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枝小瓶》三六.相互綁票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洗翼 » 週三 8月 15, 2007 9:41 pm

小廣廣你竟然還活著!?
果然有成為XXX(自動消音)的資質...

我喜歡小魚干那邊啊哈哈哈~~~
壓根就沒有油豆腐嘛!
狐狸你被欺騙了...姊姊為你一掬同情淚......

也沒有拿到錢!?
其實這間動物醫院是詐騙集團...
狐狸你被詐騙了啊啊...
。銘謝惠顧。
洗翼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56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05, 2005 3:03 am
來自: 鬼見街

文章蒼浪 » 週五 8月 17, 2007 12:19 am

他已經是XXX了...
從以前到現在,跨這部到那部系列都是個XXX
他的賣點就是XXX啊!

(這麼多個XXX不曉得為什麼覺得好猥褻?!)

豆腐豆干本是一家,小允不會在意的,他腦袋很簡單的,有的吃就好
(遞面紙)給姐姐您擦口水......

錢嘛,自己的沒拿到,但別人的就說不定了
傅醫生的錢好像很好拿,但他也不像會存錢的人就是了
鐵生......鐵公雞(直覺)

這是詐騙動物醫院啊!!

怎麼辦兩千萬要怎麼搞定......(焦急得跑來跑去)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文章無望 » 週五 8月 17, 2007 5:03 am

原來廣南遊不管在哪部小說中 都是最正常的那個=口=...

醫生二人組很好阿(笑) 我很欣賞的說

話說 吃農藥為什麼可以減肥=口="...?

最後一幕有點小看不懂 是PS2爆炸了嗎?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蒼浪 » 週五 8月 17, 2007 7:23 pm

其實他只有外表正常,骨子裡是個賤骨頭(喂這樣說就太過份了吧...)
而內心是個心理變態!(廣:我哪裡惹到你了QQ...)

醫生二人組讓我想哭啊,從兩個人一出場整個場面就失控了,偏向一個無厘頭的狀態
話說這兩隻也老大不小了,怎麼老是這樣呢 :shock:

吃農藥怎麼可能減肥呢!就像吃老鼠藥不會變小一樣,是允從的思維有問題,牠是狐狸嘛,很多事他都誤會了
就像有小魚乾炒豆干吃牠就不會去想根本沒有油豆腐這檔事

最後一幕,是PS2被炸了
電腦啦什麼啦被炸了噗滋噗滋的~~~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文章蒼浪 » 週二 9月 04, 2007 10:49 pm

