排白櫃近上百本輯錄的;等終生與寂靜完成事情時,魔王大人也抱著小米果找到他們了。

雖然覺得不會有結果,但終生上前詢問並與魔王大人討論了一陣關於窺探者的疑問,然而一旁的寂靜卻出奇的沉默,似乎正在思索著什麼事情。

「靜?你覺得怎樣?」注意到寂靜的異樣,終生回頭問道。

「我正在想,會不會是同一人所為。」寂靜支著下巴,緩緩的說道。

「掩蓋文本的、與監測第零月的,是同一人嗎?這個可能性是挺大。」魔王大人挑了挑眉。
如果說是同一人、或者同一批人,那麼事情就單純多了,他們只要想辦法篩選出可疑對象,一一過濾,很快便能知道目標……這應該也是對方之所以嚴密監測此地的原因。

「呼,總而言之,回去仔細瞧瞧就知道了,趕緊走吧。」
終生催促到,那監測者不知何時又會返過頭來,快點離開才是上上之策。

※ ※ ※

「我另一頭還有事,先離開了。」
才剛下了月台,終生便匆匆忙忙的看了一眼鐘錶,向大夥兒告知一聲,急急的離去了。

「嗯。」寂靜向他揮了揮手,便低下頭去,盯著小米果,命令到:「你,回去上課。」

「啊……」小傢伙馬上變的無精打采,一臉絕望的模樣。

「就當作是去觀察人,與人相處的課程吧。」寂靜說道。

「好……吧。」小米果不情不願的應聲,乖巧的跳回月台上去了。

寂靜轉身,從月台上取下一枚鑲著的灰色小球,接著就往地上一砸。
灰色小球朝著空中展現出數千片立體影像,寂靜放鬆身體,仰坐在沙發上頭,手指輕巧的觸控著,一張張觀閱。

但只片刻時間,一旁的魔王大人便驀然抬起頭來。
「有人來了。」

寂靜聳聳肩,似乎很無奈此時又有人來叼擾,伸腳輕輕踢開小灰球到一旁,小灰球所展現出來的資訊瞬間消失,然後若無其事的站了起來,往書架上隨意抽下一本雜誌,翻了開來。
「請進。」這才開口。

外面來人走了進來,便一眼望見優雅坐在沙發上頭的寂靜。

「寂靜小姐,是我商奕,不知道您還記得嗎?」對方陽光的一笑,十分有禮的說道。

寂靜闔上書,坐直了身體,問:「有事?」

「有一封信件,音非老大希望讓您過目一下。」商奕笑瞇瞇的取出掌中顯示器。

寂靜接了過來,輕觸顯示器,一封書信的影像在她面前展了開來。
望了一眼,寂靜便笑了。
「恐嚇信嗎?這倒是有趣了……信件有屬名嗎?」

商奕微微一恭:「是,信是以紙本方式送來,屬名冷雨。」

寂靜的眼兒倏然瞇了起來,透出了極度危險的氣息,冷冷的反問:「冷雨?冰冷的冷、雨水的雨?」

感覺出週遭氣溫突然下降,商奕雖然不明白她為何瞬間散發出怒意,但也知道怒意的對象不是自己,點點頭回道:「是。」

寂靜露齒而笑,笑的令人發寒。
「很好、很好……」她微微舔了舔嘴唇,咬牙道:「轉告音非,這傢伙不是冷雨;還有,我會解決掉這傢伙,徹底!」

商奕挑了挑眉。
好大的脾氣,看來,那個自稱冷雨的傢伙完了。

※ ※ ※

離開寂靜的屋子後,終生來到了一處類似租用的辦公室一般的地方;他離開【琉】的這些日子以來,都在這個地方默默獨自忙碌著。
一推開門,室內悽慘的景象就映入眼簾,簡直像是被什麼給轟炸過的戰場似,文件與法器材料散落或堆積在室內的各個角落。

推開沙發和桌上的一部分堆積物,終生隨意的清理出一片空間,然後抬頭看了看牆上的鐘,跨步在地上的雜物之間,來到了茶水几旁泡了兩杯咖啡。

捧著其中一杯咖啡在沙發上休憩片刻,門外的叩門聲終於響起。

他起身去開門,然後毫無意外的看見來人臉上驚喜的神情。

「好久不見,琉韻。」他笑道。

琉韻幾乎要喜極而泣了,當她以為自己已經走到尾聲,心灰意冷的時候,奇蹟的大門卻又在她眼前展開。
「終生……你、你怎麼會在這?」話都說不清了,她心中的歡喜,不言而喻。

