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業人-無業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無業人-無業

文章左手 » 週六 4月 28, 2007 10:45 pm

前言:這篇是與HELL大共同創作的故事,所以會不定時更改。


本篇僅獻給在天堂的 彭 同學


序:

風翻飛,不斷翻飛的風彷彿被滿蓋在天空的厚雲給纏住一樣,不停歇地捲著陰沉
的氣候。風與雲交織出一陣陰紫的天,雷鳴如泣,雨就像這場空中爭鬥的汗水一
樣落下,鹹膩、骯髒,無法蒸發。

市立垃圾掩埋場,數以百計的屍體與傷者漫延爬行在兩哩的垃圾山中,穿著軍服
的軍隊無聲地前進,以地毯式的方法快速收拾著現場,不留下任何證據。

蠟白的屍身殘破不一,但都被穿著綠色迷彩服的士兵一一裝入裹屍袋,彷彿這些
只是物品,而士兵們的任務就是將散佈在垃圾場的屍首找回。地上盡是和著酸雨
的腦漿、斷指,亦或是碎肉,不過這些只會延宕到裝屍的效率,所以它們被留在
原處,靜靜地等著與垃圾堆一起被掩埋的那一天。

戲劇性的,雨在底下這場火拼結束後停了,風也停了。

這場黑道史上最慘烈、規模最大的火拼,結束了數個大幫派歷史的爭鬥終於在南
部聯軍的大老孫餘生、以及北湖幫龍頭蒼海老的死,還有軍方即時的介入下結束
了。

這場火拼整整鬥了三年,分別為南北兩部。

北部是打著政府遷台後,擁有無數後援的五湖幫招牌,以及被他們一一收服的北
部聯軍,以白湖蒼海老為首,打著『整肅歧視』之名的北湖幫。

所謂的歧視,簡單講就是排外,因為基本上,這個國家的黑幫生態是非常地方性
的,同一塊地方鬥的就是同樣那幾個派系,一旦來了個外來者,當然這是不可能
的,因為當一座山頭都擠滿了兩三個派系的人,自然就沒有外人立足的空間。對
於外來者,他們往往會一致性地槍口朝外。

然而北湖幫蒼海老能當上白湖一職自然不是隨便來的,他喜歡智取勝過豪奪,他
擅長於詭局而不是久而見效的慎行風格,但他也有保守的一面,剛柔並濟,造就
了北部派系的瓦解以及北湖幫的創立。

南部則是急就章的地方派系,以最大派南崇幫孫餘生為首的南聯軍。這雖說是臨
時聯盟的南聯軍,但他們可是在外敵環繞、在地強敵的環境下生存下來的強者;
現在強者結盟了,原本久攻不破的南部搖身一變,成了一支絕強的聯軍。

當初北部被拿下之後,投誠北湖的只有那幾大家,其他的,全都拜入孫餘生的手
下了。孫餘生行事風格與蒼海老形同對比,他大膽,但他的千思萬慮能保證他的
大膽是有道理的。他擅長突破所有擋在他面前的詭計,步步為營、慢慢消弭掉對
手的實力直到對方驚覺時才發現來不及了。這樣的不敗名聲讓他成了龍頭,不花
半點子兒,整個南部儼然納入孫餘生的手中。

