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的寂靜》更新:外篇4(上)、捌之二(之前被刀板吃了)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Re: 《魔王的寂靜》

文章洗翼 » 週日 6月 15, 2008 10:49 pm

一段時間沒來看,
你們歪的好厲害......
(其實我也覺得寂涼X琉帆很不錯...)
(作者自己歪?這樣好嗎!這樣好嗎!?XD)

雖然很不願意說出來...
不過西堤你......竟然最後給它猜中了。
來吧!指定人物番外!請。
。銘謝惠顧。
洗翼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56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05, 2005 3:03 am
來自: 鬼見街

Re: 《魔王的寂靜》

文章蒼浪 » 週日 6月 15, 2008 10:59 pm

寂涼+1,改新娘~成新郎~(喂!)

翼姐姐我什麼都沒說啊~~
(這句話我忍了很久,最後還是決定讓翼姐姐對西踢公佈答案比較有快感 :D
恭喜西踢啦!沒想到我沒有誤導到妳耶XDD(還是誤打誤撞到你?)

好吧,其實我覺得寂涼X終生比寂靜X終生還萌.....(喂喂~~~!!)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魔王的寂靜》

文章洗翼 » 週日 6月 15, 2008 11:06 pm

我們這樣說下去,
西堤會不會以為正確答案是寂涼X琉帆?XDD

寂涼X終生!?
這兩個人明明就還是平行線啊??
打哪裡腐上來的?XD

老實說我還想過魔王X終生......(毆飛)
。銘謝惠顧。
洗翼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56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05, 2005 3:03 am
來自: 鬼見街

《魔王的寂靜》柒之十:超乎預期的絕豔

文章洗翼 » 週一 6月 16, 2008 12:33 am

〈柒之十:超乎預期的絕豔〉


誰說我們束手無策,非要受制於非預期的後果不可?我們現在有機會做得比以前更好。
──Mark Buchanan《隱藏的邏輯》



與琉璃姐妹倆隨意聊了幾句後,寂靜拉著終生來到安靜的角落裡,隨手丟了一個消音的陣法,然後告訴他今晚的保全佈置。
「商奕跟遠劍先生在門口,你剛剛進來的時候應該有看到了;芝瞭在準備室出入口,緋煌在學長身邊,水銀讓我安排藏身在侍者之中應變。」

水銀自從先前詐死之後,寂靜與琉帆一番討論,索性也不讓他『復活』了,直接交由寂靜安排他學習深練古易容之術,力求由明化暗,成為一枚奇軍。

終生聽完寂靜的解釋,愣了一愣,才問:「音非呢?」
音非可是最重要的戰力,可寂靜卻沒說她的安排,這讓終生覺得奇怪。

寂靜沉默一下,語氣淡然的說:「算是……保護新娘。」

「噢。」雖然奇怪,不過想來新娘是比身上有寂靜陣法保護的琉帆還危險的,所以終生只是想了想,便釋然了,轉而問:「學長那邊只有緋煌一個人,能行嗎?」

「我加固了學長身上的陣法,除非是魔王陛下那種等級的,否則不可能一口氣突破。」
寂靜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的神情冰寒的嚇人,還噙著一抹危險的笑靨。

「一擊嗎……說的也是,對你而言那樣就已經足夠了。」終生似乎是沒注意到寂靜的深寒臉色,自顧自的點點頭。
以寂靜的感應和瞬移能力,不出一秒就能追擊到敵人。

兩人又靜默了片刻,寂靜突然開口:「那個在鏡界攻擊你的,也自稱冷雨?」

呀、果然記恨著呢。
終生苦笑著心想,貌似不以為意的回問:「你認為是同一人?」

寂靜不知打哪兒掏出一支菸,彈指點上火苗,悠悠的吞吐一口。
「並不是什麼人都知道冷雨這個名字。」然後才說。

冷雨,雨城十數年前的傳說殺手,在山城裡的現在,確實不太為一般人所知曉。
終生觀察了一下她的臉色,略有遲疑,卻還是說:「我聽海德格說,你很確定這個冷雨是假冒的?莫非你對冷雨很熟稔?」
但十數年前,寂靜恐怕也不過十歲左右,怎麼會知道或認識一名傳說殺手?

寂靜盯著手上的菸花,沉默著不說話,彷彿是在思索著怎樣回答、又彷彿根本不打算回答。

終生也不催促,只是靜靜看著她。
還等不到她的回應,宴會已經開始,他上前溫和的拉整了下她的披肩,然後伸出手,十分有禮的邀請他心中唯一的女伴:「走吧。」

寂靜優雅的將柔荑放置到他戴著白手套的掌心上,邁出一步時,側身過去靠在他的耳邊,輕聲吐息:「解決那傢伙之後,我會告訴你。」

「其實我也並不是那麼想知道。」終生一笑,托著她的手向前走去。
只要知道妳會告訴我,就夠了。


※ ※ ※


司儀由琉璃擔任,她的聲音優雅寧靜,聞來如沐春風。

琉璃首先介紹了台下的家屬以及介紹人,家屬有琉帆的母親琉歆、前任總裁琉柏、琉家的老爺子琉陽等人,想當然爾,以琉帆的豪氣,是不會去邀請一些自己表裡暗裡不和的家族親屬。
介紹人則出乎意料的是寂靜;這讓終生暗地裡偷偷的鬆了口氣,終於最壞的情況沒有出現,但他也更好奇新娘究竟是誰了。

琉璃介紹到自己的時候,寂靜在聚焦燈的照耀下微微向周遭作出致敬,然後光源移開,她繼續看著台上的琉帆牽著白紗覆面的長髮女子,腦海中突然回憶起了紅線的故事。

果然琉帆小指上的牽引的那一端,是他身後的人吧?
那自己呢?自己小指上牽引的究竟是哪一端?身旁亦或是身後?

