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夢成真》番外篇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惡夢成真》番外篇

文章奇諾 » 週二 8月 07, 2007 1:47 pm

cheaper.1


天空黑鴉鴉的一片,四周到處都是樹,稍一有聲音便有成群的烏鴉飛向天空,翅膀震動和烏鴉的叫聲為這地方增添一種異常的恐怖……

   我得趕快逃跑,那怪物正在追我,怪物是一個玩具娃娃,帶著鴨舌帽,穿著橫條文短袖和牛仔吊帶褲,嘴巴如日本相傳的裂嘴女一般,眼經冒出許多血絲,表情十分猙獰,手上拿著水果刀,嘴裡還喊著「殺殺殺殺殺……我要殺……」,就好像是之前當紅的鬼娃娃,誰知道,這種是竟然發生在我身上。

   當時,醒來的時候,眼前一片漆黑,眼睛習慣後才漸漸看到我正在一間牛棚,地上到處都是稻草,突然,如鬼魅的聲音道:「嘻嘻,終於醒來啦!歡迎來到我的世界。」我震懾了一下,我到底在哪裡?

  「來玩遊戲吧!我當鬼,被我抓到就輸了…..嘻嘻……輸的人要懲罰唷…嘻嘻…」他拿出亮晃晃的水果刀,漸漸的,我發現他不是在開玩笑,我立刻奪門而出,牛棚在山坡上,我往下跑了約5分鐘,牛棚已經變成了小小的黑點,直到我看不見才漸漸停下來,

  我盡量冷靜的思考,不要被恐懼佔滿我的思想,我先躲在草叢堆,思考下一步要怎麼做,深怕被發現。

  「遊戲………開始!」聲音是從牛棚的方向傳出來的。

  我心想:「反正離牛棚越遠越好。」我起身,正要跑步的時候……「我快要追上你啦!你怎麼那麼慢呀?」然後,他接著說:「殺殺殺殺殺……」聽聲音越來越接近我,我的心臟似乎要跳出來了,我努力的跑,漫無目的的往前衝……

  從醒來到現在,大約過了30分鐘,在奔跑的時候,除了「殺殺殺殺殺……」的聲音沒有停過,旁邊都是樹,景色都沒變,終於,眼前出現一座湖,湖的中央有一個看似很深的黑洞,我的直覺立刻告訴我:「不要懷疑,快進去黑洞!」二話不說,我馬上跳進湖中,奮力的朝洞的方向游。

  「殺殺殺殺殺……嘻嘻…嘻嘻……」他已經在湖畔了,跳進湖裡,他在嘶吼時口中不停的噴出口水,眼睛瞪的大大的,我不自禁的大聲尖叫,拼命向黑洞游去,他離我只剩下短短2公尺,我潛入洞裡,耳後聽到他說:「嘻嘻…..這次讓你逃了,還有下次….嘻嘻……」

  眼前瞬間明亮,睜開眼睛,發現我在我房間的床上,鬧鐘「嗶嗶嗶」的響著,我按下鬧鐘的按鈕,身上還流著汗,彷彿還在經歷那一場詭異的夢或著該說……遊戲?

  我叫做高藤,這是我第一次做這場夢,我還記憶猶新,為什麼我說是第一次?這件事過後,我陸陸續續做了幾十場夢,我慢慢熟悉這場遊戲和地方,每次的夢中的黑洞位置都不一樣,但是我總是在危險的時候死裡逃生。

  我喜歡看恐怖片,看過幾百部恐怖電影,其中我在怕的就是「鬼娃娃系列」,也許是小時候看過鬼娃娃之後,心裡便留下揮之不去的恐怖回憶……

  後來,我去看了很多精神病的醫生,他們都束手無策,於是,我放棄了。

  每天晚上,我都很害怕睡著,所以,我買了許多咖啡,過著不睡覺不去上班的日子,就這樣,維持了一個禮拜。

  我發現四肢已經不受控制,所以坐在沙發上移動也不動,黑眼圈越來越深,我快撐不下去了…….

  直到門外傳來一陣倉促敲門聲,門外的人說:

  「嘻嘻……你怎麼最近都不陪我玩遊戲呀?殺殺殺殺……….」






  我好怕,誰能來救我?
最後由 奇諾 於 週日 10月 14, 2007 1:29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8 次。
我是刀大的刀刀刀迷 這是我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brucekao1992-navel
奇諾
哈棒國平民
 
文章: 53
註冊時間: 週六 11月 18, 2006 10:18 pm

文章奇諾 » 週二 8月 07, 2007 1:48 pm

cheaper.2


我好怕,突然的敲門聲音一聲聲都好像震到我的心臟,我低著頭禱告,不小心看到在我身旁的手機,我用全身的力氣打給腦中立刻浮現的人,「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我迅速的撥電話號碼。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大約響了20秒。

  我心想:「拜託,快點接……。」

  「喂?」電話另一頭說。

  「…………喂?...............曾柔…嗎?我是…高藤………。」當時太害怕了,說話含糊不清,甚至口吃。

  「啊?高藤?好久沒連絡了,找我有事嗎?」曾柔有點吃驚的說。

  「快到我家!我有急事……找妳!快…………在不來我……就要死了………」我說完電池剛好沒電了。

  「喂?喂?」曾柔聽到之後有點害怕,不知道為什麼語氣又有點開心。

  此時,敲門聲停止了,我凝視著門,「他到底想幹麻?」我心想著那詭異的娃娃。

「嘻嘻……可惡……第一次到這裡果然不行……哥哥…嘻嘻…下次我還會在來的…嘻嘻……………」門外傳來邪惡的聲音。

  我大力喘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這到底是什麼回事?

