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 前傳(十一)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citygirl » 週四 8月 09, 2007 12:43 am

的確有點老套到..XD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無望 » 週四 8月 09, 2007 8:42 am

這麼說 若惜也是兇獸? 囧"

龍大也歡迎回來阿XD" 好久不見你的傳說了~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龍神不敗 » 週四 8月 09, 2007 5:50 pm

這已經不是老套可以形容的了,我想大概各位大大都可以猜出接下來的發展吧!?

我看傳.說已經變成"傳統劇情小說"的簡稱了!!!

所有我決定快轉!別搞溫情也別灑狗血,戰鬥!就是戰鬥!!要熱血的戰鬥!!!喔~~~~~(謎:藉口一堆,不會寫感情戲就別寫嘛!)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龍神不敗 » 週五 8月 10, 2007 12:20 pm

原本是想分兩篇的,但是嫌麻煩就合併成一篇了(謎:明明就字數太少,扯那麼多)

總之,搞溫情跟老套就到這篇為止,接下來就回歸戰鬥!!!(但大概又要等一段時間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被自己的妻子偷襲所制伏的華清風此刻的面容既無遭受所愛的人背叛的忿恨,也無受制於人不甘心,他的臉上只有掛著那副無奈的笑,而若惜則是一無表情的不斷施加力量壓制著他,因而解脫的洪量跟蕭索也因受到『帝』華清風那股猛烈氣勁的衝擊而全身脫力癱坐在地。

  「看來你似乎還有餘力。」廉夜一個起身就來到華清風面前,毫無預警的一拳擊在他的腹部上!

  這一拳看似平凡無奇,既無詭譎的起手,也無蓄滿拳力的勁風,但是華清風被擊中的瞬間一口汙血猛吐出來,整個人身體一震,頹然跪下!

  「咳...好剛猛的內力,看來你也不光只是普通的兇獸?」華清風只感到體內的五臟六腑都似要移位般,骨架簡直要散開一樣的劇烈疼痛在身體各處衝撞!

  「你也不愧是人稱『帝』的強者,毫無防備下硬接我灌注全部內力擊中要害的一拳也不過是受點內傷而已!」廉夜緩緩吐出一口氣,看了一眼不知何時鬆開手的若惜,隨手又拉了張椅子坐在華清風前面。

  「不過你還是敗了!首先我們今次的目標之一『武玉』你一直交由若惜保管,所以等於到手了;至於你,現在也等於砧板上的肉任我們宰割。」廉夜點起香煙,低著頭問著跪倒在地的華清風,若惜則是轉過頭去站立在門邊,似乎對他們之間的對話默不關心。「好了,在殺你之前,有些公私事我很好奇想問問你。」

  「我可不知道兇獸的話有這麼多?」

  「哼,你當我們的族群只是充滿野性嗜殺的一族嗎?」廉夜吐一口煙在華清風臉賞,得意的說著:「我們族群不論智慧或肉體的強健度都遠在你們平凡的人類之上,之所以給你機會交涉是因為敬佩你那超乎常人的力量所然,但如今你選擇死亡這條愚昧的道路,證明你們就算擁有絕世的力量,智慧依舊是不長進。」

  「真是囉嗦!你到底有什麼問題就快問?」華清風不斷的企圖讓體內的內勁流轉恢復些微的活動力,但是身體卻有如破洞的布袋般絲毫無法凝聚力量。

  「別那麼不耐煩,反正我們的時間多的是,在漫長的生命中尋求樂趣可是很重要的,況且,我們聊越久,你也活得更長不是嗎?妹夫?哈哈哈哈...」

  「哼哼,我可不想叫你大哥!」

  「隨你便,不過說老實話,雖然你是個人類,但我還是挺欣賞你的!」廉夜將手中快燒盡的半截煙彈開,點燃一根新的深深的吸了一口,「言歸正傳,首先第一個問題:你對『武玉』了解多少?」大口的煙霧隨著問題從廉夜口中噴出。

  「不知道!那不過是我無意間從一個被盜賊搶奪行李的商人手中得到,那商人當做救他一命的謝禮塞給我的,後來就送給若惜了。」華清風倒是相當乾脆的回答,不卑不亢的態度絲毫無一點命在懸上的畏懼。