軍方的立場是確保火拼範圍不會波及到百姓,並在火拼結束後收拾、平息一切,
並不打算介入。

然而兩邊都輸了。

軍方並不支持哪一方,只是一視同仁的將屍體運走,將傷者拘提。過程之公式
化,讓人懷疑他們處理的不過是一堆包裹,分類後丟下下一部門,一切從簡。

兩天後,現在的垃圾山裡,真的就只剩垃圾了

雲散了,但又下起了雨,是一場太陽雨。

雨沖刷掉掩蓋在他身上的厚泥,陽光溫暖了他逐漸冷卻的身體。他掙扎著站起
來,站在垃圾的頂端,腦中浮現千思萬緒,但就是想不起來自己發生什麼事了。

他手上有槍,但子彈打完了,不過他記得他的短辮還別著兩顆子彈。他隱約想起
自己殺了人,很重要的人,兩個。但也或許更多,因為他的槍有三十五發。

腳骨斷、肩與手中槍,身上也被刺中好幾刀,但並不致命,他習慣性地保持冷
靜,只是仔細回想著,回想自己發生什麼事了。

回想自己是誰。

「啊…。」他頓了一下。

他無法想起一切,他無法搞懂發生什麼事了,就連冷靜也無法保持了。他一向很
習慣冷靜的,但此刻他不再確定了。

男人抓狂地大叫,猛地站起來,但這付重傷的身軀只夠他抓狂五秒鐘,所以他暈
倒了,一路滾落到垃圾山的底部,來到一台剛上工的怪手眼前。

怪手的司機下了車,騷騷頭,什麼話都沒說,看著昏迷了的男人。

故事開始了。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六 4月 28, 2007 10:51 pm

無業人~第一章:無業
一月~二月

與所有的傳說不同,他是突然出現的,他沒有過去,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過去,可見神
似乎是愈來愈沒耐心了。他突然出現在時代的斷層中,突破無數的困境,就像所有的奇蹟都
發生在他身上一樣,最後他也終於開創一個新的時代。

一個傳說。

鹹澀夾帶酸苦的臭味將他從黑暗的夢境中抽離,什麼都沒有,就連夢也是一片虛無,絲毫不
透露任何過去的線索。他唯一擁有的就是那一分鐘的清醒,這不代表什麼,這代表他沒有任
何回憶。

一陣推門聲,一名中年人走進來。「你醒了?」

眼前昏暗的景象映入他眼廉,他躺在用紙箱堆起來的床上,四周是破木廢鐵搭起的破屋。光
線不是很充足,因為每一塊窗戶都是刮花看不透的樸黃舊玻璃。

這裡有一台小冰箱、一台工業用電風扇、一台收音機,以及擺滿整個牆面的工具。地上鋪著
鐵板,外面一直傳來挖掘的聲音,看來這裡應該還是垃圾場沒錯。

他的衣服被換掉了,現在穿著的是一件已經乾淨舊內衣,以及一條破破的黑色尼龍運動褲。
他看到他的衣服被洗好掛在窗戶邊,上面仍可以看見洗不掉的血汙與刀裂,看來他的衣服不
能穿了。

那滿臉鬍鬚的中年人穿著破牛仔褲,上半身赤裸,露出壯碩多毛的胸膛。只見他手中拿著一
組啤酒,邊走向冰箱邊看著他。

「你是北湖的還是南崇的?」他問。

北湖?南崇?熟悉的字眼,但他想不起來了,他皺著眉頭,滿臉困惑看著那中年人。

「別怕,這兩天不少沒死的都躲在我們這,火拼一結束,他們也只是沒了幫派的小混混。」

「火拼?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那中年人看著他,心裡不知道在想什麼。他補充道:「我沒辦法想起任何東西,連名字也想
不起來。」

中年人愣住了,的確,這理由很難令人相信,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這樣的事怎麼會發生在自
己身上了,更何況是一個認識不到幾分鐘的人。

啊,那中年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來如此,沒關係,等你傷好我帶你出去見見那些沒
死的混混,應該可以問到什麼。」

他驚訝於中年人的反應,這就是這國家所謂的純樸嗎?眼前這個看起來沒讀多少書的中年
人,竟比自己所知的上流社會的人士像人多了。但他也不認為那些吃人不吐骨頭的上流社會
人是人類就是了。

