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業人-賞金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無業人-賞金

文章左手 » 週六 4月 28, 2007 10:49 pm

這篇是合作對象HELLSTING的。

我們是分開寫的,為了不搞混還是分開貼~


無業人:序
雷雨過後的深夜,地面上積水不退,陰冷潮濕的氣氛瀰漫四周。
這裡是郊區裡的最偏僻的角落,法律正義無法到達之處。
對某些人而言,這裡將他們的葬身之處。

在之前雷雨發生的同時,一場屠殺在此展開。
死亡的痕跡與氣味充斥於這個地區,有如經歷一場戰爭。
但只是一次稀鬆平常的幫派談判,但處刑制裁卻在此展開。

索貝克看著滿地的屍體,這些傢伙到死都不知道是誰有能力做出這種事。
他知道自己已經達成任務了,但只有極少數人知道這次任務的內容。

一支僅僅三個人所組成的小組,竟然設下圈套慘忍的同時格殺南聯與北聯的幫派份子。

「剛傳來軍方已經介入市區南聯與北聯的火拼,現在應該已經在抬屍袋了」小組通訊員塔德告知索貝克剛才得知的資訊。

「回報回去,A區掃蕩任務完成」傑格斯竟在索貝克之前下達指令,也許一場屠殺,又讓綽號屠夫的傑格斯興奮到失去分寸。

「稍等,要該區的負責人檢視所有屍體裡是否有我們要找的人」索貝克絕不容許權威受到挑戰。

「他們回報軍方把所有屍體都丟到垃圾處理廠了,需要一段時間才能識別。」塔德回報該區負責人的答覆。

「叫他們儘速找出那傢伙,如果他死了,問題會簡單很多,如過他還活著,將會是一場災難」索貝克知道目前失蹤的目標,除了他的小組外,沒人可以對付的了。

「我們下一個的任務何時展開?」傑格斯的表情已經有如一頭嗜血的野獸讓人不寒而慄。

「就是現在,前往垃圾處理廠」索貝克命令簡單明瞭,塔德與傑格斯將會是他最有力的後盾。

因為狩獵現在正式開始了。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六 4月 28, 2007 10:53 pm

無業人:第一章 禁言
昨晚的大雷雨結束了,陽光暫時普照在這個號稱是希望之地的都市,但是整個城市卻都已經陷
入了全面恐慌的狀態之中。
僅僅昨天一個晚上在市中心發生的武裝衝突,就至少造成一百多人死亡,受傷的人數也多達數
百人之譜,司法單位無法控制禽獸,乾脆讓禽獸自相殘殺,這暫時是大規模暴亂會發生的原因。
雖然目前傷亡的幾乎都是幫派份子,沒有平民受到波及,但是不安的氣氛依然籠罩在各個角落,
沒人知道新的暴亂會在何時發生。

索貝克的小隊到達了距離垃圾處理區周邊5公里內的範圍,在他們找到目標之前,索貝克需要
先解決一個小問題。
有人知道太多,而且口風不緊,這件事情不需要只有嘴巴沒有能力的人參與,索貝克決定要讓這
個人永遠的安靜下來。

「塔德,連絡顏明綸,我們決定提早把酬勞給他,地點就在這附近廢棄的工寮,等他到達指定地
點後,我會給他詳細地址。」索貝克提到的顏明綸,正是現任的市議員。


「傑格斯,做你該做的事」索貝克的命令相當簡單,因為跟傑格斯共事十多年來,傑格斯從不讓
他失望

「聯絡上顏明綸了,預計10分鐘之內就會到達了。」塔德回報目前最新的狀況

「叫他在離這裡1.5公里的廢車場等我們到達,談話結束。」在找到真正的目標以前,索貝克
希望先體驗狩獵的樂趣

一個小時過去了,顏明綸議員跟他帶來的保鏢們正在索貝克約定的地點等待他盼望的酬勞
此時議員的手機響起,議員極不耐煩的接起電話。
「該死!你知道我在這裡等多久了嗎」議員不知道他現在跟他通話的人正準備帶來死神的訊
息。

