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752: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3887)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754: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3887)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755: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3887)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756: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3887)
九把刀。網路文學經典製造機 論壇 • 檢視主題 - 末日宙判 章三十六 家園,超渡

末日宙判 章三十六 家園,超渡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無真 » 週三 11月 28, 2007 8:26 pm

章三十三 人類負面情緒之怒(下)


阿葛雙眸黑芒盛厲,死靈血控全身上下不由自主給予自主地爆發出來,轟隆隆地一步一步往前行去,行走的時候他的手也在動,右手揮毫般伸展開來,空氣中頓時漫溢著濃郁屍臭,三米形體如意劍已握進剩下可以動的一隻手中,阿葛沉沉向前一指。

那個偷襲的人,打扮不像警員,上身白短杉,暗藍牛仔褲,黑色皮鞋。

一頭旁分褐髮,俐落短勁,雙眼如鷹隼,整張臉的表情與樣貌都像專注沉浸在一個點上,這人整個看起來就像鷹。

因為穿著白色,又是短袖,他緩緩呼吸的胸膛起伏,緊緊繃著衣服,在看到阿葛此時此刻爆發力量的表現時,神情只是略為意外,然後又回復那鷹一樣的神情,而且緊貼著短杉的肌肉繃得更緊更寬了。

不高,身形不過一七零左右,甚至比自己還矮,強壯度,似乎也遠不及所見過的蒼然若火那樣狂暴,不過那身隨著呼吸自然起伏的張弛肌肉卻是極為明顯,細瘦的身子隱含著極大張力,特別是他的右手臂,特別粗壯,青筋暴露,想來剛才就是這手的拳頭打來的。

阿葛一眼判斷下來,這是一個相當矯健的高手。

那個人陰陰冷冷地哼了一聲,說:「你隱敝身形的方法的確很好,只不過經驗上有個錯誤,跳上來的時候還刻意強化了那個方法,才被我察覺到波動。」

波動?

