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貘醒系列:第一惡夢13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夢貘醒系列:第一惡夢13

文章日炎 » 週六 12月 30, 2006 2:32 pm

01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從濕溽的被窩中大吼而醒的時候。

惡夢。


這感覺令人心跳不斷的加速,精神權所謂有的集中。


畫面中的戰慄感與畫面的張力,有時候是連洗鍊百年的科技也都無法做出來的特效與畫面,就連惡夢的劇本也可能在世上前所未見。



這種華麗的場景,最常出現的時刻,卻是在上中學之前的童年。



為什麼?近年來甚至連小學生也漸漸失去這種「純惡夢」的參有權。


所謂的純惡夢,應該是飽和了想像力的作品。


而不是被一個個慾望所掌控的市會惡夢,被炒魷魚了、被二一的大學生活;這些惡夢如果單純就是你再現實中見到的那樣。



那,這種惡夢同時也就失去他身為惡夢的藝術價值。



以上,就是社會學的教授:柯景騰教授要我去做研究報告的題目。



《惡夢的藝術價值》


「真怪?你幹麼問我最近有沒有做過什麼特別的夢?」老爸挖挖鼻孔,我看他是不會有什麼好的惡夢可以公我研究了...

或許,我該去拜訪一下毒美術或設計學科的學生。


他們,或許會有什麼有趣的夢。


至少比柯教授建議的精神病院好太多了,對話方面也比較容易切入主題。


精神病院?

我可不想被咬。


出了家門,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我好像...很久沒做惡夢了...
最後由 日炎 於 週三 10月 10, 2007 11:08 am 編輯,總共編輯了 7 次。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12月 30, 2006 2:33 pm

02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厚的尿騷味,男人張開嘴;口水慢慢附著在臉的輪廓邊緣。


他的主治醫生坐在我身旁,護士皺眉;因為地上的淡黃色液體,他今天已經不知道清洗多少次了...


「你哪裡不舒服,還是你覺得你有人格分裂的傾向?有幻聽嗎?還是幻視?」男人擦擦臉龐的唾液,闔上嘴;轉換成了一本正經的狀態,下巴的鬍渣,加上深邃的眼神;儼然是一個學者的模樣...


一個剛剛直接小便在地上,還要人家幫他換褲子的學者。


「醫生,你現在可以跟這位...嗯...教授分享一下你的研究成果嗎?」真正的醫生一臉認真。


看來,這名病患的夢應該滿有趣的...是嗎?


我看著厚厚一疊的病例報告。

五十二個人格,超越比利的案例,是啊!超越比利,這四個字讓我想起了一不根據真實案例寫出來的人格分裂主題的小說《二十四個比利》



五十二個人格?


玩撲克牌嗎?


「抱歉,沒有鬼牌讓你抽。」這位「醫生」開口,竟然是看穿我心思的結果。


「他為什麼知道我在想什麼?」我訝異的看了一下身旁的主治大夫。


「有趣的,還在後面呢。」



有趣的?

話說回來了,為什麼我會出現在精神病院裡?

或許。


我想再次接觸一下久違的「藝術價值」的──惡夢。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12月 30, 2006 2:34 pm

03
小心翼翼的。

醫生拉開了肚皮,抽出漸漸失去溫度的十二指腸。


「用來熬湯,最好了。」

「漢尼拔教授,這次的料理是什麼?」廚師調一調高聳的大白帽。


「大腸麵線,醋要放多一點;我喜歡那種香味。」

無所謂,反正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料理了。


習以為常。

打開門,出現了黑洞。

會把人吸進去的那種...廚師打開鉛筆盒,拿了橡皮擦出來...把黑洞給擦掉了。


「又是老大,該部會又有人來找他了吧?」


「少管閒事,在夢裡面,我們充其量不過是老大的思想下的產物。」

「思想產物?」廚師不以為然,他可是自命不凡的「人廚子」怎麼可能只是想像的存在?

這種觀念,他無法接受。

天花板上。

告解室的門打開,貼在天花板上的門中走出了一位身著黑色長袍的男子。


神父。


或許,不單是神父...

醫生走向神父。

身體卻緩緩融為一體...直到變成了一個灰色的存在。

廚師跳了進去。


跟灰色的空間。

一起合體了...


