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畫師列傳ArtistofGod第23話〈09月01日之好久不見更新〉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無望 » 週二 5月 29, 2007 6:44 pm

有錯字唷

11->水值得烈火=>水質的烈火?

12->我很"慶信"他還能留在我身邊... =>慶幸

11->只為了心中"最最"摯愛的那個他。 =>是不是兩個最?

11.->兒是因為我的性格=>而是

大概就這樣=ˇ= 日炎大繼續~ 等著下一回唷~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日炎 » 週五 6月 01, 2007 5:33 pm

13
戰無不勝?

你確定你們族類的那一身烈火能永恆燃燒嗎?

「沒有永恆這種東西,至少我不相信;你相信嗎?」

「你這算是回答我的問題嗎?阿日,還是我該叫你的全名呢日煥?」

「你我相識多年,你當然可以叫我阿日;只是...你最近究竟在防備著什麼?」

「阿日,雖然我們在北方;但是從以前開始我就聽聞一個傳說。」

「哦?是怎麼樣的一個傳說呢?」

「盤古開天闢地之後所留下來的神器。」

「盤古的神器?」

「嗯,盤古的神器;所向無敵的神器。」

北冥之地。

滄滄茫茫的冷烈與幽暗背後。

訝異與懊悔正等著我與日煥。

那時候...

如果風后也跟過來,或許就不會有這件悲劇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龍神不敗 » 週五 6月 01, 2007 5:40 pm

"盤古開天闢地之後所留下來的神器"

呵~日炎大也跟我一樣看上了這題材,讓我越來越期待你的構想是什麼了?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日炎 » 週六 6月 02, 2007 9:18 pm

14
傳說,從何時開始?

沒有人清清楚楚的印記著最初的始末,這問題問起來就像是人類起源的謎底一樣倍受眾人的爭議。

我所要說的這則傳說。

其實應該說是一個「神畫」也就是一個咒。

咒語的最初原形可以是一個最簡單的圖騰。

而圖騰所能帶給你的感官以及印記,深深印在你的潛意識裡。

形成一種地雷式穿透效果。

你就會中這個咒。

與其使用言語,不如直接把所有的感官接受放在一個看似客觀的平面上;讓對方自己吸取。

圖騰。

因此成為最原始也最強力的咒。

也就是為什麼,神畫師以畫作為最強的施咒符印。

千百年前。

共工與祝融之戰時。

共工族人在北冥大地上留下了一片永恆冰壁的壁畫。

有人說。

那片畫是共工所屬的水之龍族為了某個目的所遺留下來的「神畫」作為以防祝融火之龍族在未來的戰爭中所取得優勢的比例。

將火之龍族的勝利壓制最低的可能所做的後盾。

畫面上的男人。

頂著厚重的天。

用雙腳劃開混沌。

下一個畫面。

男人的身體的部分。

形成了一堆神奇的利器,取得其一將可制霸天下。

傳言是如此。

有些神畫師根本不置可否。

或完全當作是笑話。

也有某些人利用了這片冰壁畫為咒印的中心構築自己的佈局。

利用此畫。

延伸出更強的咒。

直到...

某些人。

真的掌握到實體存在的神兵利器。

不管那些存在是否真的來自壁畫上的男人。

他都是一個強大的力量。

「冠上壁畫上那男人的名字...反而更好,至於來源;也不是那麼重要了。重要的事他是直得掌握的力量。」

「炎帝的人好像也聽聞神器的事了...」

「哦?有趣,我到要看看誰能牽制住掌握那力量的男人。」

猛。

吹雪──

開了白色的狂放黑夜。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6月 02, 2007 9:34 pm

15
冰封三尺?

何只?

我跟我的戰士們已經穿越了冰原的另一端來到了深遂的東方,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從千百萬尺深的冰裡甦醒。

但我知道。

我一醒來。

手中就有了劍。

跟我一起甦醒的朋友們都有一股深深的戰意。

告訴著我們。

到東方去洗鍊自己,會到家鄉的時候就可以成就自己。

由於我是第一個爬出冰底的。

眾人以我為主。

有異議的聲音。

都被我手中的這柄劍聲給平息了。



是雷聲。


挑戰者壯碩的身軀敗倒在天降落雷之下...