  廉夜看著華清風的雙眼,良久才開口:「看來你沒胡謅,不過也幸好你不知道其中的奧妙,不然我們就得將你帶回去,到時你會連想好死都是奢求了!」

  「大哥!」這時背對著兩人的若惜突然回過頭來喚了一聲,語氣充滿了焦慮跟恐懼。

  「知道了,妳別擔心,我不會說溜嘴的。」廉夜隨口回了一句,又轉而對華清風說:「接下來是第二個問題:以你剛才那股強烈到清晰可見的氣勁,你應該已經領略到『六道』的精髓了,但就方才那種異常的氣勁流轉居然可以將洪量跟蕭索兩人也已初步進入『六道』的全力一擊給封困在原地並且重傷他們;又能硬接我全力一擊而只傷不死,這就讓我有點在意了!」

  「但就我記憶中『六道』共分別為『無濤』、『掩息』、『鋼心』、『空生』、『劣虛』以及『滅蹤』六種類別,各自分為十一個層級,雖然說都是在突破自身肉體能力極限上的異常強化的禁忌力量,但是各別多少有些微的差異,而一般人都只能修習一道力量,不然對自身肉體及精神都是可怕的負擔。但是你剛才的出手卻讓我無從辨識!除非你是故意保留自己的力量,不然就只有一種可能....」

  「你想得沒錯,我同時突破了雙重禁忌,修習了『無濤』及『鋼心』兩道力量!」華清風傲然的看著廉夜,一種無形流露的皇者氣息讓廉夜不由得心頭一震!

  「果然沒錯,『無濤』瞬間爆漲的驚人氣勁跟『鋼心』無堅不摧的強健體骼,這種不可思議的禁忌修練方式照理說人類的身體根本不可能承受這種雙重的強化,你果然是很特別,不過這也更給我一個趁早鏟除你這種危險存在的理由!」

  廉夜一邊說著,身體也漸漸的蛻變,身體慢慢的長出閃爍奇異光澤的黑毛,雙眼如銅鈴般猙獰,身體肌肉不正常的鼓動,鼻梁整個突起,嘴唇及牙齒也開始變型擴張!



  黑豹,食肉目貓科,屬花豹類中特殊的存在,在一群花豹幼兒中偶而會出現全身體毛全黑的幼兒,比起一般的花豹,黑豹更適合夜晚、更適合獵殺!

  一般人都認為獅子或老虎的危險性跟力量遠勝於黑豹,事實上,對這個習慣獨行的闇夜殺手而言,安靜、優雅且無聲無息的獵殺目標比起只會群體行動的獅子或老虎而言更快速、更有效率;補食到獵物也不會像其他野獸狼吞虎嚥的爭食,而是拖回樹上安靜、優雅的享用獵殺的成果。

  黑豹那身為一個闇夜獵人特有的耐性跟靈敏,總是在隱藏著自己的身形等待獵物進入自己的獵殺範圍內猛然突襲,冷酷、無聲給予未知的死亡!

  你或許可以拿著長矛在夜晚擊殺一頭兇猛的雄獅,但你絕對無法在黑夜中面對一頭優雅、冷酷的黑豹,那無可捉摸的步伐聲跟時有時無的眼神,在你判斷出情勢時你已經倒在地上了。

  牠所擁有的利爪及牙配合上那可以肩負三倍體重的肌肉,面對這個號稱黑夜的獨行獵人,死亡,已經跟你劃上等號!



  「這就是我的真面目,就當是臨死的贈品,你好好看清楚吧!」廉夜那閃爍著淡黃色的眼神充滿沉穩的殺氣,緊繃的肌肉有著彷彿隨時會躍動般的錯覺。

  「雖然我剛說要看特別的動物,不過你也太特別了吧!?」連華清風也不自覺的發出驚嘆,廉夜群身散發出的除了沉穩的殺氣為更隱含著有別於其他野獸的煞氣,在那雙眼神注目下遠比被死神的鐮刀架住還要更為貼近死亡!

  「大哥!」一直默然的看著二人的若惜突然閃身來到兩人之間,「為什麼?你說過不會對清風出手的!」

  「妹,妳讓開!」廉夜冷冷的看著若惜,隨手將她推開,「這個男人的存在太危險了,現在根本就不是妳感情用事的時候!」

  「你若動手我就將『武玉』給破壞掉!」若惜突然將一顆散發著柔和青光、約直徑3公分左右的圓珠捏在手心中,看她的樣子似乎隨時都可以輕易的將之捏碎!

