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奇妙物語】室友【室友】(全文完)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citygirl » 週日 11月 04, 2007 1:27 am

那還真是難得﹐冠佑會浮上來啊﹐以後要多浮起來換水啊~

我才看了一集半的蟬在叫﹐等我哪天多看幾集大概就能明白這種病了。

那功力明顯不行啊﹐只有一篇才不會搞砸﹐變成小說就砸鍋(嘆)總之還是要多磨練。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elish » 週日 11月 04, 2007 10:57 am

之前都在忙,完全沒有時間回……(其實現在也在忙)

----------------------------------


兩章一起回,感覺是草稿寫得比較好,雕像比較……一點。

其實早在前幾回就開始暗示總有一天要壞掉,所以等很久了。陸夕詩
這個暗示很久了,只是說暗示得好像不夠好,所以比較沒有理所當然
的感覺,但總之仍是不錯了。

再來是這章的開頭寫得很好,我很喜歡。

不過再來的雕像感覺就整個……怪怪的。

為什麼被室友拿刀砍的主角,逃出去後卻是先去找另一個室友啊?為
什麼她不去報警呢?手上受傷為什麼不去醫院?說真的,不報不治療
都可以,但好歹要給理由。完全沒有交待她為什麼要這樣行動,感覺
就變得有點囧,好歹來個一句嘛…

然後再來,警覺性好差的一個人。

明明才剛發生那種事,就一個人來說正應該是神經最敏銳的時候,那
為什麼她進門時我就看出來的事,她卻一點疑慮都沒有?這也就算了
,更糟糕的是再來的情節是越稿越明顯,有點腦袋的人都會發現不對
了,但她竟然還在那邊演『同學妳幹嘛?』

等到事情已經完全不對勁了,她還是絲毫不為所動,甚至被拿刀砍了
也沒有任何感覺,還在同學妳很過份喔,怎麼可以這樣呢?我說,就
一般的評價而言,我們稱呼這種人為……


腦殘。


真的,要是有個恐怖片的角色死法是這樣,那我們通常會送他這兩個字。總之
雕像本身的大略走向是還可以,可主角的反應太……笨了!而且是笨到很扯的
地步,老實說我看到脫力啊!(大囧)其實只要把主角的內心戲和台詞改個方
向,劇情照舊發展也不會出問題,但是現在主角這個反應 實在是……驚悚片要
是這樣編劇,那我要不想掐死寫劇本的,要不就想掐死演員。

主角要聰明一點啊!(汗)
附身現在理論上到處都買得到。

但是理論是用來幹什麼的呢?

理論是用來打破的(囧)

http://blog.yam.com/elish
頭像
elish
哈棒國皇族
 
文章: 867
註冊時間: 週三 11月 17, 2004 11:22 pm
來自: 中界洲

文章citygirl » 週三 11月 07, 2007 5:01 pm

【室友的雕像】II




我要昏倒了﹐要不是我看着她瘋狂可怕的眼神將我盯出一身冷汗﹐不然我真的要昏倒了。

我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氣將手指靠近游凜夢﹐竟沒有了呼吸﹐『你...你還說你沒殺他﹗他根本就死了﹗』

『他只是睡着了。』

『那他是在昏迷中死去的吧﹖你幹嘛要那樣﹖他劈腿就分手﹐好男人多的是﹐不是嗎﹖鐘冶米他劈你腿﹐你還不是撐過來了﹐現在為什麼就要殺人了﹖為了這種爛男人值得嗎﹖殺人要償命啊﹗』

『我不要再失去了...我要他永遠陪着...』

聽着她瘋狂的言語﹐看着眼前在雕像中的游凜夢﹐我突然想起了什麼。我拿出懷中的牛皮紙袋裡的兩張紙﹐看了看雕像﹐『難道...是這雕像的設計圖﹖內部設計圖...你...』我很艱難地指指設計圖上的日期﹐『你...一直計畫要把人放在裡面﹖﹗』




她默默無語﹐這讓我更害怕﹐到底她的心發生了什麼事﹐她怎麼會做這種事﹖﹗我試圖思考一下她的行為和話語﹐『你要他陪着你﹐所以你做這個雕像來把他放在裡
面是嗎﹖那為什麼是在認識鐘冶米時就設計這圖了﹖難道你只是希望有個人陪着你﹐不管是哪個人都可以嗎﹖你沒想過把人放在雕像裡﹐那人就等於死了嗎﹖那樣是錯的你不知道﹖』

