冶劍三國〈武俠長篇〉卷一〈上半卷〉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日炎 » 週四 7月 05, 2007 8:21 am

106
日正當中。

校場中央,還是捲起了風沙。

「既然士兵們想看我們兩人交手那我們就玩玩吧!」馬超笑笑。

而他心中那個真正交手的對手卻不是眼前的這個趙雲。

因為他想交手的那個趙雲,並不是眼前這個趙雲...

「鳳舞槍跟龍吟首次交戰噎!不知道哪一柄長槍才是歐冶子的最高傑作。」蜀兵甲說。

「我覺得曾經統領驍勇善戰的西涼兵統帥馬超的贏面較大,他天生就帶有濃厚的霸者風範;而且一出手就是氣勢萬鈞。」蜀兵乙。

蜀兵甲回道:「趙雲的槍法剛柔並濟,還不一定會輸咧。」

校場上的討論聲此起彼落。

好像忘了諸葛丞相兩三天前交代下來的事。

「不要去打擾趙將軍。」諸葛亮這麼說。

但...

只是想看將軍的身手應該不算打擾吧!

看熱鬧的人們這麼想著。

不知不覺...

旗鼓吶喊的聲音開始了。

「那邊是怎麼回事?」羽扇輕輕拍在城牆壁上。

「大概是校場裡慣例的競技交流開始了。」黃忠楊起嘴角。

「有這個規定嗎?」

「呵呵,這是不成文的規定;卻也是男子漢之間的對話啊!我們這些武將也常藉著這些活動來增進感情。」黃忠撫著白鬚。

「那等一會兒我也下去切磋切磋。」

「!」

「丞相不可以跟武將交流嗎?」諸葛亮莞爾。

莞爾之間,氣魄竟有破碎雲端斯烈火鳳的氣概。

或許就是這氣慨。

於是挑起了整個蜀漢。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7月 25, 2007 9:27 am

107
這場沙場較量的三天前晚上──

兩個容貌神似卻氣質迥異的兩人在帳棚內對談著。

「子龍。你身上的劍傷...不是很久之前受的傷嗎?會什麼會在這時候裂開?」其中一位女子流著淚。

「芸...這傷是給曹操砍中的,他武功應該沒什麼成就才對;其中必有文章,千萬別把我受傷的是說出去...關大哥剛剛枉死如果再一名五虎大將受傷,恐怕會被敵方釀造成可怕的流言。」趙子龍摸著腹部無法合併的傷口──盜汗。

「你就這麼整天呆在帳裡也不是辦法,我去通知丞相讓他想想辦法。」

「不,不要用這點小事驚棟丞相;他日理萬機,不能應為我一個人有所停滯。」

「那不如...」女子寓意深遠。

「不如?」

「用我們再長版波那一套方法吧!」

趙子龍驚愕,想要起身說些話;卻一狀在女子懷裡暈了過去。

後來的事。

他始終沒有同意。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7月 25, 2007 9:28 am

108
愛恨情仇。

成了江湖上打滾的人們常常承擔的一些事,雖有言「冤冤相報何時了」但...真的輪到自己身邊的人死去的時候,你能這麼豁達嗎?

不能。

至少當下不能。

現在的我也不能接受明知仇人是誰卻不理會的想法。

放不下所為情義。

或許等到他真的受到某個程度的報應之後;我才有可能罷手。

週遭之間的仇恨也就罷了。

那麼歷史呢?

你如何去承擔一段歷史的巨大負債?

歷史給你的壓力已經不是周圍的親朋好友,而是某群抱有歷史要給他們一個交代的群體。

而且跟你關係密切。

每當一個王朝或國讀被推翻、剿滅的時候。

總會有人出來繼承這筆歷史的債。

「何必呢?」

多年後,我站在廢墟的碉堡旁望著那一位執著於歷史必要給他一個交代的兒時老友。

「劍墨...你是諸葛家的傳人,蜀漢的歷史你也有該承擔的一份。」

「你都說了不是?」

「說什麼?」老友疑惑。

「你說了,那些都是歷史。」我輕輕閉上眼。

爭鳴劍什麼也不能告訴我。

爭鳴劍只是冷冷的錚錚不停而已.......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7月 25, 2007 9:30 am

109
不用等多年後,當我正要把三國的野史故事最重要的一段關於承擔仇恨的典故之十。

執著的心也侵蝕著某個人的耐心。

──現血龍吟:馬孫。

「劍墨,我把你當朋友才停下來聽你說話;如果你只是想說書的話。恕我不奉陪了!」馬孫提起龍吟槍顯是真的不耐煩了。

「我想對你說的關鍵,還沒說呢。」我撫著包著爭鳴劍的青布,心底暗自嘆息。

曹操曾云:「人生幾何?」

想必最後一刻。

他也明瞭到我所領略的事了吧!

