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奇妙物語】室友【室友】(全文完)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世界奇妙物語】室友【室友】(全文完)

文章citygirl » 週日 9月 02, 2007 7:37 am

【室友的床】I



我坐在電腦前看着部落格上的網路小說﹐電腦右下角顯示﹐下午十一點五十五分。

啊﹐不知不覺都半夜了﹐那位小姐大概也快回來了吧。

隔壁房間的燈還沒熄﹐理所當然的。

一間兩房一廳一廁﹐四個大學女生住的公寓﹐都快半夜了﹐竟然是如此靜悄悄的﹐雖然明明就有三個人在家﹐或者是兩個人﹐或者我也不確定。



我電腦右下方的鬧鐘顯示十二點五分﹐電腦旁的一號鬧鐘顯示十二點十分﹐手機的時間顯示十二點十五分﹐旁邊的二號鬧鐘顯示十二點二十分。

真正正確的時間是電腦右下方的時間。

我是個懶散的人﹐總要把時間調快來提醒時間的流逝。腦中似乎有個聲音說着﹐你五分鐘後要去洗碗﹐你十分鐘後要開始看參考書﹐你十五分鐘後要開始寫作業﹐你二十分鐘後要睡覺了。

啊﹐分析地太瑣碎了吧﹐大概是念心理系的職業病﹐何況是念了三年。任何東西連念三年﹐其他方面的知識都沒怎麼接觸過﹐誰都會變得偏執的。

不知不覺地﹐電腦下的時間已經是十二點二十分了﹐而我還在電腦前看網路小說。人要督促自己是最難的﹐因為人有一種最強的能力叫做原諒與遺忘。

今天就饒了自己吧﹐一整天在忙碌的課程中﹐還要特地騰出時間胡思亂想﹐也真夠折騰的人了﹐我看着自己上課筆記本旁的涂鴉。

十二點半時﹐我已經熄燈就寢了。

黑暗中躺在床上﹐聽着隔壁準時響起的電話聲﹐我半期待性地等待着。

五分鐘後﹐房門悄悄打開﹐一團模糊的身影緩緩進來。

輕輕地走進來﹐輕輕地將背包放下來﹐略微沉悶的擊地聲﹐聽得出背包的重量。輕輕地走出去﹐快快地漱洗着﹐輕輕地走進來﹐輕輕地躺下來。

『嗨。』

『啊﹐姚雪賦﹐不好意思﹐我吵醒你了嗎﹖』黑暗中﹐床上的人影將頭轉了過來﹐雖然是在黑暗中﹐但我知道她是轉過頭來看我的﹐她這人就是這麼有禮貌﹐就算可能看不見我﹐還是要看着我的雙眼說話。

『不﹐我還沒睡。』在黑暗中﹐我依舊看着她﹐微笑﹐雖然她臉上那一大團頭髮﹐讓我不確定她看不看得到我微笑﹐『怎麼樣﹐陶楓詞大藝術家﹐今天完成了什麼曠世巨作﹖』

『今天哪有完成什麼﹐你知道我那個石膏像做了兩個多禮拜了都還是在做那個啊。』


『啊﹖你還在做那個喔﹖可是我記得你不是在畫油畫﹖』

『沒有啊﹐那個我畫了將近一個月﹐前幾天完工了﹐現在開始在畫素描啊。』

『那那個石膏像呢﹖』

『剛剛不就說了﹐我連續做了兩個多禮拜還在做啊﹐素描是同時進行的。』

『喔喔...我了解了...』

『你記性真的很差耶﹐剛剛以上的問題你都問過五遍了﹐每天還都問一模一樣的問題。』

『每天睡前我都要把東西從腦子裡倒出來﹐好騰出空間明天去學校裝那堆心理學知識﹐不然每天上課哪念得進去﹐腦子裡都沒空位了。』

『好啦好啦﹐心理系的都很會亂掰強拗。對了﹐裘月曲回來了嗎﹖』

『應該是還沒﹐不然你看她睡得着嗎﹖』我指指牆壁。牆壁另一邊傳來隔壁房間的電話聲。

『啊﹐陸夕詩還在講﹖』

『什麼還在講﹐才開講將近半小時呢。』

『那恭喜你姚雪賦﹐今晚不用睡了﹐起來繼續用功吧。我看我不在家﹐你多半又是看網路小說耗一晚吧。』

『那明天下午才交﹐明天早上我六點起來寫就是了。』

她從嘴裡哼出幾句「我肚子裡的蛔蟲」般的冷笑﹐『你最好是起得來啦﹐兩個鬧鐘都叫不起來的人六點想起床﹐說什麼大話。』

我正要想句什麼來堵她的嘴﹐她看出了我嘴正要動起來的意圖﹐立刻繼續說﹐『你還是趕快睡覺啦﹐每次鬧鐘都是只叫醒我。第二個鬧鐘響過你才緩緩爬起﹐我都被第一個鬧鐘叫起來﹐想睡回去還被你第二個吵得不能睡回去。』