『我只是...』

『既然你想找人陪﹐我當你室友、朋友那麼久了﹐怎麼不會想把我宰了陪你﹖你根本就重色輕友﹗』

『朋友不會陪着我﹐只有...愛我的人會陪着我...』

『你...到底要怎麼樣﹐才不會感到寂寞﹖你其實是寂寞的吧﹖』

聽到『寂寞』兩個字﹐她似乎渾身抖了一下。

『希望...是我的...希望...一直陪我...』

希望﹐希望﹐一直陪我。

『那為什麼你沒把鐘冶米幹掉﹐卻殺了他﹖』

『因為...鐘冶米發現了。』




有一次﹐她一直打電話找鐘冶米﹐他卻一直關機﹐事後我遇到他﹐問他為什麼不接電話﹐他卻說﹐『我覺得她太黏人、太愛管我了﹐我...總覺得她好像把我當成她的﹐...她的什麼我也說不上來...』

一段感情一旦出現裂縫﹐哪怕只是小小的﹐有時間就加倍的回填﹐勤勞點就直接整片拆掉重新建起美好根基﹐不然就會煙消雲散﹐速度往往比預想中的快。

之後她越來越找不到他﹐之後他傳出劈腿消息﹐之後他們吵架﹐之後他們分手﹐然後﹐就句點了﹐以及無謂的空白。

日子﹐變成滯塞的空白。

久之﹐變成清靜的純白。

遇到游凜夢後﹐色彩多了起來﹐而且色彩多到﹐竟然把白色的空間擠壓到沒有了。

然後那片白色﹐只剩下我﹐靜靜一個。




但就眼前的情形來看﹐回想起鐘冶米透出的不安﹐似乎曾經跟她很親密的他﹐有看出她強烈地可怕的獨佔傾向。

『你到底為什麼劈她腿﹖』

『為了跟她分手。』

『為什麼要跟她分手﹖』

『因為她愛的不是我。』

『你愛的也不是她啊。』

『她愛的不是我﹐也不是愛情﹐只是她自己。』

現在我懂了。




『你不是一個人﹐不要害怕有人離你而去﹐每當有人遠去﹐必然會有人靠近你﹐陪伴你﹐你不要怕﹐你不會一個人。』我定定地看着她﹐但沒有靠近她﹐我想先安撫她﹐讓她放下手裡的刀﹐那砍在我手上、雕像上、以及她的心上的刀。

雖然如此﹐但我講的其實也是真心話﹐我一直希望她幸福﹐我不想看到她這樣。

整座雕像除了頭被我敲掉以外﹐脖子附近開始出現細部裂痕﹐雖然只是微小的﹐而她只是靜靜地繼續刻﹐眼看只剩下最靠近她自己的手臂內側﹐似乎要刻完了。

我突然想到游凜夢的手機﹐於是我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機﹐『你不放下刀﹐我要報警了。』