中年人打開一罐啤酒,再從冰箱拿出一罐烏龍茶丟給他。

「補充一點咖啡因,可以舒緩你受傷肌肉的酸痛。」

「我…」他記得這烏龍茶的包裝,但他還是想不起任何東西。

「我叫丁叔,你的話……這幾天大家都叫你『喔,那個昏倒的』,但既然你想不起名字,不
如先取一個吧。」

「也對……,那我就叫…。」

他頓住了,一時半刻叫他取,他還真不知道該取什麼名字好。

「既然你什麼都想不起來,我有個死去的兒子叫丁金業,黃金的金,業務的業,你就叫業仔
吧。」

丁叔喝了口啤酒,打開收音機,裡面播的是某個地下電台的廣播,現在正在賣藥。他看著丁
叔,很碰巧的,業仔這個名字滿熟悉的,這讓他想起了一些東西。

「叫無業好了,剛好我………,」他說到一半,「對,我好像就叫做無業耶,不過我的姓跟
名好像就是無業…。」

「哎呀,那你有想起自己是誰了嗎?」

無業搖搖頭,「沒有,我只想到我的名字。」

「沒關係,慢慢想,」丁叔看看自己的錶,「快中午了,我去放飯了。」

丁叔站起來,正要走向門口時,想起了什麼一樣回頭說:「你的槍我交給來善後的國軍了,
不介意吧?」

「不會。」無業說,心裡隱隱約約想起了他就算不用槍很可以殺人的想法。

「放心啦,我不會把你們交給國軍的,他們好像在找什麼人一樣。」丁叔說完,轉身打開門
離去。

門被打開又關上的片刻,無業確認了這裡的確是垃圾場沒錯。收音機播著台語歌,四周是又
吵又臭的環境。

無業回想著,他殺了兩個人,很重要的人………。他們是誰?他們似乎不是自己昏倒前手中
的槍殺的,而是…,是某種手法。

無業坐起來,看著牆面的工具發呆,腦中一片空白。

這手法不是他一個人就能完成的。

他有同伴,至少曾經有過。

雨又開始下了。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一 5月 07, 2007 8:43 am

一月(2)

經過一夜,天空仍然是灰樸樸的天色。這種天氣,南部多偶陣雨的地方真的不多。所以說這
裡說不定是哪個工業區了,無業心想。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也就難怪這條新聞沒有被報導
出來了。

工業區是一個比住宅區簡單許多倍的地方,因為這裡只是人們的工作地點,工人們是來工作
的,除非哪邊發生什麼火災或重大車禍,否則工人們沒興趣、也絕對不會知道工廠外面發生
什麼事,更不用說位於工業區邊緣的垃圾場裡有什麼事發生了。

早上六點,無業打開收音機收聽一些地下電台的聲音,但這些小道消息最靈通的電台似乎對
前幾天的事絲毫未覺,全都沒有講到這個垃圾場發生的大規模火拼。

意料之內。

無業住的地方只有他跟丁叔兩人在用,平常是垃圾場的物料區,由身為負責人的丁叔管理,
丁叔在外面有房子,偶爾才會在這過夜。今晚丁叔不在,只剩無業一個人,但基本上這整個
垃圾場還是有不少人住在這裡面的。

無業揉揉眉頭,感覺到自己睡眠充足,不過這種感覺有點陌生,就好像他從沒睡過這麼熟、
這麼沉似的。

這安全的一切對無業來說非常陌生。

現在他敏銳到可以感覺的到現在外面只有三個人是醒著的,其中一個待在原地,應該是坐
著,另外兩個隨意走來走去,但也都不離開某個範圍。

雨還在下,看來他們應是守夜的。

無業無聲地坐起,他看看身上的衣著,雖不蔽寒,但至少是長袖貼身的。這套衣服不會太顯
眼,在這種地方也絕對不會有突兀感,剛剛好,無業打算安靜地探索一下環境。

不遠處,幾個喝醉的守夜人只看到無業的房門緩緩打開,就像被風吹開一樣,接著又關上。

泥地,溼且滑,無業沒有把握能在不沾到半點東西的情況下回到房間,於是他又躺回床上。

一整夜,無業感覺到一種熟悉的知覺,那是一種漏掉什麼重要的重要東西的心情。他說不上
來,但距離腦中推測的時間已經快到了,這時間一到,危險也隨之而來,而無業完全不知道
到底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莫名其妙的不安。

誰?一聲門外輕微的斷句,像鞋子的地聲,但這並沒有逃過無業的聽覺。

雨持續下,門外原本的三個聲音突然不見了,此時空氣中流竄著寒冷且微甜的鏽味,一切都
靜了下來,只有雨打在不同事物上的聲音。

雨告訴了無業,有一些厲害的傢伙來找他了。

呼吸一致,彷彿他們是一個個體,擁有許多的眼睛跟手,各自拿著一把改造且隨時能丟棄的
AK-47往無業的房子靠近了。

不論是誰,來者不善。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一 5月 07, 2007 8:58 am