「……哥哥,你明白嗎?」她在音樂與司儀的話語中低語。
這個問題真難解。

「靜?你剛剛說了什麼嗎?」
始終握著她的手的終生微微轉過臉來,按了按她的手,低聲問她。

「沒。」
她笑著回握他一下,十指交扣。
但也許不用找到答案也很好。

台上的琉帆已經接過司儀手中遞過的微型麥克風,目光飽含深意的掃視了會場中的眾人一眼,接著才緩緩的開口:「各位,我很榮幸的向你們介紹,我最摯愛的……」

說到這裡,他刻意停了下來,然後緩緩伸出手去,揭開身邊人的雪白面紗。

一張清麗出塵、英姿煥發的臉孔出現在眾人眼前。
輕薄淡妝透出絕美攝人的氣勢,眼瞳如黛綠深潭一見無底,黑秀的長髮以精透髮簪微挽在側邊上,剩餘的飄逸如流蘇般垂放胸前,縱使唇邊不含絲毫笑意,渾身卻仍散發出奪目的光采。

在眾人尚未從女子絕顏的震懾中回過神來的同時,琉帆淡然開口接續下去:「……未婚妻,音非小姐。」

在全場的錯愕之中,率先作出反應的是會場遠處正舉著酒杯的商奕。
「噗!咳咳咳……!」
縱使在槍林彈雨當下也波瀾無驚從容以對的他,此時此刻也是臉色大變,心神震驚,差點沒把酒杯摔到地上:「老、老大是女人?」

「呀!人家的初戀沒有了。」
從準備室來到他們身側會合的芝瞭,捧著小臉頰驚呼出聲,滿面失望之情。

「初、初戀?」

會場當中,終生更是一時愣了好久,緊握著寂靜的手好半晌,才徐徐深吸一口氣,長嘆到:「啊……我要是沒換過心,這時候一定躺下了。」

「呵。」寂靜只是淺笑不語。

察覺她的反應,終生瞭然的苦笑:「靜,你早就知道了對吧?」

寂靜彎著眼兒望了他一瞥,並不回答,只是悠悠笑道:「音非打扮起來,一點也不輸上古傳說中的女戰神雅典娜,你說是不?」

相較於下方會場當中的驚嘆與震懾,台上的一對新人倒是顯得怡然自得。

「我最想看到的就是大家這時候的表情跟反應。」
台上,琉帆目光戲謔的眼見此情此景,側腦低聲在音非耳邊輕言道。

對此,音非維持著雕像般面無表情的冷艷,嘴上卻狠狠回了他一句。
「……你的嗜好真的很、差、勁。」

「謝謝誇獎,老婆。」男人欣然樂道。










出現了...女戰神新娘......
恭喜西堤猜中,
請指定人物番外吧!
。銘謝惠顧。
洗翼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56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05, 2005 3:03 am
來自: 鬼見街

Re: 《魔王的寂靜》

文章蒼浪 » 週一 6月 16, 2008 5:02 am

我的野蠻妻子....(狂樂)

>「呀!人家的初戀沒有了。」
從準備室來到他們身側會合的芝瞭,捧著小臉頰驚呼出聲,滿面失望之情。

芝瞭,我懂(含淚拍肩)
人家當初也以為音非是帥哥哥~~~(淚奔)
嗚嗚嗚嗚.....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魔王的寂靜》

文章citygirl » 週一 6月 16, 2008 1:48 pm

沒想到我隨性提個BL人選﹐還真的說中了是音非﹗我看到這裡都傻眼了﹐雖然我覺得
以實際情況而言﹐音非跟琉帆是比較有可能﹐畢竟終生在琉氏企業中的職業有點...不
清不楚﹐以平時相處而言﹐以比較有可能聽話而言(嘎﹖)﹐音非是個就近又方便的
選擇。

我才正要說我想過終生X魔王勒。

算是小浪浪誤打誤撞到我﹐因為小浪浪提到BL的可能性﹐我才也說一下我心目中的
配對的﹐我沒想過在正傳中﹐竟然真的會有這種配對﹐翼姐不像心目中有座斷背山
的人。(還是我認識翼姐不夠深﹖)而且前面的故事都這樣正經嚴肅有哲思﹐突然來
個BL﹐想說會不會打亂這作品的氛圍呢﹐不過看來是還好(因為大夥的反應也太正經
嚴肅了)。

依照目前劇情發展而言﹐我覺得終生X寂涼跟琉帆X寂涼都算是平行線耶﹐沒有太多
瓜葛的感覺﹐如果有瓜葛的話那大概是我漏看了。

而且﹐音非說琉帆的嗜好很差勁﹐這樣聽起來音非真的是偽娘了﹖

看到小浪浪最新一篇留言﹐我真正的混亂了﹐音非真的是女人喔﹖﹗

指定人物番外...唔...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抉擇...不﹐不是啦﹐是在論壇這最重
要的抉擇...嗯...嗯...(思考已經思到快便秘了...)

我先問一下意見好了(只是問意見)﹐翼姐想寫誰的番外﹖小浪浪想看誰的番外﹖(拜
託一定要回答﹐不要說我決定就好了﹐因為除了幾個常提到的主角外﹐其他角色我
都不夠熟(我能記住、有印象有感覺的主角在五個範圍內(汗))。主角們的事應該都
會隨著劇情解釋到﹐但其他角色就不一定了﹐所以想聽一下意見)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魔王的寂靜》

文章洗翼 » 週一 6月 16, 2008 2:22 pm

音非確實是女人,我沒有在作品裡搞斷背山......
從頭至尾我也沒說過音非是男性,一切都是障眼法哈哈哈~~

其實我也是最近才腐魂覺醒的...(茶)

魔王X終生大好啊!(喂)
話說終生X寂涼是兩條平行線,但琉帆X寂涼這兩條線可交會的厲害...XD

其實我現在最想寫的當然是琉帆跟音非的過去,
不過這是必定要寫的,有沒有指定到都沒差。
既然要隨人指定人物番外,我自己當然不好說話,不然就不好玩了~

因為角色太多,其實不一定每個角色的事情都會說明到...
比如說治安室的簡單X琦紅、澄諾X唯楓,琉家企業秘書室的守澤X白筠...這些都是隱藏設定,也不知道以後會不會寫到。
另外像是魔王的過去、寂靜跟終生的大學時代、寂涼的過去...這些也很玄。
所以番外其實是有很多可寫的,只是看大家最想看什麼而已。
。銘謝惠顧。
洗翼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56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05, 2005 3:03 am
來自: 鬼見街

Re: 《魔王的寂靜》

文章蒼浪 » 週一 6月 16, 2008 10:06 pm

我想看”很萌”的寂涼XD
不然就是擺在那邊就萌的水銀
.........來填補我對”帥哥哥”的殘念QQ

以上給西踢姐參考喔~

說真的我都忘了當初我為什麼知道是音非了,因為我知道的時間非常早,早到這婚姻都要進墳墓了...(啥鬼)
唉.....帥哥哥....(啊你有完沒完啊!)

