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土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夢土

文章黑月 » 週一 7月 02, 2007 8:41 pm



天堂,戰鬥員會議廳。

十來個天使默默不語,各做各的事情。

所謂天使,並不一定是長著翅膀的,他們跟人沒有兩樣,只是他們居住在天堂。

「可以出發了。」打開的大門傳來戰鬥長雄厚的聲音。

天使們相視而笑。


地獄,黑夜市的某個公園中。

一位身穿白色西裝的中年人看著站在肩上的鴿子,手中拿著剛折好的紙飛機。旁邊站著一個老年貌的管家,撐著柺杖。

「何時動身?」老管家問。

那人想了想,輕輕的把紙飛機射出去。

「現在可以動身了。」那人的眼神一變,冷酷的看著藍色的天空。



人間,台北市。


小巷子裡一群不良少年毆打著剛才對他們按喇叭的中年男子,大街上歹徒正拿著衝鋒槍對著在後面緊追不捨的警車開槍,兩個酒醉的男子在馬路上打架,一位身穿名牌的富貴婦女正拿著刀子想殺害在房間裡面外遇的老公跟那個小情婦,一名乞丐正偷偷的從有人的身上偷走皮包…
吵鬧的夜晚,類似的場景不斷的重複著。



黑暗的小巷中一名男子蹲著靠在牆邊,含著一根菸,點火的光在他的臉上忽明忽滅。冬天冷冷的風在巷子裡響起了共鳴,亂丟的垃圾在那裡亂飛。

男子穿著咖啡色的大外套,是那種偵探穿的長袍型外套。從不整理的頭髮看起來反而很有型,冷酷的眼神跟四周的黑暗很搭調,一隻黑貓坐在他旁邊,一人一貓靜靜的聆聽著黑夜的寂靜。



一滴雨冷不妨滴到黑貓的身上,牠跳到了男子的肩上,這時雨漸漸的大了起來。


男子皺了皺眉頭,帶著黑貓走出了小巷,消失在人群中。


雨,繼續下著。




冷冷清清的中正紀念堂,星期日早上的一場雨讓人們都不願太早出門。


兩個身高差不多的年輕人各撐一把傘走在雨中,兩人看起來絕對不會超過二十歲。兩人以緩慢的步調走著,輕輕踏著地上的積水。

其中一人有著藍色的眼睛,配上那斯文帥氣的外表。而另一人看起來像是沒睡飽一樣,不停的揉著眼睛也不停的打哈欠。不過到看似頹廢的外表仍藏著一股帥氣。


「張天,最近有什麼新消息嘛?」藍色眼睛的男孩問著。

「藍眼…聽說天堂跟地獄都有所行動了。」名為張天的男孩回答。

兩人相識沉默不語。

他們雖知道這是遲早的事情,但是誰也沒想到會這麼快。

不過這是張天今天早上與大隊長聯絡而得到的消息,不會出差錯。

「那我們搜索『黑貓』的行動還是照常嗎?」藍眼問。

「那個就先放在第二順位吧!今天有更重要的任務,既然天堂跟地獄都已經決定行動,『夢土』絕對不會就這樣袖手旁觀。」張天打著哈欠說著,他真是個隨性的男孩。



夢土,默默著保護人間靈魂的組織,避免人間的靈魂被天堂或地獄抓走或傷害。同時也因此平衡著天堂和地獄。

夢土是集合所有超能力靈魂的組織,他們擁有對抗天使與惡魔的力量,有些甚至超過。

就像天堂的領導者是上帝,地獄的領導者是撒旦,夢土的領導者是「魂」。

大家都叫他魂,儘管沒有人看過。


這三個領導人中,撒但是最長露面的,而上帝跟魂像是神秘人物般從不出現,但是也沒有人敢反抗他們的權威與力量。

據說在人類文明出現不久,天堂、地獄跟人間三個不同的空間就簽定了大合約,不得搶奪位屬不同空間的人民,靈魂存在於幽界,而被分配到三個不同的地方。

人類是擁有的靈魂是其中最弱的,卻似乎藏著一種驚人的潛力,人死後的靈魂將由生前的善惡決定你可以前往天堂或地獄享受剩餘的靈魂生命。

在天堂或地獄出生的靈魂將成為天使或惡魔,擁有著不凡的力量,但相對的靈魂壽命比人類短。他們有時存在於自己的空間,卻又有能力穿梭於三個空間之間。

但是地獄一直想要增強國力,要征服人間和天堂,因此惡魔不斷來人間搶奪人類的靈魂,帶回去訓練成士兵。

大合約因此被破壞。


那年天堂與地獄發生了一場大規模的戰爭,犧牲了無數人類的靈魂,這些靈魂被抓去當為天堂或地獄的士兵。也因為這場戰爭發生在地獄,重建家園也讓惡魔們不在有心征服人間和天堂。

那場戰爭,天堂跟地獄的都用黑死病的手段搶走了靈魂。

那年,黑死病流行於全球。

也是在那年,夢土成立,誓言保護全人類的靈魂。

不過,地獄的野心不曾減滅過。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高手 » 週一 7月 02, 2007 10:28 pm