病床上。

「醫生」的身體不斷顫抖...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這是夢的軌跡...」醫生大叫。

整間精神病院的燈都被這聲叫聲喚醒了...


醫生微笑。

他的研究就快要成功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12月 30, 2006 2:35 pm

04
醫生,如果這一次的實驗失敗的話...將會有什麼結果,你應該很清楚...

是,我知道。我會...真的變成一個瘋子...

你確定是這個結果?你不是本來就是瘋子了嗎?

不,現在不會是,即使將來會成為瘋子;也絕對不會是一個百分之百的瘋狂。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評我現在還能用最理性的狀態跟「你」說話。

哦?上次好像不是醫生跟我說的話。

那會是誰?

人廚子。

原來是他...看來,我還有成長的跡象。

是的,五十二個人格生成的跡象。

「我剛剛做了什麼嗎?警察先生?你們為什麼拿著槍對著我?」

「蘇霈桓!束手就擒吧!」

「我明明在家裡睡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還有,我為什麼要束手就擒?」蘇霈桓舉起手,想示意自己並沒有什麼惡意,卻發覺手有點沉重。

黑色的冰冷感覺從手中傳來。

「槍?」


空氣,塞滿了令人振奮的血腥....令人振奮?


是啊,令人振奮。

這是夢吧?讓我盡情的開槍吧!


蹦!

嘉年華的慘叫聲響起,一場殺戮──在所難免。

夢。

繼續沉睡。

繼續曖昧。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12月 30, 2006 2:35 pm

05
夢,是一個連結未來的窗口。

怎麼說?

別告訴我,你毫無印象;常常...就是這些夢讓你吃驚,或許是小驚喜,也許是大遺憾。

夢,可以預知未來。

怎麼說?

既然又是問怎麼說,那我就免不了拉哩拉喳的說一下。

有一個理論科學家說過...

哪個科學家?

問題那麼多?我偏不講。

他的論調是這樣的:

人。

本來接具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人,本來都漲著長尾巴。

這能力,在現今「退化」的人腦裡,還殘留著...

夢。

在成果發表會上,有時候...會看著一件作品,看的非常入迷、非常熟悉...我好像多年前...就見過它了...

你絞盡腦汁的思索,所獲得的結果,往往是有點不能接受的。

我既然...在夢裡看過他?在現實中的記憶摸索──沒有。

手機震動了一下。

柯教授?

「喂,柯教授嗎?」

「廢話!你報告寫的怎樣了?現在在幹嘛?」

「我當然是在...」等等?我不是在精神病院裡面訪問嗎?我摸著柔和的床單。

我...已經回家睡覺了?

我得仔細想想今天我做的事...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12月 30, 2006 2:36 pm

06
蘇霈桓...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嗎?

書本慢慢的降落在我的腦海,卡夫卡?我不記得我看過他的書了...


難道...


你想的沒錯。


竟然又是你?

如果不是我,你怎麼能夠擁有這麼豐富的人生呢?

把我變會原狀!

不要!不要!

你這個可物的小丑,你到底是誰!你叫什麼!你為什麼找上我?


小丑?我並不是,雖然外表是這樣子的,但我可是每個人夢寐以求所要達到的狀態。


每個人夢寐以求所要達到的狀態?


是的,但我厭倦了那些想要這狀態的人群了...我要他們知道這夢沒有價值。


那什麼夢想才有價值?



惡夢。

而且必須是天下第一的惡夢。


「蘇霈桓!上課還給我打瞌睡,起來翻譯這一段英文詩!」怒罵聲一波波,不停的送進我的耳裡。

但...

我好像是隔著一塊布,塞著耳朵,聽著現實中的聲音...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12月 30, 2006 2:37 pm

07
像這種時候...我會說我需要白羅的灰色腦細胞,或者福爾摩斯睿智的觀察力與推理能力...

不然...


這一地的嘉年華般的色彩...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去解釋或詮釋...


嘉年華?幹!我他媽的怎麼會想到這個形容詞?我該不會也被這一片極度的血腥感染了不成?

陳組長下意識的打開警察證觀看...



它還在...


而我...也還是警察...

不然我他媽的會是什麼?



