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蘿拉奏鳴曲77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日炎 » 週五 1月 05, 2007 1:31 pm

55
人生就像是一杯咖啡?我聽過一位老友用這種疑問的口氣對我說。坦白說這個論點我也忘記是在哪裡聽到的;或許是我自己說的也不一定...

活在世上四十幾年了。我對這個論點還是將信將疑,為什麼是咖啡?為什麼不是烏龍茶、果汁還是其他什麼的...

酸、甜、苦,或許是咖啡代表人生縮影的一部份;但是並不是全部...這論點有漏洞。

好像少了叫做「辣」的刺激感覺...

但...咖啡真的少了刺激我們感官的東西嗎?

並非如此。

咖啡因常常在你吸收後刺激著你的神經,讓你擁有精神提升的一刻。對你我而言...那也不是一種刺激嗎?之於心臟、之於血管...無可挑剔。

如果人生真的就是一杯咖啡...那我現在所品嘗的...是什麼口味?

我...等著你。

給我最好的答案。

「你在寫什麼?」俞學看我在櫃檯前的筆記本上圖圖寫寫。

「留言。」

「留言?」

「嗯,每個謬思庵的常客在這裡都可以在這本老闆的筆記本上留言。」我說。

「不是常客難道就不能留了嗎?」一旁的語家問。

「可以,只要你『碰巧』發現老闆把筆記本放在櫃檯旁。」我說。

「碰巧?」

「當然,從國外來這裡的訪客也有留言的權利。」

「這麼奇怪?」

「你想知道為什麼的話要老闆說給你聽也沒關係。不過他知道的一定跟最初傳下了的故事有些出入就是了。」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傳說跟神話的故事特性都是如此。」我故意裝作頗有深意的對這對小情侶微笑。

真好玩。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四 1月 11, 2007 10:55 am

56
商店街比平常還要早拉下鐵門,因為今天是個只要你願意;就可以一起取暖的季節...過年。這個詞對我來說雖然很溫馨...

卻也很孤單。

我在東京開了一家診所。生命中駐紮了許許多多的傳奇故事,我的、你的、他的。每個故事的脈絡都曾在這座叫做東京的城市交錯過。

我姓藤田,住在這個龍蛇混雜的地域。我有很多故事可以跟你們說。

也許...是從最古老的故事說起。

關於一家咖啡廳的故事。


謬思庵。


在他進駐商店街之前,他是個坐落在轉角昏暗巷弄內的老舊咖啡店...

這故事...得從麥克阿瑟他們的年代說起。

「麥克阿瑟?」俞學一臉一獲的看著我繼續說道:「這家店的歷史這麼久囉。老闆還是同一個家族的人嗎?舊店面呢?」俞學像是連珠炮一樣連續放出了問題。

「接管謬思庵的。都是最初的那一位老闆的──朋友。」

「朋友?」

「嗯。朋友,這中間已經交雜太多傳奇了...不過我要說的是最初的故事;也只有我...能說出這個最初的故事。不能保證百分之百原味,但是真實性絕對比你從其他人那你聽到的高。」

「好啊!我最喜歡聽故事了。」俞學身旁的語家說道。

「藤田。你要說故事可以,我要打烊了;鑰匙你先拿去。回家招呼遠道而來的朋友比較好吧!店裡怪亂的。」咖啡店的老闆將鑰匙遞給藤田醫生。

「你認識老闆?」

「嗯。我們是室友也是...朋友。」藤田莞爾。


然後。

時間跳到二次大戰的尾聲...夕陽下,東京灣。

一對即將分離的戀人...

「藤田...」女孩...還不想放手...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四 1月 11, 2007 10:57 am

57
穿著黑色的高中制服西裝外套,藤田握著一雙即將無法在觸摸的雙手...

「爺爺!爺爺!」藤田握著爺爺的手不斷嘶吼。

「靜音...靜音...回來...了...是不是?」沙啞蒼老的聲音背後埋藏著最後的光彩。

名為等待的光彩。

「奶奶回來了。是啊!是奶奶。爺爺,您一定要撐住。我已經考到東大醫學系了,我一定可以至好您的病讓你看到奶奶的!」藤田的眼淚開始在打轉。

他知道...爺爺等不到他拿到醫師執照的那一天了...