想想也是,自己實在經驗不足,但卻不是差點死在這人手上的原因。

「剛才那一下是什麼意思?」阿葛語氣冷厲。

「什麼意思 ? 偷偷摸摸地潛入警視廳本部,又是什麼意思,打你也不為過。」那人冷笑。

阿葛試著按下自己的火氣,說道:「那有需要出手就制人死地麼?」

「有需要,對我來說,殺你也不為過,這機會可是你自找的。」那人用拇指比了比自己,又伸出一根小指對著阿葛,傲慢地說。

怒火再也壓抑不了,忍無可忍,阿葛也不想再忍。

他出劍,身形合劍划向前去,在身後留下飄然細淡的漆黑軌跡。

而在他的前方,劍旁,週遭已是充塞整條長廊的濃鬱黑氣。

看著眼前似緩實快,似虛若實的黑光黑影,那個人面色一沉

那人將右拳移向後方,身子擺出一個像拉弓般的動作,下一刻箭暴射而出,這射出去的是他的整條右臂,撞擊在形體如意劍鋒上。

沉悶悠遠如鐘撞。

從氣勢上來說,阿葛就像是個渾身充滿戾氣的惡鬼,脇裹著無數怨靈而至,而那個人就什麼黑什麼氣也沒有,就只是一拳,拉弓出箭般的一擊。

又是同樣的一聲悶哼,主動出劍的阿葛依然向後飛了出去,不過這一次不是倒飛,而只是飛退幾步。

壓迫而來的黑氣隨著阿葛的飛退跟著後散,始終在他的周圍飄邈不定。

阿葛手微顫,酸麻,感覺是刺向大理石般的堅硬,那只是一隻血肉之手,這一擊下,聯想到了曾經交手過的一只手,那個謎一般的男子,也是空手,也用拳。

那時,自己絕對沉穩將所有心情凝聚不放的三角巨劍,在那個男子潔白纖長的手下輕鬆寫意被破掉,對方甚至還留了手,不殺自己。

根本無法相比較。

想到了這些,憤怒外放的死靈氣息開始收攏,阿葛眼中黑光也慢慢黯淡,不是消失,光華凝斂入裡,沒有多久,阿葛情緒終於冷靜下來,然後觀察著那個人。

他知道那個人並不是毫髮無傷,那只特別強壯的手,已經覆了一層淡淡的灰氣繚繞未散。

那個人收回出弓架勢,看了一眼阿葛,然後看向自己那只手,握得更緊了,數根青筋暴起,一聲暴喝,灰氣破散開來。

這短短的一喝,那個人留下不少汗,頭髮都濕了。

好厲害。

看到這一幕,阿葛內心暗讚,即便適才一劍力量毫無凝聚直接外放,但也足以斬殺底級餓鬼,那個人唯一受的傷就是流汗。

阿葛心跳很快,覺得有些緊張,這個人很強,比自己強,比自己強的存在不是沒遇過,可是並不是聖德醫院遇上的那個男子那般地強,那樣地不切實際差距過遠的強,也不是殺人之屋中那毫無勝算不同型態的強。

這個人,只比自己強一點。

因為一點,因為一些,所以才需要拼,這樣的戰鬥只會更加驚險激烈。

這樣的對手此刻也終於反擊,他衝了過來,衝得如一只豹,在還有三步的距離他就低跳起來。

不等他攻擊,阿葛直接就出劍刺去。

阿葛一陣恍惚,明明是自己先出手,這個人旋身,下壓,一腳疾踢而至,居然就後發先至撞在阿葛還沒完全伸展出去的刺擊上。

阿葛踉踉蹌蹌地倒退,手腕痛得差點握不住劍。

藉這相抵之力,那個人在半空一個倒翻,身形還上浮了一點,拉出一拳,斜角轟向阿葛的頭。

形體如意劍移上去擋,只是那個人的體術實是太快,拉出一拳的同時還使出了膝撞,重重地擊在阿葛格擋露出的胸腹空隙。

帶著一口血,這一撞不只讓阿葛第三次飛出去,而且還翻了一圈,趴在地上,形體如意劍直接消失。

那個人沒有絲毫停留,他再跳上了半空,在空中拉弓,拉出身體極限的弓,那只特別強壯的手肌肉賁張,舉至最高,身形落墜中,狂暴轟下。

這一拳,帶著排開了空氣般地風壓,阿葛感覺到頭頂的毛髮都豎了起來,耳邊,還有一種奇怪節奏的音嘯。

會死。

阿葛低吼一聲,一道黑光從他背心衝天而起,張開了三角。

形體如意劍這張開的方向是個平面,這一拳直貫而下,紙張般捅破,三角碎開成了三片。

這微小的阻擋,足以讓阿葛翻過身子,不過似乎沒什麼用,斗大的仍舊拳頭毫無阻礙扯破空氣就要將他與地面一起揍個稀巴爛。

叮地一聲,電梯門開了起來。

「住手!」一個聲音響起。

「不要!!」以及一個女聲的半尖叫。

碰!

地面碎開兩塊,立著那個人的兩只腳。

他的拳頭,凝停在阿葛鼻子上面幾公分,慢慢移了開來。

阿葛鼻子留下兩道血線,雖然拳未轟至,但這氣壓,已足以傷他。

阿葛的視線愣愣地跟著那個人,那個人站到一旁,兩手緊貼大腿,恭敬地說道:「長官。」

「奏音,真是好大一個動靜呢。」繭警官苦笑地走過來。

奏音,好文雅的名字,某一種角度上,相當符合剛剛耳中聽到的音嘯...

「長官,這個人以某種方式潛進本部,直到剛剛我才突然感覺到他。」

「怎麼回事,誰跟奏音打架。」後面聽到動靜而來的一群警員馬上塞滿了走廊。

「哇塞,拆屋子了。」有的人嘖嘖有聲。

繭警官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阿葛,對奏音說:「沒事的,我想這小子是來找我的,與案子有關。」