  「叩叩叩」我猛然抬頭。

  「高藤!我是曾柔,開門呀!!」我倒吸了一口氣。

  「鑰匙放在左邊第三個盆栽。」我對著門口喊。

  過了一會兒,曾柔走進來,看到我坐在地上,知道發生事情了,馬上扶我到床上,不知道是因為床還是曾柔的關係,我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我感覺我的臉冰冰的,睜開眼睛,我還在我的房間?

  「你醒來啦。」曾柔說。

  「……嗚嗚…嗚…」我想開口說話,但是說出來的話都變成一聲聲的呻吟聲。

  「不要說話,你先好好休息吧。」曾柔用毛巾擦我的手。

  我放棄說話,就這樣靜靜的,和曾柔在房間,好像進入高中那段美好的回憶,高二的時候,我們做完實驗要放學了,明明早上還萬里無雲,這時卻下起了滂沱大雨,我站在走廊等著雨停,其他同學都擠向有雨傘的同學走了,眼見只剩下我……還有一個同班的女生?

  她手上拿著雨傘,緩緩走向我說道:「那個……你可以跟我一起撐雨傘嗎?」

  她的臉泛著紅暈,眼見補習班要遲到了,我跟她一起撐著傘回家,當走到補習班的時候,她從書包拿著一封信,我接過信抬頭看她,她已經消失在我眼前了,當時那位女生就是-曾柔。

  後來,我們就成為班對,跟她的種種回憶很快的在眼前閃過。

  「你幹麻一直看著我?」曾柔紅著臉說。

  「沒……沒什麼。」我立刻看著地板。

  「嗯……對了,我剛看到滿地的咖啡罐,發生什麼事了?」曾柔擔心的說。
 
  後來,我緩緩跟她道出這一切,說完後,只見她眼睛睜的大大的,唉,我想也是,誰會相信我說的什麼鬼娃?我想,我還是得一個人對抗這怪物。

  曾柔見到我嘆息就說:「高藤,我相信你,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

  我心裡感激:「神讓我遇見這女孩,就算我粉身碎骨也要報答她。」

  就是樣,我們談了一整晚……

  「靠我們是不夠的,但是醫生也沒辦法,靠法師也不見得有用,我們先找一些可靠的朋友吧。」曾柔說。

  「也只有這辦法了,我們先打電話聯絡吧。」我說。

  幸好我以前人緣不錯,邀了一些很可靠朋友,叫他們抽空到我家來雖有點不好意思,但也只有這樣了。

  陸陸續續,家中多了三個人,其他人則是都沒有空不能來,對付他,三個人就夠了。







  鬼娃要跟我玩遊戲,是時候該我反擊了!
我是刀大的刀刀刀迷 這是我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brucekao1992-navel
奇諾
哈棒國平民
 
文章: 53
註冊時間: 週六 11月 18, 2006 10:18 pm

文章奇諾 » 週二 8月 07, 2007 1:48 pm

(內容重複 已刪除了)
最後由 奇諾 於 週二 8月 07, 2007 3:20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我是刀大的刀刀刀迷 這是我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brucekao1992-navel
奇諾
哈棒國平民
 
文章: 53
註冊時間: 週六 11月 18, 2006 10:18 pm

文章奇諾 » 週二 8月 07, 2007 1:49 pm

cheaper.3
 

我邀來的夥伴有三位,兩男一女,分別是歐軒宇、劉泰淵還有陳蓉。

  歐軒宇目前在一間非常有名的G拳館,沒錯,他是拳擊手,我在國中跟他同班,他在學校算是一位非常有名的短跑選手,至於為什麼他會選擇當拳擊手我就沒有過問了,現在的他還是一樣矮,大約165公分,留著小平頭,穿著連身帽和一件牛仔褲,雖然穿著厚厚的衣服,衣服卻顯的十分緊實,可見一定經過相當的訓練。

  而劉泰淵在國中當理化老師,以前在學校成績十分優異,其他比賽表現的也十分亮眼,是一位每個老師都喜愛的好學生,硬要說缺點也只有個性孤僻,不太愛說話,而他理著西裝頭,單眼皮還是一樣是他的標誌,穿著西裝,手上拿著公事包,見到他宇氣不凡的樣子,我猜他可能是在一間公司當精英分子吧!

  最後一位-陳蓉,老實說我也不太清楚,她是曾柔邀來的,但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很好,不是因為她名字跟一位電影巨星相似,而是她看起來像是一位乖巧的鄰家女孩,是我的菜……

  後來,我和三人述說我最近的遭遇,看見他們一愣一愣的,我越說越不自在越心虛,後來心想我不是在說謊,還是理直氣壯的說完了。

  三人聽完後你看我,我看你,嘴巴都不自覺張開,正在努力接受這件事實。

  看見他們的反應,我心想:「唉……果然還是不行,看來只有我和曾柔了。」曾柔看到我失望的表情,接著,她又跟三人說出他當初到我家見到我的情形,甚至努力說服他們。

  過了良久,終於有一人說;「藤哥(藤哥是我國中的綽號,並不是我是黑社會的,這應該是友情的象徵吧。),全世界不相信你,我也會相信你的!」說話的人是歐軒宇,我和曾柔相看一笑,這是好開始。

  後來,另外兩人都願意相信,並且一起討論解決之道……

  我們決定,我先在夢中跟鬼娃下挑戰書,在現實一決勝負!

  很好的方法,不是嗎?第一次聽到這辦法,我嚇的半死,打死我也不回到那恐怖的夢饜,直到曾柔用嚴肅的臉看著我,我才漸漸屈服……

  於是,我躺在床上,劉泰淵叫我吃一顆安眠藥,把安眠藥擺在我面前,我瞪著他說:「我死後作鬼都不會放過你!」他笑笑的說:「安啦,我相信你不會這麼容易掛,這安眠藥只是要你不要浪費時間,速戰速決。」我服完後,便進入夢鄉或著說「遊戲」?