夢土,劍客。。。

應該有關係@@

藍眼好久不見(茶
低調為上策
高手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222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31, 2006 11:21 pm

文章黑月 » 週三 7月 04, 2007 8:37 pm



行人漸漸的增加,張天與藍眼混入了往捷運站的人群。

面惡心善的高大男子,追求富貴的虛榮女子,迷失方向的高中生,沉溺於愛情的小情侶,還有一堆無聊出來晃晃的現代人。捷運站裡似乎什麼人都有。

藍眼的那雙眼睛例行的掃視人群,希望發現不屬於人間的靈魂。

而一旁的張天仍然一副無精打采的走著,很容易就被忽略在人群中。

「藍眼,有有趣的事情嗎?」張天看了看四周漸漸吵雜的人群。

「沒有,目前都只看到人類的靈魂。」藍眼用平靜的語氣說,這項事情並不是今天主要的任務。

兩個人一起走進車廂,張天看了看他全白色的手錶,這是他每天的配備。

上級對他們下的命令就是要他們再八點半時在台北車站前的新光三越前等待,地點就像是一般高中生相約的地方,不會惹人注意。

但是沒有說他們在等誰,也沒有說誰會等他們。總之去就是了,命令永遠不可違抗。這是夢土的規定,但是大多數夢土的人從來都不太在意這個規定。

行駛中的捷運,充斥著刺耳的飛快聲跟無聊人們的聊天聲。

藍眼看著張天,他最好的朋友,不管是人類世界或是夢土。他們不僅是工作中的夥伴,閒暇之餘藍眼也會邀張天出來走走。

藍眼雖然看似文靜斯文,但卻是個很愛聊天的活潑少年,充滿了信心與幽默,是很多女生喜歡的那型。反觀張天,給人一種不專心的感覺,少言但不至於木訥,藍眼認為張天是因為懶的說話才如此安靜的,事實也是如此。但張天也是個充滿自信的人,懶散的外表下其實藏了雙細心觀察一切的眼睛。

兩人在車廂內很安靜,張天沒睡飽,正在補眠。而藍眼不願打擾好朋友的補眠時光。





沒過多久,兩人就撐著傘在新光三越前面等著什麼。

來來往往的人想著心事,或者尋找著約會的對象。有時一雙雙男性眼神四處的搜尋著美女,或看著看著短裙一件一件出現又消失。

沒有人會注意到這兩個人。



「跟我來。」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突然出現。


是一位穿著很平凡的女性,就像時下所有女生會穿的衣服一樣。但是是個長相甜美的女孩,說美麗不如說是可愛,年齡大概二十歲到二十三歲之間,沒有戴眼鏡但稍稍化了裝。整體看來恰到好處,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


他說完話就自顧自的走了。


藍眼跟張天什麼也沒說就跟著走了。

所有夢土的人都知道如何區分夢土的人跟普通人,但是不是每個夢土的人都能分辨天使跟惡魔與人類的不同。

但是藍眼跟張天都可以,這是他們的天賦。

走在前頭的女子領著兩人進了一台計程車,當然,司機也是夢土的人。

「沒想到你們兩個都還這麼小阿!」女孩甜美的聲音從前座傳來。

「你們應該也知道了,天堂跟地獄都在行動了,夢土不得不作出應變措施。因此命令我們這些戰鬥長組成小隊然後奉命行事,然後你們就被分配到我的小隊啦!我們可是年齡最輕的小隊喔!但是實力可不輸其他人,你們說是吧?你們兩個資料我都看過了,不過只是年紀輕輕的小孩子,沒想到被總部稱為是天才級的隊員,真不簡單。」女子繼續滔滔不絕的說著。

「對了,我叫做小舞,你們知道的,這是夢土規定的代號。」女孩燦爛的笑著說。

藍眼和張天禮貌的對新隊長打了招呼,兩人好奇的打量著司機。

「那司機大哥叫什麼名字呢?應該也是隊員吧?」藍眼機伶的問著。

「我叫刃,多多指教。」司機輕鬆的說。

但是此話一出,張天跟藍眼兩人都大吃一驚。

兩個人都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可以親眼見過實力僅次與「魂」的夢土戰士「十兵」。

很多人都說,要是沒有「十兵」的存在,人間早就被天堂或地獄佔領了。

十兵的共通點就是他們的名字都只有一個字,但是就算不知道這點,藍眼跟張天還是可以知道刃就是十兵之一。

刃這個名字早已傳遍夢土、地獄與天堂。

刃這個名字早已與強大畫上等號。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黑月 » 週五 7月 06, 2007 5:30 pm