「抱歉,我不曉得,如此這樣,那麼就交給長官了。」奏音鞠了一個躬,「那麼,我繼續去忙了。」

「好的。」繭警官微笑。

奏音不冷不淡地看了阿葛一眼,就離去了。

等繭警官勸離看戲的觀眾後,他才轉過來看著阿葛,嘆了一口氣,道:「小子,找我可以通報,不用當賊。」

「我扶你。」織離小跑步到阿葛旁邊,將他從地上攙扶起來。

「我不是來找你的。」阿葛看著繭警官。

「找她跟找我是一樣的,小子,容我繼續這樣叫你,你的行徑想法,的確還像是個小子。」繭警官笑著搖了搖頭。

阿葛面色一暗,自知理虧,沒有多說什麼。

「來吧! 先幫你療傷,我們三個人再坐著好好談談。」
歡迎來看 我的部落格 這邊通常更新較快

http://www.wretch.cc/blog/k91011022
無真
哈棒國平民
 
文章: 71
註冊時間: 週四 8月 02, 2007 4:12 am
來自: 扭曲掙扎的迴廊

文章無真 » 週一 12月 10, 2007 1:40 pm

章三十四 談談


同樣是那間舒適的鵝黃室空間。

繭警官微笑地遞給阿葛一杯剛泡好的咖啡。

織離坐在阿葛旁邊看著他有些不知所措,小聲地對他說:「你不用這樣來的,我會回去的...」

阿葛看了她一眼:「沒關係,他們是因為我才找上門的,不管怎樣,我都是該來的。」

「說得好,那我們就開始談了。」繭警官拍了一下手,轉了個身,在桌子對面坐了下來。

繭舉起一根手指:「那麼,第一問題,你們兩人到底是什麼關係,我問的,並不僅止於在人際方面,當然也包括擁的東西。」

藤木直人愣愣地看了一眼繭,仍是用著關鍵字紀錄下這個他不太明白,像是暗示般的問題。

藤木直人再看向臉色一變的阿葛與織離,便知道這個問題是某種針對他們而發,並非虛問。

「你到底是什麼.... 人?」阿葛警戒疑惑地看著這個始終保持著淡笑的圓熟警察。

這個人的暗示,似乎就是在意有所指他們兩人的共生力量,區別就是,織離的分體力量來自於阿葛。

繭輕抿一口咖啡:「小子,我首先要讓你理解談話的藝術,如果你也有滿腹的問題想知道,那就要好好地先回答對方提出來的問題。」

阿葛沉默了一會,才道:「你不像個警官。」

繭輕輕地笑:「真正優秀的警官,不會總是一副刻板印像。」

這警官說話間似乎散發著一種引人說意,不但不討厭,感覺還不錯。

阿葛也難得微笑地說:「也許如此.....回答你的這個問題,我們就只是朋友。」


「喔?」繭警官一手撫摸著下巴,發出疑惑地語助詞,看向織離。

織離沉默,沒什麼表情。

繭警官笑吟吟再說:「你們感情看起來相當得好,好得住在一起了。」

這句話一出來,兩人皆沉默。

「恩,我們可是生死至交,住在一起又沒什麼。」織離甜甜笑著,望著阿葛。

阿葛回望,好久才愣愣地微微點頭。

繭警官觀察著他們的表情說道:「小子,換你問了。」

阿葛想了一會時間,才斟酌字句說道:「繭警官,如果我沒有想錯,你除了調查博物館那件事之外,還包括聖德醫院與織離父母死亡案子沒錯吧!」

繭警官神情有些意外:「問的沒錯,你是怎麼想到的?」

阿葛正正凝視著繭警官,好一會才終於嘆了一口氣說出:「因為”力量” ,依你今天這樣的排場就為了與我一談,繭警官你必然也去過那間醫院,如果你能感覺到,我們何不就挑明了說。」

繭警官仍是一副不明所以:「明? 我不太明白你想挑出什麼,我是警官,你是在場證人,聽你這番話,似乎聖德醫院五百人的離奇死亡也與你有關,如此那便請你詳細說明一下吧!」

阿葛怔了一下,這傢伙裝傻。

藤木直人也皺眉,雖然他早已知道現在的上司繭警官不是普通人,與他合作的這段日子,見識到了新的世界,只是面前兩人的對話,還是一頭霧水居多。

不只是如此,今天的繭警官似乎相當不同,好多的笑容,如此親切,跟以前對待他的冷淡迅速完全截然不同,對手下的差別待遇麼? 似乎不像,藤木直人壓下疑惑,手中振筆,兩方的對話還在繼續。