…………………………………………
…………………………………………
…………………………………………
…………………………………………
…………………………………………
…………………………………………
…………………………………………
…………………………………………



  我睜開眼睛,沒錯,我在一間牛棚。

  「嘻嘻…想不到你會自己來找我……嘻嘻……哥哥,來玩遊戲吧?」鬼娃說。

  「我是來跟你下戰帖的,有種在現實玩遊戲」我到底再說什麼呀?什麼「有種在現實玩遊戲」。

  「可以呀。」鬼娃說。

  我鬆了一口氣,還擔心他會不會要我現在陪他玩遊戲。

  「但是得先陪我玩遊戲。」他邪惡的說道,並且還「嘻嘻嘻」的笑了幾聲。

  「遊戲……開始。」鬼娃說。

  我立刻衝出去,這次我特別慌張,因為,以前在牛棚,我通常直接破門而出,直到他說出「遊戲開始」才會追我,誰知道我為了跟他下戰帖,卻花了這段逃跑的黃金時間,「媽的……」我邊跑邊罵了一大串髒話。

  衝下山坡,我知道洞的位置都不一定,但是經過我玩了十幾次的經驗,我發現東方出現黑洞的機率比較大,黑洞十次有八次都在東方(我是靠樹木的年輪判斷,這裡沒有該死的太陽。),我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鬼娃離我只有短短幾尺的距離,我必須想想辦法,現在,除了跑還是跑。

  「哥哥……哥哥……嘻嘻嘻……………」只聽見聲音離我越來越遠,腿短終究跑  不快,我加快速度。

「咻-」

  「啊!媽的!」這該死的竟然丟水果刀,雖然距離很遠,我的腳卻被深深的削了十公分的口子。

  我忍痛把重心放在沒有受傷的右腳繼續跑步。

  「嘻嘻……你逃不掉啦……哥哥……嘻嘻嘻嘻嘻嘻嘻……」笑聲越來越詭異。

  我屏住呼吸,躲在樹木的根所圍成的小洞。

  「哥哥…你在哪裡呀?......哥哥?嘻嘻嘻……嘻嘻嘻……」鬼娃正在我的正上方,我強忍著痛楚,不發出聲音。






  「不要發現我。」

  「不要發現我。」
 
  「不要發現我。」

  「不要發現我。」

  「不要發現我。」

  ……………………………我禱告著。
我是刀大的刀刀刀迷 這是我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brucekao1992-navel
奇諾
哈棒國平民
 
文章: 53
註冊時間: 週六 11月 18, 2006 10:18 pm

文章奇諾 » 週二 8月 07, 2007 1:50 pm

cheaper.4


「哥哥……嘻嘻……出來跟我玩嘛……嘻嘻……」如鬼魅的聲音說。

  我心想:「可惡,我的腳越來越痛了……得想想辦法。」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鬼娃的聲音消失了?剛剛還在我附近,不可能這麼快就走,難道……難道……,「不不不,他不可能發現我……對!不可能!」我連說三個「不」安慰自己,但是我很清楚,一定有問題!

  過了大約一分鐘,我決定先逃在說,當我正要起身的時候,我的衣服被根的雜枝勾到了,我小聲又迅速的把衣服拉出來,「啪」我太用力把樹枝折斷了!我臉上突然冒出許多冷汗……媽的!

  就這樣,我看著樹枝僵持了10秒,轉過頭的時候……

  
  「哥哥……嘻嘻……你被我抓到了……嘻嘻……」我的臉離他只有半公分的距離,也因為這樣,我發現他的臉有許多龜裂的痕跡還有灰塵,我當時好像想到了什麼,卻又沒有頭緒,有種熟悉的感覺……

  「輸的要接受……嘻嘻……懲罰!」當他說到「懲罰」兩字的時候,特別的淒厲和大聲。

  「啊!」他竟然在我手臂上刺一刀。

  「殺殺殺殺殺……嘻嘻……殺殺殺……」他的嘴腳上揚的誇張。

  「換你當鬼了。」鬼娃說完馬上逃向別的地方。

   我站起身來,「啊!靠!」我尿失禁……

  接著,我去觀察年輪,走向東方,我發現,東方跟鬼娃走的方向一樣……黑洞!他想去現實世界!

  我立刻起身追向鬼娃,「你敢動曾柔,你就玩了。」我怒吼著。

  「嘻嘻嘻……嘻嘻嘻……我贏了!」再右前方大約離我一百公尺的地方。

  我找到了,但也為時已晚了……我跳向黑洞,卻被硬生生的彈開來。

  我失落的坐在地上,忽然想起,當時他在我家門外的情景,難道他就是用這種方式到現實世界?那他得跟除了我之外的人玩遊戲?誰?他死了嗎?

  不,現在該擔心的是………
…………………………………
…………………………………
…………………………………
…………………………………
…………………………………
…………………………………
…………………………………
…………………………………
…………………………………
  「我就要永遠困在這裡了嗎?」
我是刀大的刀刀刀迷 這是我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brucekao1992-navel
奇諾
哈棒國平民
 
文章: 53
註冊時間: 週六 11月 18, 2006 10:18 pm

文章奇諾 » 週二 8月 07, 2007 1:50 pm

cheaper.5


眼見黑洞漸漸縮小,直到看不見。

  我失落的掉下眼淚,在小時候也曾經掉下失望的眼淚,我記得是在國小的時候,我在小巷子等著安親班的車子載我去學校,等著等著,我看著手錶,「怎麼超過時間了還不來?」當下我心慌了,到處走動,看著車子一部部從眼前經過,我就更緊張,緊張到……哭了,就像是我現在的情況,但是後來還是坐上車子,好像是安親班老師睡過頭,我到現在還記的很清楚,我是否能像那時一樣脫困?

  我慢慢走向牛棚,畢竟這裡詭異的可怕,牛棚在這裡是唯一有「人味」的建築,至少,能讓我覺得我不是身處在荒野。

  我坐在稻草上發愣,回憶起與曾柔在一起的時光,我靦腆的笑著,好想回到那時候……我不可以坐以待斃!就當作是為了曾柔!