「小弟弟,想不想買糖果阿?來,哥哥給你一百塊,去買糖果來吃。」一位染著金髮帶著墨鏡的年輕男子正蹲著對距他五公尺的小弟弟說話。

小弟弟看著男子的眼睛,正猶豫不決著。

男子笑了。邪惡的眼神在墨鏡後面被矇蔽。

小孩忽然嚎啕大哭,一轉身,奔回正在買菜的媽媽身旁。

孩子的母親蹲下來抱起男孩,皺起眉頭,對這突如其來的狀況感到困惑。




遠處的男子緩緩站起,笑容跟那邪惡的眼神仍舊掛著。

「黑鯨,該工作了。」站在一旁靜靜觀看一切的光頭說著,他也帶了一付跟名為黑鯨的男子一模一樣的墨鏡。

「小孩子果然還是很敏感的。」黑鯨稍稍整理了弄皺的衣服。

「走吧!」光頭男子說。



兩道黑影一閃,地上的灰塵似乎沒有被捲起。

但兩人早已離去。

一名年輕的乞丐剛好醒來…用帽子遮住了眼睛。

當乞丐經過小男孩身邊時,小男孩停止哭泣,澄清的眼神閃爍著。




車內很安靜,四個人各自思索著自己的事情。車外的風景是一成不變的城市建築,路人的臉影稍縱即逝。

「為什麼不讓刃擔任隊長呢?」藍眼提出了張天也在思索的事情。

——憑什麼不讓「十兵」之一的刃來領導我們?

這時小舞並沒有因此而尷尬或生氣,而是像早已準備好似的開口說到。

「雖說十刃的實力當然不可否認,但是領導跟瞬間判斷的能力不一定是最好的。因此,總部派以高謀略與超強判斷能力為靈魂天賦的我為隊長,這樣不但可以讓我們行動的成功率增高,刃的實力也可以藉此發揮。所以隊長不一定是實力最強的,而是以適不適當為標準。」小舞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並不是說刃不如我有領導能力,而是我們的靈魂天賦本來就是不同領域的。我的天賦不過是剛好適合這次隊長的行動而已,懂嗎?」小舞轉過頭來看著張天與藍眼。

兩人靜靜的看著小舞真誠的眼神,緩緩的點點頭。

「所以請你們相信我,相信我可以完美的扮演你們的隊長。」小舞做了個真誠的結論。

簡短,但充滿了說服力。

一旁的刃難得的微笑著。

張天與藍眼則看著小舞的後背,心裡想著同一件事。

——她可以勝任。

小舞則是滿足的繼續觀賞著窗外的風景。




「惡魔!」藍眼忽然大叫著,他的手指著一直漸漸追上的摩特車騎士。

因為眼睛的關係,他比任何人容易發現天使惡魔跟特殊的靈魂。

騎士漸漸接近了一行人搭乘的汽車,拔掉消音管的引擎聲咆嘯著。

身穿牛仔褲及年仔外套的騎士用手示意要他們停車。

刃以詢問的眼神看著小舞。

「停車吧!惡魔並不一定都是敵人,在上級還沒下命令前先不要亂動作。」小舞迅速的做出了判斷。

在台北市的某個小公園旁,四個人下了車看著已經拿去安全帽的騎士。

一個中年的惡魔。

不時很帥氣的臉孔加上一條長長的疤使這個惡魔看起來像是個退休的軍人,留著短短的鬍子,整體看來很不平凡。

「地獄界的上級要我帶來訊息,從五公里的地方發現你們是距離我最近的夢土成員,所以就直接請你們幫忙轉達了。」他一面說著一面掃視著每個人的臉孔,他在刃的臉上稍稍停頓了一下。

原來他的能力跟我很像,只是不知道他會不會「那個」?張天在心中思考著。

「請你們交出那三個靈魂。」惡魔冷冷的說著。

「哪三個?」小舞反問,不見一絲緊張與猶豫。

「不要裝傻!」惡魔大聲吼叫,眼神中那股邪惡立刻充滿了眼球。

「就是那三個即將擁有與三個空間的領導人相同權利與力量的靈魂!」惡魔激動的握緊拳頭。

此話一出,張天與藍眼當場呆住。

思緒彷彿冷凍,繼而溶化。


原以為天堂跟地獄行動是重演了多年前的戰爭,沒想到原來人間來了三個可怕的靈魂。

足以讓天堂跟地獄全員出動的三個可怕靈魂。

他們登時明白,這將不只是一場關係到勢力平衡的可怕行動。

而是一場關係到哪方可以生存的冷酷戰爭。




下著雨的台北。騎樓內的板凳上坐著一名男子與一隻黑色的貓。

黑貓仍坐在男子的肩上,男子面帶愁色的看著天空。

他似乎聞到一股危險的味道正在醞釀。




遠方,一名用帽子遮住眼神的乞丐緩緩走來…

手中拿著裝錢的小碗,裡面不過一百塊不到。

男子皺了皺眉頭,起身看了乞丐一眼,隨手丟了一個十元硬幣後轉身離去。

乞丐稍稍的笑了一下。





台北的雨,漸漸變大。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高手 » 週五 7月 06, 2007 10:10 pm

台北的雨 漸漸變大

這句話很有feel~看到這句話整個feel都噴起來了

那個乞丐好帥
低調為上策
高手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222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31, 2006 11:21 pm