「對你這種只看的到錢的人渣,有需要守時嗎」索貝克似乎連跟議員談話都帶有深深的厭
惡。

「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議員的聲音已經氣到顫抖。

「知道,一個將死之人。」索貝克的語氣以由厭惡轉為嘲笑

「哈!你以為我顏明綸第一天出來跟人打交道嗎?我早知道你們這些外國人來者不善,我早安
排槍手在附近了,勸你趕快把約定的500萬美金現金給我,否則我的手下找到你們,你會後悔活
在這個世界。」議員似乎對自己的安排相當自信。

「你是說即將出現在你眼前的那些人嗎?」索貝克的聲音依然冷酷不受影響。

「啥?」議員還在疑惑時,一聲轟然巨響在耳邊響起。

「這什麼呀?!」一台被幾乎燃燒殆盡的賓士轎車上,裡面擠滿焦黑的屍塊,出現在議員與他
保鑣眼前,只能從被身首異處的人頭判斷出有六具屍體,剛好是他派去要揪出索貝克的槍手人
數,而車牌號碼正是槍手所搭乘的賓士車兩台其中之ㄧ。

「沒關係,我還有留一台要放你跟你現在暫時還活著的手下們」索貝克冷酷的聲音已經讓議
員驚嚇到失去方寸。

「你惹我不起的!你你你千萬別亂來!」看到剛才有如地獄的景象,議員已經語無倫次了。

「當你想出賣我們的身分給北聯或南聯時,你就已經預約死亡的機票了,下輩子找個比較忠心
保密的祕書吧,你可以去地獄跟你的秘書好好敘舊了,談話結束」索貝克悍然掛掉電話。

「還等啥!快逃呀」議員知道索貝克的能力了,在在他只想吆暍手下趕快離開這裡,但為時已
完......。

議員手機還沒掛斷,手掌已經不知被從而邇來的子彈貫穿,議員痛的連滾帶爬躲回車內。
不斷廢棄車輛旁傳出槍聲,議員的手下ㄧ個個頭部中彈倒地身亡,周邊的廢棄車現在有如來自
地獄的死亡列車。
槍聲從四面八方傳來,但卻沒人知道子彈從何處來奪命,議員的保鏢連狙擊手都沒看到,就已經
全部身亡了。

車門打開了,死神前來索命了。
「求求你們別殺我呀,我錢不拿了」5分鐘前不可一世的議員,現在卻尿濕褲子,躲在他百萬名
車的車內。

「現在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了嗎?」死神的聲音已在議員耳邊響起。
一聲槍響,子彈貫穿議員的太陽穴,為了安全起見,傑格斯順便在心臟補了一槍。

「任務結束」傑格斯簡短的回報。
「辛苦了」回答的是索貝克,他永遠知道傑格斯從不失手。

半個小時前,議員派出的槍手早已被傑格斯格殺殆盡,這正是索貝克一個小時後才撥出電話的
理由
索貝克幫議員關上了嘴巴,現在這個地區已經沒人知道索貝克等人適合來歷了。

該是找出目標的時候了。

傑格斯已經回到會合地點。

「誰是下一個目標?」這是傑格斯與塔德共同的疑問。

「雷普林,倫本雷普林」索貝克說出目標的名字。

「那個號稱死亡魔術師的雷普林?」塔德在傑格斯之前說出他所了解的雷普林。

索貝克更加知道,只要雷普林還活著,再找雷普林的人,絕對不只他一個。

一月剛開始,這個狩獵季節將會非常有趣.......