翼姐姐寫不寫自己筆下的腐文呀?XDD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魔王的寂靜》

文章citygirl » 週二 6月 17, 2008 4:07 pm

啊這樣嗎﹖那的確是我看漏了﹐可以麻煩提醒一下﹐寂涼跟琉帆是什麼樣的交集嗎﹖

那堆配對也太多了吧﹖前面兩對是什麼樣的角色我都只有模糊印象了(好像一度蠻有
戲份的﹐可是太久了所以都忘了)﹐但最後一對是誰我根本不知道啊(囧)所以我才說
需要建議的。

水銀有什麼特徵我完全忘記了(再囧)

那就寂靜跟終生的大學時代吧(雖然其他兩種選項也很想選)﹐如果有一些火光啊閃光
啊草莓花色小底褲啊的什麼倒不錯。(謎﹕你究竟想看什麼= =)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魔王的寂靜》

文章洗翼 » 週五 6月 20, 2008 10:54 pm

小浪浪:
你會知道是因為當初我先告訴過你了...
還有我絕不寫自己家的腐文= =


西堤:
好!就決定是草莓花色小底褲了!(?)

其實很多角色我也都要翻設定集才記得住...
忘掉是正常的......我已經在深刻的自我檢討了......

你要求的番外,待我一寫完就貼上來。
。銘謝惠顧。
洗翼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56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05, 2005 3:03 am
來自: 鬼見街

Re: 《魔王的寂靜》

文章洗翼 » 週二 7月 01, 2008 12:45 pm

《魔王的寂靜》外篇:天生異類(終生X寂靜)


"the eyes of others our prisons; their thoughts our cages"
別人的眼睛是我們的牢獄,別人的想法是我們的桎梏。
──Virginia Woolf(維吉妮亞‧吳爾芙)



頹喪慵懶的音樂裊裊環繞在黯淡微光的大廳之間,年輕的少男少女們,舉酒言歡,搖曳生姿,晃著腦、並著肩,在音樂中沉醉淪喪。

他坐在大廳的黑暗一角,默默的看著演前的戲碼。
這是一場某大學的聯歡酒會。

他不喜歡酒,以前更是連喝都不能喝,即使是現在,他也還是不會喝酒、不懂喝酒。
他不能明白為什麼會有人沉醉在酒精當中無法自拔,在他看來,把自己投入一個隨時可能失去理智的情況之中,是多麼可怕的事?

「你不喝嗎?難得有免費的酒水。」少女來到他的眼前,左手兩隻俏潔指頭掐著高腳酒杯,酒水晃晃蕩蕩的,少女的眼瞳透過搖盪的酒紅色注視他。

他搖搖頭。
「我不會喝。」

「雞尾酒?」少女歪著腦袋,以一種尋常的口氣問他,好像只是在問今天晚餐想吃什麼。

他又搖了搖頭。

「噢。」少女也沒表示什麼,就在他身邊坐了下來,說:「那就看我喝吧。」

他看著少女優雅又隨性的一昂頭,一口氣喝掉了應該好好品嚐的醇酒。
「你喜歡喝酒?」他好奇的問。

「喜歡。」少女說,起身又跟正巧經過的侍者取來一杯。

他不解。
「你看上去不像是會用酒精麻痺自己的人。」

「你錯了。」
少女轉過臉來,懾人的晶亮眼珠子閃動。
「我喜歡喝,是因為我喝不醉。」

他終於瞭然:「你喜歡看別人喝醉?欺騙別人自己喝醉?」

少女優雅的笑了。
「不是挺有趣嗎?」反問。

「你喜歡玩弄人們,踩在眾人的頭頂。」他說。
以一種肯定而平淡的口吻。

少女不語,微微伸出與醇酒同色的小舌,挑釁似的緩慢一舔蜜唇,以一種嗜血的姿態。

「你真有趣。」他也笑了。

以前知道少女,是在圖書館;那時他想,與自己一樣頻繁進出圖書館的人可不多見,於是才注意上了。
後來真正認識少女,是在陽光細密灑入的灰暗高樓之間,極為平淡無奇的相識。

