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殺手八十一(2008-11/16更新)連載倒數計時中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無望 » 週三 10月 31, 2007 11:03 pm

是的,是可以沒錯,如果以驚嘆的角度而言。(笑)

不過超強兩字......過獎了,在板上還有許多比我更強的,我只不過是個「小隻」的。

而且對他們來說,我也算是新手。

所以,一起努力吧(笑)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月隱無殤 » 週五 11月 02, 2007 3:15 pm

新生殺手八十一(八)



回來後...
我依照東方給我的地址找到了他...

一間充滿了刀光的房間,房間內只有我跟東方。

「這年頭,專門用刀殺人的殺手越來越少。」東方感慨的說著。
「當年呀,二十九軍的大刀對讓鬼子們聞風喪膽的事蹟,你聽過吧?」
「聽過,記得。」我看著著東方帶來的那把大刀…

八年抗戰中,最讓人津津樂道的莫過於二十九軍的大刀隊,當年日軍精密武器橫掃中國,不過聽到大刀隊日軍就聞風喪膽,可見大刀隊的驍勇善戰,如今七十七年年前的大刀在房間重現,兩百把大刀一子排開,斑駁的刀面,鏽蝕的刀鋒,在在顯示戰爭的殘酷與悲壯的歷史一九三七年蘆溝橋七七事變開始,日軍全面侵華長達八年,數百場浴血衛國的戰役中,對日軍最具殺傷力的國軍勁旅,以二十九軍第三十八師師長張自忠『寧為戰死鬼,不作亡國奴』的事績更是聞名中外,在二十九軍裡聞名的大刀隊,無論是夜襲、肉搏、步衝馬戰中、皆以此抗戰大刀為重要武器。

「很好,想當初呀…..」好一句想當初,一想想了快三個小時,
幸好,其中更加上了許多鄉間怪談與動作招式的筆劃,不然我真的會無聊到睡著。

「用刀殺人,不是一般人想的那麼容易的。」

「怎麼說?」

「嗯….,怎麼說?總之呀就是很難就對了!」

又一個小時過去,東方就是不說,用刀殺人有時麼難的?

搞不好為了要讓我覺得付了一大筆錢,有「物超所值」的感覺,才胡亂瞎掰的吧?

之後,東方帶我到台北南勢角的一處廢棄工廠。

「用刀者,只求兩件事,快跟準!因為他不能跟槍比呀,要知道,以後你要殺的對象,是距離在你伸手可即的範圍內,不快不能脫身,不準不能致命。知道嗎?」

東方一邊說,一邊在一塊大木板上畫好了一個人型,之後,他把筆交給我。
「去,畫出你認為人類致命傷的位置。」
「喔。」我接過筆,在人型圖案上的頭部、眉心、心臟、頸部動脈、腹部動脈、
下陰、各畫上一個圈。

「你這是畫什麼?」東方有點生氣。
「致命傷呀。」我疑惑他為何生氣?
「愚蠢!你那是開槍專用的致命傷,我要的是用刀砍的致命傷!」東方憤怒吶喊。
「我不知道,那你畫呀!」我把筆丟到他手上,幹!我知道還要你教。

東方把筆往地上一丟,用刀在人型圖案上刺了一個洞。
「只有這裡,才能真正做到殺人於無形,你過來。」

東方招了招手,我走過去。

「人的各大重要部位,都會潛意識保護住的。你看!」東方的手刀,
緩慢的往我的腹部刺過來,我下意識的一擋。

「你看是吧。」東方彎下腰,拿了兩片木板,用鐵釘釘了個大概。

「先湊合著用吧。」東方用線把木板掉高。
「剛剛那一刀,你知道是在啥位置上嗎?」
「不知道,在哪?」
「膏肓。」東方指了指我的背部的肩頰骨。「這塊骨頭下面。」
「那現在?」我接過東方遞過來的刀。
「現在用你的腦,想想如何用刀,刺進膏肓,刺進心臟!」
東方抽著煙,這是他給我的功課。
最後由 月隱無殤 於 週一 12月 03, 2007 12:41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刀!!!
借我兩把刀!!!
如果你有九把刀的話......
心如止水..佑國護民
月隱無殤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24, 2007 11:42 pm

