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差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郵差

文章黑月 » 週日 6月 03, 2007 4:34 pm

夏天的世界常常是非常酷熱的,這時如果吹來一陣風,那一定讓人非常舒暢。尤其是當風中參雜著稻田的香味時,那種感覺一定很好吧!


稻田高中就是這樣一個被風眷戀的高中,四周被稻田包圍著。這裡並不是鄉下,而是夾在都市跟鄉下之間,擁有鄉村的樸實清閒,騎單車二十分鐘左右也就可以到達都市了。


而在這鄉間的小路上,有四百多名的學生穿著剛拆封的制服踏著青澀的步伐朝學校的方向去。彼此不熟悉的心,走在這不寬不窄的路上,想接近卻又望之卻步的心情,就像想摘玫瑰卻又怕刺傷一樣。


今天是稻田高中的開學日,二三年級的學生早早就到校了,各各忙著整理校園跟佈置開學典禮的會場。新生們則是下午才會來到學校參加開學典禮,這是稻田高中特有的傳統。


由學長姊舉辦的迎新茶會將會開啟新生們在稻田高中燦爛生活的第一頁。


在人群中,一個名叫藍天的男孩抬頭看著天空,心裡對高中生活充滿了期待。



「高中的生活到底充滿著什麼呢?」藍天呆呆的對著天空問。



藍天是一個很純真的男孩,就像他的名字一樣,他的脾氣很好,心胸像藍天一樣可以接納一切的事情。然而看似天真的他,思想卻非常成熟,儘管他表現的是多麼的無知跟不在意。很喜歡看天空的他,喜歡藉由對天發呆的形式隱藏心中無限的思慮。


藍天有著一雙不受污染的眼睛,不是很大,讓人看了卻很舒適。他的五官端正,烏黑的直髮常常不經意的蓋住了他的眼睛。藍天從來不是陽光型的男孩,他給人的感覺就是無所謂,完全無法了解他似的。


這時吹來了一陣風,很多女孩子趕緊押住了裙子。夾雜著稻田應有的香氣。



「好棒的風阿!」藍天不禁喃喃自語起來。



好希望家人們都能感受到這股風阿!住在都市的爸爸媽媽現在應該很擔心我吧,不過我到是過的還不錯,藍天的心裡這樣想著。藍天的家在遙遠的都市裡,當他考上了稻田高中後就般過來和爺爺奶奶一起住,雖然跟他們都相處的很好,但是一個十多歲的遊子,還是會常常想家的。


高中就是要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阿,藍天記得國中跟他最要好的黑熊哥是這樣說的。


「是嗎?但是愛情是什麼呢?」藍天的眼神充滿了無知。


藍天沒談過戀愛,連喜歡的感覺都不曾擁有,愛情對他來說像是海洋一般,只知道是無邊無際,是深不可測的,然而對它卻仍是一無所知。


看著許許多多的女孩提著書包羞澀害羞的模樣,藍天淡淡的笑著。也許,高中可以讓我知道愛情是什麼滋味呢!藍天心裡想著。


藍天趕緊搖了搖頭,把這種念頭拋到千里之外。
我不該想這麼多的,藍天對自己的想法感到驚訝。


終於,藍天來到了稻田高中的大門。稻田高級中學幾個自在太陽底下閃閃發光,一種榮耀的氣息感染了所有的人。


「歡迎大家來到稻田高中,現在請所有的新生跟著我走。」一個拿著擴音器的學長大聲的說。


學長帶領著新生們穿過了走廊,走過校園內的公園、水池跟教室,最後終於來到了禮堂。


禮堂的大門打開,迎接著所有的新生。


「歡迎加入稻田高中!」學長姐的歡迎摻雜著掌聲跟吼叫聲。


高中,究竟會有什麼值得我期待的呢?藍天微笑著。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阿甯 » 週日 6月 03, 2007 4:58 pm

還滿舒適的感覺。
頭像
阿甯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61
註冊時間: 週二 3月 28, 2006 12:08 am
來自: 哪裡重要嗎?

文章黑月 » 週日 6月 03, 2007 11:09 pm

迎新茶會,所有從稻田高中畢業的人都無法忘懷。



第一次的相識多半是從茶會開始的,在哪種彼此不熟悉的狀況下尋找著可以更認識對方的話題是很困難的。心裡明知到對方不可能完全打開心胸的跟自己談話,但是至少可以在兩個原本沒有交集的心中埋下伏筆,在未來發展出無限可能。


想接近卻又不敢靠進的心情在大多數人的心中打轉著,但是總是會有人大方的踏出第一步,掛上那平日的微笑,伸出那友誼的手的。

茶會雖說是讓一年級的學生彼此多認識些,但是學長姐們也會來參加,除了認識直屬的學弟妹之外,還有就是推銷自己的社團了。


社團當然是不可或缺的高中樂趣之一,也許是每個人進高中最大的期待或是最主要的目的吧!


