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畫師列傳ArtistofGod第23話〈09月01日之好久不見更新〉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神畫師列傳ArtistofGod第23話〈09月01日之好久不見更新〉

文章日炎 » 週三 3月 21, 2007 1:58 pm

輕輕拾起了地上的畫筆...

寧靜。

卻隱約感到畫筆裡傳來了源源不絕的震撼...

這是什麼力量?蘊含著什麼意義?

直到後來我明白了這股力量。

我才知道眼前所有的規則與制度、信仰。

全都來自一群有能力在這面名為世界的畫布上繪畫的人。

在他們的世界裡,他們自命為「神畫師」

當真相進入我的生命裡之後。

我不得不融入這一切...

神畫師。

秩序遷移與信仰戰爭的一切。

都在他們神秘的畫筆下....

一筆一筆的渲染開來...
最後由 日炎 於 週一 9月 01, 2008 7:30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23 次。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3月 21, 2007 1:59 pm

01
義大利。

河道錯縱的佛羅倫斯離這裡還很遙遠,至少對此刻在案向的蓋洛與賽辛兩人而言還很遙遠;因為他們在界線冷硬分明的梵蒂岡,在這哩,任何的人都會覺得這個世界跟外界的距離非常遙遠...

我們絕對不能讓他死...

「我們必須去劫獄。」蓋洛說。

「那部就等於放棄伸冤的機會了嗎?我們都知道伽利略老師是正確的!」賽辛道。

「你以為狗娘養的梵蒂岡審判會給伽利略老師一個公道嗎?天體運行論也不是老師第一個發表的了,你忘了克卜勒是怎麼被教會否定的了嗎?整個歐洲都在梵蒂岡的腳下...伸冤?他們容忍不了任何對他們一切的猜疑,即使那是合理的。」蓋洛低吼。

暗巷之內的影子越來越長...沒有人可以給他們一個正確的答案...連今天潛進梵蒂岡的目的是什麼...他們也還沒有做一個定論。

「那你說我們是要劫獄還是要在梵蒂岡跟整個歐洲散發伽利略老師的手稿?」賽辛問。

深入討論的他們卻沒發現...

一個修長的剪影。

正慢慢的、慢慢的接近他們。

那剪影微微一笑,拍拍賽新的肩膀說道:「去傳遞手稿吧!伽利略不會死的。不過他會活的抑鬱寡歡...」剪影說道。

「是你?」蓋洛問。

「是我。」剪影說。

「他是誰?」賽辛驚異,因為他根本沒看過這面剪影下的面孔;是敵是友他無從知曉。

「羅倫佐‧美第奇。」蓋洛說。

這個答案卻讓賽辛的臉垮了下來,只因為這是一個死人的名字;非常、非常有名的死人...

「哦?看來我們美第奇家族的名聲在義大利還沒消退啊!」被蓋洛稱作羅倫左美第奇的男子說。

「想要除去所有美第奇遺留在義大利的影響跟記號,除非是把整個文藝復興的歷史抹殺掉;但是梵第岡還沒有這個能耐。」蓋洛道。

「他們不是不想,而是懼怕那些人。」羅倫左說。

「那些人大部分都是你拉拔起來的不是嗎?在文藝復興之前還沒有那麼多覺醒的存在,在你們家族經營之後才有這麼大的規模。」蓋洛說。

「那些人是誰?」賽辛忍不住問。

「神畫師。」羅倫左答道,臉上浮現難以掩飾的驕傲。

神畫師,在這一片名為世界的畫布上構圖、繪畫建立起彭大秩序以及信仰的強大存在。

彼此競爭、彼此掩護。

在許多大時代中激起了許多的滄浪與烽火。

「羅倫左就是一個神畫師。他在這裡無非就是要締造一個新的信仰與秩序...」蓋洛說。

「沒錯...這...只不過是一個信仰洗牌的開端。」羅倫左攤開雙手。

「事情真的會這麼順利嗎?」賽辛問。

「 只要李奧納多不來,我有把握這一次出手;能將整個世界翻轉過來...」

李奧納多...

