冶劍三國〈武俠長篇〉卷一〈上半卷〉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冶劍三國〈武俠長篇〉卷一〈上半卷〉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2:00 pm

冶劍三國01倒敘〈上〉
楓紅點點,秋風萬里。破碎不堪的碉堡上僅剩兩柄氣勢低底的劍.......

「你的劍?....」黑色戰甲已崩解...壯碩的男人笑著...

「我也不知道...我可以...撐到這種地步...」回話者.白面柳眉,素色的長袍上一幅豪邁的血圖...

「三師兄!三師兄!」白袍男子扶起黑甲大漢,眼框已濕....

「哭什麼!師兄是去找你嫂子而已...該高興吧!」大漢嘴角揚起,目光卻望著十里外正在移動的人影...

白袍男子也注意到了。但他擔心的不是敵人...

「師兄!我背你.來!」

「別傻了,重傷的我會變成你的負擔的...」大漢輝開男子的手,抽起烏黑的長劍...牽帶起的風將自己的師弟震開...


「師弟...去跟大師兄會合吧!請他幫我報仇...」

「.......」就這樣血色白袍帶著悔恨走了...沒錯!是悔恨.除了悔恨之外他帶不走其它感覺...尤其是重情義的他...

滾滾塵埃...五十個由高等劍客組成的傭兵團──輪廓愈顯鮮明...死鬥近了...
最後由 日炎 於 週六 10月 20, 2007 12:15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45 次。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2:01 pm

冶劍三國01倒敘〈下〉
「我沒重傷的話...憑你們?唉!算了!那就豪氣干雲的死吧!」

一眾敵人...一陣詭異的撼動...準備衝鋒陷陣的劍客們.居然停了下來?

「諸葛劍墨人在哪?說,便饒你一命;不說...很簡單.猶死而已!」一個首領似的長髮男子望著黑甲劍客...


「想見二師兄?就憑你?陸遜...你是不是活太久了,腦子給腐爛了吧!」

「高峰,好歹我也是你太師叔。笑霆師姪沒教你什麼是禮數嗎?」瀏海遮住了陸遜充滿傲氣的臉龐...更顯詭異...

「三國時代...早就結束了...你這個詐死的活化石!現在是姓司馬的說的算!」名叫高峰的黑甲劍客興奮的說著...

「哼!司馬昭違背家訓.他的後人會知道什麼是天遣的!」說完,陸遜突然拔劍擋住突如其來的一拳...劍身悲痛的呻吟著...猛一抬頭一到白色人影...

難道是...「太師叔,您找我啊?」寬大的白色衣袖.標準的漢族服飾,正是高峰的師兄──諸葛劍墨...

「太師叔,我們都是毆冶子的劍選中的人.我們的劍已不屬於任何一方,而是跨越了戰國到晉的歲月與時光;如果說他真有所屬...那一定是強手的戰場...而您所屬的三國時代,也只不過是冶鍊他們的其中一個地方...」
陸遜無語...毆‧冶‧子這三字勾起了他深遠的回憶...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2:02 pm

冶劍三國02殘念〈上〉
東漢末年,一個動盪不安的過渡時期:一群看似懵懂無知年輕人在四川的深山中遊走....


「亮,你確定上面記載的是這一帶嗎?」憨厚的少年說著。

「絕對錯不了,連甲骨文都逃不過我的雙眼了,更何況戰國時期的文獻...」少年羽扇綸巾,自信滿滿的望著前方....

「說的也是,就才智而論。你可是管仲在世呢!」

「我,現在正要完成樂毅在世的條件...」

「你還真的要文成管仲;武成樂毅啊!臥龍...」另一名肥胖的男子加入了他們的談話...

「毆‧冶‧子!」持羽扇的少年震驚的朢向草叢...

「這裡是入口?」憨厚少年疑惑...

「如果看不懂草叢後的石碑我可以幫你翻譯」肥胖的男子熱心的解說著。


天地同逸 劍行千里 僅真人龍 得以通行


毆冶子 筆

「真人龍啊!拔劍吧各位!」持羽扇的少年說著...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2:02 pm

冶劍三國02殘念〈中〉
「亮,這裡好像不對勁...」憨厚的少年冒著冷汗...

「我知道。庶,你別緊張;這是試練!」被稱為亮的少年,步入雜草叢生的小路...

「庶,我們這裡有五十幾個人,就算來了一頭白額虎;也不會是我們的對手。」肥胖的男子說著。

「統,你就別嚇唬庶了;還白額虎咧!你們胖子都那麼喜歡嚇人嗎?」長相冷俊的少年對著被喚為統的男子說。

走在前頭的亮,突然發瘋似的對著草叢出劍。其它劍法平庸的追隨者更是仰天狂嘯...

