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蘿拉奏鳴曲77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1:49 pm

40
學智打開他那狹小房間的房門,他的房間很凌亂;小小的書桌上堆放著從租書店租來的死亡筆記本跟火影忍者。

還有...一隻對我還有他...意義甚深的...口琴。

我躺在他那張不算舒適的床上,靜靜的看著躺在對面沙發上的學智。

「你還不睡嗎?我記得你明天還要去護專上課不是嗎?我記得你可不向我是個夜校生噎!」他說。

「今天是聖誕節噎!陪我聊一聊嘛!」

「聊什麼?」

我一直在想...學智的夢想是什麼?我只知道他常常說所謂夢想就是要結合創作、美學與品味誕生出來的結晶。

但...他總是沒有一個具體的答案。

我走下床,慢慢走向學智。

學智在沙發上坐了起來,我在他身邊坐下。

然後,我要說一個離別的故事...

「你以後打算做什麼?」女孩問著跟自己一樣高的男孩。

「音樂家,我要做一個結合古典與現代的流行音樂家;就像周董一樣!」

「像周杰倫一樣?」女孩不解...

「為妳彈奏蕭邦的夜曲,紀念我死去的愛情...」男孩愉快得哼著歌...

男孩發現女孩臉上除了不解,似乎還有著其他什麼他沒見過的情緒...

「當然囉!我也可以像麥可森一樣,做一個超屌的古典演奏者!」

「學智...我...」女孩紅了雙眼...

「學智...我愛你!」女孩抱緊錯愕的學智...

「怎麼了嗎?我做錯事了?」學智試圖得知女孩落淚的起因...

「不要說話,今天就讓我緊緊抱著你就夠了...足夠了...」女孩的眼睛...不說也罷...

學智的心底,被莫名的針穿刺著...即使走在十年後的街頭,那痛;總是如影隨形的跟著...

聖誕節。這個故事不就是從這裡開始...

女孩拿到的禮物。

就是一個夢想,與一個擁抱──整夜的擁抱。

在那麼一瞬間,女孩知道自己不僅被男孩的夢想所感染了;她更知道從今已後他可以靠著自己所留下來的提示與她再遙遠的一端聯繫這條月老賜與的紅線。

真正的孤單也可以不存在了...

因為每一夜,她都看的見學智擁抱她的面容。

她知道。

會有見面的一天的。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1:50 pm

41
一座橋跨越在一條帶著傷悲的路途上,這座橋;也是連結兩個地方的橋樑,豐原市與后里鄉連結的大橋──后豐大橋。

這座跨越大甲溪,躺在三豐路上的橋上有一台摩托車正駛入傷悲的出口;只是,這道出口很長...長到不能以人間界的任何單位去計算,只因為...我也從來沒聽說過有人想把情感公式化。

風。

迅速的在學智耳邊飆過...坐落在后里這端的橋頭坐落著正隆紙廠,慢慢升起的煙霧遮蔽了天空;彷彿在為孫學智的情路作出一番預言般,宣示著被遮蔽的愛情。

但學智並不在意那煙,只是迅速掠過。

經過后里馬場前的綠蔭大道,他知道快要到達目的地了...



啟明夜校。


一個不太被記憶的地方。此刻又要載著一缸憂傷了...

「孫學智,剛剛有個很正的美眉要我把這封信交給你。黑嘿,怎麼會有正妹來找你啊?」他班上的葉哲豪說。

「廢話,我是誰,行情超好的大帥哥孫學智。」孫學智接過信。

他笑了。

他認得這上面的筆跡。

打開信,帶著溫和笑容的臉...卻逐漸被上面的文字瓦解...

心,開始淌血。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1:51 pm

42
2006年12月26日,這一天...對於十年後的學智來說或許是一種無法撫平的傷口...

