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畫師列傳ArtistofGod第23話〈09月01日之好久不見更新〉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日炎 » 週六 11月 17, 2007 11:23 am

《神畫師列傳》第18話章節預告:

鐵槍!

江家神畫術奇才的覺醒。

惡魔梅菲斯特與墨家「木」侍族新秀的連番對陣。

權威!

D與F登場。

連洛奇這般神級人物也恐懼的兩個人。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殺手, G » 週六 11月 17, 2007 10:53 pm

天啊
看的頭昏眼花
人物真是太多了
要不要考慮以後把人物刪掉一些?
「不可試探上帝。」
殺手, G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02
註冊時間: 週四 10月 11, 2007 9:56 pm

文章龍神不敗 » 週日 11月 18, 2007 12:13 am

殺手, G 寫:天啊
看的頭昏眼花
人物真是太多了
要不要考慮以後把人物刪掉一些?

拜託一下,日炎大的故事特色就是由許多不同性格的角色的故事交織出來的龐大劇情,人物刪掉一點那還有什麼可看性阿!?故事平衡也會亂掉吧!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日炎 » 週日 11月 18, 2007 8:49 pm

嗯,這個情形大概是寫大長篇時常常出現;另,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龍大啊!

我這個預告其實也沒多加角色,D是我之前提過的一個人物的代號;用鐵槍的江家奇才是江雨前。

F就真的是心登場的人物了;後面還會有一堆強者要輪番上陣,我盡量把焦點放同一個人物上的時間點拉長就比較不會亂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一 1月 21, 2008 2:33 pm

18
「雨前。你過來。」江雨前的父親江聞雪一邊撫摸著鐵鎚一面拿著剛剛郵差送過來的一封信。

「爸,怎麼了嗎?」

「今天我要告訴你一件家族的秘密;本來這個秘密依照戰國條約除非嫡傳子喪命否則是不能告訴其他子嗣的。」

「到底是什麼事?」

「你不會覺得,你哥哥在上大學之後就常常不在家嗎?」江聞雪眼神凝重。

「不是因為駐校的關係嗎?我知道我們家事祖傳的國術館,爸爸也把它當作是副業經營;但是真的有必要執著把它延續下去嗎?」江雨前問道,他從小就接受一些不合常理的武學訓練一直以來他就覺得這一切的訓練其實都有點過頭了。

還有一點。

父親的教育方式也極其奇怪,照理來說;對於一個學生家裡多多少少會管這管那的,或是口頭告誡;父親卻從來沒這麼做過。他常常說一句:「你認為你現在所依憑的秩序為何?你確定你百分之百是照著自己的心去走的嗎?」

小時後。

江雨前只是聽聽,也不懂父親在說什麼。

父親說完這段話,總是急忙叫哥哥陪著自己道院子裡玩耍。

「你喜歡鐵槍?」哥哥江俞學最常問的就是這麼一句話。每次到院子裡遊戲的時候哥哥總是這麼問。

小孩子對於兵器的東西總是著迷的,何況家裡祖業是武館的江家;兵器隨處可見,他們也從小習武。因此,也時常拿著這些兵器遊戲。

江雨前每次都會拿著鐵槍出來跟哥哥的「鐵石」逗玩著。

哥哥練的是江家暗器。

連父親也很少觸碰的東西。

每次面對手發暗器的哥哥,江雨前都會有一種遇見仙人的錯覺;那巧勁與角度簡直不是人類的範疇。

他疑惑為什麼家裡的人都須修練這些看起來根本用不到的功夫,父親的正業也不是開武館;而是開補習班教畫畫小有名氣的一個畫家。為什麼會執著他們兄弟一定要修練這些複雜的武學呢?

「是因為,他必須去調查一件事。」江聞雪開口。

「調查?」江雨前對於父親的這一句話還是一頭霧水。

「我們家世世代代都是墨家的傳人,我們是神畫師。」

「神畫師?」

「嗯,我今天要跟你說的正是這件事;看來得花七天的時間才能講個明白,因為不只要讓你明白。還必須讓你體內的力量覺醒。」

神畫師。

神?

畫師?

還是神的畫師?

