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土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無望 » 週日 7月 15, 2007 5:48 am

抱歉一 一" 黑月老兄 過了這麼久我終於有時間來看了

劇情大致上都很不錯 我很喜歡(笑)

呃...忘記幫你抓錯字了 只看到一個

夜"郎"的聲音越來越大,也讓四周的氣氛感覺越來越不舒服。那種嘶吼像是內臟被拉出一樣的令人做噁,四周的小動物紛紛避開,而那地獄的力量似乎仍持續著。

所以黑月你又給我上了一課...夜郎自大(謎:我囧了)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黑月 » 週一 7月 16, 2007 6:30 pm



刃把車開進了一棟看似豪華的大樓的地下室,這裡停著許多的名車。

四個人隨後下了車,由小舞與刃在前面領導著,而張天與藍眼則是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在後面跟著。

這棟大樓充滿著豪華的氣息,讓張天跟藍眼很不習慣,他們都盡量過著簡單的生活。華麗的建築跟他們兩個人格格不入。

「藍眼,你不覺得小舞很怪嗎?」張天以連夢土成員都幾乎聽不到的聲音對藍眼問著。

「她是千舞鶴吧?我看過她的資料,就之前我跟你在總部出任務前總部給我們看的那份資料。」藍眼以同樣的音量回答。

這是兩個人因為好玩而練的一種能力,以他們的靈魂力量將聲音壓低但是可以精準的傳到對方耳中,並讓對方感覺只比平常的聲音小聲一點點而已。這是他們兩個偶然之間發現的好玩能力,為此他們練了快一年的時間。

張天稍微的點點頭,眼神又再一次看著前面的小舞的背影。

「你覺得她為什麼用假名?」張天又問。

——以藍眼的頭腦,應該會推測出跟我一樣的結論。

「她在試探我們。」藍眼自信冷靜的說著。

——果然。

張天微笑著看著藍眼以表示他也有同樣的想法,但是他們兩個人心中卻仍有一個同樣的問題。

——該怎麼應對?

兩人陷入沉思。






小舞一邊領著路一邊思索著。

他們兩個應該已經知道我是千舞鶴了,從他們在車上一直偷偷觀察我的時候就可以確定了,表示已經通過第一關了。接下來就看他們會對我用假名這件事情有什麼想法,兩個人應該都有能力推測出我是在試探他們,一般人可以想到這裡已經很好了,也已經過了第二關了。現在就看他們可不可以過第三關了,他們會如何應對呢?他們會假裝沒發現?還是直接提出?

小舞不停的想著,嘴角也不時露出微笑。她對於這兩個年輕的男孩非常的期待,這兩個像是美麗的玉石一樣男孩。

美麗的玉石只要經過磨練一定可以成為很好的寶石。

小舞帶領著另外三人穿過了豪華的大廳,進了電梯並按下六樓的按鈕。

最後,她在一扇門前停下,用鑰匙打開了後重的大門。

「進來吧!」她回頭對其他三人說。




房子的客廳放著一台又一台的電腦還有一堆厚重的資料。

四周還堆積著零食跟飲料罐,角落的衣服紊亂的堆放著,大部分是男生的西裝跟領帶,偶爾夾雜著休閒服。

一個男子正靠著牆壁看著資料,右手拿著啤酒罐。

男子雖然穿著西裝,但是西裝非常的皺且亂,白色的襯衫並沒有像是一般的穿法把下擺紮進去,領帶也是歪歪的隨便敷衍了事,西裝上似乎布滿了灰塵,感覺好幾天沒有清洗過似的,皮鞋也沒有了它的光澤。穿著像極了在馬路上流浪的落魄的企業家。

而男子紊亂的頭髮跟張天有點類似,似乎又更亂了一些。雖然是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子,但是眼神中充滿了稚氣,臉上也帶著挑釁跟自信的笑容。給人的第一個印象是有趣,雖然不乾淨,但是是會讓人願意交朋友的人。

「歡迎阿,終於回來了阿!」男子喝了一大口啤酒後說。

「是阿,好死不死遇到地獄界的人。」小舞無奈的說。

男子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對了,這兩個小孩子是我們的隊員,右邊的是張天,左邊的是藍眼。」

「歡迎加入!」男子依舊保持著那個笑容。

張天跟藍眼微微鞠了躬,他們對於男子多少有了好感。

「這是黑鷹。」小舞指著男子。

張天跟藍眼一起點了點頭。

——原來是殺手家族黑家的人。

黑鷹又喝了一口啤酒。




陰暗的房子中。

「蟬,你會如何對付這次的行動呢?」忍看著他的小冊子想著。



地獄界。

「忍,這次的行動的目的是什麼?」名為蟬的人玩弄著手上的金幣。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黑月 » 週二 7月 17, 2007 11:49 pm