(倫本•雷普林~~~~德文的倫本是無業的+英文的雷普林是流浪者=無業的流浪者。無業篇
的無業想起的記憶便是從這裡來的。嚴格來講,中譯其實是無業的無業遊民。)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一 5月 07, 2007 8:55 am

短暫的陽光隨即又被烏雲所遮蔽。

司法機關還沒收拾完市區那場亂鬥的爛攤子,現在又在此時收到現任市議員慘死郊區的震撼
彈。

警方在下午一點時收到匿名的報案電話,隨即派員趕往處理。到場時只發現有如煉獄般的景
象,屍體遭分屍隨意棄置,現場沒任何生還者。
為了避免節外生枝,警方對外發言,僅以議員遭到車禍身亡作為藉口。但是,現場看起來其
實更像空難般的慘不忍睹,連許多身經百戰的刑事組幹員看了也不禁嘔吐。

這已經超過絕大部分人能忍耐的極限。

刑事組組長張德衛已經來到現場,「阿義,現場勘驗的怎樣?」張組長劈頭便問現場的員警。

「至少可以確定不是自殺事件」綽號阿義的員警如此回答。

「有人知道顏議員今天的行程嗎?」張組長決定從此處開始著手。

「據議員服務處的回答,只有議員的秘書吳柏儀知道議員每日的行程。」阿義如此的回應。

「等等傳換他來局裡作筆錄」張組長內心竊喜找到案情的突破點。

「恐怕沒辦法了,他昨天從酒店喝完出來,路上酒駕車禍身亡。」阿義馬上潑了組長一盆冷
水。


「幹!能把事情搞成這樣,絕對不是一般害仔做的出來!顏明綸這種來頭,竟然有人敢動
他?!」張組長已稍有怒氣。

「那現在怎麼辦,被記者知道顏明綸是被人做掉的話,上面壓力下來,以後日子會很難
過。」阿義也開始擔心起來了。

一名年輕的員警來到組長與阿義面前。「組長,我有其他看法。」年輕的員警迫不及待的要
表達。

「新來的小劉喔,說吧。」張組長其實已經有點萬念俱灰了。

「我想這件事應該是南聯或北聯的人做的。」小劉相當的肯定的答案。

「哪有可能,顏明綸跟南連北聯的關係都很好,他們沒事幹麻殺死他們在政治圈的同夥?」
張組長意興闌珊的回答著。

「假如他們都以為顏明綸同時出賣他們呢?昨天晚上郊區的凶案,南聯跟北聯很多大頭同時
都死在那。也說不定他們以為是顏明綸牽線陷害的?」小劉依然相當有自信。

「又沒證據,怎樣去查南聯或北聯?」張組長開始感到有點興趣。

「很簡單,議員跟他秘書已經掛了,我們可以名正言順去檢查相關的所有資料,說不定可以
知道議員想跟哪邊示好或勒索,導致得罪哪一邊。」小劉越講越起勁。

「這倒是一個好方法!就先從這查起吧。」張組長又恢復了生氣。

「是!我有事要回局裡一趟,先行告退了。」小劉還有其他要事需要離開。

張組長與阿義開始連絡需要支援的單位,準備對議員相關資料展開調查。

小劉匆忙趕往市區,彷如有何要事。

手機在此時響起。

「喂?」小劉接起電話。

『有依約定計畫行事嗎?』一個明顯變造過的聲音回應小劉。

「我一切都照你所說的。」小劉的聲音明顯焦躁不安。

『你現在可以去銀行領你的酬勞了,如果你敢耍花樣,下場會跟顏明綸一樣。」變造的聲音
說完便掛斷電話。


塔德回過身向索貝克報告。「傀儡已經達成任務了」

「照約定的給他酬勞。」索貝克冷冷的回答。

「為什麼不趕快前往目的地,逼雷普林出現?」傑格斯已有些許不耐。

「等警方進去那抄南聯或北聯的餘孽,你還擔心他不會出現嗎?」索貝克露出詭異的笑容。

索貝克知道還有其他人在找雷普林,這些人絕對不好對付。雷普林不會讓自己身處險境,自
然會出來解決這些傢伙。

到時候索貝克將有很多傀儡可以利用。

(未完待續)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五 5月 18, 2007 4:59 pm

無業人:一月 等待

獵人已經知道獵物的蹤跡,但這隻獵物極其兇猛,已經擊敗並且埋葬無數的獵人
少有獵人敢直接與其挑戰,唯有最精明與強悍的獵人才能將獵殺這隻獵物
然而兇猛的獵物絕不會坐以待斃