文章月隱無殤 » 週六 12月 01, 2007 5:02 pm

新生殺手八十一(九)


在思考東方給我的課題時,我到了西門跟我說的廢棄工廠,
「用過槍吧?」西門拿出一把老舊的AK-47。

「咦?怎麼不是短槍?」我疑惑。

「短槍? 你要是想快點被抓到就用手槍吧…,子彈拿去啦!」
西門將彈夾交給我時,我兩眼直盯著他腰際的手槍。

西門無奈的搖了個頭說:
「你要知道,善用短槍的人,跟擅用長槍的人是有一段很大的差距的;
今天他可能在長槍上已經有一定的造詣,他才會開始學習短槍。
你看你,瘦不拉基的,長槍的後座力都會讓你再下一發就失了準頭,
更何況是短槍的爆發性的後座力?」

接著,西門拿起我的AK-47,擺出射擊的動作。
「身上有零錢嗎?」

「幹麻?要喝飲料嗎?」我拿出身上剩餘的三十七元

「擺在槍管上!」西門說「擺好,別還沒開槍就掉了。」

就醬,我開始在槍管上玩起類似跌跌樂的遊戲,
五分鐘後,才將三十七元的硬幣疊好;
不是我動作慢,只是因為煙抽了太兇,手抖的利害。

「你最好從現在開始戒煙。」西門說完,便開始朝遠在125公尺的靶紙上射擊,]

單發、點射、連射,每一發都落再靶心四周;
更誇張的是,槍管上的三十七元硬幣,一枚都沒掉下來。

「吶,等你練到這種程度,或許我會開始教你使用短槍。」
西門把槍丟到我手上,也把我的三十七元硬幣收到他的口袋。

「我出去買飲料,等一下回來後,你要將那隻布娃娃射下來。」

布娃娃?棍~~~我發誓,那是遠在超過我視力之外的一個……糊掉的點。

「嗯….那我的狙擊鏡呢?」我試探性的問著西門。
「狙擊鏡?」西門拋接著那三十七元硬幣,
冷笑著,
小聲的在我耳邊說著




「………………..等你要殺人時再給你」
最後由 月隱無殤 於 週二 12月 04, 2007 3:49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刀!!!
借我兩把刀!!!
如果你有九把刀的話......
心如止水..佑國護民
月隱無殤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24, 2007 11:42 pm

文章無望 » 週日 12月 02, 2007 1:31 am

比起前面幾章有明顯的進步,這裡給予鼓勵。

只是對於內容有兩點不太重要的疑問,可當作是雞蛋裡挑骨頭。

刀的攻擊方式是劈砍,而不是刺擊,刀並沒有利於刺擊的優勢,這點東方應該很清楚。

AK47是步槍,會有狙擊鏡嗎 囧a...

以上,請繼續保持,期待你的下一章喔~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文章月隱無殤 » 週一 12月 03, 2007 12:22 pm

暫時沒寫的原因有二
1.有關於武器的問題.跟槍枝同好會的人做功課....
2.用刀.用毒.爆破的問題...網路上找不到
只好找一些民間好友..例如..特戰隊拉...情報相關兵種的來詢問
第一次知道...殺手的題材真的不好寫...
3.鐵魂也會出現唷..呵呵
刀!!!
借我兩把刀!!!
如果你有九把刀的話......
心如止水..佑國護民
月隱無殤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24, 2007 11:42 pm

文章月隱無殤 » 週一 12月 03, 2007 1:20 pm

新生殺手八十一(十)