這一回阿葛足足想了有五分鐘,才決定說:「繭警官,整個警視廳之中,像剛才那個能夠感覺到我想殺我的人,應該不多,你也是其中之一對吧! 擁有力量的人。」

「那個人叫奏音,很厲害吧。他是警視廳本部的第一高手。不過你說我是其中之一,就不能夠明白了,力量? 有趣,那你告訴我,我有什麼力量。」

阿葛答不出來,他確實試著用死靈血控,透過空氣來感覺繭警官,卻什麼都沒有探尋到,就似乎只是一個普通人,不過這樣的普通,卻絕對不尋常,剛剛的對話之中,他已對繭警官試著散發死靈血控特有的威壓氣息,唯一有反應身體冷顫了一下的只有藤木直人,而眼前這個深不可測的人還是那副笑吟吟。

兩個可能,要不就是這個人是天生的感官遲鈍,依他說話的性質基本可以排除這點,另一種可能,就是對方不是屬於他能探測得到的層次。

繭警官的笑容,在阿葛眼中漸漸不是那麼宜然。

「不曉得,我看不透你。」阿葛乾脆這樣說。

繭:「如果給你看得透,小子,這兩個字,就讓你反過來叫我了。好了,我們拉回正題,你與那個刺客,是什麼關係,注意,我問的,是現在,他一定跟你談了不少。」

阿葛皺眉:「我跟那個人沒有關係,他找上我,也是今天的事。」

繭:「他似乎跟在東大門口接你上車的是不同人。」

阿葛瞪眼:「你監視我。」

繭:「查案上的需要,當時接你上車,還有在高速道路上發生的衝突,除了末日教的刺客蒼然若火之外,請誠實回答,黑頭車那一方人馬是誰?」

阿葛神情一愣,有些忿忿地說:「你已經知道刺客的身份,你也知道末日教?」

繭的笑容越來越深沉:「怎麼可能不知道,從某個角度來講,那可是聞名世界的宗教,加上許多大大小小企業暗中的投資,規模已在國外迅速擴張。」

阿葛一臉怒氣站了起來:「那末日教的力量你必然也相當清楚,何需跟我裝傻。」

「小子,冷靜,坐下,我可從沒有說我不了解力量這回事,我相識末日教執行長沈傲靈,並不代表我就擁有什麼力量,我是一介辦案警官。」繭警官言詞篤定。

聽到這話,阿葛一窒,加上織離在旁邊用手扯他,才安靜地坐了下來。

「原來你也認識...傲靈先生。」阿葛啞了下去。

繭循話:「如果他現在還在日本,想必不會容許那個所謂的第二執行長亂來,你說是嗎?」

「.....不知道。」

那個睿智的執行長,曾經指點過疑惑予自己,卻沒有對他太多的了解。

不過只是一天,他卻了解了那個第二執行長蒼然若火的意向,很簡單,也將會很複雜的利益兩字。

繭走過來,兩手輕輕地搭在阿葛的肩上,清澈無濁的雙眼凝視著他,一字一句緩緩地說道:「小子,你可以答應我,完全不予理會這些事情嗎? 即使在別人對你有所請求的狀況下,可以無視以對嗎?」

可以嗎? 他當然很想,不希望被這種事情纏上。

可是......從他共生之後見了傲靈先生的第一面開始,還有與久遠亦師亦友的片片段段都在腦海裡閃過。

悄然間,他握緊了拳頭,咬緊牙齒,久久才從牙齒縫隙中逬出兩字:「好的。」

阿葛眼睛一眨也不眨地對視回去,繭警官也是無聲地看著他。

這短短的時間中,阿葛覺得好久。

「恩,我相信你不會刻意牽扯進去的。」繭警官笑靨逐開,走回坐位。

「不然,我就得把你關起來了。」繭警官笑容驟消,一道冷厲視線遞了過來。

阿葛別過頭去,面無表情。

繭警官:「好,那麼織離小姐,你都沒什麼說到話,接下來該談談你了,這邊先請你處理關於你父母的死亡處理,還有你的家中目前是用別的鎖替代,有不少事情等你處理,還有,你可能不曉得,關山企業的董事長,一直在找你,他已派人去東大過,似乎剛好都找不到你人,那個董事長是你父親的老朋友吧。為了這點,也已經知會過警方,確定你的行蹤後對他回報。」

「原來是關山叔叔,這樣阿....他在找我,我知道了,我會去找他的。」織離露出回億般的甜笑。

繭:「那麼,時間已經不早了,織離小姐,我只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一定要問你。」

「請說,我會盡其所能回答的。」織離正襟危坐。

「你母親是不是死在你手上?」

織離怔住了,她的眼神若蒙上了一層霧,回到了過去...