人心總是要到了黃河才肯死。

還沒見到棺材,也總吝嗇自己的淚。

老話一句:

人生幾何?要笑就笑,要哭大哭。

何必為了一些不必要的牽絆而將自己鎖在從來就不是為自己設計的牢籠裡呢?

馬孫還是出了這扇門。

我只希望。

黃河、棺材。

兩者。

他永遠也不要遇上....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龍神不敗 » 週三 7月 25, 2007 9:55 am

長阪陂那一招!

難不成又想來個女扮男裝!?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日炎 » 週三 7月 25, 2007 10:10 am

不過內容我埋下了一些驚喜在裡面。

這得感謝趙雲那麼會拒絕婚事,而且跟老婆關係不好〈再說小說裡面我把他真正的愛人重新配置了一個〉讓我有題材寫囉!〈笑〉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8月 04, 2007 9:13 am

110
仇恨?

有些是很可笑,卻也很悲哀。

什麼事都能不知道,就是這件事你說不知道;武林中人都會當你是在開玩笑。

「我的殺父仇人是誰?高師兄你知道嗎?這其中牽扯出這麼多問題,我實在很難判定誰說的才是可靠的。」風御痕持琉璃劍走在高峰身旁問道。

「事情的確有些悉竅,當日我們去找司馬、愁語兩位師弟的時候;我們在客棧遇到的那名刺客說是他殺了令尊,而那名刺客.....」高峰停頓一下望著盲眼的風御痕。

「刺客是姚吂的人,姚吂是仙人手文御仙的門徒;文御仙卻道姚吂的舉止全然不是他指使的,姚吂也供出了雪御炫這個權力全大的幕後指使。高師兄跟我想的應該是同一件事...」綁著白色眼布的風御痕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有殺氣。

濃的連雪也無法凍結的殺氣。

寒風中猶有兵刃銷交的爭鬥聲。

「是劍。」風御痕輕輕說道。



高峰一臉訝異的看著眼前的小師弟。

他是怎麼判別的。

眼前的他要感受一絲光線都很難了。

三裡外的密林中。

兩並劍正激盪著。

「望雪劍,果然是快劍法中的翹楚。」許遜說道。

「玉劍門的完璧劍法也是一絕啊!我看你的建法還是留著跟我一起去殺天奇六殘劍吧!」陸如月莞爾。

他可靠嗎?

他說的是真的嗎?

先不論真假。

自己寧願放著可以任自己當官的任務失敗,也絕技不可能去暗殺像慕容席這樣的劍手。

朝廷的目的。

實在是太卑劣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8月 04, 2007 9:15 am

111
三天前。

高峰與風御痕剛抵達夜郎,恰巧遇上了陸如月與許遜正在幫夜郎皇軍一眾解圍。

陸如月認出高峰正是老有諸葛劍墨的師弟傲八劍神高峰。

於是兩路人開始了與陸遜等人的劍戰。

「高峰。」陸遜拔劍,一邊看著高峰。

「這位前輩開打前有事嗎?」高峰看著路遜,這個他重未謀面的老人。

「我是你太師叔──陸遜,相信你也聽你師父說過陸遜詐死的江湖傳說吧?」陸遜笑笑。

「即便你是我不二劍門門人,那又如何?」風御痕站了出來。

「這位小兄弟是...」陸遜打量著眼前的盲劍客。

「這位是家師近日收的最後一位徒弟,風駕雷之子──風御痕;風師弟所言並無不妥,師門訓:凡有違俠義之事出於本門之手,不論長幼;查清事實皆可肅清。」高峰言道。

「好口氣!我殺夜郎皇軍,所為天道更為俠義;高賢侄何必以劍相向?」陸遜。

陸如月與許遜方才聽聞風御痕的名字心理具是一震──

內心的掙扎戰開始上演。

三日後的事也是他們始料未及的。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8月 04, 2007 9:17 am