《孤枝小瓶》三五.電流綁架  


  
  三個小時後,狗月大人雙手抱胸,等著她兩位寶貝屬下將監視器畫面找出闖入者的時間點。
  
  大男孩眼睛盯著以一分鐘可播放三十分鐘的畫面,過了一會,叫正在操控筆記形電腦的女孩道:「95083214。」
  
  女孩鍵盤快速敲了幾下,畫面定格。
  
  一片空白。
  
  「很高明的手法,他把我們的畫面接到別臺監視器。」大男孩道。
  
  狗月大人罵道:「太過份了!這傢伙實在是太過份了,我差點就破關了……。水聲樹影,還有什麼辦法?查指紋還是掃鞋印?該死,我們又不是警局,沒有那種檔案。」
  
  叫樹影站了起來,她穿著一件很飄逸的橘色花邊裙子,又喜歡蹦蹦跳跳的,以致於她走到哪裡都像開了一朵橘色的花,她笑得一臉純真,道:「我去看看那個圖案。」
  
  狗月道:「我看過了,都是我們的店章。」
  
  「不是那種看啦。」樹影蹦到牆前,伸平手掌,與牆平行,從她的掌心中,隱約發出微光,藍色的電子光
  
  「有兩雙手的輪廓,一雙很小,一雙很修長。」
  
  叫水聲到樹影身邊蹲了下來,摸著地上,道:「有兩種頭髮,一種是金髮,不是染過的,另一種是捲髮,也不是燙過的。」
  
  「答案呼之欲出了。」樹影笑得一臉純真:「就是詹喜.固德拉克與裘籤令。」
  
  「這兩隻小鬼……。」狗月一捏拳頭,又是抱頭吶喊:「為什麼就是喜歡找我麻煩啊。」
  
  水聲道:「我們不應該再被動下去了。」
  
  樹影道:「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什麼顏色呢?」
  
  狗月無奈道:「顏色不是那個顏色的意思……唉,總之,先把裘籤令抓起來再說,最好是讓詹喜遣送回國,她的炸彈我想到就頭痛。」
  
  「真不像狗月大人會說的話呢,妳不是最怕麻煩了嗎?」樹影側著頭嘻嘻笑著。
  
  「所以這件事就交給你們了,把裘籤令這個綁架專家綁過來,辦得到嗎?」
  
  樹影搖頭:「我們沒有他這麼強大的行動力,速度也沒有他快。」
  
  狗月大人手指敲著腦袋:「靠你們的這個啊。」
  
  水聲道:「我有個方法,樹影,我們走。」說完掉頭就走
  
  狗月心裡突然惴惴不安,忙叫道:「等等,你的方法是什麼?」
  
  水聲樹影同時回過頭來,回頭的速度絲毫不差,只不是水聲是面無表情,樹影依然是笑容純真。狗月每次看到這一幕,還是覺得頗為詭異,硬著頭皮道:「先說一下,我才有接下來的準備。」
  
  狗月其實知道她是不用解釋什麼的,這兩個機械人基本上都會遵守她的命令,可是她不習慣命令別人,她習慣把他們當成人,會疑慮、會不滿,也會有負面情緒的人。
  
  只是這份體諒就不曉得他們能不能感受得到了。
  
  水聲道:「去詹喜美語,確認他們都在裡面後,用電網把他們都電昏,就可以把裘籤令帶回來了。」
  
  樹影道:「我們會控制安培是在人體承受範圍之內,而且我們可以立刻引出電流,不會照成傷害的,跟電擊棒有點類似。」
  
  狗月的表情整個是哭笑不得,道:「等等,我想,我們還是一起行動好了。」
  
  「這樣很危險,妳可能會被波及。」水聲一推眼鏡。
  
  狗月苦笑道:「所以我們得找一個我們都不危險的方法,是吧?」
  
  
  
  
  
  動物醫院裡,聽完來龍去脈後,已經是晚上,醫院的燈光已經關了不少,只剩診療室的燈還亮著。鐵生和傅遠橋互瞧一瞧,鐵生問:「怎麼?你要投資嗎?」
  
  「遊樂園需要園醫嗎?」
  
  廣南遊道:「你是獸醫吧?而且在幻想空間中,應該是不會有受傷的情形。」
  
  謝允從看向鐵生,鐵生道:「要錢沒有,」傅遠橋道:「要命一條。」
  
  說著,鐵生扔給謝允從三本存款,上面是他的名字,道:「三更半夜,」傅遠橋接道:「別吵老人家了。」
  
  就把他們兩個送出門外,拉下鐵門了。
  
  謝允從只好回到車庫,在他褲子口袋裡,露出上半身,廣南遊道:「不打開看看?」
  
  「我大該知道有多少。」謝允從借車燈照明,翻開其中一本存折,看一眼,道:「跟去年一樣,開戶一百元。」又開了下一本,表情很奇怪,手指數著:「一、二、三、四……」
  
  「幾位數?」
  
  「九位數。」
  
  「九位數!開什麼玩笑!」廣南遊忙翻身到允從肩上,看個仔細,然後一推他的頭,道:「七位數啦,你嚇死我了。」
  
  「九位啊。」
  
  「你再算一次。」
  
  「一、二、三……」
  
  「等等,最後那兩個零是分跟毛,不能算啦。」
  
  謝允從皺眉:「不能算的印出來做什麼?」
  
  廣南遊笑了出來,道:「太好了,兩千萬還差一千九百萬。」
  
  「應該是一千八百九十七萬六千七百五十六元。」
  
  「……不用算那麼細啦,下一個可以找誰?」
  
  電話響了,謝允從拿出手機一看,道:「年輕人。」
  
  二十分鐘後,他們就在年輕人的房間裡,聽他又叫又跳:「太過份了!這種事情居然不找我!小軒真是太過份了!」
  
  廣南遊道:「他可能是要留給我們一條生路,不過,允從很堅持不要小軒讓我們。」
  
  年輕人依然嚷著:「我的錢雖然都在我媽那裡,但是我可以幫你們介紹朋友啊!我認識很多大亨或是創業達人,給你們引見一下沒問題啊,他們對這些一定很有興趣的。」
  
  廣南遊趴在謝允從的帽子上,彎下身到他鼻樑前,道:「怎麼樣?可以接受嗎?」
  
  「嗯。」謝允從點頭,突然間,聲響大作,年輕人家裡喔咿喔咿的警示音鳴著。
  
  年輕人道:「咦?保全啟動了,我去看看。」便連忙出房喚人。
  
  廣南遊從謝允從帽子上跳到床上,道:「到時候如果要應答,盡量聽我說話,行吧?」
  
  謝允從點頭,廣南遊看到謝允從身旁的窗戶有個黑影,正要出聲,窗戶破了。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文章洗翼 » 週四 9月 06, 2007 1:42 am