『你一撥電話﹐我就瞬間將繩子拉成死結。』

我從鼻孔噴氣﹐『哼﹐沒想到你想自殺也這麼白痴﹖哪有人會被雕像的手這樣勒死的﹖又不是掐着脖子﹐你怎麼會這樣就死﹖』

『如果我是這兩條繩子一起拉呢﹖』她搖搖另一手手上的兩條繩子。

我楞住了﹐這些繩索這裡那裡一條的﹐除了她剛剛抽動的那條外﹐實在無瑕注意其他條連往哪去﹐『會怎麼樣﹖』

她另一手抓着繩子﹐同時拉下自己的領口﹐脖頸上面一圈繩索﹐同時漸漸縮小﹐稍微再拉緊點﹐就會勒住脖子了。

『你......﹗﹗﹗』我瞠目結舌﹐不知作何是好。

『看你要離開還是要留在這裡都好﹐如果要留在這裡﹐就不要輕舉妄動﹐好好看我完成這件作品﹐我心目中最愛的雕像。』

這時候似乎應該像電影角色一樣﹐喃喃地說﹐『你瘋了...』但我才不會這麼老梗。




『你的雕像﹖去死吧你的雕像﹗』反正她無法抽身﹐我毀了這雕像正好。如果我毀了這雕像﹐毀掉這可怕的夢魘﹐那樣...能夠毀掉...這樣的你嗎﹖

她尖聲的叫喊已經完全無法影響我﹐所以我對準雕像背部敲下去的同時﹐她也一口氣拉緊了繩子。

然後她手上握了一條繩子﹐另一端是斷掉的。

看到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在繩子上切出來的口﹐她用可怕的眼神瞪着我。

或許阻止她自殺後﹐我不應該繼續敲毀雕像﹐但是我當時真的沒想那麼多﹐只想一口氣砸碎這一切﹐砸碎她可笑可憐的信仰﹐她的雕像。

我看着她憤怒的臉。

請你自由的.....




磅磅磅磅磅﹗

我敲毀了上半身後﹐她就倒下了﹐因為長期被卡在雕像手臂內側﹐也長期保持站姿的緣故。但下半身也被震得滿佈裂痕﹐我拉了拉游凜夢﹐他就整個從雕像裡翻了出來。

......我早該想到的﹐她怎麼可能襲擊他、打得過他﹖

游凜夢沒有外傷。

『就跟你說他只是睡着而已。』

我抬頭一看﹐沒看到人﹐頭頂倒是傳來一陣冷風。

磅﹗我打了個滾﹐恰好閃開她手裡兩把雕刻刀。我迴身一記重槌迎面甩去﹐打中了她的左眼﹐左眼血紅一片﹐只看得見紅﹐紅﹐紅。

在我的意識反應過來前﹐我已撥給了裘月曲。

單調的手機鈴聲悄然地回響在不知名的遠方。

我楞住了﹐難道一切真的都已經太遲了﹖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citygirl » 週三 11月 07, 2007 5:07 pm

我通常是跟現實比較接近的會寫得比較好﹐特別是本部作品一直幾乎建立在現實生活
上﹐但從彫像開始是完全脫離現實﹐故事要自己編了﹐所以不合理的地方就會突然
變多﹐因為有太多細節我沒想到。

所以報警、內心戲那邊我補上了﹐本來我完全沒想到為什麼不報警或去醫院﹐因為
腦子裡自動排出下一章的進度就該是前往藝術會館﹐所以根本忘記現實生活中其他
可能性﹐所以剛剛補上了。

我不知道現在這樣改有沒有稍微不腦殘了﹐因為總是想了解到底是怎麼突然事情變
這樣嘛﹐所以才會沒立刻反應過來啊﹐不過我寫時同時腦子裡有出現看過的電影情
節中角色的反應﹐大概是腦子裡剛好沒出現機靈點的角色吧﹖(狂汗)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無望 » 週四 11月 08, 2007 1:08 am

我覺得,主角的個性是腦殘很正常......

如果以恐怖片來說一 一"

明知有鬼,卻還去做愚蠢的儀式,搞得最後被惡靈追殺的,有嗎?

有的。

明知看起來怪怪的,卻還把它帶回去做實驗,搞得最後全部死光光,有嗎?

也是有的。

明知人都死了泰半,還不趕快逃只在那尖叫的,有嗎?

這種常常有吧 囧? 佛萊迪大戰傑森中就不少。

以上均被稱為腦殘。

另外,別把囧片王的死靈之舞混為一談,那......不能比啊,就連我也想被抓過去啊!囧。

那部片中的主角不叫腦殘,叫做Gay!

『既然你想找人陪﹐我當你室友、朋友那麼久了﹐怎麼不會想把我宰了陪你﹖你根本就重色輕友﹗』


Yes!恐怖電影定律第一條,「要死?別亂來啊!我先當你的墊背!」

不過還是頗感人的,好熱血的主角嘎啊啊啊......

我知道了,這一定是喬臨晉的大學生涯對不對!怪不得她後來這麼怕鬼嘛~(再這一格填圈圈)

好了,以上。如果感覺怪怪的......別懷疑,我最近有點發瘋,請幫我洽詢龍發堂。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elish » 週四 11月 08, 2007 4:04 pm

經過修補後,這樣好多了,不,應該說是沒啥問題了 ~(笑)
不過我還以為小C是刻意略過,但沒想到是完全忘記……

再來是本章感想:

沒什麼問題,不過好像是前面的鋪陳沒有做到很好。陸夕詩的部分
前面伏筆下得算足夠,所以壞掉的時候感覺也比較合理。但是陶楓
詞的佔有欲這點,前面一直沒有什麼交待,現在這樣搞好像有點突
然冒出來的感覺。

或許把這章裡的『鐘治米交流心得』移到前面的章節去,會比較好。

我覺得,主角的個性是腦殘很正常......