112
三天前的那一次交鋒。

讓他們四人看見了劍中的鳳與龍。

在同一個人手中。

行雲流水的流轉著。

「看來,必須要用實力跟你們說明了;讓你們見識一下,不二劍門的堂奧吧!」陸遜的手伴隨著這一句氣勢強烈的開場白卻只是輕輕的將劍從劍匣中緩緩拉出。

風御痕高舉琉璃劍示意自己要先會一會這個活死人。

風御痕奮力躍起。

劍。

在豪腕的催動下錚錚而出。

劍。

在內力的貫穿中霍霍而下。

怒。

無法遏阻的怒。

「哦?你的劍情時變使的不錯;是駕雷師侄交的吧!不過真的劍情時便可不是只有氣勢。」陸遜的年華雖已老去。

但那五官。

那氣質。

還是跟當年一般風雅不減。

他出的劍。

是否能與他的氣度一樣從容不迫呢?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龍神不敗 » 週六 8月 04, 2007 9:40 pm

隔了蠻久了,不過劇情似乎進入高潮了~~一個個強到不正常的傢伙也開始相遇了~~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日炎 » 週五 8月 17, 2007 10:53 am

113
風御痕高舉著劍從天而降,劍氣彷彿在空中凝結成一個氣勢萬鈞的球型。

直奔而下。

「劍情時變的傲義就讓太師叔教教你吧!劍情時變──劍苦!」語畢,陸遜將劍平舉至胸前。

「糟糕,這個起手式確實是本門劍招;看來這個老人跟本門真的有些淵源。」高峰皺眉,如果事情的走向發展到這個地步。

如果這人接下去的後招每一招真的都名符其實、扎根深厚的話...

加上這老人身上散發的幽遠氣息。

光靠剛入門的風御痕此克的火侯孔罵還無法與這個精通各式本門劍法的男人三招以上。

只是。

事情似乎不是像高峰所判斷的那樣。

三招?

真的對不上三招嗎?

高峰的瞳孔中印出了他最害怕的第二個答案...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五 8月 17, 2007 10:56 am

114
自稱陸遜的老人不斷以刁鑽卻費力的角度出劍;本來刁鑽之勢勢必可以牽制其敵手。

但特意以費力的角度出劍,根本就是反過來牽制自己;劍苦、劍苦,出劍之時應該敵人辛苦難耐的出劍牽制。這是一直以來風御痕先練此劍法的心得。

高峰到沒有特別什麼心得之類的,畢竟這只是不二劍門的基本劍法;跟雷笑霆指定要他修練的「八方傲骨」劍法比起來,他根本沒有花太多時間在劍情時變身上;他所知道的也只是心法與招式並沒有特地鑽研。

風御痕則不同。

如果一個詩人望著同一個地方的夕陽望久了,一定會醞釀出自己獨到的詩意。

愛國詩人可能會從夕陽裡抒發了國仇家恨。

田園詩人可能以田園歸隱的主題帶入,浪漫派則是像風一樣一個勁的放入想像。

陸遜笑了。

「比起優越的理解能力,一個勁的浪漫;或許才能了解真正的詩境進一步參悟劍道,師侄以為如何?」陸遜一邊誇張的盜汗一邊硬是要與風御痕對話。

想用話語分散我的注意力嗎?這個老人也不過如此。竟然用這種不堪的投機方式──風御痕心道。

但他也錯了。

錯在一個名為勝負的刀口上。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五 8月 17, 2007 10:57 am

115
寅時末。

陽光已從從雲的被蓋中逐漸轉醒,雲堆中散漫著紫色的霧氣;露水反射著、反射著...

女子週邊的漫光都被露水反射的淡紫色渲染著,女子的瞳孔也是紫色的;鳳眼的周圍似乎也四散著紫光。

是淚水。

「放了我弟弟!」女子一邊忍著淚一邊說道。

「你沒把爭鳴劍帶出來?連『劍拳天書龍鳴訣』你也沒給老子帶出來?」大鬍子挾持著女子的弟弟。

女子抿著嘴,沒有回答。

「哼!別以為你這女人劍法高強就不把我放在眼裡!你弟弟在我手上,劍法再怎麼無雙也不能不管他吧?」大鬍子接著說道:「不如...我連妳一起綁了;用你跟諸葛劍墨交換他的秘笈以及歐冶子傑作。」

錚!