小狐狸出乎意料的好野...
奇怪了錢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啊XDD

快把下一集生出來啊啊啊啊~~~~(用力推滾)
。銘謝惠顧。
洗翼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56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05, 2005 3:03 am
來自: 鬼見街

文章蒼浪 » 週日 9月 09, 2007 11:23 pm

那些是不是他的錢我都很懷疑呢

應該是形如他爹娘的鐵生與小傅幫他存的吧(遠)

下一集...啊開學了(沉....)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文章蒼浪 » 週四 9月 13, 2007 10:43 pm

《孤枝小瓶》三六.相互綁票



玻璃濺來的剎那,謝允從腳一踢,把廣南遊踹入枕頭下方,自己也舉起被子擋住臉部,雖然看不見來人,但總比被碎玻璃刺入好。

一大一小的兩個人穿著白色西洋鬥劍裝,彷彿早就算好這一切,順著被子把謝允從壓下,繩子一綑,搬頭搬腳的就要帶走。

這時候聞得玻璃聲的年輕人已經衝到房門,喊道:「你們要做什麼!給我放下。」

兩人不搭理,小的那個白衣人投出一顆小黑球,年輕人本欲上前去,看到小黑球冒出煙來,連忙一退,小黑球炸了開來。

年輕人受到衝擊往走廊的牆壁一撞,雙手擋著臉。

房間裡一片煙霧瀰漫。



等煙霧散了之後,年輕人忍著背後疼痛,緩緩鬆懈雙手,驚魂未定看向那扇破窗,忙一拐一拐的到窗邊床上,窗外什麼都沒有。而他餘光發現,床單下有東西蠕動,趕緊一翻,廣南遊在下不住的喘息:「差點悶死了。」

「啊哈!你躲了起來!」

廣南遊無奈的白眼年輕人:「那時候允從趁亂把我推到枕頭下,那兩個人一攪,我差點沒被壓成碎片。」

「那兩個人是誰?該不會原來是要來綁我綁錯人了吧?」

「這也不是不無可能,也只好等歹徒主動跟我們聯絡了。」



這兩個歹徒是銀鈴與祝詹喜,她們有志一同綁謝允從,是為了裘籤令。

因為裘籤令這個綁票專家,居然在一個輔導課的課後,就再也沒有回來了。

她們搜尋路上監視器,發現一個可愛的捲髮女孩勾上裘籤令的手臂後,裘籤令震了一下就往前倒下,另外一個大男還馬上過來勾住他另一隻手臂,上了路邊一輛轎車揚長而去,這輛車曾在鐵生中醫診所停過一陣子。於是她們馬上就找上門來,一開始是想綁走傅醫生做為交換條件的,可是被滿院的貓狗死死盯著,她們實在不敢輕舉妄動,深怕捱上貓爪狗牙。

鐵生與傅醫生兩個人仍然一派悠哉,端坐在寵物之中的一只小圓茶桌旁。鐵生道:「哦,那臺車啊。」傅醫生接道:「不是去年給妳撞凹車殼的那輛?」鐵生道:「所以我那時報廢了。」傅醫生道:「妳報廢了?」鐵生道:「是呀,收據還在這呢。」

