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 前傳(十一)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龍神不敗 » 週一 7月 09, 2007 11:23 pm

感謝西堤姐提醒阿~不小心打錯,我已經改回來了(汗~)

我說的搞笑是豬皮大提到的To be continued= (吐畢 康捨塞得) 其實應該是 康踢new得這部份~~

還有變強的資格....的確是冰冷的恨意!(就是超越一切意識的強烈情感)

不過被西堤姐誇有氣勢還蠻高興的(暗爽~),不過之前被西堤姐提到傳說都是走悲壯風我才驚覺好久沒給它熱血跟搞笑了!!!所以請期待接下來"帝之篇",開始搞熱血+感情戲碼!(但不知道要多久以後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魔物館新改版 歡迎參觀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高手 » 週二 7月 10, 2007 12:32 am

帝之篇

好期待

然後就要出現...

大學生軍團了?!
低調為上策
高手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222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31, 2006 11:21 pm

文章龍神不敗 » 週二 7月 10, 2007 7:04 am

是阿,遙遠的大學生軍團~~~(明明人物設定去年就弄好了,但是到現在連出生都還沒出生!)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無望 » 週二 7月 10, 2007 8:19 am

變強的資格 應該是說變強的意志 ? 恨意愁意殺意愛意...等等

套句廣告台詞:「劍如心魂,隨意而韌。」囧"

套句名言:「只要有心,人人都是食神。」

話說龍大到底怎麼做的一 一"...我將打鬥淺分為兩類 分別為美與壯 但是我現在只寫的出美(而且是不美不醜的中間) 龍大卻寫的出壯麗呢... 囧" 改天龍大教教我吧~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citygirl » 週二 7月 10, 2007 12:07 pm

大學生軍團是新作品﹖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龍神不敗 » 週二 7月 10, 2007 8:06 pm

不是,是說傳說的主角群是放在現代的幾個大學生身上,因為之前的人物介紹太久沒更新被刪掉了,目前連載的這個傳說是前傳,講的神.魔.帝這幾個人是傳說的幾個大學生主角的師父的故事~~

我是想說這樣比較容易將故事觀延伸,然後題材跟時空間可以拓展的廣一點,抱歉讓人混亂掉~

還有無望大別謙虛了,我才想學你的那種戰鬥美學~~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龍神不敗 » 週二 7月 17, 2007 8:13 pm

  這間掛著家傳麵食的小店鋪雖然只是個外觀不起眼的小麵店,但是在這間店來往的人潮卻比那些所謂的餐館、食堂多上數倍,為何?除了便宜大碗外,這裡老闆獨家釀造的酒也令嗜酒之人留連,據說在戰爭時老闆的父親寧願把家財散光也拼命要將這釀酒的秘方留下,可見這裡的酒有多讓人癡迷。

  但今日的情況卻不若以往,門庭若市的景觀此時空蕩蕩的一片冷清,老闆呆立在那不斷顫抖。

  這一切的原因的是來自一個客人,只見一個身高將近兩米的壯漢靠著牆角的位置喝著悶酒,這人從一進這店內就直接挑了位置坐下,揚言包下這裡所有的酒,叫老闆把其他客人請出去!這種囂張的行徑自然引人側目。

不消說,來這家店內的人大部份都是來貪杯的,所以酒意催促下自然態度也不會和善,那壯漢的話自然引起不少人的叫囂:

  「你什麼來頭?敢那麼囂張,有沒有把爺們看在眼裡!」一個客人一腳踢翻椅子,一腳踩在上面。

  「說的是阿!告訴你,這兒的酒沒百斤也有九十斤,你這副德性有錢吃得下來嗎!?」一個穿著豪奢的中年人嘲諷著。

  「管他那麼多,大夥把他給轟出去!」一群醉漢被鼓譟著,撩起袖子打算動手!