從一開始的平淡如水,到現在的越顯香醇。
他想自己是陷進去了。
陷入與這個少女交好的危險挑戰中,不可自拔。

真是不理智的行為啊……

他在心中無限的感嘆著,卻停不住想與少女接近的腳步。
也許這就是飲酒的感覺了。

少女一杯接著一杯,眼神卻越見清醒。
然後她站起身,伸手去拉起他。
「來吧。我們來跳舞,就像那些人一樣。」

「為什麼?」他說,「我不會跳舞。」卻沒有反抗的任由她牽起。

「融入這一切,就當作是小小的臨床實驗。」
少女搭著他的肩膀,搖曳起身姿。

他順著少女的步伐而旋轉,問:「實驗什麼?」

「如何更好的操弄他們。」少女淡淡的笑。

「很好的主意。」他同意。

幽暗中,繽紛的光點有規律的迴盪,他有些不能適應這樣的炫目,眨了眨眼。

少女貼近他,手臂環繞著他的腰,在他耳邊輕語:「閉上眼睛。」

他順著少女的意思闔上眼簾,卻覺得有些恐懼,一種不能控制自己的感覺油然而生。
他想少女應該是感覺到他的畏懼了,少女帶著一絲涼意的手過來包覆住他的手指。

「我不喜歡這樣。」他告訴她。

「不要一直那麼緊張,偶而放縱一下。」少女的低語在他耳邊響起:「相信我,交給我。」

「不是緊張。」他說:「我在意自己能不能控制自己。」

「但你不能否認,並不是所有時候你都能控制住自己。」

「我想盡到最大可能。」

「你對自己的防衛心真重。」

「也許是過去使然。」他睜開眼,發現不知不覺之間,少女已經帶著他來到另一個無人的陰暗角落。

少女拉著他在旁邊的躺椅並肩坐下。
「這樣你會失去很多。」

「為什麼這麼說?」他奇怪的問。

「也許是過去使然。」少女眨眨眼,起身。

片刻,少女端著一杯果汁與一杯醇酒回來。

他接過少女遞來的果汁,雙手握著。
「你喜歡放縱自己?」

「無關喜好。」少女抿了一口酒。
「只是讓我更好的保護自己所重視的一切。」

「用放縱來保護?很有意思的論調。」他被提起了興趣,追問下去。

「呵。」少女戲謔的一笑,舉起酒杯緩緩傾斜,倒了半匙多的酒液進入他的杯中。
「喝了它,我就告訴你。」

他遲疑的看著滲了酒的果汁。
「你在欺負我?」並且平靜的問。

少女支著下巴笑了笑。

他一陣深呼吸,壯著膽子緩緩的捧起杯中物,吞飲入口。

少女看著他將杯子倒空,很可愛的歪了歪腦袋。
「你喝光了。」似乎原本沒想要他喝光。

他勉強吞下,鬆了口氣。
「勇於嘗試是好事。」

少女依照約定,告訴他。
「因為放縱能讓我更強大。」

他感受著腹中的怪異感,一面回應:「原來如此,我以為放縱只有墮落。」

「但墮落也不代表弱小。」少女說,然後反問他:「你知道人類最強大的地方是什麼嗎?」

他想了想。
「道德?」

少女搖搖頭。
「是寬闊無邊的情感。」

他很意外,因為他一直以為人類的強大源自於理性,理性的道德觀。
「怎麼說?」

「廣闊的情感才是人類創造道德的起因,也是維繫著理性的樞紐。」少女目光幽遠。
「對自己的情感、對他人的情感,所以不想傷害自己、不想傷害他人。」

他沉思。

少女昂首飲盡醇酒。

「你說的沒錯。」他點點頭,覺得少女的論點是正確的。
但是……
「看不出你是會說這種話的人。」

「我的情感是催昇的精華。」少女微笑。

精華,少而凝重。

他眨了眨眼,覺得少女的笑有些妖媚、有些矇矓,有些暈眩。
「我猜我要醉了,可以麻煩你等一下送我回寢室嗎?」他竭力維持著最後的理智。

「好。」少女答應下來。

獲得應諾,他疲倦的倒在少女身旁,陷入昏睡。

少女低著眼,默默的垂看著他。
「對你,我是該放縱呢?還是該控制……?」她喃喃自語。
















小後記:
之前的猜新娘獻禮~
應西堤的要求,由寂靜和終生的大學生活擔當演出~XD
殘念的是......
我排不進草苺花色小底褲的段落...(拭淚)
。銘謝惠顧。
洗翼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56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05, 2005 3:03 am
來自: 鬼見街

Re: 《魔王的寂靜》

文章citygirl » 週三 7月 02, 2008 8:02 am

向來只有覺得寂靜的氣質是高深莫測﹐但這章讓我突然意識到﹐她的想法真有內涵﹐
想法很有內涵造就了她氣質的高深莫測。

放縱=強大﹐所以才能保護﹐大概是這個意思吧﹐強者才能放肆﹐也能選擇不放肆。


不過終生的意外我也覺得意外﹐向來不覺得寂靜是重情感的﹐不過平常太少提到所
以是不見得能看出來。她在乎的太少﹐也很深﹐所以很難看得到。

我看到開場是舞會﹐就知道這篇是不會有草莓花色小底褲了﹐總不能學草莓百分百
的開場﹐一個男孩子走上頂樓﹐看見一個女孩子的裙擺被風吹起來﹐剛好看見草莓
花色小底褲吧。(我只有看過漫畫後的簡介﹐沒有收看該作)

而且這又不是美國七零年代的大學舞會﹐那個時候流行swing dance﹐男生把女生舉
起來放下來晃過去從兩腿之間滑過去拉起來﹐舉起來時底褲襯裙才能看清楚﹐寂靜
終生又不會這樣。

寂靜對終生而言﹐倒還真的是危險的酒﹐因為無法控制﹐只能放縱。

總之﹐沒關係啦(笑)沒有草莓花色小底褲﹐但(較量的)火花(情感的)閃光都有了。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魔王的寂靜》捌之一:來襲

文章洗翼 » 週五 11月 07, 2008 6:27 pm

〈捌之一:來襲〉


如果每個人都變的科學化了,那麼神職人員和上帝就沒得混了。
訓條:科學是被禁止的,完全不被允許的。
科學最初的罪,是所有罪行的種子,是一種原罪。
──尼采




所有人都沉溺在震驚當中久久無法自己,但此時也正是襲擊的最好時刻,商奕、遠劍等人在說笑的同時,當然也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注意週遭狀況。
可出乎意料的是,直到眾人回過神來,開始談笑讚頌這對有趣的新人時,刺客的襲擊還是沒有出現。

莫非只是書面恐嚇?
正當商奕忍不住這麼想著的時候,台上的音非卻動了!

「小心!」
他將琉帆一把拉退的同時,只聽見『叮』的一聲,一枚如同繡針一般細小的暗器被阻擋在他們兩人身前幾吋的地方,為寂靜的陣法所阻。

商奕等人在看到音非行動的霎那間,便紛紛同時動作起來,分別仰頭搜尋殺手可能的角度。

一擊不中,理應馬上抽身而退的殺手卻反其道而行,當商奕等人發現他的位置時,卻一下子不退反進,幾下閃身,飛速衝向台上的兩人。

「膽子好大!」
音非輕叱一聲,一撩長裙高杈,露出一雙修長漂亮的腿,快速連續兩個橫踢,幾乎是同時阻斷分別從兩個方向而來的短刃刀光。

「咻!好快好美的腿。」那名殺手吹了聲口哨,讚嘆之情溢於言表,囂張的姿態展露無疑。

「哼。」雖然受到輕薄,但音非並沒有任何失態,即使佔據上風,也不主動攻進,冷靜的維護住琉帆周身,絲毫不貪功急進。

殺手眼見數擊失利,音非又激之不動,眼角餘光瞥到芝瞭、緋煌等人的來援,心知這次暗殺已經沒有成功的機會,向音非送去一個注目禮,那是高手間的惺惺相惜。
「遇到你,算我倒楣。」