「我服了...」

電閃雷鳴。

一路往東。

我們所向匹敵。

「是他,那個駕馭雷的男人;他手中的難不成是...」北冥大陸的首領驚訝的看著遠方被燒成焦炭的大軍。

「沒想到除了神州部落聯盟共主炎帝之外還有人能跟瑳們抗衡...」身旁的大將呢喃。

雷下的焦土。

卻還只是開端...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6月 12, 2007 7:25 pm

16
迷霧漸漸散開。

千年前的涿鹿之戰,不知何時話下了句點...

蚩尤的手中僅剩下「那東西」細碎的黑色粉末,跪倒在蚩尤面前撫摸著血流如注的右手;軒轅姬沉默不語...

「你是戰神。」軒轅姬免強幾出這一句話...

戰爭的歷程卻早已被塵封起來。






五千年後。

台灣。

國三生江雨前自畢業典禮的會場走了出來。

「父親,究竟要跟我說什麼呢?為什麼今天要直接回家?」背著鋁製畫價的江雨前才在低生呢喃,卻見到一個碧眼棕髮的高眺男子緊緊盯著自己瞧。

外國人穿著大甲高工的制服。

「江家人?」外國人的嘴裡冒出了突兀的中文。

「嗄?什麼?」江雨前才綱要上前詢問這句話的意思,卻被一台急速過灣的車子遮蔽住了視線。

車一走。

碧眼棕髮的外國男子已不復存在...





『芒果日報報導:

近來台中地區常常發生中年男子遭外力強行刺穿肚皮而亡。

腸子外翻死狀極其慘烈。』

侯署長翻著芒果日報聳動的報導。

毫不意外。

頭版還帶上了打了些許馬賽克,有打等於沒打的恐怖照片。

下方用3D插圖畫著殺害守法的可能模擬圖。

「真是夠了,現在的媒體是嫌這個城市還不夠瘋狂嗎?李警司,大甲分局的局長呢?我要見他一下,不是早上六點就叫你通知他了?」侯署長皺著眉頭搖搖早已唱空城的咖啡杯。

「他已經搭高鐵北上了,預計三個多小時後可以到達。」李警司接過侯署長空空的咖啡杯,在添一杯熱咖啡給他。

第七壺熱咖啡。

引起社會恐慌的連續殺人事件當然是造成侯署長必須灌大量咖啡重大的肇因。

但更重要的是手上這封總統令。


『《蚩尤與盤古開天刀的搜索令》:

很有可能是七十年前的「異能者」為了喚醒這鼓勵量而挑起的殺戮。

望警政署長侯祐儀成立「特別搜索小組」透過第三期祕警程序進行統整。

詳情會再下令說明。

務必執行第三期祕警程序。

祕警署長會招開特別會議,在這段時間請謹守第三期程序。』

「沒得睡了,我還以為那些所謂異能者早已銷聲匿跡了呢!」李警司翻著台中地區的案情簡報。

「錯了,他們一直存在;異能者只是你們對他們的稱呼,他們的真實身分藥味街道了一個程度的人成能明瞭。」侯祐儀畢上眼睛思索。

他想起了退休的爺爺曾經跟他說過的一些傳奇。

以及。

那個額頭上留著兩只眼睛的四眼恩人...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日 8月 05, 2007 10:17 am

17
七天前的某夜。

一座位於台中縣月眉的某不知名廢棄木器工廠。

一群人正圍在火堆旁商議著某些事。

「洛奇,你確定這麼做不會引起在台灣遊歷的神畫師們的注意嗎?已經殺了這麼多人了。」身形消瘦的男子問著對面一個擁有俊美臉龐的男人。

「我的覺醒,絕對沒有意外;美帝奇先生給我的一切足以讓我冒這個險,更何況...除了我結拜大哥澳丁之外我好久沒有這麼佩服一個人的陰謀操弄得手腕了。」被稱為洛奇的俊美男人說著。

「既然您知曉這麼多關於三柱神之主澳丁的手法...那,您知道這麼喚醒那個北歐神話中最強英雄的方法呢?」

「如果我知道,我就不用殺這麼多人了;直接喚醒他就等於喚醒一個軍團的氣魄。」洛奇閉上眼,想像著那個人舉世無雙的身影。

「是啊!那個人,如果要從神畫師所知的英雄李挑幾個與之對決的話西方有阿基里斯或完美蘭斯洛;東方則是有戰神呂布以及本多忠勝。這這些已死的靈魂蹤跡實在難尋...」

「我告訴你,雖然他們的武力相當;但他...很不一樣,他是除了阿基里斯之外唯一改與神爭鋒的男人;連澳丁也差一點無法收伏他,到最後也因為畏懼他的力量而下了一個極其特別的咒封印他的魂魄。」洛奇的眼神填滿了崇拜。