  「妹,妳...」

  廉夜憤怒的瞪著若惜,一個殺意盛然,一個阻意堅決,都不願退讓,兄妹兩人就這樣互相僵持著。

  良久,殺意軟化下來,廉夜無奈的對若惜道:「妹,妳太傻了,難道妳真的天真的認為這樣能救這男人一命?妳當真認為『武玉』是那麼簡單能破壞掉的?妳當真要為著個人類背叛自己的族人?」

  「....」廉夜的每一字每一句傳到若惜的耳中,若惜的手就鬆開一分,最後,若惜的手無力的垂下。

  「妹,妳知道我們的規矩,親人犯錯要由親人處決,如果今天妳堅持要坦護他,就別怪大哥必須親手殺死妳了!明白嗎!?」廉夜最近加重了語氣,嚴厲的口吻包含的關切,若惜也不得不退開。

  「華清風,你是我少數敬重的人類,所以我下手會出盡全力,盡可能不會讓你感受痛苦!」廉夜那閃爍著曖昧銀光的利爪突起,高舉過頭,鋒芒畢露的勁風不斷的切割著周圍的空氣。

  「慢著!」突然若惜的一聲叫喚打斷了這股勁風,廉夜的爪還停留在半空中!「親人犯錯由親人處決,大哥,清風他畢竟是我丈夫,應該由我動手!」

  廉夜冷冷的看著若惜,只見她那雙堅決的眼神透露著某種決心,廉夜看著她若有所思,現在他只又將爪子往下一揮輕易就可以解決到這個男人,但是...良久,廉夜將爪子放下,點頭。

  「洪量、蕭索,別小看『帝』這個稱號,華清風雖然受了內傷,但這麼長的的時間也應該多少回復了些許內勁,你們先制住他。」廉夜對著差不多恢復力量的兩人下令,兩人快速的一左一右扣住華清風雙臂跟背心。

  華清風對廉夜所下的指令只能苦笑,原本花了這麼長時間所累積的些微力量企圖找機會突圍的,但是沒想到廉夜那高傲的外表下也有那麼縝密的心思,連自己這一點計劃都被看透,不,這或許是愛妹心切吧?連一點點的意外都不容許,這個人實在是不簡單的角色。

  「妹,動手吧!」廉夜不帶絲毫的感情下令,彷彿現在的他心思已經在思索別的事。

  若惜緩緩的走到華清風的跟前,或許是為了保持她在所愛的人面前的形象,她只有讓自己的雙手蛻變成跟廉夜般鋒利的豹爪,對著華清風淡淡的說:「清風,別擔心,我不會讓你感到痛苦的!」鋒芒高舉。

  剎那間,華清風似乎是想到什麼,突然吶喊:「若惜,不要!」

  一切發生太快,兩道銀光閃過,若惜臉上濺滿殷紅!

  只見洪量頸部開了一道血口大量湧出血泉;蕭索心臟部位被數道尖銳物貫穿,而若惜則是面帶淡淡的笑望著華清風嘴角緩緩流下一抹血漬,而廉夜的爪此時也完全沒入若惜的腹部,鮮血不斷順著那鋒芒滑落!

  「為什麼?」廉夜冷酷的眼神滴落一滴晶粒,痛苦的問著:「妹,為什麼一定要逼我這麼做?為什麼!?」鋒芒緩緩的抽離。

  「對不起...大哥,但我說過,他...畢竟是我的丈夫!」若惜無力的靠在華清風的身上。

  「阿~~!」華清風一手抱著若惜攤軟的身體,禁不住悲慟,挾帶著忿恨跟悲痛一拳轟在廉夜的身體上!

  「什麼!?」廉夜被這突如其來的忿怒給轟中,驚呼之餘身形不受控制的倒飛開,一股翻騰的氣血同時狂嘔而出。「怎麼會?這種力量是從何而來?那麼短的時間內,你怎麼可能讓自己恢復到如此的力量!?」

  廉夜不可置信的感受著這一拳殘留的威力,當他艱困的抬起頭時,眼前的景象讓他不由得發愣。

  華清風雙手抱著若惜,站立在客廳中,眼淚不斷的滑落滴在若惜的臉上,眼前這個人不是當代傲視眾強者的『帝』,不過是個極度悲痛無力的男人罷了。

  「為什麼要為了我這麼做?為什麼?這不值得!」華清風痛苦的哭喊著。

  「我...說過了,因為你是我的丈夫...是我所深愛的人...」若惜氣若遊絲的說著,但臉上卻維持著那令人哀傷的笑容。

  「我...從小就痛恨自己是兇獸,我一直很羨慕...那些能過平凡生活的人類...我從懂事開始就得面對永不間斷的訓練跟殺人,從來...每當有人知道我的身份後就只會畏懼跟嫌惡...直到...遇見了你...你不但知道我的身份後沒有一點意外跟嫌棄,..還願意跟我一起生活...」

  「夠了,別再說了,妳要保留體力...」鮮血不斷的從華清風的手指間滴落。

  「...這些年來,我很幸福...真的...」若惜勉力的看了廉夜一眼,對著華清風道:「清風...放過他一次...他畢竟是我的大哥...」

  華清風已經泣不成聲,只能不斷的點頭。

  「謝謝你...清風,謝謝....」

  若惜的聲音越來越微弱,最後笑著閉上雙眼,華清風指間的鮮血也不再滴落,在那之後空間有如凍結一般,寂靜無聲中只聽見一個男人的哭泣聲,不斷的不斷的....