再經過長達13個小時又42分鐘的猛烈射擊後,
身上都是強烈的煙硝味,不知情的人,會以為我剛剛才放完一堆沖天泡。
來到南港的中央研究院的研究室內,已經晚上6點了。

「怎樣?沒睡飽?」南宮將咖啡端放在我面前。

「不是沒睡飽,是沒睡。」我起身去拿南宮研究室內的茶葉罐。

「你不喝咖啡呀?」南宮喝下剛剛給我的咖啡。

「我喝咖啡會心悸。」我回頭跟他笑了笑。

南宮是中央研究院的生物與微生物權威博士,
聽九十九說,他的毒藥,不是一般的神經毒,而是有數十種微生物製成的。
這不僅讓我想起五洲製藥的理念「先求不傷身體,再講求療效」,
只不過南宮的製藥理念是相反的「先講求一口斃命,再講求掩滅證據。」

「八十一,來看看我們家的『科學小飛俠』。」南宮打開電子顯微鏡。

再殺手界,因為南宮的頭銜,被人戲虐為「科學小飛俠」的管理人---南宮博士。

他自己也喜歡這樣稱呼自己。所以他調的毒藥,每一個都有科學小飛俠的名字。

「你先把書看完,然後在來做實驗。」南宮將一堆資料放在我手中。
「現在起,你的身份是我的助教,上課的地方就是教室。」

就醬子,一邊看著資料,一邊問,一邊聽著南宮再說著他的理想。

「希望發明一種吃下去會全身起火的毒藥,名子我都想好了,就叫『火鳥功』。」
南宮像孩子般開笑著。

真不愧是「南宮博士」。
刀!!!
借我兩把刀!!!
如果你有九把刀的話......
心如止水..佑國護民
月隱無殤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24, 2007 11:42 pm

文章影子 » 週一 12月 03, 2007 7:20 pm

月隱無殤 寫:新生殺手八十一(九)


在思考東方給我的課題時,我到了西門跟我說的廢棄工廠,
「用過槍吧?」西門拿出一把老舊的AK-47。

「咦?怎麼不是短槍?」我疑惑。

「短槍? 你要是想快點被抓到就用手槍吧…,子彈拿去啦!」
西門將彈夾交給我時,我兩眼直盯著他腰際的手槍。

西門無奈的搖了個頭說:
「你要知道,善用短槍的人,跟擅用長槍的人是有一段很大的差距的;
今天他可能在長槍上已經有一定的造詣,他才會開始學習短槍。
你看你,瘦不拉基的,長槍的後座力都會讓你再下一發就失了準頭,
更何況是長槍的爆發性的後座力?」

接著,西門拿起我的AK-47,擺出射擊的動作。
「身上有零錢嗎?」

「幹麻?要喝飲料嗎?」我拿出身上剩餘的三十七元

「擺在槍管上!」西門說「擺好,別還沒開槍就掉了。」

就醬,我開始在槍管上玩起類似跌跌樂的遊戲,
五分鐘後,才將三十七元的硬幣疊好;
不是我動作慢,只是因為煙抽了太兇,手抖的利害。

「你最好從現在開始戒煙。」西門說完,便開始朝遠在125公尺的靶紙上射擊,]

單發、點射、連射,每一發都落再靶心四周;
更誇張的是,槍管上的三十七元硬幣,一枚都沒掉下來。

「吶,等你練到這種程度,或許我會開始教你使用短槍。」
西門把槍丟到我手上,也把我的三十七元硬幣收到他的口袋。

「我出去買飲料,等一下回來後,你要將那隻布娃娃射下來。」

布娃娃?棍~~~我發誓,那是遠在超過我視力之外的一個……糊掉的點。

「嗯….那我的狙擊鏡呢?」我試探性的問著西門。
「狙擊鏡?」西門拋接著那三十七元硬幣,
冷笑著,
小聲的在我耳邊說著

「………………..等你要殺人時再給你」


有點小錯誤

西門無奈的搖了個頭說:
「你要知道,善用短槍的人,跟擅用長槍的人是有一段很大的差距的;
今天他可能在長槍上已經有一定的造詣,他才會開始學習短槍。
你看你,瘦不拉基的,長槍的後座力都會讓你再下一發就失了準頭,
更何況是長槍的爆發性的後座力?」

