冶劍三國〈武俠長篇〉卷一〈上半卷〉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日炎 » 週二 5月 15, 2007 1:46 pm

93
「聽說馬家人歷代流傳著一部槍譜──龍吟鳳舞,據說是創給龍吟槍跟鳳舞使用的『雙槍法』比起當年趙子龍的「雙龍」的絕對強霸,這招密招的特性包含了極致的剛與極致的柔。」諸葛劍墨為馬孫倒了一杯茶。

「你突然提起這個作什?這一部槍譜連我也看不大懂,而且我也沒用過鳳舞槍;我根本不知道譜上的氣運法則是怎麼來的。」馬孫喫了一口茶。

「你應該也有聽過一些關於趙雲性別鄉野傳說吧!今晚我只是想找人說個故事,說不定你聽完以後就不會這麼執著於復仇了;而這個故事跟你先祖馬超與趙雲之間多少有關係。」諸葛劍墨微笑。

他的笑。

似乎能穿透一切...

就像晨曦的光一之獨秀的劃過黑夜。

「什麼事也改變不了我復仇的心意。」馬孫說的斬釘截鐵。

「你知道,我們大師兇為什麼要阻止你這個多年好友去復仇嗎?」

「我就是不明白,所以才萌生怒意。」馬孫緊握著酒杯。

有些事。

花了一被子也不一定了解。

有些事實即使過了千百年。

也不會有撥雲見日的一天。

尤其是人心。

「真實是什麼?是建立在人們激昂情緒之上的事物嗎?或許你會很明白的告訴我並不是那樣,事實就是事實;不會因為人的情緒而有所改變。」諸葛劍墨輕輕轉動手中的瓷杯。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獨孤師兄...他跟你一樣也是被滿門滅絕的人。但...」

「他為什麼從沒提過要復仇的事?他復仇了嗎?」不等諸葛劍墨說完話,馬孫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獨孤恨天低有沒有復仇。

「復不復仇有那麼重要嗎?聽完我說的故事,你再下定論也不遲...」

「可是...」

「聽故事吧!」

有時候。

真的很難拒絕諸葛劍墨的要求。

柔和的氛圍之中......

竟撮合了殺的眼。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5月 15, 2007 1:48 pm

94
三國末期。

人盡蕭索的白帝城...

陸遜自諸葛亮設下的「劍築八陣圖」中「僥倖」逃脫,劉備佈陣實力不足導致陸遜連勝。

劉玄德的眼裡...僅剩未完竟的兩個夢想...

一是為關羽、張飛二人復仇。

二是復興漢室重振大漢。

兩個夢。

好像已到了盡頭──

「恕臣無禮,關、張二將軍的仇臣會擺在最後一位!」諸葛亮龍目含淚。

「已經不重要了...桃園以在我眼前浮現了...復興漢室的夢想就交給你了臥龍...至於阿斗...」

「臣一定幫少主成為一代名君!」

劉玄德終於還是閉上了眼...


江南。

吳都之中。

「諸葛師伯竟然有辦法那樣出劍...師兄...我們還能逃避不二劍門的魔咒多久?」

「想不到...看來曹操能逃過也算是諸葛亮有意放過他了...畢竟曹操是他的師兄...無敵於天下,最後還是放不下情義...」陸遜望著天空。

他的心中已經開始醞釀一個大計劃了...

因為孫權的神智。

已經不足以成為他經世濟國的舞台了...

司馬家呢?

曹丕也許是最後一位魏國正主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5月 15, 2007 1:49 pm

95
狼煙。

不曾停歇...

武將的血。

是否還向往日一般澎湃熱烈?

「大都督。你為何還有閒情雅致下棋?不趁機攻略蜀地嗎?」少年鄧艾問,順手下了一子白子。

「一統天下後...我們心中剩下的還有什麼?」司馬懿手執黑子,卻遲遲下不了手...

在棋局上稱霸。

那又如何?

全盤接勝後。

我們能一起分享眾所期盼的果實嗎?

「大都督說什麼,艾不解。」

「等曹家一統天下你就明瞭了...希望你到時候會學張良退隱...」

「你是說曹家會像劉邦殺韓信那樣滅掉我們這幫功臣?」

「在棋局之中,是看不清對奕者的面容的;只有等棋局結束,你望起頭才能理解他是用什麼心意去對待你的...」司馬懿輕輕嘆了一口氣。

他想起多年前。

荊州那場對劍。

起劍之間。

那是真正的熱血...

