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靈 初章 啟動(三)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追靈 初章 啟動(三)

文章龍神不敗 » 週五 7月 27, 2007 10:05 am

  時間:不明 地點:不明 與會者:不明
  在一間20尺見方的會議室當中,一個面貌平庸的中年人冷漠的坐在一具筆記型電腦面前,他的前方則擺放著數十屏液晶螢幕,每幅螢幕上都浮現出各個不同國籍的面孔,在這間只有一人的會議室靠著現代科技的幫助下,讓這在世界各地相隔數千里的一群人有如同時聚集在這一般。

  這些人的面貌跟年齡都各不相同,其中有大部份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經過了偽裝,不過這群人唯一相同的一點就是那種冷漠的神情,使得這間陰暗的會議室有種跟現實脫離的剝離感。

  「好了,看來各位都已經到齊,我們也不用花時間客套,直接開始吧!」會議室內坐著的男子首先開口,似乎感覺得到那種冷漠背後隱藏的迫力。

  「說的對,我們目前必須盡快達成共識,眼下所面臨的可不是什麼石油危機、溫室效應這種小問題!」最左上角的螢幕,一個面容消瘦,一頭金髮的年輕人開口。

  「哼,說的不當一回事一樣,別忘了石油危機、溫室效應等有超過1/6以上都是你們國家造成的!」螢幕右側,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對那年輕人發出不滿之聲。

  「好了!兩位,別忘了我們今天的目的,兩位的祖國在冷戰期中已經耗費不少人力跟資源了,現在應該把眼光放遠一點。」螢幕最下方的一個貌美的中年紅髮女子打斷兩人即將引起的爭執。

  「但若是眼前的面臨的問題不盡速擬定對測,眼光也無所謂放遠近了,反正到時人類所累積至此的一切文明將在十年內終結掉!」螢幕正中間,一臉嚴峻的中年壯漢沉沉的說著。

  這個中年壯漢的話一出口,所有的人盡皆沉默,讓這個會議室多鋪上一層灰暗的情緒。在此順帶一提,在這場會議的與會人員俱為不同國籍的人,所操的語言皆是他們祖國的語言,當然與會的各人所在地都有相當先進的語言翻譯工具。

  這場會議的與會者全數都是當今各國內舉足輕重,但卻幾乎無人知曉的人物,事實上,倘若說這場與會人士掌握了世界上60%的權力跟制度平衡發展也絕不為過,但是參與會議的人士不一定每次都是同樣的人,這會議等同於依附著近代數百年的文明發展,汰舊換新也是理所當然。

  一但人口過剩,他們便會策劃引起糧食危機與戰爭;世界股市危機,他們便會控制地下交易流通,以國家級的財力影響;某國想擅自開戰,他們便暗中引起政變破壞那國的結構...不講求是非,一切就以最直接且最有效的手段來導引世界走向他們認定最合理的發展。

  若是要說這是我們所認定的世界所擁有的黑暗面也無不可,但無可否認的是因為有著這股黑暗,光明才能平穩,不然我們所認定的這個世界或許會走向完全不可預料的走勢,不過首要條件自然是他們這個會議必須是『不存在的』。

  「好了!我現在想先知道各位掌握的資料到何種程度?」一開始的那位面貌平庸的中年人打斷了其他人的互相嘲諷,開門見山提出問題。

  「咳...我國目前所掌握的情報只有『它們』在大約半年前開始於國內各地出現,而且同時間產生大量的人口失蹤事件,照保守估計五年內我國人口會減少35%,儘管我們也有設法追蹤『它們』的出沒點跟時間,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們根本找不到任何頭緒!甚至連『它們』是否真的存在都無法確認!」

「......」那個貌美的紅髮女郎忿恨的說完後,其他各國俱都一片默然,似乎他們所掌握的資料也跟那女郎差不多。

  「看來各位的情報工作還是只停留在『實用』階段。」面貌平庸的中年人看著沉默的眾人,突然開口的這句話讓所有的與會人都將目光集中在他身上,這話的言外之意是說他已經掌握了更多的資料,但是『實用』的意思又是什麼?

  「首先,我想請問各位相信『靈魂』嗎?」此話一出,所有人盡皆嘩然!大多數的人都在懷疑自己是否聽錯,這種時候那中年人居然問這種無意義的問題?

