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殺手八十一(2008-11/16更新)連載倒數計時中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昀仔 » 週一 12月 10, 2007 4:49 am

啊 還不錯呢ˇˇ
不過用軍用步槍練習打靶...感覺好遜喔(笑)

這篇的話我是覺得有點怪怪的@@
我不認為台灣人有狠心到視姦他未婚妻這麼久還不放下來的地步 但若是才剛綁上去 那理論上歹徒應該也逃不遠啊
醫院的行政程序也有點奇怪
手術的話先付保證金就可以進行了 保證金要多少我沒有概念(畢竟那是一個太遙遠的年代 84年以後健保就都有給付了XD) 但六十萬好像有點誇張(在血管裡裝支架 一隻也才二十萬啊@@)
但又急救又不動手術 那他老爸好像也沒多危急嘛XDDDD
重點是醫院的保證金都收現金嗎!?一口氣收六十萬?
那歹徒都不用搶銀行 搶醫院就好了啊XDDDDDD 一天有多少人要動手術啊囧
我是真的覺得拿著戶口名簿就可以把保證金領回來的護士可以回去吃自己了ˇˇ(話說回來也沒有什麼家務事會比老爸的命重要吧 理由有點牽強)

最後...你太看得起太保了
我所認識的太保全都是些沒什麼腦袋的傢伙啊XDDDDD(光速逃)

我也不認為身為軍人的人會有什麼特殊門路可以拿到槍耶@@
軍用槍嗎?被抓到會判死刑的吧=口=
軍人跟黑的...好像又沒什麼聽說的樣子~"~

唉唉 挑太多了 這是我自己整個無聊才當起認真魔人這樣
別太在意啦ˇˇ(拍肩)

期待後續唷!
圖檔
山田靫大神哪,讓我親你的腳趾吧!
頭像
昀仔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9
註冊時間: 週五 1月 07, 2005 8:27 pm
來自: 冷氣機濾網

文章月隱無殤 » 週一 12月 10, 2007 12:58 pm

關於以上的問題
說實話.我也覺得很誇張
但是這是真的故事
只不過稍微做了改編
除了西門殺人那一段是加進去的之外
其他的是我聽親戚說的鄉野傳聞
可能是勢力大
可以隻手遮天
也可能是鄉下人淳樸
太過於天真
所以才有這樣的問題
你的意見我會放在心理
有聽到問題
就要改
感恩
刀!!!
借我兩把刀!!!
如果你有九把刀的話......
心如止水..佑國護民
月隱無殤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24, 2007 11:42 pm

文章月隱無殤 » 週一 12月 10, 2007 1:00 pm

小矮人 寫:太屌了啦前輩!你已經有刀大5%的功力了啦,雖然才5%....但已經不是我們可以比的,在加油ㄟ,期待你會是下個九把刀。 8)


如同我的簽名檔說的
我希望能夠跟九把刀借兩把刀
畢竟還是生活在別人的創作角色
所以有些設定
寫起來挫挫的...
感恩~~~我會加油的
刀!!!
借我兩把刀!!!
如果你有九把刀的話......
心如止水..佑國護民
月隱無殤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24, 2007 11:42 pm

文章月隱無殤 » 週一 12月 17, 2007 7:57 pm

新生殺手八十一(十四)



聽過東方跟西門的故事之後,多多少少被這社會的黑暗面嚇到跟氣到,
原來,人命真的不值錢;原來,弱勢的字典中,沒有幸福。

東方跟西門當殺手的原因,都還算是情有可原的,不過跟南宮比起來,
就點得有點命苦了。

「我怎麼會當殺手的?家傳的呀。」南宮遞給我一杯烏龍茶。

「沒有呀,聽聽嗎,順便參考參考人生方向。」我喝了一口,靠!超燙的。

「這是要從我爺爺那代說起了…」南宮拿起一張泛舊的老照片回憶著…..