如果以恐怖片來說一 一"

明知有鬼,卻還去做愚蠢的儀式,搞得最後被惡靈追殺的,有嗎?

有的。

明知看起來怪怪的,卻還把它帶回去做實驗,搞得最後全部死光光,有嗎?

也是有的。

明知人都死了泰半,還不趕快逃只在那尖叫的,有嗎?

這種常常有吧 囧? 佛萊迪大戰傑森中就不少。

以上均被稱為腦殘。



話雖是這樣講,但以上的情況只限於B級恐怖片。然後這世上那有作者寫
小說時,立誓要把作品定位成B級的?大家嘛都想寫出A級製作、甚至經典
名作嘛!

所以囉,主角這東西還是別腦殘比較好啊 ~
附身現在理論上到處都買得到。

但是理論是用來幹什麼的呢?

理論是用來打破的(囧)

http://blog.yam.com/elish
頭像
elish
哈棒國皇族
 
文章: 867
註冊時間: 週三 11月 17, 2004 11:22 pm
來自: 中界洲

文章citygirl » 週四 11月 08, 2007 5:10 pm

拜託﹐死靈之舞裡面的那麼醜﹐送我看也不要﹐好歹找個正的。

「要死?別亂來啊!我先當你的墊背!」
這個言情小說、青少年成長校園劇也會出現啊~(我自己覺得這部有一點走校園劇的
感覺)

說到這個我倒嚇了一跳﹐因為每部小說的女主角﹐都是跟其他角色比起來﹐最像我
的﹐然後一部比一部像﹐到喬臨晉時相似度已經不少了﹐所以要說是喬臨晉大學生
涯也不為過。只是無望似乎忘記了一點﹐就是﹐喬臨晉其實只有大一而已﹐十九歲
啊﹐所以她本來就是大學生嘛(汗)

我知道我很少寫她上課的情形﹐因為那邊不重要﹐但基本上她是大學生﹐所以就把
這當作是喬臨晉後傳吧﹐因為週圍的人都死光了﹐所以跟現在的室友們住。

(奇怪﹐這部主角有很怕鬼嗎﹖我記得沒強調這部份)

因為‘自以為’的情節太順﹐導致寫的時候就忘記內心戲、周遭環境了。

之前只負責鋪陳她內心的悲傷﹐沒來得及鋪佔有慾的部份﹐劇情就已經走到這裡了﹐
主要是日常生活部份我想的還不夠多﹐讓我塞她個性的這部份進去﹐所以才會顯得
太倉促。

嗯﹐也是啦(抓頭)當然要儘量想出A級、經典來﹐只是這方面的描寫我功力不足﹐所
以只能用B級的情緒表達出來﹐大概是我自己不大能融入才會這樣吧(汗)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無望 » 週五 11月 09, 2007 7:18 pm

原本是想說,經歷過這麼多事後一定會開始怕鬼...

現在我們可以把她當作是被慕夏嚇一嚇之後就不怕鬼了?

囧rz

「要死?別亂來啊!我先當你的墊背!」

這個......一般的小說應該是說「要死?別亂來啊!人生還很長啊!」

或是──

「要死?我成全你!」

至於當墊背,呃......言情小說好像沒這個 囧?

A級恐怖片有哪些?

史蒂芬‧金的算是嗎(恐怖小說中依稀記得的作家)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citygirl » 週六 11月 10, 2007 3:16 pm

這麼多人死在自己面前﹐這麼多跟自己有關的人都死了﹐依照電影模式﹐女主角最後
都會變成精神不正常、得了不語症吧(汗)不過你說中了一點﹐慕夏讓她見識到不要
以貌取人(鬼)﹐人可以比鬼還可怕。

當墊背是比較奇怪啦﹐不過就當作不要跟一般的言情梗一樣吧﹔不過這裡是同學愛、
友情的表徵啦。

金先生的作品是A級恐怖片﹐但拍成電影時常常變成B級恐怖片(汗)這不是我說的﹐
是小E說的﹐小E是金先生的粉絲﹐而我倒是沒怎麼看。(虧我還在美國勒)