   我站起身子,思考。

  「這裡應該是這附近的置高點,我得先觀察這裡的環境。」我利用這裡破舊的梯子,爬到牛棚的屋頂,瞭望。

  「這裡應該是一座森林,遠方有一座山……嗯……咦!?山上好像有紅點?」我仔細看,發現是一棟小房屋!這鬼地方黑漆漆的,難怪我以前沒有發現。

  這個新發現讓我充滿信心,於是,我決定到那間房屋,我可不想等死啊!

  走了大約一個小時的路程,終於到了這間神秘的小房屋,它的外觀就好像童話中的小屋子,屋頂是紅磚片,牆壁則是米白色的,我敲了一下門,雖然這麼做,但是我一點都不希望有人為我開門,在這裡的人一定都不是好東西!

  我走進去,發現屋子裡滿滿的都是刀痕!讓人怵目驚心。

  我在屋子裡找尋任何蛛絲馬跡,這裡絕對是那鬼娃的住處!或許有回到現實的方法。

  這間屋子只有一樓,也沒有任何隔層,也就是說,這裡只有一間房間。

  房間內有床、木椅、還有書桌,佈置十分簡單,我去翻了一下唯一有抽屜的書桌,走近看,書桌的桌上竟然沒有刀痕,我猜測,鬼娃一定有用這書桌來寫某樣東西,在這裡能寫什麼呢?......啊!日記!

  我抽出抽屜,「Bingo!」果然,是一本厚厚的日記本,但是……筆記本上的圖案我好像……在哪裡看過……

  我翻開筆記本,翻開第一頁,翻開第二頁、第三頁、第四頁…………

  




  這不是真的!
我是刀大的刀刀刀迷 這是我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brucekao1992-navel
奇諾
哈棒國平民
 
文章: 53
註冊時間: 週六 11月 18, 2006 10:18 pm

文章奇諾 » 週二 8月 07, 2007 1:51 pm

cheaper.6


X月X日 星期五 天氣晴

今天爸爸帶我去抽血
爸爸說 我好勇敢
所以爸爸幫我買了娃娃
我好開心


X月X日 星期六 

今天我跟娃娃玩了好久
我決定把這娃娃當成我的弟弟
希望它永遠陪著我玩


X月x日 星期日 

今天下起了好大的雨
不過沒關係
我可以弟弟玩遊戲
希望每天都能這樣

X月X日……
…………………
…………………
…………………
…………………
…………………
…………………
…這些篇章當是記錄有關我和娃娃的事情,當時我真的很喜歡這個娃娃。

  翻到幾頁之後,發現有幾篇空白,於是我又繼續翻下去……


X月X日星期五 

我生病了所以好多天沒有寫日記
這段時間都在醫院住院
感覺好痛苦
媽媽叫我不擔心
我相信我的病一定會好的
聽媽媽說下禮拜日我要參加畢業典禮
我就要上小學了
好期待唷

X月X日 星期六

爸媽要上班
我一個人好無聊
我打電話叫媽媽把我的弟弟帶來
可是媽媽好像最近很忙
我好想跟我弟弟玩喔

X月 X日 星期日

爸媽今天終於有空陪我玩
而且買了好多新玩具
裡面我最喜歡怪獸對打機
還有戰鬥陀螺跟四驅車
好好玩唷
但是我很想家裡的弟弟

X月X日 星期一

今天一醒來
看到弟弟在我枕頭旁
可是爸媽都沒有帶給我
我想 一定是弟弟想跟我玩
我好開心唷

X月X日 星期二

我在醫院認識好多朋友
跟他們玩了一天 
可是他們把我的弟弟玩壞了
我好傷心

X月X日 星期三

爸爸今天來醫院看我
我跟他說我的娃娃壞了
爸爸說要再買給我ㄧ個
但是我只想要我的弟弟

X月X日 星期四

醫生說我可以出院了
我好像快點見到我的同學
好幾天沒有看到他們了
我好興奮喔
但是我又想到我的弟弟 
我覺得好難過
都是我沒有保護他
害他被別人欺負
我好難過


X月X日  星期五


媽媽看到我很難過
幫我的弟弟修好了
我好高興
我還幫弟弟找了一頂鴨舌帽
看起來很酷呢

X月X日  星期六


明天就要參加典禮了
媽媽幫我準備好衣服
我要帶著我的弟弟一起去

X月X日  星期日
(畢業典禮的部分省略)

今天晚上我睡不著
聽到爸媽房間有吵架的聲音
我抱著弟弟 我好怕


……日記只寫到這裡,這是我以前幼稚園的日記,我還記得當時隔天爸媽在家裡吵的天翻地覆,最後,媽媽把我的衣服整理,帶我上車,就這樣,我的家變成單親家庭,娃娃和日記本都留在家裡,現在想起來,我再住院的時候爸媽很少同一天一起來看我,大概是那個時候就開始的吧!但是……這本日記怎麼會在這裡?

  「……!」

  「娃娃!?對了,難怪看到他會有股熟悉的感覺………那時候的時娃娃就是鬼娃……!」我雙腳突然軟掉,坐在地上。

回憶浮出腦海,眼睛在也承受不住淚水而緩緩留下來。



  

  





原來……如此。
我是刀大的刀刀刀迷 這是我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brucekao1992-navel
奇諾
哈棒國平民
 
文章: 53
註冊時間: 週六 11月 18, 2006 10:18 pm

文章奇諾 » 週三 8月 08, 2007 3:17 pm

Cheaper.7


  我坐在木椅上,對著在書桌上攤開的日記發呆,對手臂還有腳上的傷的痛處一點感覺都沒有,鬼娃到底是為什麼挑上我?是因為我拋棄他而報復?還是……純粹想跟我玩?所以說鬼娃叫我哥哥不是隨便叫的?他是如何把我拉到這世界?還有……我到底該怎麼回去?這中間有太多未解的迷團,日記的頁數隨著風的吹拂改變,頁數突然翻到陌生的圖案和字,我慢慢的拿起日記,翻著陌生的內容。

  (前半部全部都是抱怨在這裡很無聊之類的日記)看完陌生內容的前幾頁之後,我能大膽猜測,這些筆跡一定是鬼娃的(裡面寫的全部都是注音,為了讓讀者輕鬆看,改成國字,順帶一提,本人的日記也是注音),看到後面,我找到了一點蛛絲馬跡,內容如下:

X月X日  星期一(很明顯的根本就在學我寫的日記,這裡哪來的時間?)

