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的寂靜》更新:外篇4(上)、捌之二(之前被刀板吃了)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魔王的寂靜》捌之二:殺手與冷雨

文章洗翼 » 週日 4月 19, 2009 3:07 pm

〈捌之二:殺手與冷雨〉


人應該是朋友的朋友,以禮物回報禮物。
對別人的微笑答以微笑,而以謊言對付別人的欺瞞。
──《Edda》



「小姑娘,追的這麼緊,到底是看上我哪一點了?」
被緊追不捨的殺手側過頭來,露出一絲輕挑的笑容,遙遙對著後方的寂靜問到。

寂靜不說話,面無表情的一甩手掌,在掌心當中憑空甩出一柄約手臂長度的半透明窄刀,還惡意的把刀舉到眼前,似乎要讓對方好好看個清楚。

殺手的眼瞳驀然一緊縮,一直自若的姿態一下子消失不見,透出了震驚與殺氣!
「冷雨刀!?你……不,冷雨不會是你這個年紀,你到底是誰?跟冷雨是什麼關係?」

寂靜瞇起了月牙般的眼,伸出小舌一舔刀刃,那情景,充滿了粉色的風情,清脆聲音甜膩的冷冷響起:「去死吧。」
然後身形突然提高到肉眼不可見的速度,向殺手飆飛過去,一刀斬落!

感受到寂靜滔天的殺意,殺手在間不容髮的瞬間,頭一側,躲過了這一刀,無奈的咬牙:「看來不跟你打一場是得不到答案了。」說話間,他反手從後腰抽出了兩把握柄上帶有刀刃的短槍,橫在眼前,擋下了寂靜飛快襲來的第二刀。

兩刀相接,發出了一聲清脆的碰撞!

緊接著,第三刀、第四刀、第五刀……一刀接著一刀,數不清的劇烈碰撞聲在空中響起,接連不斷的白光赫赫,快速交擊下的金屬擦出了點點火光,在兩個快速閃動的人影之間亮起。
兩個人揮動的手臂幾乎看不清楚,只有灰色的殘影遺留,寂靜單手持刀,眼睛眨都不眨,刀光如迅風疾雷一般落下,與殺手的兩把帶刃槍高速相擦撞。
殺手雖然雙手都有武器,卻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扛下寂靜的攻擊,連開槍的機會都沒有。

「太慢了太慢了太慢了!以你這種速度也想做冷雨的對手嗎?」
帶著一股勁的瘋狂,寂靜的眼神中竟然透著笑意,說話間,冷雨刀毫不停歇的彷若暴雨洶湧揮灑。

殺手雙眼一瞇,手上的帶刃槍轉了一個角度,伴隨著一聲巨響,絕非普通兵器的冷雨刀就這麼直挺挺的砍入槍身當中。
差點報廢了一把槍的同時,殺手同時也換得了一次攻擊的機會,另一把槍疾速的對準了少女持刀的玉潔手臂,扣下板機!

之所以只對準手臂,是因為殺手並不想殺了少女。
這名少女很顯然的知道冷雨的下落,這是殺手極欲追尋的。

危機一瞬,寂靜的手指毫無眷戀的脫離刀柄,輕飄飄的向上一躍,赤裸白玉般的腳尖勾住了刀柄末端的圓形扣環,一壓、一挑,另一腳踩著殺手的肩膀,彷彿舞者一般的轉了一圈,腳趾提著冷雨刀環轉落地,姿態優雅的宛若湖面上的天鵝。

殺手在一槍未中之後,很快的回過神,反身面對已經穩穩立在他身後的寂靜。
「不虧是持有冷雨刀的人,小姑娘你不簡單啊。」

寂靜單腳而立在空中,另一隻屈起的腳趾上悠晃晃的勾著冷雨刀,好像那不是一只殺人嗜血的兵器,而是少女腳上的小鞋;再看那微笑著的臉龐,似乎只是玩耍中暫停下來的天真。

「手腳都能使刀,要不是年紀不對,我真懷疑你就是冷雨本人。」殺手搖頭苦笑。

寂靜依舊笑的純真無邪,抱著手,望著他:「我不記得冷雨有你這麼個朋友,所以,你一定是他的敵人。」

「世界上可不是只有朋友或敵人這兩種分類啊,小姑娘。」
殺手轉著槍,貌似輕描淡寫的說話,卻一點都不敢放鬆。

寂靜好像沒聽見他的話似的,自顧自的說:「敵人,不能留。」

殺手皺皺眉頭,一搖頭:「看來跟你交涉是沒用了。」

寂靜清爽的一笑,秀麗細嫩的腿如流星光電似的閃逝。


※   ※   ※


『哼。』
悶哼一聲,懸浮的黑影皺起了眉頭,並不是感到不愉快,而是有點惱怒自己。

終生抬頭看看法力強大的魔王大人:「海德格?」

『該死,他們的移動速度太快了,根本沒辦法準確定位。』魔王大人恨恨的說到,他感到非常失敗,雖然復活不完全影響了他的泰半力量,但竟然連這麼小的事情都搞不好,這讓過去呼風喚雨無所不能的自尊心有點小小受創。