  「你這是什麼意思?」那個金髮的年輕人脾氣似乎不太好,「最好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解釋是當然,不然開這會就沒意義了,但是還是得請你們回答我的問題!」中年人表情連變都沒變,還是堅持著他的問題。

  「那干靈魂啥事?總不會你要說我們面對的是鬼吧?」一個一直保持沉默,嬉皮笑臉的男子嘲弄著中年人,讓其他的與會者也忍不住莞爾。

  「很遺憾,的確如此!」中年男子一臉嚴肅的按下眼前電腦上的一個鍵,不到1秒內,同時在世界各地的這些與會者電腦面前都閃出了一份資料!

  「這....」那紅髮女郎首先驚呼出聲,接下來就是此起彼落一連串的驚訝跟疑惑聲。

  接下來就是相當長的沉默,只見除了中年人外,所有人不斷的看著眼前的資料,每個人臉色越來越越凝重,除了偶爾有人發出驚呼聲外,整個氣氛有如陷入無底的黑洞般被不斷的拉扯入更深沉的靜默,漸漸的連驚呼聲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更為沉悶的喘息聲充斥著整個空間。

  過了大約20分鐘,所有的人也差不多都將資料看完,但是卻無人想開口,只見眾人都將目光集中在中年人身上,口唇掀動卻又不知該從何開口?這種難勘的沉默就這樣一直持續著,直到那個螢幕正中間的嚴峻男人率先打破這沉悶的靜默!

  「這...這些資料的可信度到什麼程度!?」那男人雖然勉力想保持自己嚴峻的表情,但是語氣還是感到些微的顫抖。

  「至少七成以上!」中年人肯定的回應,「不過剩下的猜測部份跟全部事實相信也相去不遠,很抱歉我無法透露消息來源,因為這事件從發展到目前為止根本就超過我們的常理。」儘管解釋了,但這種保密的態度還是引起不少不滿聲傳出。

  「但我今天主要是徵詢各位對一般民眾的保密程度能達到如何?」

  「若是照我國所能動員資訊控制人力及煤體掌握度,再排除一些網路監控跟教派流言之類的,大約可以隱瞞87%的消息走露,但也頂多半年,照目前的失蹤事件消失速度來看這已經是極限了!其他各國應該也是差不多的數字吧?」依舊是那個紅髮女郎搶先回答。

  「87%嗎?」中年人念著這個數字,喃喃的說著:「雖然不是說很高,但是在這資訊快速發展的現在也無可厚非了。」

  「如果你只是為了隱瞞民眾而召開這會議的話,你根本就是在浪費時間!」那金髮男子怒氣沖沖的吼了起來,「照現在的發展不論隱不隱瞞,很快的全球的人口也都會消失,到時這消息公開也沒人聽了!」

  其他的與會者雖然對金髮男子的態度感到不滿,但也對中年人從一開始就有所保留的作法感到相當不快,所以都冷眼注視著中年人的回應。

  面對眾人的注視,中年人沉默了幾秒後將身子挺了一挺再度向前面的電腦按下一個鍵後開口:「既然如此我就開門見山的說好了,請各位先看眼前的資料!」

  所有的人幾乎同時看到眼前閃出的新資料,資料上面顯示的是一連串的人名跟後面所附註個人相片及資料,還有一些讓人混亂的數據及怪異的分析結論。

  「這又是什麼意思?」幾乎所有人同時發出疑問。

  「這份名單是我們預測引起這起事件的幾個嫌疑人。」中年人用手勢制止其他人的發問,慢條斯理的解釋:「當然這只是猜測,因為我們並沒有直接的證據,但是這些人確實是擁有可以引起這些事件的『能力』,當然,或許也有其他我們尚未調查到的人也會有類似的『能力』!」

  「好,就算如此,難道將這份名單上的人處理掉之後這起事件就可以落幕嗎?」這問題大概是與會的所有人同時想到的處理方式。

  「事實上這辦法行不通,因為基本上他們所擁有的能力就像放火一般的引起這起事件,但是今天將縱火犯殺死,火也不會熄滅,還是得有專人來滅火才行。」中年人罕見的露出笑容說著:「所以請看名單上最後一個人的資料,那個人就是我們選出來負責解決這起事件的滅火者。」

  所有人的目光立即來到資料最後一面:
編號:A000045
本名:不明
身高/體重:172/68
過往經歷:不明
血型:AB
視力:2.5
拳力:4000磅
腿力:7300磅
握力:1200磅
其他各種體能皆為常人10~25倍左右
身體自癒力為常人7倍