夜晚已經悄悄來到,街道上人群不見散去的跡象,燈光明亮的台北市在夜晚更顯現出他的魅力。

百萬名車飛快的穿梭,濺起的污水引起了路旁刑人的咒罵聲。行人打著不同顏色的傘聊著天,有些人準備回家而有些人卻正要開始他們的夜生活。流浪漢們在騎樓下躲雨,思考著今晚該在哪裡歇腳。

野狗追著野貓的狂吠聲,女人被搶的尖叫聲,呼嘯而過的救護車聲,天空驚人的打雷聲,人類無知的咒罵聲…

入夜的台北市充斥著各種聲音。

雨,仍然下著。


看著不斷打在玻璃窗上的小雨滴,張天靠在窗邊看著夜晚的台北市。

玻璃窗反射著室內的一切。小舞正在看著一堆又一堆的資料並且聽著手機,黑鷹的手飛快的在鍵盤上打著,刃無聊的看著今天的報紙,而藍眼還是一樣的閉上眼睛沉思,利用想像不斷提升自己。張天靜靜的看著玻璃中的一切。

「各位,上級下達任務了。」小舞掛上電話後宣布。

刃立刻將報紙丟在一旁,走到了小舞身旁。藍眼也睜開了眼睛來到了客廳,張天轉身看著小舞與刃。黑鷹卻只是繼續坐在電腦前打著鍵盤,完全沒有起身的意思。

「張天、藍眼,你們應該聽到夜狼說的,要我們交出那三個人的事情吧?那三個人,都是在台灣出生,現在也在台灣。」小舞對著兩人說。

兩人點了點頭。

——夢土總部在台灣,十刃也都在台灣,許多知名的惡魔天使也自台灣,現在連那三個重要的人也都在台灣出生,台灣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

兩人的心中同時浮現了相同的問題。

「而我們要負責保護的是一位叫做李筱君的女生,今天十七歲。這三個人都一樣,十七歲以前都只是個平凡人,但是一過十七歲生日體內所有的靈魂力量慢慢成熟,所以才會被我們天堂地獄跟夢土發現。他們死後靈魂力量才會慢慢達到三位領導人的等級。」小舞滔滔不絕的說著。

「黑鷹,趕快把她的資料全部查出來。我們的任務就是在天堂跟地獄找到他以前找出她,並且保護她。雖然三方同時發現三股力量出現在台灣,但是要真正知道他們的下落很困難,現在應該還沒有人找到…」

「如果她已經被找到了呢?」藍眼問著。

「那就在她的靈魂還沒被帶到地獄前救出她來。只要三方其中一方得到超過一人,平衡就消失了。根據本部的消息,其中一個已經慢慢有了邪惡的靈魂,它應該就是撒旦這個稱號的繼承者,我們要確保的是另外兩個人的安全,只要別讓他們被地獄界的人抓走,就可以確保他們會成為天堂跟夢土的領導者。」小舞繼續說著。

「天堂的人也會想得到一個以上的人吧?」張天看著小舞問。

「目前看來可能性很低,天堂跟我們是處於合作關係。況且這次地獄界精英盡出,夢土跟天堂都認為有聯手的必要。所以現在是雙方一起保護這三個孩子。」

「三個?」

「就算其中一個已經幾乎是地獄界的人,也不可能讓他們現在就將他奪去。如果地獄界現在就把他奪去訓練,這對夢土或天堂都是一種威脅。」

「恩,所以我們目前就是要保護這個叫做李筱君的女孩子就是了。」藍眼做了個簡單的總結。

「沒錯。」小舞鬆了一口氣似的。

「資料查到了。」黑應把一份剛列印好的資料丟給了小舞。

「很好。」小舞優雅的接住了資料。

她看了看手上的手錶,七點二十一分。

「大家準備一下,四分鐘後出發。」小舞大聲宣布。

其他人的嘴角都微微上揚。



秒針滴答滴答的走著。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黑月 » 週四 7月 26, 2007 9:26 pm



校園裡的落葉被風吹起,在空中隨意的飄著。

教室裡,老師正認真的用粉筆寫著黑板,有的學生拿出了筆記本抄著筆記,一位理著小平頭的男生正無聊的折著紙飛機,用髮膠胡亂塗抹頭髮的男子正在底下偷偷的看著漫畫,一群留著短髮的女孩小聲的彼此聊著天,而更有許多學生早已靜靜的睡去。