由現行所收集到的資訊研判,索貝克幾乎確定雷普林就在垃圾處理區的範圍內
塔德與傑格斯這幾天不斷滲入當地政府各機構,包括拘留所與醫院甚至是太平間
他們唯一要確認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雷普林是否還活在世上

由於索貝克、傑格斯、塔德三人外表特殊,與這個叫做台灣的國家人民外表差異相當大
所以三人儘可能不同時行動,避免引人側目
這幾天的行動即將收網,傑格斯與塔德也回到會合地點準備下一步的行動

"我們確認過了,雷普林現在正在這個區域內"塔德簡短的回報這幾天任務的結果

"也該展開行動了吧"傑格斯已有些許不耐

"先讓其他人去確認雷普林是否還活著吧"索貝克如此回答

"別開玩笑了!如果雷普林栽在他們手上呢?我們這幾天的佈線將徒勞無功"傑格斯幾乎用吼的表達意見

"你我都知道,那些傢伙根本不是雷普林的對手,你只是無聊找找樂子罷了"索貝克回答的異常輕鬆

"塔德的情報顯示,至少有二組人也在附近行動,其中一組人甚至已經逼近雷普林最可能出現的區域"傑格斯心情稍有緩和

"塔德,能知道他們來自何處?"索貝克轉向塔德詢問

"是的,最接近雷普林的隊伍確定來自日本,另一組是東歐那邊的角色"塔德資訊已收集齊全

"先讓雷普林陪那些小黃玩玩吧"索貝克知道雷普林絕不是這些日本的刺客所能解決的對象

"那我們呢?"傑格斯又開始不耐

"等待,等到雷普林不得不現身,任務自然會開始"索貝克絕對不容許有任何差錯,他知道面對雷普林這種高手,一步出錯,全盤皆輸

(未完待續)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三 5月 23, 2007 10:56 pm

無業人:一月 警鐘


在加油站裡玩煙火
是對某些人目前所作所為最好的形容
看似刺激有趣其實是自取滅亡

小劉前往市區的銀行,收取索貝克所答應的酬金
待在警界的人都知道小劉的家世優良,他的家族在全國是有頭有臉的財閥世家
其實小劉可以不缺錢花用,但他似乎從不與家族的任何人來往

索貝克依約將酬金匯入小劉的帳戶,小劉到銀行後便將籌金全數提領
小劉不希望節外生枝,畢竟他也不知道索貝克等人是何方神聖
他只知道索貝克當初是用手機與他連絡,而且是來自無法追蹤的號碼

小劉深知生存之道,有時候知道太多事情反而會比無知危險
小劉從他已逝世的母親就能略知ㄧ二了,他母親永遠忠實的等待他父親回家
但父親回家時大都只帶著滿身的酒味與香水味,母親永遠不過問關於父親在外的任何事情

所以母親雖然從來都沒得到父親任何的尊重與關心,但至少母親在世時過著奢華的生活
在這種不正常的環境長大,小劉雖然衣食無缺但卻毫無任何尊嚴,他不過是被當成傳宗接代或是在賓客面前炫耀的工具罷了
當他到達能獨立自主的年紀時,便毅然離開他認為病態至極的成長環境

小劉回到家中便將現金放入保險箱內
雖然小劉自己一人獨居,但凡事還是小心為上
畢竟這筆錢可是他拿錢換來的

小劉打開電腦,他每天都要在msn上固定與一位綽號叫先知的網友對談
他不知道這位先知是不是駭客任務看太多,所以才自以為無所不知
但至少小劉知道,這位先知曾幫他解決不少問題