短槍才對吧

「先講求一口斃命,再講求掩滅證據」←很棒 可以成經典 哈
我會一直等 就算現在有人陪妳飛

我不會動搖 我會帶著微笑看妳飛

如果 妳不能振翅而飛了

我背妳 一輩子

但是 希望

不會 有這樣的痛 發生
影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13
註冊時間: 週五 6月 30, 2006 7:29 pm
來自: 你的背後

文章月隱無殤 » 週二 12月 04, 2007 3:48 pm

感恩呀...
給你飛吻一個...
不介意吧?
刀!!!
借我兩把刀!!!
如果你有九把刀的話......
心如止水..佑國護民
月隱無殤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24, 2007 11:42 pm

文章月隱無殤 » 週四 12月 06, 2007 4:52 pm

新生殺手八十一(十一)




爆竹工廠內,北門跟我說著炸藥的使用方式與歷史,

北門說:「火藥或名黑火藥,它在中國的戰爭、娛樂、建設方面都曾起了很大的作用,可是中國在發明火藥後並沒有好好研究,多用來鞭炮,
最後西方真正使用它,而威力強大是我們所不敵,
但從頭到尾那都是我們的發明,可惜沒有好好利用。
暫且不說這些,還是來說火藥的製作吧!
火藥是由硝 ( 硝酸鉀 )、硫、炭三個成份混合而成的。
而成熟時期的火藥三者成分比例差不多。
早在南北朝時就已發現硝遇赤熱的炭便會發生爆發性的燃燒。
早期也曾用馬兜鈴這一種藤本植物來製作,
作為替代炭的有機物 ( 不能能完全說是替代啦!因為有機物本來就含有炭)。
火藥在發明後經過一、兩百年才應用在軍事上,
出現了鐵火砲、火砲、震天雷等名詞。其中震天雷是用生鐵鑄成的,
其威力十分強大。而火藥在娛樂上也廣泛應用在日常生活中,
有人結婚時固然可喜可賀,但我最恨那霹靂啪啦的鞭炮聲。
也就是古時爆竹的進化版,(古時的爆竹是把竹子燃燒,因竹子有節,
燒時常發生炸聲,故稱爆竹。初期製藥火藥時,成分並沒有嚴格限定,
普遍的標準是硝石占75%、硫黃15%、炭10%),但有時是不加硝的,
聽起來真是好笑,這樣還能稱火藥嗎?但古人似乎不喜歡按照一定的比例,
也需要這種求變化的好奇心來發明許多東西不是嗎?
之後書中講到關於火藥的西傳,這和歷史比較相關,所以就不多講了。」

「阿你不喜歡爆竹的聲音,為什麼還要做這行?」我看著工廠內的大龍炮,
工人們正一捲一捲的為大龍炮上捲紙。

「我是不喜歡聲音,不是不喜歡報的感覺。」北門引我走到屋外,從工廠拿了一隻大龍炮。

「你看著呀。」只見北門右手抓著大龍炮,左手拿出剛剛在紙箱內的打火機,一把火點著引芯,不急不徐的丟了出去。

「你知道點鞭炮最刺激的是哪個時刻嗎?」北門望著大龍炮呈現拋物線的落下方向。

「不知道。」我的雙手正準備摀上耳朵之前給他一個回答。

「等待爆炸的時候,最.刺.激。」北門抓住我的手,不讓我摀上耳朵。
只聽北門緩緩的數數「一、二、三。」

忽然「磅!」的一聲,大龍炮轟然的炸裂,振波將地皮掀起了一個直徑約一米的淺坑。

北門苦笑:「看來這一批的砲要重做了,不然國慶日是會死人的。」
刀!!!
借我兩把刀!!!
如果你有九把刀的話......
心如止水..佑國護民
月隱無殤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24, 2007 11:42 pm

文章yellowet » 週五 12月 07, 2007 10:06 pm

大大繼續加油喔!
期待你的小說喔!
yellowet
哈棒國奴隸
 
文章: 12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29, 2007 11:40 pm
來自: 陰莖森林!