更諷刺的是...爺爺不是死於自己要挑戰的疾病...而是死在酒醉駕駛的四個輪胎下...

「怎麼?電燈壞掉了嗎?怎麼一閃一閃的?阿仁,你去檢查一下。不然你奶奶的眼睛不好,她會找不到我的...」



像是龜裂乾枯的雙手,注入了一個細緻的暖流...

「靜音...」

亞紀子?藤田望著自己的女友。

他聽爺爺說過...亞紀子長的很像...





靜音...我終於...等到妳了...妳還是沒變...依舊那麼美麗...我該去妳的世界了;那個永遠年輕的世界...




閉上了雙眼,爺爺掛上了人聲中最後一灣淺月在嘴上。

就這麼睡著了...

那一天。爺爺的故事才再那份遺囑中完整的揭曉...

「我會把這個故事勞牢記在心裡的...」

我牽著亞紀子的手。那時候...

我好像不是那麼想要當醫生了...當時我還不是那麼確定這個乍現的念頭。

直到研究所畢業後,我拒絕了東大附屬醫院以及各大著名醫院的邀約進了一間大學當校醫...

下決定的那一天。

我見到了幾個夢想家。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五 1月 12, 2007 11:06 am

58
二次大戰逐漸進入尾聲,希特勒與莫索里尼相繼落敗;麥克阿瑟與艾森豪持續在這個舞台上扮演第一線的英雄,而邱吉爾等領袖則是在戰火後持續運籌帷幄的操弄。

大時代。會有大時代的英雄;但...在我心中,真正的英雄只有一種形式。那形式是我即使放棄生命也不一定能完全擁有的模式──作妳的英雄。

不管我的長官是否會拿起槍對著我。我還是得這麼說:真正的英雄,身後保護的一定是最珍惜的人;而不是國家。或許...你會想到保衛家園等於救自己最愛的聯想。

但是我就是無法認同我們在戰場上拼命是為了國家這個名詞。

這兩個字給我的感覺...很空洞...

我認同家國的存在,但我就是無法說服自己;去相信我們這麼做是為了自己的家...

尤其...是站在一個侵略者的角度。

如果說戰敗會帶來日本的經濟危機、戰敗羞辱等等的話...一開始,就不需要做的這麼過分。

美國有說我們投降會很慘嗎?他們...甚至還沒參戰。

史達林那隻老狐狸顧著讓中國變成他的紅色帝國就來不及了,他根本不想出兵;只想坐收漁翁之利。

直到坐在前往珍珠港的戰艦上。

我還是不認為我們投降的話會有非常悲慘的下場。

有時候失敗是自找的。

在這個大時代的沖刷下,我們這些人物,不分大小、不分貴賤;心中所求的,不過世平平安安的根自己的珍惜的人好好的生活...

我。

不是時代的英雄。

當一艘艘戰艦駛入夏威夷的海域,當那些美國大兵一臉錯愕的看著飛彈從自己的房門中竄出。

毫無預警,天衣無縫的偷襲;幸運的在睡夢中死去、不幸的還要繼續留下來面對一些這輩子想像不到的殘酷。

甲板上。

我看著跟我同鄉的士兵們歡呼。

我心中卻只想到一件事。

我可以回到日本,回去靜音的身邊了...

然而。我隱約感覺到...老美不會就這樣白白被我們咬一口...

或做是我...

也許是憤怒的反咬吧!

我實在是一個很不稱職的士兵。因為我討厭用子彈殺了陌生人然後自許為英雄。

英雄?有時候我認為士兵...不過是合法的殺人犯。

制度還在瘋狂扭曲中。

而愛情,還是必須他媽的經過一層層的考驗...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五 1月 12, 2007 11:07 am

59
東京灣下,抹上了一道紅霞;那紅色從太陽落下的彼方漸漸跟不再蔚藍的海洋結合,海。終於從藍光參雜紅光的淡紫色變成了深紅。

像是漸漸部會流動的血。也許,我現在的心情也一樣吧!離開她的身邊,我體內的血或許也不會在流動了...

「靜音。我不在的時候,天上院他會代我好好照顧妳的。」我抱著她。

「嗯,要平安回來喔!」

但是靜音並沒有哭,反倒是我...還是哭了...

從小...父親就常說我沒有男子氣概。這樣子是無法成就大事的;他還因為這樣,把我的畫具給摔壞了...