小劉剛進警界時,曾遇到許多難解的懸案
這位先知一開始以電子郵件幫小劉解開許多疑惑使小劉順利破案,爾後又留下msn讓小劉更方便找到先知的下落
但小劉並沒有將索貝克的事告訴先知,畢竟這種事情不需要太多人知道

電腦螢幕上顯示先知已經上線,顯示的名稱依然是先知
而電子信箱是當初他寄信給小劉的信箱,似乎也不在乎有被追蹤的風險
更或許是他有信心沒有可以找到他

以往都是小劉先向先知打招呼,畢竟都是小劉有求於他
但今天一反常態,先知今天竟然主動傳來訊息
訊息相當簡單卻異常驚駭
來自先知的訊息:你距離死亡只有一步之遙

(未完待續)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三 5月 30, 2007 1:02 am

大家,你們覺得我€應該把原文排版過,還是你們比較喜歡原文呢?
前三篇是經過我更改後的版本~
再來都會是原文~

正式版本寄出去的話,我會整個再潤一次稿
在網站上貼的都會是未更改版本~

算了說這些有點廢言= ="
等到有人回的那天吧~


賞金:一月 引信


保存實力是維持力量最重要的關鍵,因而必須避免不必要的損失
能讓不同陣營的對手互相消滅,當然是在好不過的事
假如能讓同陣營的互相對手自相殘殺,絕對是戰爭藝術的頂尖水準

索貝克的小隊早已得知日本與歐洲的殺手組織都緊盯雷普林
當然索貝克有信心自己現有的實力能擊潰不論從而而來的礙事者
但是沒必要讓自己也陷入這場風暴當中

"塔德,你有辦法確切掌握最接近雷普林可能位置的小隊行蹤嗎?"索貝克需要確切的位置,執行所要下達的指令

"離我們現在的位置不到1.5公里,可以有效的攔截他們行動"塔德肯定的回答

"我們要將他們殲滅嗎?"傑格斯似乎有期待著血腥的味道

"不用,殲滅他們只是幫到雷普林,而且浪費我們的時間,我有更好的方法"索貝克知道能與雷普林匹敵的人,除了他與傑格斯屈指可數外,他相信那組日本來的小隊,裡面也不會有具備這種實力的高手

"那我們還是在這個區域內等待嗎?"塔德希望得到下一步驟的指令

"不,只有一個日本會如此千方百計想找到雷普林,而他們的信念將會害死他們自己,傑格斯,你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吧?"索貝克將目光轉往傑格斯

"我知道了,我裝備準備好了,只需要知道日本醫生的位置而已"傑格斯與索貝克並肩作戰多年,當然知道索貝克提到的組織是何方神聖

"塔德,將雷普林附近1500米內的中短評電波分析出來,離開其他接收點位置超過300米的發送點,就是我們所要找的人"索貝克立即下達指令

"找到了,離我們現在所在位置只有1000米左右"塔德不到3分鐘的時間內,就分析完所有可能的位置

"傑格斯,去做你該做的事吧,只需要拿下烏鴉們飼主,就能讓烏鴉們知道這個垃圾場將是他們最後的棲身之所"索貝克知道這件任務,傑格斯絕對遊刃有餘

"藥跟人都要帶回來嗎?"傑格斯已經著裝完畢

"只需要將藥帶回,人就讓他留在那吧"索貝克目前還不需要人質

"知道了"傑格斯瞬間就在黑夜中消失

"長官,你們提到烏鴉是指哪個組織"塔德心中充滿疑惑

"等傑格斯回來,你自然知道我們再說什麼"索貝克知道只要能拿下飼主的命與藥,不但能逼烏鴉們以性命與雷普林相搏,也省去他的小隊與烏鴉們交手的時間

漆黑的空屋裡,一個全身武裝卻反而顯現出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正在通訊機器旁等待他的夥伴歸隊
這不是他第一次任務,但他卻異常緊張
因為他知道這是追捕的對象是雷普林,一個有如神話故事裡出現才會的人物