我總是看見他錢包裡放著一個女孩的兩吋照片;從高一的時候開始,那張笑臉...就一直停留在那個位置了。

每當打開錢包,撫摸著笑臉上的長髮;學智的臉上總是會浮現更加自信的笑容。

不疑有他。

愛情,是世界上最珍貴的力量之一;我一直深信著這一點。

我也曾經...因為同樣的原因而茁壯。

三天前。

要來說說學校的傳統,每個學校都有著風格不同的傳統;光是聖誕節,就有不同的慶祝方式,即使模式相同;但...所表現出來的味道卻不盡相同。

美國人在練柔道,跟日本人練柔道;那味道就是不一樣...明明是同樣的東西,就是會有不同的結果與感受。

因為每個個體,都是獨一無二。

就像...愛情故事的走向從來就不曾是別人決定的...你沒反應,但是沒反應也算做是一種反應;必須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愛情。

部是等待對方付出的東西。

而是要互相關心、尊重。

這間夜校的傳統...是英文歌唱比賽,重點除了比賽之外...就是自由點歌的後半段。

享受超豪華配備的共鳴,列用場地告白的人大有人在...

學智坐在觀眾席下,隱約感到...一種莫名的風雨欲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1:51 pm

43
就快要下雪,心開始凝結;該怎麼迎接...我們最後一個聖誕夜,我害怕下雪,愛將會凍結...

因為你說過...雪,讓人有等待的感覺...

這是阿杜唱的一首下雪,而在學智往後下雪的聖誕節氣裡;就真的是...僅剩等待的感覺了...

一封離別的信,一朵意義不明的花朵;卻在聖誕老人走過後...成了名為遺憾的禮物。

2006,這一年的年尾,學智看到了等待的起點。

那晚、那年許許多多的事在學智心中不斷的醞釀、沉澱...他想起一路支持他的父親、朋友還有不停打壓他的某些長輩、女友的父親...還有自己的親妹妹的一些問題...

一堆週遭的連鎖關係僅僅了所住了他...

來到這個世界十幾年了...我...究竟做了什麼?

「我最喜歡的一個作家曾經說過這麼一句話:『夢想不是掛在嘴邊炫燿的空氣,而是必須認真的實踐。』我知道你在想什麼。」老朋友東榮拍拍我的肩膀。

「走開!」

肺葉之中好像什麼都沒有了...乾燥的火不斷在裡面燃燒...我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只是知道那時的我只想擺脫所有的李志──盡情的怒吼。

於是,肺葉燃燒殆盡後;全身的臟器也將燒的一乾二淨...

突然。

喉嚨變的很乾、很乾彷彿乾燥到要裂開似的。

眼睛,卻異常的濕潤。

只有眼淚。

卻哭不出聲音來。

「走開!走開!都滾開!」

這時候,這模樣...我只想...一個人...檢視自己的模樣。

東榮不見了。

他總是很明白,我需要一個人的時候;總是體諒的走開。我不希望朋友看到我的傷心處,只有好的東西我才願意分享...負面的。

最好還是埋在冬季的深雪裡吧!

剎那間...

我看見了一道光;聽說,那到光叫做希望。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1:52 pm

44
那女孩...她所希望收到的禮物,我...一定要親手送給她;水源路上的老舊房子,很小卻跟我有深厚革命情感的房間裡...

女孩,問了我所謂的夢想;我也很高興的告訴了他,那天晚上是平安夜,特別的冷;我們一起縮在沙發上蓋著棉被純聊天。

「你好笨喔!」女孩說。

「?」

「我的禮物咧!」

「啊!」我故作驚訝,其實口袋裡早就準備好了一隻戒指...

但...她真的把我抱的很緊,好像故意不讓我拿出聖誕禮物似的...

「學智...」

「嗯?」

我的臉忽然多了一陣的溼熱...我真的...不知道現在是怎麼樣的狀況...

「那戒指你先替我保管吧!」她說。

原來...她早就知道了...

「為什麼?」

「我要的禮物...是一個成功的夢想家、藝術家所送的求婚戒指...我要的不是我自己的幸福,還有...你的快樂...到時候你一調連你的夢想病毒一起感染給我喔!我也要感覺夢想的喜悅...」

「那...」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兩人之間剩下的就是接下來的簡短對白。

以僅兩人之間緊密的擁抱地帶...