想哭就哭...老實講...這不就是人嗎?

我想起了瘸了一頹腿的老朋友:天上院 仁。

他家很有前,他跟我一樣喜愛畫布上的美麗;他也是我高中的同學。

我想起他在話不上投注的神情,我就可以放心的將靜音交給他。

事實上還有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

我知道,他也喜歡靜音...

「你喜歡靜音吧?」在某個放學的午後,我問。

「對。」天上院說道。

「這麼坦白,那你會跟我搶她嗎?」我笑笑,我實在是沒把握能贏他。

「你不該這麼問。」他說。

「不然該怎樣問?」我有點被他搞糊塗了...

天上院的嘴角微微上揚,天知道他又在醞釀著怎樣的答案...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一 1月 15, 2007 11:14 am

60
有些問題的答案,即使心中一目了然;卻也不一定會去接受他...何謂答案。事實上也沒有一個明確的定義。

難道是綜合各種客觀的可能性所得到的結論?

從這個角度而言,表現上並沒有什麼毫無道理的地方;然則這想法的內裡或靈魂呢?

理性的那一邊,需要感性的平衡。

這結論才是我能接受的...

但是我們能接受的卻不一定能被世俗所接受。

世界已經漸漸走向以經濟所構築成的網絡。

沉思的時間被日理萬機或網路遊戲所佔據。

理性被專制化。

感性被邊緣化。

這世代成了一個只有「理想」沒有「夢想」的時代...

所謂理想,不外乎就是分析他媽的天時、地利、人和後,看見面前那一條最明確的路;然後踏上去。

沒什麼不好,但如果一個小孩子從八歲大的時候就這麼想了...那...誰來點亮這個世界。

如果當初王永慶甘心一輩子搬米、郭台銘沒那個魄力到處借錢賭一把;台灣的經濟將來會是誰來帶動呢?

即使他們是金錢的優異導航者,在當初還默默無名的時候說出自己將來要做大老闆的這番話時...週遭的親朋好友「大多是什麼反應」

九成以上;都會將那些話當作是無法實踐的幻想。

又,當初達文西如果趙父親的期望去從事宗教事業;那麼那個全能的天才是否依舊存在?

「你認為呢?」男人坐再對面用他的馬丁尼撞擊我的酒杯。

「你的想法是怎麼來的?」我問。

「藤田醫師。你剛剛說的那個故事是你爺爺的故事吧?」

「嗯。有什麼問題嗎?」

「有。這故事跟我講的這些想法其實有個共通的地方。」

「哦?」

於是我「又」叫了一杯馬丁尼,繼續聆聽這位新朋友的想法。

也是這個想法讓我決定了一件事...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一 1月 15, 2007 11:15 am

61
「學長聽過這個故事了?而且還有心得?」江俞學看了我一眼;我點頭。

巷弄裡,我輕輕將鑰匙插進鑰匙孔。繼續這故事的描述。

我突然很想問一句話。

「你們就這樣跟剛剛認識的陌生人回家這樣好嗎?不怕我是壞人啊?」我笑。

「不會有人莫名其妙的說他認識我學長,目的只是跟我說故事、交朋友;所以你應該不是壞人。」俞學說道。

「說不一定我等一下就會開始騙你的錢哩。」我說。

「不會。你的眼神不會騙人。」俞學說;身旁的女友跟著點頭,臉上掛著淺淺的酒窩。

「看來...你們跟你們那個狂妄的學長一樣;是相信感性與理性之間有完美比例的人囉?」我問。

「算是吧。」

「果然...這故事就是要跟你們說才有意思...」

我低頭,推開門。

我想起了服部...他在這間老舊房屋留下來的那幾句話還在我心中迴響...

藤田診所。

以前是一家咖啡廳,一星期前還是...而現在,換了另一個方式延續他的精神與生命...





「那一朵花。不知道是不是依然在她心中綻放著?」學智看著香波堡外的星空。

「會的。只要感性與理性的比例達到平衡。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我回話。

「哦?阿東,那你說說看我跟她之間的理性與感性的比例該怎麼看?」

「我想...」正要說出口,敲門聲卻打斷了即將出口的心得。

「阿東、學智。該下去開會了。」

「嗯。」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日 1月 21, 2007 10:56 am

62
伸出手,我還是看不清太陽的面容。

我想。

我是永遠也沒辦法去形容那輪太陽了...

