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俠:夜鶯聖手14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日炎 » 週一 9月 10, 2007 1:26 pm

09
楊旭崧從那場台大醫院前的雨中離開,將視線放在這個「新人」身上;他突然想到或許他為什麼是一個那麼眼熟的...臉孔?臉孔這兩個自或許不是標準答案。因為這個決定性的念頭是在這個新人轉過身被對著他走向飲水機的時候產生的想法。

背影。

是背影。

楊旭崧不自覺的笑了,他想起了國中的一篇課文跟一個奶茶廣告;正是朱自清的背影,那是一種對父親的思念。一種緬懷的意境,但是這個新人的背影卻帶給楊旭崧另一種感覺──

一種英雄惜英雄的感覺。彷彿這個人及將與他並駕齊驅,成就一個一時瑜亮的雙雄傳說。那是種預感。

但預感並不會掩蓋楊旭崧的理智;鑑定的世界是莊嚴的,每個程序都不能有例外。不管你對這個人的感覺多好都一樣。

如果承受不起所謂的考驗。

心理那一份承認他是英雄的那份感性,也就只是個瞬逝的誤會了;比起菸草的煙存在感還要薄弱的逝去方式。

但是楊旭崧還是可望他是個符合他心中那份感性的存在。

那個背影。

那個有個能打造一個新時代的背影。

今天。

部也是出現在那個死灰的命案現場?

楊旭崧想起那個紙錢紛飛的場景。

就是那裡了。

時間是在今天早上。

那個早已被歷任業主遺忘的廢棄工廠。

「新來的,跟我來。」楊旭崧轉身。

他知道他會跟他來。

驗貨的時間。

到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一 9月 10, 2007 1:28 pm

謝謝無真跟Mr.細的支持XD

我會繼續努力的,期望能一氣呵成這本作品囉。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Mr.細 » 週一 9月 10, 2007 7:45 pm

我發現一件事..

楊旭崧的名子...

就是楊日松...

加上九山...

是哪九座山阿...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
沒有
沒有一件事是不重要的
頭像
Mr.細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76
註冊時間: 週日 5月 20, 2007 10:47 am
來自: 星爺他家對面(火星)

文章無真 » 週六 9月 15, 2007 11:22 pm

看過神畫師列傳 也不錯

只是斷句好像多了點 有些直接串在一起看起來會比較快一點  

斷得太多看起來有些累

感覺起來 夜鶯聖手似乎抓得更好

你的文章看起來有些別樣感 很不錯

加油 如果你專攻一本 應該也寫百來章了吧!
歡迎來看 我的部落格 這邊通常更新較快

http://www.wretch.cc/blog/k91011022
無真
哈棒國平民
 
文章: 71
註冊時間: 週四 8月 02, 2007 4:12 am
來自: 扭曲掙扎的迴廊

文章史提芬 » 週六 9月 15, 2007 11:51 pm

呼~~感受到了...
史提芬
哈棒國奴隸
 
文章: 8
註冊時間: 週一 8月 20, 2007 9:49 pm

文章日炎 » 週四 9月 20, 2007 11:38 am

也是,不過衝刺的年代也該來了。

接下來的日子是要以《鬼俠:夜鶯聖手》為主《神畫師》為輔的雙重模式。

怕斷點太多的來看夜鶯聖手確實是正確的選擇。因為這算是「半單元」性質的系列;每本都可以獨立。

我藏的斷點與伏筆,相對的不會有太大的距離感。

OK的。

接下來的戰鬥會很愉快。新連載最晚週六登場;最快嘛....有可能是明天。總之,我說要全力完竟。

就要盡力做到。

不會晃點啦! :mrgreen: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9月 29, 2007 6:02 pm

10
今天早上,某地的廢棄大樓前聚集了許許多多的警車以及幾輛黑頭車;現場的氣氛一度抵達了冰點或者...燃點。

「該不會是那個條子幹的吧!他誣賴老大不成,就做出這種變態至極的謀殺行為!」西裝男甲說道。

「沒錯,老大昨天不讓跟;一定是因為陳警員約老大出來,老大知道他還在放假期間不帶槍所以才會上當出來赴約;想不到他早就安排好機關來暗算大哥,根本就是警界之恥!」西裝男乙付喝。

「哼哼,孟組長;今天你還要找什麼理由來包闢你的手下呢?身為刑事局有名的辦案高手,這麼做可有損盛名喔!」西裝男甲挑眉。

「證據不足,還請王先生節哀順變;不要被感傷矇蔽理智,這樣真兇會逍遙法外的。」刁著和平香菸的孟組長一臉疲憊,辦案高手的容貌竟是這麼無所謂的樣子;一頭亂髮、打歪的領帶,活脫就是從有栖川有栖筆下跑出來的神探火村英生。

只是。

最近神探的業績實在不怎麼樣。

是啊。

最近。

台灣的司法結構以及刑事程序背後出現了一道極為恐怖的黑暗裂縫;裂縫並不是不曾出現過,只是這一次實在是太嚴重了。很多有心破案的警員以及檢察官都無能為力。

只能看著有罪的人一臉笑意的走出法院。

「幹!」孟組長。

「什麼?」西裝男乙一臉訝異的看著眼前的這個拉塌男人,他竟然對被者家屬口出穢語?