聖誕快樂...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1:52 pm

45
「柏甄,怎麼了嗎?今晚的聖誕節家庭聚會會有很多妳喜歡的小朋友來玩喔!妳看起來好像不太高興?」

柏甄恍神。她真的不知道該回答些什麼...雖然,問她問題的是這各被外人稱之為未婚夫的男人...但他除了是自己的高中老友跟很有前之外,柏甄對他幾乎是一無所知...

「今天也有邀請我的國中同學嗎?」柏甄終於開口了。

「嗯,當然有了!就美術研究設的同學對不對呀!」

「嗯。」柏甄的臉上終於出現了笑容。

她很清楚,這是她剩下來的寶藏...

「同學,我來囉!」一位面榮清秀的短髮女子在管家的引領下走向大廳。

「語家,這麼早來。你們家俞學呢?」

「他在做他的個人畫展的最後處理,等一下就會來了。」

「柏甄,你姊姊呢?」

「她在畫室,我去叫他下來吃晚餐。」柏甄轉身。

她大概知道姊姊在話是裡做什麼,姊姊比起自己實在是孤單的多了...自己至少每年還可以收到「他」寄來的手工卡片。

姊姊呢?

從十年前就只能在平安夜裡將自己關在畫室,化著標題跟內容永遠一樣的畫;回憶著一個難以忘懷的名字──

孫學智,往後的聖誕夜裡再也收不到署名者三個字的卡片;所有的祝賀,彷彿失去了背後歡笑的意義...

這裡不會下雪,讓她感到冰冷的...是這個溫度,搭配慢慢落下的淚水。

拿著炭筆的細緻雙手,開始慢慢的顫抖...

「姐...」

「我沒事...」

畫室外。

已經開始撥起溫馨的曲子──《平安夜》

冰冷的心才在音符下,得到一絲溫暖...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1:53 pm

46
暗紅色的外線輪廓切割了這空間的每一處,輪廓裡是如同颱風眼依樣的螺旋木紋。

被切割的空間裡填滿了一本又一本的後重書籍。

「舞,我到現在還是不懂...妳已經在心理學界闖出名號了,為什麼還要到歷史學的世界去重開另一片天地?那你在心理學界所做的學術研究跟努力部就白費了嗎?」

「瞬晴,我說過很多次了...當一個歷史學家,是我的夢想的第一步。」

「那你是為了什麼讀心理學?」

「那...也是為了更後面的夢想鋪路。」

「妳還是想成為一個小說家?」

「嗯。」

「即使妳今天在其他領域的成就已經超越很多人了?」

「當然,心理學跟歷史學只是我寫小說的最佳兵器;我希望寫這兩方面的小說。」

「那好吧!既然妳堅持離開心理學術研究的陣容;那我就不阻止妳了。」

「瞬晴...我沒有離開,我只是讓自己的心靈、學術更加接近大眾...」

版本舞看著好友。

今晚的夜,星星特別多...

彷彿為了自己的夢想而散發著光芒...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12月 27, 2006 11:08 am

47
香榭大道上,又加上一層薄薄的雪了...天空,飄下了白色了眼淚;這眼淚鋪在這裡所造就的景色,就連住在巴黎長年欣賞這騙景色的人們總是會被這片雪景所吸引...

除了。

某些人除外...

某些心思過於複雜的人...在巴黎就沒有那個福氣去欣賞法國的一些美景。

「教授,下雪了噎!」秘書異常興奮,由於她在台灣長大;看到下雪的那一刻當然是格外興奮。

「教授?」

秘書看著坐在書桌前望著窗外的達尼教授,他看見的...是比雪景還要遠的地方。

靠近一看,那雙眼;有一種極度空虛的空洞...再一次細看卻又發現不是那麼一回事...水亮之中埋藏著振奮;那水亮介於哭與不哭之間,又或者...