"烏鴉,你們接近預定的位置了嗎?"中年男子以日文向他的隊友們詢問了

"鴉巢,已經到達預定位置了,任務完成後,或再度回報,完畢"對方也是以日語回答,但聲音相當鎮定

代號鴉巢的中年男子心想,既然能如此安全的貼近雷普林的位置了
以他對烏鴉們的了解,這次任務十拿九穩了
他看他手腕上的錶,離烏鴉們必須餵藥的時間已經開始倒數
但,這也是他人生中最後一次的對話,一生中最後思考的一件事,與最後看到的畫面

強力步槍的子彈從中年男子身後的玻璃射入,輕而易舉的貫穿男子的腦袋
狙殺來的太突然,男子還來不及趕到驚嚇甚至痛苦
如此簡單的便結束他的一生

不到30秒的時間,傑格斯高大的身影進到屋內
傑格斯在男子的屍體上熟戀的搜索著,很快的便在男子上衣口袋找出一小包藥物
傑格斯滿意的露出微笑,迅速離開他所造成的凶殺現場

傑格斯回到了索貝克小隊所在的集合點

"任務完成了嗎?"索貝克緩緩的向傑格斯詢問,因為他早已知道答案

"你要的東西在這"傑格斯將藥物遞給索貝克

"很好,現在就看雷普林如何施展他的死亡魔術了"索貝克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未完待續)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六 6月 09, 2007 8:47 am

唔啊!沒人回!?

嗯............

一個人在新竹沒人理~加上發文沒人回~

這一定是老天給我這個溼人的考驗~

正所謂~~天將降大任於溼人也~
必先使其智障,勞其激凸,射其體膚,沒錢還不能當乞丐也~比奶油麵包還慘~


本來想說不貼的......但都寫好了哪有不貼的道理~


無業人:一月 追擊


無謂的等待只是徒增困擾
好的獵人知道何時才是出擊的最佳時刻
現在,該是出擊的時候了

傑格斯回到會合點後
發現室內已經不只有小隊的人員了
他們有了訪客

訪客是個年約50左右的黃種中年男人
體格與氣味可以確定是來自藍領階級
但他目前陷入昏迷狀態

"這傢伙從哪帶來的?"傑格斯大聲的向塔德質問

"我帶回來的,就在你去的尋找醫生的同時,我便順便把這位老朋友找來了"索貝克不帶一絲感
情的回答

"他是誰呀?這個任務根本不需要其他人的加入"傑格斯依然壓抑不住自己的怒火

"他不是小隊的新成員,他只是要引誘雷普林的餌,至於他是誰,你不需要知道"索貝克不想透露
太多細節

"他是植物人嗎?不然怎麼毫無反應"傑格斯決定改變話題,順便壓制自己的怒氣

"塔德給他注射強效的鎮定劑了,他在來這裡之前,被一群混混威脅,情緒不是很穩定,我請塔德
讓他暫時平靜一下"索貝克臉上依然無任何表情

"一群混混就能讓他嚇成這樣?"傑格斯觀查這個訪客的體型,似乎不是那嚜膽小的人

"不,他看到我解決那些混混的方法,才受到驚嚇"索貝克桌上放著許多證件,似乎就是剛才所收
集到的資料

"這樣我就能理解了"傑格斯知道索貝克解決阻礙者的方法,而那些方法,遠超過一般人所能忍
受的極限

"塔德,歐洲的訪客有動靜嗎?"索貝克的戰略線再只差最後一塊了

"訪客被帶走後,歐洲佬才趕到,可以確定有五個人進入室內,停留不到100秒便離去"塔德立即
提供索貝克所要的資訊

"這樣就夠了,歐洲佬已經上勾了"所有事情都照著索貝克的盤算在進行

(未完待續)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四 7月 05, 2007 10:35 am