我到處散步 這裡一點可以虐待的動物都沒有

我好想殺人呀  嘻嘻  

我不知不覺的走到一個小山坡上

上面有一隔建築物 裡面都是稻草 我躺在稻草上睡覺

發現背被一個凸起的東西弄得不舒服  我起來把稻草撥開

我看到一個隱藏的小木門 凸起的東西是木門上門環

我用力打開木門 裡面是一個小密道 我腳步跟著階梯往下走

我走到了一個小房間 有一個小木盒在中央 

我打開木盒 發現裡面有一本書 還有一個玻璃球

我打開書本 裡面都是我看不懂的文字 但是 我看著看著

書上的文字變成我會的文字 我好像發現了很有趣的東西 嘻嘻

我照著書上的步驟 找到他了 嘻嘻 想到就好興奮(此日記經過我的修飾,我可是揣摩好久,終於看懂鬼娃的日記,雖然我的日記也好不到哪裡去……)

……繼續看下去的時候令我寒毛發直,寫的全部都是我和鬼娃最近的「遊戲過程」,後面還有一些鬼娃研究書的心得,鬼娃好像看不懂書中後面的內容?

  我帶著日記本往牛棚跑去,心臟劇烈的跳動,好想快點回去現實世界,誰知道鬼娃會對曾柔做出什麼事?

  也許是以前跟娃娃一起玩的種種回憶勾起,在我的潛意識其實對鬼娃還存在著一點憐憫心,我對鬼娃下的了手嗎?

  他如果想報復,當初我遊戲輸的時候,他大可殺了我,但是卻放下我一個人走了?可見鬼娃並不想復仇。
 
走到牛棚,我把這裡的稻草全部撥到一邊,看到一個在地板上的小木門,拉開木門,我走到日記上說的小房間,房間到處都是蜘蛛網,正如日記上所說,小木盒也在這裡。

打開小木盒,裡面有一本書、小玻璃球。

書的封面是很單調的咖啡色書皮,沒有文字在封面,當然,也沒有作者。

打開書本,裡面有目錄:


0.新手獎勵
1.物品介紹
2.遊戲介紹
3.遊戲須知
4.遊戲步驟
5.遊戲規則
6.輸&贏
7.贏家
8.輸家
    
  我整本都看完了,發現並沒有日記上說看不懂的地方,我想可能是「我是輸家」吧(也當過贏家)!
  


新手獎勵:第一次使用本遊戲可以獲得到現實世界3分鐘的權利。

物品:小玻璃球:此玻璃球是這世界與現實世界的媒介,要透過本書介紹的步驟,方可聯結兩個世界,並且跟對象玩遊戲。


遊戲介紹:本遊戲有幾種,分為紙牌遊戲、互動遊戲,紙牌遊戲可以跟對象玩大老二、接龍、釣魚、心臟病……等,互動遊戲可以玩捉迷藏、鬼抓人……等。

遊戲須知:本遊戲不支援多人同玩,請務必遵守。

遊戲步驟:把玻璃球放在前面,雙手放在玻璃球兩邊,心中默念對象的名字和長相還有遊戲,此人將在三秒候在夢中與你相會。

※ 還是要提醒一次,請勿同時想讓兩人以上的對象進入。

遊戲規則:基本上規則都跟一般遊戲的規則一樣,請務必遵守。

輸&贏:由選擇的遊戲規則判斷輸贏,另外,互動遊戲的規則比較不一樣,此遊戲由你追人,對象被追,而只要對象到達終點(黑洞)就可以本遊戲的贏家就是你的對象,反之,在對象在到達終點之前,只要你抓到對象,你就贏了,順帶一提,起點為牛棚,你必須在每次遊戲都要提醒對象遊戲開始,並且讓對象5分鐘的自由時間。

贏家:贏家可以換到到現實世界的權利。

輸家:待在這裡,直到你挑的對象輸了,方可回去現實世界。

《本書完》

看完書後,我恍然大悟,為什麼鬼娃在我家門口?為什麼要跟我玩遊戲?答案果然都在書中。

話說回來,我一定要找一個對象才能回去,我不可能會這樣做,那樣只會害更多的人再地獄遊戲中一直惡性循環,我必須要終結掉一切!

  我想到曾柔,突然心急如焚,可是不能找對象,我要怎樣才能回去?

  我越來越著急,甚至用力摔木箱子,木箱摔在堅硬的地板而碎裂,可是,卻讓我發現夾在木箱蓋子的夾層中的一本書!

  那本書跟剛剛那本書一樣,只是小了一點也薄了一點。

0. 遊戲破解

遊戲破解:只需要這世界找到黑洞,並玻璃球丟進黑洞,方可解除黑洞的限制,然後到現實世界中。

※ 此破解方法只可以用1次,並且本遊戲將會消失。

看完之後,我的眼睛為之一亮,原來,這遊戲也有「金手指」呀!