在那興奮背後藏著無止境的狂笑,也許兩者都不是...

哭笑之間這麼容易界定的話...那...他也不會有那個外號了──二十一世紀的浮士德。

浮士德這號歌德詩劇中的第一主角,確實是新一難以捉摸的存在....

結局,卻在他手上做了決定性的更改。

過去的作家們,總是以靈魂被永遠囚禁在地獄之中作為他最後的依歸...只因為,他與惡魔梅菲斯特做了交易;在道德與傳統的規範下...這種人是不可以有好下場的...

這項束縛,卻在歌德手上完全被剔除了...

浮士德得到上帝的諒解,投入了他的懷抱,他的靈魂最後也沒有必須禁固的必要。

也只有七十幾了還追求十八歲女子的歌德、不故社會規範寫出少年維特的歌德;才有那個氣度與社會道德規範宣戰的實踐力...去反轉既定的法則。

「那我呢?」達尼教授心付。

我的行徑跟與惡魔做了交易沒兩樣...

想要改過的話...還是需要一個像歌德一樣的人來給我寫結局...

那個包容一切的存在、挑戰公權力的存在...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12月 27, 2006 12:37 pm

48
我凝望流星,想念他乃宇宙的吉普賽,

在一個冰冷的圍場,我們是同槽栓過的馬。

我在溫暖的地球已有了姓名,

而我失去了舊日的旅伴,我很孤獨,


我想告訴他,昔日小棧房炕上的銅火盆,

我們倂手烤過也對酒歌過的──

他就是地球的太陽,一切的熱源;

而為什麼挨近時冷,遠離時反暖,我也深深納悶著。

《鄉音》by鄭愁予。



「學智,醒醒。今天是天上院教授的生日宴會,你再睡可是會遲到的!」服部搖搖學智。

「我...好想家...」

夢話?

「有時候...一種失去很久的感覺也會給我帶來一種家鄉的感覺...或許只是因為回不去的地方,我們都稱之為家鄉;就連失去的事物也有相同的作用...」

學智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

雖然莫名其妙。

但我想起了一件事...

他昨晚一定聽到了...電話那頭的一段對答...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四 12月 28, 2006 12:57 pm

49
夜,我又開始擁抱那一幕夢境...又是那一片沙漠,我忘記過去在這裡的那一處打了洞...我看不見習日細緻的肌膚...

她,早就被覆蓋在沙漠之中了...然後,我終於開始想她、開始想家...

我不願意,也不相信;我們就這樣遠離那裡的家鄉、那邊的信仰。

愛情。

我必須留祢。

只因為你是我的家鄉、我的信仰...

「安多拉...這是我為你畫的畫,也是我身為畫家的最後一幅畫...」

即使藝術家的身分以死去,我還是不願意就這樣放棄愛你的權利離去...

「主人,機票定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嗯。」

被稱作主人的男人。

他的身分...在一些人心裡,已不是一個謎...

甚至影響著他們的心...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四 12月 28, 2006 1:11 pm

50
除聖誕節的飾品掛滿了整個房間外,還點綴著許多生日快樂的祝福語;整個大廳瀰漫在溫馨與快樂的氛圍中。

「天上院教授,生日快樂。」學智將我們幾個死黨一起合買的禮物遞給校長。

「呵呵,好久沒這樣跟親朋好友還有我的幾個愛徒一起聚餐了。」天上院教授笑笑。

「爸,快切蛋糕吧!大家一起唱生日快樂歌吧!」美加說到。

她雪白的頸子依舊反射著迷人的光,那是其中樣項奪走我焦點的美麗所在...

「東榮。」學智拍拍我的肩膀。

我最害怕的是還事來了...

就在大家快樂的唱完生日快樂歌,一起切完蛋糕之後...