答案還深埋在薄紗的背後。

迷霧卻已漸漸散開。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一 1月 21, 2008 2:35 pm

19
嗡嗡共鳴的聲音不斷在江雨前腦內響起,有時感覺精神異常振奮有適感覺異常懶散;不變的是永無止境的暈眩。彷彿是整個身體的水分都跟著這間房間的強在共振著。

江雨前身體漂浮在空中,想著七天前父親對他說過的那些話;但他印象最深刻的還是把哥哥找出來這件事。他實在是很久沒有見過哥哥了,父親這七天交給他的這些是自己的身體好像隱約早已知道似的;非常自然的接受了這一切。

江雨前一點也不訝異。

不過「鵲橋」事件這件事到令他大吃一驚。

況且還有傳言神畫師裡最激進的「美帝奇」又帶著一批新的畫師與「神」來到台灣這個衝突之境;準備對梵蒂岡進行大反擊,甚至把這個世界變成「科學即神」的世界。

雖然這個世界本身信仰科學的深度已很深化,但是還不到百分之百的境界之前她是不會停歇的。

江雨前一個翻身,眼前的房間消失不見。初現再眼前的是一片茂密的叢林。

還有。

ㄧ個人。

「等你很久了,我就是來接應你的同盟信使。西班牙神畫師畢卡索‧達尼,叫我達尼就可以了;我是歌德風派系的。這一次來台灣是要來解決羅倫佐的。」金髮碧眼的少年說道。

很眼熟;他好像在哪裡看過。

看著他身上的甲工制服他才猛然驚覺他在畢業典禮結束過後還有看過他。

「第一站,哪裡?做什麼?」

「牛氏生機科技企業的總公司,我們要去見幾個人。」

「見誰?也是神畫師嗎?」江雨前疑惑,畢竟他也剛成為神畫師的一員;他雖然了解神畫師的能力,卻還沒弄懂所謂的任務問題。

「你知道印度聖雄甘地嗎?我們要去見的是印度的甘地派。」

「這次的行動跟印度的神畫師有什麼關係?」

「有!F曾經穿過英國的巨石陣前往印度見過蒙兀兒王朝的開啟者──巴伯。」

「巴伯?F?他們是什麼人?」江雨前既然是新生神畫師,對於一些傳奇人物自然也是不熟。

「在英國入主印度殖民之前,印度的最後一個王朝就是蒙兀兒王朝;王朝的開啟者對於後來神畫師在印度建立的秩序有很深的影響。至於F嘛......」提到F達尼似乎欲言又止,看來這個人是個高深莫測的角色;江雨前在心裡想著。突然又想到就算如此跟追捕羅倫佐也沒太大關係於是又問:「即使如此,這又跟羅倫佐有什麼關係?」

「你知道鵲橋事件吧?據說惡魔梅菲斯特參與其中,F跟這個惡魔有著很深的關係;至於為什麼獨獨鎖定巴伯那是因為巴伯是『文藝復興』時期的王,而且他本身也具有很深的文學天賦;文學也是神畫師散撥能力的手段之一。加上他們時間點很接近,因此我們決定去問問印度的神畫師。」

「原來如此,那麼我們現在就走吧!讓我多了解一下神畫師的世界。」

「你還有的學呢兄弟!」

叢林深處。

一雙眼。

正寓意深遠的看著這兩人離去的背影。

微笑。

笑容的背後。

自始而終都藏著一個接一個的──謎。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2月 13, 2008 2:38 pm

20
走在熙熙攘攘的豐原市區的鬧街哩,喲喝聲以及年節喜氣的樂音不斷灌進江雨前的耳根子裡;他突然有一種整個空間遭到切割的感覺。

自己的記憶究竟怎麼了?

他抬起頭看著笑容一直掛在臉上的畢卡索‧達尼,他實在是不解;自己曾在國中畢業典禮完後看見過這個人,然後自己接到父親的電話告知有重要的事然後回家。之後自己經過七天開啟自己「神畫師能力」的「鑰匙」之後腦子裡多了一向自己很在意的「鵲橋事件」但是這之間只空白了七天。

自畢業典禮會場出來時事2007年六月,而所謂的七夕的鵲橋事件一定是在陰曆七月七日;也就是大約陽曆〈國曆〉的八月附近。這之間自己都在山上開啟父親這時幾年來教育給自己的能力而在腦中存活嗎?

這中間自己真的一直呆在深山裡嗎?

「達尼,我問你;為什麼騙我我只需要七天就可以啟動以前不管是在教育還是經歷之間灌輸給我的神畫師能力?我明明沒有自己身體控制全整整半年多。」江雨前狐疑的看著畢卡索‧達尼。

其實他擔心的,是哥哥的安危;再體內覺醒的資訊以及資料之中他看見一幕苦戰的情形。

全身包裹著斷斷續續的黑線泫渦一臉怒容的哥哥到底發身什麼事了?

他隱隱約約聽見了幾個人在那個畫面對話的聲音。

「你把她關在哪哩!說!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問,但我直覺告訴我我就是該這麼問!」那一團黑線泫渦之中有個聲音這麼說......