「你還有更倒楣的。」說這話的是被音非護在身後的琉帆,他冷冷的笑了笑。

還來不及理解琉帆的意思,殺手已經不得不迅速退離。

緋煌、芝瞭趕到近處,音非向他們做了一個手勢,說:「不用追了,讓商奕跟上就好。」

緋煌與芝瞭一點頭,既沒多問,也沒有多說。

琉帆將目光緩緩投向原本寂靜與終生所在的位置,那裡已經空無一人。
他知道,寂靜不會放過任何危及自己人的威脅,更何況是冒充冷雨的傢伙……只是,終生跟去幹麻?這小子……

早在殺手出現的那一霎那,寂靜就已經拉著終生的手臂,遙遙指向那名殺手的位置,問到:「攻擊你、自稱冷雨的就是他?」

從終生看清那個人,然後一點頭的時間內,殺手已經與音非過了幾招,無功而去;而此時得到他確認的寂靜,也甩手一個瞬移消失在原地。
終生心裡一驚,知道寂靜一定是追殺手去了,不免有些擔心,也跟著匆匆溜出了會場,尾隨而去。

但寂靜與那名殺手的速度實在太快,終生只來得及看到兩人身影迅速的在前方的建築物之間穿梭而過,勉強跟過了幾個轉角,兩人的身影一閃一逝,雙雙消失在他眼前。
「瞬移?」終生大吃一驚,寂靜也就罷了,怎麼可能連殺手都會瞬移?莫非……那名殺手也是雨城來的人?傳說中的冷雨,不就是雨城第一殺手嗎?

沒辦法多想,終生向上方飛升,希望能從高一點的角度找到兩個人。
正當他移動身體的時候,卻聽到身後傳來一聲急速的破風之音,才剛剛生起警覺心,一團黑霧就包圍住了他。
他愣了一愣,然後出聲問:「海德格?」

『手張開。』低沉的嗓音在他耳邊響起。

他依言伸出手,只見黑霧當中落下了一顆金澄澄的東西到他手裡。
是子彈。

『別追著追著就喪失了警覺,別忘了還有人要殺你。』魔王大人淡淡的說。

「有你在,不是嗎?」終生一笑,然後說:「我擔心寂靜,你追得上她嗎?」

『這種小事寂靜自己能處理,倒是你,多加小心……嗯?還來?』

終生的目光穿透過並不濃密的黑霧,看見一道黑影從附近的建築物陰影之中襲出,舉槍直奔他而來,他的雙眼眨也不眨,就這樣默默的看著對方衝過來。

『嘖!』
魔王大人攔下了第二顆子彈,正打算出手直接幹掉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的時候,卻突然停住了身影,對終生說:『有其他人來了。』

話音一落,攔截終生的那名黑衣人慘叫一聲,墜落了下去。

終生注視著從高空落下去的黑衣人,面無表情,既沒有後怕也沒有悲憫,只像是毫無反應一般。
片刻後,黑霧散去,一名青年飛速的來到他眼前。

「終生先生,你沒事吧?」
來者是舉著長槍的商奕。

「謝謝,我沒事。」終生向他點點頭。

確認他平安,商奕也鬆了口氣,恢復痞痞的笑容。
「哎呀哎呀,寂靜小姐不知道跑哪去了。」

「她應該是追上殺手了,」終生說:「我們分頭找尋吧?」

「唔。」商奕挑著眉問他:「終生先生一個人沒問題嗎?我看好像有人找你麻煩啊?」

終生只是笑著伸出手,將手上的兩顆子彈遞給了他:「彈道分析你應該比較拿手,這個就交給你了。」

商奕接過子彈,拋了兩下,也知道了他的意思,只是點點頭,沒多說什麼就飛離開了。

『仗著有我保護,你就能亂來了是吧?』
等商奕飛遠,魔王大人的聲音陰惻惻的再度響起,黑霧在他的身邊擴散開來。

「我也是為了海德格你啊。」終生微微一笑:「有他在,你不好施展手腳吧?」

『哼哼。』魔王大人悶笑兩聲,沒有反駁。

「好了,還是趕快找到寂靜吧。」終生的目光中透露出了淡然的憂心:「她看起來會做出什麼不可收拾的事情,希望來得及阻止她。」

『她要做的事,會有讓你阻止的餘地嗎?』魔王大人涼涼的說。

終生苦笑:「嗯,可能沒有。」











我更新了!!
這真是神蹟啊~~
最近都沉迷在同人文的創作中...我對不起大家Orz
下一篇是寂靜與殺手的對決...希望能快點生出來(汗)
。銘謝惠顧。
洗翼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56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05, 2005 3:03 am
來自: 鬼見街

Re: 《魔王的寂靜》

文章citygirl » 週六 11月 08, 2008 6:26 pm

這麼久我都忘記音非是女人了﹐導致我看到她秀出美腿﹐還在想偽娘之花嫁......

幾乎忘記打到哪裡了﹐不過寂靜與殺手對決耶﹐光想就覺得畫面一定很精彩~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魔王的寂靜》外篇:不需要的真相(上)

文章洗翼 » 週日 4月 19, 2009 3:05 pm

《魔王的寂靜》
〈外篇:不需要的真相〉(琉帆X音非)


也許,當我們不再知道該怎麼做,真正的工作才會開始。
當我們不再知道該走哪一條路,真正的旅程才會開始。
──Wendell Berry


(上)



夜已深,大雨滂沱,他獨自走在下區的路面上,眼神與眼前的雨景一樣迷茫。

寂涼,他最重要的朋友,他一直到昨天才知道他的名字。
一直以來,他都只是在時計塔的花園上與他對飲歡談,從來不會想知道他的名字、他的身分,也沒有告訴他自己的身分,對他來說,只有互相都不明不白的人才能安心相處。

直到前天,一個打破他生活的巨大意外之中,寂涼莫名的出現在他身前,目光擔憂的扶起他,詢問了他的情況之後,隨即冷靜異常的告訴他:「一切交給我吧。」

「相反的,作為交換……」

像是早有預料一般,他說。

「我的妹妹就拜託你了。」

然後他在突如其來的打擊與恍惚之中,接過了寫有一個地址和名字的紙條。
接下來的一切他都像是在夢境間,他恍惚的看著寂涼微笑離去,恍惚的被送上救護車,恍惚的受到母親的關切。