A級、B級製作、創意等等﹐從預算影響電影品質、效果﹐看電影時大概看得出來吧﹐
不過我對於等級沒有研究(那妳說這麼多幹嘛)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無望 » 週日 11月 11, 2007 9:17 pm

除了變成不語症患者外,還有另一種可能性。

可能上癮...(抖)

從預算來看的話,也有可能像是凡赫辛一樣,砸大錢結果是爛片 囧"

話說奪魂鋸算是A還是B啊=口=? 第四集我好想去看(錢包飛出蝴蝶)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citygirl » 週二 11月 20, 2007 4:30 pm

【室友的雕像】III




來不及繼續想﹐一把雕刻刀削掉我鼻頭一塊肉﹐把我嚇得一身冷汗。我任由血往下流﹐熾熱的劇痛與痛熱到極點時冰涼的錯覺﹐讓我的大腦停頓了幾秒﹐等我回過神來時﹐我左手臂的傷又裂了。本來已經暫時停止流血的傷口又被劃開﹐可真痛得我頭昏腦脹。




但直至此時﹐我依舊相信我不會輸﹐而且還有能力拼湊起這破碎的夢﹐破碎的她。




她再度砍下來時﹐我抬腿狠踹她的肚子﹐瞬間彈跳起來﹐抓起她的長髮往牆上一撞﹐她的左眼痛得她說不出話來﹐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被我這樣一撞﹐她稍微有點發昏﹐我迎面給她一拳正中鼻粱﹐她鼻血直流的同時也逐漸昏眩。

我抓過一旁剛剛她手上的繩子﹐將她雙手反綁﹐繩子另一端綁在一旁書架上﹐書架上是滿滿的書。我四處翻了抽屜﹐竟然找到蠟燭與打火機﹐我將十幾根蠟燭點燃﹐一字排開放在書架上﹐大抵都放在綁她繩索的附近。

再仔細找找﹐可惜沒有汽油﹐不然就更完美了。




『裘月曲在哪裡﹖回答我﹐我知道你曉得的。』

她搖搖頭。

『她死了沒有﹖』

她搖搖頭。

我根本懶得用力氣甩她巴掌﹐剛剛打架已經很累了﹐我拿起其中一根蠟燭﹐抓過一撮她的長髮﹐拉過來在她的眼前﹐火苗在長髮末端曖昧不明的試探、挑逗。

『我本來就想死﹐跟我的雕像﹐永遠一起。』她漠然地穿透我﹐看着我看不到的遠方。

『那你幹嘛反抗、襲擊、試圖殺害我﹖﹗』

『因為我不殺害你﹐你會救我。』

你知道我會救你。

『你若殺了我﹐成全我﹐我就告訴你裘月曲在哪裡。』

『為什麼你要殺她﹖』

『因為她想救我。』

『她到底在哪裡﹖』

『殺了我。』

『她到底在哪裡﹖﹗』




我們兩人默然地看着對方﹐我試圖看進她心裡﹐但她的眼神是空白的。

我再度撥了手機﹐一樣在不知名的遠方響起。

我仔細傾聽﹐似乎有回聲﹐這裡會有回聲的地方似乎只有......

我伸手往頭部和背後摸摸﹐手指的觸感傳來一點黏膩乾澀﹐挾帶點鹹味。我一口氣吹熄所有蠟燭﹐將蠟燭全部拿下來﹐放得遠遠的﹐『她已經死了﹐救不到你了﹐對吧﹖』

『你找她幹嘛﹖』

『我把她找出來﹐交給警方﹐不要讓她一直掛在那裡。』

『......一樓走廊盡頭的教室有梯子。』




我立即轉身跑向一樓﹐心頭一陣亂哄哄的。我知道裘月曲已經死了﹐天曉得她多久前就已經死了﹐但我好歹得去把她找出來﹐給她父母個交代﹐也讓陶楓詞得到制裁﹐人生重新開始。

雖然這事我不說也沒有人知道﹐但讓陶楓詞就這樣活下來、繼續生活﹐她會跟死了沒兩樣﹐我得讓她真正的重新活過來。

我衝向一樓走廊盡頭教室拿出梯子﹐梯子不高﹐幾乎沒半層樓高﹐我正苦惱時﹐看到綁着繩索的天花板橫梁﹐我決定走橫梁過去。首先我在二樓從梯子攀爬上橫梁﹐用繩索上的繩套甩了好幾次﹐好不容易套住橫梁上的一個鐵掛鉤。我將繩子綁在二樓橫欄﹐順着繩子攀爬上去。