哥哥散發斷續黑線的另一端發出了另一個與他對話的譏笑聲。

江雨前依稀還記得那個討人厭的聲音既渾厚又深沉,即使討厭卻又忍不住萌生一些些肅然起敬的意念;像是進了廟宇──拜神!?

那聲音感覺起來的確像神的威嚴但又矛盾的帶著一種玩笑意味。

「你的直覺告訴你?哦?哈哈哈!看來你就快完全覺醒了,也不枉費我替美帝奇殺了那麼多人這個喚醒英雄的儀式也終於快完成了啊!嘻嘻嘻嘻嘻──」

美帝奇!

這個名字觸動了他的視覺神經,讓他把角度從這些資訊抽回現實急忙把是腳放在達尼身上。

「有哪個嘻嘻哈哈的神在體美帝奇工作的?甘地派的神畫師他們知道這個神的消息嗎?」江雨前著急的看著達尼。

達尼臉色突然變的很凝重,因為他知道他想問的是誰。

「洛奇,惡作劇之神澳丁的結拜兄弟;我前不久才見過他,不過梵蒂岡的使者幫我斷後。我沒機會復仇......」達尼握拳。

拳頭上的青筋暴露。

「看來雖然我懷疑你,但是我們有共同的目標;所以我只能暫時相信你了。說真的,我剛剛在懷疑是你讓我那半年空白的。反正我猜也瞞不過你。」

「你倒也坦率,你的情況是在神畫師界裡面常常發生的狀況;依照神畫師生成方式大概可以分成三種情形,你的情形算是第三種特殊情形。待日後有時間我會跟你解釋的。」

「嗯。」

「他們總公司快到了,牛懂也算是個念舊的人。還把總公司設在她的故鄉豐原,不過這一次我們還不需要見他。只要鍵幾個印度來的朋友。」達尼的臉泛起了自信的笑。

江雨前當時不懂。

為何剛剛提到洛奇的那種憤怒會全部消失了呢?

後來江雨前才知道。

那是達尼為了提醒自己要向一位他很崇拜的前輩學習的緣故。

不管心情多們低落、悲憤。

都要談笑用兵、自信的笑。

笑。

對所有事都可以迎刃而解。

江雨前卻始終很難學會。

憤怒。

就是憤怒。

他總是不知道為什麼要用笑容來掩蓋。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一 2月 25, 2008 11:50 am

21
霓虹閃爍,這些歡愉的熱絡包裹著亮麗背後的濕粘腥臭的腔腸;牛氏生機企業的華麗高樓附近的暗巷中,有免不了有包裹這腥臭的陰暗角落。年節將進而堆積成山的垃圾正發出專屬於他們的興奮語言。

此刻。

腥臭之外還帶著濃厚的──血腥味。

紅色的染料拖延著、拖延著,拉出了豪壯的河流;但源頭的表情卻稱不上豪壯,連精神都一點一滴的流失......

「你是......你是......不可能啊!?怎麼會有這種六道之外的存在。」染著冷藍短髮的長相精鍊卻逐漸失去風采的男子驚恐的看著演前的......

「我是馬面,在你的認知裡面我的存在應該是理所當然的。」對方開口。

「你究竟想幹麻?」

「藍家的神畫師,把你所守護的『顏回鎖』交出來吧!馬面可是會帶走魂魄的,你不想死吧?」所謂的馬面正冷冷的笑著,打從一開始他就沒把這個任務放在眼裡;他根本不把留守台灣的儒家神畫師亦足放在眼裡,連儒家本族正宗都不在他們的勝地山東了。這種流離失所的組織根本不足以懼怕,他實在不懂上面的人要招喚「顏回」與「子路」的目的是什麼。作為狂兵器的「牠」根本打從心底看不起這兩個被封印的存在。

「哈哈哈!馬面只能以靈體現形,你能對我發動物力攻擊;表示你是屬於這個空間的產物。根據我族留下來的『靈譜』所言:馬面對於沒有在名冊上的生人的人而言起不了攻擊的作用。」