民國39年初,南宮僅任職於法務部的首席驗屍官;祖籍四川,因為擁有能辨識殺人手法與兇手特徵,在哪個年代,沒有像李昌鈺一樣的人才,所以刑事組跟法務部都很重視。

而殺手黃玲,則是殺手界的用毒高手,在幾次的行動中,黃玲跟政府特務合作,毒殺了一些達官貴要,當時對台灣來說,是很震驚的事件。
由於死者身分特殊,無一不是幫派成員,或是商賈首富,引起了黑兩道的高度重視,警方尋求南宮僅,希望他能抽絲剝繭,找出兇手是誰。

南宮僅憑著獨特的手法與眼光,發現死者所重之毒,均為微生物培養出來的一種菌,在明查暗訪下,找到了線索,但是為了識破了兇手的身分,在拘捕與調查的過程中,卻不幸吸入毒粉,在危急萬分之際,黃玲以血引毒,以命換命,在過程中,得知黃玲所殺的,全是當初中共派來特務,目的在癱瘓台灣的經濟中樞,
不知是命不該絕,還是南宮僅平常做事積了陰德,兩人居然大命不死,還從血液中培養出不畏毒的體質。

南宮僅在得知兇手並非一般兇心狠手辣,謀財害命之徒,放寬了心胸,更況眼前的殺手為了救他,拼上了命,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於公於私,對黃玲有了好感。

五年後的秋天,南宮僅跟黃琳結婚,生下了南宮恨,也就是南宮的父親。
而黃玲也就收手不幹殺手的生意了。

「南宮恨?那不是黑白郎君嗎?」我啞然失笑,直稱荒謬。


「那是因為我爸跟黃俊雄算是遠房親戚,黃俊雄才用他的名子創造出黑白郎君這個角色。」南宮見我不信,馬上從抽屜拿出他父親的照片。

不看還好,一看覺得他跟黑來郎君很像,由於照片是黑白的,南宮恨的臉一邊顏色比較深,一邊比較淺,就跟布袋戲的人偶漲得一模一樣。

「棍~~~真的假的,你爸長這樣唷?」我訝異的問著南宮。

南宮說。其實他爸的臉一邊黑一邊白;是因為有一次,黃玲整理房子時,
發現以前練毒的瓶子,心想嫁到南宮家,這東西記就丟了吧,結果不小心失手,
瓶子剛好掉在南宮恨的嬰兒床旁,藥水潑了南宮恨一身,就造成後來南宮恨的身體膚色,半黑半白的緣故。

「是唷,真他媽巧。」我拿起紅筆,幫著南宮批改他的學生作業。
「對了,你爺爺奶奶幹他取名『恨』呀?是真的討厭他嗎?」我突然想到這問題。

因為聽了東方跟西門的故事,多少了解了那時代的人文生活背景,那時台灣還是媒妁之言,很少自由戀愛結婚的,而且一個殺手,一個法務部菁英,結婚的時候,
南宮僅他家沒哇哇叫才怪!

「那是因為爺爺奶奶覺得相逢『恨』晚,所以才取名恨。」南宮跟我解釋。

原來,那時候的公務員,就跟金龜婿沒兩樣;黃玲的家人也是殺手世家,聽說用毒這門功夫,還是跟當初唐山過台灣的那票人學的,而自己練毒,則是跟小日本學的;而且黃玲的家人,因為前幾代都是當殺手,賺了錢都不太會揮霍,想讓自己的後代別再做這行業,到了黃玲這代,存的錢真的可以算是金山銀礦了;那時南宮僅不過是跟著政府遷台的公務人員,為人不但兩袖清風,財產更是兩手空空,
父母聽到對方有錢,也不介意了,這門親事就這麼順利的決定了。

後來,南宮恨還是違背了祖宗的意願,投身進入了殺手這個行業;南宮恨跟布袋戲的黑白郎君一樣,個性十分狂傲,再加上自行鑽研下毒手法及培養新的毒藥,令他在殺手界漸漸做上一個的位置,在戒嚴的那個年代,聽說殺自己的對象是「黑白煞」,就跟已經死了一樣,因為他的毒,是沒解藥的。