稻田高中跟普通高中一樣,其實他本身就是一個很普通的高中。他有籃球社、網球社、合唱團、手工藝社、吉他社…等,一般高中會有的社團加上些奇奇怪怪的社團大概有將近五十個。



「學弟要不要來熱舞社阿?跳舞可以吸引一大票女生呢!」
「來電影社嘛!學妹。」
「來田野觀察社吧!我們可以在學校附近做觀察。」



社團的拉人生充斥著,反倒是新生們的互相認識被冷漠了,然而卻還是可以悄悄的進行著。



「你好,我是三班的歐陽千,可以叫我鉛筆。」一個男孩對藍天說。
「我是三班的藍天,請多多指教。」藍天仍然帶著他令人看不透的表情說。



藍天上下打量著鉛筆,瘦高的身材,白皙的皮膚。大大的眼睛,配著斯文的眼鏡,掛在那英挺的鼻子上,怎麼看都是一個標準的帥哥。他將來會是個萬人迷吧,藍天心想著。不過,他是那種不會隨便表達自己的感情的人,藍天馬上看穿了鉛筆,儘管這只是他們第一次見面。藍天似乎擁有著看透所有人的天賦。



兩個人聊著一些瑣碎的事情,像是從那個國中畢業的,或從哪裡來之類的客套話。


對於對方,兩個人不敢說的太多,一但開啟的心門就很難關上。


兩人只短短聊了五分鐘就分開了。但是這五分鐘就足以讓他們的青春有大大的轉變,一個他們都沒想到的改變…



「學弟,你懂愛情嘛?」有一個學長拉住了他。

「不懂。」藍天答的很乾脆。

「那麼要不要加入我們感情傳遞社阿?」一旁的學姊看著藍天可愛的臉說。


「我們社就是幫那些告白的人或是相愛的戀人或是其他需要傳遞感情的人傳訊息或禮物的社團。感情似乎是無形的,然而當我們拿著禮物或信紙傳遞著時,感情似乎變的有形。我們就像是牽線一樣,牽起兩個心。」學長感性的說著。



藍天沒有想參加什麼社團,但是這個有著奇怪任務的社團他反而略感興趣。


「你可以在傳遞這些感情時了解愛情,相信我。」學姊溫柔的說。

「你怎麼知道我想了解愛情?」藍天試探性的問問。

「每個高中生不都這樣希望嗎?」


「是喔?」


藍天看了看四周其他的新生們,互相不認識的狀態似乎慢慢淡開了。
他們都期待著愛情,想了解愛情嗎?而我呢?藍天自問。

「先不用急著做決定,開學後再來也可以。」學長笑著說。



他給了藍天一張名片,上面寫著感情傳遞社的聯絡方式跟辦公室,還附上可愛的插畫跟花邊。



藍天把名片收進皮包裡,跟他們道謝後就走了。



藍天來到了放蛋糕跟飲料的地方,拿了杯果汁跟一盤黑森林蛋糕。

那四處尋找著空位,終於在一個角落找到了位置。



而位置旁邊坐著一位女孩。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黑月 » 週一 6月 04, 2007 1:12 am

女孩手上拿著最適合下午的奶茶,用一種優雅的姿態看著迎新茶會的所有人。


像一隻可愛的貓,那雙清澈無比的眼睛注視著一切。



「不好意思,這裡有人坐嗎?」藍天以不羞澀的語調問。可能是因為沒有曾經喜歡過的感覺,「看見女生會害羞」這件事情是他不曾有過的體會。



女生看了他很久,而藍天也注視著女生。



第一次的眼神接觸是很重要的,因為那一瞬間彼此的感覺會藉由一種潛意識的方式在心中種下。



一雙清澈的眼神對上了一雙摸不透的眼神。



「沒有阿!」女孩露出了笑容,像太陽一樣的笑容。



藍天感激似的對她點了點頭,輕鬆的坐了下來,大口大口的吃起了蛋糕跟喝著果汁。



坐在一起的兩人,完全不一樣的心情在他們之間衝撞著。一邊是完全不懂愛情的男孩,而另一邊則是受過愛情傷害很深的女孩。



女孩子有著俏麗可愛的短髮,長度大概在脖子附近。弧度完美的淺色眉毛下有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靈動的轉著。小而充滿水分的嘴唇配上白皙的皮膚不至於讓她看起來是蒼白的,而是一種健康的白。五官端正的她雖然不算是頂尖美人,但是給人的第一個印象就是優雅而可愛。


是讓人想要好好疼愛的感覺。



她長的還蠻可愛的呢!真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總感覺她在煩惱著什麼,她的眼神雖然看似清澈天真快樂,但是仍有一點點憂傷的影子,會是什麼呢?什麼事情會讓一個只有高中的女孩在開學的第一天就這樣煩惱呢?藍天在內心發問。



也許她在煩惱愛情吧!一個直覺閃過藍天的思緒。








他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呢?為什麼要背叛我?而我為什麼會這樣的難過跟傷心?他會知道現在的我正在傷心難過嗎?他還會再想起我嗎?我們之間曾經擁有的到底是什麼?女孩子在心中不停的想著同樣的事情,週而復始的想著。



希望停止卻又停止不了的感覺。



這個男生不知道在想什麼,怎麼會坐在我旁邊呢?故意的還是我想太多了?他平易近人卻又有種摸不透的感覺,那種不經意的微笑中充滿著吸引力及那神秘感,思想上的神秘感。女孩第一次看見藍天時又這樣想著。



他有一種說不出的魅力,也許是一種讓人說不出的感覺吧!