我拿著玻璃球,往東方前進。






  曾柔,等我回去!
我是刀大的刀刀刀迷 這是我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brucekao1992-navel
奇諾
哈棒國平民
 
文章: 53
註冊時間: 週六 11月 18, 2006 10:18 pm

文章Mr.細 » 週五 8月 10, 2007 9:03 pm

越來越刺激了

好期待歐...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
沒有
沒有一件事是不重要的
頭像
Mr.細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76
註冊時間: 週日 5月 20, 2007 10:47 am
來自: 星爺他家對面(火星)

文章奇諾 » 週一 8月 13, 2007 12:36 pm

Ceaper.8


  我叫曾柔,因為聽到高藤的求救電話而捲入這次的事件中。

  聽到高藤打電話找我,我很高興,當初畢業時還因為可能再也見不到了,很難過,這次雖然又見面了,同時也見到了恐怖……
  
  高藤決定要在夢中跟鬼娃下戰帖的時候我好擔心,他從睡覺就開始說夢話,後來,我們才知道他說的都是夢中發生的事情,擔心他就這樣一睡不醒,只要一想到我的眼淚就在眼中打轉,我們見這樣等他也不是辦法,於是,我們先繼續找人幫忙,然後找比較寬敞的地方跟鬼娃決鬥,還有聽高藤在夢中的狀況。
  
  我跟劉泰淵負責找人,而其他人負責到劉泰淵的家準備,我們要挑的地方就是劉泰淵的家,聽說他的家有幾百坪,在科技公司上班果然很有錢……

  我和泰淵各找到一個人,唉,果然沒有人相信,我帶著朋友到泰淵家中介紹,照著地址開車到泰淵家,泰淵家是在一做不算很高的山上,在這地方可以看到城市的夜景,但現在不是看夜景的時候。

  我對著門口的對講器表明身分,開著車子進去宅內的車庫中。

  我走向大門,門上鑲著金邊,金邊的圖案類似藤蔓,門上的毛玻璃也有類似的圖案,感覺的出來其宏偉與華麗。

  開門走進屋內,一陣陣香水味撲鼻而來,一進去就是客廳,挑高地設計、華麗的壁紙、垂吊式的水鑚吊燈,看的我目瞪口呆,忽然有人打斷,說:「曾柔,你來啦!快點過來,我們正在討……喔?又有一位新夥伴啦?」說話的人是劉泰淵,只見他旁邊坐了一個陌生的男生,跟泰淵一樣是為有著獨特氣質的人。

  「恩……我先介紹,這位是右貞,是我的大學同學,她聽到我跟她說的故事時,就迫不及待想跟來。」我說。

  「你好……我是右貞。」右貞害羞的說。

  「你好」大家齊聲說。

  「換我啦!這位是曹俊平,跟我再同一家公司上班,跟這位右貞小姐一樣,聽到事情的時候也很期待來這裡。」泰淵說。

  巧的是,新的同伴,兩個人最近都受傷,右貞是因為摔下樓梯,手臂刮傷,而曹俊平是因為切菜的時候不小心傷到,真是奇怪的巧合呀!

  「兩位,先坐下。」泰淵紳士的說。

  後來,我們圍在高藤身邊聽著戰況,原本計畫的下戰帖卻變成高藤和鬼娃的遊戲,每個人聽到後都很為他擔心

  高藤被鬼娃的刀射中和在樹洞中躲鬼娃的時候更加為他擔心,後來看到他手臂上和腿上的傷浮現,我因為太緊張了,哭了出來,右貞安慰著我,我跟她說沒事,就繼續聽下去,又聽到被鬼娃發現,我差點昏倒,泰淵叫我在隔壁房間休息,於是我跟右貞在房間,見到右貞其實比較想去聽,我還是讓她去客廳不用陪我,她高興的跟我說謝謝。

  過不久,右貞開門拉住我的手,臉上浮出慌張,不,應該說是恐懼的表情,說是要帶我去房間躲起來,好像是鬼娃要來現實世界了,我卻比較擔心高藤,她說高藤現在沒事,只是困在那個世界。

  我們在屋子的地下室的房間,泰淵保證鬼娃暫時找不到這裡,聽說好像是入口再頂樓(頂樓有七層),才能到達地下室。

  我聽著高藤的話,發現有轉機,我高興的快爆炸,我和右貞相看一笑,擁抱在一起。

  高藤口中緩緩說出:「曾……柔……等我。」我聽到之後不禁臉紅,只見大家都看著我,我拿著枕頭打那些臭男生。

  忽然,樓上船來陣陣的笑聲,跟高藤敘述一樣的詭異笑聲……

  聽到笑聲後,我們停止嬉鬧,靜靜的廳著樓上的動靜。

  不久,高藤的眼睛緩緩睜開……


=======================

不好意思,最近我身邊發生一些事情,所以進度一度暫停。

還有因為已經在後半劇情了,故事內容必須先想好。

總之,希望大家繼續看我的小說。

也可以部落格留言唷。

謝謝。
我是刀大的刀刀刀迷 這是我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brucekao1992-navel
奇諾
哈棒國平民
 
文章: 53
註冊時間: 週六 11月 18, 2006 10:18 pm

文章奇諾 » 週三 8月 15, 2007 11:59 am

Cheaper.9


  光透過我的眼皮,眼睛稍感到一陣刺痛,我睜開眼睛,發現我身在看似很豪華的飯店房間。

  「快來看!高藤醒來啦!」是劉泰淵的聲音。

  「不要那麼大聲啦,被鬼娃聽到怎麼辦。」一位陌生人的聲音。

  「喔……對不起,高藤,你好點了嗎?我已經幫你的傷口處理好了。」劉泰淵彎下腰跟我說。

  「嗯……好點了。」我很感激他們,想到我又回到現實世界了,我滴下眼淚,看見那麼多人關心我,我又掉下更多的淚,旁邊的人見到我,都蹲下安慰我,我當時覺得好幸福、好幸福……

  歐軒與表情凝重,說:「那個,劉泰淵,去跟他說一下現在的狀況。」歐軒宇見到明明很高興,還硬要裝酷,真是悶騷的傢伙!