學智拉著我走到落地窗外的花園裡。

「她在哪裡?」學智的眼神中燒著火。

「我也不太確定...你既然聽到了那天我講電話的內容了,你應該也知道我也還沒確定他的行蹤啊!我的朋友只是在台北看到很像的人罷了!」

「那麼...你們說的那一封信呢?」

「學智...那封信...不是只有一封...」我說。

學智的眼淚終於流了出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12月 30, 2006 1:43 pm

51
天上院教授再宴會上彈了一首貝多芬的鋼琴曲後,引著各位來賓走到了大廳,所有的親友都注意到了一件事...


曲子的事...


自從六、七年前的那一件事後,每年聖誕節也就是教授生日的這一天,每一次他都會彈奏那一年自己所寫的曲子。

一首關於「那一位」的往事...

孤單懊悔的往事...

孫學智跟服部這一群年輕一輩的後人們,也是輾轉自一些教授及一些長輩的口中得之一些關於曲子的事。

「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不過...我想了很多,我想要實際去贖罪。」天上院教授望向停放鋼琴的那間房間緩緩開口:「所以我今天不彈那首曲子,那首曲子不能安撫我的最過...於是我彈了『月光』這一首包含另一層意義的曲目。」

月夜下的承諾,終於浮上了心頭。

承諾所搭載的重量終於又被拿來測量,我曾經在網誌上看見一篇老朋友、老同學所寫的文章。

我想起了那位老同學刻劃在網誌上的筆觸...

是因為承諾這個詞,我才想起。

那位同學這麼說:「承諾只有安撫的作用。」

其實這感覺...在人與人之間早已是習以為常的虛構綺麗,她字裡行間的意境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夠理解,我只能就我有限的智慧去解釋我所看到的事...

在那篇文章中,我得到的意念大概是這樣的:

因為真實很醜陋、很傷人,所以誕生了承諾。

承諾不一定是真切的實踐;卻是人仁愛廳的謊言。

於是成了安撫的最佳工具。

親友得了癌症,為了安撫病人;而後有了承諾。

「我得了癌症吧!我活不了多久了...」病人通常會這麼問。

「不,不會。我問過醫生;我們還可以看到三年後我們一起研究的成果。」

你會握拳,雖然你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來的三年...

我在那個網誌留了回覆,我也舉了癌症的例子。

我說我會告知對方事實,對我而言。無法實踐...就不要承諾。

如果我得到癌症,請身為朋友的各未如實告知吧!

不過...我突然懷疑我說的親友癌症之下的承諾...

我想起十年前癌症過世的奶奶...今年2016彷彿又回到了2006那一年的母親節過後...


承諾?


幸好奶奶從沒問我她得到了什麼不治之症,但我很懷疑自己會部會自己破壞原則...

但...奶奶始終沒有問我...

我開始怕每一次見到奶奶的時候...我是一個不及格的孫子...

從確定是癌症之後...我竟然只去探望過她兩次...

只因為害怕作出虛假的承諾,我。想到了一些事...


扭轉的可能...


每一天、每一秒都有奇績在某一處發生,癌症末期痊癒的也不是沒有。

有科學家做了心裡有時能撼動生理的作用,成了希望的注解。


希望?


是啊!希望...承諾是依種希冀,需要實踐者的心去餵養。

是的,我們所缺乏的;是勇於向不確定宣戰的積極性。

說了這麼多,其實只是想見證一件事。

另一個...承諾的故事...

「我想去觸碰常人認為無法達成的承諾...」天上院教授開口。

奶奶...也許我能見到承諾代表希望的那點施力點。

避免下一次遺憾的發生。

即使是削弱了遺憾,那...也是一項突破。

親情、友情、愛情與夢想,下一刻。

我如何撥正所謂虛假,去貫穿──真實的承諾。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12月 30, 2006 1:44 pm

52
2016,今年;我們將在法國跨年。

羅亞爾河畔,香波堡。

一座最大、具有文藝復興風格的典雅建築。

跨年之後,我們將在這兒;作一些學術的交流。


一個月。


天上院教授愈是實踐多年前的承諾,愈是看見這層謎題底下藏著許許多多的寶藏。

比如...