能力:擁有可以看穿引發最近世界上大量失蹤事件,代稱『它們』的眼力(俗稱陰陽眼),關於這點尚待釐清。
此人擁有特殊的能源波長,據研究顯示這波長可以獵補『它們』並停止其行動能力加以破壞。
除了上述兩點能力之外,此人在極度亢奮狀態下可以開通所謂的『冥道』(預估『它們』由擁有大量此種能力之人從這空間運送到我們熟悉的世界),目前正加緊研究此能力,希望能在最短時間內開發出可以將『它們』逆向送回的模擬儀器。

備著:此人除了特殊的能力及超乎強健的肉體外,百分之百是人類,並無其他特殊的變異基因。


  相當簡短的資料,資料後面是一堆國際知名的研究學者所下的註解,一長串的研究人名比這份資料還要冗長,但是這麼簡短的資料眾人卻不斷的來回反覆閱讀。

  「這個資料....不是在開玩笑吧!?這個人是人類嗎?」

  「如假包換,後面那一連串長到可笑的知名研究人員的連署簽名就可以證明了。」中年人敲了敲桌面。

  「但是憑什麼要我們相信他會幫助我們處理這起事件?」金髮男子提出最關鍵的問題:「他既然也擁有那種能力,表示他應該也是嫌疑人之一吧!?」

  「關於這點,你們也只能相信我的判斷了不是嗎?而且除此之外你們也別無選擇。」中年人露出狡黠的一面,「除了希望各位相信我的判斷之外,還希望你們可以憑你們的權力給予此人在世界各國擁有最大限度的行動方便跟資源協助!」

  這簡直就是近乎要脅的提議,眾人的面上盡是忿怒卻又無可奈何的神情,在短暫的沉默跟思考後,中年人的電腦上傳來所有與會者表示同意的訊息。

  「感謝各位達成以上協議,我保證近期內會將我國的研究資料向各位全數奉上,此外關於相關的抵禦對策我們也會在最短時間內擬定妥善告知各位。」中年人臉上掩飾不著那股得意的情緒。

  「此外,關於這個行動我將之命名為『滅魂計劃』!而那個男人就是此計劃的第一號執行者,代號:『亡靈』!」

  「同意,今日的會議到此可以解散?眼下我們必須盡快確認此資料的正確性。別忘了,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會影響這世界的未來!」紅髮女郎話音未閉,所有與會者同時消失在螢幕上,留下中年人在偌大的會議室內沉思.....

  「世界嗎?真的還會有未來嗎?哼哼......」黑暗中傳來的笑聲,格外刺耳......

                           待續...
最後由 龍神不敗 於 週一 7月 30, 2007 9:57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龍神不敗 » 週六 7月 28, 2007 10:57 pm

  晚上9點,這個時段大部份是成人下班、學生補習班結束回家的時間,擁擠的交通光是看著一長串閃爍著紅光的車尾燈就會讓忍產生作嘔的煩悶感,人來人往的街道上也充斥的吵雜難忍的各種噪音,路人的聊天聲、攤販的叫賣聲、商店的音樂聲、路邊的狗吠聲...等等。

  嵐雨最討厭這種時候,每當補習班結束回到家的路上都會經過熱鬧的市區,此時那些吵雜的聲音跟污濁的空氣都讓她痛恨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人存在,痛恨到近乎歇斯底里的程度。

  她總會在回家的路上戴起隨身聽的耳機,喜歡安靜的她當然沒有放音樂,只不過是要把耳機當成耳塞來隔絕噪音的一種掩飾罷了,從小開始她就養成這種習慣,除非是像上課或是聽父母訓話,不然她幾乎是盡可能不讓耳朵接觸到其他的聲音,就連看電視時她都會習慣性的把聲音給調到靜音。

  雖然她的父母對她的這種習慣曾經擔憂過,但是除了怕吵雜之外嵐雨的表現一向都很優秀,從小就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孩子,也從未讓父母擔心過,久而久之她的父母也就放任她的這種習慣,嵐雨也就更習慣讓自己與外界多餘的聲音隔絕開。

  今天如往常的,一出補習班她就如慣例的將耳機戴上假裝在聽音樂的走回家,好不容易走過人群擁擠的市區,來到稍微安靜的住宅區,那些炫目的燈光也只剩下昏暗的路燈,雖然這種昏暗的感覺令人不太舒服,但嵐雨卻很享受這種難得的寧靜感。

  「喂!」突然的叫喚打斷了她難得享受的寧靜,一隻拍在她的肩膀上!