  劉泰淵介紹了兩位新同伴,首先,男生叫做曹俊平,頭髮好像有自然捲,蓬蓬的跟鳥窩一樣,連眉毛末端都長一些雜毛,他穿著西裝,跟他的臉非常不搭,後來才知道是劉泰淵的同事,又是一位科技份子呀…….

  還有一位女生,叫做徐右貞,穿著愛心圖案的短袖和短裙,長髮垂肩,劉海有點當擋她的單眼皮,現在都流行這種「朦朧」的美嗎?她好像是對妖魔鬼怪的研究有興趣,哼!祝她研究成功。

    這裡是劉泰淵的房子,他是用他爸留給他的遺產和他的積蓄買的,真是氣派的房子,跟五星級的飯店沒兩樣。

  當劉泰淵說鬼娃在上面的時候,我打斷他,示意我早就知道了,他不來這要去哪?

  「鏗鏘鏗鏘……」樓上傳來一陣聲音,好像是金屬碰撞的聲音。

  「我們不可以在下面害怕的等他,必須迎戰。他只不過是隻洋娃娃罷了!」我鼓舞他們,後來歐軒宇也附和,陸陸續續,連最害怕的陳蓉也附和,我拿附近的紙筆放在桌上,分配大家的位置與任務,現在,我們先去七樓,再開始行動。

  大家都到預定位置後,我開始大喊:「媽的!鬼娃!我在樓上!」

  一樓突然沒有聲音……




「幹!他來了!」歐軒宇大喊。


配置圖請至下列網址:

http://tw.myblog.yahoo.com/brucekao1992 ... 2&prev=208
我是刀大的刀刀刀迷 這是我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brucekao1992-navel
奇諾
哈棒國平民
 
文章: 53
註冊時間: 週六 11月 18, 2006 10:18 pm

文章奇諾 » 週日 8月 19, 2007 12:06 am

Cheaper.10

  聽到歐軒宇大叫之後,在我旁邊的曾柔哭了出來,我用手摸著她的頭安慰她,才慢慢停止哭泣。

  按照這計劃千萬不能擅自移動,否則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嘻嘻……高藤,我來找你囉……嘻嘻。」聲音縈繞在整棟房子。

  「嘟嗶嘟嗶……」口袋中的手機突然響起,我嚇到抖了一下,按下接聽鍵。

  「喂?高藤嗎?我是劉泰淵,陳蓉和歐軒宇都已經被......鬼娃給......殺死了。」我的身體震了一下,想不到這鬼娃這麼的心狠手辣,才剛過不久就有人死了,聽到劉泰淵悲傷的語氣,我一邊安慰他一邊想辦法,他說他正在一間房間的衣櫃裡,鬼娃就在附近,說著他就哭出來了,死亡的恐懼任何人都無法克服。

  「高藤,我們必須下去救他們,不可以待在這裡坐以待斃。」曾柔認真的看著我說。

  眼見已經死了兩個人了,這計劃是由曹俊平提出的,就算計劃再完美,我們還是低估了鬼娃,必須拋棄這計畫,於是我點了點頭,跟曾柔一起走下去。

  「喂!你們瘋了嗎?不可以下去,不是已經說好了嗎?計畫還在進行呀!」負責待在六樓的曹俊平叫住正在下樓的我們。

  「曹俊平,見到你真是太好了,我們必須捨棄計畫,快下去救人。」我說。

  「我才不去,我可不想死。」曹俊平對著我大聲吼。

  「那可真可惜,我們要走了。」我早料到科技份子不是好東西。

  我握著曾柔的手走下五樓,只聽見深厚的曹俊平不斷大罵,後來又變成一陣狂笑聲,五樓是徐右貞負責的樓層,看到走廊空蕩蕩的,料想她可能躲在房間裡,於是我們又走下四樓。

  「救……救我!」聲音來源是再四樓的最後一間房間,我和曾柔快步衝向房間,深怕再一秒又要有人死掉。

  「你終於來啦!嘻嘻。」只見到鬼娃正拿著刀站再劉泰淵面前,劉泰淵的腳已經被刀子劃過,站不起來了,不知哪來的勇氣,我用手大力揮向鬼娃,另一隻手握住劉泰淵的手,鬼娃被我甩到距離五公尺的沙發,我拉著劉泰淵遠離這裡,跑到五樓、六樓。

  「喂!......他沒事吧?」曹俊平看到我們扶著腳受傷的劉泰淵說。

  「我們沒事,我先到地下室幫劉泰淵療傷,幫我看住這裡。」我沒好氣的說。

  「快去吧!這裡有我就行了。」

  於是,我倆扶著劉泰淵走到七樓末端的電梯,走進電梯門,按下地下室的樓層的按鍵,只聽見劉泰冤的呻吟聲,我說:「幸好有我們,不然你就完蛋啦!要記住,你欠我一條命唷。」劉泰淵勉強笑了笑,說;「以前的時候要不是我握住在河流中的你,你早就死啦!所以扯平啦!」我們笑了笑,彷彿回到以前,只是沒想到是在這種場合……

  走出電梯門,扶著劉泰淵到床上,處理傷口,後來發現這些傷口其實沒有很深,,不知道鬼娃為什麼要放水,到底是有什麼目的?