『這樣很好啊﹐你都不用買鬧鐘。』確實如此。

『好啦﹐睡覺了啦﹐明天我還得早起。』

晚安﹖不﹐沒有晚安﹐我們兩個的對話﹐到一個程度就會閉嘴﹐所有講出來的話、嘴邊的話、心裡的話﹐一旦沒有突破黑暗﹐就會在一分鐘內在黑暗中蒸發﹐隨着早晨的朝露一起被遺忘﹐不被注意到。

在班上幾乎沒認識什麼人的我﹐好在有同一個屋檐下的室友們當朋友﹐其中我跟同房室友陶楓詞的對話又是最頻繁的﹐但我們一天中的對話﹐都只限於睡前。

看看一號鬧鐘﹐一點了﹐我知道陸夕詩這麼晚還在講話是不對的﹐但我已經懶得走到隔壁敲門跟她警告了﹐反正今晚警告了她明晚還是繼續犯。

是啊﹐不知道為什麼﹐晚上講過的話﹐早上起來﹐總是又忘記了。我這種晚上睡着後腦中的東西就被會掏空的壞習慣﹐導致我老是健忘﹐所有的事情﹐總要在晚上睡前﹐才會想起來﹐做個總整理﹐然後早上起來﹐又忘得差不多了。

用枕頭加棉被捂住耳朵﹐在炎炎夏季被熱得渾身冒汗的我﹐還是沉沉入睡了。

隔天早上起來﹐看着已經被按掉的鬧鐘﹐再看看隔壁床上的突起﹐我笑了笑。

『不錯嘛﹐睡功進步了﹐兩個鬧鐘都叫過了你還不是照睡﹐不過你也該起床去上課了﹐起來吧﹗』為了捉弄她﹐我打起精神來襲向她的被窩﹐拿起枕頭準備朝頭轟下去。

砰。

沉悶地﹐我納悶着摸摸棉被﹐好奇地掀起來﹐一隻粉白色的大豬瞇着眼對我微笑着。


啊﹐今天是白白豬啊﹐我又上當了。

陶楓詞的深藍色床單、深藍色被褥、深藍色枕頭﹐三位一體﹐總造成一種視覺上的錯覺﹐無邊無際的藍﹐總讓我看不出睡過的痕跡、身體的輪廓。

我常以為她睡在裡面﹐但其實沒有﹐但有時候我以為沒有人在﹐想偷看一下A漫﹐不放心地仔細瞧瞧﹐看見在深藍色床單上﹐深藍色被褥淺緩的起伏﹐我都忍不住拍拍胸脯﹐好在我有確定一下她在﹐不然就糗了。一個心理系墮落大學生﹐書都看不完了還看A漫﹐像話嗎﹖

雖然幾乎辨別不出來那深藍色的大海中有沒有生物的存在﹐不過憑着我的第六感﹐目前為止我看A漫的秘密﹐還沒被她發現過。

我還沒有﹐驚醒過湛藍深海中沉睡的人魚﹐雖然我總不能確定﹐到底深海中﹐獨屬於人魚的輕悄呼吸﹐存不存在。
最後由 citygirl 於 週二 11月 20, 2007 6:29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4 次。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elish » 週二 9月 04, 2007 6:39 pm

這章的感覺還蠻不錯的,期待後面啦 ~

只是說,小C的瓊瑤命名法又發作了……
附身現在理論上到處都買得到。

但是理論是用來幹什麼的呢?

理論是用來打破的(囧)

http://blog.yam.com/elish
頭像
elish
哈棒國皇族
 
文章: 867
註冊時間: 週三 11月 17, 2004 11:22 pm
來自: 中界洲

文章citygirl » 週三 9月 05, 2007 1:07 am

不不不﹐是美型命名法。

為什麼不是瓊瑤命名法呢﹖

因為這種命名法﹐通常是在我腦中﹐角色會美型時才會出現的命名法﹐不過在這裡﹐
先爆一下﹐寫的是我跟我室友﹐所以不是美型到哪裡去﹐所以有點跟其他作品不同。


中文名字是最能讓人美起來的了﹐所以之前看到幾篇用國外名字的﹐我的態度都不
夠認真﹐只是對劇情認真﹐對角色則不夠認真﹐不夠有愛。

意思是﹐這種命名法﹐潛意識中顯示了我對角色﹐夠份量到了一種程度的期許﹐所
以通常在長篇作品才會出現。(要用很久的名字﹐如果讓我不喜歡﹐那寫時會很痛苦
)

這篇又回到無架空的世界來了﹐希望不會搞砸﹐這篇對我而言很有意義的。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elish » 週三 9月 05, 2007 1:49 pm

但是對讀者來說,是看不出美形命名法與瓊瑤命名法的差別的。

因為,因為中文字就那堆,不管是美形還是瓊瑤,就都只能用那些字啊!