  「嚇!」嵐雨被這突如其來的叫喚嚇一大跳!

  「搞什麼阿小雨?我從很遠就一直在叫妳,妳不會又是把耳機當耳塞在用吧?」一個爽朗的女聲響起。

  「呼,是小紀喔!害我嚇一跳,幹什麼沒事在別人背後大叫,妳有病喔?」嵐雨嘟著嘴不滿的說。

  「拜託,妳還敢說我?像妳這樣子使用隨身聽的人才奇怪好不好!」小紀拍了嵐雨的腦袋一下。

  儘管嵐雨的外貌亮眼,成績也在中上,但是她內向的性格配上她那特別的習慣,從求學時間開始後她就不容易交到朋友,雖然不至於被人排擠,但常常會有人對她那種抗拒別人聲音的習慣感到不快,所以就算偶而遇到比較要好的同學也很難稱得上知心好友。

  但是這個叫小紀的女孩卻很特別,從小學開始一直到高中都很湊巧的跟她同班,她跟嵐雨的個性完全相反,是個相當外向爽朗的女孩,總是喜歡找嵐雨聊天、打鬧,開她的玩笑,對她那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完全不當一回事,反而更是愛逗她、帶她出去逛街。久而久之,嵐雨也漸漸習慣她一直出現在自己身邊,也不再一直排斥她那爽朗的聲音,潛意識也將她當成唯一的朋友。

  「就說這是我的習慣,妳才是奇怪吧?幹什麼一直跟在別人的背後?」

  「沒什麼,只不過想看看我們漂亮的小雨同學會不會在路上被變態騷擾阿?」小紀比了個掀開大風衣的動作。

  「妳才是,我還蠻想看我們粗勇的小紀同學會不會遇上鬼被嚇得文雅一點?」嵐雨比了個鬼臉湊近小紀的臉。

  「啥?妳是說本小姐既粗勇又不文雅囉?欠揍嘛妳!」小紀捲起袖子做勢要打人的動作,讓嵐雨忍不住失笑出聲。

  就在兩人的笑鬧聲中,一個散發著詭異氣息的黑影無聲無息的從地面接近兩人,原本只是個棒球般大小的黑影,在昏暗的柏油路上不斷的邊收縮邊像兩人靠近,而在不斷收縮的過程中,那詭異的黑影也快速的擴展、變大!

  那團黑影已經變得比一輛休旅車還大,那蠕動收縮的感覺也更為顯眼,那詭異的氣息更是令人感到難以形容的噁心,這讓人厭惡的東西很快就吸引了嵐雨的注意!

  「小紀,那是什麼!?」嵐雨指著地上的黑影驚呼。

  「什麼東西?那裡沒東西阿?」小紀順著嵐雨的手指看過去,什麼都沒有看到。

  「什麼沒東西!那裡不是有個一直蠕動的黑影嗎?妳看不見嗎?」嵐雨看著小紀疑惑的表情,也感到奇怪。

  「什麼黑影?妳不是見鬼了吧?」小紀看著嵐雨認真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

  就在這時候,黑影似乎發現自己被嵐雨察覺了,竟然瞬間加速直接一個收縮就衝到兩人的腳下!

  「阿!小紀,趕快逃,它...它想把我們吞下去!」嵐雨急忙往旁邊一跳避開這詭異又噁心的黑影。

  「妳從剛才就在開什麼玩笑啦?哪來的黑影?妳不是書讀到昏頭...」小紀話說到一半,那在她腳下的黑影突然衝出柏油路,像個網子一樣從腳下往頭上在一瞬間將小紀給整個包裹住,只見一個巨大的黑影在昏暗的路燈下激烈的扭曲,然後收縮成一個細小的黑球,又擴大成一張巨大的黑幕,簡直就像是在劇烈掙扎似的。

  過了幾秒,掙扎停止了,黑影也回復原本的蠕動,再度鑽入地面不斷的向在一旁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的嵐雨靠近!

  「你...你把小紀怎麼了!?你...你不要過來!」嵐雨嚇得拔腿就跑,那黑影也感覺到獵物的恐懼,立刻急追而至!