「身為一個人類能抵達這個境界也是值得尊敬的了,至於擊敗神我看應該無人能做得到。」消瘦的男人說道。

「呵呵,這種事從古自今有兩個人辦得到。」洛奇笑了。

「哦?是誰?哪兩個人擁有這種能力。」

「東方與西方的永恆共主黃帝、亞瑟王,但他們已經不在了。」

消瘦的男人聽到這兩個名號身子震了一下。

這兩個在東西兩方被尊為真正王者的男人。

他們的影響力至今仍舊迴蕩著...

但。

消瘦男人的震撼並沒有持續太久。

一個氣勢萬千的人影引起了為在火堆旁眾人的注意力。

「米迦勒,你的追蹤術好利害啊!」洛奇笑笑。

「不是我的追蹤術好,而是這裡的異教氣息太重了。」一張英俊的臉龐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大家快護住洛奇先生,讓這個梵蒂岡的使者看看我們美第奇直屬神畫師的利害。」消瘦男人與其他眾人站了起來。

「神,愛世人。我,只要抓拿洛奇;看在主的恩澤上,我可以饒你們一命。」米迦勒冷冷道。

眾人的氣息瞬間凝結了。

他口中說出的每一個字都灌滿了絕對的威嚴,好像是直接下達給他們身體的「命令」

神威無垠。

正是米迦勒身上所帶著的魔力。

「你們只有一個神,但為什麼你看起來就像是神?」洛奇問,非常認真的問。

「因為主的光照耀著信仰他的子民。」

這個答案讓落其哭笑不得。

他由始至終都很懷疑為什麼在上古時代基督的信徒們能有那個力量用信仰瓦解北歐一帶的多神論信仰。

他真的無法置信一個神的實力在日後能貫穿整個世界。

難道是梵蒂岡手下神畫師的影響力?

確實有這個可能。

「你們考慮的已經夠久了,接下來;就是神威的時刻了。」

「米迦勒天使長,這裡交給我就夠了。」一名十七歲左右的白人少年從米迦勒身後走出。

土、氣、水、火。

這個西方的少年神畫師擅長的是哪種屬性攻擊呢?

「氣,他週遭的氣正在凝聚;他是個擅用氣的畫師。」消瘦的男人說道,隨即使了個眼色。

那一眾人。

好像開始擺開了陣勢......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8月 28, 2007 8:07 am

外篇:七夕繪卷01

神州,神畫師的八大搖籃之一;擁有著許多的神話作為他們佈置「神畫」的素材,身為百家爭名後留下的戰國古老神畫師傳人之一的我就曾經與一段令人神往的浪漫神話接觸過...

那男人,在以月亮為曆法的七月的第七天會在銀河的另一頭;與愛人見上一面...至少...我們聽到的神話是這樣的。是啊!至少...

天知道有多少傳說跟我們知道的又是差了幾許真實性?

有時候。

我們的工作也會接觸到一些──

神。

我遇到的這個,恰恰跟這段浪漫的愛情神話有關。

那一天,我在以兩馬觀光聞名的故鄉吃著物廉價美的老字好排骨麵。

十點半。

老闆也差不多要收攤了,我慢慢品嘗著大骨熬的精緻湯汁。

突兀的。

出現了一位拿著一柄青銅劍對著我的西裝男子。

我司空見慣。

倒是店裡的兩三個客人跟老闆一哄而散。

「你身上有畫師的磁場,你是羅倫左的人吧!在台灣,神畫師已經是很少見的了;所以你一定是美帝奇家族派來的對不對?」西裝男子怒到俊美的臉上竟然多了一些藍光。

是低階級的神氏,不過一定是專們作吃力不討好那種工作的那一種。

「我不是美帝奇的人,我是墨家的左侍一族;江家長子江俞學。」我說著,希望墨家的名號能平息不必要的爭鬥。

「哼!想不到羅倫佐現在連古老神畫師世家的名號也敢拿出來嚇唬人!」

「把你打趴你就會信了吧?」我站了起來扭扭脖子,咬破了手指在額頭上點了一下;我想直接用「畫」的力量對付他會比較快吧!