  「各位客倌請冷靜點、冷靜點!」老闆看到這種情況也急了起來,急忙對著那壯漢道:「這位客倌,您想喝酒這兒的酒決夠您喝,也犯不著惹眾怒阿!?」

  那壯漢對老闆的話不為所動,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店內鼓譟的人群,輕蔑的笑了一下:「叫他們走是擔心我喝了酒後,會控制不住力量,一不小心殺.光.他.們吶!」

  「什麼!?」此話一出,原本鼓譟的情勢變得更為激怒,「你這傢伙是不想活了!」

  一轉眼,半個店內的客人就將他給包圍在角落的坐位,每個人身上都散發著濃濃的酒意跟怒氣,不斷的對著他叫囂;也有些怕事,還算清醒的客人急忙把錢丟在桌上就匆匆離去;也有些仗著些許酒意跟看好戲的心態留在店內。

「告訴你,想留下兩條腿兩隻手出這家店就給所有的大爺磕三個響頭,或許我們會考慮...」一個原本站在人群最前方的醉鬼話說到一半突然呆住了。

  因為這個壯漢在笑,笑得充滿邪氣、笑得充滿著...殺意!

  這個笑彷彿冬夜中的寒風,一瞬間吹拂過在場的所有人,原本罪醺醺的眾人被拉回現實,憑藉著酒意的膽氣也蕩然無存。取代的驚懼快速的盤詰在眾人顫抖的身軀。

  「想死,就成全你們!」壯漢輕描淡寫拿起酒碗,一發勁,碗中的酒水激射而出,貫注驚人勁力的無數水花比散彈還快、還猛!圍繞在旁的人首當其衝變成一灘灘爛肉,其他退得後一點的人也好不到哪去,酒水的餘威也足以讓人失明、碎骨。

  只見一個僥倖避過的人跌坐在地上,一個恐懼的記憶充上腦海,牙關打顫的喊道:「『暴』!那個人是『暴』!屈佑業!」此話一出,店內還倖存的所有人立刻如墜入冰窖,還能行動的人連滾帶爬的逃出這間店,老闆跟店員則是不斷發抖看著店內十數條屍體,連氣都不敢喘一聲。

  「老闆!」那壯漢拿起新的酒碗注滿了酒,對著老闆冷冷的說:「把這些垃圾清走,別妨礙我喝酒的興致。」那老闆跟店員當然不敢不照做,這種情況下別說想要收錢了,連命能不能保住都不敢肯定。


  屈佑業,當代少數有『六道』修為的頂尖強者之一!在十數年前曾在軍中立下無數彪悍戰功,在短時間內就晉身到軍中上層的地位。而他最為人所知的就是在戰場時那股威猛過人足以震煞面前所有敵人的『殺人方式』!

  對已達到六道層次的強者,槍械等玩意自然不值一顧,他總是以一人之力衝入敵陣當中,然後用異常暴力的手法將敵人盡數虐殺!往往他參與的戰鬥總是屍痕遍野找不到完整的屍體,而有時在開戰前敵方知道面對的對手是他也鬥志全失醞釀撤退,甚至有時他殺得興起之時連己方的士兵都會被捲入,他的力量跟對殺人的渴望當配得上『暴』之稱號!

  但是他的殺性實在過於難馴,在一次的軍機會議上,面對上級的指責在一怒之下將在場的所有軍方高層人士全數殺光,然後逃離軍方,在國內到處飄泊尋求戰場以滿足他的殺意,在這十數年間軍方也從未間斷的派人意圖將他逮捕處刑,但是派出的人員都下落不明,可想而知都反過來遭到毒手。

  但盡管曾經是有著威名震天的屈佑業,此時卻得一個人在這間小店內喝著著悶酒,主要原因是國內在經歷各國進犯及多年內戰後的今日已經幾乎找不到戰場,而那些軍方的高層也為了避免惹事,原本隔段時間就會派來的追捕人馬也中止了,這讓他渴望戰鬥的殺性難以發洩,殺那些毫無抵抗能力的普通平民一點快感都無法感受得到。

  但那些都只是其次,更讓他感到不快的是近年來在強者界中,他『暴』的名聲被一些後起小輩給快速追過,這點更是讓他忿忿不平!