伸出的手開始顫抖...

於是。

我看我是在也沒有機會去描述太陽的輪廓了...

香榭大道的美麗景色映襯著她蒼白的臉龐...



「這位女士,需要我幫忙嗎?」


那一刻...我看見了陽光下模糊的黑色天使...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日 1月 21, 2007 10:58 am

63
「艾琳‧安多拉?」黑臉男子咬了一口版狀巧克力;細細打量眼前這個剛剛在香榭大道救的女人。

生份證上;從出生年月日推算,他是個四十五歲的中年女子。

但黑臉男人再怎麼看,他就是那種三十初頭的臉。

「Mr.張,請在這裡簽名。」法國的同業拿了一張我剛剛做的筆錄要我簽名。

「嗯。好久沒來法國了,你辦案的效率還是跟你片女孩子上床的功夫一樣好啊!」身為黑臉男子的我拍拍高大白人的肩膀。

「啐,誰跟你一樣。整天只想把馬子。」

「跨年都一個人過了,我可不想在接下來的情人節李自己喀巧克力啊!」

「馬的。每次看到你都在吃巧克力,為什麼都不會蛀牙,而且牙齒還他媽的特別白。」

「有這種事?」

他是我看過最喜歡在外國人面前罵髒話的法國警察;其他的都他媽的喜歡在外國人面前裝高尚、有教養。就向他們國家給是人的印象那樣。

也許就是他不做作這一點我們才能變成朋友。

當然。因為他長的超像尚雷諾;這麼屌的長相當然他媽的要在我這個黑帥哥的友人名單裡。

「兆成。」

「幹麻啦公牛。」我故意叫著電影達文西密碼裡尚雷諾飾演的柏居法舍的外號。

「聽說你的國中同學受邀參加達尼教授的文藝交流會喔?可以請你介紹他給我認識一下嗎?我想跟他只較一下更多達尼教授的事。」

我想起來了...這隻公牛的業餘嗜好就是看小說跟畫畫;剛好達尼教授就是在法國這方面的權威。

「好啊!改天吧!先故好這位美麗的女士吧!」

「請問...」病床上傳來羸弱的細緻問句。

「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

「不...我是想...既然你們認識達尼教授,那你們可以帶我去見他嗎?」

「如果是透過我朋友應該有辦法,我盡量安排;不過您跟達尼教授是什麼關係?為什麼並還沒好就迫不及待的要見到他?」我一向有話直說;避免拐彎抹角的麻煩。

「這...」

「沒關係,你如果有什麼私人的問題不便告知的話;我部會勉強妳跟我說的。」

「謝謝。」

「不過你必須等到並好了我才幫妳安排。」

「這...」是一種緊張的神情...

我突然覺得整個身子像是被電到似的。

我想起三個月前再台灣發生的那一場槍戰,槍戰發生前我也是這種感覺...

因為那件事...我才有機會放長假來法國度假。

不過...這不是什麼好事...

真的...不是好事...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四 1月 25, 2007 10:19 am

64
我愛你,這是世界上最美的字。

但在錯誤的時候、錯誤的地點來說...卻是最痛苦的一件事...記得...那是二十幾年前的事了。

我的一個老朋友就是這樣子的幾個人。

是啊!你沒聽錯,的確是「幾個人」但悲傷的定義不會因為人數的多寡而有階級之分。

發生在我們任何人身上的時候都是一種不幸...

如果、如果...但就是不會有如果。

因為我希望時間能夠倒轉...

我希望啊!

孩子,不要被虛假飄邈「過度」的感情所矇蔽;有時候,那只是一實施去控制的赫爾蒙。

「真的是這樣子嗎?」提摩太在巴黎鐵塔下想起了父親在他離開台灣時對他說的話。

看來父親一早就知道那「花的對答」的目的是什麼了...

不知道那些曾經與會的人是否真的全都到法國來集合了...

「香波堡,謝謝。」提摩太對計程車司機說。

他知道,那裡有他要的答案。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四 1月 25, 2007 10:20 am

65
現在,在我眼前所登場的存在;都散發出幾個不同世界的風采,幾個人呼應著新中某處的排斥因子在火熱的聳動著。

為什麼?我的身體好像排斥著會場的某些人...