無業人-一月(3)
十個荷槍實彈的黑衣人,安靜地在雨中前傾身軀快速前進,雨滑落他們的黑色防雨套,在黑
夜中,十把黑色的槍描準著屋內。

前面六個人為前鋒,成扇形散開朝著門口前進,兩邊有兩個人加快腳步,繞過部隊來屋子後
方,一個尋找高點,另一個則在廢鐵牆附近尋找隱蔽處。最後方是預留的兩個人,隨時接替
陣亡的弟兄。

最後面壓陣的一人,在部隊完成部署後,透過熱能感器將無業的位置告訴其他人。

『烏鴉呼叫鴉爪,目標躺著,介於鴉眼跟與前方牆兩公尺處。鴉眼請往左偏移十五度射擊,
我們要活口。』

「收到。」

牆上高點,被喚作鴉眼的埋伏員稍微移動了槍管角度,但他在想,事情有這麼簡單嗎?他板
機上的手指突然變地很僵,因為他也是聽過目標的故事的人。

他的故事就像傳奇,他是一個活生生被神化的人。

倫本‧雷普立,死亡魔術師。

傳說中倫本能在聽到槍響的一瞬間閃開子彈,傳說中倫本能空手打出有如自動部槍般的暗
器,傳說中只有死人看過倫本表演的那魔術般的殺人手法,傳說中倫本沒有中過任何陷阱。

神話是真是假,就看這埋伏員中的槍了。

鴉眼做了個決定,他不冒險。

『鴉眼,你幹嘛?』

「我建議使用點22手槍,加上滅音器幾乎無聲。」

躲在高處的鴉眼決定犧牲大家的準確度,寧願不小心打死倫本也要全身而退。

部隊同意了,這個部隊是不分階級的,裡面全是精英,而且他們判斷事物的對錯幾乎是一致
的。

『鴉頭準備完畢,準備進攻。』

此時前鋒部隊靠兩邊窗戶的兩個人站了起來,用槍柄用力打破窗戶,同時間躺在門前的人用
腳勾開了門,接著馬上舉起鋼板掩護他身後已經開始射擊的兩個射擊手,『咻、咻、咻、
咻!!』連續槍擊聲,在這短短一秒,完美的行動展開了。

沒有哀號,沒有倒地聲,難道倫本會就這樣死在睡夢中嗎?不可能,鴉眼心想。

突然,眾人的耳機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你們是來找我的嗎?』

『!!』每個人都無法置信耳邊傳來的聲音。

『部隊散開,成掩護游擊隊形。』

鴉眼抓住一條橫桿,頭下腳上的翻上高牆的頂端,毫不考慮就撲向眼前的垃圾堆。

要快,不然魔術就要開始了。

死亡的魔術。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一 5月 07, 2007 8:59 am

大家對不起,事出突然~~
我外公這幾天走了,結束了中風以來的苦痛。



至少在喪事結束前,我會暫時停稿。
對不起了~希望大家能諒解。

但我還是會貼無業的賞金篇,並與hellsting大~討論新劇情。
他如果貼新的,我會隔一兩天再貼上。

謝謝各位~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五 5月 18, 2007 4:57 pm

無業人~一月(4)

黑夜可以隱藏獵人的行蹤,也能使獵物不再是獵物。

偌大的廢棄物放置區,每區皆與休息處隔著鋼板。這是一種較為系統式的堆放法,由休息處
延伸出枝狀通道,再由附重力夾的大車運載垃圾將之吊到該放的堆疊區。

雨滴在萬物表面凝結了一層,閃爍出凍結般的氣氛。

彷彿天地萬物也為之屏息一樣,雨停了、雲散了,月光灑下神秘舞台應有的照明度,底下一
場神秘的戰鬥如表演般正式展開。

有了月光,紅外線眼罩就無效了,甚至可以說是累贅。於是小隊中似乎是發號司令的『烏
鴉』,在退到集結點後馬上下令卸除臉上裝備。

『烏』字輩刺殺者,在日本森口組中算是31級最高中第23級的頂尖部隊了,在歷來的征戰
中,現在比他們上層的只剩最高31級的殺手師匠了,是被組織看好能跳脫25級『毒物
障』,從此不用再服用毒藥出任務的部隊了。