  (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

  「什麼東西?這是什麼聲音?」嵐雨一邊逃跑,背後一邊傳來一種奇怪的聲音,而且明明不是傳入耳朵,但是卻能清楚的感覺到那個聲音所傳達的意思!

  (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

  「吃什麼吃啦!?我根本就不好吃啦!」嵐雨快被逼瘋了,詭異的黑影加上怪異的聲音,現在又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剛才又目睹小紀被那黑影吞掉,如果...如果這是夢的話就快點清醒吧!

  「阿!」一個狼瘡,嵐雨的腳被突起的水溝蓋絆倒,整個人直跌在地!

  (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

  黑影輕易的追上嵐雨,幾個收縮就來到她的面前,就跟吞噬小紀時一樣,黑影突出地面像個黑幕般就要將嵐雨給吞噬下去,嵐雨的眼神中除了驚恐跟死亡外已經找不到任何的色彩了...

  (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

  那黑影的聲音離嵐雨的耳邊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

  「嗤!原來是個貪吃『鬼』而已!」突然一個男子的話打斷了黑影的聲音。

  驚慌的嵐雨抬頭一看,只見那黑影像是畏懼那個聲音一般,開始退卻然後縮回柏油路中!只見黑影退下的後方站著一個遠比黑影散發著更為強烈詭異氣息的男子。

  這個男子全身穿著黑色系的衣褲,黑色的牛仔褲跟黑色的T恤及黑色皮外套及黑色鴨舌帽,總之這個男人全身都是黑色的穿著,之所以詭異的原因大概是因為在悶熱的夏天夜晚還要穿那麼多的關係。但是比起那個,在嵐雨眼中所看見的是男子周圍散發出一種異常的氣息,那股氣息讓這男子看起來遠比所穿的黑色還要更為黑暗!

  「喔?妳看得見那個黑影?」男子饒富興味的對著嵐雨說。

  「嗯」嵐雨不自覺的點了點頭,不知為何?這個男子雖然散發著更為詭異的氣息,但是這時的她卻覺得男子同時散發出一種可靠的感覺。

  就在男子把注意力放在嵐雨的身上之際,黑影悄然的來到男子腳下一口氣突起打算從他身後將他也給吞噬掉!

  「小心!」嵐雨嚇了一跳,急忙出言提醒!

  但意外的是,男子居然在黑影將他吞噬之前先將自己的右手整個插入黑影之中,這種瘋狂的行徑讓嵐雨嚇得連聲音都出不來,只見男子的手臂快速的沒入黑影中,照這樣的速度來看男子不到幾秒就會整個被吞噬下去的!

  「喂!別閉上眼,好戲現在才開始!」男子在這種情況下竟然對著嵐雨笑了一下。

  原本不斷蠕動的巨大黑影突然像觸電般的震動一下,然後就整個慢慢的僵硬在半空中,簡直有如一塊特大的黑色黏土風乾變成硬塊一般僵立在那裡。

  然後男子全身散發的那股詭異氣息在瞬間暴漲的數倍,那黑影漸漸的萎縮、變小,到最後變成原來棒球般的大小!男子將黑影緊握在右手當中,聚精會神的彷彿它隨時會跑掉一般。

  「以吾輩力量為指,吾輩軀殼為引,讓來自無盡闇冥的愚昧者,返回彼之歸屬!」男子口中唸出一段難以形容的震撼力量所構成的一段咒語,男子的左手在空中劃出一個比籃球略大的虛圓,那個圓所包括的空間化作一個極為深沉的黑洞,跟男子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息產生了共鳴!

  男子右手上的黑影似乎知道自己將面臨的命運,開始做最後的掙扎,不斷的想逃離男子的掌握,男子左手操縱的黑洞慢慢的往黑影靠近,最後黑影瞬間被那個黑洞吞噬進去,男子立即將左手握緊關閉了黑洞,同時所有詭異的氣息也同時消散得無影無蹤。

  嵐雨從頭到尾整個看傻了,愣愣的看著男子一動也不敢動。

  「妳還好吧?」男子慢慢的往嵐雨走來,關心的問:「有受傷嗎?應該還能走回家吧?」

  「嗯」除了這句話外,嵐雨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今天發生的事只不過是撞『鬼』罷了,別想太多,就忘了吧!」男子伸出手著放在嵐雨的眼前,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事般補了一句:「我的名字叫『亡靈』,雖然最好是忘記啦,但是偶爾被正妹想起感覺也不壞。」

  「什麼?」正想開口,男子一個彈指聲下,嵐雨突然感到眼前一陣漆黑,意識就停留在那一秒鐘...