文章月隱無殤 » 週六 12月 08, 2007 4:49 pm

新生殺手八十一(十二)


在經過一段不算短的時間特訓中,
慢慢的從交談中了解了四位老師的習性,
東方雖然是退休了,但是仍然滿心的嚮往之前的殺手生活;
當然,這跟他自己的制約是有很大的關聯。

「當初要不是我師父催急了,不然我也不會隨口就說出那麼容易的制約!」
東方忿忿不停的講著。

我記得那是在我的第18堂刀法課上聽到的,東方說,當初殺人只為了養家糊口,
七十年前,台灣人民的生活並不是多好過,大家都是省吃減用的,只為了讓家裡的人有下一頓飯吃。

「那時候呀,小孩要去唸書,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呀….」東方喝著老人茶,
彷彿訴說著昨天才發生的故事。

「當年,就我們六個兄弟姊妹,我爸爸在山上砍材做生意,你知道流籠嗎?
那是在深山運送木頭的器具,從一個山頭運到一個山頭;在那個年代,
沒有那麼注重安全的,人命根本是一文不值。」

「有一次,我最小的妹妹出生了,我爸爸為了趕回來看我媽媽,
坐上運送用的流籠,從山頂直奔至山下,但是那天山谷風大,一吹,
就把我爸吹到山下,再也沒回家了,
而我小妹就這樣成了家中唯一沒親眼看過父親的人。」

「民國三十五年,家裡實在太窮了,為了讓弟弟妹妹吃頓好的,
我跑到隔壁村偷了隻雞,那一晚是我們家最好的夜晚,聽我母親說,
他從小沒吃過肉,最好也只吃過白米飯而以,當時我就發誓,
長大一定要賺大錢給媽媽跟家人過好日子。」

「過了沒多久,媽媽病了,為了給他補身子,我又到隔壁村偷雞,
但這次沒那麼好命了,隔壁村的人跟著我後面回來,跟我媽討錢,
家裡窮,沒錢給,我差點被村人打死,我媽撲身過來救我,
結果被棒子打到腦袋,腦溢血死了。」

「接著,村人翻箱倒櫃的拿走我們家裡還算值錢的事物,
兩個妹妹那時才五、六歲,五、六歲耶,被拖到我媽的大床上輪流姦淫,
兩個妹妹出來時,大腿都是血,那時我什麼都不懂,只以為被人打倒流血,
我不顧自己身上傷痕累累,直撲到兩個妹妹的身上,一直喊不要打;
二弟跟五弟看到妹妹跟姐姐被欺負,怒不可抑,
一傢伙就衝過去,結果二弟剛好撞上一個村人的鐮刀,當場掛點。」

「村人們見出了人命,紛紛逃走,我就跟個其他的弟妹在家裡,
看著媽媽跟二弟的屍體,哭了兩三天,後來兩個妹妹可能因為驚嚇與悲傷過度,三天後也走了,拖起他們的屍體,發現她們的下體還在流血,都三天了還在流,不知道那群狗娘養的對兩個妹妹幹了啥好事,我跟五弟又哭了一陣,
後來心一狠,堀了個坑,把我死去的媽媽跟弟弟與妹妹都埋了,
跑去警局報警,誰知道這一報,把我最後的弟弟跟妹妹害死了。」

東方說完老淚縱橫,我也聽了於心不忍,心想,這也太扯吧?
這簡直就是被滅門嗎!