也許是個性懶散的關係,南宮恨的毒藥幾乎清一色都沒解藥,在哪個渾沌的年代,
買兇殺人是一種風氣,泛指黑道、富商、民意代表、國大,雇主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也沒見過哪個有勢力的人被人買兇做掉的。
「喔,後來呢?」我彷彿聽完一段近代殺手歷史。

「後來,就跟我媽結婚拉。」南宮說著,整理好桌面,又去沖了一杯咖啡。

「你爸個性那麼怪,你媽能忍受唷。」我有起身,想要再沖杯濃茶來喝,
呼~~最進真的睡眠不足。

「忍受的應該是我爸才對!」南宮笑了。

聽南宮說,他母親藍花鳳是個奇人,一生下來不畏百毒,小時後還會抓一些蝎子、無功的來吃,不但沒有中毒,身體一天比一天好,可能是他爸爸是個老苗子的關係。

有天,毒死天下人不償命的南宮恨失手了,因為對象是嚐百毒而不死的藍花鳳,
以南宮恨愛鑽牛角尖,倔梆子的個性,當然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下手,但是沒毒死人,倒是毒出了感情來,就這樣糊裡糊塗的生下南宮了。

「那你雙親還算是『不毒不相識』呀。」我笑了。

「給你教了那麼久,我還不知道你的全名耶,全世界都叫你南宮博士,你的真名叫啥呀?」我疑惑的看著南宮。

只見南宮撇過頭去,小聲的說:「告訴你可以,但是別笑唷,不然我毒死你!」

我連忙點頭,因為南宮用毒的手法,已經超過了南宮恨,要毒死一個人,根本跟呼吸一樣簡單!



只見南宮深呼吸,緩緩的道出了他的名子
「我叫,南宮丁丁!」
刀!!!
借我兩把刀!!!
如果你有九把刀的話......
心如止水..佑國護民
月隱無殤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24, 2007 11:42 pm

文章殺手, G » 週一 12月 17, 2007 9:06 pm

小時後還會抓一些蝎子、無功的來吃


無功 ---> 蜈蚣

只見南宮深呼吸,緩緩的道出了他的名子
「我叫,南宮丁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南宮丁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果然是個他媽的人才啊
最後由 殺手, G 於 週二 12月 18, 2007 9:12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不可試探上帝。」
殺手, G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02
註冊時間: 週四 10月 11, 2007 9:56 pm

文章殺手, G » 週一 12月 17, 2007 9:07 pm

果然是個他媽的人才啊
「不可試探上帝。」
殺手, G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02
註冊時間: 週四 10月 11, 2007 9:56 pm

文章昀仔 » 週一 12月 17, 2007 9:26 pm

右上角有個按鈕叫編輯
請善用之:)
下次別再留兩篇囉
圖檔
山田靫大神哪,讓我親你的腳趾吧!
頭像
昀仔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9
註冊時間: 週五 1月 07, 2005 8:27 pm
來自: 冷氣機濾網

文章月隱無殤 » 週二 12月 18, 2007 6:43 pm

新生殺手八十一(十五)



離開了南宮的房間時,我算是在鬼門關前走了一趟回來,畢竟「南宮丁丁」這名子的殺傷力實在太大,唯有停止呼吸加上快步離開才能脫身,不然,我一定會死在南宮丁丁的手上。


最後是北門的故事了,超簡短,根據北門的官方說法,他不承認他是殺手,
而用炸彈「炸人」,其實是不小心的結果,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之後,九十九跟我說,北門是因為在炸隧道時,不小心誤算炸藥的計量,
導致隧道坍塌 ,活埋了十五個同僚,為了扶養這十五同僚的家庭,
才不得不做殺手,而這件事,沒幾個人知道。

「沒幾個人知道?那你還告訴我?」我抽著煙問九十九。

「你為你是他的徒弟,你有知道的權利與負擔的義務。」九十九略有所指說。

原來北門除了十五個家庭的扶養,還有七個弟妹,其中老二還愛賭,搞的好多次
要變賣家產,而北門也義無反顧的幫助他二弟還債,這樣一來一往,北門雖然不斷的接單,但是十五個家庭的費用,跟他二弟的債務,壓的北門喘不過氣來。