我並不勇敢﹐更談不上猛﹐二樓這點高度﹐已經讓我的雙腳微微顫抖﹐唇齒打顫﹐猛吞口水。渾身上下幾處傷口加起來的劇痛﹐此時透過緊繃的肌肉收縮﹐讓我痛到神經的最深處。雖然如此﹐我還是不能退縮﹐之前行動算快的我﹐在繩索上卻是用龜速前進。

雖然把蠟燭放離她很近﹐以防止她輕舉妄動﹐但她目前還是處於死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心態﹐我不能掉以輕心。我總有預感﹐她不可能在那裡給我乖乖待着﹐我最好動作快﹐趕快解了繩子將裘月曲放下去。我想回頭看看她在幹嘛﹐但我根本沒膽子回頭﹐怕稍微動一下就摔下去了。

好不容易爬上去後﹐我再度撥了手機﹐鈴聲似乎還是從遙遠的地方傳來。

算了﹐本來冀望鈴聲會從其中一個銀色人型吊飾傳出﹐這樣就可以判斷哪個裡面包着裘月曲了﹐不過既然手機沒跟着她﹐那我把繩子解開﹐全部的銀色人型吊飾一起掉下去吧。




砰砰砰砰砰﹗

吊飾掉到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響﹐我小心翼翼地攀下繩索......

......而陶楓詞正在弄斷我的繩子﹗




雖然把蠟燭放離她很近﹐以防止她輕舉妄動﹐但她目前還是處於死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心態﹐我不能掉以輕心。

我還來不及慘叫﹐已經從兩層樓的高度在半空中摔落。雖然下面有銀色人型吊飾墊底﹐但腰背還蠻痛的。

我心裡不禁難過、生氣起來。她這麼討厭我嗎﹖竟然這麼狠心對我﹐在背後砍斷繩索﹐讓我就這樣摔下去。想到這裡﹐我的眼眶悄悄熱了起來。

我定了定神﹐略微抹了下眼角﹐確定眼淚沒掉下來。




砰轟﹗




危機的紅光炸開了無際的陰暗﹐二樓走廊和雕刻教室﹐瞬間陷入火海。

照理來講﹐燒得這麼大之前﹐應該會聞到煙味的﹐但什麼也沒聞到就瞬間燒起來了﹐聽剛剛那聲音﹐大概是炸藥之類的。




可惡﹗




火燒得這麼大﹐實在無法上樓﹐我急忙衝去找廁所想淋水﹐卻發現廁所被鎖起來了﹐大概是怕可疑人士躲在裡面﹐畢竟我們大學是開放式的。

淋水......