最後在聽到寂涼自首入獄的消息那一霎那,他醒悟過來,從醫院內一個人溜了出來,帶著地址找到了那個女孩。

寂靜。

女孩人如其名,全身靜靜的散發著孤寂傲然與靜謐的氣質。

他一五一十的向女孩吐實了一切經過,帶著一絲待罪的心情。
然而知道緣由後,女孩也只是淡淡的開口:「從今爾後,這件事,不會讓第四個人知道。」
就如同她兄長一般的冷靜。

女孩的意思很明白,也很悚然。

這件事,你知、我知、他知。
除此之外,天不知、地也不知。

「我會代替你哥哥照顧妳。」他認真而堅定的告訴女孩。

「不需要。」女孩的眼眸中卻閃動著果決與強悍,小小的身軀裡有著女王般凜然的氣質。
「你只要提供我背後的支柱,同時,我也會從背後支柱你。」

這是交換。
賭上未來的交換。

自此,他知道,他的未來已經不屬於自己。
眼前只剩下一條必須強大無比的不歸路。

不許示弱。

他在雨中閉上眼,告訴自己。
你已經沒有示弱的資格了,琉帆。

那天,在山城從未有過的大雨中,他最後一次流下淚水。





難得在下城區走一走,竟然遇上了搶劫?
真是禍不單行……不過倒也不止一雙就是了。

清晨時分,昨夜的大雨只剩下濛濛細細的丁點,踏在濕漉漉的地面上,琉帆有一點點不知所措的看著眼前包圍上來的兩組人馬。
只是他的煩惱並不是被搶劫這件事。

「呃……」他很誠懇的向兩組來搶劫卻撞車的青年表示自己的立場:「很抱歉,因為我是從醫院裡溜出來的,身上沒有帶很多現金……大概只有幾千塊吧?請問你們是要五五對分呢?還是要另外商量一下?」

小混混們愣了半晌,然後一個個露出了看到神經病的表情。
你說說誰會穿著高檔西裝外套在下城區獨自走動呢?果然還是神經病才會幹的事,你沒瞧,他裡邊還穿著病號服呢!

「囉哩叭唆的!把錢拿出來再說!」一個手持蝴蝶刀的刺蝟頭青年不耐煩的叱喝到。

琉帆在身上摸了摸,掏出了五張千元大鈔,攤了開來,對著他們苦笑:「我沒有零鈔了,可是這張數是單數……你們真的不另外商量一下?」

兩群前來搶劫的混混們面面相覷,顯然也沒料到會出現這種弔詭狀況。
本來搶個劫嘛,他們也是有隱規矩的,用不著這樣撞在一塊兒;可偏偏這小子是難得一見的肥羊,他們倆組誰都不肯讓步,只好一起上了。
難道要五五分嗎?可先不說五張大鈔要怎麼分,就算要其中一組拿五百出來,他們這些窮混混也不一定拿得出來,更別說假鈔充斥的下城區,這幫窮混混拿出來的零鈔有多麼不可靠了。

於是雙方圍著琉帆,你一言我一語的吵了起來。
琉帆的精神本來就不太好,被他們這樣一輪轟炸,臉色顯得更加蒼白了。

沒一會兒,其中一個開口了:「要不……咱們找老大公斷一下吧?」

兩組人馬互相看了看,竟同時點點頭,同意了。
這讓琉帆忍不住好奇的很,是怎麼樣的角色,能讓這些下城區的混混們二話不說的臣服?

只見兩邊人馬各派出了一人前去找那名『老大』,沒多久,琉帆就看到一名黑衣青年遠遠便先那兩名通報者一步飆飛而來。
那黑衣青年俊秀非常,黑髮垂腰,隨意的披散在頸後,白皙高瘦的身體看起來甚至還有些單薄,跟琉帆想像中『老大』應該有的那種雄壯威武型態八竿子打不著關係。

那名『老大』一雙懾人的鳳眼盯著他打量了片刻,然後背著手走到兩組人馬的頭頭面前,惡狠狠的各給他們腦門上來上一拳,大罵:「叫你們這樣打劫病人?沒教養沒規矩的東西!丟臉!」

剛剛還惡聲惡氣要搶劫的年輕小夥子們,竟然紛紛垂下頭來,滿臉慚愧的神色。

然後那黑衣青年穿過人群,來到琉帆面前,伸手就從他手上抽去了四張大鈔,冷冷說到:「你既然一個人來這下城區,多少就交個保護費吧!我也不跟你為難,留下一張給你,四張正好他們分。」

琉帆傻楞的看著他。

「怎麼?你有意見?」黑衣青年哼聲睨視著他。

琉帆搖搖頭,說:「不,這樣正好。」

黑衣青年聽他這麼說,不由得挑起一邊眉毛奇怪的瞧了他一眼,卻沒多說什麼,只轉身把四張鈔票分做兩份,交給了兩方的領頭,打發他們離去。

「好了,你也快回去吧!以後別一個人來下城區。」
黑衣青年淡淡的向他告誡一句,抬腳就要隨後離去。

琉帆趕緊上前喚到:「欸,等等!」

「幹嘛?」黑衣青年回過頭,一臉冷漠。

琉帆無辜又認真的開口:「你剛才收了我保護費,該保護我吧?」

黑衣青年瞪著他,似乎是有些錯愕。
然後他轉而冷笑:「你是生意人?」只有生意人才會在這等時候還不忘利益。

「算是吧。」琉帆點點頭,好像沒體認到他話中帶著的譏諷。

「好!你若不怕我半路擄人勒索,那就走吧。」黑衣青年走到他面前站定,笑的駭人。

琉帆不以為意的微笑著,然後突然想起了什麼,伸手在口袋裡掏了掏。

「怎麼?改變主意了?」
黑衣青年似乎是以為他有帶通訊器,要找人來接他。

沒想到,琉帆卻是掏出了一條束繩,張開手遞到他面前,笑咪咪的說:「頭髮還是綁一下比較方便吧?」

黑衣青年愣了愣,嘟嚷到:「你可真是怪人。」然後沒有拒絕的接過束繩,隨意的抓起長髮繫上。

琉帆看著他繫好頭髮,笑了一笑,正想搭話,卻突然感到一陣暈眩襲來,身體一軟,就要倒下。

「喂!」黑衣青年及時伸手拉住了他,卻覺得入手竟是一片滾燙,又看他渾身濕透、面容蒼白,忍不住皺起柳眉:「嘖!你哪家醫院的?」

琉帆喘了幾口氣,輕輕搖頭:「我想回住的地方。」

「麻煩。」黑衣青年叨唸一聲,拉起他的一隻手臂,將他側肩攙扶起來,問:「你住哪裡?」

「城南A區M12棟66樓。」





城南A區因為陽光日照充沛,向來就屬於高級住宅區,而M12棟則屬於其中比較低調一點的那種單身公寓。
這些高級住宅都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20樓以下照不到日光的樓層全是空置的。