---------------


不過說到命名,我和小C是完全相反,從作品名到人名全部都是隨便派

就算是乍看之下好像有精心設計的名字,其實也多半都是隨便取的……

我最常幹的事,就是拿社普書出來找名字,還可以順便假裝是要取內涵。

但其實不過是想不到要取啥名而已 ~
附身現在理論上到處都買得到。

但是理論是用來幹什麼的呢?

理論是用來打破的(囧)

http://blog.yam.com/elish
頭像
elish
哈棒國皇族
 
文章: 867
註冊時間: 週三 11月 17, 2004 11:22 pm
來自: 中界洲

文章citygirl » 週三 9月 05, 2007 2:20 pm

可是跟英文名字比起來﹐中文名字的拆組時的好處就是﹐七七四十九個字中﹐還能蘊
藏九九八十一種排法啊~而且我取的都有排列順序﹐也覺得叫起來蠻好聽﹐如果八字
上沒有什麼問題的話﹐覺得小孩可以用的。(雖然我自己不想要小孩﹐但覺得如果哪
個小孩要被取名﹐拿來用會很好聽、優雅、脫俗的)

當然啦﹐美型命名法是我自己在講﹐我知道讀者分不出來= =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無望 » 週三 9月 05, 2007 7:47 pm

聽到瓊瑤命名法這句話 不禁讓我想到

好像絕大多數的女性作家都喜歡用奇特的名字?

不是有某種內涵 便是諧音特別 特別到小說開始到結束我還搞不清楚主角的名字怎麼唸 一 一"

更扯的是有些字簡直就是從甲骨文上抄下來的嘛一 一...

宇琝搴 誰來告訴我這名怎唸一口一...

西提大這樣還算正常 正常的~

不過 為什麼要看A漫? 純屬好奇嘛?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citygirl » 週四 9月 06, 2007 1:26 am

喔﹐我只是喜歡用意境很美的字﹐但都是普通字﹐我不會去選難字來用﹐因為我也不
會。

瓊瑤命名法不是選很難的字﹐而是選很風花雪月的名字﹐像‘夢凡’‘芷芊’‘雲
煙’‘雨晴’‘夏雨’‘寒雪’之類的。(唔﹐特別是跟雲、雪、雨有關的很多)

那個名字裡三個字我都不認識= =

喔﹐看A漫是為了劇情設定﹐塑造主角個性、興趣、習慣這樣﹐女生就不能看A漫嗎﹖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無望 » 週四 9月 06, 2007 4:50 pm

喔~ 了解一口一" 原本是想到瓊瑤就會想到愛情 想到愛情就會想到我所看過的愛情小說中 那種甲骨文的名字 看來我搞錯了(刻板印象)

女生當然可以看A漫 而且我還看過幾個女的圍在一起看一本A漫 還在那邊討論的一口一"...

只是把A漫當作興趣來看 還蠻特別的~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citygirl » 週六 9月 08, 2007 11:19 am

