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蘿拉奏鳴曲77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日炎 » 週二 3月 06, 2007 9:35 am

70
朋友跟朋友之間...何謂背叛的距離?蓄意的?無意的?又或者...這根本不是判定的標準?朋友會原諒朋友,但是朋友為什麼會犯錯?犯了什麼錯?

如果你是個重朋友的人,你會發現你摯友說過的任何一句話都會深深影響著你的心情與決定;往往一些小事就會讓一群莫逆成為陌生,小事的癥結大多都聚集在某幾個問題的裂縫上──思想以及伸不伸出援手的問題。

但如果這兩種情形都發生的時候...你還會不會當那個人是朋友呢?

我很難去判定這個解答的標準在哪裡...只因為我是一個會去縱容朋友的人,其他他的朋友、我的朋友或許也是這樣吧!這也是為什麼十年以來我們還是朋友的原因...

仔細想想。

今天所發生的。

在他的眼裡算是背叛嗎?

還是那只是一種衷於自我的表現?

如果是...衷於自我時難道不須顧及其他人嗎?

他唯我獨尊的個性。

也許也是我們之間常常有小裂痕的肇因吧!

如今,面對天崩與地裂造成的震撼裂縫...我們會是怎樣的處置方式呢?

尤其...他把我們的信念踐踏在腳下視為笑話的時候,你會如何?

說到這兒...已經埋下太多太多的問號。

這是一種迷惘的現象吧!

但是...

撕裂的情形還是無法否定。

「你們的想法簡直就是小孩子的幼稚胡鬧。」士軒終於開口。

我們的心在滴血...

你所謂的幼稚是什麼?

已經十年了...

你還是無法認同朋友嗎?如果不支持你的朋友,那又何必落井下石?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一 3月 26, 2007 11:14 am

71
我們還是朋友。

我知道那是個性。

要改變一個人的個性──

機會微乎其微。

但要維持一段友情。

是看你自己。

我的一貫思想是──

你把對方當朋友。

他就會是你的朋友。

除非。

他所散發的是最純粹的敵意。

是啊!

但我們很明白他沒有敵意。

他只是想要永遠的在聚光燈下。

所以。

我們還會是朋友。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一 3月 26, 2007 11:16 am

72
如果這就是一代宗師的樣子...

那麼我寧願自己從來沒有嚮往過這個世界...

小鬍子的混帳終於開了口。

「天上院,你們這些黃種人能有幾個人出席這次的會議就很不錯了;我承認你們少部分的人有過人的才華,並不代表我認為你們的國度是滿街天才的國家;你們不是西班牙。」鮑伯說。

「你想說什麼?」天上院教授。

「我想說什麼?你心理很明白吧!一個有才華的人帶了幾隻猴子上有才華的人的交流會,你就不怕遭人白眼嗎?」鮑伯冷笑。

「你說誰是猴子!」服部一個弓身,彷彿下一秒拳眼將貼在鮑柏的臉上...

「服部!」天上院大喊。

「天上院教授。你教的好學生?」

「他們不是猴子。」天上院教授的眼神出現了服部他們從沒那眼神中所飽滿了傲氣與怒意。

這是一個小時前的事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一 3月 26, 2007 11:17 am

73
「對!我們不是猴子,你敢說我們黃種人沒有用嗎?我問你,你老婆穿的東風系列服飾是誰設計的!我告訴你:就是我兄弟黃士軒,他跟我們是朋友他也是猴子嗎?你老婆喜歡上了穿猴子做的衣服了嗎?」孫學智怒道。

鮑伯看著自己身邊的妻子。

「他是個例外,他不是猴子,他是獅子。」鮑伯奸笑。

「哼!他的創作靈感可是來自遙遠的台灣土地上源源不絕的原動力,我告訴你,如果他是獅子;我們也是獅子的同類不分黃種白種會咆嘯的為何不會是猛獸?學智,我挺你!」我說。

「謝啦東榮!我們是最好的!如果不是所謂的認同,我們也不會站在這裡。」孫學智。

「果然是好兄弟。」服部道。

天上院教授莞爾。

「你也聽到了鮑伯,我的學生們跟你一樣擁有獅子的咆嘯;他們也跟我是同類人,我們也不盡然信仰相同的文化;但是文化就是文化,沒有什麼誰優誰劣的問題。但自命清高,似乎就不是一件好事。」天上院教授。

「等等,我不能茍同。」士軒從精緻的木椅上起身。

「哦?我的獅子你想說些什麼呢?」鮑伯不懷好意的看著天上院教授。

「台灣是個爛地方。教育制度差,有才華的人得不到伸展;而且極度沒有內涵,我討厭那個地方;我到希望我是個白種人我可以放棄學中文只會上古光榮羅馬所遺留下來的偉大聲符。」士軒。