「你們沒有鄰居嗎?」我拿出面紙給東方,給他擦去眼淚鼻涕。

「哼!那是一群豬狗不如的畜生,我壓根就沒他當是我鄰居!」東方的雙眼
充滿了憤怒。

原來,東方報警後,警察就到隔壁村子抓人,誰知道,帶頭的是一位流氓,
勢力還很大,就把這事押了下來,但是為了怕東方再去報警,就買通警察,
以照顧五弟跟六妹為由,將他帶到隔壁村裡。

這時鄰居見東方孤身一人,便起了歹念,跑到隔壁村跟帶頭的流氓商量,
準備霸佔東方他家的土地;於是誘騙東方將房契交出來,東方那時年紀小,
只覺得鄰居真好心,便糊理糊塗的將房契交出去,鄰居見房契到手,
便誘騙東方去找他五弟跟六妹,
東方在隔壁村找到五弟跟六妹時,
他五弟已經被扁成一具全身淤青的屍體,
而才兩歲大的六妹,更被人用變態的手法姦淫至死,
看到這情形,東方再也哭不出來了。

「臭小鬼,再多嘴下一個就是你。」這是東方離開流氓頭子的村子時,
唯一聽到的一句話,


東方埋葬他五弟時,遇到了一個國軍老兵,
原來這國軍老兵再當兵前是個武僧,
聽到東方的遭遇,深感同情,便藉此收他為徒,傳授他一身武藝。

幾年後,剛好遇到「二二八事變」,東方跟著老兵學藝,略有小成;
有一晚東方跟老兵去買酒,回來後,又遇到之前的那幫流氓,
這次是因為「白色恐怖」所引發的省籍情節,雙方一言不合的打了起來,
混亂中,老兵徒手撂倒了七、八人,卻被人偷襲,一棒子敲到腦袋上,
腦漿都快流出來了,後來還是東方連拖帶爬的救走;
沒想到老兵撐不過三天,也走了。

老兵一死,東方更是氣到七竅生煙,當晚,東方馬不停蹄的趕路,
一人一刀的殺進村子,凡是他有印象的都殺,整個村子差點一夜死盡。

儘管如此,卻還是讓流氓頭子逃了,後來東方就當了殺手,也說出他的制約
「劈死那狗娘養的殺千刀後,我就不幹了!」

就在東方當殺手的第五十一年,在桃園的某官邸內,
用了一千刀,幹掉了他的宿敵!
最後由 月隱無殤 於 週六 12月 08, 2007 4:57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刀!!!
借我兩把刀!!!
如果你有九把刀的話......
心如止水..佑國護民
月隱無殤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24, 2007 11:42 pm

文章月隱無殤 » 週六 12月 08, 2007 4:54 pm

yellowet 寫:大大繼續加油喔!
期待你的小說喔!



我會加油的!!!!
刀!!!
借我兩把刀!!!
如果你有九把刀的話......
心如止水..佑國護民
月隱無殤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24, 2007 11:42 pm

文章殺手, G » 週六 12月 08, 2007 7:20 pm

東方好可憐啊
「不可試探上帝。」
殺手, G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02
註冊時間: 週四 10月 11, 2007 9:56 pm

文章月隱無殤 » 週日 12月 09, 2007 12:51 am

新生殺手八十一(十三)

聽完了東方的故事,覺得很怪,便問了一下東方。

「東方,你到底幾歲呀?」我充滿了疑問。

「呵呵!你猜呀,渾小子。」東方笑了笑的回答我。
然後過了三個禮拜,我就從東方的笑容中畢業了。

西門則是個不茍言笑的人,每次跟他上課,話都說不了一兩句,
其實是西門給我的課程,都讓我不得不專心。

還記得第一次的布娃娃射擊課嗎?到最後的十堂課,
除了傳說中的找瓶子遊戲,還多了該死的時間暫停課程。

所謂的時間暫停課程,就是保持射擊姿勢,停止呼吸長達三分鐘為限,
一開始是用膠布封住口鼻,然後在不斷的昏倒、人工呼吸、昏倒、人工呼吸,
搞得我差點想找個護士來「伴讀」,
就醬,我,八十一,最後以三分十七秒的成績通過。