「沒證據別想告我,你們這些個『不及格被還者家屬』一定是新世界的神開眼了,你們大哥的名字被寫進筆記本裡啦!」孟組長哈哈。

「三小?!」西裝男乙一臉不解。

被稱為王先生的西裝男甲則是一臉不爽,孟組長話中的諷刺意味他可是一清二楚。

「小楊來了嗎?我現在特別需要熱騰騰的驗屍報告啊!」孟組長轉身離去。

眼前。

出現了一張新的臉孔。

一張從前不曾出現在刑事警察局的新面孔。





「小李來囉!」一名看似剛從大學畢業的少年出現在身經百戰的孟組長眼前;說話一派輕鬆。

小李?這個小子是誰啊?是誰準他進入命案現場的?

除了辦案相關人員,應該是任何人都不許進來才是...這個人為什麼可以進來呢?

連續冒出的問號並沒有再孟組長腦海中徘徊太久,立刻讓一張通行證給註銷了。

一個新法醫。

兼不請自來的新法醫。

「我指定的是小楊,或是楊主任有空也行;我可不想要一個幫倒忙的新手。說說你的看法我再決定讓你劉在這裡的時間長短。」孟組長單刀直入的說。

「勘查現場過後,我一定會給組長一個滿意的答覆的。」

自稱小李的男人轉身。

那背影竟然有著一種難得一見的莊嚴。

跟剛剛的輕鬆寫意截然不同。






我想,在一個男人或者受過正常教育程序一及接觸過的人面前。都知道,你不用對他描述太多關於一個陽具該是長什麼樣子。

不需要、沒必要。

讀幼稚園的都常常在瞄了,連課本上都有。嬉戲的時候常常喊著小雞雞或者香腸,這些個童言無忌;在在顯示對於陽具的描述根本是多餘的。人們在小時後對於自己的身體的好奇是無止境的,身體上的變化與特徵在你小時後適應這個身體的時候就已經熟練了。

解剖內裡的我們當然也對這一切熟知,甚至理解他內在蘊含的運行機制。

但現在攤在我面前的這個「陽具」也就是所謂的陰莖、雞雞、懶趴...幹他媽的我管你叫他什麼。

反正現在他連他應該具有的外型都散個一乾二淨了。

從中分成了均衡兩半的陰莖還他媽的能稱作是陰莖嗎?

對於這個世界上的所有的名已無意義的這個軀殼用已經部署於他的情緒瞪視著我。

「有時候枉死屍體的表情也是一種時光機的裝置,把那一刻留在了他僵硬的臉上;很諷刺。我們就是解開這所謂時光機黑盒子的人,但是沒有任何人能在他展現這個痛苦模樣的時候趕到現場;這就是所謂的業。」一名跟在我身後的法醫說道。

「謁讀,你也被叫來了啊?看來死掉的這個人來頭不小;上面很看中呢!」我調整一下工作證。

「旭崧,那個人的背影...」

「背影?」

我轉過頭看見了一個散發年輕本錢的背。

生命力?這麼蓬勃的陽光氣息實在是跟命案嫌場格格不入啊!

隔天。

我才知道這個背影是我一個新來的搭檔。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9月 29, 2007 8:42 pm

11屍因其之一
陰風陣陣的貫滿著華麗的別墅,一陣陣的沙;卻阻止不了往後最後的「殺」尚未成為屍體前的屍體將自己的陰莖從女子的身體抽離,臉上泛起了邪惡的笑。

話說,那時候他的陰莖也還保有他身為因經該有的模樣;不過因為被害人在當時還不信的「報應不爽」降臨之後,那陰莖;就在也不是陰莖了...

「菜尾留給你們,老子出去喝喝酒。」罪人披上大一走了出去。

被害的女子再度墮落地獄──


鶯鳥呼的在外面不斷鳴叫著。

眾人打了個寒顫。

「這聲音不像貓頭鷹啊?是什麼怪鳥會在深夜鳴叫?」小弟甲疑惑。

「管他什麼鳥!我現在只想讓我的鳥好好爽一下。」小弟乙醜露的笑著。


有一天。

這隻鶯鳥再他門面前最後一次鳴叫時。

他們記憶中的爽字也會忘記怎麼寫的。

作惡。

代價絕對不會少跟你要。

這也是──


屍體的因。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二 11月 06, 2007 11:28 am

12
屍的因,造就其果;名為殺戮的鬼怪就此常駐在人們的心中了──

孟組長台起頭看著白色的天花板,腦子裡一直浮現上述的話;跟那些表皮跟第一層肉被撥除的屍體契合在一起。那死狀的確像是被軌快撕裂般。而上述的那段話就是那個鬼怪的天才常常放在嘴邊的口頭禪。

頭痛。即使自己堅信科學辦案的精神;但是也不得不佩服這個天才的辦案能力,只是他常常把明明就是邏輯偵破的手法說成是「驅魔」而且說的一些話常常會動搖那些新進警員,即使跟這位天才是多年好友了;孟組長還是很受不了他。