【室友的床】II



下午和煦的陽光

晒在白晃晃的潤雪上

我回頭望那雪皚茫茫

地上只有一排我的足跡兩行

我瞇起雙眼﹐在陽光照在雪地上刺眼的折射中﹐遠處地平線有個隱約的凸起﹐我快步走近。

是個被冰雪封住的雪穴﹐我伸出凍得發紫的雙手﹐挖着雪壁﹐奇異的是﹐我似乎一點也不冷。

小小的雪壁崩塌﹐輕輕地﹐悄悄地。

白白的雪熊鑽出﹐緩緩地﹐靜靜地。

然後﹐對我微笑﹐揉着惺忪的睡眼﹐手裡抱着一臺與它本身的白﹐融為一體的﹐雪白色筆記型電腦。

『你在看什麼﹖』我湊過去看筆記型電腦。

『哈利波特同人小說﹐代號sj249he寫的。』

『我還以為你睡着了﹐話說你幹嘛把筆記型電腦放在棉被裡看﹖』

『你知道的﹐姚雪賦﹐我怕光呀。』

......她﹐皮膚白皙勝雪賽蕭薔。

......她﹐皮膚柔膩嫩又滑。

......她﹐天性怕光﹐外頭晴空萬里也躲在那雪穴中。

......她﹐一舉一動輕柔如白羽﹐在人群中隨風輕飄﹐鮮少有人會注意到﹐她輕撫過人們的臉龐。

......她﹐喜愛晚上一個人走過萬籟俱寂的街道﹐幻化為夜裡輕絮的一段短詩﹐酷熱的夏夜也被洗滌了沁涼﹐就像她那冰冷的大手。

她﹐渾身上下散發着吸血鬼公主的氣息﹐除了龐大的身軀以外。

因此﹐她不會讓你想到吸血鬼公主﹐而是北極熊。



『昨晚半夜時你在家嗎﹖』

『在﹐只是睡着了。』

『外頭雷聲大作﹐山崩地裂﹐海水倒灌﹐你沒怎麼樣吧﹖』

『這幾年來的天氣﹐一向如此﹐沒什麼好掛懷的。』

『閣下果然是世外高人﹐凡夫俗子我﹐無法領略到大師您的偉大胸懷﹐您心中的道。』


『道可道﹐非常道﹐若有靜心﹐將聞無所聞﹐見無所見﹐施主切莫掛懷。』

『......小的敗服了﹐陸夕詩那河東獅在旁講話吵得那麼大聲﹐能睡得着的古今中外只有你一人呀......』

『老訥我修道多年﹐可不是混假的﹐那不成氣候的小妖能奈我何﹐哼哼......』

『話說我們還要進行這種莫名其妙的對話到什麼時候...太久沒使用文言文﹐我腦子快當機了...』

場面冷了不到三秒﹐北極熊﹐喔不﹐裘月曲﹐立刻就從筆記型電腦中找到了話題。


『我今天在學校看到了三個新生拿這款包包耶﹐沒想到我們學校的新生這麼有錢。』她指了畫面上的酒紅色水餃包給我看﹐上面有金屬雙排圈﹐街上隨處可見的樣式。


『什麼﹖你竟然說是隨處可見的樣式﹖』她激動地戳着螢幕上的酒紅色水餃包﹐『這款可是VERSAGE今年春天出的新款耶﹐比前幾季出的好很多呢﹗』

她開了個視窗﹐『這是去年秋季的款式﹐』這可是請模特新人Kemp Muhl代言的﹐跟今年夏季這款比起來不錯﹐但在那之前的就沒得比﹗』

今年芳齡才二十歲的Kemp Muhl﹐穿着成熟性感的水鑽絲綢短衫﹐提着亮銀色水餃包走在伸展台上。

『唔﹐不也是水餃包嗎﹖』

『哪有﹗根本不一樣﹗你看金屬雙排圈之間的皮線﹐今年是用兩條穿過去的﹐而去年秋季這才只用一條穿過去的﹐整體看起來差很多耶﹗』

『有...有差嗎﹖』我瞇起雙眼﹐好不容易看出兩者的差異性﹐『走在路上一下子就過去了﹐別人又不會注意到那皮線使用一條還兩條。』

『你......明明就有差異﹐你看清楚點啦﹐你瞎了嗎你姚雪賦﹖﹗』

唔﹐平時溫馴的浣熊被激怒成人立起來有兩個人高的棕熊﹐向我殺氣騰騰地逼近了﹐但......

......我就是看不出差異在哪啊......

『呃﹐我記得你之前有說你想買BEGE的包包不是﹖是什麼款式啊﹖』雖然知道我問了也是白問﹐反正我又聽不懂﹐但眼前讓棕熊被封印起來比較重要。

『是BEBE﹐不是BEGE﹗怎麼會連這個都記錯﹗』

我還不敢跟你說我不會拼Abrocombie & Fitch呢......太長了怎麼記啊真是。

『總之你給我看一下BEBE的包包款式吧。』

『嗯...不用看了﹐反正秋季快來了﹐等那時候再趁換季減價時買吧﹐現在太貴了。不過我要給你看看Dolce & Gabbana的這套衣服。』

她又開了個視窗﹐子視窗一排看過去﹐上面顯示着eBay網拍以及各家名牌香水、包包、鞋子、服飾等名字﹐不少我還叫不出名字﹐真是令我覺得眼花繚亂﹐好像在看火星語言﹐『你看你看﹗』

螢幕上出現了一個金髮模特﹐穿着黑白格子套裝。

『嗯﹐然後呢﹖』

『然後呢﹖你覺得如何﹖這款果然不錯對吧﹖』

我看了看她的腰身﹐又看了看這套衣服﹐『唔......』

『怎麼樣怎麼樣﹖』她一臉企盼地盯着我﹐似乎在看我的臉上有沒有寫什麼「別人都看不見﹐只有她看得見」的宇宙真理。

『這套衣服多少﹖』拖延時間、顧左右而言他戰術開始。

『沒有啦﹐我不是要買﹐只是問你覺得如何﹐你總說這些名牌衣服都沒有所謂名牌的價值﹐看不出好在哪﹐這套衣服你總該沒話說了吧﹖』

我是沒話說啊...這套衣服還是街上隨處可見的款式啊...