「我是三班的藍天,妳呢?」藍天嘴巴內跟嘴角旁都是巧克力的臉突然轉向了女孩子。
「噗!」當女孩看到藍天那滑稽的臉時笑了出來,幸好當時奶茶早就喝進肚子裡了,否則現在早就毀了女孩的形象了。



女孩趕緊從書包內拿了包衛生紙,抽了兩張給藍天。


「趕快把嘴巴旁邊擦一擦啦!這麼大了吃東西還會吃到滿臉都是。」女孩笑罵著藍天。


「有這麼好笑嗎?」藍天傻傻的看著不停的笑的女孩。



原來誇張的笑的女孩子也很可愛,藍天一邊擦著嘴巴一邊想著。




「你還沒告訴我名字呢!」藍天微笑著說。



「我叫白惠雲,我是五班的。對了,你可以叫我白雲就好。」女孩子俏皮的說著。



「白雲遇上了藍天,還真是不錯呢!」藍天又用他那看不透的眼神看著白雲。


兩個人相視而笑,毫無做作的笑著。


也許是因為名字的關係,第一次的認識讓他們對對方都有很好的印象。又可能不是因為名字的關係,而是其他的原因…


她的笑容跟他的臉蛋都好可愛,給人的感覺也很親切,希望可以跟他做朋友。藍天在心中喃喃的說著,眼神輕鬆的看著周遭。


他真是好笑,不知道他是故意逗我笑的還是我想太多呢?不管如何,我還蠻喜歡他這種人的。他的眼神真是給人一種完全摸不透的感覺。白雲偷偷看著一旁悠閒的喝著果汁的藍天。




在一場稻田高中的迎新茶會中,藍天遇上了白雲。




一個沒有嚐過愛情滋味的男孩遇上了一個被愛情傷害的女孩。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黑月 » 週一 6月 04, 2007 7:43 pm

當太陽悄悄的從山上躲到山後時,大地由菊花的顏色慢慢轉變為暗沉的黑色。迎新茶會也在大家漸漸冷卻的心情跟漸漸接近的感覺中結束了。



夜晚的鄉野很幽靜,心情也很容易在這時平靜、沉澱。



月光跟剛出來的星星微微照亮了稻田高中前的道路。一千多名稻田高中的學生這時從大門口走出,雖然挺著疲勞的身體,心情卻是歡樂的。



藍天跟白雲從第一次相遇後就開始愉悅的聊天,他們從自己的國中生活聊到了家庭跟現在的生活,雖然都不是太私人跟深入的談話,但是藉由這些,他們更認識彼此了。




原來白雲是單親家庭,他跟他媽媽相依為命。白雲的爸爸在一場車禍中去世了,而白雲的媽媽從來就沒有過改嫁的念頭,因為她深深愛著她的先生。而白雲的爸爸因為之前是個成功的企業家,留下來的遺產讓母女兩人不用太煩惱生計問題。




就在白雲考上了稻田高中後就跟媽媽搬到住在這附近的爺爺奶奶家住,而爺爺奶奶很高興有人可以來陪他們。四個人就這樣過著簡單幸福的日子。




「夜晚的感覺有時感覺好棒呢!」白雲一蹦一跳的在藍天前面說。





白雲有精力的踏著活躍的步伐,而藍天踩著輕盈的曲調。





從下午聊天到現在也只不過過了六個多小時,白雲就有能立放開心胸跟藍天有說有笑的,一方面是因為藍天本身是個具有魅力的人,不管男生女生對他應該都不會有一絲絲的厭惡感;而另一方面,白雲試著用這種情緒壓抑或掩蓋心中的那股憂愁跟傷感,那道愛情的傷口。



她希望自己可以掩飾的很完美,儘管黑夜已經幫了她很大的忙了!



這一切都躲不過藍天銳利的雙眼跟直覺,儘管藍天自己本身並非很確定他知道女生的煩惱的那個東西到底是不是愛情,因為他完全不懂愛情是什麼。





但是她很清楚白雲試著掩蓋著什麼。





一陣風吹來,吹過稻田才吹到每個人臉上的涼風。摻或著的稻香及那夜晚的清爽讓人感覺到飄飄欲仙。每個人忽然都放慢腳步,享受著這種都市裡不會有的自然氣氛。





天上的星星也浪漫的打著節拍,讓大家得心跳不至於太快或太慢。





大家隨著拍子前進放鬆,漸漸的產生了睡意。





「白雲,雖然我這樣問對於第一天認識的我們來說很奇怪,但是…你是不是有什麼煩惱阿?」藍天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心問著。





白雲先是愣了一下,藍天的一句話打亂了她隨著星星節奏的步伐。




而藍天卻依舊踩著他輕盈的曲調。




他怎麼看得穿我?雖然說他有種可以看透認何人似的眼神,但是難道他真的可以知道我在想什麼嗎?還是又是我想太多了呢?白雲驚訝的想。





這個心情就當做秘密,永遠所在我的內心好了,說出來並沒有什麼幫助的。他並不會因此又回到我的身邊。白雲闔上眼睛思索著。





「沒有阿?你看我這樣像是有煩惱的人嘛?」白雲轉身對著藍天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像太陽一樣的笑容照亮了黑暗。