他永遠忘不了諸葛亮的那一劍...

「對了大都督,據傳聞照雲乃是女兒身;我們可否利用這一點去擾亂蜀漢陣營?」鄧艾凝視。

「你如果覺得可行就去做吧!」

趁血液還能沸騰時。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5月 15, 2007 1:50 pm

96
諸葛亮在案頭上磨著墨。

除了安頓昭烈帝劉備的後事之外,他首要的一件事就是與孫權恢復邦交。

「譴詞用字可要費一翻心思了...不過結果應該還是會偏向成功,畢竟魏國的勢力也不是東吳惹的起的。」諸葛亮低頭自言自語。

能看透他的心的。

所剩無幾...

月光的暈慢慢散進了窗裡。

當溫和轉換成炙熱時。

他將對另一個問題──

「據說關羽生前曾經跟諸葛丞相與先帝劉備鬧得很僵。」甲兵道。

「哦?所謂何事?」乙兵疑惑。

「聽說是冊封五虎大將的事。」甲兵。

「是好事啊!這有什麼好吵的?」乙兵。

「問題就在這裡了,據說關羽看到自己跟趙雲一起被封為五虎將時非常生氣。」甲兵。

「他跟趙將軍有過節嗎?我看他們滿合得來的呀?」乙兵。

「聽說...趙將軍是個...我跟說你不要跟別人說喔!」甲兵。

「嗯。」



「趙雲是個女人。」



答案...

只對了一半。

謠傳。

卻將點燃不安。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5月 15, 2007 1:51 pm

97
還記得官渡之戰。

曹操大敗袁紹後的後來幾個月;百姓們一度誤以為天下底定了,從那一課開始產生了從此以後就友好日子過的錯覺。

曹操也是。

他也曾經一度以為自己從今往後就能一直緊緊擁抱著一直以來他一直夢寐以求的那個「她」

而那個她...如今卻已在自己的兒子懷裡。

「為什麼要出來爭天下?」諸葛亮。

「師弟...我的劍為的不只是天下...」曹操的臉上帶著些許憂鬱。

「你所期待的那個人...你確定...她如今還愛著你嗎?抑或是...從頭到尾,都是大師兄你一廂情願的想法?」諸葛亮的手一直握著劍柄,他從沒想過會放著草盧不顧直奔於此為了還是同一件事。

感情的事。

「我知道星華劍在我手上該散放著什麼樣的光彩;我不會違背師門宗旨的。」草操靜靜注視著佩帶在他腰間三柄劍中的其中一柄,那劍上鑲著七顆耀眼的寶石。

世人又稱之為七星劍。

「我希望你自己知道你在做什麼,劍王已經在孫策死後失去了蹤跡了;我不希望『最後七劍』以另一種變質的狀態消失在這世界上,它的正氣不該在此掩埋。」諸葛亮眼神銳利,即使此刻的他不過是一介布衣。

「我知道。」曹操抬起頭看著高他許多的諸葛亮。

諸葛亮亦專注的看著他的眼睛。

許久。

諸葛亮才開口說了一句話:「我相信你。」

「謝謝你...師弟。」曹操。

諸葛亮轉身。

這一轉身。

下一次在見面的時候,就是在烽火連天的赤壁場了。

諸葛亮漸漸變成一個點,一個曹操生命中最明顯的其中一的亮點。

「文若,他...剛剛其實可以殺了我的...」曹操看著遠方。

即使諸葛還使叫他一聲師兄,但他的劍法與智慧卻早已超過他太多太多了...他也有更多更多的為了天下蒼生的原由殺了自己...

但...