一個高瘦的西班牙中年男子帶給我的這種排斥感似乎更加的濃烈,重點是...我排斥的這個男人卻擁有很深的造詣去演奏我的最愛:古典吉他。

男人的左腳輕輕的放在擱腳凳上,那是一個約略18到20公分之間的小凳子;放鬆的右腳微微向內縮收,吉他的凹陷處輕巧的嵌鑲在男人的左大腿上。

彷彿一切只是從他身體衍生出來的一部份,毫無造做的地方。

我。還是有一種排斥感,在日本的時候;我看著他的專輯時為什麼就沒這種感覺?我甚至還是他的頭號古典吉他迷。

汐子狐疑的看著我;好像是我的反應很奇怪,是啊!我也覺得我的反應怪怪的...我為什麼沒有像汐子看見馬友友的時候,那一種瞥見偶像的興奮與喜悅?

又,我隱約感覺到一件事...他跟馬友友不一樣;不是說他比較好,也不是說他比較差,他也沒有給我很難相處的感覺;因為剛到法國的時候我看過他對那些服務生親切的態度。但...心裡面的這種感覺又代表著什麼呢?

「這位是天上院教授的學生吧?綁著馬尾,我記得他說過你叫做...服部?」他用生澀的日語說著。

「嗯,我就是服部。」我笑笑,在我身旁的汐子也跟著微笑。

「那你知道古典吉他的發展史嗎?我想跟你聊一聊,離交流會開始還有一段時間;我先認識一下藝術界的新人吧!」

「聊古典吉他發展史...我沒問題。」我有不好的預感...

說到古典吉他,根據葛羅甫〈Groove〉音樂字典記載;古典吉他為魯特琴家族中具有琴格的撥絃樂器,一般人多認為魯特琴〈Lute〉為吉他的前身,直到文藝復興時期西班牙出現了比維拉琴〈Vihuela〉及四組絃吉他之後才奠定了及他的雛型。

大多人稱古典吉他為西班牙吉他,大多人稱古典吉他為西班牙吉他,六弦吉他在西班牙境內孕育出吉他的第一個黃金時期。

現代古典吉他大師塞戈維亞更進一步將古典吉他藝術推廣到歐洲之外的亞洲以及美洲,形成古典吉他史上第二個黃金時期。

「賽戈維亞噎!古典及他在西班牙魂魄的醞釀下散發出最偉大的光芒,你看到了嗎?」中年男子越說越激動。

「我...」

「我知道你非常的感動,音樂西班牙人彈奏古典及他的輝煌歷史一值都在我們的身邊無止境的脈動著!」

「我...」

「你不用說!我知道,當你的手放在琴絃上時你就會看到西班牙!」他誇張的握拳。

從頭到尾,這對話就像是他個人的自言自語,以及一大堆讚美西班牙的機動情緒。

有點很失禮的感覺...即使他是大師我還是要這麼說,尤其是我想開口回答的時候他總是開口插話。

好像是故意的?

「我、討、厭、東、方、豬。」他輕輕在我耳邊留下這麼一句話,彷彿這是他心目中最完美的收場。

原來...他剛剛一直在暗示我...吉他是屬於他祖國的魂魄,我們黃色的膚色沒有資格在這上面下工夫研究...

不自覺的,我的手開始緊緊握著;醞釀著往上衝擊這個男人下巴的打算。

我。可不是怕事的膽小鬼!

「服部,你跟鮑伯相處的滿不錯的嘛!」天上院教授走了過來輕拍我的肩膀。

那一剎那。我好像看見鮑伯這個雜碎的臉上出現了難得的尊敬...是錯覺嗎?

「天上院教授,把你的學生管好;他實在是非常的無禮。」他故作優雅的離去。


原來...這些雜碎身上自以為是的氣質早就強到讓我非常不舒服了...難怪我一進門會場上就有這種參差不齊的反感充斥著...


「這種人不會太多,不要放在心上。交流會快開始了,較你的那幾個好友快來會場吧!」天上院教授莞爾。

好吧!看在教授的面子上我暫時放過這個下巴。

那一刻...我不知道我帶來的這兩個男人。

對下巴的主人,即將展開既瘋狂又華利的唇槍舌戰...