  在他的想法中,那個有著『神』之稱號的傅天,不過就是個馬賊出身的小鬼頭,就算當年的他在十數歲時就能獨立擊退軍方的圍捕,現在的年齡也頂多二十出頭,但是自己可是在無數戰場存活下來的戰鬥實力自信遠在他之上。

  而擁有『魔』之稱號的呂延戚也不過就是個愛裝模作樣的怪傢伙!想到就讓他生氣的是那個老是自以為天下無敵的『殘』,居然被這個不滿二十的傢伙給輕易敗殺,還死得那麼難看,根本就是丟了他們這一代強者的臉,搞得現在的自己名聲反而不如那兩個『神』跟『魔』!

  但最讓他不能接受的是,竟然還有一個人的名氣不若那二人,在近幾年內輕易的凌駕自身之上,這讓他感到難以形容的屈辱,每當思及至此就有如萬蟻鑽心般的奇癢難熬。

  那個有『帝』之稱號,但卻名不見經傳的傢伙也跟那二人一般年約二十出頭,卻從未聽過他有何傲人的事蹟,頂多只知道他的名字叫華清風罷了!不過卻聽說他從未殺過人,但是跟他交手過的人卻無人還在江湖出現。

  「哼!管他什麼神跟魔還是什麼帝!要是讓我遇上,一定會證明我才是世上最強的!」屈佑業在店內不斷的喝酒,不斷的喝,喝到讓人畏懼的量,接連不斷的喝了一天一夜!

  就在屈佑業驚人的酒量跟不甘的抱怨下,有個屌兒啷噹的男子踏入了這間麵店,完全沒把散發著可怕殺意的屈佑業跟發抖的老闆看在眼中,隨意的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然後對著一天一夜沒睡,不斷恐懼的店員說:「夥計,來碗湯麵,然後來一壺酒讓我帶走。」

  他的話一出口,老闆跟店員都嚇了一大跳,這年輕人竟然完全沒注意到店內肅殺的氣氛,不知該說是遲鈍還是沒腦筋,店員好心的在他耳邊提醒:「這位客人,今日店內的酒都被那位客人包下了,所以今天本店不做生意,您就改日再來吧!」

  「那還真不湊巧,我答應我老婆要買這的酒回去伴晚餐的。」他看了看屈佑業一眼,笑了一下,便往他走去。

「這位大叔,行行好,分我一壺酒可以吧?」他的行動讓老闆跟店員連心臟都快跳出來了,心理都在想著今日店內八成又會多一具屍體。

  「客人...」老闆正想挽救這年輕人的命運,但還是晚了一步,屈佑業已經一掌對著那人拍了下去!原本預料這一掌之下,那年輕人鐵定腦漿四散、死無全屍!

  但是意外的是,當老闆定睛一看,那年輕人非但沒事,還在瞬間身後跑到堆放酒壺的地方挑起一壺酒,拋下零錢就打算離去,似乎完全沒把剛才的生死一線放在心上。

  「哈哈哈哈...」屈佑業突然大笑出聲,「想不到今天可以遇上這種身手的強者,小子!想離去就先得接我的全力殺招!」

  屈佑業一口氣提起所有的力量,強大的爆發力連靠近他的店老闆整個人承受不住爆體而亡,店內無數壺好酒也同時炸裂,這很明顯遠超過六道五層以上的力量!奇特的是那位年輕人手中的那壺酒連一點裂痕都沒有,面對這可怕的力量他連眉頭都沒皺一下,絲毫不當一回事。

  「好膽識,在我全力釋出的力量面前竟然面不改色!」屈佑業右手成掌、左手握拳,挾帶這股驚人一個閃身來到年輕人的面前!