「不像呢!」藍天也笑了。




不想講就不要講吧!藍天想著。




不想說出的感情,一定有著痛苦或甜美,然而痛苦總是略勝一籌。一個藏在心中的痛苦就像浮木一樣,不管我們怎麼壓抑,他還是會浮出水面的。




就算如此,白雲還是希望將這個痛苦暫時的埋在心中。




因為她希望這是屬於他們兩個人之間的秘密,白雲與另一個不知在哪裡的他。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黑月 » 週五 6月 08, 2007 7:56 pm

藍天跟白雲跟隨著其他的人慢慢的遠離了稻田高中,往家的方向前進著。



兩個人走的不遠也不近,不像其他人一樣遠卻又不像熟識的人一樣的近。




白雲不時打量著走在旁邊一副無所謂的藍天。



為什麼他會讓我感覺到害怕?他到底看透了我沒有?他知道我在想什麼嗎?儘管如此,我還是覺得他好吸引人,他的那種魅力讓我沒辦法討厭或害怕他。白雲在心裡想著。




害怕的心情常常被欣賞的心情蓋過。





就算他看透了我,卻也不會點破,讓我感覺到那種兩個人之間應有的輕鬆,那樣的距離。那是一種心情上的距離,越過了彼此會開始厭惡;離的太遠兩個人將會沒有交急。




而他卻可以抓的剛剛好,白雲不禁佩服著藍天的智慧。




藍天哼著早上來學校想到的曲調,思考著該填什麼詞,該如何修改。




今天認識了個可愛的女孩子呢!藍天心裡笑著。



雖然他很高興認識了這樣一個女孩子,但是他很清楚這個感覺不是喜歡,因為他曾經有過這種感覺,這只是單純的欣賞罷了。就像欣賞雜誌上的所有的明星。





漸漸的,他們來到了即將分開的路上。





星星這時還是一樣的閃亮,這個夜似乎還很漫長。





「我要往那裡走喔!」白雲指著一條不算小的道路說,路上已經有許多稻田高中的學生了。



「恩,我走這邊。晚安,改天見。」藍天說著,完全不做作。



「恩,晚安。」白雲微笑著說,右手可愛的揮了揮。



就在這個交叉路口,藍天跟白雲結束了今天的相遇。



但是兩人的心情卻還沒結束…









回家的路上,藍天用大部分的思緒在想著曲調,對於白雲這個可愛的女孩,藍天並不像其他男生一樣因為她的外表而一直想著她的臉。



藍天就是這樣一個特別的人。



他只是會在意著白雲心中的悲傷,那個他不知道原因的悲傷。



什麼樣的悲傷可以讓她非得隱藏的這麼自然呢?藍天納悶著。



不知不覺,藍天已經回到家了。



他趕緊去洗澡,希望洗去今天一身的疲累,但是不希望洗去今天的回憶跟心情。尤其是跟白雲聊天的那部份。



也許在無意識中她已經在我心中建立起某種地位也說不定…




當藍天從浴室出來時看到爺爺奶奶正在看著電視,泡著茶。




「藍天阿!今天開學第一天好玩嗎?」爺爺笑著問,臉上的皺紋看起來卻充滿了朝氣。





「是阿,有沒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可以說給爺爺奶奶聽的。」奶奶也很有興趣似的問著。





「今天就迎新茶會阿!就給我們新生可以認識很多人阿!原本打算去認識一大票人的,但是因為遇到一個可愛的女孩所以我的計畫只好延遲囉!」藍天用毛巾擦著頭髮說。




「哦?是個怎樣的女孩阿?說給爺爺聽聽。」藍天的爺爺有興趣的打量著藍天。




「是個長的很可愛的女生,很開朗也很風趣,感覺天真無邪,不像是會耍新機的類型。」藍天做了下來吃了顆糖果,藍天很愛吃糖果。




「你該不會是一見鍾情了吧?」奶奶笑問。




「奶奶,我根本不懂愛情,怎麼可能一見鍾情呢?我根本就沒有喜歡的感覺過!」藍天又吃了一顆糖果。




「既然沒有感覺過,又怎麼知道自己現在不是這種心情呢?」爺爺神秘的看著藍天笑。




藍天心頭陣了一下。




今天的感覺,真的跟之前只是欣賞女生的感覺,是一樣的嗎?




藍天開始靜靜的思考…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黑月 » 週六 6月 09, 2007 2:02 pm

白雲則是蠻確定她對藍天有股好感,雖然不到喜歡的程度,卻也接近了。




但是當她想到感情的事情時,那個熟悉的臉孔又浮現了,那個想揮去卻又有點捨不得的臉孔。白雲總會想起那段甜蜜的時光,那段曾在她人生擦出最美麗的煙火的時光。




感情到底是傷害多還是甜蜜多呢?白雲在窗邊看著夜空時想著。




也許愛情就像天上的星星,有時會大放光芒有時卻黯淡無光,但是只有在黑暗與光明的轉換之間,我們才會感覺到愛的美麗吧!



這時的藍天也躺在窗邊的床上看著窗外的星星,這是他每天晚上都會做的事情。看著天空,心情也隨之沉澱,將今天發生的一切好好回憶。





當然,藍天也常利用這個時候想著許許多多的人生課題。





他就是這樣一個成熟卻又純真的男孩。他那種摸不透的個性跟能精準看透人心的能力就是這樣子養成的。





突然,他想到了感情傳遞社。





我不太喜歡運動的社團,吉他社跟圍棋社之類的也不適合我,電影欣賞社更不用說了。也許感情傳遞社會是個不錯的選擇呢!藍天心裡盤算著。





一切順其自然再看著辦吧!