黑衣青年扶著他來到M12棟的下方,即使是大白天,這裡也是一片昏暗,風從大樓間貫穿過來,發出了蒼涼的嗡鳴聲,四周空無人煙,宛若死域。

發現M12棟居然是單身公寓,黑衣青年轉頭瞄了他一眼,不太放心的問:「你該不會是獨居吧?」

琉帆的頭腦已經很迷糊了,聽到黑衣青年問的話,向來不在陌生人面前表露情緒的他,此時卻是透著淒涼的微笑:「我不喜歡跟家裡人住。」

「有錢人就是麻煩。」黑衣青年面無表情的下了結論,然後攬住他的腰際,施展法術飛升上去。

黑衣青年的身法極佳,又快又穩的就來到了66樓之外,站進陽台上的門口。
琉帆主動從他肩膀上下來,扶著門框說:「謝謝你送我回來……以後若有需要,我隨時恭候。」

黑衣青年沒有回應他的話,而是淡漠的看著他問:「你宅子裡有僕人嗎?」

「我習慣獨居,不用人。」琉帆的腦子不太清醒,沒多考慮就把自己的情況透露了出去,一邊顫抖著手按上門框邊的辨識門禁系統。

「有朋友可以過來嗎?」黑衣青年又問。

琉帆聽到他這句話,身體突然僵住了,按在門禁系統上的手也是一頓,神情恍惚而又茫然;沒幾秒鐘,身體便毫無預警的滑了下去。

「哎?你沒事吧?」黑衣青年連忙蹲下來探看他。

「唯一的朋友……不能來了。」琉帆目光空洞的喃喃自語了一句,接著就閉上眼。

「欸、欸!你怎樣了?」黑衣青年接連呼喚了他幾聲,卻見他毫無反應,急忙抬手撫上他的額頭,發現溫度比初才更加上升了,不禁暗自焦急,原地躊躇了一會,嘆口氣:「算了,反正也是閒著,好人做倒底吧。」
然後他再次扛起琉帆,往已經打開的門內閃身進去,腳跟一踢,俐落的把門扉扣回。

進到裡面,黑衣青年掃視了一下陳設簡潔的居所,很快就判斷出哪一間是臥室,快步走了進去,把琉帆扔上床,然後迅速動手除去他身上濕漉的衣物。
把人剝的一絲不掛之後,黑衣青年扯過床被,把他塞進去裹了起來。

「等下一定要多收一筆看護費。」一面在嘴裡念著,黑衣青年提著濕衣服繞了屋內一周,找到了洗衣籃丟進去,然後又入到浴室裡,隨意的扯下一條毛巾,盛了盆熱水出來。

將毛巾浸入熱水中、拎起來擰乾,黑衣青年來到床邊,拉開床被,仔仔細細的將琉帆的全身擦拭一遍,並且還另外取了條乾的浴巾,很有耐性的擦乾了他的頭髮。
做著這些動作時,黑衣青年的眼神沒有絲毫變化,動作也十分熟練,沒多久時間,就把人重新捲回了被子之間。

做完了緊急的處置,黑衣青年直起身,這才有時間好好仔細打量這間房子。

比起一般有錢人家的富麗堂皇,這兒的布置似乎算不上如何,頂多只能稱之為低調的奢華,除了幾件主要家具用的是高檔一點的品牌之外,其他的物品似乎都很普通,小康人家就用得上。
隨意的四處走動,黑衣青年並沒有避諱什麼,看到好奇的東西就伸手翻動,反正主人現在人事不醒,以自己的能耐,只要小心一些,如果不說破,單憑普通人的眼力,大概也看不出東西被翻動過。

看過書房桌上幾份任意堆疊著的文件之後,黑衣青年大約的了解到,在房間躺著的那個男人,居然是琉家的人,而且恐怕的地位還不低。
桌子上除了大量機密性與重要程度讓他眼皮直跳的文件之外,角落還擺著幾本原文書,他稍微瞄了幾眼,似乎是一些大學用書,這傢伙是學生?還在學就負責這麼多家族事務,這麼說來,他似乎很被看好嘛?這樣的人物,怎麼會一個人穿著病號服在下區遊蕩?

出了書房,他來到客廳。
客廳的擺設比書房還來得空曠,沙發是一個人橫躺的大小,茶几上只有一兩個杯子,桌上擺了好幾份不同公司的閱讀器……那是一種可以付錢固定訂閱新聞以及文章、影片等等的法器。

從客廳就看得出來,主人極少有客人上門。
這是十分奇怪的一點,照理說來,這麼個大家族、又是受到器重的少輩,應該常有家族裡的人登門探看,或是上流社會之間的應酬。
但這人既是獨居,屋子看來又沒什麼應客,莫非是很乖僻的傢伙?