「士軒!你今天吃錯藥了是不是?」服部怒道。

「你們少幼稚了好嗎?像我這麼成熟你們不會是不是?啊?人家的指教很正確啊!因為連我自己都為自己黃色的膚色感到慚愧...為我的語言感到羞恥,我寧願拿這些生命去學法語、學英語我也不說什麼天殺的中文。」士軒一副自我陶醉。

「士軒...你什麼時候變成這副我認不得的樣子了...你不是跟我們一樣勇於向現實宣戰追逐夢想的人嗎?怎麼變成崇洋媚外趨炎附勢的人了?」學智不敢相信。

「哼!即使黃種人裡面有獅子,那只會是我!我!我是最強的!我會站上頂端!而你們充其量也只不過是補助我登上頂端的墊腳石罷了!歷史上只會有我的名字,而你們將永遠被埋葬在地基底下為我的王者之名支撐!」士軒說著說著...竟流下了莫名的眼淚!?

驕傲的他為何哭泣?

是激動嗎?

還是悲傷?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當時在的朋友都寄宿的永不諒解的眼神...

有些誤會...

即使過了千百年。

也難以化解...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5月 15, 2007 1:54 pm

74
你們...

能原諒我嗎?

我非常、非常的渴望站在頂點的感覺...

而現在...

命運給了我這個機會。

我願意付出一切的一切...

甚至是靈魂來換取地位。

突然...

我也不希望請求原諒了...

因為那不像是上位者的姿態...

但我還是希望...

我們會是永遠的朋友...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5月 15, 2007 1:55 pm

75
提摩太坐在計程車上,看這香榭大道在自己身旁跑過的景色。

也許該看看那樣東西。

提摩太將叔父再他臨行前交給他的一份牛皮公文袋。

「這是...」提摩太疑惑。

黑白影印的A4紙張上,記載著左右相反的字母期間還穿插著幾張類似水道的草圖;甚至是護城河跟碉堡的防禦系統設計也摻雜其中。

「司機先生。」提摩太用英語。

「有什麼地方需要我效勞的嗎?」

「你有沒有大過巴掌大小的鏡子?最好是有差不多A4大小的鏡子。」提摩太已經想到了最有可能的可能。

「哦?那些影印搞該不會是...」

「鏡文,左撇子最順手的寫作方式。」提摩太微笑。

心裡。

卻浮現了一個天才的身影。

一定是他了...

李奧納多‧達‧文西。

提摩太用小鏡子照著最後的屬名。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5月 15, 2007 1:57 pm

76
「說穿了,你們只不過是因為跟天上院教授的女兒是大學死黨的關係才走到今天這個地步的;至於張東榮,你也從來就沒有什麼實力。你能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一定是因為交了我這個朋友受到了我的磁場影響好狗運的走到今天;所以即使你不是天上院的學生也能站在這裡的歸因都是因為我!」士軒說。

雖然我已經快認不出眼前的這個男人...

「你說什麼!我們是靠實力走出來的,這點你最清楚不是嗎?我還是在半工半讀下一面精進我的技巧,才走到今天的不是嗎?」服部激動的握拳。

「喲!啊不就很厲害!」士軒操起了他在高三末期的口頭禪。

已經很久沒聽他用這麼討人厭的口氣說話了...

本以為他已經改了。

卻還是在脫離扭曲之後再次擁抱扭曲。

十年前。

高三夜校生活快結束的一個晚上。

「東榮。」士軒叫住了我。

「怎樣?」我剛剛因為某些事感到不悅,尤其這件事還是一種刻意的侮辱。

「唉!你個性真的要改了,有時候尊嚴其實就跟垃圾一樣;友情也不像你想像的那麼純真。」

「你到底想說什麼?」我有點想吐。

「舉例來說,在我們學設計的世界裡;表面上,我們都是互相學習的朋友;但事實上暗地裡卻是撥濤洶湧的勾心鬥角,我們要用最華麗的人面獸心跟最真誠的笑裡藏刀才能在這個世界上存活。」

「你不要因為班導說的那些話就來扭曲自己好嗎?」我突然很擔憂,因為即使吵架了我在心底還是把他當作朋友。

這段對話後來被我淡忘了...

畢業之後他的心態突然變的比較光明、明朗了。

誰知道十年後的今天,他又再度挑起了這股危險的氣味...

他所謂的成熟...

難道就是這個樣子?

如果這就是成熟。

那也無所謂所謂幼稚與成熟了。

而了個小時後。

因為某些事。

我們也將看見最真摯的人心。







別問我一個吻的距離能有多遠...因為我得到愛情裡最深刻的意象是無止盡的淚滴。

雖然我的成就贏得了許多人的稱頌。

免去不了的...卻是那女孩給我的落寞。

一座城、百座城的價值構成了一個她。

用真實去構築一個高貴的身分。

我不以為然。

在我心中他就是一個惹人憐愛的普通女孩。

而我...