「繭警官,她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阿葛見狀插話。

繭警官冷冷打斷:「阿葛先生,請自重,我不是問你,這裡雖然舒適,且別忘了我們是在偵訊途中。」

阿葛有些擔心地望向織離。

織離想了很久,比很久再久一點。

她終於輕啟雙唇:「不是我動的手。」

阿葛暗暗鬆了口氣,織離確實也沒有說謊,她確實沒有動手,動的,只是念頭。

「好。」繭警官點了點頭。

「藤木! 重點紀錄完了沒有。」

「是,錄音也換了一捲帶子了。」

「那麼,多謝兩位今天的配合,織離小姐,等會就讓這位藤木警官配合你處理那些事情,這第一次的談話是愉快的,以後有需要時還要請你們多多配合了。」

「謝謝。」織離若有所思地回答。

兩人與藤木直人準備走出房間時,繭警官驟然又說話了。

「你應該沒有殺母親的想法吧?」他背對著他們,輕輕說著。

織離身體一僵,沒有回話。

繭警官微笑著轉過身來,說道:「開玩笑的,不好意思,我這人就是這樣,凡事都喜歡問,你與家人的感情很好,那間畫室可以證明這一點。」

三人都走掉之後。

繭警官一口再喝乾第二杯咖啡,擦了擦嘴,他的神情從春風滿面的笑,漸漸變回原先的漠然,那身週宜眼的鵝黃色燈光陡然暗了一暗。

忽明忽暗的燈光之中,將繭警官的臉映得也是忽笑忽肅。
歡迎來看 我的部落格 這邊通常更新較快

http://www.wretch.cc/blog/k91011022
無真
哈棒國平民
 
文章: 71
註冊時間: 週四 8月 02, 2007 4:12 am
來自: 扭曲掙扎的迴廊

文章無真 » 週一 12月 10, 2007 1:40 pm

章三十五 家園,恍如隔世

「織離小姐,這樣就辦好交接手續了,這是你家的新鑰匙。」藤木直人遞給織離。

「還是要說,謝謝你們。」織離接過鑰匙,又再鞠了一次躬。

藤木直人:「需要我陪你親自去一趟麼?」

織離輕輕搖頭,看著阿葛說:「藤木警官去忙您的就好,阿葛會陪著我。」

藤木直人哈哈一笑:「也是,好好保重,那麼請你要與關山企業董事連絡。」

織離:「我會的。」

離開警視廳前往捷運站的路上。

阿葛與織離一前一後,相距一個腳步的距離。

好一段時間的沉默。

「我這樣子.....算不算是說謊。」織離神情黯下。

阿葛的腳步凝停,想了一想,說:「從現實合理論來判斷,你確實沒有動手,不過如果參入超自然力量的因素....」

阿葛轉了過來,神情複雜地吐字:「不論是動機或是行為,你,是有罪的。」

有罪!

這兩字灌入織離耳裡如雷轟頂,她頓時痿坐在地,不能自己地大淚滾滾。

「說過要堅強的,決定要努力面對的,但為什麼,這裡會覺得這麼酸.......」織離一只纖手緊抓著胸口。

阿葛微笑,他又何嘗無法了解她的感受,只不過他也知道確實是有差的,自己親手斬殺對待自己如親人般的沙思耶姊姊,而織離,卻是母親阿........

這差距,是根本上不同的差別。

阿葛沒有說任何安慰的話,對一個想要堅強的人來說,安慰,是毒藥。

他還是笑著看著她哭,只不過是苦澀的笑。



凌晨十二點半。

花園路織離的家園。

織離面上淚痕未乾,怔怔地看著熟悉的建築。

看了十分鐘,織離的腳步只向前挪動了兩步。

阿葛站在她後面,沒有催促,只有等待。

終於,織離咬了咬牙,走到門前,用力將門敲轉開來。

客廳擺設顯然因為調查而有變動,視線望遠,在廚房那一邊,圍著一堆布條。

家中情景恍如隔世。

織離沒有多看一樓幾眼,便直接往二樓走去,當她手攙在梯子扶手上時,耳中好似又響起了刀子刮磨的聲響,以及母親那未曾熟悉的尖厲音調,身體發顫,織離其實已不想回到這裡,正因家園有著昔日的幸福時光,那就應該努力去忘卻痛苦。