黑衣青年回想了一下,搖搖頭,覺得這人不太像是很乖僻的角色……至少,外表並不是。
因為就連在病弱又被打劫的狀態下,這男人都還是笑著說話。

那應該就只有一個原因了。
黑衣青年回頭看看臥室的方向,心中有些觸動。

這個男人,非常孤獨。





「唔……」
呻吟了一聲,琉帆緩緩的睜開眼,入眼所及是熟悉的天花板,他朦朧著眼睛發了一會兒呆,直到鼻子裡嗅到食物的香氣時,才回過神來。
抓下額頭上已經融化成水的冰袋,他撐起還有些虛弱的身體坐直,心裡想著,他家那個女強人老媽應該不會做菜,那麼……在屋子裡的人是誰?難道是琉璃?不、她沒有這裡的門禁卡才對……

「你醒啦?」
此時黑衣青年已經端著盤子走進來,表情冷淡的說:「我隨便用你冰箱裡的食材做了點鹹粥,你稍微吃一點,然後等會再把藥吃下去……這藥也是你的醫藥箱裡找出來的,不會毒你,放心吧。」

琉帆傻傻的看著他,然後遲疑的問:「呃?你怎麼會在這裡?」

黑衣青年哼了聲,臉上明顯寫著:你在問什麼白痴廢話?
「你在門口就昏死了,不然我還能怎麼辦?」

琉帆呆滯的看著他把裝有鹹粥的盤子放到床邊的矮櫃上,才揚起了笑容:「謝謝你,看來我遇到好人了。」

黑衣青年瞄了他一眼,語氣還是很冷淡:「不用謝,我還想著要跟你要看護費用呢。」

「如果你只想要錢做為謝禮的話,當然是沒問題。」琉帆卻絲毫都沒有反感的點頭,然後手指著房間的一個角落說:「那邊有一張可以放在床上的矮桌,能幫我拿來嗎?」

黑衣青年先是帶著意外的眼神盯了他好一陣,才緩緩站了起來,走到角落拎起那張桌子過來,替他擺在胸前不遠處之後,又把餐盤端過來放上。

在這期間,琉帆低下去看看自己身上的襯衫,抬頭問:「是你幫我換的衣服?」

「對。」青年隨口應了一聲。

「你可真是能幹啊!」琉帆讚嘆似的說。

「如果你不介意被我看光的話。」黑衣青年做完了這些事,自動的拉來一張椅子在他旁邊坐下,考慮了一下,最後還是開口:「……我習慣做這些事了。」

琉帆一邊拿起勺子,一邊問:「你家裡有病人?」

「我母親,不過她一年前去世了。」黑衣青年說這話的時候,臉上並沒有透露出任何悲傷的情緒。

琉帆卻反而覺得很抱歉的說:「噢,對不起……」

「沒什麼好抱歉的。」黑衣青年很坦然的說:「你可別想歪,她不是因為窮到沒錢醫才去世的,是因為本來就是絕症,而且她也走得很平靜。」

「但你還是需要錢吧?」琉帆很認真的問他,接著他低頭吃了幾口鹹粥,又笑了:「挺好吃的,我還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鹹粥呢,你手藝真好。」

黑衣青年認為他只是在說客套話,哼聲到:「少來,我才不相信你們琉家請不到好廚師。」

琉帆訝異的抬起眼:「你怎麼知道我是琉家的人?」

青年顯然也沒有隱瞞的意思,說:「我翻了你的東西,如果有什麼商業機密,我會忘掉的,你不用擔心。」頓了頓,他又說:「你要給我封口費的話也是可以。」

琉帆的關注點卻不在商業機密,而是哧哧笑出聲來:「你真的很缺錢耶?」

青年真是被他的詭異神經給打敗,瞪了他一眼,說:「重點不是在那個吧?你真的不在乎我看了什麼?說不定我會賣些什麼消息大賺一筆噢!」

「啊,你想賣的話就賣吧。」琉帆一點都不在意的笑著說。

黑衣青年簡直對他目瞪口呆,好半晌,才皺著眉問:「你是不怕?還是討厭家族?」

「嗯,是很討厭。」琉帆笑的天真無邪,直爽的一口承認。

琉帆毫無所謂的坦白讓黑衣青年很是無言,喃喃的說:「……真搞不懂你們有錢人。」

又吃了一點,琉帆隨意的問:「我叫琉帆,你呢?」

「音非。」
黑衣青年回答到,然後若有所思的說:「原來你就是那個琉家新生代中的天才?」

琉帆在這一點上倒是很不以為然:「我是比家族裡幾個同輩的聰明一點沒錯,但比起真正的天才還算不上什麼。」

「這倒是真的,要比那些有錢人家小孩聰明點不是太難。」音非也是很尖銳的實事而論。

「不過,你煮的鹹粥確實很好吃噢。」琉帆帶著很溫暖的笑意說:「因為是帶著真心煮的啊。」

音非被他這麼一說,不太自在的別過頭去,有些窘迫的說:「少來這套了!噁心。」

琉帆淡淡的一笑,不再說話,默默的吃完了份量不是很多的鹹粥。

「還要嗎?」
音非面無表情的問他。

琉帆搖頭:「不了,我想再休息一下。」

音非也沒多說,端起餐盤就要往外走,琉帆卻突然拉住了他的袖子。

「做什麼?」音非轉過身來皺了皺眉。

琉帆低頭盯著他的衣服,思索片刻,然後仰起頭說:「你也淋了雨吧?洗個澡換件衣服如何,我的衣櫃裡有新衣服,你可以自己挑一套。」

音非原本是想拒絕,但一見到琉帆眼神真誠的看著他,便惡作劇似的開口:「衣服要送我嗎?」做為琉家的新生代骨幹,琉帆衣櫃裡當然不會只有什麼普通的品牌。

「你喜歡的話可以多拿幾套。」琉帆果然還是那樣無所謂的大方,甚至完全不對他起惡感。

音非忍不住搖頭說:「你真的很怪。」

「這話你之前說過了。」琉帆還是那張笑臉,補充到:「而且,很多人都這麼說。」










雖然還生不出新篇,
不過這幾天我寫了自己一直很想寫的琉帆與音非初遇的故事...
感謝總裁大人全裸入鏡演出~~XDD
下篇換音非姊姊全裸的莎必死一下(喂喂)
他們兩個好有愛好有愛啊~~ˇˇ

謝謝大家就算沒看到更新也不離不棄的給我票票跟留言Q_Q
小的內心感激涕零.....(跪拜)

這幾天很衝動的在想,
要不要把寂靜扔去參加鮮鮮盃第一屆輕小說徵文......
果然還是很衝動的想法吧Orz
不過如果字數上真的核准,我確實很想試一試自己的人氣到哪裡...(不知死活)
如果真的有這回事,到時候還請大家多多指教啦嘿嘿XD

※※
上次明明更新了捌之二,刀板卻自己吃掉了?
還要再更新一次好麻煩啊......
。銘謝惠顧。
洗翼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56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05, 2005 3:03 am
來自: 鬼見街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