「你嘴禮這麼說,但你的眼神以及身體上的每個細胞卻不能完全相信。唉!畢竟你只是個只有三年畫師身涯的神畫師經驗到底還是不夠,你的身體無法被你的抑制駕馭也是正常的。」





「真的是這樣?你今天可以敗在新人手上了。」




「是誰?敢在我面前叫囂?」馬面轉過身。

一個續著中長髮的台灣少年與一名外國人站在他對面,台灣少年左手輕輕摸著右手。

「年輕人,年紀輕輕就要白白斷送大好前程啦!剛剛有個大好的偷襲機會都不會把握!」馬面獰笑。

「不,偷襲只能用來對付比我強十倍的強手;你還不足以讓本大爺採用偷襲的戰略。」外國少年哈哈。

「你話太多了吧?」台灣少年不苟言笑。

「唉唉!你真是我見過最不懂的幽默的台灣年輕人了。」外國少年一臉無奈,嘴角卻輕輕上揚。

「你到底打不打?」台灣少年越來越不耐。

「我──打!」

拳眼下,泛起了狂霸龍捲。終於,風送到了馬面的跟前。

血。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塔里木 » 週二 2月 26, 2008 5:59 pm

很好看,結構、設定都很不錯,只不過就是敗在刪節號太多了,很多地方其實都不能用刪節號的。
塔里木
 

文章日炎 » 週三 2月 27, 2008 9:38 am

例如?什麼樣的情形下不可用,該怎麼運用。不知道您覺得乾如何處理比較妥當?

個人是覺得不會很濫用。

不過如果你有我看到我沒看到的地方又另當別論。我想聽聽你的想法,希望有這個榮幸。 :)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3月 12, 2008 9:41 am

22
二00八年二月二十二,住再美國麻州的安德森並不知道這一天室什麼特別的日子;但有些唐人街的朋友們家裡的人都再準備一種用麵粉製成的紅白圓球至的甜湯。李跟他說過這是中國聖誕節的高潮戲也算是這個節日的完結。

雖然他不是很懂,但還是接受李的邀請前往他家吃這個紅白圓球相間配著紅豆的小甜品;安德森很喜歡李家裡的氣氛。對於從小喪失父母的他這種嘻嘻哈哈打打罵罵一家人的生活她在五歲之後就從未感受到了。

在學校裡她也沒有什麼朋友,因為大家都覺得他孤癖而寡言;再加上他父母死前留下一大筆遺產,冷漠加上有錢的距離感讓他的朋友更加的少了。不管是金錢地位的距離感還是什麼,都讓他的背影很寂寞。

直到......

有天,對於旋棍武術及有興趣的他在自家的庭園前對著沙包練習時遇見了李。

「嘿!你旋棍玩的不錯嘛!我對五數也很有興趣,不如來交流交流?」李嘻嘻哈哈的拿出一對雙節棍。

安德森笑了。

自從一個人跟中心的管家生活十幾年後這是他最開懷的笑了,不,他甚至很少笑。

但是李的態度跟表情讓他感到很溫馨。

一種兄弟之間的感情萌生了。

他們常常一起去教會裡對於各國五數皆有涉獵的劉靖討論武術。

劉靖跟一般的師父不同,他不過大他們幾歲。

雖說是個武術愛好者,卻是個小有名氣的業餘插畫家。目前還在台灣求學中,只是來美國找一個暱稱申公豹的朋友。

不過由於劉靖是自己一個人來美國的,剛好申公豹又跟家人在元宵節這段時間外出。

因此感情不錯的李跟安德森也邀請他一起去李家吃晚餐過過節。

「今晚的天空好像特別清澈啊!」安德森感性的說道,他最近話也開始變多了;大概是受到李的影響吧!

「不如出去看看月亮吧!」李突然這麼建議。

李的父母也跟著劉靖與安德森跟自己的兒子三人一起出去看看夜色。

照陰曆而言。

今日是十五,月量應是一個完美無缺的圓。

但......

劉靖看到眼晴的月色卻緊緊皺了一下眉頭。




那是腥紅色的一輪月......



「芬里爾......絕對錯不了......」劉靖低聲呢喃。

似乎只有安德森注意到這件事。

李好像沒聽到似的。

只是興奮的指著天上的紅月。

只是同日。

美國佛州卻出現了澄藍色的月亮,當時,劉靖尚未得知這件事。







更新日期:2008/02/22 00:18 記者許瑜菁編譯
今天是元宵節,照理應該有一個又圓又大的月亮,但在西半球卻出現了難得一見的月全蝕現象,甚至美國還可以看到橘紅色月亮的奇景。


這個橘紅色的星球不是太陽而是月亮,西半球在格林威治21號凌晨的時間出現了月全蝕的奇景,而在美國麻州所拍攝到的畫面,月球竟然出現了詭異的紅色陰影,主要是太陽光在通過大氣層時折射,因為光譜區段不同而呈現不同的色調,在佛州所拍到的月蝕則呈現幽靜的藍色月亮。