只帶走美好回憶便足矣。

家園中,織離唯一想要帶走的美好,就在二樓通道最底的畫室,

緩緩推開熟悉的畫室房門,織離將燈開了起來,極為不捨地望著。

房間正中立著一個畫架,四周都是到處堆疊著的畫卷,四周很亂,只有作畫的中央是一片乾淨空曠。

阿葛也走進去到處看著:「這裡,就是你共生的地方? 有一股熟悉的死靈生息,還有,你的畫..............」

在其中一幅畫前,怔住了腳步,連說到一半的話也怔著。

雖只有虛線粗劃,其神韻與輪廓軌跡卻在這幾筆勾勒下清晰無雙,那是自己。

最特別也最無法忽視的是,阿葛看見了自己的情緒,於畫中栩栩如生著,好像下一刻就會突破畫框出來一般。

「畫....得很...好。」阿葛接下去說著,節奏結巴。

「我很厲害吧。」聽到稱讚,織離雀躍地走過來,有些許得意。

「厲害。」阿葛點點頭,有點不太習慣地望著畫像,在畫中,除了情緒,好像還有一些別的東西,不屬於自己的,滲入的心情,只有作畫者方能如此......

阿葛望著織離,此刻他的心中,也有一些複雜心情。

「你看,這是我的得意作。」在另一邊一張小桌上,從堆疊的畫紙中,織離抽出一只畫卷,慢慢拉開。

那是一幅全家福,畫中唯一的主題,就是笑。

渲染出幸福的笑顏。

「只有這個,我是一定要帶走的。」織離那多了些許沈重的微笑中,將畫重新卷回去。

阿葛問:「除了畫,還有別的嗎?」

歪著頭思考了一下,織離說:「對我來說,這樣就足夠了。」她將這幅畫卷貼在心口。

「那張...........也帶走?」阿葛指著自己那幅。

織離臉色微微一紅,小聲說:「你要也可以拿走。」

「好。」阿葛直接上前,將畫摘取下來。

「要走了嗎?」

「恩,我希望可以漸漸忘記這裡,這樣,就不會有痛苦了。」織離輕輕地說。

阿葛看著織離,他心中暗暗下了一個決定,眼前的女孩需要保護,如果需要自己,那麼自己這一身力量便有了存在的價值。

價值,對,就是價值。

那是父親豪放個性中,教給自己不多的一個道理。

小學時,還記得那次把女同學弄哭。

父親的大手使力捏揉著阿葛的小臉,教訓道:「小鬼,給我聽好了,你的價值,不是在把女孩子弄哭,而是要保護,聽得懂嗎? 不只是用拳頭,保護可以有很多種方式,最重要的是,是你可以被需要,然後才想要,心中想要,那樣的力量,才有價值。」

「我知道了。」阿葛揉著被弄痛的臉,咕噥敷衍。

那時,他不懂。

現在,他還是不太明白。

卻有些懂了,自己該做些什麼。

「織離...........我想。」阿葛很想說些什麼,卻感覺話卡在喉嚨裡。

織離臉上一個斗大問號。

「我..............」阿葛有些窘迫。

織離頭向前仰,說:「我在聽。」

下一刻,形體如意劍陡然由虛空破現,阿葛橫握在手,跨過一步擋在織離面前,面向著門口,大喝一聲:「是誰?」

門開敞著,這樣看過去只有這裡的燈光照出走道的一點範圍,後面都是漆黑。

「怎麼了?」

「有東西,不是人......。」阿葛黑眸泛起一層黑光,慢慢凝聚死靈血控的力量。

慢了一些,織離臉色也是一變,還有激動,她也感覺到了,而且感覺得最為深刻,那是母親的感覺。

「媽媽....」織離細唇輕顫。

然後是熟悉的聲響,既尖,且厲,且持續不斷綿延不久地尖嚎,那是樓梯被某種金屬物品摩擦著的互響。

「來了!」阿葛手腕一抖,劍勢甫動,一道黑光末入漆黑走道中。

不是預料中的走道巨響,這一劍的反應是整棟屋子的猛烈搖晃。

多麼熟悉的晃動阿........