文章黑月 » 週六 7月 07, 2007 9:10 pm



中年的惡魔盯著四個夢土成員看著,邪惡的氣息似乎想要把他們都吞噬。

然而他忽然冷靜了下來,但這不是他自願的,而是心中傳來的聲音及力量使他不得不這麼做。

那是來自地獄界上級的聲音,冷酷卻充滿威嚴。

「夜狼,你的任務只是傳消息跟另一件事情,發生衝突不在這個範圍內吧?」冷酷的聲音在名為夜狼男子的大腦裡迴盪。

而也在同時,一種可怕的力量也硬生生的把夜狼剛剛發出的惡魔氣息壓制住。

夜狼痛苦的大叫,雙手用力的抓著頭,眼神絕望的看著天空,血絲漸漸充滿了眼球。

夜狼跪倒在地上,而雙手仍緊緊抓著被力量充斥的腦袋,絕望的呻吟聲讓四周的空氣感覺快要被撕碎。

「請你們傳話給你們的上級…」夜狼痛苦的對藍眼等人說著。

藍眼、張天跟小舞都不忍心的露出了同情的表情,因為就算對方是惡魔,也不一定就表示他們是絕對的壞人。

惡魔只是出生於地獄的靈魂,他們的天性跟天使跟人類一樣,有惡有善。只是地獄是個本身就充滿著邪惡的空間,又或者領導階級的惡魔會有夠強大的能力可以將邪惡輸入惡魔的靈魂中,將靈魂跟邪惡完全的混合。所以出生於地獄的惡魔,儘管是個善良的靈魂,還是會被環境或惡魔影響而漸漸的成為一個邪惡的靈魂。

靈魂,即使天性是善良的,在被分配到地獄的那一瞬間就已經注定要被訓練成一個邪惡的存在。

天命,在這裡看來是個不幸。

善良在這裡最終會變成完全相反的邪惡,自古以來皆是如此,到底是可悲還是不可悲呢?

沒人知道。

可以肯定的是,惡魔不一定就是不可原諒的大壞蛋。

很多惡魔只是個不幸的善良靈魂而已。

所以,小舞、藍眼跟張天同情的看著夜狼。

而刃只是習慣似的盯著他瞧,看不出任何的情感。



夜郎的聲音越來越大,也讓四周的氣氛感覺越來越不舒服。那種嘶吼像是內臟被拉出一樣的令人做噁,四周的小動物紛紛避開,而那地獄的力量似乎仍持續著。

張天終於忍不住了。他忍受不了對任何靈魂的虐待,他無法忍受這種虐待。

該是出手的時候了,張天心中的聲音響起。

他脫下手上的白色手錶,將之拿在右手,同時也閉上了眼睛。他大大的吸了一口氣,又緩緩的吐出,這早已成為他的習慣動作。

一旁的小舞跟刃好奇的打量著張天,這個被夢土總部稱為天才的少年,他們詢問似的看著藍眼。

「你們用心去感覺吧!張天可不是普通的夢土成員。」藍眼自信的說著,對於張天所做的每一個動作,藍眼根本沒有懷疑的想法。

張天的右手突然大力的握住了白錶,一道白光從手錶中射出,瞬間擴散,包附住了張天的身體,將張天的靈魂拉到了一個只有少數靈魂可以進去的空間,那是一個同時存在於任何時間任何地點的奇特空間。

這時的張天存在於人間也同時存在於那個空間內。在那裡張天可以發揮他所有的天賦,他那令人畏懼的可怕天賦,與其說是天才,不如說是鬼才。

張天手上的白錶不知何時已經變為一個擁有白色外殼的指南針,而指針也是全白的,並不時的隨意轉動而不是指著唯一的方向。這個隨意亂轉的指針傳遞著無數的情報與資料,只是這只有張天才有能力研讀出來。

看著被白光包圍的張天的小舞跟刃,都驚訝的張大了眼睛。

——這個小鬼到底擁有什麼樣的能力?

而藍眼仍舊只是充滿信心的看著自己的好友。

——我相信你的判斷。

張天這時轉過頭來對大家笑笑,然後緩緩的接近仍然痛苦咆嘯著的夜狼。

張天憐憫的看著他,眼神中充滿了同情。

——撐著點,很快就會結束了。


忽然,張天的眼神一變,只剩下無數的迷惘跟空虛,接著連同白光,張天消失在夜狼的身前。

小舞跟刃都大吃一驚,因為他們從來沒看過這樣的天賦。

正當他們在尋找張天的靈氣時,藍眼偷偷的笑著。

因為只有他知道,這時的張天已經進入了夜狼的心靈及意識中…





夢土總部,頂樓。

一個只穿藍色無袖跟黑色滑板褲的男子面對著空曠的視野。

他閉上眼睛感受著不停吹來的風。

「風,知道刃他們在哪裡了嗎?」男子的背後傳來一個年老的聲音。

「知道了。」風自信的回答。

「那就過去看看吧。」老者說完便轉身離去。



一陣風吹來,樓頂已無人影。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黑月 » 週二 7月 10, 2007 12:09 am



張天走在一個森林中,陽光靜靜的灑在樹葉及泥土上,四周的平靜讓人有種寂靜孤單的感覺。

張天在這裡感覺極不搭調。

緩慢的步伐踏著鋪在土地上的枯葉,發出了清脆的碎聲。從容的動作加上隨意的眼神,看似懶散的外表其實藏了顆熱情的內心。他會想進來夜狼的內心就是因為他不想再看到別人痛苦的承受傷痛。他內心中那股善良的心一直不停的對他說著話,就算是惡魔也不應該受到這種邪惡的對待。