無業人:二月 沉寂
不安與絕望的情緒是最容易傳染的疾病
尤其是當你發現你已經深陷其中時
即使是最堅強的人也無法承受

索貝克的小隊已經達成現階段的目標
現在只需等待雷普林或歐洲佬的動向來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何況他們現在手上還有人質

"這傢伙到底是誰呀?"傑格斯指著躺在地上的中年男人向索貝克質問

"他姓丁,照他之前與其他混混的對話,他是這個廢棄物場所的工頭,收容上次幫派火拼的倖存者"索貝克一邊看著手中丁姓男子的證件,一邊回答傑格斯

"所以您想要從他口中問出雷普林是否還活在世上或所在何方?"塔德難得主動提出問題

"照他跟那些混混對話的內容,他還收容一個不知道來自何方的人物,他既然有個那麼在乎的人,這位丁先生也許跟雷普林關係匪淺"索貝克緩緩的向塔德解釋著

"為何可以判斷出他會跟雷普林有關係?"塔德畢竟是新手,對許多關於雷普林的是依然不甚了解

"果然是菜鳥,這傢伙在這裡擔任工頭那麼久,平時也常接觸這個地區各階層的人物,他不認識的人物,一定不是當地人,除了雷普林外,還有幾個人,既然他願意如此保護雷普林,雷普林也絕對會把它當成夥伴依樣,沒理由不來救他,懂了吧?"傑格斯已經向塔德完整的解釋清楚

"雷普林會願意為一個認識沒幾天的人,冒著生命危險來救他?"塔德依然有許多疑問

"雷普林就是這樣的人,也就是這樣,今天才有那麼多人會想來殺他,他幫了太多不需要幫助的人,殺了太多沒必要殺的人"索貝克依然不帶有任何情緒

"就快跟你依樣了吧"傑格斯在旁邊突然笑了起來

"也許吧,傑格斯,順便跟塔德說今天晚上的烏鴉是什麼來利吧"索貝克想起塔德的疑問

"那些日本小黃是從幕府時代就開始的組織,你也可以稱他們是忍者,他們奉行嚴格的紀律,奉行不成功變成仁的信條,所以他們出任務時,身上的血液都有注射毒素,只有小隊的領袖有解藥,只要任務失敗,組員便全部都會毒發身亡,除非有白癡願意全身輸血給他們,最多不過也只能救活一個人,不過也正因如此,從來沒有人能活抓這些小黃"傑格斯帶著輕鬆的語氣描述給塔德了解

"所以今天我們故意只殺領隊的人,拿走解藥,就能讓這隻小隊自動瓦解?"塔德終於開竅了

"正是如此,他們會被逼到牆角,最後自相殘殺或是以性命與雷普林相搏,換取任務成功的光榮,何況傑格斯今天殺死的是這些烏鴉的四個最重要的領袖之ㄧ,其他烏鴉還會源源不斷的前來找雷普林,正好可以幫我們省下很多麻煩"索貝克依然淡淡的回答

"這著傢伙還有多久會醒來呀?"傑格斯指著丁姓男子問著塔德

"120分後便會甦醒"塔德回答著

"讓他睡吧,還有其他事需要調查"索貝克暫時知道所有威脅已經慢慢遠去,但卻轉往雷普林而去

(未完待續)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四 7月 05, 2007 10:36 am

無業人:二月 真相
當你發現自己跟惡魔交易後
每件事都像夢魘一樣無法擺脫
解脫之日以遙遙無期

小劉知道自己當初其實不該收下那來路不明的酬勞
但是,他有什麼立場能拒絕
能毫無顧忌殺死政要的人
要殺死像他這樣的人
更是易如反掌

雖然收下酬勞後
小劉並沒有感受到生活有任何異常之處
但是,先知竟然有辦法知道他現在的困境

小劉收到先知傳來警告意味濃厚的電子郵件後
立刻發出回信
他一直想知道委託他的對象究竟是何來歷

先知5分鐘內就回信了
信的內容只有提到
"他們是Monster,你目前只需要知道這個,而且試著遠離他們"