這就是高中生的生活。

當時間悄悄來到下午五點鐘時,放學的鈴聲響遍了校園。

「下課。」老師感覺鬆了一口氣似的宣布。

「謝謝老師。」學生們起立敬禮。

原本安靜的校園突然間擠滿了放學的學生,喧鬧聲代替了原本的寧靜。

一位留著俏皮可愛的短髮女孩拎著書包快活的走著,一邊走一邊跟旁邊的姊妹聊著天。

女孩臉上掛著天真無暇的微笑,陽光讓她原本就已經很甜美的臉龐添加了不少的光彩。

女孩的長相非常美麗可愛,大大的眼睛配上小巧的皮鼻子跟嘴巴,是很多男生喜歡的可愛類型。再加上她個性活潑卻不放蕩,脾氣好而且溫柔,追求者理所當然的是非常多。然而女孩卻對於這些人沒有興趣,她現在只想好好體驗高中生活,況且她心中也沒有心儀的對象。

女孩只希望可以平凡又悠哉的度過高中生活。

然而,她並不知道她的命運早已安排,她的未來註定要不平凡…

女孩仍然開心的笑著。


但這已經是張天他們出任務前一個月的情景了。





黑鯨狠很的看著一直保持微笑的白井川。

黑色的木柄長刀仍握在黑鯨的手上,但是早已失去它之前的光彩。

小巷中原本充斥的殺氣卻越來越濃,黑鯨的額頭已經爆出了青筋,沒拿刀的手已經因為握的太緊,指甲稍稍插進了手掌。

咬牙切齒的黑鯨全身顫抖著。

白井川甩了甩手上的白色綢緞,眼神輕鬆的看著黑鯨,似乎等待著雙方再一次的戰鬥。

千殺仍舊保持著他的站姿,似乎一切都與他無關似的。

夜晚的寂靜依舊存在著。

一隻烏鴉無知的停在照亮小巷的路燈上。

白井川看著黑鯨,不發一語。而黑鯨亦然,只是眼神中充滿了邪惡。

突然,烏鴉拍翅高飛。

也在那一刻,黑鯨與白井川同時離地。

烏黑的大刀在半空狂嘯著,原本失去的光澤因為黑鯨的殺氣而又重現,像是雷電般不停的往白色的身影刺去。疾風伴著黑暗中原本就存在著的恐怖因子演奏出一首首的悲歌,刀身散發出來的邪惡讓小巷的牆壁都為之顫抖著。

黑鯨像是發了瘋似的不停的對著白影出手,一刺未到馬上又發出另一刺,刀與刀之間的時間感覺已無區隔。利用對死亡的無懼而發出的可怕攻擊,也藉此畫出了一道無形的防禦牆。

而白井川這時已經收去了剛才的笑容,專心應付著黑鯨。儘管黑鯨出刀的速度非常快,以平常來看這幾刀已經可以刺死好幾個普通的天堂戰鬥員,但是這對於白井川來說仍然可以閃的開。白井川的靈魂能力就是綢緞,不僅兵器是綢緞,就連身體就像綢緞一樣輕盈一樣柔順。因此速度一直都是他的強項。

只是對於黑鯨這種拚命的打法,對誰來說都是一種威脅。

一刀與一刀之間,白井川抓住了這個微小的空隙甩出了白綢緞,瞬而豎立成為白刃。

利用巧妙的靈魂能力,綢緞時而柔軟時而尖銳的在黑刀身旁穿梭著。

「只有這點程度?」白井川故意挑釁著。

「我只是在熱身。」黑鯨暴怒的說。

突然,黑刀突刺的速度越來越快,而那股風勁也越來越狠。

但是綢緞卻仍然保持著原有的節奏,優雅的在空中舞動著。

一疾一柔,黑影與白影在空中抗衡著。

黑色的身影飛快的刺出一次又一次的刀身,而白色的身影則不停的甩動著白色綢緞。

剛強鬥上了柔和,光明對上了黑暗,黑刀對上了綢緞。

兩種兵器在空中各自帶出了一股氣流,綢緞帶著柔順而黑刀帶著剛強,兩股完全不同的氣流漸漸的由兩人身旁擴散,最後互相對抗成一個以兩人為圓心的球型空間。

夜空中,這個氣流緊緊的包圍著戰鬥中的兩人。

每一刀都朝著白井川的致命處飛去,然而每一刀卻又落空,白影輕巧的穿梭在黑刀之間,疾勁的空氣在白影飄過的地方化為平靜,白井川的身體用完美的路徑避過了黑鯨的每一刀。

黑暗的咆嘯聲越來越小,邪惡的眼神也越來越無力。

黑刀所夾帶的風勢已經少了當初的狠勁,殺傷力也大大的減少。

綢緞時而柔順的纏著黑刀,時而化為尖刃往黑鯨的身上衝去,黑鯨只能以另一隻手勉強擋住,以致那手已經是流滿了鮮血。

鮮血順著氣流,詭異的在空中飄著。

邪惡的咆嘯已經蕩然無存。

「保重了。」白井川微微一笑。

突然,綢緞迅速的衝往黑鯨拿刀的手臂。

黑鯨哀嚎,而黑刀悲鳴。

夜空中,只見月亮照著往下掉的黑鯨,無神的眼睛似乎已經失去了意識,而黑刀也在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只剩下黑鯨戰敗的身體。