一個讓羅倫左懼怕不已的男人...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3月 21, 2007 2:34 pm

02
後來的結局我們都知道。

宗教審判仍然判決伽利略妖言惑眾,讓他背負了一生的學識罪名;但他的信徒跟學生們分別用廉價的莎草紙將伽利略的研究紀錄其上。

使用莎草紙的用意乃是攜帶方便,而且被教宗的人搜到時湮滅證據的手法也較方便。

因為莎草紙連一滴水的施度都無法承受,很容易分解。

散撥妖言的罪名,也不一定有充足的證據可以立刻將你逮捕。

雖然那個時代建軌的證據不一定有效,但他抓不到你的把柄你就可以逃脫。

「去找雄據一方的城主或國王吧!他們會為你們散發莎草紙上的真理!宗教剝削了他們的財富我們也要將機會獻給他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讓我們一起邁向真理的時代吧!」蓋洛引著伽利略的信眾們吶喊。

梵蒂岡。

西斯丁大教堂。

再這個萬籟俱寂的夜。

最後的審判這張壁畫前,一個男人拿著一隻奇怪的畫筆跳上了那面牆...

比尖上似乎湛了腥紅色的顏料...

他該不會是要破壞這面米開朗機羅的傑作吧?

擁有驚人體能的男人左手語雙腳緊緊吸住了畫面中心的青年耶穌畫像,右手已開始動筆。

「這幅畫的構圖已經完成了。」男人彷彿用那隻筆在耶穌的頭上畫了個圈。

然而除了米開朗機羅上的顏色之外,耶穌的額頭上什麼都沒有...

「世界將會因此覺醒?」跟著潛入的賽辛看著男人,雖然他執意拒絕自己護送他到這個地方;但他總是站在他們這邊的。自己沒理由不擔心他的安危,於是賽辛還是跟了過來;如果他知道這個本來要死的存在身手這麼好的話不知道他還會不會像現在這樣跟他來西斯丁大教堂。

「這不是你們所希望的嗎?一個以科學為絕對信仰的時代!」羅倫左高喊。

回音開始響起...

賽辛突然想起伽利略老師在他出門前交代的話...

「相信我,不對近的話就逃走吧!我雖然被軟禁在自家裡,但我看的比擬清楚;你們所倚靠的人將會帶來災難,到時候...」

嚴整的步伐響起。

是守衛梵蒂岡的兵馬。

現在沒時間思索伽利略老師說的話了...必須快逃離這裡...

「伽利略是不是較你去『紅簿子』?我想...他跟你說的都是真的。」羅倫左冷笑。

而賽辛流下今晚的第一滴冷汗...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3月 21, 2007 3:12 pm

03
總有人說上一個時代是宗教引領著歐洲的時代,而現在則是科學理性致上的時代。

認真說起來...這只不過是泛指西方世界以及資本主義世界的統合現象,理性與科學在西方世界的確佔了要角。

而宗教也逐漸從主角沒落了下來。

最重大的轉捩點,大約是在伽利略被審判以致伽利略病亡唯一個科學至上與李姓致上的分水嶺。

而這兩個分界也僅限於西方。

我要說說關於神畫師的分野。

我是誰?

我當然也是一個神畫師,我的名字叫江雨前;目前雖然還只是個國中生,但從我口中說出來的事可性度卻很高;因為這是父親每天跟我說的原理。

所謂的神畫師不為西方世界所獨有。

只是因為他們的世界壓制了這股力量太久了,導致他們的存在就像是白紙上面的紅點一樣引人注目。

而在東方的世界呢?

比照春秋戰國的百家爭鳴,表面上只是思想家們的競爭;事實上是我們神畫師的大戰爭。

那時候每個畫師所擁有的力量是我們這一代的十倍,不過因為那時候的競爭導致許多擁有強大咒法的大師級人物相繼殞落;到了西和初年才有穩固的現象。

而到了東漢末年更是出現了一波高峰。

而那個時代的最強:

大神畫師:諸葛孔明。

正是東方神畫師的三大代表之一。

而諸葛亮他...

同時也是加劇西方神畫師覺醒的關鍵人物...

而這個故事。

我們必須拉回美第奇全勝時代的舞台來說──

文藝復興的關鍵時期...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龍神不敗 » 週三 3月 21, 2007 4:23 pm

喔喔~日炎大的新作!