我立刻衝向走廊另一端的大門﹐這時候我心裡用力祈禱雨還是繼續下得很大。

我推開大門跑出去﹐該死的雨竟然停了﹐我衝向隔壁棟﹐附屬於戲劇系的劇院外的廁所﹐口袋裡的手機發出電池快沒電的嗶嗶聲﹐我即時反應過來﹐撥了119。

從劇院跑出來時﹐我已經渾身濕透﹐急忙跑回藝術會館﹐沒想到因為時間已晚﹐保全系統竟然自動上鎖﹐再也進不去了。

這簡直就是天助她也﹐自殺掛了保證﹗




不過我還沒死心﹐四下張望﹐我看見附近垃圾桶裡有把破雨傘。我將淋着臭酸的優格與三明治碎屑的紅雨傘抽出﹐如我所料﹐只是支架開花﹐中間的骨幹還是好好的。

我使盡全力抓起雨傘用力撞大門上玻璃的角落﹐記得電影裡好像是這樣演的﹐據說角落比較容易破。雨傘骨幹畢竟不怎麼堅固﹐幾乎是把骨幹撞折了才敲出了些許裂痕。

用力過度讓我的左右手臂麻疼起來﹐看着手臂上隱隱冒出比之前更艷麗的紅﹐顯然傷口又緩緩裂開了。要不是這種緊要關頭我無瑕去感受﹐不然平常的我早就痛到無法拿東西了。

濃煙不斷從數扇窗戶竄出﹐在二樓的火舌更是貪婪肆意地舔舐、鯨吞着整棟大樓﹐但在確定結果之前﹐只要有一絲希望﹐我不想放棄。

在骨幹斷成兩半的同時﹐玻璃終於被我撞碎了﹐我急忙衝進去。不停冒出的濃煙嗆得我眼淚直流﹐雖然我事先已撕開濕透的外衣一部份綁在臉上﹐掩住口鼻。

如果我沒估計錯誤﹐她應該會在雕刻教室﹐畢竟那裡存放着她心愛的雕像啊﹐雖然已被我毀掉一半了。

在我踩着被火燒得搖搖欲墜的樓梯往上爬後﹐我的頭髮已被高溫烤得蜷曲。我跑向雕刻教室﹐在火光中﹐她緊緊摟着那雕像﹐或者是說那雕像裡的游凜夢緊緊摟着她。一條繩子綁在游凜夢手上﹐繩子繞過粱柱上的繩結﹐另一端套在她的脖子上。




抱緊我吧。




她的手動了動﹐游凜夢的手就緊緊地摟住了她的腰。

然後靜止不動﹐一切。

除了我後方的一座巨型男子石膏像﹐大概是教授的示範作。

磅﹗




根據消防隊員的說詞﹐我是從二樓的窗戶掉到會館外的草坪上的﹐而且我似乎是被推下去的﹐因為他們都看見了﹐我身後的火光映出了個人影。

那是一座巨型男子石膏像﹐我說。

我的背後﹐留有一對帶有餘溫的石膏粉掌印。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citygirl » 週二 11月 20, 2007 6:27 pm

【室友】




大海裡迴蕩着沉穩的呼吸﹐白白豬在此睡眠着﹐海上一塊凸起。

雪穴中層疊着一貫的寧靜﹐赤蠍星球冒着瘴氣﹐地上一片狼藉。

每晚關燈入睡後﹐房門似乎都會悄悄地被推開。

每天早晨起來後﹐枕頭和我背後的床鋪總微濕。

坐在電腦前上網﹐隔壁房一直傳來電磁通訊聲。

沒有人跟我說話﹐但我並不孤獨。

手機此時響起﹐陌生的號碼。




『喂~請問你是姚雪賦嗎﹖』

『是。』

『我看到你貼出來的租屋廣告﹐所以打電話過來問問。』

『喔。』

『我可以過來看看嗎﹖』

『可。』

『我依照地址找到了這裡﹐現在就在門外﹐方便讓我進來看看嗎﹖』

『嗯。』




我打開大門﹐一個身形清瘦﹐綁着雙馬尾的女孩﹐微笑着與我握手。

進來轉了幾圈後﹐『只有你一個嗎﹖』

『對。』

『看起來不錯﹐我下個月搬進來可以嗎﹖』

『好。』

『那就請多多指教了。』

她腳步輕快地走下樓梯﹐幾步後突然回頭。

『對了﹐我的習慣跟個性上可能會有點奇怪﹐希望你不要介意喔。』

『沒問題。』

她離開時﹐我默默凝視着她的影子。




你說...奇怪...嗎﹖那沒什麼﹐奇怪的事﹐奇怪的人﹐可多着呢。

況且﹐我也不見得正常到哪裡去呢﹐呵呵。

手機再度響起﹐又是個陌生的號碼。

可能也是個奇怪的人吧。




深紅的夕陽照着楓紅色的公寓﹐將之染成更深的紅﹐牆壁像要滲出血似的。

公寓的大門﹐永遠敞開着。

歡迎你們﹐室友。

歡迎回來﹐室友。




(全文完)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無望 » 週三 11月 21, 2007 10:34 pm

食畢。

那石膏...難不成是中國廚藝訓練學院逃出來的石人!?

好,我承認很冷。 囧

這個結局怎讓我覺得故事其實有第二種版本?