說實在的﹐衣服、包包、鞋子、內衣的款式﹐怎麼設計都還是那幾種變化出來的﹐很難創新﹐如果想讓別人認出來自己的衣服是名牌的話﹐那就在那套裝上由上到下直接繡上名牌的名字不就好了。

『我問你喔﹐你是怎麼走在路上就看得出來不同衣服、包包、鞋子是哪個牌子、哪種款式、哪季的啊﹖』

『看久了就知道了啊﹐而且我還看得出來不同名牌的真貨假貨。』

『那你怎麼不靠這行當飯吃﹐看是要當辨識專家還是去當時尚雜誌的評論專欄作家之類的﹐而是念管理經濟系啊﹖』

『興趣又不能當飯吃﹐辨識專家領域太狹隘﹐時尚雜誌作者這行很難出頭的。』

喔﹐理智回來了﹐我親眼看着有着浣熊般的溫和心靈的北極熊淺笑着。

磅﹗

磅﹗

轟﹗轟﹗轟﹗轟﹗

以上為﹐摔樓下的鐵門﹐摔門口的鐵門﹐以及由遠處而來的﹐越逼越近的天雷夾雜閃電﹐好不駭人。

雷克斯龍等級的摔門﹐怒虎等級的咆哮﹐像侏邏紀公園裡﹐恐龍走過時一樣﹐地面隱隱震動﹐眼前的水杯搖晃得厲害。

來不及了﹐出口已經被堵住了﹐我認命地跟北極熊裘月曲一起躲入穴中﹐一聲聲的雷吼依舊震撼着山壁﹐紫色的閃電將我們瑟縮的身影映在牆上﹐從洞穴的縫隙中﹐看到超級賽亞人等級的史前巨獸陸夕詩﹐拿着生化武器等級的炸彈手機咆哮着。

『你他媽的是怎樣﹖你要我講幾次﹖叫你不要那樣你偏要那樣﹐結果你看被搶走了吧﹗』

『你這賤人﹗狗娘養的雜碎﹗路邊一灘腐爛的臭肉﹗你到底是想要我怎樣你才甘願﹖﹗』


『媽的﹗我要把你千刀萬剮﹐五馬分尸﹐詛咒你下輩子當豬﹗你這不識好歹的短命鬼﹗』

劈喳﹗

遠處的枯木被劈成兩半﹐來時被寧靜雪覆蓋的大地﹐早已陷入一片火海。

雷聲隆隆﹐久久不絕。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我...我...我上來了!

文章Alicia » 週日 9月 09, 2007 4:58 am

本來想第一個回應這篇文連載的, 死帳號就是死都登陸不了...

寫的不錯啊. 真是美化後的美型升級版215故事. 生活細節很生動, 一看就知道誰是誰. 好像陶詞的白白豬和可以讓我隱形的被子, 小曲的四季冬眠窩, 夕獅的咆哮式電話, 還有賦賦的上網惡習[瞪]. 一個是河東獅,一個是北極熊... 會不會有點不美型啊. 幸好陶詞是美人魚... 啊哈哈哈(人緣好有好處)

喂 你對名牌會不會太沒有研究了... 是 Abercrombie & Fitch, Versace. 你都拼錯了. 是故意的嗎? 如果不是, 那要打屁股 [舉起藤條]
Alicia/阿里夏

這裡~ 烏鴉比人多 牛糞比人糞多 人均1.2台單車1.2台電腦0.2部電視機 單車罰單比汽車罰單貴 課本比房租貴 商店10點關門...