一陣哆嗩,雞皮哥瘩...全身的寒毛彷彿豎了起來。

左天這些武裝刑警來查核走私軍火的時候,突然跟外界整個失去了聯繫...


然後,慘死在這裡...



一座山崖邊的廢棄大倉庫裡...



四周沒有窗戶,只有一扇小小的鐵門...

而且...鐵門還被人在內側使用高熱度的火焰給溶解掉一部份...鐵汁乾掉之後整座們都給緊緊的黏住了...



只剩下...最裡面...那扇勉強可以讓一個人爬出去的小氣窗。



但...


外面是一大片的斷崖...

「我退休之後可以去寫推理小說了...」陳組長苦笑...


當了二十幾年的刑警了...什麼稀奇古怪的犯罪手法他沒見過?


幸運的話...破案。

不幸的話...在說吧!


陳組長再見事組的警官地出一份報告書給他之後走出了那一扇警方費了很多力才弄開的鐵門...



「陳警官。那批走私軍火有九成都被歹徒給劫走了...」一名員警說道...


「假期泡湯囉!」陳組長伸伸懶腰。


以後。


可能沒什麼機會像這樣伸懶腰了...假期也是真的泡湯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五 1月 12, 2007 11:44 am

08
我叫蘇沛桓。目前就讀私立長春藤中學三年級。

我成績在中上左右,品行尚可;本來有著很普通的中學生生活...

自從上個月開始不段坐著希奇古怪的夢之後,我整個人僅入了一種恍神的狀態。

我似乎跟整個世界脫節了...不知怎地...我很想知道自己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沒有什麼特別的壓力...我實在很難想像自己有精神上的疾病...

但是話又說回來了;一個精神病患不知道自己有並是不是也是正常的呢?


我想起了幾個有名的心理醫生。


也許我該去拜訪他們...


「你是蘇沛桓同學嗎?」幾個穿著黑色西裝帶著墨鏡的男人打量著我。一手掏出了國安局的證件...

這裡是麥當勞。假日的時候我常來這裡看書、約會之類的。


「嗯。我是...請問發生了什麼事嗎?」


「蘇同學。我想事情液晶到了很嚴重的地步了。」男人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的說,字正腔圓。有點像是駭客任務裡面的史密斯。


「怎麼了嗎?」


「在警方找你問話之前我這麼跟你說吧蘇同學,你涉嫌一件劫持黑道軍火以及傷害員警的案子。」


軍火?及殺害員警?我可以感受到我的未開始翻轉的感覺了...這跟我在上課的時候所做的夢境一樣...


「蘇同學。我必須告訴你,那是你意識之外的『超能力犯罪』」

「三小!我就很有可能要去坐牢了你還有心情跟我開玩笑。」


「我沒在跟您開玩笑,我們國安局有專門研究這類事件的部門。跟著我們包准你不會有事。」


他們的表情是依種機械式的表情,好像「超能力犯罪」就是他們的例行公事一樣...好像不是在跟我開玩笑...



不是開玩笑的話...那情況只有更糟糕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龍神不敗 » 週五 1月 12, 2007 2:55 pm

真的很糟糕,連什麼都不知道就被抓,「超能力犯罪」真的是,糟!
(萬一是做某種季節性的夢那就,嘿嘿嘿..... :twisted: )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日炎 » 週二 3月 06, 2007 2:12 pm

09
「我們準備把你作夢的能力給抽走。」黑衣人推推眼鏡。

「幹!你小說看太多產生幻覺了是不是?」蘇霈桓怒到,不可抗的;還是被拉上了車。

眼睛被蒙上了黑布。



我...他媽的倒大楣了!



「喂,是的長官;我們已經避開『貘』的人了,他們的人追不上的。」黑衣人似乎在跟他們老大對話。


我聽到齒輪咬合的聲音。

好像是坐在我身邊的男子在把玩著什麼機器。

「程序開始。」


另一個男人緩緩解開我眼前的黑布,我感覺一股熱以及光華開始在我大腿上出現。

睜開眼的瞬間。

我一度以為我置身天堂。

是一個擁有修長美腿的性感女人抱著我。

等等。

剛剛上車的時候明明什麼也沒有啊?