終生笑著把她迎了進來:「自己出來創業囉。」

但當琉韻一跨入室內,臉上隨即浮現出不可置信。
「天啊……這房子是怎麼搞的?你怎麼能弄亂成這樣?都不打算清理一下嗎?這樣怎麼做事啊?」

終生衝著她眨了眨眼睛,笑的頑皮。
「就等著妳來幫忙清理啊。」








.
。銘謝惠顧。
洗翼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56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05, 2005 3:03 am
來自: 鬼見街

《魔王的寂靜》柒之九:無人知曉的新娘

文章洗翼 » 週一 6月 02, 2008 12:04 am

柒之九:無人知曉的新娘


科學最偉大的力量,在於能透過殘酷了客觀性,像我們揭露出我們預料不到的真理。
──Robert Laughlin



從租用的辦公室一回來,終生便一眼瞧見了在屋頂外打轉的魔王大人,不由得奇怪的漂浮過去,開口問到:「海德格,怎麼了?為什麼在外頭發楞?」

「呃……」
魔王大人欲言又止了好幾次,才訥訥的說:「小蜜糖發好大的火,裡邊氣氛有點怪……」

終生向裡頭望了一眼。
「寂靜在生氣?為什麼?」

「剛才那個叫商奕的小子過來……」於是魔王大人一五一十的坦然相告。

「冷雨?」卻見終生也是神色奇怪,若有所思,一面喃喃道:「早先在鏡界攻擊我的那人,也是這麼自稱的……會是同一人嗎?」

「這是不曉得,不過我看小蜜糖很肯定那人絕非叫啥勞子冷雨的。」魔王大人苦笑。

終生不由得覺得奇怪,寂靜竟然如此篤定,實在太不尋常,除非她是知道冷雨是誰……或者根本就認識冷雨。
想了想,終生搖搖頭。
寂靜不想說的事,沒人能讓她說的;不過就算哪天發現冷雨就是寂靜本人,他也不會覺得意外。

只希望事情不要是如此。

※ ※ ※

日子很就到了琉帆訂婚的當天夜裡。
終生並沒有與寂靜一同出席,而是獨自來到會場,他聽說寂靜去處理什麼事了,他想應該是跟假冒冷雨的事件有關。

在入口處簽了名,他經過站在門前守衛的商奕與遠劍身旁,無意間聽到他們兩人的對話。
「大叔,你有看到老大嗎?」
「說過別叫我大叔的,阿奕。……沒,一早就沒見到了,應該是去貼身保護總裁了吧?」

終生只是與他們揚了下手,並沒有多談,他覺得他不該跟執行任務中的兩人有過多交談。
會場是在時計塔第一百五十層的空中花園上,跟上次琉帆出院時的宴會場所相同,看樣子琉帆很喜歡這個地方。
花園之間繚繞著老調的爵士樂,佈置典雅,感覺很高尚。

終生在宴席間轉來轉去,卻沒見到寂靜的身影,想著他也許是去了琉帆那裡。
正不知道該做什麼好的時候,就突然遇到了琉璃、琉韻兩姐妹,姐妹倆穿著藍綠色系的同款繡花套裝禮服,只是琉璃穿長式的,琉韻身穿短式的。