  我和曾柔擔心曹俊平的安危,於是先讓劉泰淵在床上休息,坐進電梯到七樓。

  「啊啊啊……」是徐右貞的聲音,我們立刻跑向樓梯,奇怪的是,聲音好像是在四樓傳來的,本來應該待在五樓的徐右貞卻在四樓,在六樓駐守的曹俊平也不見了,來不及想這麼多,終於到了四樓。

  「啊啊啊啊啊……」這聲音不是徐右貞發出的,而是鬼娃,詭異的叫聲遊蕩在走廊。

  我們走到發出聲音的房間,看到的場景簡直不可思議……

  徐右貞躺在床上,肚子上卻多了一把刀,鬼娃就在離床的另一端,躺在地板上一動也不動,更奇怪的是,曹俊平就在陳蓉的旁邊,雙手、臉上、衣服都是鮮血,只看見臉上浮出幾乎扭曲的笑容。

  「媽的,早知道早點殺了這女人,竟然被發現了。」曹俊平冷冷的說,雙手拿著毛巾在擦掉鮮血。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我看著曹俊平問道。

  「哈哈……你還沒想通嗎?」

過不久旁邊的曾柔指著曹俊平,說「你……你是在電視上最近報導的連續殺人犯!」。

  「哈哈……原來可愛的女孩認識我呀!」曹俊平,不,殺人魔的臉正在異常的扭曲,就連臉上的五官特徵也都分不出來了。

  「接下來,就換你們了!」殺人魔正一步步走過來,我的腳不聽使喚,僵在原地,曾柔大聲的說;「高藤!快走!」我才回神。

  我們衝向七樓,後頭的殺人魔也追來,這情況比夢中與鬼娃的追逐更可怕,人比鬼怪更恐怖……

  按下電梯的下樓鍵,門一開就衝進去,手顫抖著按下關門鍵,電梯門正緩緩關閉……

  「碰!」一隻手卡住電梯門縫,電梯門因為安全設計而打開,殺人魔拿著刀子狂笑,我害怕的叫出來,把曾柔的叫聲也蓋過去了。

  刀子迅速的插向曾柔,我不管三七二十一衝向刀子,肩膀被插了一刀,我承受不住痛苦叫了出來。

  「哎呀!英雄救美,既然這樣,你就先死吧!」殺人魔笑道。

  「去死吧!」

當我閉著眼睛等待死亡降臨時……

  「啊!......你……還沒死……」殺人魔倒下,背上被插上一把刀,而殺了殺人魔的竟然是鬼娃!

  「嘻嘻……沒事呀……嘻嘻。」鬼娃倒下。

  瞬間,我終於明白,鬼娃並不是要殺我,也不是要找我玩遊戲,是要提醒我有生命危險,我卻把他當成殺人魔,我抱著鬼娃在懷裡,大聲哭嚎。

  「弟弟,是我不對,沒有好好保護你,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對待你,拜託,你千萬不要死呀!」我看著鬼娃,見到鬼娃已經變成普通的娃娃,但是嘴巴卻微笑著,就這樣,我抱著他哭了好久好久……

  曾柔看到我這樣,也掉下眼淚,不想打擾我發洩情緒。

  在深黑的夜裡,圓而飽滿的月亮,狗兒拉長聲音嚎叫,故事已經劃上句點……



  「殺人魔在昨天的深夜中,在一座桃園山上的豪宅中被逮捕,嘴巴還喃喃自語,法官最後審判,判處死刑,以上是記者歐倩如的報導……」我開著車,廣播播放著新聞。

  事情過後,死的人只有徐右貞,毆軒宇和陳蓉都沒事,只是嚇暈過去,原來是劉泰淵聽見他們的叫聲,誤以為他們已經慘遭毒手。

  「藤,我們要去哪裡約會?」坐在旁邊的曾柔撒嬌道。

  「親愛的,我們去看電影好不好?」說完,曾柔點頭高興的回答。

  「弟弟,我們要去看電影囉!」我對著車後裝飾的娃娃說道。





我是刀大的刀刀刀迷 這是我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brucekao1992-navel
奇諾
哈棒國平民
 
文章: 53
註冊時間: 週六 11月 18, 2006 10:18 pm

文章龍神不敗 » 週日 8月 19, 2007 12:18 am

好感動的最終回阿!?(但我怎麼覺得恐懼更多點)

雖然明知道那娃娃不是邪惡的,但最後看到把它放在後坐時還是忍不住背部麻了一下!!!

奇諾大,你真的是太適合寫恐怖故事了!(鬼月看更是有感覺阿!)
龍神不敗
哈棒國皇族
 
文章: 791
註冊時間: 週四 9月 07, 2006 5:07 pm
來自: 地獄

文章奇諾 » 週日 8月 19, 2007 9:47 am

龍神不敗 寫:好感動的最終回阿!?(但我怎麼覺得恐懼更多點)

雖然明知道那娃娃不是邪惡的,但最後看到把它放在後坐時還是忍不住背部麻了一下!!!

奇諾大,你真的是太適合寫恐怖故事了!(鬼月看更是有感覺阿!)


哈哈,其實我是要寫出人心比鬼怪更恐怖。

很高興你喜歡呀~
我是刀大的刀刀刀迷 這是我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brucekao1992-navel
奇諾
哈棒國平民
 
文章: 53
註冊時間: 週六 11月 18, 2006 10:18 pm

文章奇諾 » 週一 8月 27, 2007 2:52 pm

啊~

之前完成了本人第一個完結的小說(真的。

希望哪未能對故事劇情,或是技巧給點評論。

我希望能在改進。

能越詳細越好。

以後可能會把這篇小說改成長篇小說。

不過得先練習一下文筆。

小說預計要寫到6萬字以上。

名字可能會改、劇情新增、劇情刪減還有小細節變動。

敬請期待。

開工時間還沒確定,本人要上高中,想要拼課業。

看看自己忙不忙的過來。

想要改這篇小說的動機是因為,其實這篇只有開頭是從以前就有的構想。

後面都是邊寫邊想的劇情,可能會有些bug,或是劇情交代不完整。

描述的方式稍嫌稚嫩,希望能藉由別人的評論改進。

總之,對這篇小說有點不滿就是了。

希望以後能轉向其他類型的小說。

畢竟,恐怖小說的內容的梗都快用光了。

以上,謝謝各位幫我的文章加油。








聽竹
我是刀大的刀刀刀迷 這是我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brucekao1992-navel
奇諾
哈棒國平民
 
文章: 53
註冊時間: 週六 11月 18, 2006 10:18 pm

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