距離毒發時間只剩下十五分鐘,而外頭帶著解藥的師匠絕對不會來支援。

『鴉翅,高點監視報告。』『鴉眼』提醒適前攀到高處的『鴉翅』,他晚了六秒回報狀況
了。

這時,有如戲劇一般,月光轉到了『鴉翅』所處的高點,他被打倒了,頭上腳下倒掛在彎折
如勾的電線桿上,有如斷了線的傀儡搖晃著。

『什麼時候……。』

『建議,撤退。』

『不管鴉翅的屍體了嗎?』

通訊中,問題此起彼落,只有鴉眼,只有他始終安安靜靜地蹲伏在這一片溼潤的垃圾堆中。

他正分析著情況,雷普林顯然是一開始就鎖定了『鴉翅』,這是一個大膽的攻擊。但沒有槍
聲表示他的攻擊力道不會太強,而且他很安靜,況且是在高點,這幾乎讓『鴉眼』確定了
『鴉翅』沒有死。

他心裡有個譜了,他決定繼續埋伏。

這時耳邊又傳來一聲悶哼,只因為『鴉頸』忍不住透露了自己的位置,『我是『鴉頸』,我
在集結點,烏鴉可能被撂倒了。』緊接著一陣沙沙聲,然後一切回復安靜,。

這讓眾人都了解到他們也失去『鴉頸』了。

此時鴉眼有個想法,他想改變戰場,重新控制這一切,或許還有一次機會。

於是他壓低了聲講道:「『鴉眼』建議,現在改由我部署,請重新報數。」

情況如此,身為『烏』字中的帶頭者『烏鴉』已經遇害。現在連機動力最強的『鴉翅』,以
及情報簡析人『鴉頸』都失手了。現在的『烏』字輩等於是一隻沒有翅膀的烏鴉,而且是一
隻頸子被對方緊扼的烏鴉,任憑宰割。

要是現在他們同意了『鴉眼』的指揮權,就等於正式同意成為『鴉眼』的手下,以後也沒有
資格挑戰這個位子,否則視同叛變。

這算是組織內的規則。一旦你同意同級兄弟來支配你的行動,除非對方同意釋權,否則你將
從此成為他的下位,無法反悔。

『鴉頭。』

『鴉心。』

『鴉喙。』

『鴉爪。』

『鴉骨。』

『鴉聲。』

聽著一一報答的聲音,『鴉眼』鬆了口氣,同時也更加有信心能逃過今天這個劫難。現在正
是全隊生死存亡之際,而看來能夠一路跟自己升級到23級的夥伴們都不笨。

「離解毒還有十四分鐘,我要眾人三分鐘內到達第二集結點,陣形,徐如霧隱。現在開始停
止通話。」

『鴉眼』的打算是,能逃幾個算幾個,他們已經證實雷普林確實活著的證據了,所以這次回
去不止不會受罰,反而還會連升三大級,直接通過『毒物障』,獲得與師匠共同任務的榮
幸。

『鴉眼』悄然卸掉身上的槍枝、子彈,右手直直一伸,一把飾刀便從他的袖袋中彈出。他從
垃圾堆中豁然起身,抖落一身的零件碎片,接著原地輕輕一躍躍過底下的通道,輕易躍過了
10呎之高,這已經等於是跳過一個籃框的高度了。

三分鐘。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五 5月 25, 2007 12:00 am

總覺得上了班,就愈來愈少時間跟大家聊天了~~

剩下的力氣就只是拿來寫小說~然後貼上.........