一柄劍脊中空的劍橫架在大鬍子的出脖子上。

冷汗涔涔。

女子的弟弟趁機逃脫。

「金鬍施獨霸,你不是很想要這柄劍?怎麼,現在在下把他帶到你眼前了;閣下怎麼沒有一絲欣喜的表情?」諸葛劍墨將劍劃下一分血慢慢的留了出來,雖是破皮;但是喝阻的作用已經夠了。

「施某不要了、施某不要了!」

「真的不要?劍神的劍可不是沒一次都有餽贈的機會喔?」諸葛劍墨殺眼瞪視著大鬍子男子。

「爭鳴劍神的劍當然是您最適合。」施獨霸的皮笑了一下,臉部的肌肉卻不敢動一分;深怕諸葛一劍割了氣管。

「晨時我還建你再不二劍門附近的話,你這句話我就當是謊話;到時候劍我就送給你的脖子!」諸葛劍墨又將劍刺入了一分。

「是是是是,晨時我還在的話就是小狗。」

諸葛劍墨將劍收回劍匣中。

領著女子與其弟弟走向雷笑霆開的「客棧」的路上。

「有人。」走了差不多一盞茶的時間後諸葛劍墨如是說道。

「哈!哈!哈!在下銀鬍廖鐵顎,方才爭鳴劍神施以偷襲實是有失公平;在下斗膽,想替我大師兄爭取一勝。不知可有資格?」小鬍子男子說道。

「若嵐,你的嵐涯劍借我一用。」諸葛劍墨將爭鳴交給被喚為若嵐的女子,自女子手中取中另一柄型式典雅的細劍。

若嵐擔憂得看著諸葛。

「回去告訴金鋒門的朋友們,對付貴派;在下只用一招,絕不以其他招式相向。」

「哦?何招?」

「劍情時變──劍苦。」

「那您不是算是認輸了嗎?」小鬍子不屑,他知道這不過是不二劍門最基礎的劍法;江湖上的某些小輩也會一些。

「對貴派,在下保證百勝不敗;如果你們門下的人都像你們師兄弟一樣都是這副德性的話,我當然不敗。」諸葛劍墨特意注視著地上被月光照的清清楚楚的牛糞,在故意看看廖鐵顎

「你找死!」被激為牛糞的他即刻出劍。

勢若瘋虎。

諸葛劍雖刁鑽卻都挑費力的位置出劍,弄得滿身大汗。

這廝只會用激降法這種不堪的投機技巧嗎?他劍法根本不行嘛!廖鐵顎心道。


這一幕幕畫面,在諸葛劍墨的夢境中開始重播著。

而真實的戲碼。

在他的小師弟風御痕手中的劍上也即將上演。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Mr.細 » 週一 8月 20, 2007 7:40 pm

好一個熱血長篇

連我都熱血起來了...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
沒有
沒有一件事是不重要的
頭像
Mr.細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76
註冊時間: 週日 5月 20, 2007 10:47 am
來自: 星爺他家對面(火星)

文章日炎 » 週六 9月 15, 2007 4:13 pm

116
風御痕的劍怒一式出劍的角度明顯越來越高;原本看陸遜平舉著劍衝了過來應當順勢攻他下腹,使其上門空虛;在他變招之時直殺他肩頭的「肩井穴」讓他的氣力在那一瞬間消散再取其劍。

但是情的發展卻無法向心中盤算的攻略法一樣忠實的呈現而出。

而劍的走勢,也從一開始陸遜辛苦的格擋漸漸變成了風御痕被牽著牛鼻子在走;地上的一攤攤汗水,也從陸遜的汗變成了風御痕的汗。

為什麼?

「好久沒這麼流汗了,距離我上次教導我的弟子已是七年前的事了;教劍果然是一件辛苦的差事。不如叫雷師侄歸順我的組織『衷』我幫他教比較後進的這批徒弟,你以為如何啊?」陸遜連珠炮般說了一串話。臉不紅氣不喘的,跟先前大汗淋漓截然不同。

而風御痕呢?

對於陸遜的回答他根本插不上任何一句話,一氣接著一氣不斷喘息著;呼吸之間根本無法放下任何一個字或辭。只能接受暴雨般的劍擊與姓陸的一臉的輕鬆寫意...

他是妖怪嗎?

他的一口氣能支持他出著麼多劍貫滿內力的劍招?他甚至是一柱香的時間換一次氣而已。

若不是真實感應到這個人的真實存在。

風御痕還道自己遇見鬼神。

但風御痕的眼睛暫時還看不見,但也正因為看不見而體現了所謂的真實。

虎口的酸麻疼痛這種真實的物理攻擊是他最熟悉的人間式破壞法,一點也沒有陰寒至森高深莫測的鬼魅氣息;百分之百是個人所出的劍。跟當日大鬧奕劍山莊的「劍鬼」不同,他一度以為那個劍鬼真的就是一個鬼。

風御痕逐漸感到肌肉不住的酸痛,似是再剛才三住香的時間裡他已經跑了幾千里路。

皮下肌理無聲的抗議潮水班撲了上來。

既是潮水。

打在岸上當然是一波接著一波。

沒有人能阻擋的了...