「可是這是繳納聯,妳沒有申報出去啊。」

「我也不知道,鳳聯說他們有在處理。」

「妳說鳳聯麼?那不是小允的新飼主的組織嗎?」

鐵生撐著臉,想了會:「上次來的那個女孩子,唔,狗月大人是不?」

「啊對對對,今天帶著一對兄妹來借廁所的。」

然後銀鈴和詹喜馬上就走,尋著這條線索,她們打算綁允從以脅狗月。

所以她們沒看到,她們前腳剛走,鐵生與傅醫生相視而笑。

接著是無止盡的狂笑了出來。

傅醫生道:「我們會不會太過份啊?明明是我們叫他們過來的。」

「沒有辦法,如果她們知道是我們提供這餿主意的,綁走你或我,這家診所怎麼辦?我們得為這些寵物與主人著想,不是嗎?」鐵生輕笑。





謝允從第二次來到言式中醫診所--現在是詹喜美語的地下室了,換他被五花大綁在棉被裡,在窄小的白色空間裡。

好熱。

謝允從扭動身體,滾到撞到牆,再滾了回來。

流汗了。

好熱。

謝允從想拔出雙手,奮力掙扎的同時,他留下更多汗了。

他沒看到是誰綁他,卻有很熟悉的味道。

這味道有點令人依戀,也有點苦澀,還有點……讓人想逃。

允從逃避去想起這股味道的主人,他閉緊雙眼搖著頭,不去想。





裘籤令也不好過,他有意識的時候,喉嚨好像在燒,乾燥欲裂,而且全身酸痛,動彈不得。

眼睛也只能張開一條縫,看到一點燈光。

「他醒了。」一個很好聽的女孩子聲音,好像很高興,但說話字字分明,好像再朗誦似的。

接著他頭上被人倒了一盆水,接著被人抓起坐靠在牆上,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是被電線綁著,雙手被縛在後,雙腳更是被綁的像香腸。他甩了下頭,頭髮上的水不斷滴下來,苦笑了一下:「這樣我的血液循環不好。」

女孩點頭道:「嗯!如果這樣在綁十小時又三十六分鐘,你的末肢就會開始壞死。」

裘籤令看著那女孩許多,眼睛焦距才慢慢對準,他覺得這個女孩有點眼熟,想了很久,才想到昏倒前,就是這女孩勾住了他的手,然後他就有觸電的感覺……。

這觸電的感覺當然不是什麼驚豔啦,一見鍾情或是什麼,觸電就是觸電,他被電昏了。

不過他這時注意到他旁邊有一雙腳,他只看得到腳的原因是因為這個人站在他面前,而那女孩離他有斷距離。

那麼這個就是倒他一盆水又粗魯的把他抓起來的人了。

他緩緩抬起頭,然後虛弱一笑:「啊……美景姐姐,是妳呀,見到妳真是高興,上次一別之後可安好?」

「你少給我耍嘴皮子。」狗月的怒氣是少多了,但還是心情不佳,道:「你有事沒事來炸我們辦公室做什麼?」

「用炸彈?那當然是小詹喜了,妳怎麼不抓詹喜來抓我呢?喔對,詹喜是英國首相的姪女,妳當然不敢節外生枝,所以就找熟悉的下手,嗯,這樣也好,引發國際戰爭的話,我也會受到波及的。」

「你好像沒聽清楚我剛剛說什麼?」

「什麼?」

狗月真的洩氣了,跳腳道:「我叫你不要耍嘴皮子啦。」

「對不起嘛,我好渴,倒杯水給我好不好?電擊很痛的。」

「樹影。」

「喔。」女孩應了生,轉身離開。

裘籤令叫了出來:「喂等等……水是會導電的。」

樹影只是笑:「是呀。」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文章無望 » 週五 9月 14, 2007 12:32 am

這這這...挾天子以令諸侯?

廣南遊阿廣南遊 就叫你前輩子別去當殺手了 囧" 搞得現在不但變小還被踹? 話說這一踹會不會出人命阿?

對了 那個孤枝小瓶的小說要怎麼賣呢? 我已經回國了 只是好久沒來這留言(笑)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蒼浪 » 週六 9月 15, 2007 12:05 pm

正所謂出來混的,總有一天要還的-w-

而我只是純粹想虐待廣南遊啊啊啊~~~

他是不死身嘛
(↑自從被吊在機車把手上、貼在車燈前...)

孤枝小瓶啊...說真的這種東西真的不怎麼樣,一本200元送4張小卡
最有價值的部份不是內容而且封面有霧面,字還有黃色陰影,這可是我跑遍印刷店才找到可上霧面的店家,從台北沉重著提回來...啊抱歉好漢不提當年勇

在閒聊版那裡看到無望大人也住桃園,我每個週末都會從台北回來桃園(我是住內壢),看無望大人要面交還是用寄的我都ok

(下定單以前千萬要考慮清楚呀~~~不要買一本回來墊泡麵QQ雖然只有0.7公分後但是有滿四萬字的)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上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