竟給了她我最不願意給的傷害...

眼前畫作上的焦點──

離我...

越來越遠...

「這牆上的鏡照文是...」

「達文西的獨白...」

「對一個女孩的獨白。」


提摩太點上水道中的燭火。

繼續在這兩個小時後的時空裡帶著我們在達文西的神隨裡慢走...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11月 17, 2007 11:00 am

77
「那我們退出!」孫學智的眼裡出現了一股難掩的霸氣。

「學智...」服部看著這個從來沒有發出過這種氣勢的老朋友。

他從沒看過學智這種霸氣跟怒氣交錯的神情。

我雖然看過一次。

但也只是一次。

平常的他是很沉著的。

雖然幽默風趣但也不會過於愛現;從來就沒有發出這種怒意的跡象可循。

只有一次。

高二時期的心煩意亂與班導迫降於他的誤解。

嘻皮笑臉跟他問話,就會看到他憤怒的眼。

這個時候我通常不會去刁擾他。

有時候人也要懂得擁抱孤獨。

有些是也只有一個人的時候能沉澱下來...

「我們退出,不代表我承認你說的是正確的;而是因為我不想留下來看到一位昔日的老友後悔的神情,我們走!」學智捉起我和服部的手走向大門。

「既然學智你都這麼說了。那我當然捨命陪君子!」我說。

「好!這時候也是展現我大和民族的魄力,我跟了!」服部甩著髮後的馬尾。

天上院教授當時就這麼默默注視著我們的身影直到我們走出門。

「美加,想追就去追吧!代替我把他們留在香波堡,即使他們不參加交流會也還是我的學生、朋友。」天上院教授閉上眼。

美加追了出去。

下一刻...

則是要掀開五百年前的傳奇...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無望 » 週三 1月 02, 2008 12:50 am

三國看到第七十四話打停,先嗑光了芙蘿拉。

小說的書名佔了極重要的位置,而日炎大所寫的這本書書名不錯,有吸引到我,所以就先看了XD。(另外字也比較少)

不過剛開始有點讓我摸不著頭緒,或許是因為我的閱讀障礙又犯了吧。

因為搞不太清楚一開始的「我」到底是學智還是東榮,後來多看了幾遍才搞清楚原來是每一話都以不同的人來切換視點。囧"

但有些地方有點怪怪的......像是故事仍是以第三人稱來進行敘述(學智一臉好奇,不曾到過東京的東榮會有什麼朋友?),但是卻有第一人稱的動作(例如:我(東榮)苦笑。)之類的。

嗯...不太會形容,但後來就習慣了。

從文字來看,日炎大用字和句子都相當的優美,我喜歡這種類型的。

感覺......就像是詩,一部很長的詩。然後裡面能被稱為名言的實在太多了,多讀幾次的話一定有幫助的XD

但是其中的跳躍性劇情,嗯...不知道該怎麼說,因為我對於寫文也只算是新手,總覺得有時候會接不上去,然後往前翻幾話後再重頭看一次才知道這是在說另一件事。囧"

準備開戰的那句「從今天開始我的偶像是小野麗莎」戳中了我的笑點。(囧,笑點好怪的人)

話說,日炎大(弓日炎?)和提摩太大都入戲了呢=口="還有劉德華跟尚雷諾(雖然都只是長的像)

唯一的缺點就是,與三國一樣,錯字不少。(囧)

扯點題外話,70、71、74是精華啊=口=(看完了72.73話後才懂那三話在說什麼)

只不過74話放在77話後再接可能會更好?畢竟74話太早出來,就讓人知道士軒在想什麼,總覺得後來東榮的猜測都變得較無意義了。

大概就這樣,等著食下一篇啊XD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日炎 » 週三 1月 02, 2008 11:59 am

這部作品其實分了三部曲,第一部已經完結了〈我竟然還有完結作品!!!〉也就是《三杯拿鐵的距離》第二步就是這部《芙蘿拉奏鳴曲》

第三部則是尚未發表的《流言‧留言》三個節奏我的會藏一兩個謎團,不過大條的謎團我都會先解開來。

我會找個時間把剩下來的全部奉上的。謝謝捧場啦!

我以為這篇只有龍大在看咧。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無望 » 週一 1月 07, 2008 1:53 am

事實上之前確實只有龍大在看,看很慢所以還在追三國阿囧。

直到最近才有時間將這篇看完。

第一部好像有印象,現在是在完結區嗎?

而現在歷經九死一生期末考,恐怕真正有時間看是寒假了。

日炎大,加油!等你PO下一章阿!(不要命的加油?)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上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