... 那是甚麼鳥地方? 不就是我的大學麼?
頭像
Alicia
哈棒國奴隸
 
文章: 17
註冊時間: 週日 9月 02, 2007 2:18 pm
來自: 烏鴉比人多的大學

文章citygirl » 週日 9月 09, 2007 11:45 am

跟有看這故事的各位正式介紹一下﹐樓上留言的那個Alicia就是我常提到﹐給我建議﹐
被我拉來看這裡的作品的那位室友﹐阿里夏小姐。

本來想在最後講的﹐但既然她來了我就先講了﹐她就是本部作品的陶楓詞本人。(她
當然不叫這名字)

215是我們住的公寓號碼﹐八月底時從這住了兩年的地方搬走了。

啊﹐不要叫我賦賦啦噁心死了﹐詞詞妹妹(更噁)~

沒有啊﹐其實私心點來講﹐Alicia本來就是我來美國七年來﹐認識的人裡面﹐長相
排名前五名以內的啊。(把亞洲人白人都算進去)不夠寫實寫起來也沒味啊﹐也不是
故意抹黑其他兩位﹐我只是很誠實而已(默)

因為我很誠實﹐所以在這部我不會把自己寫成正妹的。

啊﹗我真的拼錯了﹗我如果在文章裡要表示拼錯﹐我會寫我拼錯﹐我誠實地說﹐我
真的不知道是那樣拼的...........

順帶一提﹐貼文時﹐只要是回覆在別人的帖底下的﹐都不用寫文章主題啦。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citygirl » 週日 9月 09, 2007 12:45 pm

【室友的電話】I



隔壁房的砲火隆隆﹐想必聯合國的大軍又再次搶灘了諾曼地﹐幾秒後﹐諾曼地下起了大雨﹐一分鐘後﹐諾曼地晴空萬里﹐隨時準備醞釀下一場暴風雨﹐而戰火﹐是連綿到天涯海角﹐持續到海枯石爛﹐動輒到山崩地裂的。

『唉~~~又是床頭吵、床尾和了吧﹖』陶楓詞的問句其實是句註解。

『話說那短命鬼、賤人、殺千刀的、廢柴、雜碎...(以下省略五千字)也真可憐。』這些髒話、詛咒人的用詞我還蠻熟的。

『那是因為我們沒聽到﹐說不定是勢均力敵呢﹐不然一般人怎麼受得了天天這樣。』裘月曲輕輕地說﹐小啜了口石榴汁。

『呃...那個...』游凜夢欲言又止。

『怎麼﹖』

『陸夕詩的男友好可憐啊...』

啊﹖陸夕詩有男朋友﹖

『什麼男友﹖』

『跟她講電話的不是她男朋友麼﹖』

眾人爆出一陣大笑﹐連裘月曲也淺淺笑着。



我突然想起﹐之前曾經傳陸夕詩的照片給網友們鑒賞。

『這生物是所謂的宅女肥婆嗎﹖話說長得真魁梧呀。』一個看過我傳的照片的網友A。

『不是吧﹖哪個男人受得住這種大嗓門﹐除非是在做的時候也能這麼大聲...』某個缺口德的無良網友B。

『原來她是包租婆呀﹐久仰久仰﹐幫我跟她要個簽名﹐反正她是香港的名演員。』跟我用網路電話時差點被震破耳膜的網友C。

腦中種種毒舌對話閃過﹐我回到了現實。



『跟她講電話的﹐是她的姐姐。』

『啊﹖不是吧﹖﹗』游凜夢指指時鐘﹐『我幫陶楓詞修這台電腦已經弄了五小時了兒﹐怎麼會有那麼多話能講﹐不愧是女人兒。』 游凜夢是上海來的﹐帶點捲舌口音﹐但沒北京來的那麼重。

『什麼啊﹗不是女人都這樣好嗎﹗』我插腰﹐略微抗議道﹐『我講電話最多講兩小時耶﹐你知道她能講多久嗎﹖』



某個陰雨綿綿的週五﹐只有我跟她在家。雖然不同房﹐但她的鬧鐘聲我聽得到﹐所以我知道她什麼時候起床。我有時候還是會早起﹐若我有記得把鬧鐘擺在房間角落﹐讓我自己無法無意識關掉的話﹐所以她的鬧鐘響起前我已經起床了。

『喂﹗起床啦﹗八點了去上課了啦﹗』那學期﹐我跟她禮拜五都沒課﹐但當然不是每個大學生都如此。

小時候媽媽都是天剛亮就出門上班了﹐對鬧鐘充耳不聞的毛病死都不改的我﹐讓媽媽每天在我該起床上課的時間打給我﹐而到了大學後﹐媽媽就不再打給我了﹐因為我已經進步到有時候能聽得到鬧鐘了。