沒有人...

「風師弟!」高峰見著自己的師弟一個踉蹌跌入了自己的汗水之中。

陸遜一劍劈下。

直指風御痕的首級。

鏘!

一柄烏黑長劍架在陸遜的配劍之下。

是高峰。

兩名不二劍客瞬間成了無法動彈的石像。

而造就石像的這個咒。

毫無疑問就是這雙使劍的手。

在這雙手面前。

任何劍客不是變成稻草人,那自然就是石像了。

只見陸遜手下首席弟子葉哲豪站在密林一旁,其他人見兩名江湖神話動彈不得;見獵心喜,紛紛上前想要砍他們幾劍;將來好炫燿自己曾經在不二劍門的劍客身上化了幾道口子。

「果然是新來的。」葉哲豪冷冷道。跟著幾名看似比較沉穩的劍客在一旁觀戰。

他身旁的其中一名劍客開口:「早跟師父說了夜郎人沉不住氣,師父偏偏不聽;現在他們犯了師父最忌穢的事了我看他們還活不活的了!」

「師父他老人家是抱著一個大同世界的理想,眾生平等;夜郎人他也會給他們證明自己的機會的。可惜師父的好意...」葉哲豪閉上眼沉思,話說了一半便沒在說下去了。

他知道他的夥伴們明白。

靠過去的那群夜郎人立刻件事了世界上最美、最美的一片景色。

紅花片片。

卻是帶著鐵味的腥。

是血。

但是傷口上也只是結了淡淡的霜。

望雪劍陸如月。

「這裡不是只有他們兩個人,許遜;待會我們兩護送僅剩的夜郎皇軍出林我做前鋒你殿後。叫兩個皇軍去背那名盲劍客,我去救那個黑甲劍客。」陸如月說道。

「嗯。」許遜此時也不去想跟陸如月之間的矛盾;只希望快些將這些人救出。

那群新編入組織的夜郎人驚恐的看著路如月那柄雕工精美的軟鋼劍;卻遲遲沒有人趕出劍傷他。

他可是能與葉哲豪對上劍的男人。

沒人想拿自己的命去賭。

而此時。

夜郎皇軍也出現一些人在罵那些出賣國家幫敵人帶路的那群夜郎走狗;本是一場劍鬥的,卻讓這些膽小鼠輩搞的像潑婦罵街似的低級。

連身在決鬥之境的路訊也不經搖頭。

想要輝煌?為何沒有豪賭一番的氣魄?沒有就算了...畢竟理智還是對的,但是這種沒本事還出一張嘴的臉;實在令人作嘔...

正當陸遜在這麼想的時候。

天空嗡嗡作響。

現場除了在場最強的陸遜及高峰與風御痕、陸如月、許遜以及業哲豪那一眾劍客之外其餘內力低淺的人們的痛苦的緊緊捂著雙耳。

躲在樹上的弓弩手一個個飄落。

天空出現了許多到不斷回蕩著聲音說道:「這就是第七個劍神?琉璃劍神?」這是第一個聲音。第二個明顯是另一人的聲音道:「劍神之名是江湖眾人認可的人,前六個神話都是如此;我敢說前六個神話都能接陸遜十劍,眼前的高峰就是一個。」

「但他不是前面那六個人。」第三個聲音在前面那兩句話還沒說完又重疊了上來。

「但他是第七把劍認定的人。」第四個聲音也在第三具還沒說完就跟著接了上來。

「你們在跟我開玩笑嗎?就這個年輕人?雖然前面六個也是年輕人。但這個年輕人不只年紀輕,他的劍法更輕。」第五個聲音跟著重疊。

最後。

是第六個不像是聲音的聲音。

「就他?可能連我們這六個殘廢也能殺了他。」

陸如月流下了冷汗。

「第六個聲音怎麼如此奇怪?像是矇著嘴在說話?」許遜問道。

「那是腹語術,第六個人他沒有舌頭。」陸遜一臉微笑的說道。

許遜卻打了個寒顫。

江湖上沒有舌頭卻有這麼深厚的內力製造回聲的只有一個人──

天奇六殘劍之首:

莫高。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