——在湖的旁邊有股奇怪的力量。

清澈的天空倒映在湖中,因為被樹林包圍的關係,這裡幾乎沒有風,水面非常的寧靜,像是夜晚聽著搖籃曲的心情。

一個身材高瘦的男人站在湖邊,抽著菸,抬頭看著天空,一種渾然忘我的感覺。對於張天的接近完全沒有警戒。

「原來來了一個地獄界的力量啊!」張天冷冷的說著。

男子驚訝的回頭,消瘦的臉龐給人一種虛弱的感覺。

男子沒有說話,拔出了藏在外套中黑色握柄的小刀,飛快的朝張天衝去。

四周的落葉被他快速所致的疾風捲起,沙沙的聲音中充滿了殺氣。

而張天卻只是靜靜的看著,在他的眼中男子就跟走路一樣,而且他並沒有拔刀或其他繁雜的動作的需要。

在男子還離張天有三步之遠時,張天把沒有拿指針的左手舉到了身前,手掌微微張開。

「回去吧!」張天嘆了一口氣。

——本來不必這麼做的。

接著,一道白光往四周擴散然後完全的籠罩了森林,拿短刀的男子當然也不可避免。

森林中只剩下巨大刺眼的白光,而張天就在其中享受著一切。對他來說這白光非常的舒服,一點殺傷力都沒有,甚至有治療的作用。

突然,白光縮小匯集於張天身上,四周又恢復了原有的平靜。

湖面輕輕的盪漾了一下。




男子已經消失,枯葉也都紛紛落下,寧靜的森林中只剩下發著白光的張天,還有正氣蕩然。

「結束了。」張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他看著手上的指南針,指南針突然開始旋轉,他又再次閉上眼睛。

白光又自指南針發出。

——原來他只有找東西的能力。

張天又嘆了一口氣。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夜狼喘著氣看著眼前的張天及張天身後的其他三人。

「我剛剛進入你的心靈及意識中把你上級得力量押了回去。」張天平靜的說著,剛才的舉動似乎沒有損耗他太多的力氣。

聽到這句話,除了藍眼,其他人都大吃一驚。

——他怎麼會有這種能力?

「那麼,就請你們傳話了。還有,謝謝。」夜狼仍喘著氣,對於需要夢土的人幫助自己這件事情他似乎感到很羞恥。

「恩。」身為隊長的小舞代表小隊回答。

張天對夜狼點了點頭。

「就這樣。」夜狼勉強的站起來,走回了他的機車旁邊,帶上酷炫的安全帽後騎著車子就走了。

其實他的靈魂本來是很善良的阿,張天在心中說著。

——為什麼善良的人也得被逼迫成為惡魔?





「你很特殊嘛!」小舞用讚美的眼神看著張天。

其實小舞說的不只是張天的能力,而是他那種願意幫助任何人的善良內心,就算對方的立場跟自己是完全不一樣的,他還是會伸出援助的手。擁有這樣的能力跟這樣的心,對於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夢土成員來說,張天真的很特殊。

藍眼走過去用手肘輕輕壯了一下張天,臉上露出喜悅的表情。

「張天,幹的好。」藍眼笑著說。

「下次換你表現啦!」張天難得的感覺很有精神。





刃看著兩個人的模樣,心中回憶起當初自己在這個年紀的時候跟他們一樣就在夢土中執行任務。

「小刃,有新任務了喔!」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心中被喚醒。

刃搖了搖頭。

——都已經過去了。

看著兩個人快樂的玩著,刃突然有個奇妙的感覺。

——也許他們可以達成…



「走吧!還有個小隊員在等著我們呢!」小舞突然下了命令。




地獄,公園中。

穿著白色西裝的中年人看著正在掛手機的老管家。

「怎麼了?」中年人摸著肩上的白鴿。

「冷說夢土來了個以前沒見過的高手。」老管家淡淡的說。

男人的嘴角略微升起。

「這下可有趣了。」男人慢慢散步著。




男人跟管家慢慢的朝著一家路旁的咖啡廳走去。

天空慢慢的烏雲密佈。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黑月 » 週三 7月 11, 2007 11:38 pm



人間的一棟破房子內,十二個天使的戰鬥人員為著一個年輕的小男孩,外表看來只有十八歲的小孩。

雖然很小,卻充滿著一種領導者的氣息。

黑色的直髮,擁有著稚氣的臉孔,跟張天有點類似卻又更冷酷的眼神,還有那隨時都在撥弄頭髮及拿著小冊子的手。小男孩在大家眼中是個奇怪的人。

儘管奇怪,但是沒有人不敬佩他。

因為他是擁有忍這個稱號的小孩,也就是繼承天堂第一軍師稱號的男孩。

手中的小冊子的內容沒人知道,裡面充滿著未知。據說在別人眼中都是空白的內頁,在他眼中卻是滿滿的文字。

冷酷的眼神看著放在地上的人間台北市地圖,看著他在上面做的記號,心中不斷的推演所有可能,所有應對。

其他天使們屏息以待,心中充滿著熱血與興奮。

陰暗的房間內沒有任何的擺設,到處被灰塵掩蓋著。然而這是他們最好的藏匿地點,一個不為人知又存在於人間與天堂之間的灰色地帶。

男孩玩弄著蓋住眼睛的頭髮,心中那個不安定因素仍然困擾著他。

——這次的行動將會是一場賭注嗎?