只有幾個押我上車的黑衣人。


幹!見鬼了。


「你將會得到她,她將會得到你。」黑衣人在我耳邊呢喃。


什麼東東???


女人將她細緻的手緩緩滑入我的口中,我的舌頭不由自主的舔了幾下。


好滑嫩、好享受。

管他我是不是有病,我知道我很喜歡這種感覺。



突然。

撕裂的痛覺吞噬了我的口腔。

嘴把被一種感覺吃了,還是我最討厭的感覺。


女人掰開我的嘴。


將她那一雙完美的長腿慢慢的放入了我的口中。


「我想被你吃了。」女人對我說。


我想嘶吼,卻叫不出聲。

因為整個頭顱都被這具美麗的身軀給填滿了。


她真的要把自己塞進我的嘴裡...


我好想昏倒。

卻沒辦法。

很病態又不合常理的,我在我的鼻樑下停放著傲人的乳溝;我卻一點也不高興。


因為我真的吃了一個女人。


Shit!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五 3月 09, 2007 11:01 am

10
燈光很刺眼。

於是我醒了過來...

「這是什麼地方?」我的手感到疼痛,因為他們用粗造的繩索將我的手反綁在椅背之後。

「國安局的秘密單位之一。」

是我的錯覺嗎?

我怎麼覺得他們長的都一樣?十來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為在我身邊。

「我不知道什麼見鬼的超能力犯罪是怎麼回事,但我他媽的剛剛吞了一個女人!?誰可以告訴我是怎樣了?我下巴脫臼的痛覺告訴我我絕對不是在作夢。」我奮力的紐動身體,想盡快離開這個拋棄理性的地方。

「蘇同學。那是你的幻覺吧?就現在所有的物理論調來說,你說的那種是根本不可能發生在真實的物質世界裡;就算是依照生物學的理論,即使是依條蟒蛇吞了一個人牠的腹部也是膨脹的;你的肚子有異常巨大嗎?」黑衣人道。

我看了看陪著我快二十年的肚子。

他媽的真的沒什麼異樣...

「可是我的下巴酸痛是真的...」我不死心,我一定要弄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如果你這麼執著於這件事是一個真實事件這一點的話...那麼我們更加確定你是那些超能力犯罪者的一員了。」黑衣人嘖嘖。

「幹!我根本不知道你們說的什麼超能力犯罪是什麼,我怎麼可能會是那群人之一!」我本來還有話要說,卻不得不停下來。

冰冷漆黑的槍管毫無妥協於第的用槍孔瞪著我。

「隊長,我覺得他真的是很吵;不如斃了他好了。反正他看起來也不像『夢想家』或『食夢貘』對我們而言根本沒有什麼實驗價值。」坐在我身邊的黑衣人道。

他的聲音好像怪怪的?

跟我從被他們押上車之後的任何聲音都不同...他們不管是誰開口,都給我那是同一個人在講話的錯覺;但我身邊這個人不同...他好像...不是他們?

這是什麼鬼結論?他如果不是這個單位的怎麼可能混的進來?

如果這裡真的是國安局的某間偵訊室的話...

就算不是。

也可能是某黑道幫派的巢穴吧?

「你說的對,28號。很可惜的事...你開口了。」站在我對面的男人迅速的拔槍。

槍頭對著拿槍指著我的人。

不會真的是混進來的吧?

「該死的夢想家。28號在哪裡?」黑衣人第一次出現驚慌的面孔。

蹦蹦蹦

敲門的聲音。

「進來!」槍指著所謂冒牌28號的男子好像感應到什麼似的...

「隊長,28號剛剛載了一群夢想家穿越了國安局大廳正往這裡來。」開門的男人說。

「跟總分鏡部的通訊呢?」

「被28號用緊急處理條款給封鎖住了。」

「可惡...好不容易鎖定了他,看來他們是非帶走他不可了...」

「那你們還不快放人!」拿槍指著我的女人道。

女人!?

這個男人什麼時候變成了女人的?還是說我感到異樣的原因根本就是因為他是女扮男裝?

但她的頭髮不可能就這樣一下子就變長了吧?