「阿生,一個人來?」琉璃率先向他招呼。

「嗯,寂靜好像有事要忙。」終生沒有說出關於殺手冷雨的事情,他不知道琉帆是否有告訴其他人,也不想引起恐慌。

「還有很久才開場,不如一起聊聊吧?」琉璃笑著舉酒邀約。

「呃……是可以……」
終生似乎有些顧慮,苦笑了一下,向旁邊的侍者要了一杯果汁。

琉韻瞪圓了她的漂亮眼珠,似乎有些意外。
「阿生你不會是……不能喝酒的吧?」

「是。」雖然作為男人這很不尋常,終生還是很坦然的承認了,打趣著說:「寂靜出門前還告誡過我不准沾半滴酒,任何飲料入口前必須先嗅過,確認不含酒精。」

姐妹倆對看一眼,饒有興趣的雙雙開口:「為什麼?」

為免尷尬,會場上提供的果汁是與酒色相似的櫻桃汁。
終生謝過侍者之後,才回頭輕描淡寫的說:「早先是因病不能喝,現在是因為我不勝酒力。」

琉韻其實還想追問是什麼病,卻又覺得這樣似乎太過唐突,不由得又吞了回去。

琉璃倒是笑了笑:「但我聽小帆說過,寂靜她的酒量很海呢?」

終生有點不太理解,寂靜酒量好跟自己的酒量差有什麼關係?但還是笑著應付過去:「是啊!她可是千杯不醉的酒國女英豪。」

琉璃知道終生沒聽出自己的意思,索性笑笑帶過,也不深究。

又聊了一陣子,終生忍不住問:「學長的對象……會是誰啊?」

「天曉得,他堅持要今晚才公佈。」
琉璃聳聳肩,對於這個堂弟,她可真是又氣又放不下心。

「老爺子知道嗎?」琉韻也問了一下。

琉璃搖頭:「看那樣子是不曉得吧?」

「連老爺子都瞞?他到底在玩什麼花樣?」終生忍不住感嘆,作為琉帆的親人也要有一套本事才行……雖然說他們之中的多數都關係不佳。

「小帆這傢伙一向很愛玩人。」琉璃微微露出了有寵溺的笑容。

「我怎麼樣也想不出他有哪個對象……」琉韻抱著手歪著腦袋,一臉困惑。

「說不定是寂靜噢?這不就一直沒看到她人?」琉璃故意調笑道。

終生愣在原地,這個可能性他連想都沒想過,但這麼一說就覺得……

琉璃見他的神情不對,趕緊出言轉圜:「喂……嚇你的啦!不要突然臉色慘白呀!」

終生掩口喃喃自語:「不…我只是覺得……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怎麼辦啊海德格……好可怕。

琉璃這下也糊塗了。
「不是吧?她不是跟你?呃,我是說……」

正當話題尷尬起來的時候,終生的身後卻走近一人,傳來了冷靜的聲調。

「阿生。」

終生回過頭,乍見來者竟是寂靜。
她身上穿著露半肩的唐風粉紅色高衩裙,裙尾還繡了幾朵精緻小巧的蕾絲花,再踏著同款式的厚底鞋,裙下的一雙美腿風采、姣好纖細的身材展露無疑。

「呃……靜,你來了?」
終生不知為何自己突然紅了臉,只好舉起櫻桃汁掩飾。

寂靜上前來,順手取下了他手上的杯子。
「怎麼臉這麼紅?你喝酒了?」
她舉起終生的杯子淺嚐一口,卻嚐不出酒味,不禁奇怪。

「沒有……那個、很久沒穿西裝了,有點熱……」終生支吾其詞,卻弄不清自己這是怎麼了。

「那就脫掉外套啊。」
寂靜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走過來就扳過他的身體,替他除下西裝外套。

「哎、我自己來就好……」

琉璃看著兩人的微妙互動,大感有趣,用酒杯遮掩住自己揚起的唇角。
「呵。」









猜猜琉帆的新娘是誰~?XD
猜中可以指定一篇人物番外~~
(當然,小浪浪你不准玩=w=)
。銘謝惠顧。
洗翼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56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05, 2005 3:03 am
來自: 鬼見街

Re: 《魔王的寂靜》

文章citygirl » 週日 6月 08, 2008 2:57 pm

裡面角色太多﹐我向來只記得一些﹐一開始看到有新娘﹐我就一直直覺是寂靜﹐因為
要深入琉家作些「事情」嘛﹐總之我就覺得是寂靜。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魔王的寂靜》

文章蒼浪 » 週一 6月 09, 2008 10:25 pm

不,是終生啊,要送死當然不能讓小靜去,所以終生要犧牲一點...
不然,寂涼怎麼樣?我覺得這一對不錯(準備被踹飛)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魔王的寂靜》

文章citygirl » 週二 6月 10, 2008 12:29 pm

可是這樣說的話﹐音非也是個不錯的人選...(認真思考中)

終生X琉帆...音非X琉帆...(不一定是這個順序﹐倒過來也可以﹐我不確定)

兩位最佳花嫁人選決定﹗要糟糕就一起來吧~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