「你是說真的?」安東尼不可置信。

「是的,我是說真的;這張羊皮紙上寫的明明白白...」達尼的手開始顫抖,望著右下角的屬名望出神了...



此古堡的設計者:李奧納多‧達‧文西



故事進入另一層的象度...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1月 03, 2007 12:34 pm

53
無止盡的,黑。

潮濕的空氣無法在天上凝結,而是以似流動又僵持在半空中水狀液態在巨石砌成的天花半上巨集。

水稻旁的石子路上,幾隻好奇的老鼠望著犯著燈光的一間小房間。

這間房間突兀的在旁邊的牆壁上出現,平常的時候是不會有人來點亮這間「上鎖」的房間內的油燈。

法國的地下道內不知道還存在著多少像這樣的地方。

歌劇魅影的故事也再連法國政府都不清楚的地下迷宮中成了背景之一;有許多作家冶承襲了這像素材。

再這個舞臺上,上演著許多的傳說及故事。

「這裡就是達文西最後的工作室嗎?」男人跪倒在地上,興奮的看著眼前的羊皮紙。

以及,烙印上面的...獨一無二的屬名。

「別看那裡了,那裡不屬於你。」槍管冷冷的抵在跪倒在地上男人的脖子上...

「你...達尼知道這件事的話,會毫不客氣地對你出手的。」男人冒冷汗。

「你以為你著個無法行走的殘廢是靠誰才可以一窺天才的傑作的?」

「你這個叛徒。」

「謝謝。」持槍男子鞠躬,令人厭惡的犯罪優雅。

「天上院、達尼、子奇,今天過後我們還會是『朋友』呵呵。」

槍。終於在無法形的男子身上,留下了十三年前的消煙反應。

「阿門。」男人握緊十字架,單純只是信仰。而不是榮耀上帝的舉動...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五 1月 05, 2007 11:48 am

54
咖啡店的生意在新年來的時候總是會多一些客人,人潮雖沒有對面賣新年喬麥麵的多;但也算是平常的兩倍了。

「鹹湯加白麵?有這麼好吃嗎?」一名台灣觀光客不以為意。

「也不是這麼說的,吃那個麵只是滿足一個過年的氣氛而已;不一定是因為麵好吃。」是華語,旁邊的男子用了華語回答了觀光客。

「你是...」觀光客的眼神發亮,接著說到:「你來這裡是拍新片的嗎?我超喜歡你的無間道說,你跟梁朝偉演對手戲演的實在是太精湛了!」

又來了...這些華人會不會反應太誇張了...雖然我也滿欣賞那部電影...

「敝姓藤田,我不是劉德華;我在商店街開了一家診所,之前在學校當校醫。這是我的名片,來看病有打折喔!」我開玩笑的說。

「呵呵,沒關係;等一下我女朋友來的時候可以跟我們一起拍照嗎?我要貼在部落格裡說我遇到一個超像劉德華的日本人。」觀光客握拳。

「可以啊。」藤田微笑。反正今天也不是第一次了...

「語家這裡!」觀光客揮手。

他做了自我介紹,我才知道他是一個美術老師、畫家。他叫江俞學二十五歲左右,正值大好青春。

還有...一個很可愛的女朋友。

聽他說他的女朋友也是個畫家,他們是國中時期同一個社團認識的。

算是青梅竹馬吧?

「你們來日本度假嗎?還是來工作的?」我問。叫了一壺肯亞。

「我們是來度假的,本來先到這裡的學長要當我們的導遊的;但是他臨時有事去法國了,我們只好靠旅遊指南自助旅行了。」俞學抓抓頭,一臉靦腆。

「法國?該不會是藝文性質的心得交流會吧?」我想起了幾個可能的面孔。

「你認識我學長?!」俞學一臉訝異。

「不僅認識,說不定還是我的老友。」我倒了一杯咖啡給他。

「那你說說看是誰吧!」俞學說。

「你是畫家。不是嗎?」我心中已經有個人選了。

「嗯。」

「你學長該不會是張東榮吧?」

「Bingo!」

我想...又有故事可以說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