「好久不見啊!士豪,你在分境者部門中的地位好像越來越高了呢。」門口塞滿了另一匹人馬,帶頭的一個英俊男子說道。

「葉記豪...又是你!你跟夢不落城到底要阻擾我多少次?」

「直到真相明瞭為止。然後每個人都拿回了作夢的權利,與實踐夢的機會。那一刻,我們雙方的存在就可以共存了。」

「不可能!讓人們知道真相的話,只會讓這個世界更亂罷了!秩序會崩解的!」

「那時候我們就有共存的理由了...我們只是希望事實不會被掩埋。」

「哼,你帶他走吧!下一次...我絕對不會讓你得逞的。」

「謝謝。」英俊的男人帶頭的那幫人把我身上的繩索解開,帶著我走出了偵訊室。

「你們要帶我去哪?」我驚慌的問。

「如果可能的話。我們希望你跟我們去夢不落。」

夢不落?台灣的地圖上有這麼一個地方嗎?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3月 10, 2007 3:47 pm

11
只要你相信...我們,就能到達那裡。


「剛剛你有說話嗎?」我糅糅眼睛看著身邊的女子。

一張英俊的臉,從副駕駛座旁往後面看向我。

「你聽見什麼了?是要你拒絕虛無飄渺的告誡辭嗎?」英俊的男子道,我記得他的名字好像叫做葉記豪來著...那幾個自稱國安局特別機構的人是這麼說的。

「好像不是...好像是『只要你相信,我們就能到達那裡。』這句話聽起來跟你說的意思好像南轅北轍吧?」我說。

「...」女子漠然,看向我的右手邊。

原來有另一個人坐在我身邊,他們的眼神好像是再交換什麼心得似的...

「你說你聽到什麼了?你可以再說一次嗎?」名為葉記豪的神秘男子禮貌的問。

「我說我聽到了:『只要你相信,我們就能到達那裡。』這句話。不是你們說的嗎?你們為什麼會那麼訝異?」

「這句話...只有你聽的到。這是預言家給你的話,我們是聽不到的...既然你聽到了,你應該感到榮幸。」葉記豪笑笑。

「感到榮幸?我現在只覺得他...呃...我可以罵髒話嗎?」

「可以。」葉記豪。

「我現在只覺得這一切他媽的莫名其妙,幹!我在放學途中無緣無故被國安局的以什麼見鬼的『超能力犯罪』的罪名押到某間偵訊室,在這中間吞了一個女人。現在又莫名其妙的幻聽,然後你跟我說要以幻聽為榮?我...」

其實我還有很多話想發洩,但是我卻被他的眼神嚇到了...

那種眼神...

套依據武俠小說常常說的一個專有名詞──應該叫「殺氣」吧?正當我在納悶他幹麻對我使用這種絕非善意的眼神時,一記雷霆萬鈞直拳早已灌入我的腹部來了。

幹!

一陣絞痛...我聞到了濃厚的胃酸混著一些被分解的蛋白質的異味,當然。我他媽的一定要弄清楚為什麼我要被打。

「你幹麻打我!你們不是來帶我去什麼夢不落嗎?打傷或打死我的話我怎麼跟你們去啊?」我說。

「唉!我的直拳都沒辦法了,看來得要燕慈跟高離幫我了。」葉記豪雙手一攤,一副非常無奈的樣子。不過照我看來這時候又無奈這個字實在是對我很不公平,應該要用白目來形容他的表情。

他根本沒鳥我剛剛說了什麼。

「韓諾。停車!」葉記豪一個指示,高速行使中的車子真的停了;煞車的方式還非常的粗魯,我的身體撞上了駕駛坐的椅子。皮製的外衣加上街十的構造讓我多多少少感到吃痛。

「下車。」葉記豪開門。

「好久沒在馬路上展示夢想家的力量了。」 坐在我右邊的男子說道。

「高離,這是在執行任務;不是在示威。」葉記豪展示了他嚴厲的一面。

任務?

駭客任務嗎?他媽的這戲碼很老套噎!我可不想被送進母體李跟史密斯打...

「看過駭客任務嗎?」那個叫做高離男人說。

「怎麼?」

「你體內被放置了多功能的追蹤裝置。」

我就知道...吞了一個美女是很缺德,不必這樣整我吧大哥?