男孩翻了翻手中的小冊子,漫不經心的看著。

沒有人敢開口。

房間中充斥著肅殺之氣,大家對於這次的任務都有了共同的認知。

——戰鬥已經不可避免。

忍將小冊子闔上。

「大家都清楚這次的任務了吧?」忍小小聲的說著,但是屋內的每個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十二的戰士同時點點頭,堅定的眼神在黑暗中完全沒有被掩蓋。

「那麼,出發吧!」忍說。

話一說完,十二道人影瞬間消失,只留下稍稍楊起的灰塵在穿透進來的陽光下飛舞,空盪盪的房間內只剩下忍一個人。

忍站起來走到了窗邊,俯瞰著夕陽之下的台北市,雨已經停了,烏雲也散開了。屋內的空盪這時很清晰的呈現,除了忍之外一無所有,這樣讓他感有些寂寞。雖然擁有第一軍師的封號,但是他仍只是個孩子,寂寞對他來說太沉重了。

——這場爭奪戰,我的計畫不能出任何的差錯。

只要有差錯,不只是這些戰士的靈魂,就連人間跟天堂的靈魂都可能被消滅。

這時忍想起老師對他說過的話。

——未來你的計畫將會改變地獄、人間及天堂間的平衡。

忍無奈的嘆了口氣,為什麼他要在這種大事發生前出生呢?

夕陽的光照進了忍的眼中,忍揉了揉眼睛。

——不能讓地獄得逞。

忍握緊的雙手忽然微微顫抖。





隨著不斷逝去的風景,刃開著車在城市中飛馳。

車內是寂靜的,四個人分別想著自己的事情。看著各自的風景,每個人都沉浸在各自的思緒中。

藍眼想著自己的靈魂能力,模擬著與對手對峙時該用的招式,想著體內靈魂力量的運用。利用想像,藍眼可以不斷的提升自己。

小舞則是看著窗外的人群,對於剛剛認識的隊員們,在心中分析在資料上看到的能力,判斷該如何讓他們都有最好的運用。她對自己的判斷與謀略都有絕對的信心。

刃則是專心的開著車,臉上仍保持著一貫的表情,冷酷。

張天透過玻璃看著前座的小舞,對於小舞張天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他記得他曾在夢土總部的資料內看過這個人。張天閉上眼睛不停的搜索著腦內的記憶。

突然,張天張開了雙眼,一個女人的資料浮上他的記憶。

——難道是千舞鶴?

千舞鶴,夢土新一代的軍師團中最具資質的一位,在數次對抗地獄的小型案件中都有突出的表現。是最有希望成為下一代夢土第一軍師的新生,也是一個最讓人摸不透的人。

張天看著窗中的小舞的倒影,對照著腦海中的記憶,的確很符合。

然而張天並沒有開口詢問,只是靜靜的看著小舞思索著。

——為何她要用假名?是因為夢土總部的規定?還是對我們之中有所防備?還是她是在測試我們?

張天思考著每種可能的狀況,推斷著每種可能的原因。

張天最後斷定只有一種可能。

——她在試探我們。

張天繼續看著輕鬆自在的小舞。

車內還是維持著平靜。

城市的風景仍然在窗外飛馳。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Mr.細 » 週四 7月 12, 2007 8:19 pm

推推

看了 就想繼續看下去

大大 加油歐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
沒有
沒有一件事是不重要的
頭像
Mr.細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76
註冊時間: 週日 5月 20, 2007 10:47 am
來自: 星爺他家對面(火星)

文章KOFKL » 週五 7月 13, 2007 12:10 pm

---------------------------------------------------------------------
這時的張天存在於人間也同時存在於那個空間內。在那裡張天可以發揮他所有的天賦,他那令人畏懼的可怕天賦,與其說是天才,不如說是鬼才。
---------------------------------------------------------------------

不是故意找碴,只是看到這段我整個人好不容易凝聚的Feel飛掉。鬼才跟天才的意思是不同的吧,鬼才可以算是點子多,有很多小聰明的意思,像什麼廣告鬼才之類的。天才簡單講就是說領悟力極高,如某方面的天才之類的。

看首篇的方式感覺很棒,不過後面幾篇的某些敘述方式讓我覺得怪怪的,沒有首篇的那種感覺。當然啦,每個人看書習慣的敘述方式不同,也不用太介意,尤其是我看的書少接觸的敘述方式也少,我只是說說感覺而已XD

另想問這是不是有前部作品?
KOFKL
哈棒國奴隸
 
文章: 22
註冊時間: 週三 6月 27, 2007 10:44 pm

文章龍神不敗 » 週五 7月 13, 2007 2:20 pm

替上面的KOFKL大幫黑月大澄清一下,天才的意思也有大範圍的天生領悟能力的意思,而鬼才除了小聰明外也有指在特別的某一件事上有獨特的才能或匠心獨具的能力,

這段話可以解釋成張天有這種能力所以是個天才,而他又在那領域中特別能發揮他的能力這點自然可以用比天才更適宜的鬼才來形容他的獨特性~(不過這只是本人自己看到這的想法,其他就看黑月大怎麼解釋囉~)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黑月 » 週五 7月 13, 2007 8:47 pm

對不起喔~這是我個人的錯誤~
因為打文章時都不是非常有精神時~真是抱歉...
所以鬼才這兩個字不小心就出現了....