即使他常常找他喝茶聊天紓解心情,他也還是免不了對他的行事風格有一些忌憚。

即使他跟自己一樣被稱為神探。

但這個男人常常讓他想起京極夏彥筆下名偵探:京極堂。

即使他個人常常否認。

但小說人物京極堂除了舊書店老闆的身分外還是個神主兼陰陽師,喜好妖物同時又是個傑出的神探;根本跟他是同意個模子打出來的。

說著。

孟阻覺得翻了翻手邊的小說《姑獲鳥之夏》這本書同時也是京極系列的第一部作品。

「我說過了,我很佩服京極;但我是我,他是他。我好不容易來找你喝茶別老是對我有這種刻板印象好嗎?要叫我京極可以,但是我是台灣的京極跟他不是同一個人。我說的是台灣的妖物。」一陣充滿磁性的男聲突然連珠砲般的說出一堆化還真讓孟組長不習慣。

孟組長笑了。

雖然他的外號叫「火村」但他也不是真的希望大家把他做火村英生的替代品。

一開始的時候的確很高興有人會這麼想。

但是時間久了。

有不希望大家真的把你當作另一個人。

「誰在想你了,跟陰陽師的京極堂相比;你這個臨床犯罪學者的『金極唐』實在是格格不入的不及格神怪偵探啊!我是在品嘗好作品,怪且你哪有難得來陪我喝茶。你都馬每天來。」

「也是。對了,你想不想知道為什麼你們那尊關公怎麼燻也燻不黑嗎?這可是很深很深的神蹟喔!」極唐誇張的張開雙臂。

「不要,聽你講話我以後可能要找靈媒來辦案了;我想要聽聽你的推理。」

「我的推理?」極唐接過孟組長遞過來的牛皮紙袋。

「話說你爸給你取這個名字不就是把你當作妖物偵探代表京極堂嗎?」孟組長哈哈。

「喂!你明明知道不是那麼一回事。」極唐突然沉默,凝聚精神的看著身體的照片。

魅影神探要加入戰局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一 11月 12, 2007 2:25 pm

13
楊旭崧揚起嘴角,這間解剖室就是他的天地;他想知道任何事都可以知道,這個空間的權利彷彿是為他開放的。

權威在初生之犢面前總是有冉動權力的優勢,一開口。對方基於資歷無論如何應都是該開口的一方。

至少眼前這個自稱小李的新人,應該也是無法拋掉這項定律的菜鳥。

除非...

他跟自己一樣。

這個狂妄的想法讓楊旭崧苦笑了起來。

他從不特意樁出高人一等的氣焰。

但他的每一樣舉止卻都連自己也懷疑自己是否一個自以為是的自大狂。

在大學唸醫學的時候,楊旭崧不常說話。態度也很溫和,但就是有人說他自大傲慢。

是天生的氣息嗎?

楊旭崧苦笑。

但他還是用他的權利問了一個新人不一定要回答的問題。

「這份報告孟組長指定要我做,我現在要你做;你會怎麼做這份報告?」

那一刻。

小李笑了。

楊旭崧感覺一種領地被侵犯的威脅性。

這小子...似乎不簡單。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殺手, G » 週一 11月 12, 2007 5:12 pm

加油!!! 
「不可試探上帝。」
殺手, G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02
註冊時間: 週四 10月 11, 2007 9:56 pm

文章日炎 » 週六 11月 17, 2007 10:17 am

14
小李笑笑,從西裝內側拿出一本黑色封皮的筆記本輕輕的放在擺放顯微鏡的白色桌子上,眼神示意楊旭崧看看。

「小楊!小楊!」解剖室外孟組長大喊著。

「我先出去應付一下。」小李走了出去。

黑色的方直翅膀打了開來。

一頁頁的白色翻動。

一幕幕的真實悸動。

楊旭崧嘴角上揚。

跟著。

自信得走了出去。

對於孟組長的詢問他只有一句話:「找找命案現場或遺犯家有沒有鐵梳子。」

「鐵梳子?你找這個東西作什麼?有任何意義嗎?這些屍體的處置方式跟鐵梳子有什麼直接關係嗎?」孟組長翻著連續三起命案的政務報告皺眉,他實在不明白唐旭崧究竟在盤算著什麼。

「有,如果找到了那東西;一切的一切也就可以契合了,除了那為黑道大哥的死。我們所預測的結果可能是一個無解,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無解。不過,這已經是我們法醫的事了。」楊旭崧凝神注視著浸泡在福馬林中的人皮。

「是了,現實與傳說的契合;看來我們的判段是同一個方向,那個獨為這村莊所擁抱的夜叉傳說。至於那位黑幫老大...」自稱小李的超級新人抬起頭,寓意深遠的看著楊旭崧。

心裡。

想起了爺爺多年前提起的那個名詞──


「鬼俠」


小李心中突然有個想法,或許楊旭崧心中也藏著相同的兩個關鍵字...

楊旭崧似乎準備將某個世界分享給小李。

法醫得「裏」世界。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11月 17, 2007 10:17 am

謝啦,殺手G :D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上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