                         待續....
最後由 龍神不敗 於 週日 8月 12, 2007 11:18 a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碎月 » 週五 8月 10, 2007 6:12 pm

說了一堆,龍神,打鬥勒打鬥!?熱血到流鼻水的打鬥勒?你是太久沒跟人打架所以忘記怎麼打鬥了是嗎!?
碎月
哈棒國奴隸
 
文章: 11
註冊時間: 週一 4月 23, 2007 7:08 pm

文章無望 » 週日 8月 12, 2007 11:16 am

悲壯阿悲壯 這就是男人的淚QOQ"(流鼻水


對了 有錯字唷 別"在"說了=>再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龍神不敗 » 週四 9月 06, 2007 2:53 pm

  在這片大陸的北方邊陲,享有『黑龍』之壯闊名銜的江岸旁,一名身穿廉價單薄的棉襖不疾不徐的在將行走著。

  倘若只是如此,以黑龍江邊獨特的景致及得天獨厚的條件,當地的赫哲族人也依靠著江岸下流生活,不少極北居民也大多以此賴以為生,所以一個男人在江岸邊行走實在說不上特別。

  此時恰逢一月隆冬,由極寒風雪所堆積而成的白與終年沉積的黑江所對照出來的強烈景色中,一個『人』在此時此刻出現,絕非常態!往年此時,平均零下三十度以下的極寒風雪只是稀鬆平常,往往常人誤出居所,只能等寒冬過去再從那一年中短暫的五個月無風無雪的季節中尋找被那絢麗的白所掩蓋的屍體。

  這個男人,卻似乎不將這恐怖的白色夢魘放在心上,只見他邊走邊不時的整理著自己似乎不太合身的棉襖,但那單薄到毫無禦寒能力的棉襖穿在他的身上令人懷疑面對這大自然的侵襲有何作用?

  宛若暴雨般落下的碎雪,置身其中連自己的五指都是一片模糊,名符其實的白色黑暗,照這種情況來看,一般人站在這江岸上肯定不到片刻即會消失蹤影,但這男人卻若無其事的在風雪中一邊哼著小調一邊欣賞著江、雪的綺麗景致,這種輕鬆的感覺令人有說不出的違和感!?

  猛然驚覺到這種異樣的感覺從何而來,猛烈的風雪中,男子的身體上絲毫未沾染些微的雪水,仔細一看,紛雜落下的雪花降至這男人的身側時,彷彿有種無形的氣流帶動著,輕巧自然的避開了男子的身體。而那綿延厚實的雪堆上,男子一路行走而過,也不帶一絲痕跡!

  這種景觀下,出現這種異像,此人若非鬼魅,也是一個身負特異力量的罕見強者!

  在那被風雪遮蔽下的面目,一個年約20出頭的年輕男子,輕挑的嘴角跟那堅毅的眼神與悲慟的眉毛混合在那張不應該有這些深刻表情的年後臉上,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當代絕世強者之一『帝』華清風!




  「呼,果然冷到會死人阿!」華清風嘴上這樣說,但是臉上卻絲毫感覺不到一點畏寒的感覺,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來到江岸最上遊之處,不知道是受命運牽引還是強者獨有的感官,他毫不遲疑的來到一間老舊腐朽的木房前。

  這乍看來毫無獨特之處的木造房屋,像華清風這等水平的強者,要破壞這種老舊的房屋根本就是輕而一舉,但是他卻立在屋前凝神戒備!?

  在風雪中矗立的老舊木屋,宛如是華清風的翻版,漫天飛舞的雪花在這棟木屋周遭彷彿不存在一般,在這屋子的四周一呎內完全沒有任何的雪水,屋頂上也沒堆積任何的雪花,在這片白色的世界中產生出一種分割獨立的空間。

  一滴,一滴冷汗緩緩的從他的額尖流下,在這冰天雪地中!?

  「這世上居然還有這等級數的強者!?而且還是兩個驚世的強者在較量!?」華清風在門前喃喃地的說著,全身的力量也不自覺的催到極端!

  看似平靜的木屋中,到底是發生何種程級的戰鬥,能讓已是當代頂尖強者的『帝』感到震撼的強者...答案,似乎已呼之欲出了。

  「久仰了!兩位!」華清風突地吶喊一聲,一掌如迅雷般轟出!