而我記得陸夕詩說﹐每天早上負責把她姐姐叫起來的都是她﹐連兩人已經分隔兩地了也一樣﹐十數年如一日。

就這點而言﹐身為妹妹的她﹐比較像姐姐。

兩人從小到大從來沒分開過﹐直到她上了離家遠的大學﹐從家裡搬出來為止﹐雖然如此﹐但她們依舊每天聯絡﹐報告彼此的近況﹐真的可以說是很深的羈絆。

不過﹐這就苦了跟她住的我們﹐尤其是與她同房的裘月曲。

我探頭看看窗外﹐雨絲不斷地飄落﹐風聲刮過窗隙﹐簌簌作響﹐冷風吹進了房裡﹐看來今天還是待在家吧。

比上班打卡還準時﹐早上八點開始﹐她就抓着手機不放。

除了洗澡外﹐上廁所、去廚房、不管走到哪﹐隨時拿着它﹐吃東西也要嘴巴張大﹐讓聲音從齒隙與食物渣滓中順利傳出﹐甚至用脖子夾着手機﹐同時吃東西和打字﹐這樣一下子就是幾個小時。

到了中午﹐雨沒有停下﹐到了下午﹐依舊如此﹐到了晚上﹐雨聲蔌蔌﹐到了半夜﹐涼風吹入了雨後的清新﹐聒譟的雨到了半夜﹐終於被寧靜的夜吞沒了話語。凌晨三點﹐我下定決心﹐走到隔壁房敲門﹐勒令她立刻睡覺。

不得已地﹐我的實驗要強迫中止了。數據顯示﹐口水耗費量為十五小時。



『這種女人怎麼會有男朋友...』 游凜夢吞了吞口水﹐努力瞪大那比周杰倫還小的兩條線。

『此乃真‧神人也。』 我下了註解﹐ 『她的手機是用金頂電池的吧...』

修好電腦後﹐游凜夢起身告辭﹐陶楓詞問道﹐『作文寫完了吧﹖』

『早寫完了兒﹐上課見兒。』他向我們揮揮手後離去。

『耶~~~終於可以上網了﹗』陶楓詞歡呼道。

『電腦對於電腦白痴的用處就只有網路吧。』我吐槽﹐雖然我自己也是如此。

『喂~~~明明是你自己說﹐電腦是氧氣筒﹐網路是氧氣管的呀。』

我們的大學是個M型社會﹐要不就是四處轟趴、天天喝掛的酒國猛男和股溝辣妹﹐要不就是以一臺電腦渡過餘生的宅男宅女。晚上九點商店街唯一開着的就只剩下酒吧﹐所以不大喝酒的人們﹐就全部窩在家對着電腦。要是沒有電腦﹐時光凝了﹐空氣滯了﹐臉色沉了﹐人也快睡着了。

三日不讀書﹐面目可憎﹔三日不上網﹐印堂發黑﹐離死期不遠矣。

電腦網路將新鮮的氧氣輸送給我們﹐製造家裡唯一有在流動的氣流﹐也就是所謂知識、社會的潮流﹐也打開了讓我們跟別人溝通的窗﹐誰叫我們連電話都懶得打﹐就怕兩端難熬的尷尬。

滿腔的言語無法從笨拙的嘴宣泄出來﹐唯有透過我們的眼和手來讓語言交流。

『唉...這麼多章節都還沒念﹐眼看一下子就晚上十點了...明天的考試﹐怎麼辦~』
陶楓詞百般聊賴地數着章節的頁數。

『話說陸夕詩是怎麼有空講那麼多小時的電話的啊﹖她姐姐也是﹐到底是拿什麼時間來唸書的﹐記得她姐姐也是大學生啊。』我提出長久以來的疑惑。

『人家是大師、是世外高人嘛﹐她的領域不是我們這些凡人所能及的~』陶楓詞終於翻開了藝術史課本第一頁。

『那個...我們好像都沒看過她姐姐喔﹖』

裘月曲輕緩的一句話﹐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對喔﹐只看過照片而已﹐從來沒看過她姐姐來找她。』

『啊﹐我去廁所。』我起身走出房間﹐正好陸夕詩同時走出房間﹐抓着手機。她很快地看了我一眼﹐快步走向廚房﹐徒勞無功地壓抑着的擤鼻涕聲傳來。

『她跟她姐姐真的很像愛鬥嘴的情侶﹐而且功力超強的。』回到房間的我說﹐其他兩人點頭稱是。

記得今天她剛回來時﹐還聽到她樂呵呵地在講電話﹐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就是一陣瘋狂的咆吼﹐游凜夢剛來的一小時﹐她突然又哈哈大笑着﹐然後又是氣憤地拍桌、摔東西的聲音傳來﹐後來是雷聲大雨點小的低泣﹐之後越來越大聲變成西北雷陣雨﹐之後又呵呵笑着﹐然後突然變成暴風雪﹐直到剛剛又是春雨綿綿。