  (好快!)年輕人心理打了個突!但外表依舊冷靜自若,右手緊抱著酒壺,左手凝聚內勁成掌刀。

  同時,屈佑業的拳風、掌影齊飛!毫無空隙的包圍著年輕人的周身移動步伐,這種不可思議的招式竟然讓人有數個對手從四面八方而來的錯覺!?

  「呼!」年輕人輕吐一口氣,然後凝聚內勁的左手掌刀有如流水一般滑入那連綿的攻勢中,然後那股攻勢就在瞬間停了下來!只見年輕人的掌刀輕巧的抵在屈佑業的頸動脈上。

  「你...」屈佑業滿臉錯愕,不願相信自己全力施為的猛招今天居然被一個年齡不到自己一半的年輕人給隨.手.破.去!?「到底是誰!?」

  「我嗎?」年輕人收回掌刀,雙手抱著酒壺往店外邊走邊說:「叫我華清風吧!」

  屈佑業聽了之後有如雷擊,眼前的年輕人就是新一代頂尖強者的『帝』,這種驚駭的力量跟氣度,倘若其他的二人也有此等實力...,屈佑業無力的坐倒在地,此刻的他等於死了,比起肉體的死亡,這種的精神上的傷害更為直接,也就是說一代強者『暴』屈佑業已經被『帝』華清風殺死了,被那股帝王之氣擊殺了。

  這也就是為何從為聽說『帝』的傲人事蹟,因為他到現在從未殺過人,但是卻又無人不被那股帝王之氣給擊殺,這點在這瞬間屈佑業明白了,真的明白了!

                       To be continued....
最後由 龍神不敗 於 週三 7月 18, 2007 8:39 a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高手 » 週二 7月 17, 2007 9:18 pm

好耶~~

仁者之風~~
低調為上策
高手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222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31, 2006 11:21 pm

文章無望 » 週三 7月 18, 2007 8:21 am

所以在這裡的帝 是指仁君般的帝?

暴的實力已經到六道之上 也就是說到傳說了?

定"晴"一看 是睛?

時連己方的士兵都會"北"捲入 "被"?

不管怎麼說 帝的風格好瀟灑阿(笑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龍神不敗 » 週三 7月 18, 2007 8:37 am

暴只有六道的修為大概5層左右~~離傳說還差的遠勒~

其實帝的做法更殘忍喔,不把人打死打傷,而是把別人嚇成廢材,害別人一輩子都喪失自信行屍走肉,嘿嘿~這才是最上乘的虐待阿哈哈哈哈~(謎:寫到瘋了!?)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無望 » 週四 7月 19, 2007 8:21 am

但是這樣也可以換種方式說 就是那些人拜倒在他的武藝之下 與他交為朋友 也就是捧他為帝 這樣不是更能被稱之為帝嗎?(笑)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豬皮~~~ » 週四 7月 26, 2007 8:00 pm

這麼瀟灑~~~哈哈
喔耶...

喔耶... 喔耶...

喔耶... 喔耶... 喔耶...