「他們在幹麻呀?」庶望著博學多聞的死胖子──龐統。

「亮!你知道怎麼處理吧!」龐統笑著對亮喊著。



「藏龍劍訣──風影藏龍!」亮的劍颳起了強風,順著風勢那些在狂叫的人們被送出那條小路...



「老陸!挑劍法強的,其它請回。」 亮對著長相冷俊的少年說...老陸微笑...

而這個老陸孰不知日後自己的兒子──陸遜將掀起一次又一次的驚濤駭浪...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2:03 pm

冶劍三國02殘念〈下〉
握著重劍的手越來越沉重...拳頭抵在劍身上──不動如山...
抵擋著拳頭的劍客,汗如雨下。自知無法分神,於是從雜亂的思緒中轉回現實...

「劍墨,你把『劍拳天書』練完了?」陸遜訝異的望著眼前這個諸葛亮的後人...

「見笑了!太師叔...」


「峰仔,你沒事吧!」諸葛劍墨望向高峰...

「沒事個屁!你砍大隻的,小隻的就不會搞怪嗎!」高峰一劍揮下...

「啊!──」一陣慘叫一名傭兵劍客倒下...

「大師兄還沒來啊?!」

「見鬼咧!大師兄來的話呀,這些人就會....」高峰話講到一半就停了,因為接下來要講的話已然沒意義了...

「劍王一出,萬劍臣服!」暗紫色的袍子揚起...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2:03 pm

冶劍三國03〈上〉
屍體、屍體、屍體他們已安然的閉上眼...結束了終其一生的殺戮生涯...

「陸遜!臣服吧!墨,你讓開!他是我的!」

「太師叔,我救不了你了...我知道失去愛人的痛苦...」劍墨憂傷的看著陸遜,似乎在說著什麼...

「大師兄,他是我的!」高峰激動的說著...


兩柄烏黑的長劍撞在一起...

「妙晴死在這化石手上,我一定要殺了他!」高峰越顯激動...

一到劍光劈開了兩人...
「一心破邪,一意護紅顏。」一身勁裝的胡渣男子從天而降...

「是斬炎劍神!!!」生還的傭兵驚恐的望著他...
「這哪是圍剿啊!先是傲八劍神,再來爭鳴劍神。半路又殺出眾神之王──劍王劍神,這簡直就是自殺行動,怎麼會是圍剿?加上斬炎劍神...簡直就...」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2:04 pm

冶劍三國03〈下〉
七劍神,自不二劍門三國時代崛起後的全盛時期。相傳諸葛亮尋得毆冶子密製的最後七把神劍,與志同道合的友人遵照毆冶子的遺志將劍的作用發揮至登峰造極的境地...

當然,這七把劍在歷史上並無記載;原因很簡單──它本身就是歷史的影子,用來監督歷史的存在。戰國時代群雄據起,跟隨到好的領導當然沒話說。民生治安便不是問題,反之;貪官污吏自是搞的民不聊生...

毆冶子身為名鑄劍師;當然也為了王宮貴族打造了不少名劍,但那並不是他心中正氣長存的劍。利益薰人心,當初求劍於他的「俠者」如今是否人心依舊?很少,因此他打造了最後七把「非官方」的神劍。

「老陸,我的實力──毋庸置疑!」霸者狂燃,正是說話者的寫照...

「亮,這些草桿兒還會使劍?」霸氣橫生的少年興奮的說著...

「策,你哥沒教你什麼是危機意識嗎?算了對你而言這劍氣根本是小事一樁,是吧!」

「小霸王不是白叫的!虛弱的雜草就是雜草,比劍。孫策我,還怕一堆草嗎?」

「這些劍氣顯然是前方洞穴所灌輸而來的...」龐統若有所司的望著遠方...

「管他的,我徐庶今天既然來了。一定要帶一把好劍回去!」

「庶,你的夢想很快就會實現了!」站在徐庶面前的男子,擁有一雙深邃如水的雙眼。意氣風發的衝入草叢所佈的劍陣...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2:05 pm

冶劍三國04不二劍門〈上〉
草叢終於倒下,傾斜的臥倒在小路的兩旁...劍氣的結界潰散了...赤裸的道路站著屹立不搖的三個人...

「瑜,你偷藏的招數不少嘛!」孫策愉悅的望著他的朋友。

「走吧!我們要親眼見識一下毆冶子的劍!」諸葛亮說著。

「老陸!手腳快一點,已經中午了。太陽這麼大快進山洞吧!」徐庶不耐煩的說著...