我還記得西門跟我說他的事,那是我在完成他交代的找瓶子進化版「暫時停止呼吸」得事了。

西門當初還是聯考制度下的專科生,他自己說,那時的他,單純到個不行,
當時的有點像是個宅男,唯一的嗜好,就是玩模型。

在他就讀的專科在台南,附近就只有一家模型店,
當時模型店的老闆,跟西門很好,四海皆兄弟的大叔個性,
讓他的模型店幾乎天天都幾乎客滿。

「那時,為了多能買一罐膠,我就跟老闆的兒子變成了好朋友。」
西門蹲在地上,將玻璃瓶一瓶一瓶的放進手提包。

「老闆的兒子很乖,可惜交的朋友很壞。」
西門搖搖頭,似乎在為之後的故事嘆息。

話說老闆的乖兒子跟西門很熟,西門都管他叫「公子」,而公子就叫西門「小西」
在西門專三的那年,公子跟他朋友出了事,被警察抓了,
好像是結夥搶劫,老闆聽到消息後,動用了一切的關係,要讓兒子平安而退。
而那時的背景,被未成年被抓的時候,是先到少年科,再轉刑事組。
所以老闆第一件事就是先找少年科的科長關說。

老闆跟著立委,好話說盡,錢財散盡,終於把兒子從警局帶了回來,
臨走錢還不忘上演一齣全武行,將公子打的頭破血流,
被搶的受害者還拉著老闆好言相勸,「直說別打了、別打了,我不告了!」。

就這樣,老闆帶著被自己打得鼻青臉腫的兒子回家,後來還跟校方請了三天假,
給自己的寶貝兒子養傷。

「沒被抓去關就好啦,阿怎麼會出事?」我坐下來點了跟煙,反問西門。

「出事的不是公子,是老闆。」西門在地上壓熄了手中的煙。

「那天,出事的不只有公子,還有公子的一堆豬朋狗友;那群畜生,因為公子不顧他們而離開,而懷恨在心,就在保釋之後,就上門找公子理論。」

「那天,我跟老闆約好,要去看公子,在電話中,老闆說公子痛哭流涕,發誓不再讓老闆擔心,等他好了以後,一定乖乖唸書,聽老闆的話,不再跟那堆朋友在混在一起;老闆聽了很感動,想說兒子難得這麼懂事,怕他受了傷在家裡悶壞了,就問我要不要到他家陪陪公子,拿店裡的模型陪他組裝,事後還可以讓我帶回去。」

「那天一到店門口,就看到一群學生拿棍棒亂砸亂砍,店內的玻璃、模型,
全都砸個稀爛;老闆二話不說,三步並兩步的上前去,一把揪住了帶頭的學生,
天阿!直接抓頭撞玻璃,那學生當場昏死,老闆還抓著其他的學生,叫他們
留下姓名跟學號,要叫他們的父母來賠錢。」

「公子回學校後,在學校被人罵叛徒,又被其他的人父母數落,說不要帶壞他的小孩,公子很悶,回去又跟老闆講,希望老闆就不要要求他的朋友賠錢,老闆為了體恤公子,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啦。」

「誰知道哪群太保得了便宜還賣乖,不但兩次到老闆店裡砸場,在學校依然欺負公子,後來公子受不了,就轉學了;之後因為課業的關係,去模型店的機會也變少了,但是偶而還是聽到那群太保會去鬧事的消息。」

「過了3年,我要去當兵前,公子跟我說他交了女朋友,說到時結婚一定會請我,
我笑著他答應他,沒想到等我退伍回來,就接到他的喜帖。」

「我又回到模型店,雖然老舊,但是依然門庭若市;我見了老闆,打了聲招呼,
老闆就叫我自己上去,公子他跟他未婚妻一看到我,高興的不得了,說那麼久沒見了,硬是要我留下來吃飯。」
「那天公子喝多了,沒多久就被他未婚妻扶進房,我問老闆最近如何,
他說這陣子的生意不錯,兒子也很聽話,兒媳婦也很照顧他老人家,
一家三口常常有說有笑的,再加上那群太保沒來鬧,還過得去。」