我突然有一種拿出吉他跟那個人較量的衝動...我知道...我的演奏不能輸給他...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1月 31, 2007 1:52 pm

66
香波堡。

在這個用了2000名工匠與石匠花了二十五年所締造出來的典雅古堡中;隱約感覺到一絲絲脈動...

汗與血,彷彿埋藏在這些石頭的肌理內...這種共鳴才是藝術家的魂魄、才是令人肅然起敬的千錘百鍊。

跟某些難以令人認同的存在不同...

尤其...

那個存在還持有著自己最鍾愛的劍──古典吉他。

「你在不爽什麼?」走在螺旋狀梯子上的學智抬頭問著我。

「是啊!換做是你,你或許也會不爽吧!」我回答。

看著逐漸接近主樓的走廊。

希望這一次...

不是厭惡的一次經驗...

「放心,任何屁眼長在嘴巴上的妖怪都不會讓我們這幾個黃金組合失敗的。」東榮說道。

是啊!這隻妖怪的屁眼的確長在嘴巴上...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1月 31, 2007 1:53 pm

67
士軒不知何時入座了,雕工精細的桃木椅上;士軒與一個看起來應該是義大利人的女人對話。

為什麼我說「看起來像」而不是用確定的語氣來說呢?我想並不難明白;因為外國人的輪廓鮮明,但特色都相去不遠,唯一可以用來區分國別的或許就剩下氣息與髮色了;就我在書本上的認知而言,擁有漆黑髮色、帶點淡淡的東方氣息的深邃臉孔。

記得,拉菲爾的長髮就是夜的顏色;米開朗基羅的面容是帶有東方未到的憂鬱面容。

這,是我對義大利人的印象。

當然,還有達文西的蒙娜麗莎。

這些是我認知裡的義大利人。

黑手黨給我的義大利人印象就可以先排除掉了,畢竟這位女是看起來沒有做教母的資質。

但...

我隱約對於某些人的眼光感到不舒服。

尤其。

那個背著吉他的小鬍子看起來就是一副欠扁的樣子。

「那個小鬍子就是有名的古典吉他演奏家:鮑伯。我看他非常的不順眼。」服部突然開口對我說。

「不順眼?他不是你的偶像嗎?」我被搞糊塗了,但我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什麼是才能惹服部這麼討厭一個他崇拜很久的人。

「從今天起我的偶像是小野麗莎。就這麼決定了,日本萬歲!」最後那句日本萬歲,服部特意用字正腔圓的日語大喊。

他真的非常、非常的不爽。

「別著急,我們會讓某些自以為是的存在得到真正正確的觀念的。」學智在我身旁開口道。

「在交流會的正式場合用正式的方法擊敗對方,那才叫做實力是吧?」我說。

「沒錯,就像邁可森在市人面前撮合電音跟古典樂一樣;讓那些自認正統的人也不禁要認真的看待他所創造出來的電音與古典之間的平衡,才不是什麼不入流的非正統;而是一種超越。」學智說道。

「嗯。」我握拳。

感受一下興奮在血管理的跳動。

然後。

進入戰場的入口。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3月 06, 2007 9:32 am

68
法國左岸。

令許多詩人、畫家、哲學家──流連忘返。

四處林麗的咖啡廳,咖啡;不一定是客人來此地的目的。

或許是左岸的風華絕代的人文氣息灌滿了這裡。

所以騷人墨客聚集在此。

在這股氛圍裡。

似乎埋藏著另一股聳動。

「這裡是復活的梵谷7號,目前已經照您的指示到達目的地;您所說的目標是...」自稱為「復活的梵谷7號」的女性對著話筒發問。

「天上院.美加。」

「原來...您放心吧!我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

「嗯,用她作為跟天上院聖搏鬥的籌碼是再好不過了...」話筒的另一邊以這句話作為收尾。

遠方。

緩緩走進的倩影。

開啟了陰謀的序幕。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3月 06, 2007 9:34 am

69
終於...

還是接穿了我們最脆弱真實的本身。

我們什麼也不是。

只是一些被打回原形的可憐人?

「不會,不管結果是什麼;我們也會以最克難的型態繼續堅持自己的理想。」東榮說。

這是在半小時前。

那個西班牙人說出他知道的一切之後。

我們的眼睛。

也不知覺得填滿了淚水...

繼續留下去...

豈不是自討無趣?

或許吧...

又或許...

還有另一個可能性...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