「是用『金』屬性的高手!?」西裝男子不敢大意隱藏在他體內的翅膀立刻張開。

「太慢了:孟克──吶喊!」我瞪視著西裝男子。

金屬的磁力線已經開始在他體內形成。

他體內的所有的鐵質開始在他的肺部血管聚集著。

他無法發出痛苦的吶喊。

只能將雙手放在臉頰上不斷扭曲著,嘴型似是吶喊;但我知道他喊不出聲來了,因為他的肺部已經被壓縮著成在不兩任何空氣了;更不用論出聲了。

示威到此就夠了。

隨便弄死神氏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我個人最討厭麻煩。所以只好拿出我的「擦子」當然,神話失手中的擦子不是我們平常在用的;而是用來解除「畫」的咒力所用的工具,是有經過特別儀式練造的;至於是什麼儀式,有機會我再說。

我拿著擦子輕輕的再他面前虛晃了一下,他的痛苦便解除了。

「咳!咳!果然是以「金」術聞名的江家,我信你是個墨者了。既然你是墨者,那如遇不平事;你一定會幫的吧?」西裝男子說。

「一定。有什麼困難儘管說吧!」

「搭建橋樑。」

「橋樑?」

「這是我們喜鵲神族的工作...那十來光年的詛咒,可不是鬧著完的...」

我輕輕閉上眼。

我知道那個詛咒,但那個詛咒也是不爭的「科學事實」──


現代天文學家指出,雖然七夕那一天牛郎與織女兩星雖看起來相近。

但他們永遠、永遠隔著十六光年的距離...


沒錯。

對他們兩個來說...

這的確是最最狠毒的詛咒了...

這個忙。

不好幫。

但我一定會幫。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四 10月 25, 2007 12:15 pm

外篇:七夕繪卷02

戰國時期,據說墨者皆擅長作攻城階梯設計與防城的土木工作;這其中當然必有原因,因為我們有擅長「木」與「金」的左右兩大侍族。而這一點,恰巧喜鵲橋的工作是一場速的土木工程。這項任務只要有我們左右侍族各一人就可以完成了;問題在於阻擾我們的人。

美帝奇家族的人。

故意挑起牛家遺族跟中華神族紛爭的陰謀顯而易見。

真是污穢。

利用一對情人的分離來達到目的,實在...

但歸咎原因。

還是因為世人失去了對愛情的信仰....

以及...

面對感性...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四 10月 25, 2007 12:16 pm

外篇:七夕繪卷03

早期世代務農,但近年苦心孤詣研究生機飲食發展的結果造就牛氏企業及速的在台灣商業界崛起。

然而。牛家如日中天的總裁牛震天卻為了繼承者的事而煩惱──

他唯一的兒子牛飲整日埋首在油畫畫布以及各種繪畫媒材的世界裡鑽。什麼風險承擔跟經濟學那些個經營知識他都不放在眼裡;叫他進生機研究部門實習他也是愛理不理。

這一天。

他來到后里來取材。

再列日當頭的午後坐在麵攤子裡叫了一碗湯麵。

屁股還沒坐熱。

就遇到了沒品的圍毆現象。

「太無恥了。你們就用這種方法主我跟林曉籙會合嗎?讓牛郎永遠承受孤寂有什麼好的?

聽到牛郎兩個字牛飲身子震了一下。

跟他最近在完成的水墨畫題材一樣。

或許能從這個被圍毆的男子身上得到什麼奇特的靈感。

不過。

圍毆這兩個自或許該改一改。

滿身是傷的人是把男子圍起來的那一群。

「我們的目的已經成功了,他們的情人橋是搭不起來了。」其中一名男子說道。

男子說完話很有默契的掩護著眾人離去。

方才被圍起來的男子口袋裡的手機響了。

「喂,小籙嗎?你有辦法搭起破解『科學信仰』的結界嗎?」男子問道電話另一頭被稱為小籙的人。

牛飲笑了。

他遇到一些有趣的人。

幸運的話說不定還可以遇到一些有趣的事...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四 10月 25, 2007 12:17 pm

外篇:七夕繪卷04

雖然在這很多人出來吃午飯的五後從江俞學口中吐出了一些奇怪的話語。

但旁人也只是當他是在說電玩人物的名字或虛寶罷了。沒人把什麼「神」跟其他怪異的對話當一回事;還當他們吵架是為了搶虛寶或電玩帳號。

但牛飲身為畫家的第六感卻告訴他事情絕對沒那麼簡單。

他甚至覺得......