喔耶... 喔耶... 喔耶... 喔耶...
~~~豬皮~~~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01
註冊時間: 週日 4月 02, 2006 3:46 am
來自: 瑪莉亞學院

= 3 =

文章音符 » 週五 7月 27, 2007 5:17 pm

太好看了!值得我學習。
  我可是御姊!!御姊不發威,你當我是阿宅! 看我的九龍槍!咦怎麼變三星蔥了!看我的上等___三星蔥!

圖檔
頭像
音符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11
註冊時間: 週二 7月 10, 2007 11:18 am
來自: 天堂與地獄不受管的中界洲!

文章碎月 » 週二 7月 31, 2007 7:28 pm

總覺得龍神大寫得越來越慢,這篇都隔了快半個月了~(我記得以前頂多隔一週,快得時候還一天兩篇的說)
碎月
哈棒國奴隸
 
文章: 11
註冊時間: 週一 4月 23, 2007 7:08 pm

文章龍神不敗 » 週三 8月 08, 2007 9:45 pm

  華清風,在這紛亂的年代下、於眾多強者並列的大陸中、享有凌駕眾人之上,被尊稱為『帝』之名號的絕世強者!

  與他同享絕世之名的『神』傅天及『魔』呂延戚俱為憾動一時的後起之輩,新一代的年輕驚世高手,各自也擁有極其傲人的實力及名聲。但儘管華清風與此二人齊名,他的實力跟經歷卻有如隱藏在迷霧中無法探清,甚至於連是否有其人都偶有爭議。

  『神』那股壓迫天地的氣勢跟宛如支配對手般的力量跟神秘的招式;『魔』那令萬物肅殺的眼神及輕易玩弄敵人的鬼魅身手及無蹤的腿法;『帝』呢?從未有人知悉他的實力究竟到何種層次,亦未有人能看穿他擅用的招式,因為跟他交手之人從未超過三招以上就被擊潰,更令人難以想像的是他總是輕鬆的破招、制敵然後對手在毫髮未傷的情況下徹底失去戰意、敗倒於前!

  不論傳說是否誇大,但可以確定的一點,曾與他交手過的人都無可否認的承認:『帝』之名,此人當之無愧!

  華清風這人連行蹤都難以捉摸,自然更沒有人知道他曾有位妻子,更不會有人知道這關於他那總是灑脫的外表下,隱藏的那永遠、沉重的痛...



  他的妻子名喚若惜,不論是外貌或是個性都是一位能出廳堂,又能入廚房的好太太,華清風跟她雖然都只是十六、七歲的年輕人,但彼此相敬如賓、恩愛羨人,而且他們日常生活也極其平凡,絲毫不引人注意,自然更不會有人知道這個平常疼愛老婆的莊稼漢會是年輕一輩最頂尖的強者之一的『帝』!

  但儘管兩人為了避人耳目而時常遷居,但是一個身負頂尖力量的強者自然會吸引其他擁有蓋世力量的強者,不論是強者可悲的宿命亦或是天生的渴望,無可避免會發生戰鬥,而『帝』之名聲也不逕而走,但這對他們夫妻之間並未造成任何影響,華清風也盡可能的為了保護她而隱藏自己的力量跟身份。

  華清風想也想不到,原本看似美滿幸福的兩人生活,這一切,會在一夜之間毀於一旦,在那一天...



  「若惜,今天在路上耽擱了一點,有個似乎是什麼高手的傢伙罷佔著酒店,害我浪費了不少時間...」一如往常,華清風帶著爽朗笑容跟輕快的步伐回到家中,還未進門就滔滔不絕的說著外面發生的事情。

  但是意外的是,平常應該聽到華清風叫喚就會立即放下手邊工作出來迎接的若惜今天卻一點聲息都沒回應,這讓他感到一絲的不安。

  當他進入家門內,只見若惜臉色凝重的站力在客廳內望著自己,打從兩人認識自今,華清風從未看過她露出這種凝重的表情,而且還帶有些微的...殺意!

  「若惜,妳...」華清風正想開口,突然強者獨有的感覺觸動了他體內的某種感知,他背部一震,緩緩的轉過頭去,語氣低沉的說:「原來有貴客到來,想不到我居然這麼大意,現在才發現到,看來我真的是還不夠成熟...」一股悍然力量爆漲!

  只見屋內不知何時突然出現了三個人影,其中一人面帶微笑的拉了張椅子坐下,另外兩人則是站立在他身邊,從他們身體散發出來的那股連『帝』都不自覺釋出鬥氣的強烈氣息可知絕非庸手!