終生並不明白魔王大人複雜的心思,只是很現實的關注著眼下的問題。
「大約在哪個方向?」

還深陷在沮喪中的黑影抬手一指。

終生思考了一下那個方向上的路線與建築物分佈,喃喃著說:「……我們分開尋找吧?」

魔王大人挑眉:『你一個人沒問題嗎?』

青年伸手進入外衣內側,然後緩緩的取出一把不太大、形狀還有些精巧的銀白色槍枝,淡淡的笑了笑:「我好說也是鏡界的治安室長啊。」


※   ※   ※


又是一聲如同鞭炮落地的鳴響,子彈擦過少女的耳邊,挑起一根髮絲,少女的眼瞳卻堅定不移的映著殺手的頸子,揮刀劃去!

落空。

並沒有任何的不甘或可惜,揮刀落空的少女一個腕轉,收回半透明的窄刀,動作順暢的彷彿她本來就打算要這麼做。
「你不怕子彈用完嗎?」少女微笑著問,像是在話家常。

殺手也順勢停了下來,稍稍喘口氣,笑到:「不勞費心,我這把可是法器。」

少女顯然更加心情愉快了。
「法器嗎?……呵。」

寂靜的骨子裡其實帶有常人難以理解的一股瘋狂,平時總是包裝在冷靜優雅的外表下,那瘋狂的來源也許就是她的故鄉雨城,那個總是陰雨綿綿、龍蛇混雜的黑暗之城。
來到山城之後,在靜謐和平的生活以及哥哥寂涼的費心下,瘋狂一度被深深的潛藏住。
如今這股壓抑的瘋狂,在與殺手的對戰當中被再次挑動了起來。

戰鬥當中,寂靜的笑容越發燦爛,似乎深深的酷愛這種死亡與血腥擦身而過的刺激。

兩人的身影再次交錯而過,雙雙落下,準備轉身再來一場交手。

突然間,殺手頭也不回,兩手交錯,槍口從腰後探出,背對著少女極速的連開兩槍!

剛回過身,如同迅雷般擊發的兩顆子彈已經一前一後的急速飛梭而來,幾乎來不及閃避的寂靜卻是連眼睫毛都不眨動一下,秋水無波的眼珠注視著那兩枚子彈。

殺手突然想起,冷雨刀的主人有一項絕技。
快刀擋子彈。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傳說殺手冷雨最為讓人驚嘆的,就是他的快刀,據說出刀時甚至不見殘影,連裂風聲都慢上幾分,是近乎超越音速的不可思議存在。

難道這女孩也會?
殺手冒出了冷汗,首度覺得今天出來這趟恐怕很懸了。

事實上,寂靜並沒有冷雨刀原主人那種非人般的速度。
但她有高度的法術施行精準度。

紅線從披肩下竄出,如靈蛇般撲向那兩枚子彈,快的幾乎看不見,只見一道紅光乍現,紅線纏成的蛇頭已經咬住了兩顆小金屬,然後小蛇頭分別向左右下方閃避開來,寂靜順勢從兩隻紅蛇中間飛身上前,半透明的刀再度狠狠鍘下!

傳說中的快刀擋子彈沒有出現,殺手卻沒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寂靜施法的高精確度讓他詫異,驚險的仰首壓低身體,避開了臨頭一刀,額前斷下了幾縷髮絲,殺手心中浮起了震撼。
原來少女的法術比她手上的刀更具威脅性。
雖然他並不明白,少女為什麼不以法術為主攻?但這樣防不勝防的潛在危機,無疑更加深了戰鬥當中的風險。












小後記:
我是屬牙膏的...
要人擠才會有東西生出來

好想寫冷雨的故事啊~
(天音:你本篇都寫不完了...)


※※
這是被刀板吃掉的捌之二...
希望不要再被吃掉了= =
。銘謝惠顧。
洗翼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56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05, 2005 3:03 am
來自: 鬼見街

Re: 《魔王的寂靜》更新:外篇4(上)、捌之二(之前被刀板吃了)

文章citygirl » 週三 4月 29, 2009 5:00 pm

抱歉這麼慢才來看﹐之前太忙了沒辦法來﹐而且就像洗翼姐說的﹐我頭一次本來要看
可是被刀版吃掉了(還以為我看錯了)﹐後來你更新了我現在不忙了﹐才能來看。

我覺得把這部投去參加輕小說比賽不錯啊﹐這部很適合。

我差點就忘記音非是女的了XDDDD這篇番外感覺很淒涼又很純真啊﹐正傳裡他已經是
個總裁了﹐所以感覺不出來﹐但在這裡﹐真的感覺到了琉帆的純真啊。

之前說音非是保鏢﹐所以我腦子裡就冒出了一個黑衣保鏢該有的樣子﹐結果後來知
道他是女的後﹐我腦中對音非的形象立刻恢復到一片空白...現在終於知道音非該長
啥樣了。(之前婚禮那邊沒講說她長怎樣﹐只有說很高佻漂亮而已)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上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