讓我在意的是達文西跟羅倫佐之間的糾纏,自從看了達文西的傳記後就對羅倫佐這人很感興趣,不過達文西好像還沒出現~

還有連諸葛亮都出來了~~~那東方神畫師的三大代表的其他二人是誰?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日炎 » 週三 3月 21, 2007 4:58 pm

其中一個是安倍晴明。

就先透露這一點囉。 :wink: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BP » 週三 3月 21, 2007 6:20 pm

喔~那個大陰陽師"安倍晴明"!? 讚歐~ :mrgreen:
X的.....陷入指考地獄!!我要趕快脫離苦海.......
http://www.wretch.cc/album/foodgodwu
圖檔
頭像
BP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1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4, 2006 5:24 pm
來自: 坑死人不償命的東山高中

文章無望 » 週三 3月 21, 2007 8:36 pm

冶劍三國沒時間看完QQ" 日炎大我給您負荊請罪來了

這個應該是日炎大新的作品吧? 我這次會從頭看到尾的 至於冶劍...好多字啊 囧" 得慢慢來了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citygirl » 週四 3月 22, 2007 3:05 am

我通常沒有耐心看﹐已經變成大長篇的作品﹐而且時間不夠﹐治劍三國我沒看﹐不過
這篇我會從頭開始看的。

我忘記羅倫佐是幹什麼的了@@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龍神不敗 » 週四 3月 22, 2007 8:46 am

羅倫佐是達文西那時佛羅倫斯的實質統治者梅迪契家的掌權人,以豪奢跟風流聞名所以還被冠以"華麗王"的稱號,相當具有雄才大略,對藝術的鑑賞能力也很高,本身也是個藝術家.

達文西曾經幫他畫了一幅畫,後來被他燒了,據說當時他所畫的是巨人朱利亞的形象,

羅倫佐當時還說:我或許會以燒毀這幅話而流傳後事!

反正他們兩人關係很微妙,以藝術家來說他很忌諱達文西,另一方面又欣賞達文西的天份跟才能~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日炎 » 週四 3月 22, 2007 10:25 am

04
事實上在文藝復興之前神畫師再歐洲的活動也有經歷一次高峰,不過是在梵蒂岡勢力崛起之前。

那時候還有神畫師聯盟以作為聯絡神畫師共同事件處理的管道,而當時的神畫師大多不是王下參謀就是巫師、神啟者、預言家等等這些人之中有七成以上是正統神畫師的身分...

然而再大約進入公元一世紀時,神畫師歐洲聯盟產生了內部分裂;於歐洲的神畫師大多遵從第二十戴盟主耶穌基督與其十三位門徒的理念去建構他們心目中的秩序與信仰。

參入了個人的詮釋與調整讓盟主的意念在各種成面上得到平衡。

直到有人提出了絕對平衡的概念。

他們決定剔除神畫師耶穌基督在世人心目中的神畫師形象進而昇華成一個「神」的存在。

以神作為號招,用最貼近人們的方式將這個以耶穌作為整個建立新秩序的一個「咒的中心」將一神的絕對概念置入人們的腦海裡行程每個人的基本制約,讓秩序得到絕對的統合與控制。

絕對統合派的人打算以當時最強勝的羅馬所使用的拉丁文作為貼近人們的咒力傳達工具,作成「聖經」以一種「真理」的方式拓散到每個人心裡。

但有另一派神畫師的反對派認為這種做法有掠奪人們「知的權力」的疑慮;況且如果持有這個咒的主宰者是一個腐敗的存在時,再這個絕對秩序依附下的人們不就要盲目的服從?反對派認為應該要有制衡的力量,讓各種秩序多項的發展;在一個大綱下活躍,而不是從小至大每項事物都用絕對統馭的規則鎖住。

但雙方的辯論並沒有得到一個讓雙方滿意的結論,於是絕對統合派的神畫師們離開了神畫師聯盟來到梵蒂岡創立了一個新的神畫師組織並以他們要啟用的最強秩序的建立咒力的中心之名為新組織取名──

基督教。以咒力中心耶穌基督為名的集權組織...