還有就是描述方式變了...這點我很抱歉...
因為我寫小說也沒有很久...所以筆風也還沒定下來吧...
所以就請接纳一下吧...

我也只是個學習者阿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黑月 » 週五 7月 13, 2007 9:10 pm



人煙稀少的小巷中,冷風在悲鳴著,寂靜隨風起舞。

一旁的路燈稍稍為小巷中帶來一點微弱的光亮。

燈光下站著兩人,金色頭髮的男子靠著牆抽著菸,而另一個光頭男子則是嚴肅的看著金髮男子。

「千殺,你確定天使界的人等等會經過這裡嗎?」輕挑的聲音伴隨著年經的叛逆。

「黑鯨,這可是蟬說的喔。」名為千殺的光頭男子深沉的聲音回應著。

黑鯨點點頭,不再多說什麼。

蟬,地獄界第一軍師。與天堂的忍跟夢土的嵐並稱三大軍師。

黑鯨吐著菸,等待著天堂界的人經過,然後殺掉,結束任務。他對自己有著極大的自信,而他的確有實力這樣認為。黑京在年少時就被發覺是個有天賦的小孩,並且在許多地獄界的高手底下待過,不論實力或作戰經驗在同輩中已經出類拔萃。

黑鯨看著一旁站得直直的千殺,完全查不到資料的人,當上級派千殺跟黑鯨一組時只跟黑鯨說了一句話。

——相信千殺。

當時的黑鯨不怎麼理會這句話,但是跟千殺一起行動久了,這種信任感就默默的形成。

黑鯨看著黑暗的小巷入口,似乎連蚊子都沒有。

——如果忍已經看穿了蟬的計畫怎麼辦?

黑鯨不敢多想。

「黑鯨,來了。」千殺嚴肅的聲音傳來。

突然,巷子口出現了一個穿著白色大衣的男人,他以非常人的速度往巷子衝來,所及之處灰塵都稍稍揚起。

黑鯨原本輕鬆的眼神瞬間改變,眼神除了冷酷還有邪惡,他伸出雙手攔住了飛快而到的白衣男子。

「天堂的人,報上大名。」黑鯨狠狠的說著,嘴上的菸不知何時已經被他踏熄。

「白井川,叫我井川就可以了。」穿著白色大衣的天堂戰鬥員從容的說著,臉上帶有一點頑皮卻又自信的笑容。

「黑鯨,這會是你死前最後聽到的名字。」話一說完黑鯨就猛然跳起。

夜光在這時若有若無,吵雜的台北市被小巷子隔絕,黑鯨所散發的殺氣讓這裡的安靜顯的更為可怕。

在半空中的黑鯨冷酷的看著白井川,瞬間將右手的靈魂能力釋放,一股邪惡的力量在他的手中凝聚,凝聚成一個很模糊的形狀。漸漸的,原本模糊的形狀轉變成了一把刀,一把烏黑光亮的木柄長刀。

黑鯨在空中把刀移到了胸前,讓身體與刀在空中成為一個完美的圓形,像一輪黑暗的滿月。猛力一衝,往白井川的方向殺過去。

小巷中被黑暗籠罩著。

在雙方距離還有大概兩公尺的距離時白井川也凝聚了他的靈魂力量,然而出現在他手中的不是一把刀,而只是一段軟綿綿的絲綢。

半空中的黑鯨看到白井川的兵器後忍不住偷偷笑了。

——就憑那個絲綢就想對付我?

在雙方快接觸的那一刻,所有時間彷彿停止,連寂靜都凝結。

一旁的千殺只是冷冷的看著一切。

就在雙方兵器接觸的那一刻,白井川的絲綢瞬間豎了起來,原本的柔軟變成了尖刃,白色的絲綢也在這時散發著白光,照亮了所有的角落,也照進了黑鯨跟千殺的眼中。原有的黑暗這時完全消失於小巷中。

黑與白接觸的當下,一股可怕的氣息爆炸,化為風從兩人身上散出。雙方兵器接觸的咆嘯讓大地微微的震動了一下。

黑鯨邪惡的眼神狠狠的瞪著從容不迫的白井川。

黑刀被白綢緞擋了下來。

——怎麼可能?