小劉還是不知道究竟Monster代表什麼意義
他只知道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先知的文章充滿緊張與警告的意涵
小劉只好再次向先知詢問Monster的來歷

先知依然在第一時間內回覆
信裡的內容依然簡短但遠比前次的信件更加驚駭
"沒人知道他們是誰,只能知道的是死亡是唯一可以遠離他們的方法"

(未完待續)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文章左手 » 週二 7月 24, 2007 12:56 am

無業人:二月 談判
想掌握優勢的人,絕對不能輕易犯錯
尤其是面對實力相當的對手時,自亂陣腳將是邁向滅亡的第一步
但,當你掌握主導權時,如何踏出勝利的第一步,也是需要經過深思熟慮

該是客人清醒的時間了
索貝克請回來的訪客應該已經休息夠了
雖然他是被迫休息的

清醒時間果然跟塔德估計的一樣
訪客已經恢復意識
但他也隨即知道自己身陷險境

"你們是誰"這位東方訪客帶著些不安並且以當地的語言對著索貝克詢問著

"丁先生,你不用擔心,我只是想向你問幾個簡單的問題"索貝克居然也是用這位訪客熟知的語言來回答

"你想知道什麼?"訪客似乎對索貝克能以他的母語回答而大感意外

"我想知道我的朋友是否還在世上罷了,還有他現在哪,你誠實回答完後,我會讓你安全的回到你的住處"索貝克依然友善的詢問著

"你問吧"訪客也釋出善意的回應

"謝謝你的配合,但我必須提醒你,我的夥伴能判斷你是否說謊,如果你說謊,我的夥伴會讓你快速的向這個世界告別"索貝克的回答依然平靜,但他身旁的傑格斯已掏出配槍指著訪客

"我想你們既然肯願意光明正大把我帶來這裡,也讓我看到你們的面貌了,可見你們完全不在乎我是否會洩密,要殺我也應該也絕對不會手軟吧,我想如果我不願意吐實的話,應該就是找死了吧"訪客並沒有露出任何懼色

"你說的完全正確,但我們從來不做沒必要的殺戮,所以你只要告訴我相片裡的這個人是否還活著,是否還在處理區內,你就能平安的回家了"索貝克拿出雷普林的照片遞到訪客的面前

"他還活著,也還在處理區內,他只是倒楣的路人罷了"訪客緩緩的回答著

"這樣就夠了,你可以回家了,但是你必須先睡上一回,至於今晚的事,我勸你不要說出去,想想倒在你家裡的那些人,你不會希望有那種下場吧?"索貝克向訪客提供一些建議

"我知道,至少你很守信,而且我也不想自找死路,現在也該給我打針或吃藥了吧,總不能叫我自己睡著吧"訪客依然毫無懼色

"可以給丁先生吃藥了"索貝克向塔德做出命令

訪客再度進入夢鄉
索貝克讓塔德第一時間內就把訪客送回他的住處附近
索貝克不讓塔德直接送訪客回到住處內
因為他知道雷普林可能會在那守株待兔
索貝克從不讓同伴冒著無謂的風險

"傑格斯,你認為塔德的能力夠成為我們的夥伴了嗎"索貝克難得主動提出問題

"他是個好孩子,該學的也學的夠多了,但他的經驗還是嫩了點"傑格斯似乎還是有些顧慮

"我知道了"索貝克為對話畫下句點

塔德已經完成任務了並且回到會合處了

"辛苦你了,你可以去休息了"索貝克決定今晚的任務就到此為止

索貝克知道塔德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價值了,但許多事他認為塔德還是不需要知道,因為在雷普林倒下之前,某個位置還是雷普林保留著

(未完待續)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