雖然在公司有一些人很喜歡我的問心跟無業~
但實在沒什麼時間跟他們聊,有時候內容有點地雷還要停頓提醒自己~
不要把劇情在寫出來€前口述出來~~


嗯~大家喜歡這篇嗎?
我不知道@@"

但還是感謝你們點進來看~@@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三 5月 30, 2007 12:53 am

無業人~一月~(5)

無業蹲伏在偷襲他的其中一個人的身邊,他很顯然已經被無業打倒了。他輕輕站起,拿掉耳
機,對著那人手上的手裏劍皺起眉頭。

「那是什麼?」但無業納悶的其實是持有者的身份。

總之不管如何,無業並不感到一絲害怕,因為打從開始,這個部隊步入這個垃圾場之後就註
定要輸了。

沒來有的信心?不,這是非常肯定的心情。

他想起腦中一個佈置圖,那是引來南北聯軍的關鍵,而他則是要盡可能的將前來的、涉如其
中的重要人士殺掉。

是誰?他要殺誰呢?

無業一跛一拐地跳上一座小丘,拿起路旁的鐵棒一棒往前橫敲下---恰巧敲到了從高處落下
往前衝刺的一個刺殺者的腦門。

他的武器是鐮刀鎖鏈。

「好啊!不愧是………嗚!啊!」

一旁,另一個手上裝設鐵爪的黑衣人似乎觸動了鐵堆的脆弱點,遭到粗鐵條淹沒了。

關鍵是他腳下的牽制物,這人想閃的話一定不會被擊中,真正害他被擊中的是纏住他的腳的
鎖鏈。

連鎖狀況,無業這麼習慣性地稱呼這樣的情況。真正的說法應該是,無業打倒了鐮刀鎖鏈
人,而鐮刀鎖鏈人丟出的牽制物竟然如他所料的纏住了鐵爪人。

接下來呢?無業心想著一件事,但他拒絕了這麼做。

「我不想殺人。」無業很清楚再接下來將有人死在他手中。

變更戰術,無業將連著鎖鏈的鐮刀往月亮的方向丟去,那裡是死亡陷阱區。

在無業看來,現在對手只是一心想逃跑而已,有聲響的方就是危險的地方,絕對不會再去沾
惹到他。無業這麼做無非就是希望對手不要過去那個死亡區域。

他沒理由趕盡殺絕。

靠近死亡陷阱區的南面,鴉眼與即將進入陷阱區的其他人都注意到了。

「發出聲音的地方在第二集結點?」鴉眼低聲道。

這等於是逼他們與雷普林同歸於盡啊!!

鴉眼很清楚雷普林會活下來,死的會是整個烏組,甚至連聯絡人都可能被抓到。

不行。烏組不能滅團!鴉眼要阻止這一切。


然而他沒想到的是,聯絡人已經遇襲了。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五 6月 01, 2007 9:19 pm

不知道服務業的有沒有遇到過~~
我雖然不是服務業啦@@"


但左手還是要勸大家一下,被槍指著的時候,請一定要第一時間投降並盡可能遠離持槍者。

沒什麼,我還活著,心有餘悸而已~




無業人~一月-(6)


夜還很長,但對於烏組一行人的壽命來說,只剩不到十分鐘了。

『鴉聲』第一個來到集結點,但原本應該在此接恰大家的聯絡人卻死了。只見屍體身受俐落的槍擊,分別落在頭側與胸口,尚未反黑的血液告訴他聯絡人死沒多久。

敵人還在附近。

能單獨殺害31級師匠的能手不多,雷普林是其中一個,但他從沒見過雷普林以這種方式殺掉敵人。在他印象中,雷普林應該要更加的殘忍才對,但師匠就是死在這漂亮的兩槍之下,而這附近唯一的高手就只有雷普林一個。

如四大師匠只剩下三人了,這對於森口組來說是一項致命的消息。

腦袋混亂,這種情況前所未見,處在人生最後的幾分鐘,冷靜似乎也因為將成為死因而被忘記了。

後方閃動一陣輕微的管狀聲。『鴉聲』人如其名,對於聲音異常靈敏,一個低身閃過奇襲,倒向右方反手向著出聲處射出小刀。

「嗚!」敵人悶哼一聲,從暗處滾了出來。

「鴉骨?」『鴉聲』瞪大了眼,偷襲者竟然是自己人?怎麼會?