這時窗外吹來一陣微風,伴隨著稻田香氣跟月光,就跟早些藍天跟白雲走在夜間的道路上感覺到的一樣。




藍天很享受的聆聽風的表白,似乎真的懂的風在說什麼。




「不知道白雲喜不喜歡這股風?」藍天喃喃道。



這句話出於無意,既不是喜歡也不是戀愛,而是出於一種分享的心情,一種很純潔的心情。







而另一邊,白雲也吹到了這股風,然而她的心情卻非常的雜亂。



「不知道他在哪裡?他也可以感覺到這股風嗎?他也會跟我一樣想起我們的過往嗎?他也會這樣的心痛跟憂傷嗎?」白雲感嘆的對床上的絨毛小熊問著,她的眼神中哀愁卻美麗,像今晚的夜空,星星一閃一閃的點綴著。


當然,這個他不會是剛認識的藍天。




但是白雲馬上就想起了那個神秘卻又吸引人的男孩。




她抱起絨毛小熊對著他訴說心事。絨毛小熊叫做棕棕,對著棕棕訴說心事的習慣是從白雲遇上那個他之後養成的。




這一年多的時間都是由棕棕傾聽著白雲對那個他的感情及話語,然而今天很特別,白雲所要聊的不是之前的他,而是藍天。




「棕棕,你知道嗎?今天我遇到了一個很有趣的男孩,不知道他是有意或無意的想讓我放下心中的悲傷,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看透了我。但是今天跟他相處了一整天,感覺只要有他在,很多事情都變的好輕鬆,心情也不會這樣的沉悶。」白雲停頓了一下,好讓棕棕跟的上她的速度。



「雖然只是第一次見面,但是我當時看到他的臉龐跟眼神時,會有股衝動想把所有心中的憂愁跟他說。但是我卻硬生生的把這種心情擋住了。」白雲把視線轉移到了窗外。



「因為我還沒準備好要面對我的心情,還沒準備好要接受我的心受傷的事實。」白雲的眼睛似乎慢慢的累積了淚水。



這時的棕棕好像試著安慰白雲一樣。




白雲對著棕棕微笑,眼淚卻慢慢的滴了下來。




「我沒事。要睡了喔,晚安。」白雲把棕棕摟在懷中,關了燈卻不想關上窗戶。因為會有舒服的風吹進來呢!




擦了擦在臉頰上的眼淚,白雲慢慢的闔上了眼睛。




藍天的房間裡,那藍天一直哼的曲調早已換成搖籃曲了。




夢鄉悄悄的蔓延。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黑月 » 週六 6月 09, 2007 10:08 pm

隔天,白雲起了一個大早,陽光耀眼的射進了她的房間,她早已準備好所有的上學必需品。盥洗完穿上制服,跟媽媽和爺爺奶奶道完早安跟再見,便快快樂樂的蹦著出門了。




而藍天則從容的吃著早餐,不時哼著曲調,慢條斯理的提著書包出門。




一樣的酷熱一樣的微風,今天跟昨天差不了多少,不一樣的只有每個人的心靈跟心情。





看似簡單無奇的迎新茶會,在不知不覺已經將大家心門上第一到鎖稍微的打開,對於彼此當初那種陌生感已經漸漸淡去,但是這只是針對幾個有講過話的人。






「早阿!真是巧阿!」白雲看著藍天的背影大聲的喊到。




在昨天分開的交叉口上,藍天緩慢的步伐被輕盈的白雲追上了。




沒想到今天也可以遇到她,本來想說還會不會再跟她好好聊聊的機會,看來我們應該會成為很好的朋友。也不知為什麼,我竟然會很期待見到她,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感覺,我也說不上來。藍天微笑著思考。




或許,我們或許可以不只是當好朋友!一個聲音閃過藍天的腦海。




「早阿!沒想到你也是喜歡這麼早出門的人呢!」藍天招牌的神秘微笑。


「女生都很早起好不好,你才是稀有動物呢!男生不都很愛賴床嗎?」白雲陽光的笑容。


「是喔?」藍天繼續閒適的吃著早餐,而白雲這時則跟在藍天的旁邊。




我在幹麻阿?怎麼會突然很想接近藍天,很想多看他一點,很想多瞭解他一點。我很期待跟他成為要好的朋友,還是我還期待得更多呢?白雲偷偷看著藍天時想著。





而藍天的眼神總是直視前方,完全沒發現白雲在偷看他似的。





他那種瀟灑神秘的魅力讓旁人不自覺得會多看他一眼,但是藍天卻從不會直盯著一個人看,或經常性的看著別人的眼神。他通常都看著遠方,思考著什麼。也許這種舉動就是他的魅力所在。




一種深深吸引許多人的可怕魅力。





「妳對高中生活有什麼期望嗎?」藍天突然轉過頭來問白雲。


「我想想看,恩…應該是課業好,玩社團跟交一大堆好朋友囉!」白雲裝著認真思考的樣子,仍然是很可愛。


「那麼妳對愛情有著期待嗎?」藍天問。


白雲嚇了一跳。




他這麼問是有什麼涵義嗎?不可能,才認識第二天不會有什麼企圖的吧!白雲在心中想著。





藍天那種看不透的心情讓白雲一時之間不知所措。



「怎麼會這樣問?」

「因為我沒談過戀愛,完全不懂愛情是什麼東西。我覺得甚至連喜歡的感覺都不曾有過。」藍天無奈的說著。

「怎麼可能?」白雲大叫。

「怎麼不可能?」藍天疑惑的說。




不可能,這樣的外表應該已經迷倒了不少的女性,再加上他那種神秘的感覺,應該不少女生都會追求他吧!儘管追求者很多,而他卻沒有喜歡的人?一個也沒有?