半空中的白井川靜靜的看著慢慢墜落的黑鯨。

氣流漸漸平息。

夜,又恢復了寧靜。


黑鯨仍然在墜落…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黑月 » 週日 8月 12, 2007 11:27 pm



吵雜的速食店是學生們愛去的地方,同性之間的談天說地,或者是異姓之間的甜言蜜語。學生群給原本安靜的速食店帶來了一股活力。

二樓,三個穿著制服的女孩子坐在一起吃著他們的晚餐。

「筱君,妳幹麻一直看著外面阿?」吃相可愛的女孩拿著薯條問著她對面的女孩。女孩的名字叫張曉海。

「是阿!最近妳都一副心不在焉的感覺。」另一個名為陳琳的眼鏡女孩說。

「沒什麼阿!」筱君喝了一口紅茶後說著,但是眼睛依舊透過玻璃窗看著外面接到的情景。

—難道她們沒有感覺危險的事情可能要發生了嗎?

筱君心中想著,但是外表卻仍維持一貫的輕鬆,除了眼睛仍小心翼翼的盯著外頭。

人來人往的班族或學生,每個人似乎只是平凡人,在名為城市的地方生存著。有的人懷著夢想,有的人卻為生存所苦,但是這其中的某些人會帶來讓曉君不安寧的感覺呢?她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是種很不好受的感覺,應該說是邪惡的感覺。

「對了,筱君,妳到底要不要交個男朋友阿,別人拜託我給妳的情書妳都看了嗎?」曉海突然打斷了曉君的思緒。

筱君回過神來看著曉海。

「看是看過了,但是我說過了,我現在還不想交男朋友。」她淡淡的說著。

這時,莫約五個看似上班族的人沿著樓梯走了上來。

曉君的心跳忽然加快,身體也微弱的顫抖著。

—就是他們!

「妳真是奇怪!」曉海抱怨著。

「妳還好吧?怎麼一直發抖?冷嗎?」陳琳摸著筱君擔心的問。

那五名上班族已經來到了三人的餐桌旁,陳林跟曉海都已疑惑的眼光看著他們,而筱君則越抖越大力,心中的那份不安也擴散著。

沒人開口,這裡的寂靜跟四周的吵雜明顯的分割,連兩個凡人都被感染,眼神漸漸的緊張起來。

「不好意思,我們想請李筱君小姐跟我們走一趟。」一位看似風度翩翩的西裝男子對著三人說到。

身旁其餘的四人則面無表情的站著,像是保鑣一樣的護著那男人。

「你們想對她怎樣?我不可能讓你們帶走她。」曉海站到了筱君面前擋著。

—曉海……

五個人互相看了一眼,穿著西裝的男子對其他人點點頭。

筱君顫抖著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大概知道他們接下來要如何了。

「那我們只好強行帶走她了。」西裝男子往前跨了一大步。

「曉海快跑!」筱君大叫。

下一秒,西裝男子已經離開了地面,空中則多了一團黑影。

女生的尖叫震驚了整個速食店。

恐懼在三個女孩眼中像是毒氣一樣擴散,心中的害怕已經不只是存在於心中,沒有一個人不顫抖著。

黑影突然快速的往下俯衝。

也在這時,藍色的武士刀揮出。

「剛好趕到!」



小巷,城市中最黑暗的地方。

風低聲呢喃著死亡的悲歌,微弱的路燈勉強的維持著視線,四周除了風聲只剩寧靜,只剩死寂。

千殺抱著滿身鮮血的黑鯨,抬頭看著仍停留在空中的白井川,還有他身後的月亮。

千殺不喜歡光線。

白井川在空中微笑著。

「接下來換你了。」

千殺仍保持著應有的嚴肅,儘管殺氣已經充斥的整條巷子。

牆壁顫抖著。

白井川突然臉色蒼白。

但是要逃已經為時已晚。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文章elish » 週三 8月 15, 2007 1:19 pm

我只有一個問題。

名字都知道了,還會不知道人在那裡嗎?

三方的動作都……有點慢。
附身現在理論上到處都買得到。

但是理論是用來幹什麼的呢?

理論是用來打破的(囧)

http://blog.yam.com/elish
頭像
elish
哈棒國皇族
 
文章: 867
註冊時間: 週三 11月 17, 2004 11:22 pm
來自: 中界洲

上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