  碰!脆弱的木門硬聲而破,化為粉碎的木屑中兩道如疾風般的身影竄出!

  「來得好!」華清風左手一揚,一股氣牆立即護身在前,一個轉身急退。

  兩道身影中的一人,察覺到華清風驚人氣勁,不退反進,右手比出劍指直衝氣牆喊道:「給我...破!」只見那人右臂疾旋,將那股氣牆的勁力化去,一個矮身來到華清風身前,左手的劍指有如利刃直刺華清風眉心。

  (好強!)

  被這等強勁的一擊刺中眉心,就算是強如『帝』也難以全身而退,華清風急忙雙手運勁,在千鈞一髮之際將那人的劍指困於眉心前一寸!然後一掌拍在那人手臂上借力退開。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華清風才驚覺另一人的蹤影無息的消失了,不,不是消失,是...

  (好快!)

  一個影子閃過,華清風本能的一舉手就擋,對方瞬間連攻了30多招!身手快到連華清風都完全捉摸不到,只能勉強的抵擋住那潮水般的攻勢。而另一人也同時強攻而至,如疾劍般而來!

  「哼!」華清風悶哼一聲,將力量集中於雙手,左拳轟向那潮水般的攻勢、右手直切向那兇猛的劍勢!

  這瞬間,連風雪都彷彿被凍結一般,原本飛舞在三人周遭的碎雪不知何故靜止在半空中,只見三人的動作也靜止在風雪中,只見一隻左拳抵在一隻右腳上、一隻右掌砍在一雙劍指上,就這樣形成微妙的平衡,良久,當靜止的碎雪落下時,華清風雙臂一震,三人同時分開!

  「『帝』之名果然不同凡響,厲害!」

  此時才看清楚那兩人的外貌,一個是年約20上下,身形修長、眼神銳利、自信十足的一個青年,另一人是個消瘦、有個難以形容的哀傷眼神的青年,有著披散的長髮,看起來也大約是20歲左右。

  「我一人對上兩位絕世的高手,還能站著已經算不錯了。」只見華清風緩緩的吐出一口長氣,全身上下冒出一股蒸騰之氣,連腳邊的積雪都被溶化成雪水。「當今之世,有此等霸烈兇猛的劍氣者,除『神』外不作他人;有這等無影鬼魅的身手者,除『魔』外無第二人!」

  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與『帝』華清風並列當世最強者的『神』傅天及『魔』呂延戚!

  三個同享最絕世名號的強者首次聚頭,這樣的開場並不意外,但是這三人的碰頭是巧合?還是有人蓄意安排?


                          To be continued......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無望 » 週四 9月 06, 2007 3:57 pm

龍大你復活拉~

話說這三大高手的相會 居然讓我聯想到了功夫中那三人=口=...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龍神不敗 » 週四 9月 06, 2007 5:56 pm

不,我已經死透了~(無望大你應該瞭吧?)

這篇也是在死亡狀態下寫出來的,感覺上少了以前那種寫東西時的暢快心情~唉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無望 » 週四 9月 06, 2007 7:33 pm

這個嘛 我大概了解...(笑)

這種事情外人只能給予建議 真正決定的還是你阿=口=~

祝你能早點找回寫作的快感~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KAMEL » 週六 9月 08, 2007 11:28 pm

還沒看完
不過感覺的到他散發的氣勢
尤其是一開始的文言文= =
想做一把幸福的傘,守護妳
KAMEL
哈棒國奴隸
 
文章: 8
註冊時間: 週三 5月 30, 2007 9:40 pm

文章高手 » 週三 9月 12, 2007 9:28 pm



有得看暸ˋˊ

話說我得急性結膜炎

嗚嗚

(70一段時間了,但是要刷裝ˊˋ 該死的網路遊戲地獄)

剛剛不經意看到神魔帝交手那裡...

除了撼動人心外之外不知道要說什麼

先去養傷= ˇ =

(潛水去
低調為上策
高手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222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31, 2006 11:21 pm

文章龍神不敗 » 週三 9月 12, 2007 9:34 pm

你還潛阿!?

都潛了快一個月了,難怪結膜炎,別再玩網路遊戲了你(故事!你的故事勒!?)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高手 » 週四 9月 13, 2007 6:52 pm

聖鏈想換個主角= ˇ =想把它打散(因為某種原因)

異緣卡住了

就像我卡在70等一樣

開學第二次考試就作弊= ˇ =

真無奈
低調為上策
高手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222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31, 2006 11:21 pm

上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