他實在令人摸不透呢!




「因為你有種魅力阿!一種會吸引很多人的神秘魅力。」白雲親切的看著藍天的眼睛。


「什麼魅力?」藍天不閃躲白雲的眼神。




白雲卻害羞了起來,把眼神移到了遠方的稻田高中。



「很神秘的魅力,我說不出來。」白雲小聲的說。



「是嗎?」藍天的眼神也跟著移到了稻田高中。




藍天當然知道他有這種魅力,很多人以前都跟他說過了。只是每個人都跟白雲一樣說不上來那是什麼魅力。





那是一種天身的資質,藍天記得爺爺是這樣跟他說的。





「妳也有種說不上來的魅力喔!」藍天神秘的笑著。




白雲驚訝的看著藍天。




因為從來沒有人對白雲這樣說過。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黑月 » 週一 6月 11, 2007 12:34 am

看著白雲那吃驚的表情,藍天忍不住笑了出來。藍天笑的時候平日那種神秘感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天真無邪的大笑。





豪放的大笑了出來,沒有一點的保留。





「你笑什麼笑阿!」白雲有點害羞了起來。





「誰看到妳剛剛那種表情都會笑好不好!」藍天笑到眼淚都快留出來了。




這時稻田高中的路上的學生漸漸多了起來,許多好奇的人都轉過頭來看看這兩個還沒正式上課卻已經感覺很要好的一男一女。





兩個人似乎發覺週遭的人都往他們看過來,他們趕緊害羞的繼續往學校走去。他們可不想還沒正式上課就成為校園的風雲人物。




雖然說以他們兩個人的特質,這只是遲早的問題而已…




「你剛剛說…我的魅力…是什麼?」白雲害羞的把頭轉向稻田的方向時問。



「恩…這是秘密喔!」藍天神秘的笑了。




白雲這時卻受不了這種神秘,她已經看過太多次藍天的這種表情,雖說她很愛這種神秘,但是現在她想要知道那種魅力是什麼!




這是第一次有人對我這樣說呢…就連他都沒有對我說過…





白雲心中充滿著期待,但是藍天似乎是故意鬧她的,故意把這個真相鎖進一個叫秘密的盒子裡。這讓白雲感覺藍天再騙她似的,一種很不真實的感覺。






「你一定在騙我,從來就沒有人跟我說過這種事情。」白雲假裝在生悶氣的樣子,像每個國小女生都會做的幼稚表情。





「妳覺得我會騙妳嗎?」藍天問。





「可能喔。」白雲看著藍天的眼睛,跟天空一樣清澈的眼神。






雖然嘴巴上這樣說,但是白雲看著藍天的眼神,她覺得自己會相信藍天說的話,雖然還沒完全的相處過,但是她知道自己會相信藍天。





但是一想到相信這個字眼,白雲的記憶深層被這一塊石頭激起了漣漪。





當初,我也毫無疑問的相信了他,但是為什麼他會背叛我呢?相信背後到底藏著多大的謊言呢?白雲有點痛心的問著。





眼中稍微浮現的哀愁卻馬上被藍天捕獲,藍天思考了一下。




這種悲傷到底是為什麼?藍天自問。




如果說有種傷口很痛很痛,那一定是最愛的人欺騙或甚至是背叛了。這種建立在信認之上的欺騙最讓人感到絕望。當你無時無刻都想著對方,任何事情都想依靠對方,甚至連對方對你說的一言一語你都不加思考的完全接受,如同本該如此一般。把一整個心都寄放在對方那裡了,最後得到的卻只是一個謊言…




白雲就是一個獨自承受這樣事情的女孩,她把這個秘密藏在心中,只跟絨毛熊熊棕棕說過。




藍天不知道整件事情的經過,但是直覺告訴他女孩曾經受過跟相信有關的傷害。




「如果你敢去相信,就要有會被傷害的決心。」藍天緩緩的說。




「但是單純的去相信不是很好嗎?」白雲說出了她的希望。



「如果你單純的去相信了,也完全的相信了,那你就不用擔心被傷害了阿!」藍天依然從容。



「就算被欺騙被背叛也一樣嗎?」白雲似乎是在那喊著。



原來她是被欺騙被背叛了阿!藍天懂了。




「那就想想,是不是因為某些原因才逼的他如此做的。」藍天堅定的說。




「如果妳相信他的話。」又恢復了平時的冷靜。




白雲吃驚的看著藍天,剛才的一席話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相信他嗎…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黑月 » 週三 6月 13, 2007 7:51 pm

當藍天走進教室時,人還不多,只有幾個似乎已經熟悉的同學在聊著天。角落坐著一個吃著早餐的同學,斯文的眼睛配上帥氣的臉龐,原來是歐陽千,鉛筆阿!