他沒有。

「主公...」荀文若擔憂的看著曹操。

曹操的黎明確悄悄地準備離去。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6月 19, 2007 8:46 am

98
洛水邊。

俊朗的少年憂鬱的看著水連的天邊。

「植公子,在想什麼呢?」身旁狀似僕役的老人問。

「沒什麼...我只是在想,那個人始終是我的哥哥;我的心裡面,是否應該抱有那種想法呢?但是...」

「但是什麼?」

「他們,並不是兩情相悅啊!更進一步的說她是哥哥用掠奪的方式得來的...因為這些因素,我幾乎無法遏止心中的那個想法在我心中散發。」

「丕公子自有他的道理,植公子就不必擔心了。」

「你知道嗎?」

「嗯?」

「她在我心目中是洛水的女神。」

「洛神?」

「嗯,洛神;如果能看見女神的笑容,我就能滿足了。」

「如果植公子真是這麼想的話,老朽就放心多了。」

一名臉色蒼白的少年跟著一民中年男子亦步亦趨的走了過來。

「郭佳拜見植公子。」少年道。

「文若見過植公子。」中年男子道。

「二位賢士找我何事?」曹植謙卑的笑笑。

荀文若冶笑了。

在他心目中能夠框正下的,除了曹操之外;曹植定是不二人選。

「荀老師的意思是曹丞相剛評定袁家,應該先穩固其他的反抗勢力。」郭佳。

「沒錯,尤其是西涼馬家。」荀文若說道。

「西涼馬家?那可是個大問題啊!」曹植苦笑,雖然自己的父親並不把馬家放在眼裡。

但。

馬超。

可不是可以輕視的男人。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6月 19, 2007 8:47 am

99
槍頭的影子在地面上化作好幾道疾馳的奔流。

汗水也隨著時間的一步步邁進逐漸濕了兩邊的衣襟,土地,也成了濕潤的暗色。

「兒子,你的槍法真的是越來越好了;做父親的已經跟不上你的槍了。」馬騰擦著汗,卻是滿臉的笑容。

「父親言重了,超兒還有許多地方需要跟父親學習。」馬超道。

「我明天就要出發了。」馬騰對著天空微笑。

「父親您真的要去?這次一去可能在也無法回頭啊!您可能會喪命的!我不是說過了嗎?曹操是不可信的!他是要試探您的心態,如果你有與之爭霸天下的心的話;他根本不可能放過你。」

「我還有你。」馬騰重重的將手放在馬超的肩膀上。

「父親...」

您是去赴死的嗎?

您是為了馬家的光榮才這麼做的吧?

一定要這麼做嗎?

「要出兵,也要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我,將成為馬家制霸天下的開始。」

馬騰雖然意氣風發說。

但馬超從來就沒有聽到心裡面去。

就算是獨霸天下。

他也不想用這種方式獨霸天下。

他要的。

只是一個最強武將的名字。

簡單來說。

就是從呂布手中奪走「戰神」的名字。
最後由 日炎 於 週二 6月 19, 2007 9:17 a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6月 19, 2007 8:48 am

100
沙。

殺。

──馬上最強?

──似乎不需要懷疑了...

──心裡...


只剩恐懼。


「逃!丞相快逃啊!」一名執戟郎的咽喉還是開了燦爛的花。

「馬、馬...」 丞相坐在地上驚恐的望著「最強」

「馬上最強?這我知道,但我也要你知道;惹火最強的代價。」雕鳳的槍頭指著不可一世的男人。

郭嘉先生、文若老師...或許,聽你們的話才是對的...

現在這個主公。

好像已經不是我認識的主公了...

這樣的判斷...

這樣的落魄...

只是...

他仍舊是我的主公。

「馬上最強──接招!」巨大的身影架馬而至。

「虎癡!來的好,讓我看看真正的英雄吧!」

風。

鋒。

瘋。

三個字。

其來有自...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龍神不敗 » 週二 6月 19, 2007 9:07 am

這次依然是等好久了,日炎大~但還是很好看~

而且終於達到100這個數字了~給你放煙火吧(謎:為什麼要放煙火?)

(錯字:就算是獨霸天下。

他也不"享"用這種方式獨霸天下。)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日炎 » 週二 6月 19, 2007 9:20 am

抱歉,讓你久等了。

暑假之後連載速度應該可以慢慢回來。

大考的打擊太大了〈笑〉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五 6月 22, 2007 9:02 pm

101
馬超。

是個瘋子...撤徹底底的瘋子。

許儲。

也是個瘋子──萬瘋莫招惹的狂中之瘋。

說許儲是瘋子中的瘋子。

其實是一種──讚美。

讚美?