眼前這個人。

也是個畫家。

而且是個非常資深的畫家。

江俞學也望了牛飲一眼;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但就是說不上來。

他總覺得。

他是某個環節的關鍵...

江俞學所幸坐了下來叫了碗陽春麵一邊觀察著眼前的男子到底為什麼會帶有這麼奇怪的磁場。

半個小時後。

江俞學的碗空了。

他卻還沒有走的打算。

他拿起了畫畫用的炭條,跟老闆要了一張紙塗畫了起來。

細嚼者麵條的牛飲好奇的看了一下。

江俞學嘴角微微楊起。

畫完的圖被放置在桌上。

江俞學結帳完以後就離開了。

牛飲走過去一看。

眼淚終於留了下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四 10月 25, 2007 12:19 pm

外篇:七夕繪卷05
這世上...

還能有多少人保存著最單純的信念。

尤其是愛情。

有時候只是奢求一個簡簡單單。

也是一種無法完竟的難。




有一幅畫。

牛飲想要表達他意境已經很多年了...

但是他從來不知道什麼樣的表達方式才是最完美無缺的。

不管是媒材還是表達方式他都無法有個定案。

他覺得這件事是他這一輩子最慎重的一件事。

因為他要把他送給一個他最最愛的人。

而今天。

一張炭條的速寫。

開了其中一道關鍵的門...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四 10月 25, 2007 12:20 pm

外篇:七夕繪卷06
黑幕下,似乎有什麼東西被腳步給暈散開來。像是輕點再黑水上的漣漪,卻又是如此的迅速。

一頭馬臉忽地出現在江俞學面前,這匹馬開口了:「你發現了七夕繪卷?」馬臉開口,馬身下黑霧頻頻冉動著。

「六腳馬,把你召喚回來的是誰?據我所知,斯堪地那維亞咒印;必須集結達賴、梅林、安倍晴明、諸葛亮、達文西與牛頓及愛因斯坦等七人分別守護的一個咒語才能解除。為什麼身為那封印中其中一員的你有辦法在此地?」

「江俞學,凡事總有個例外。」

「我知道,這是神畫師梅林的格言之一。但我總是會好奇那個解放你的人到底是和許人也?跟最近的美帝奇崛起有關嗎?」江俞學連珠炮般發問。

「美帝奇?我到是沒什麼印象;不過放我出來的人我到是可以跟你說說,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與他相抗衡。」馬臉說。

江俞學皺眉,六腳馬已算神力數一數二自己使出渾身解數也只能打個平手的腳色;如果連他都讚揚那個放他出來的人可見那個人〈或者是神〉擁有的能力真的不是江俞學應付的來的。

「托爾的重槌你應該知道吧?」馬臉驕傲的說道。

江俞學虎驅一震,據說托爾跟澳丁手上的某樣物品是少數幾樣未被封印的事物。托爾雖然未被封印,但是他手上最強霸的武器在「眾神的黃昏」之戰時跟著他的死亡一起消失在某個結界中;即使他自死亡中歸來。也尚未找到他的武器。

「世上最有可能破解那個封印的其中一個存在就是托爾的鎚,但是能駕馭他的人少之又少;他可不是玩具。」

「聰明,我來告訴你是誰吧!他就是吾主的結拜兄弟惡作劇之神──洛奇。」

「你在唬我嗎?跟著被封印的人之中可是有他啊!」

「封印是不能解的,但是如果只是放出一個人F就做得到。」

「F?看來這件事牽扯到的人還真廣啊!那你的任務是什麼?」

「阻止你啟動七夕繪卷,阻止你讓牛郎織女會面;這也是我報恩的方式。」

「如果我硬是要做呢?」

「那麼我的六隻鐵蹄會把你踐踏的屍骨無存!」馬臉的紅眼一閃。

狂奔。

黑色的磁力線隱約在空氣中──

流動。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日 10月 28, 2007 3:10 pm

外篇:07上
牛飲獨自一人走在寂靜的街道上,心底的震撼與悸動;即使只剩下淡淡漣漪似的作用,還是一圈圈不斷在他心中擴散著。

因為有一個人一直在他心湖上用了關鍵的石子不停歇得打著水漂。

麵攤的那個人,關鍵的那張畫。

讓他不免;正視悲傷。

而這悲傷亦是此刻他來后里尋找畫作靈感的最大原因。

她。

還有他與她之間的那條銀河;可憎也是可笑。他們之間的那條銀河比起牛郎與織女而言並不是那麼的遙遠。相反的還近的多...既沒有一年只為他們搭一次橋的臨時工程,也沒有殺風景的十六光年這種死硬又玩人期望的限定。