「剛剛我看到你跟一個女生走來。」鉛筆先開口。




「昨天剛認識的,人還不錯。」藍天輕鬆的回覆。




不知道剛剛的話對她來說會不會太沉重?希望她可以從這陰霾中走出,我們可不能只活在過去的悔恨中。藍天跟歐陽千對話時心中仍想著剛剛的事情。





「女生很奇妙吧!」鉛筆對藍天笑了笑。





「是阿!不介意我坐你旁邊吧?」藍天已經拉開了椅子一屁股坐下了。




「你都坐了我還能說什麼呢?」





藍天跟鉛筆相視而笑。藍天可以看透鉛筆,但是鉛筆卻完全不知道藍天是個怎樣的人,目前只能認定還算是個親切的人而已。儘管彼此在迎新茶會上已經稍微的聊過天,但是現在仍是處於會尷尬的時期。對鉛筆來說。





藍天完全不會尷尬或不知如何開口,他了解大部分的人心。




藍天記得爺爺說過,藍天擁有的天賦是百年難得一見的,藍天對此也沒有懷疑,畢竟可以看透人心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做到的,而且只是透過短暫的接觸。





「你會打籃球嗎?」鉛筆問。




「很濫。」藍天說的是實話。




藍天國中時曾經碰過籃球,但是玩了幾天他就沒興趣,雖然他擁有比別人高的天賦,但是不練習就是不會有所進步。所以至今藍天的球打的真的很濫。




「是喔!真可惜,我想加入籃球社呢!我以前可是校隊的喔!」鉛筆自信的說。


「我對運動一向就不是很喜歡。」藍天感嘆的說著


「真是個特殊的男生,那你想加入什麼社團呢?」


「感情傳遞社吧!」藍天回答。




雖然藍天還不是很確定,因為其他像是圍棋社跟美術社還有他最擅長的心理學社他都蠻有興趣的。但是感情傳遞社還是他的第一個選擇,因為藍天開始感覺應該會是個很有趣的社團。




「你是想了解哪一種感情阿!」鉛筆知道那個社團就是要體會或了解感情而創立的社團,這是每個聽過感情傳遞社介紹的學生都知道的事情。



「愛情。」



「哦?這會是一個苦澀的路程呢!」鉛筆略帶感慨的說。



「你體會過囉!」藍天假裝驚訝的說,他知道很多人都談過戀愛,自己真是個稀有動物呢!




「是阿!你沒有嗎?」當鉛筆看到藍天無奈的搖搖頭時非常吃驚。




不會吧?都上高中了,竟然沒有體會過愛情的感覺?就算沒有在一起也會有個暗戀的感覺吧!難道他是個書呆子,整天只會讀書?但是看起來又不太像…真是個奇怪的人。鉛筆百思不解。



鉛筆看著這位新朋友,思考著他們會不會成為好朋友,還是只是個同班同學而以呢?



他有種奇怪的魅力,但是我說不出。鉛筆想著每個遇見藍天的人都想過的問題。








「藍天!」白雲這時走進了教室。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黑月 » 週日 7月 15, 2007 11:58 pm

當白雲看見鉛筆時,教室裡起了一個微妙變化,一個幾乎不會有人會去發現的變化。



然而這是逃不過藍天的觀察的,對一個擁有特殊天賦的人來說這樣的變化並不難發覺。



鉛筆原本平靜眼神突然產生了變化,像是海邊的海浪在颱風天颳起的大浪,一種不能預期的情感在那裡打轉著,看似有無盡的悲傷的記憶卻好讓有著更深層的東西隱藏在其中。



而白雲的眼神像是被灰塵蓋過去一樣,充滿活力的眼神一下子就被那冷淡的灰色矇蔽。跟之前的白雲完全是不一樣的感覺,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原本歡樂的氣氛在瞬間結凍,只剩其他的同學各顧各的聊天。




藍天立刻了解他們之間的關係了,雖然這只是他的推測,但是他認為這是十之八九不會錯的事情。



鉛筆跟白雲以前曾經在一起吧!就算是很好的朋友吵架也不會有這樣的眼神跟氣氛,更何況是異性的朋友。他們曾經是男女朋友,而且根據白雲的說法,鉛筆背叛過她,為什麼呢?不對,應該是要問到底是有什麼事情強迫他這樣做的嗎?鉛筆不像是這樣的男生,至少以我的感覺,他絕對不是這種不專情的人。還是…這個人是連我也看不透的人呢?藍天靜靜觀察兩個人時想著。



「好久不見。」鉛筆的語氣少了剛剛的平靜,聽的出來尷尬在他的心情中產生了化學變化。



「你怎麼會在這裡?我不是很想見你。」白雲冷冷的說,冷漠的眼神依然沒變。



我真的不想見他嗎?白雲自問。也許她的確很氣憤鉛筆當時對她背叛,但是一想到藍天跟她說過的話她就不知所措,像隻迷失方向的小羊在森林中孤單的留著淚。



「那就想想,是不是因為某些原因才逼的他如此做的。」藍天的話在她腦海中不斷繚繞著。



我相信鉛筆嗎…小小的聲音支撐著悲傷…



「對不起…」鉛筆開口似乎想要解釋著什麼。



「我不是來跟你說話的,我只是來找藍天的而已。」白雲打斷鉛筆的話,迅速的拉著藍天往教室外面去。



在那一瞬間藍天捕捉到了鉛筆的眼神。那種悲傷那種無奈到底是什麼?是對於白雲的愧疚還釋有更多無法解釋的東西困擾著鉛筆呢?藍天似乎在同情著鉛筆…






好不容易遠離了教室,白雲喘著氣看著被她強拉著跑的藍天,她突然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這樣做。