黑鯨一用力,跳回了剛剛站著的位置。不可置信的看著白井川。

白井川則拿著又變軟的綢緞,微笑著看著暴怒的黑鯨。

白光消失,小巷又恢復了原有的夜晚。

「你剛剛說什麼是我死前最後聽到的名字。」白井川微笑著問。

黑鯨拿著刀的手因為憤怒而顫抖著。

小巷中,三個人靜靜的對峙著。





夜晚的公園中,一位滿身是血的天使倒在地上,一旁的惡魔手上沾滿了鮮血。

惡魔冷冷的笑著,而天使則閉上眼睛,似乎等待著死亡。

「再見了。」惡魔伸出手飛快的朝天使衝去。

突然,一枚一元硬幣以比惡魔快上許多的速度往惡魔的頭部飛去。

硬幣打到了惡麼的額頭,惡魔往後飛了很長一段距離,然後大力的墜地。

「搞什麼東西!」惡魔吃痛的爬了起來。

只看到一名乞丐蹲在天使身旁,他的帽子遮住了眼睛。

惡魔看著乞丐,突然不自覺的開始發抖。

乞丐站起來露出了一隻眼睛看著惡魔,澄靜的眼睛。

「你是…」惡魔顫抖著。

乞丐微笑著看著他。

剎那,惡魔化為黑影飛快的逃走。

倒地的天使張開了眼睛,安祥的看著乞丐。

乞丐伸出了右手,張開的手掌散發著比張天還耀眼的白光。

天使身上的傷口漸漸癒合。

天使安祥的微笑著。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KOFKL » 週六 7月 14, 2007 1:20 am

黑月 寫:對不起喔~這是我個人的錯誤~
因為打文章時都不是非常有精神時~真是抱歉...
所以鬼才這兩個字不小心就出現了....

還有就是描述方式變了...這點我很抱歉...
因為我寫小說也沒有很久...所以筆風也還沒定下來吧...
所以就請接纳一下吧...

我也只是個學習者阿


網路上看小說,看別人免錢的創意、靈感、想法、故事,我一直覺得這樣很爽。

所以有時做為回報,自己會把文重頭看個幾遍,說說意見跟感想,希望作者會感覺到他的文有人在看,有人提出看法跟意見甚至能對他的創作有些幫助,而自己能做的也只有這樣。我知識貧乏的可憐,學的詞彙也少,自己寫的小說也超爛,所以看文後的回覆就只會說什麼感覺怎樣感覺怎樣,沒有辦法精細的講出問題所在,或是獨到的見解。不過我不會沒事找碴,看到你說抱歉我就感覺超尷尬......Orz

把我的回文當做普通的意見跟交流吧......回文中的『抱歉』兩字感覺好沉重啊啊啊啊啊啊!

---------------------------------------------------------------------------

話說這年頭的乞丐真不簡單.......那枚硬幣要是打到我的頭上,我的頭應該就爆炸了吧......|||
KOFKL
哈棒國奴隸
 
文章: 22
註冊時間: 週三 6月 27, 2007 10:44 pm

文章elish » 週六 7月 14, 2007 11:58 pm

來看看啦。

這篇和上篇的差別就是沒有太多的人情事故,所以也沒什麼細節好挑的。目前的章節都是在
放在人物及背景設定介紹上(笑) 劇情則還沒什麼進展。整個架構現在看起來其實並不特
殊,但四平八穩的也沒什麼大問題。然後天使與惡魔的生命設定得比人類短,這算是蠻新奇
的,值得讚許,希望不要錯過發揮的機會(笑)。

另外呢,這本書的視角所帶到的社會百態幾乎全是負面的,不知道這有沒有什麼用意?

然後講個比較汗的地方,那就是張天進惡魔心中解決時,我說這他這麼隨便地就把上級給驅
逐出去,那夜狼回去會不會倒大楣啊?(汗)從書中的待遇看來,地獄顯然是個高壓統制的
地方,上級對付下級時被KO,難保這個下級回去的時候不會被關起門來打得更慘。

但主角這麼隨便地就出手幫忙,眾人也一片讚許,就連惡魔都感謝起來。我說就算所有人都
不覺得夜狼回去會被再宰一次,好歹夜狼自己也估得到吧?(但刃是個人物,小舞也不簡
單,張天和藍眼也不像普通的天真小孩,那 他們會不知道?)

沒想到夜狼竟然還可以謝謝(只有羞恥是不夠的,你要擔心回去以後長官K更慘啊)嗯,好
吧,會不會是地獄的管理其實很隨便,就算上級打下級打到一半被難看的K出去,也可以當
沒這回事直接放過呢?(我說,邪惡的靈魂怎麼看都沒這麼大方,而且就算真的是這樣,最
好也交待一下,要不然會有點尷尬)

另外呢,文中感嘆著善良的靈魂投胎到地獄就得被迫當惡魔這點,讓我不禁開始想,那邪惡
的靈魂投到天堂就得被迫當天使囉?(笑)那麼善良會一絲絲進入邪惡的靈魂囉?雖然還是
沒有脫離善惡二元論的範疇(總還是有絕對的壞人),但也比單純的二元論發揮空間大多了。

劇情結構什麼的都才開始就不提了,繼續加油啦 ~

另外呢,錯字有點多,要注意一下喔。
附身現在理論上到處都買得到。

但是理論是用來幹什麼的呢?

理論是用來打破的(囧)

http://blog.yam.com/elish
頭像
elish
哈棒國皇族
 
文章: 867
註冊時間: 週三 11月 17, 2004 11:22 pm
來自: 中界洲

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