由於強大的神畫師多有強烈的統馭慾望於是待在梵蒂岡的都是擁有強大咒力與魔力的高手。為了享受在秩序外、秩序上的權利而加速傳達此咒力的速度此程序他們稱之為「傳教」

願意留在反對派為秩序之下的眾人保留知的權利強大神畫師少之又少,大量的壓制反對派神畫師行動更是將反制的聲勢整個壓了下來。

雖然上古世紀歐洲的眾王與城主們身邊仍保有一些基督體制之外的神畫師〈也就是世人記載的巫師或神啟者〉但是他們所領導的傾國百姓都已被咒力鍵入了制約,拒絕絕對秩序的反對力量始終無法得以翻轉。

直到...

「這些絕對的秩序壓抑了許多真相與權力,不知道我手中的這柄劍是否有能力劃開這黑幕般的秩序?」一名少年看著手中的劍;他隨即又笑一笑說道:「蘭斯洛,你覺得我這個傭兵頭領說的話是不是過於瘋狂了呢?」

「或許吧!不過我老爸常告訴我只有瘋狂的人做的了大事,當然;後面總是會加一句:『操!見鬼了!他們是上帝代理人的話為什麼替上第收這麼多錢?用神蹟賺錢不會嗎?』等等抱怨教會現任教皇對於下面的人放任行為的抱怨...」蘭斯洛道。

「亞瑟老大,我們這些傭兵只要會接單打仗就好了;其他的有必要懂的這麼多嗎?」一名手持雙斧的巨和說道。

「阿格西,我欣賞你的坦白;不過我還是不太喜歡接教會的單,他們只要懂得念經文就很棒了;要殺人的權利幹麻?」原來那名揚言要劃開黑暗秩序的少年叫亞瑟。

亞瑟?

難道會是那個亞瑟?

「老大,趕路吧!不斷的戰鬥會告訴我們新的答案。」肩上停著一隻鷹的黑髮少年道。

「說的也是。」正當亞瑟等人要測馬趕路時一個罩著黑色長袍的骯髒少年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巫師長袍?」蘭斯洛皺眉。

「請問閣下是哪為王下法師?」亞瑟問。

「流浪法師:梅林‧撒旦斯邦。見過圓桌傭兵團團長。」拉塌少年灣邀敬禮。

「老大,你需要一個參某嗎?我對他印象頂好。」雙斧巨漢搔著擱隻窩。

「再多一個不愛洗澡的人?」肩上停著雄鷹的少年用誇張的表情看著雙斧巨漢。

「去你的!」雙斧巨漢喊道。

這一喊,那名黑袍少年以快速的身法奪走了亞瑟腰間的配劍。

奪劍。

奔跑。

「天殺的,追!」亞瑟架馬。

訝異的看著變成黑點的黑袍少年。

「他是人嗎?」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四 3月 22, 2007 11:49 am

05賢者之石、王者之劍
骯髒的黑袍少年不斷在與林中奔跑,像一匹脫韁野馬似的;不斷深入、深入、再深入...

將亞瑟一干十三餘人引到一片與林中的空地為止。

空地的中心點有醫科黑的詭異的巨大石頭。

上面插著一柄劍。

「老大的劍怎麼插在那兒?」眾人多感訝異,因為亞瑟用的劍跟他們沒有什麼差別;都是跟法蘭西的鐵匠們大量定製的,鋒利的程度是多少他們心理很清楚;根本不可能在這種堅硬的大石上刺的這麼深...

「誰去把劍拔起來,那柄劍我就給他啦!」亞瑟隨性的大叫,他從來不想讓他的手下們認為他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即使強大的神兵在他眼前,他也會給他們跟他共同競爭的機會。