眼神如水的少年正是周瑜,本來是聽說荊州有一群好遊山水的青年;因此帶著死黨孫策偷溜出來參加他們的聚會,逸想不到的事是他們這次的目標──竟是毆冶子的藏劍閣,原本只是帶著看熱鬧的心態來的;想不到傳聞竟是真的!再加上羽扇綸巾的少年剛剛的劍法更是令人拍案叫絕!

「亮,有機會筆劃筆劃!」周瑜對著孔明說著。

「求之不得!尤其是在我雍有毆冶子的劍之後...」

周瑜莞爾,心中更是欣賞孔明的自信...

眾人進了洞穴,陷入一片漆黑...

「州平,麻煩點燈。」龐統對著好友崔州平說著...

火把點燃,映入眼前的卻只有四個用小篆刻成的大字貼在牆上...

「不‧二‧劍‧門!」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2:05 pm

冶劍三國04不二劍門〈下〉
三國結束後的十幾年間,江湖第一門派──不二劍門;雖然是武功第一,門下的弟子卻少之又少。掌門人雷笑霆僅收了七名弟子,排輩依序是:獨孤恨天低、諸葛劍墨、高峰、司馬賢、慕容席、張愁語及風御痕等七人,江湖上稱之為「七劍神」...

晉朝,四川深山的小路上。一個白面柳眉的清秀男子走在蜿蜒的小路上,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於是少年步入前方唯一的建築,問一下可否借宿一晚...

「不行!我們這裡要收費滴!這裡是客棧耶!」三十來歲的中年男子挖著鼻孔說著。

「這裡?可是這裡連門柱都快斷掉了,桌上又有一層厚厚的灰塵──這哪裡是跟人家開店做生意的地方呀?」少年感到奇怪...該不會是新的詐騙手法吧!

「這是公營事業,政府沒經費整修所以就變這樣溜!」中年男子持續挖著鼻屎...這時候一個身穿黑色戰甲男子走了進來。

「不要說我虎濫你,這個黑甲大漢是政府派來駐守這裡的軍官喔!」手指越插越進去,不曉得他會不會流鼻血?

「......」大漢似乎不太想理他,就近找了位置坐了下來...

「好好好,我信你行了吧!」少年無可奈何的說著,現在的他只想填飽肚子...

「那請問大明我好登記一下!」

「風御痕」少年在報名字的時候似乎看到....中年男子突然出現的殺氣,卻又瞬間消失。讓人產生奇怪的錯覺...

「老闆,你知道不二劍門嗎?」少年試探性的說著...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2:06 pm

冶劍三國05
「小子!你走運了,你眼前的這位官爺;正是不二劍門的掌門!」挖著鼻孔的「老闆」說著,在角落喝酒的大漢好像被嚇到了;吐的滿地是酒...

「瘋言瘋語的,我在問你正經事;請你不要在鬧了好嗎?」少年有一點惱怒了...

「小子,不信的話你明天一早跟他筆劃筆劃;贏得話住宿費全免,輸的話留在這當我的看門人如何?」老闆輕視的笑著。

「風御痕,明日當領官爺的劍招;看你還敢不敢拿不二劍門來開玩笑!」名叫風御痕的少年說罷,在吃完老闆送來的晚餐后變上樓睡覺去了...留下所謂的「官爺與老闆」打量的眼神...

雞鳴於晨,日上三竿。一個怒氣騰騰的少年,一個一副事不關己的無奈大漢...

「出劍吧!拿不二劍門開玩笑老闆的同黨!」風御痕意氣風發的說著...

「你叫風御痕是吧!在下高峰,領招。兄臺出先招吧!」

「竟然還冒用傲八劍神的名字,看我怎麼收拾你!」風御痕右手高舉,跳升至空中...


「劍情時變──劍怒!」


高峰一臉訝異,那是不二劍門獨傳的密技;當年由陸遜所創,習練成功者寥寥無幾...這少年非本門中人,那他到底是...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2:07 pm

06
四川深山一帶,除了名震天下的七劍神外;還有兩個長兵器武者的存在...一個專殺官吏的殺手,現血龍吟──馬孫以及劫富濟貧的山賊;大刀龍豪──關羽穎。

馬孫據說是蜀漢名將馬超之後,而關羽穎呢?他所配的大刀──青龍偃月刀,是他的傳家寶;他是誰的後人相信不必我多說了...

今日,兩人不約而同的來到「客棧」走到挖著鼻孔的「老闆」身邊...

「老大,你讓徒弟自相殘殺啊!太不人道了...」馬孫說著無關緊要的風涼話...

「屁咧!那個姓風的不是我徒弟,嗯...今天的不夠鹹...」老闆舔了舔挖過鼻屎的手指...

關羽穎皺了一下眉...馬孫似乎已經習以為常,反倒是會心的笑著...