                         待續....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龍神不敗 » 週一 7月 30, 2007 9:53 pm

  「嗚...這裡是?」嵐雨張開雙眼,刺眼陽光令她覺得難受,反射性的將棉被向上拉起...「不對!我怎麼會在家裡床上!?小紀勒?那個黑影跟怪人呢?」

  嵐雨像觸電般的從床上彈起,仔細一看自己確實是躺在自己的床上,鏡子裡一頭凌亂的頭髮及疲憊的面容都顯示自己才剛睡醒,那麼...昨晚發生的一切都是夢囉?

  「呼!也是啦,小紀怎麼可能會被什麼黑影吃掉呢?那個怪異的男子一定只是作夢啦作夢!」嵐雨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認真的模樣忍不住笑了出來,看看時間也差不多該去上學,急忙的將睡衣換下。

  「咦?這是...」膝蓋上一塊明顯的擦傷奪取了嵐雨的注意力,「怎麼會,這個...不是夢中被黑影追趕時跌倒受的傷嗎!?」

  仔細想想,昨晚自己確實沒有回到家後及上床睡覺前的記憶,而且夢中發生的事也真實到身體依稀記得那些過程,但是沒可能阿?如果那是真的,那...那小紀不就...

  「小雨,上學要遲到囉,還不快點下來!」突如其來的叫喚聲打斷嵐雨的沉思,她的母親看她一直不肯下來忍不住出聲叫喚。

  母親的叫喚將嵐雨從沉思拉回現實,嵐雨像是突然驚醒一般,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慌張的換好衣服,三步倂兩步的跳下樓梯,看見父親早已出門,餐桌上擺好了精神準備的早餐,母親也正在整理服裝準備出門。

  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嵐雨一家人雖然說感情還算和睦,但是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全家人就很少好好坐在一起吃過一餐,雖然體貼的她也知道是因為工作的關係,但是內心某處卻還是有些遺憾,也因為她總是一個人看家,習慣了安靜的屋子,也不知何時開始漸漸的逃避多餘的聲音。

  「小雨,妳在發什麼呆?趕緊把早餐吃一吃,上學別遲到了!媽今天要加班,妳晚上回來就先睡吧。」

  「喔...!知道了,媽,妳也趕緊去上班,別遲到了,路上小心喔。」嵐雨把內心的想法壓抑下來,笑著目送母親出門。

  「對了!小紀的媽媽今早打電話來問妳知不知道小紀昨晚去哪了?她一晚都沒回家。」

  「噗!」嵐雨把嘴裡的咖啡整個噴到盤子裡的三明治上,「咳!妳說什麼...」

  「糟了!要遲到了,我走了,掰,妳也趕緊出門!」

  「等等!媽,妳剛才說小紀...」嵐雨還想問清楚,她的母親就急急忙忙的趕出去了,留下嵐雨對著沾滿咖啡的三明治發愣。


學校...
  「喂!你聽說了嗎?小紀昨晚一整天都沒回家!」

  「對阿!怎麼會這樣?雖然她是愛玩了一點,但是也不應該會這樣?」

  「該不會是出什麼意外吧?而且我聽說昨晚有人看到她跟嵐雨在一起。」

  「那個陰陽怪氣的女生?會不會是她帶屎阿?」

  「拜託,人家好歹也是個美女,別用那麼髒的形容好不好?哈哈...」

  才過不到半天,小紀整晚不回家的事情已經傳遍全班,各種傳言也快速的漫延,她的父母也跑到學校詢問,甚至已經報警處理,也因為她的父親是知名的政治人物,才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讓警方成立專案小組調查。

  而昨晚被人目擊跟她走在一塊的嵐雨立即成為眾矢之的,不只是學校方面派老師及主任特別將嵐雨個別以輔導的名義詢問小紀的下落,同學間也開始對她出現許多不利的流言,一整天在學校總是有人在她背後竊竊私語的,這種無形的壓力壓得她連呼吸都快喘不過氣了。

  但是比起這種壓力,她的腦海裡昨晚那場不可思議的經歷更是徹底侵占了她的腦海,不管是吞噬小紀的那個黑影,還是那個自以為瀟灑的怪人,以及那男人散發出來的詭異氣息,更扯的是他居然還能將那黑影給送入一種說不出來感覺的一個空間內。