他從來不把他們當手下,而是當朋友。

所以他們聚餐時總是坐在不用講求座位地位的圓桌,因此他們的傭兵團的名字較叫做圓桌。

他們是一群氣味相投的死黨,而不是見鬼的營利組織。

「老大,那我不客氣囉!」背揹雙劍的蘭斯洛道。

蘭斯洛邁向前,一個縱步躍上了巨大的石頭。

亞瑟也喜好神兵,但他更喜歡公平競爭;他現在在意的其實是那個失去蹤跡的少年巫師。

蘭斯洛站上了巨石頂端,使出吃奶的的力扭拔著亞瑟的劍。

剛開始聞風不動,但漸漸的;一些細碎的石屑開始剝落,蘭斯洛卻攤開發紅的雙手作出放棄的動作。

「我頂多能讓他動這麼一下。」蘭斯洛說。

「哈哈,雖然我不用劍;但憑我的力量絕對能幫老大拔出劍的!」持雙斧的大漢粗暴的爬上巨石,一點也沒有蘭斯洛的俐落身手;但卻是他單純信仰力量的證據,他爬過的地方四處都是陷落的靴印、手印。

「看我的!」語畢,霸道的力量隨籍貫入亞瑟的劍。

這一次...

居然連細屑都沒有剝落...難道他的力氣會比蘭斯洛小。

亞瑟看著天空。

巨漢跳了下來,地上震了一下。

亞瑟看著天空。

大夥都說連阿格西跟蘭斯洛都拔不出來了,都嚷著亞瑟該去試試了。

亞瑟還是看著天空。

眾人好奇的望著那個方向,他們一直以維亞瑟是在看劍;因為方向一樣。但他不是在看劍...

沿著劍望天空一看。

一個到立的黑袍人以單手倒立的姿態跟建聯成了一條線,而他則是神奇的漂在空中。

雖然在那個時代牛頓還沒出生,也沒有什麼萬有引力的概念;但是一個三歲小孩都知道,一個人不可能飛在天上身上又沒長翅膀!當然是他媽的不正常!

倒立的那張臉,好像就是那個骯髒的流浪法師。

仔細一看。

那個人擁有一張絕其俊美的臉龐。

「上來吧亞瑟!這個局,是為你而設的;算是我對你的挑戰,你聽過神畫師吧?」少年法師問。

「神畫師...他們不是都被十字軍趕盡殺絕了嗎?」亞瑟。

「如果他們不這麼說,世界上會有更多有心人把神畫師找出來跟他抗衡。這不是重點,你知道神畫師使用魔力的方式嗎?」少年法師。

「聽說是亞里士多德所說的土、氣、水、火四大元素。」蘭斯洛。

「基本上對一半,自古以來神畫師的世界被分為東方與西方;你說的是西方神畫師使用魔力的基本元素,東方則是所謂五行。」少年巫師接著道:「而關於這些基本元素也有一個傳說,神畫師們是這麼說的:『人可以分解成金、木、水、火、土;金、木、水、火、土卻無法合成一個人』這個傳說卻也沒有人去實驗,因為要合成五大元素也是一個難懂的過程。」

「你跟我們說這些幹麻?」亞瑟。

「你有沒有聽說過賢者之石?」少年巫師問。

「那不是練金術師用來直接點石成金的神秘魔法石嗎?」蘭斯洛。

「那只是為了避開教會追查的說法,事實上賢者之石就是這五大東方元素所有的結晶;而這個節晶體中擁有最純粹的靈魂沒有任何雜質,是一個承載王者之心的容器。」少年巫師說。

「王者之心的容器?」亞瑟。

「對,賢者之石、王者之劍...」少年巫師道。

這顆巨石...

該不會...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高手 » 週四 3月 22, 2007 10:35 pm

哦哦~

石中劍
低調為上策
高手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222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31, 2006 11:21 pm

文章無望 » 週五 3月 23, 2007 12:21 am

愛德華:弟弟!我們終於找到賢者之石了! 而且這次這麼大塊!
阿爾:哥哥!(抱)
愛德華:這個劍怎麼那麼礙事?(雙手合十一碰 劍應聲而起)
阿爾:哥哥......這個故事好像似曾相識?
路人A 路人B:哇~他拔出石中劍了! 他是我們的王!
因此= = 愛德華把亞瑟給踢下去了(謎)

日炎大寫的真的帥= =+ 不管是冶劍還是這個 冶劍我終於看到27了 繼續加油喔~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日炎 » 週五 3月 23, 2007 8:39 am

無望大,你不怕愛德華跟阿爾被超想做大總統的馬斯坦古用火燒死嗎? :mrgreen:

謝謝捧場啦!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