是的。

你沒聽錯。

「刀口的世界裡,如果想每一次致對方於死地你就必須成為一個瘋子。」郭嘉這麼說。

當時。

與他小酌的武將與謀士都不解的看著他。

只有夏侯惇跟許儲自顧狂笑,一邊數起拇指表示同意。

「能保證對方死,卻也未必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不到最後關頭仁也不能輕易發瘋。所以要學會『聽勢』」郭嘉飲了一口酒。

這一次。

換荀先生笑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五 6月 22, 2007 9:04 pm

102
往後的三國歷史之中;馬超從一方霸主的位置奇妙的退守到武將的本質。

當初他本來有跟曹操一掙長短的機會的。

他真的是因為一個小小的反間計而失去逐鹿天下的機會?

如果他這麼容易受挑撥。

早在他父親到許昌赴死時就被其他人吃下了;如何能與曹操抗衡。

逼迫曹操始反間之計取勝?

最可能的...

還是他所抱持的心理。

更甚者。

是因為他心中的一個想法──

我就算是要獨霸天下。

也不想用做皇帝這種方式獨霸天下。

我要的。

只是一個最強武將的名字。

簡單來說。

就是從呂布手中奪走「戰神」的名字。

更簡單的是。

我是把權力跟金錢當作糞便的瘋子。

──常人眼中的瘋子。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五 6月 22, 2007 9:06 pm

103
瘋子的事。

還要從那場鬥爭中開始...


瘋子的鬥爭。

「那是什麼招式?」夏侯惇無法置信的看著馬超。

「那是槍法嗎?簡直是小孩子拿著槍在亂甩。」夏侯英冷笑。

不對...

他剛剛的槍法...

明明見識有如鳳五九天般玄妙而美麗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曹操也無法置信。

只是他的無法置信跟曹操的意境相差十萬八千里...

但另一件事。

似乎更令他在意。

連虎癡許儲都──

毫無張法的兩柄常兵器開始了最原始的暴力鬥毆。

轟。

轟。

轟。

馬超連續在陣前換了三十柄長槍。

許儲的長柄巨斧也是如此換了二十五柄。

「該讓你見識毆冶子的──鳳‧舞。你絕對斬不斷他的...」馬超豪邁的笑了。

只因為...

他終於找回了自己。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四 7月 05, 2007 8:19 am

104
當你在為命運嘆息時──

你其實已選擇了自己的宿命。




「我是馬超,不是梟雄。也不是霸主。」

「什麼?」許儲困惑。

「我是──戰神!」

「那不是呂布麼?雖然我也不想承認,但他是公認的戰神。即使你有馬上最強的稱號,也不一定能從地上把眾人拱出的神從天上拉下來。」許儲說。

「哦?這話倒不像是你一介武夫說得出口的。」馬超擦拭著侍衛遞來的鳳鳴槍。

「這話。是郭先生跟我說的勸告詞。」

「勸告?你不想擊敗那個神話嗎?」馬超瞪大雙眼。

「我只希望丞相平安...我所選擇的,跟典韋選擇的;是一樣的路。」許儲道。

「這是命運嗎?」

「你就把我說的當作是我選擇的命運吧!」


最後一輪爭戰儼然開啟。

交談的是兩名狂獸的真心──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四 7月 05, 2007 8:20 am

105
馬超自根據地被拔起後,便流轉在各個權勢者之間。並沒有特別的企圖或需求。

只有一點。

必須讓自己跨上馬背,追逐他心中最強的名號。

尤其。

有朝一日,他會向許儲討回那一敗──

復仇?

殺父的仇恨。

馬超似乎沒有看的那麼重。

曹操難殺?

是啊!某個程度而言他的確是難以手刃。

但在馬超還算長壽的歲月裡何嘗沒有那份空隙可以復仇。

趙雲可以身闖千軍萬馬。

自己沒道理不行。

不殺的原因。

或許也只有「她」最清楚吧!

只是。

那個她心中早已所歸屬。

即使是知己。

自己也沒機會與他在一起。

第一次的交會。

是在那一次的校場上。

遽聞趙雲重傷不起的那一天。

趙雲卻虎虎生風的站在他面前。

「你是鐵打的?」馬超問。

趙雲只是在笑。

那笑容....

很....撫媚?

心中突然用了一個弔詭的形容詞。

為什麼?

而這個為什麼。

或許最是放下仇恨的最大肇因。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