「對不起,硬拉著你跑出來。」白雲的眼神恢復了平常淘氣可愛的感覺。



「沒關係啦!」藍天清爽的笑著,但是他的心中仍在思考剛剛的事情。





藍天是個善良的人,儘管從他的外表跟個性感覺不太出來,但是他的確是個很善良個男孩。因此他不忍看到原本互相喜歡的兩個人變成這樣的狀況,而且他很在意鉛筆剛剛的眼神跟表情,那種有苦說不出的表情讓儘管交情很淺很淺的藍天也為鉛筆難過。




看著領著他前往樹下的白雲,藍天在考慮要不要說出他的看法,但是他很怕白雲因此更加的生氣,把狀況弄得更糟。


「剛剛真的很抱歉。」白雲又道歉了一次。


「沒關係啦!」藍天裝出無所謂的笑容。


「就為難你陪我一下囉!」白雲往樹下面做。



藍天用一個真心的微笑回報,也跟著坐到了樹下。





這時一陣風吹來,吹在兩人的臉上,也吹來了青春的煩惱。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黑月 » 週五 7月 20, 2007 9:54 pm

清爽的風吹來了稻田的香味,大樹為兩個人遮住了嚴酷的陽光。


曾經那甜蜜的時光在白雲腦海中不斷的撥放著,曾有的快樂曾有的倚靠,如今都在分開的那一刻破碎。



白雲眼中偷偷積藏了淚水。




回憶,對現在的白雲來說有點太沉重了。


其實見到他很高興……只是對於之前受過得傷害,我還是無法忘懷……為何他要傷的我這麼深……白雲在心中不停的說著。


白雲把頭輕輕的的靠著自己的膝蓋。




藍天在一旁看著白雲的一舉一動,甚至是眼神中那種些微的變化,他多多少少可以知道白雲在想著什麼。但是對於愛情,藍天還是什麼都不懂。為什麼白雲會有難過的表情?為什麼要因為鉛筆而這麼痛苦呢?藍天不懂。


但是他注意到白雲眼中的眼淚了。





「如果想哭的時候,還是哭出來好一點。」藍天看著天空小聲的說著。


白雲靜靜的聽著,但是頭還輕輕的靠著膝蓋。




為什麼他總是給我一種知道我在想什麼感覺。白雲偷偷的看著一旁悠閒的藍天。



吹來的風把藍天那總是不經意遮住眼睛的頭髮吹了起來,在風中優雅的舞動著。那雙清澈無暇的眼神看著天空,讓那天空藍巧妙的在藍天的眼睛中產生了倒影。


藍天,原本就給人一種天真無邪的感覺。




這時的白雲已經把頭抬了起來,靠著樹,看著一旁的藍天舒服的吹著風,想著剛剛藍天所說的話語。


如果想哭的時候,還是哭出來好一點……

但是如果沒有人可以在我哭時安慰我,只會讓我更難過更無助……所以,現在的我只能堅強。白雲偷偷的想著。



「誰說我想哭阿!」白雲用充滿活力的聲音大叫著。

白雲突然站了起來,走到了坐著的藍天身旁張開了雙手,迎著那不斷吹來的涼風。閉上眼睛,掛起了微笑,放鬆的讓風不斷的吹著頭髮,不斷的從她身旁吹過。



「那種輕易就哭的個性跟我不合啦!」白雲笑著說。


只是,一滴淚不小心從白雲的眼睛中滴下,順著臉頰,滴落。


藍天靜靜的看著白雲的舉動。



還是得裝堅強嗎?藍天看著在風中的白雲,不禁這樣想著。


大樹下,白雲就一直站著吹風,而藍天就靜靜的看著白雲。而風神似乎也懂他們的心情似的,那樣涼爽的風就在這炎熱的夏天不斷的吹來。




他們兩個就這樣在一起了十分鐘。




藍天看了看手錶。



「已經八點七分了,我們準備去上課吧!」藍天對著白雲說。

「恩。」白雲緩緩張開了眼睛。

「真不好意思,早自習還拉你來這裡浪份時間的陪我。」白雲低下頭對藍天說。

「陪妳我不覺得是在浪費時間阿!」藍天回答的很自然。


然而白雲的心卻大力的跳了一下。


他這麼說是說她跟我在一起很快樂嗎?白雲心中不免這樣想著。




「謝謝你。」白雲臉紅的說著,然而藍天並沒有發覺。



「還有,我覺得鉛筆不是你想的那種人。」藍天說。


「咦?」白雲看著藍天。



上課鍾大聲的響起。



「先去上課吧,第一天就上課遲到不好吧?」藍天微笑著說。


「恩…那再見囉。」



兩人轉身往自己的教室跑去,而鍾聲還在響著。





白雲念念不忘著藍天說的那一句話…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