「有創意一點好嘛!這樣子很沒看頭噎!怎們可能塞一個女人只是為了跟蹤。」

「當然,我剛剛不是說了嗎?那是一個多功能的高科技結晶啊!」叫做高離的男人一臉的陶醉。

不過就我看來...用變態來形容會比較恰當...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五 6月 15, 2007 6:27 pm

12
那是一張很大很大的圓床。

床上躺著這世界任何你想像的出來的各種美麗女人。

這裡是哪裡?

「親愛的,這答案我要你自己告訴我。」女人輕起她性感的翹唇。

「妳...你怎麼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我問道,心思卻在她無懈可擊的美麗雙腿上;修長、筆直蘊含著典雅的每以及野性的渴望...

「說...親愛的,你身邊都是怎樣的人?」

「我...」

我的頭好痛...

「高離!又是你。老娘哪裡惹到你了?」

「現在你知道她身邊的都是什麼人了,乖乖回去那個沒有夢的世界吧!敗金女。」高離舉起手。

五指成箕。

掌心凝聚著詭異的紅光。

「瘋狂惡夢奏明曲...幾年沒見,你竟然醞釀出等級如此強霸的夢。」

「海倫,帶著你的姊妹們走吧!這裡沒有你們要的上帝。」高離閉上眼,像是回憶著不堪回首的過去。

我還以為他是個變態咧,想不到會有這麼哀傷的表情。

「但,對我而言;你們組織存在的定位對我們而言就是撒旦。」女人道。

「撒旦?看來...你們不准我們作夢,但其實你們也在作夢。」

「別把我跟你們這些夢想家混為一談!快點清醒吧!我還會把你當作夥伴。」

「如果妳所相信的是所謂清醒,那我寧願長眠。」

「那就是要動手囉?」

「得了吧!妳什麼時候贏過我?」

高離的眼中,散發出詭異的紅光──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10月 10, 2007 11:07 am

13
頭很痛,脖子很酸;但是我還是不忘睜開眼看看,因為剛剛發生在昏迷之後的事又太真實了。所以我想睜開眼,確認這瘋狂的一切。

「你沒事了,看著我的眼。」那個被稱為燕慈的女子從我左側轉過身問道。

「我沒事了。」我在他眼中看見了宏紫色的星雲在宇宙的中心蔓延開來,一旁的閃亮塵埃跟著反射起美麗的色彩來...

我的心。

隨著那一圈圈的星光得到了今天以來第一次的安寧。

直到──

「你的陰莖醃起來不知道好不好吃?不過這種事得問問解構室的人廚子,畢竟他是以惡夢生美夢的行家。」叫做高離的男人故意在我耳邊說著。


幹他媽的嘴賤的男人。

什麼鳥不拉基的惡夢生美夢,我還禿頭變黑森林咧!

「我,還真的能讓禿頭便黑森林。」高離詭異得笑了。

「幹!為什麼我在想什麼你都知道。」

最好是能變黑森林,你他媽的我說我能班你下面離子燙你信不信!信不信!

「我,能喔!」這一次高離笑地很俏皮。

雖然我他媽的一點也不覺得他俏皮。

他是變態。

從他第一次開口講話開始我就知道這件事實了。

「霈桓,沒有想像力的人在夢想家面前是隱瞞不了任何心事的,我勸你還是早日習慣高離的冷嘲熱諷;不然就是快讓你體內的夢想家力量快快覺醒,則你不對他製造好感的話我也阻止不了他惡搞你的。」坐在副駕駛座上被喚作葉記豪的英俊男子說著。

「我怎麼知道要怎麼讓體內的力量覺醒!?現在說,我現在學;免得好像頭腦被開了個洞一樣。什麼想法都被看光光了。」

「你那種思維,也能叫做『想法』?」高離聲音上揚。

幹!不然你要怎樣!

「這件事,等進入『夢不落』再說吧!現在我們隨時要堤防『分鏡者』的人。」葉記豪說。

我才想起。

我不知道已經被載到哪裡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月隱無殤 » 週五 10月 12, 2007 7:06 pm

不錯
繼續寫吧
不過有點亂...
一下夢一下現實..
但這也是好看的地方
刀!!!
借我兩把刀!!!
如果你有九把刀的話......
心如止水..佑國護民
月隱無殤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24, 2007 11:42 pm

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