這小刀塗滿了遽發性的毒藥,不是痲痺感知而是擴大痛覺的毒,『鴉骨』身體不受控制,體內的痛覺即將隨著他的嘶吼釋放而出。

『鴉骨』壓著滲血的脖頸,舉步艱難地走向『鴉聲』,忍痛說:「你…!殺了聯絡人?」

情況混亂,因為即將毒發的關係,整個烏組不再冷靜了。

『鴉聲』知道他會曝露出自己的位置,毫不猶豫地抽出另一把小刀射向『鴉骨』。

在不遠處的矮丘後,『鴉心』目睹了這一切,他也失去冷靜了,他所看到的很簡單,那就是有人背叛了。

情有可原?這不是現在這個情況應該出現的想法,『鴉心』發了狂似的拔腿衝向了『鴉聲』。

高處的『鴉爪』、暗伏的『鴉喙』,甚至是還沒來到現場的『鴉眼』都感覺的到,一切都結束了,烏組完了。

最後的畫面是斷臂的『鴉頭』一拳揮掉『鴉心』的下巴,而此時提早毒發的『鴉喙』,嘴裡冒著綠色口沫,堅定地拿刀刺往自己的肚腹。

誤會正在擴大。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一 6月 25, 2007 11:27 pm

她醒了。

在她醒來後,她的電腦銀幕開始閃爍,點點光芒映入眼中;在開機後,一行行新的信封一字
排開,每個聯絡人都有一個分門各類的顏色與圖樣。

這房間靜地出奇,床單與床、床邊矮櫃與牆壁天花板,一片的白,唯獨木製的地板透出溫暖
的樹紋,顯得房間不那麼單調。

她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看著最新寄來那封信,最新科技的視控式銀幕自天花板垂掉下
來,隨著她眼睛的閉閤而改變著畫面。

一隻渡鴉的圖示,信件標題寫著:律思,亟需幫助。

這麼說來,他沒有死囉?她已經警告過律思了,這一次的任務就算眼前的不是雷普林,只要
他們行動之後,身後會有其他來自世界各地的組織等待在後,不論封口、搶功、報仇等等理
由都可能是他跟同伴的死因。

既然沒死,代表有雷普林的消息。她的眼神頓時精神了起來。

另外,她所連線的一個名叫小劉的連絡人丟了好幾個訊息,且在她上線後,又追加了幾個即
使訊息,看來他似乎等她等很久的樣子。

她的即時通連絡人只有小劉,這是她醒來之後認識的第一個人,是警察,當時她被報案通知
在廢棄的醫院裡面,而小劉第一個趕到。他的離線訊息跟他本人一樣,關心別人比關心自己
來的重要。

--什麼意思?你怎麼得到消息?--
--先知?在嗎?--
--我等妳上線。--
--你這麼一說我都不敢出門了呢。--
--說不定家裡也不安全—
--你那邊情況危險嗎?--
--你也要小心。--


被喚做先知的她沒有作聲,或者貼切一點說法是,她無法出聲。

只見她的雙眼轉動,看完的信件的同時,也擬了信,在看完、寫完之後,在標題標明”先
知”之後寄出。

剛剛渡鴉寄來的那封信,大致上的內容是:律思被派往台灣搜索並狙擊雷普林,結果在執行
任務時遭到不明團體的攻擊而覆滅,但也只有他一個獲救。而救他的是一個失去記憶的人,
這人將所目擊到的現場痕跡描述在信上,請她分析可能的目標,並以幫她執行任務為條件交
換一些情報。

電腦的另一端,小劉又傳來訊息了,又是關心先知的安危。

--你冒險跟我報信,一樣有危險,我不能單方面接受你的幫助只顧自己,我也要出力,保護
你的安全。--

她想了想,其實她本來不打算幫他逃過這場死劫的,反正她手上還有許多相關的、更強而有
力且更有用的連絡人。

--妳在銀幕前嗎?--

她那雙猶如可以看穿一切的大眼睛動了動,稍了訊息給他,同時又寄了另一封信給律思,標
題一樣是先知。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四 7月 05, 2007 10:31 am

(8)

律思看著夜色,思索著先知回覆的那封信。今晚無月,城市映出一片的光輝塵埃,繚繞的迷
虹燈,曾幾何時,地面用金錢堆砌成的光芒佔據了夜空中的星光?