  「久仰大名了,『帝』華清風!」那個很自動拿起椅子坐下的人率先開口,意外的是語氣相當的恭敬,但是在華清風這等強者的眼中看來,這人的殺氣跟鬥氣遠比外表看到還強烈上數倍!

  「我先自我介紹好了,我叫廉夜,我身後的這兩位是洪量跟蕭索,我的搭擋。」那人自我介紹後又向身後的兩人指了一指。

  「那不知閣下特地來這小地方的破屋子有何貴幹!?」華清風全身籠罩在一股強烈的氣勁下,隱約著有股異光在流竄,這股力量明顯的直逼『六道』力量七層以上!光是這股氣勢就讓這棟老舊的屋子微微的震動!

  但面對這股強烈氣勢的三名不速之客卻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廉夜依舊神色自若的回答著他的問題:「很簡單,我們希望你能交出『武玉』,然後加入我們軍方效力!」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但是華清風有如受到一記重擊一般,全身氣勁明顯的產生動搖,強烈的晃動然後萎縮。

  「呵呵...」只見華清風閉上雙眼,嘴角些微的上揚。

  「什麼?」廉夜的表情有點變色。

  「呵呵...哈哈哈...」華清風突然爆笑出聲,那爽朗放肆的笑聲響徹整間屋子。

  「看來你的答覆就是如此了是吧!?」廉夜那輕鬆的笑容消失,取代的是充滿殺意的冷酷笑容!

  「當然,難道你以為我會加入有著『兇獸』的軍方嗎?」華清風此話一出,廉夜跟他身後的兩人臉色俱是一驚!

  「你是幾時發現的!?」廉夜也已經不再隱瞞,雙眼露出淡黃色的精光,那股混合著強烈野獸殺氣的鬥氣纏繞而上。

  「你們的殺意揉合了非人的獸性!」角色易位,現在換華清風臉上掛著輕鬆的笑容,「好歹我也是『帝』,你們也太看輕我以及那些敗在我手下的強者了!」

  「是嗎?看來傳說的果然沒錯,不過反正我們本來就沒期望過你會乖乖點頭,只是礙於一些原則給你選擇的機會,現在...」廉夜彈了一下手指,開口道:「動手!」

  廉夜語音未畢,他身後的洪量及蕭索已強攻而上,同時爆漲的兩股野獸氣息令他們的外衣碎裂,外表瞬間蛻變成本來的面目,一左一右襲取華清風的上下盤勢!儘管這兩股力量跟速度已是當世罕見,但是他們此時的對手也非罕手!

  「太慢!」在『帝』之名號面前,此種程度還是遠有未及,華清風運勁雙手,兩手一分,將二人的前衝之勢給化解,身形定於眼前咫尺之處!

  兩人只感到自己的身形被一股厚重強烈的氣勁給困住在原地動彈不得,洪量的身體覆蓋著一層如爬蟲類的鱗甲,那瞠目的雙眼有如蟒蛇般瞪著華清風;蕭索的身體則是長出無數的灰色毛皮,滿嘴的利牙狀似將撕毀眼前的獵物般,但可惜兩人俱受華清風的力量所困動彈不得!

  「嘖嘖,居然是蛇跟狗,拜託下次找點稀奇點的動物來吧!」華清風輕視的看著兩人,隨即轉而望向依舊好整以暇的廉夜,「如何?你還不想動手嗎!?」

  「別開玩笑了!以你的力量而言,就算再加上我也不是你的對手,不過...」廉夜嘴角泛起詭異的微笑,「你打從一開始就注定會敗於此地了!」

  「哼!大話誰說會說,就憑你...」一瞬間,華清風的力量全失,鬥氣消退,困住洪量跟蕭索二人的氣勁立即潰散,全身無力的癱軟下來!

  「呵,沒想到還有你居然還留了這一手!」華清風對著眼前充滿狂妄笑意的廉夜苦笑的說著:「居然連若惜也是你佈下的殺著!」

  「抱歉,清風...」只聽見一聲充滿愧疚的語音從他身後傳來,若惜的五指緊扣著華清風背部的氣門,將他全身的氣勁給封死!

  「廉夜他...是我的大哥!」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唉唉~不知道為什麼停了這麼久,連劇情都開始老套起來了?該不會是暑假放太久,腦袋都腐朽了吧!?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