  「不過那個男人說我是撞『鬼』,又說自己是『亡靈』,難道是靈異事件嗎?」嵐雨看著不斷寫上各種公式的黑板,嘴巴卻一直在碎碎念著,「不過為什麼小紀會看不到那個黑影呢?難道一般人看不見那種黑影嗎?難怪那男人對我看得見黑影露出意外的神情,但是他在打開那詭異的動時念的話是咒語嗎?總不可能是道士吧?感覺好遜,這年代已經不流行這種事了吧?就連外星人入侵或基因合成等等都已經聽到膩了。」

  「咳!那個...嵐雨同學,可以請妳安靜點嗎?現在是上課時間!」不知何時,老師已經離開講台站到嵐雨面前,她還茫然不知的在自言自語。

  「喔!對不起,我會注意的!」班上隨即爆出一陣哄笑聲,嵐雨剎那間臉紅到耳根去了。

  『洪嵐雨同學,洪嵐雨同學請立即到校長室,重覆一次,洪嵐雨同學請立即到校長室』很湊巧的,幾乎在同一時間,校內的廣播器響起...



某間廢棄工廠內...
  「嘎阿阿阿阿~~」一個極其悽厲的慘叫聲不斷傳出,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加上昏暗的光線透入的這個老舊充滿霉味的空間,足以令任何膽小之人心驚膽顫。

  在這充斥著慘叫的空間內,同時被一股異樣的強烈氣息所籠罩,這種氣息就跟昨夜那名自稱『亡靈』的男人所散發出的陰暗氣息相似...不,是更為深沉的黑暗氣息。

  在微弱投射而入的陽光投影下,依悉能辨認出五個身影,但也僅只於此,這些人身體散發出來的那股深沉的氣息將每個人完整的包裹住,有如天然外衣般將每個人的外形隱藏起來,難以分別性別。

  五人中較為特別的是其中一個身影跪倒在地上不斷的翻滾,那悽厲慘烈的嚎叫聲也是由此人所發出,依身形來看應該是個相當高大的男子,跟那種哀號打滾的行為完全不相合的外表看起來格外令人心驚!

  「這是怎麼回事!?」聽不清楚聲音是從其他四人中哪一位傳出的,只能勉強判斷是個高亢的女人聲音。

  「應該是『逆向掠奪』!」另一個陰沉的男人聲音響起。

  「什麼意思?」

  「我來解釋好了!各位應該沒意見吧?」聽起來好似刮玻璃般的尖銳聲音的女子搶著回答,完全不顧其他人的意見:「相信在場的各位應該都擁有開啟『冥道』的能力吧?」

  「....」無人回答女子的問題,但是各人散發的那股氣息也等於代替了答覆。

  「我們的這種能力就像兩面刃一樣,開啟『冥道』的過程中我們的身體受到其中散發的某種能量影響,各位的身體也產生變異,讓我們得到這種超乎普通人類數十倍的力量!」女子說到這裡,右手隨意的往身旁廢置的鐵條一按,粗大的鐵條整個扭曲變形!

  「....」

  「但是同時伴隨而來的風險就是潛藏在『冥道』彼端的『亡者』,也就是俗稱的『鬼』也會從中而來,不過我們的目的也是要將那些『鬼』釋放至人間來。」

  「這些都不是重點,我們早就知道了,我只想知道那傢伙這麼痛苦的原因為何?」那高亢聲音的女人不耐的催促著。

  「就最通俗的說法他是被鬼附身了!」女子用開玩笑般的語氣回答,似乎是故意釣人胃口,「『鬼』是人死亡時殘留的意念在不知名的空間具體而成,我們在開啟『冥道』時無意識所吸取的能量中一不注意就會混雜著那些意念,那些強烈的意念跟我們的靈魂互相爭奪身體的狀況就是各位看到的這付德性了。」

  「那...那也就是說,我們也有可能會這樣!?」那高亢的聲音此時產生些許的顫抖。

  「也不必擔心那麼多,只要精神力夠堅定,將侵入的意念給反過來吞噬,反而可以更為增強我們的力量!」陰沉聲音的男子輕視的說著。

  「不過像這種連區區的意念都無法吞噬掉的廢物...」男子走向不斷哀號的那個身影,緩慢的抬起左腳,「...死不足惜!」併射開的血花替昏暗的背景染上赭紅的色彩....


                           待續.....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