「曾幾何時,我也變得怕死了?」他笑嘆著,傾身倚在欄杆上。

他是怎麼了?在那一天之中,他捨棄了武士精神,認定一個認識不到一天的人為自己的主
人,況且在那之前他還想殺掉那個人呢。

但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他的眼睛,那一是雙清澈盡澄的眼睛,能引發出一個人內在所有感
性因素的眼睛。律思想起了被人口販子抓走前的時光,想起他給自己下的一個誓願。

誰能助我逃離日本人的控制,我一生為他做牛做馬在所不惜。

律思嘆了口氣繼續想著,我在做什麼?我體內的毒解了,而且永遠回不了日本,因為他們只
會把我當做叛徒;但這不正代表我自由了?所以這一次我是依自己的意志找到了服從的對象
囉?

律思雖不願承認他那遙遠的誓言,但他也不是那種白白要人幫忙的人,所以他為了交換情
報,自願替無業幫先知執行一次任務。

Monster,這個字如雷貫耳,在組織形勢開始破敗散滅後,頭一個以小組為行動基準的殺手
集團的名號,其實力可逼現今僅存的少數幾個大型組織。然而這小組僅擁有有不到五人的規
模。

而他必須對付這樣一個恐懼小組。

律思從底縫把資料袋推進門內,一言不發地,離開了藏身處。他一直知道,知道自己將會遇
上人生中第二次最兇險的死劫,但他仍然邁開步伐離開了去。

始料未及的是,無業將再救他一次。

一月的漆黑夜空正替換上二月的蒼藍白晝。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二 7月 24, 2007 12:54 am

二月

這地方很安全,無業碰巧在潛意識中想起了這裡,但不知道怎麼解釋這樣的巧合。

這房間曾經是被他放棄的一個地方,隨著那一次失去他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個人,他也放棄了這個地方,任由它塵灰漫佈。

諷刺的是,當全世界都放棄了無業時,這個被他放棄過的地方收容了他。

此時無業手拿著抹布,擦掉直立梯上最後一道灰塵,他知道上面連結到一個密道,但那密道上的密碼無業想不起來。

無所謂了,無業沉浸在熟悉的感覺,回想他冷冷的感知當中,曾經有過那麼一道陽光。

清理完,無業回到客廳,他已經知道律思離開了,雖然現在還不知道他到哪了,但無業知道自己有這個能力找到律思。而當務之急就是了解這整個資料袋裡的東西,不然到時就連無業也恐怕沒那個命去找律思。

陽光斜斜射入屋內,映出這一室白色的裝潢之下,木質地板那溫暖的顏色。無業啜了口咖啡,腦子裡隱約不明的記憶開始將眼前的資料分門別類,並加以確定。

我是機器,無業心想著,眼前的資料開始以每秒一張到兩張的速度烙在無業的腦中。這袋子裡總共有上百張,每一張接有五六百字的介紹。

我是最優秀的機器,無業這麼想著的同時,已經列出目前所有資料中兩個符合這次行動的團體。

我是最精密、最厲害的機器,無業面無表情地看完所有資料,符合團體有三個。

英國歐印保全公司,僅存的幾個大型集團之一,現場大部份的痕跡都顯示只有他們這樣水準的高手才做的到的事。

俄羅斯韓薩崗紅色扁帽公司,一樣是大型集團,但只有部份符合,可見得他們知道的不會很多,但他們一定至少派出了一個頂尖高手出來了。

Monster,局外人,小組,雖然找不到他們加入戰局的理由,但無業完全知道這些痕跡全是他們弄的,而上面兩者只是剛好符合罷了。

丁叔會在誰手上?

無業停止思考,這一下停地很急,使得他臉色大變。

「厲害!想用歐印來對付我?」

這是一場棋局,如果對方先攻了,除了擺出防守陣勢以外他還有另外的選擇。那就是避開攻擊,把攻勢的權力轉到自己身上。

森口組,這第一步棋損失最大的組織,如果讓他們知道是誰害得他們如此不堪,他們會怎麼對付這個誰呢?而告知這項消息的自己則可以不用理會對方的攻招,因為他已經找到擋箭牌了。

用森口來擋歐印。

無業允許自己笑一下,拿起桌上的咖啡一飲而盡。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