「織離,你的母親,可能.........」阿葛吞了一口口水。

「餓鬼。」織離聲音僵硬。

阿葛看著織離已無法用複雜來形容的神情,沉重地說:「也許是因為她死在虛影手上,那樣的力量將她吸引出來,如果不趁現在消滅充滿怨恨的餓鬼,時間一久,這間房子就會與你的母親共生,形成絕對領域,到時......」

「我知道,我都知道。」織離哽咽。

屋子的晃動終於停止,刮磨聲也消失了,只是初生成的怨念餓鬼,力量不強,這一道氣劍確實壓制下來了,不過這還遠遠不夠,得消滅。

「現在我們下去。」阿葛警戒地看著走道。

織離哽咽著搖搖頭,蹲坐下來。

阿葛咬了咬牙,轉過身去雙手硬是捧起了織離的臉龐。

阿葛近距離急切地說著:「聽著,你的價值不是在這裡悲傷,或是等死,你可以繼續難過,但還是得往前走,只有現在去面對你才可以解脫,用你自己的手,由你來幫母親解脫,然後我們一起離開這裡。」

織離淚如泉湧。

不過她也依然堅定地握緊了纖手。


一樓廚房中,飯桌,血漬未乾,一個透明陰影伏在桌上。

飯桌旁,也有一個透明陰影,手上持著一把透明菜刀在桌上那個陰影後頸上機械式地起起伏伏。

不曉得起伏了幾回,她終停下手上的動作,冷冷地看向從樓梯上下來的兩個人。

冷,並不只是視覺上的,整個客廳的空氣正在實質性地降低,阿葛甚至感覺到有幾股陰風從廚房那裡吹拂而來,風中有眼,挑動,試探著兩人。

織離面色蒼白如紙,不知所措地看著那個持菜刀的陰影,淚,又落下了。

阿葛:「我先出手,你隨時準備昭喚虛影出來,它與他們一樣,都非真正實體,有必要就先幫我格擋。」

織離點點頭,退後兩步。

阿葛心忖:「看來餓鬼是兩只,主織離的母親,另一個,是被左右的餓鬼,好濃厚的殺念,霍普斯金到底是如何催眠才足以至此,連死後也不得善始。」

他隨即想到了自己那時不也是幾乎處於被操縱的境地,這種足以操縱神智情緒的力量,有機會的話,必然要查得清楚明白。

織離母親的陰影開始移動了,向客廳走過來,織離父親直接被那把菜刀合著頭頸扯起身子,在地上拖行著,緩步而來。

這是一幕相當奇詭可怖的景像。

一個陰影握著菜刀,菜刀插在另一個陰影的頸部,半拖著向他們行來,雖然沒有血到處噴,神情中皆是鬼氣森森,眼眸中也沒有一點黑,全是擴大的眼白。

即便阿葛已不是初次見過這種場面,也覺得這兩個餓鬼令人發毛。

而織離,就更不用說了,他能夠理解她的痛苦與不安,思考了一下,這一場戰鬥,阿葛已不指望她能夠真正派上用場,特別是對方,是親人。

織離全身發顫,用雙手遮住眼睛,她不敢看,也不想看,眼前景像,對她來說不是單單兩字恐怖可以形容。
歡迎來看 我的部落格 這邊通常更新較快

http://www.wretch.cc/blog/k91011022
無真
哈棒國平民
 
文章: 71
註冊時間: 週四 8月 02, 2007 4:12 am
來自: 扭曲掙扎的迴廊

文章無真 » 週一 12月 10, 2007 1:41 pm

章三十六 家園,超渡


形體如意劍伸長,於五步距離而止,阿葛一個旋身揮動,這個範圍,將兩個陰影餓鬼納入其中。

這揮斬而去的軌跡不像是一把劍,更像是一根長鞭,匹練般地黑色掃過兩個陰影。

兩個陰影被掃過的一瞬間像水氣一樣模糊了一陣,又彈回原形。

主陰影的步伐仍是不快不慢,在距離阿葛還有四步的距離,她也出手,握菜刀的手一甩,織離父親的陰影就飛了過來。

渾沒有一點微動,這飛過來的陰影動態像是一塊僵硬木板,猙獰面孔向阿葛當頭壓至。

向後一退,阿葛將形體如意劍縮回平時長度,還是一個旋身,這次不是直接用劍去砍,而是逆斬出劍光,黑色的劍光,死靈血控流轉凝聚而出的劍氣。