就是大家全部都是被姚雪賦所殺,只不過她在腦海中勾畫出的劇本產生了這個故事。(意思就是說,故事中所看到的是她的意象世界,而真正的世界則是最後一篇所描繪的景象...(黑化加壞掉))

另外,最後面的兩句話我覺得很有感覺(笑)

好了,恭喜西提姐又完成一部小說!(鼓掌)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citygirl » 週四 11月 22, 2007 1:12 pm

呃﹐需要我清楚點提示嗎﹖‘帶有餘溫’的石膏手掌印哦......(笑)
石人﹖裡面只有十八銅人、木人巷﹐沒有石人呀~
無望難道你有讀心術﹖(驚)我心裡本來構思的就很像是你所謂的第二個版本。大概
是因為活下來的、似乎正常的只有姚雪賦吧﹐外加結尾幾句給人的戰慄﹐才會有她
殺了大家的感覺。

不過看來無望果然是雛見澤症患者~

謝謝無望拜讀~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文章citygirl » 週四 11月 22, 2007 2:02 pm

最後發表一點感想。

當初寫之前﹐我心中的感情是很澎湃的﹐好多好多想法想倒出來﹐希望在完成這部
後寫出來﹐但因為時間拖太久﹐導致真的寫完時我反而無話可說。

就在今年八月底﹐我與其他三位室友﹐也就是故事裡的詞、詩、曲﹐搬出一起住了
兩年的公寓了。其實曲在去年十二月底就因提早畢業而離開了﹐而其他兩位則在今
年六月畢業﹐我呢﹐繼續蹲大學的苦窯。

雖說住在一起兩年﹐但其實我們已經認識四年了。其中我跟詩是高中認識的﹐但在
跟她住在一起之前﹐完全看不出來她會是這種人。有人不喜歡跟朋友住﹐寧可跟陌
生人住﹐大概是因為﹐有些人是好人﹐但生活習慣很差勁﹐一旦住在一起﹐朋友都
變敵人。

住在一起兩年﹐彼此如此迥異的個性﹐製造出有趣的故事﹐不寫下來實在是可惜﹐
所以這部在我腦中醞釀了半年以上的作品﹐就這樣被寫出來了。

除了故事主幹顯然不是真正發生的事情外﹐參與其中的眾人一些生活細節、習慣﹐
我企圖讓讀者雖然看不到人﹐但可以從生活細節、習慣﹐了解到她們﹐當然這其中
也隱喻了一些我內心的想法﹐特別是對於友情與愛情的取捨﹐以及大家都不在﹐只
有我一個﹔在很冷的外面上課都沒認識別人﹐只有回到有暖爐(是我的)的家跟室友
講話時﹐才覺得渾身暖了起來﹐這樣的感受。

我內心層層的陰霾、種種的壓力、內心的矛盾、積壓的憤怒、黑暗的思想、痛苦的
過去、另一個自己、精神的萎靡、悲哀的心魂、早熟的滄桑、不住的孤獨、鎖緊的
心結、沸騰的血淚、猜疑的凝重、苦澀的呼吸﹐讓我常常捂住耳朵﹐不讓自己傾聽
內心可怕如魔鬼般的瘋狂嘶吼﹐心靈的重量、靈魂的濃度、怨毒的晦暗﹐如果沒有
每天談話的對象﹐如室友般﹐如眾網友般﹔如果我是一個人﹐那我可能就像故事中
寂寞到發狂的自己﹐最後終於忍不住殺了大家﹐在心裡殺﹐千千萬萬次﹐卻始終殺
不了自己。

而沒有人可以殺的時候﹐我就殺自己﹐在心裡。

天曉得我怨恨了自己一輩子﹐卻只是在與你們各位、以及室友、周遭的人們互動時﹐
能就如此簡單地忘得一乾二淨。

所以我一個人時﹐我都希望是沉睡的時候﹐這樣我就不會想起來﹐我只是一個人。


我可以奢侈的祈求﹐不管有沒有人實際在我身邊﹐但我不會孤獨寂寞﹐我會是有人
在等我、想我、記得我的嗎﹖

在我的心境上﹐我是把大家都放在心室裡各自一個位子上﹐就好像在我身邊﹐就好
像都是我的室友的。

當所有人都離開我的時候﹐當我離開所有人的時候﹐我回頭看看﹐背後總是你們一
大群人的影子﹐留在原地。

這樣一路寫下來好像跟本故事沒有關係﹐但這些思緒是跟這故事連在一起的。

總有一天﹐我會戒掉寂寞﹐忘記寂寞的存在。

然後﹐就只會有我而已。

謝謝拜讀。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