「姓風的?該不會是奕劍山莊的人吧!他的『劍怒』一式不是普通的強呀!」關羽穎打量著激鬥中的風御痕...



「劍情時變──劍苦」

風御痕變招,氣息漸弱...高峰迎刃有餘一派輕鬆自在的樣子...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2:09 pm

07
東晉,其實朝代式乎不太重要;幾乎在有人的地方,就有貪污。貪官,污穢的生物...

「你應該知道我只殺官吏而且是貪官污吏...」馬孫冷血的說著...

「本官明白,本官就是知道才敢勞駕您...」癡肥的縣令狗腿的說著...

馬孫不予理會,長槍的槍頭不急不徐的百放在縣令的眼前...

「認得此槍嗎?叫的出名堂我或許會考慮幫你...」

「我好歹也是你的遠親,本官身上可也有馬超的血統。先祖的配槍我豈能不知?」

「喔?是嗎?那你說說看啊!」馬孫是不關己的說著...

「馬超的配槍自然是『鳳舞』了,所以本官根本就沒必要細看此槍...」

「鳳舞?是沒錯啦!但我可沒說這是先祖的配槍...」

「不是嗎?這....」兩條猛龍纏繞著槍頭,就像是他們噴的火焰...

「龍吟,常山趙子龍之配槍!抱歉,你連活命的機會都沒了...」
「什麼?」縣令驚荒的望著馬孫...
「我,馬孫不幫貪官殺貪官;惡即斬,念在你是我親戚。本想說剛才你答對的話;我就廢你雙手變可,可惜......」

惡‧即‧斬.....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2:10 pm

08
「你是故意的吧!」關羽穎對著馬孫說...

「什麼事?」馬孫得意的笑著...

「前三天的刺殺事件啊!」關羽穎激動的說著...

「喔!那件事啊!怎樣?很平常不是嗎?」

「其實不管那狗官有沒有答中你的問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龍吟』你打算引令一個詞有者出來嗎?」

「是又怎樣?說不定根本沒這樣的人存在...」

「算了!這不是我今天來的目的....」關羽穎轉向一旁的「老闆」

「那姓風的,不可能是奕劍山莊的。駕雷師弟只有一個兒子,風家御字輩的──風御劍。」

「他說不定是駕雨前輩的兒子...」馬孫認真的說著...

高峰一躍而起──劍怒!以剛才風御痕的那一式,輕鬆取勝....是他太弱了?還是....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2:11 pm

09
風御痕跪倒在地....自己習練多年的劍法竟然被一個....挖著鼻孔瘋言瘋語的死中年男子的...手下?擊敗...

「涉世未深,怒不成怒;苦不成苦劍情時變對他來說尚未鍊成...」

一個穿著白色寬大袖口長袍的男子,手持羽扇評論著...

「二師兄...」高峰望著羽扇男子。

「什麼?你的劍術高超,又自稱高峰;你稱之為二師兄的人不就是...」風御痕顫抖的說著...


「在下諸葛劍墨,爭鳴劍持有者。」羽扇男子說著...

「夠了!你們這些高手幹麻幫一個...拿不二劍門說笑的人」風御痕瞪著挖著鼻孔的男子...

「師父,夠了吧!不要這樣整人家了...」高峰歉疚的說著...

「師父?你管這只會挖鼻屎的人叫師父?」風御痕怕他該不會是深藏不露,所以認真的感應著他身上是否有著強勁的劍氣....

沒有!一點都沒有!風御痕忍無可忍,拔劍衝向挖鼻孔的男人...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2月 26, 2006 2:12 pm

10〈上〉
風御痕掠起手中的古劍,劍鳴聲沉穩而深遠...一如持劍者的心,只是現在他已失去沉穩...
「真想不到呀!」馬孫笑笑。

「好配劍!劍法也很精妙,可惜磨練太少!」諸葛劍墨沉靜的說著...

「師兄,你知道那是什麼劍嗎?總覺得那不是一把普通的劍...」高峰若有所思的說著...

「天潭,歐冶子密製;贈與齊宣王的劍。」諸葛劍墨一語道破。

槍頭突然高舉,掉下一具官兵的屍體;馬孫不屑的看著...前方,三十來人。前來索命...
「老闆」輕鬆的閃躲,鼻屎順勢彈在風御痕的臉頰。

老闆趁機用腳半倒了他...風御痕一臉錯愕──「我剛剛被...鼻屎的...勁道打到失去平衡?」他的心理出現詭異的猜測...

「鬼瞳?怎麼會是你?」馬孫看著領著官兵的頭目,久久不能自己...

「孫,好久不見!你的龍吟槍我要定了!」

「為什麼?偏偏是你...說!『衷』的首領是誰!」馬孫憤怒的說著,心底卻在流血...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