像是女人般的男人叫聲,從織離父親嘴裡發出,飛勢垂直跌落在地板。

而主陰影也已來到阿葛的面前,她只是平平無奇的一斬,不過半隻手臂長的菜刀,像是撕開了空氣。

那道空氣破開的方向在阿葛的胸側,巨大利刃聲充塞整間客廳,聲音集中在阿葛身上。

阿葛悶哼倒退,一道血水從胸側向外噴射。

手伸過去,一摸之下他就知道這道攻擊破開這個部位的所有血肉直抵肩骨。

創口並不大,阿葛直接驅運死靈血控加以止血。

「為什麼她的虛,斬得到我的實,我所創造的實,卻無法斬到他們這種虛,只能以虛斬虛。」阿葛腦袋一時混亂。

虛而實之,實則虛之,自己乃是後者,阿葛突然想到,這現在身處的房子已不是單純的空間,要對付這個空間的餓鬼,就得遵循此地的領域規則。

想到這點,形體如意劍陡然碎成三截,化虛。

形體如意劍本就是由虛凝聚至實,死靈血控下,阿葛逆轉凝聚方式出手。

三截模糊虛無的形體如意劍散浮在阿葛週邊,抬手一指,倏忽間紛紛刺向主陰影餓鬼。

這一次不再是單純穿過,而是確實地扎了進去,分別在肩,眉心,大腿上。

其實這與他從前所用的方式沒什麼太大不同,只有凝聚的過程有差,這點差別,在這個領域之中就是全部的差別。

三個部位像水波一樣不斷晃動,主陰影餓鬼的菜刀仍然提了起來。



空氣破開的聲音再度響起。

利刃聲作用著,卻沒有了剛才阿葛胸側被破開的音調。

沉悶,堅硬。

主陰影餓鬼那無法更加詭譎的臉孔此刻神情陡然變得更加凌厲,以及多了一些些的畏懼。

那是來自於擋在阿葛前方的身影,一個比兩陰影更加虛無的存在,虛影。

阿葛轉過頭看著織離,織離近乎崩潰的神情中仍然有那麼一點堅定在,她也回望而去,輕輕地,沉沉地點了點頭。

阿葛頓時放下心中危識,多了這樣的幫手,超渡此地,已經足夠。

虛影舉起漆黑色臂膀,向主陰影餓鬼正面轟去。

主陰影餓鬼直接就像散開的水波紋。

十五截形體如意之劍已成型,阿葛這一次的攻勢不是揮手射出,而是在這包圍下合身向前,十五截形體如意劍如影隨形。

這隨形的一劍首先就將地上織離父親轉變的餓鬼刺穿,同樣是水波紋分解散去。

阿葛知道還沒有完,這點點滴滴的水波紋正在往廚房方向匯聚。

整間房子再次劇烈搖晃起來。

凝聚,全力的凝聚中,十五截形體如意之劍都在漲大,阿葛運轉體內氣場至巔峰,轟然出劍,他整個人的身形幾乎全部末入這些黑色劍圍中,看不出來到底是他驅劍,還是劍帶著他刺去。

在這天搖地動中,只有一片看不出來是劍還是人的長影,向那廚房凝聚的水波紋刺過。

沒有轟鳴,也沒有了搖晃,這一樓所有的一切現象在下一秒完全歸於沉默靜止。

就像這裡從來就沒發生過什麼。

這前後之分似是虛假,織離看到阿葛站在廚房那裡,緩緩向後倒下。

一個念頭,虛影大步前跨,伸出長手從身後接住了阿葛。


等到阿葛張開眼睛,第一眼就是織離淚眼朦朧的臉。

「這裡,已經沒有問題了,抱歉,沒有讓你親手解決,剛才用了全力,所以有點累。」阿葛唇齒泛白,虛弱地說。

織離沒有說任何話地搖了搖頭,只是笑著。。

笑容是破碎不整,不過心中的口已在癒合。

「我們,回家吧。」

織離淚中有笑,用力地點頭。

曾有的家園已經毀滅。

卻有了新的歸屬之地。
歡迎來看 我的部落格 這邊通常更新較快

http://www.wretch.cc/blog/k91011022
無真
哈棒國平民
 
文章: 71
註冊時間: 週四 8月 02, 2007 4:12 am
來自: 扭曲掙扎的迴廊

上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