河,一年四季都坐落著那無法轉移的橋樑;所謂距離,也是人力可以觸及的領域;而不是連頂尖科技也有瓶頸的十來光年。

但,這就是人心;你永遠想像不到下一刻距離的單位會是什麼。

牛飲,自然也不明白;但他知曉麵攤上的那一幅畫所說的距離單位是什麼。

有件傳聞一直令他傷悲異常──人們常常傳說,當七夕那一天來臨時;牛郎星與織女星會特別、特別地近。

但自他與她分離後,卻再也沒有機會──相近。

傷悲莫名?

不,應是傷痛鮮明。

走著、走著;想著、想著。腳步也像是鉛塊般重了起來。

一個穿著腥紅色詭弔風衣的男人對他笑了一笑。

走了過來。



那男人突然急速的朝牛飲的臉部非來一記長拳;紅色迅雷卻沒貫穿他的臉。

臂膀直直得停在牛飲肩上的空中。

紅色的炙熱液體在耳邊噴灑開來。

背後。

手持水彩筆的西裝洋人倒了下來。

「當你渴望愛情的時候,介不介意;跟惡魔做個交易,換取你跟他之間最短的距離?」紅衣男人笑笑。

「你是...」牛飲的聲音有些顫抖,畢竟這個人剛剛徒手打死了一個人。

「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男人吸了一口氣,故作慎重的說了一個牛飲絕對認為他在開玩笑的名字。




「梅菲斯特。」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11月 17, 2007 9:46 am

外篇07下
無關對錯。

無關勝負。

江俞學拖著鮮血淋漓的手臂苦笑著。

「真他媽的,這難道是『昭明主義』荼毒這個神畫師世界之後的結果嗎?」江俞學皺眉,說起了一個誤入歧途的既可憐又可惡的神畫師所引起的主義。

「不不不,我們如果真要跟那個老頑固扯上邊;也只會用『後昭明主義』反正絕對不會跟他一樣,我們的老闆是美帝奇家族而不是什麼撈什子的信念;何況他的信念根本就是垃圾,甚至是反思想的獨裁主義。」

「在我看來,你們離他的絕對獨裁也相差無幾;跟失去能力的張昭明相比,你們雖然比較討人喜歡。但做的事終究讓我很不爽,犧牲別人的愛情來達到自己的目的真是一點也不磊落。」

「嗯,這回老大的確做的有點過火;不過老大是為了成全更多人可以自由戀愛才這麼做的。在新的秩序下,一切將會變得更加美好。」

「那個新世界還會有神話...甚至是『神畫』嗎?」

「...」對方沉默了一會才回答道:「那些只要給少數人控管就夠了,反正神畫的能力從來就沒辦法在這個世界上完全覺醒。」

「廢話,我覺得我還是無法認同你們的想法;即使你們可以毀滅我。」

「我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跟洛奇對戰五個小時以上,除了奧汀跟托爾以及那一位英雄之最以外;我還真沒想到有人可以跟他打這麼久。」

「呵呵,我看是你沒試過吧!你一定也可以做到,話說你說的那些都是你故鄉的人;你怎麼知道外面的世界沒有這樣能與之抗衡的人?」

「也是,不過那兩對情侶聚首的願望;恐怕得無限期延後了...」



牛飲獨自靠在陽台前思索著一些事。

他想著:

我不知道這一輩子還有沒有機會過我們之間的這條銀河,但我知道如果不跨過去就永遠沒有那資格宣言所謂機會。

那位在麵攤交給我那張畫的男人正在背後為我格鬥著。

詭異的氛圍瀰漫在空氣之中。似乎背後的那隻黑手,跟我父親的信念一樣帶著貪戀金錢與權力的氣息;那麼的令人作嘔,但似乎是一個比我父親還要深沉的淵叟。

我不知道還能不能回頭。

我只盼望能與她再次聚首...


「用七夕繪卷。」

欄杆上突然多出了一個說出這一句話的剛毅男子。

「你是...」

「你在麵店遇見的那個人的朋友。我是來幫你渡過那條銀河的。」

牛飲身子一震。

「怎麼渡過?」

一個問號卻是作為了這段對話的最後一個段落。

「找江雨前,現在也只有他能做這件事了。」

然後一個名字結束了一個段落。

為之後的路。

留下了伏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