『八點檔真該找她去演﹐示範十秒內暴怒、大哭、大笑、咆哮、啜泣的情緒轉折﹐幾乎沒多少演員能真正勝過她吧。』



妳這樣一個女人 讓我歡喜讓我憂

讓我甘心為了妳 付出我所有



我緩緩吟唱着周華健的老歌【讓我歡喜讓我憂】﹐陶楓詞面露驚駭之色﹐捂住了嘴﹐『天啊﹗這就是所謂﹐傳說中殺人於無形的魔音傳腦﹖』

『是啊是啊﹐『我停了下來﹐瞪了她一眼﹐『江湖上人人懼怕、不被紀錄、只被言傳的失傳秘技﹐所以趁你死之前﹐還是趕快唸書吧﹐明天要考試了﹗』我捶了下陶楓詞的頭。

隔壁房傳過來手機隱隱的電磁聲﹐我記得她的手機是有天線的﹐我覺得這倒有點像是在跟外太空某艘母船發送訊號﹐透過牆壁的干擾﹐她說話的內容有點模糊。

記得有次裘月曲做了個推測﹐『對方跟她會不會其實是女同性戀﹖』當時我的確那樣想過﹐不然感情好到天天跟姐姐講至少五、六個小時的電話的人﹐應該是不多吧。



但我聽到了隔壁傳來的電磁聲。



陸夕詩平常不大與我們對話﹐有空時都是抓着手機講個不停。

有緣千里共嬋娟﹐無論是誰﹐能與她溝通的人﹐想必是在宇宙的某一端﹐千里之外吧。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無望 » 週日 9月 09, 2007 1:30 pm

有室友的感覺真好~ 我的大學宿舍只開放到台中 所以我沒辦法住一 一...(怨念)

話說那位A姐就是西提大妳的參謀? 就是上次提到的那位?

好了 扯回來

這篇比起上次那篇聖水活很多了 我是不知道別人怎麼想 我自己覺得的啦~因為看某些台詞時我會笑 然後還覺得人物敘述挺活潑的

話說 電磁聲...是怎麼樣的聲音?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Alicia » 週日 9月 09, 2007 2:53 pm

喂,樓上的無望兄請不要叫我A姐... 讓我想起A片啊. 可以叫我阿里夏. 謝謝.

叫賦賦 是因為你的名字們很難叫啊. 所以陶楓詞就變成陶詞(陶瓷同音),陸夕詩因為你叫她河東獅的關係被我叫成了夕狮. 月曲姐就叫小曲吧. 姚雪賦不知道叫甚麼好. 叫雪庫你會把我殺了. 不然叫姚姚,雪雪,小賦 都可以阿 你自己挑. 游凜夢啊...我服了你... [我是你封的情調殺手,對這些極浪漫的風花雪月美名實在沒天分吶, 只好找個暱稱才記得起來...對不起作者啊]

這篇文章好像是你眾多文章中比喻用的最多的. 很貼切啊. 小曲的被窩是冬天的瑞雪, 夕狮的電話是夏天的狂風暴雨(正是 國事家事無聊事事事關心,風聲雨聲電話聲聲聲入耳), 陶詞是深邃神秘的大海... 原來除了詩詞歌賦還有季節天氣啊.

『電腦是氧氣筒﹐網路是氧氣管。』 -- 今日明言啊!!! 我會記起來的.

『...後來是雷聲大雨點小的低泣﹐之後越來越大聲變成西北雷陣雨﹐... 直到剛剛又是春雨綿綿。』-- 很好的比喻耶.

『她不會讓你想到吸血鬼公主﹐而是北極熊。』 & 『平時溫馴的浣熊...兩個人高的棕熊』 -- 簡直就是過分...(曲小姐向你殺來)

『...好奇地掀起來﹐一隻粉白色的大豬瞇着眼對我微笑着。...今天是白白豬啊﹐我又上當了。』-- 對丫,你上當了.
Alicia/阿里夏

這裡~ 烏鴉比人多 牛糞比人糞多 人均1.2台單車1.2台電腦0.2部電視機 單車罰單比汽車罰單貴 課本比房租貴 商店10點關門...

... 那是甚麼鳥地方? 不就是我的大學麼?
頭像
Alicia
哈棒國奴隸
 
文章: 17
註冊時間: 週日 9月 02, 2007 2:18 pm
來自: 烏鴉比人多的大學

文章無望 » 週日 9月 09, 2007 3:22 pm

Alicia 寫:『...好奇地掀起來﹐一隻粉白色的大豬瞇着眼對我微笑着。...今天是白白豬啊﹐我又上當了。』-- 對丫,你上當了.


噗哈哈哈 對不起 我會改過的~ 叫里夏姐可以吧?

不過不能用注音文喔XD"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