「挖靠!過了五年了還在鬧唷,太不上道了吧。」我抓了抓頭,揉爛了煙盒往外丟。

「嗯~~~你就跟我當時的感受一樣。」西門蹲坐在我面前,點起了第七根煙。

「聽老闆說,那群太保並沒有一開始的囂張氣焰,只是在店外叫囂;
時間一久,能也膩了,人就漸漸不是一開始的那麼大陣仗了,
但是還是有幾個固定的基本成員;最近可能是覺得無聊吧,
好一陣子沒看到他們了。」

「老闆出事的時候,我剛好回到台北,公子在電話哭著說,那群太保,找了個
會開鎖的小混混,半夜闖進他們家,想要偷錢,被公子的未婚妻發現,老闆跟公子馬上衝下樓來,一陣扭打,老闆暈死過去了,滿臉是血,太保還放話說,下一個就是他了,不拿出個一百萬來,他們會跟公子沒完沒了。」

「公子見他爸爸在地上不停的抽續,叫他們讓開,好讓他送他爸去醫院;太保們見公子不肯答應,抓著他未婚妻,叫他拿一百萬來贖人,之後就閃了,公子一時左右為難,但人命關天,公子還是選擇將老闆送到醫院。」

「我第二天就馬上下去台南,拿著所有的積蓄,還動員了我的朋友,只湊到
三十萬,公子東乒西湊的也只有五十萬;這時卻因為老闆需要動緊急手術
,必須先繳六十萬的醫藥費,結果我跟公子商量了一下,決定先帶著二十萬,
並且報警抓那群太保。」

「到了約定的地方,不見那群太保,只見到一群人圍在一起,
原來是公子的未婚區被綁在樹上,全身赤裸,只見他羞憤的兩行淚水直流,
嘴巴又被塞了內褲,叫天天不應,見到公子,就暈了過去,公子連同警察將
他的未婚妻放下來,用警車以最快的速度送到醫院。」

「到了醫院,護士卻跑過來說公子的弟弟把錢拿走了,說是家裡有急用,等一等
再拿回來,不知道可不可以先繳費,不然不行進行手術。」

「公子一聽,慌了手腳,他說他沒弟弟呀?怎麼會這樣?原來是太保們拿趁亂
進老闆家裡,偷所有財物,還拿走戶口名簿,那時的戶口名簿,不是用電腦打的,還是在手寫的年代,帶頭的太保在上面用寫的,將自己名字填上去,往裝成公子的弟弟,所以護士看到戶口名簿,也不疑有他,就將六十萬交給他了;當晚,
老闆因為病情危急,經過急救後依然不治死亡,而公子在回去後,辦了老闆的後事,有天晚上出去買吃的,回來後發現未婚妻因為之前的事,羞憤上吊自殺,死前還穿著紅一紅褲,只留了一封書信,叫公子好好照顧自己,老闆跟她的仇,他會幫公子解決。」

「七天後,我接到了一通電話,就是那通電話,我才開始幹殺手的!」

第七天,公子打給西門,請他幫他問看看有沒有在賣槍的,
因為西門之前是在軍中當射擊隊的教官,公子想西門應該有門路,
西門先是好言相勸,後來變成一起行動;

過了三天,那群太保沒有一個人的頭是完整的,
全都是眉心一個洞,後腦一個窟簍的死去。

「公子呢?」我問著西門。


「他請我用我的手,幫他去陪老闆跟他未婚妻。」

西門,起身,呼吸,離去。
刀!!!
借我兩把刀!!!
如果你有九把刀的話......
心如止水..佑國護民
月隱無殤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24, 2007 11:42 pm

文章小矮人 » 週日 12月 09, 2007 10:43 pm

太屌了啦前輩!你已經有刀大5%的功力了啦,雖然才5%....但已經不是我們可以比的,在加油ㄟ,期待你會是下個九把刀。 8)
有些事,一萬年也不會改變
小矮人
哈棒國奴隸
 
文章: 9
註冊時間: 週三 11月 28, 2007 9:51 pm
來自: 火星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