另外,在墨西哥和阿根廷民眾也聚集在一起,用望遠鏡欣賞月亮一寸一寸被遮掩的景象,不少小朋友在父母的帶領下,專注地看著望遠鏡學習天文知識。


墨西哥兒童:「他們說有月蝕,我知道不能用肉眼看,而要用望遠鏡比較清楚。」


月偏蝕的現象並不少見,但是月全蝕通常得好幾年才會出現,像墨西哥上一次是1991年,而下一次可能就要等到2010年,過去許多民族也因為不常看到月全蝕而認為這是不祥的預兆,隨著對天文的了解,月全蝕的魔咒也無足懼怕,而各地民眾當然也要把握這難得的機會好好欣賞。


「確實是因為光,但是這個八成九的人口以科學為神的世界還是看不透這背後的危機啊!」孟買瀏覽著東森新聞的網頁一邊嘆息。

「二哥,大哥跟那個江家人去哪裡了啊?」寫著基因程式的光頭大漢抬頭問長相斯文的孟買。

「去機場,攔截一位問題人物。」

「誰?」

「魔狼芬里爾。」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Re: 神畫師列傳ArtistofGod第23話〈09月01日之好久不見更新〉

文章日炎 » 週一 9月 01, 2008 7:27 pm

23
南投山區的某個廢棄酒廠中,昏暗的蠟燭持續不斷搖晃著黑色與黃菊光芒的剪影。

工廠盡頭那面廣大的水泥牆上貼著與破舊工廠格格不入的華麗壁畫;壁畫的中心是一個壯碩的男子,毫不避諱得裸露性器官。這畫面並不詭異,反而有意種無與倫比得莊嚴感;一種最純粹的真實。

壁畫上得罪人們竊應一色的全裸。

不管是痛谷還是懺混都表露無遺,持裸得身體並不會帶來任何猥褻或者害羞得情緒;任何人甚至是神本身站在這面壁畫前都只會被這審判得氣勢給震攝著。

「不愧是我看中的天才藝術家,可惜他拒絕成為我手下的神畫師。」一名稜角分明的壯碩美男子歎道。

「嘻嘻嘻嘻......你少來了,要不是D教授的崇拜者拉菲爾推薦;這幅《最後的審判》根本不會降臨在這個世界上。這只是個美麗的意外。不!這是笑話!嘻嘻嘻嘻......」說完話男人又神經兮兮的笑了起來。

「洛奇,我真後悔為什麼不讓米迦樂親手用天火把你給燒死。你講話總是這麼直接。」

「羅倫佐,你這個人我看你寧願讓我死在希臘神氏手中;你也不可能讓我死在基督的天使手裡吧?」

「哼,可惜我現在沒有任何希臘神氏回到人間的情報;對了......你不去接你兒子嗎?你不怕芬里爾把現在隱居在美國的亞歷山大給惹火嗎?」

「亞、亞歷山大!?你已經確定他重生在美國了!?那他身上的力量......」

「已經覺醒了,聽說他手上有奧丁的左眼;這使得原本就擁有『英雄』能力的他更加強大,我們可不能因為他不是神畫師也不是神就對他掉以輕心;因為他可是少數能抗衡神畫師跟各國神氏的『英雄』要知道在千年前,東方跟西方分別就有兩個人讓眾神、眾神畫師們死心踏地的跟著他們。」

「亞瑟王、軒轅黃帝......要不是當年梅菲斯特不甘於完美時代的到來分別組織一些希望得到無限全力的神畫師從中作梗,亞歷山大或者成吉思汗早就完成『大同』的神話了;他們製造了某種秩序。」另一個聲音加入了他們的談話。

「你這印度人不好好待在牛氏生機公司臥底,你跑來這裡幹嘛?」洛奇很討厭眼前的印度男人。

「江俞學他弟弟江雨前跟那個西班牙神畫師查到公司來了。」印度人道。

「哈哈哈!真搞不懂甘地怎麼會看上你這個人,也許就是因為你每件關鍵的事都會即時報告。不過你的優點也僅限於如此,我看甘地就是被你害到被印度人民唾棄的!」洛奇不以為然。

「這裡交給我跟他就好了,我身邊還有一堆神畫師可以用;台灣的墨家人跟『鄭家』還動不了我。你快去接芬里爾回來,亞歷山大。我可惹不起......」倫羅左露出難得的恐懼之相。

洛奇的臉色也突然謹慎起來。

其實他原本是不把亞歷山大大帝放在眼裡的。

他真正害怕的。

是奧丁的--左眼。

神祕而有著一個祕密神話的左眼。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上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