「幹麻那的寵他二弟呀,抓起來教訓一頓就乖拉?」我聽了十分不解,以北門180公分,130公斤的體型,握起的拳頭,都快比我的人頭還大了,我不信有誰敢不聽他的「勸阻」。

「不可能,因為他二弟的左手,就被他炸斷的。」九十九點起了煙。

原來,北門在那次的意外中,除了活埋了15個同僚,還炸飛了他二弟的左手,
他二弟當年還是台大的大學生,只是為了暑假打零工,就跟北門一同進行工程,
結果一炸,不但炸斷了左手,也炸斷了他跟二弟以後的人生跟親情。

「北門的父母到現在還是不諒解他。」九十九土出最後一口煙,
彷彿不被原諒的是他,而不是北門。

後來我去問北門。


「北門,其實你可以撇下這一切不管就是了,又沒有人逼你這麼做。」

「你不懂,一開始我也是不情願,但是好不容易有一個目標了,你突然叫我放棄,
我反而會慌呀,而且,她們本來就都有美好的未來的,是我一時的疏忽,
我只恨我自己當時不小心,才造成這個局面。」

「那你原本的夢想呢?原本的目標呢?」

「沒有了。或許該說,我一開始就沒有夢想,我十八歲就進了工地,
到了二十六歲才當上工頭,那時只想做一輩子的工人,根本想那多。」
北門回頭看著我,咧著嘴笑著。

「所以你就一直這樣下去唷?」我繼續逼問。

「沒有呀,看哪天接了大一點的單,能一次處理最好嗎。至於我弟,唉~~~~,他今天這樣我也要負一半以上的責任拉,船到橋自然直拉。」

後來我又跟北門提到我搶銀行的錢可以給他,北門堅決不要,因為那不是他自己賺的,花別人的來贖罪,就沒意思了。

北門憨直,與逆來順受的個性,沒有人能說他不對,大家也只能惋惜而已。
刀!!!
借我兩把刀!!!
如果你有九把刀的話......
心如止水..佑國護民
月隱無殤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24, 2007 11:42 pm

文章殺手, G » 週二 12月 18, 2007 9:16 pm

應該說他是... 善良的北門嗎?

還有恕小的愚魯
請問要怎樣把發表過的文章刪掉呢?

話說回來
工頭怎麼會負責計算炸藥的用量呢
有點不太合邏輯阿
「不可試探上帝。」
殺手, G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02
註冊時間: 週四 10月 11, 2007 9:56 pm

文章月隱無殤 » 週三 12月 19, 2007 1:00 pm

殺手, G 寫:應該說他是... 善良的北門嗎?

還有恕小的愚魯
請問要怎樣把發表過的文章刪掉呢?

話說回來
工頭怎麼會負責計算炸藥的用量呢
有點不太合邏輯阿



北門:「就跟你說了不小心了嘛!」
刀!!!
借我兩把刀!!!
如果你有九把刀的話......
心如止水..佑國護民
月隱無殤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24, 2007 11:42 pm

文章月隱無殤 » 週六 12月 29, 2007 4:52 pm

新生殺手八十一(十六)

終於要開始殺人了!
九十九找我的時候,我還有點不敢相信。

那天晚上,九十九把單交到我手上。

「拿去,你要殺的對象是鬼道盟的二當家,叫義雄,自己小心了。」
九十九將一堆有關於義雄的資料放在我的桌上。

同時,在我身旁,東方、西門、南宮、北門,都聚在我身邊;每個人拿著一部分的資料閱讀著。

「我看呀,這傢伙的來頭不小,出入都保鑣,下手的時候要小心點呀。」東方看過資料跟我說。

「笨蛋!先毒昏他的小弟,在下手就好啦,小意思啦。」南宮拍拍我的肩膀。

「不要吵啦,那…這邊跟這邊,我先幫你畫好了制高點,到時候只要依照九十九幫你掌握好的時間表,下手肯定萬無一失」西門再地圖上畫了七到十個紅圈,還標注風向跟日光照射的角度。

「自己看,能用上的就用吧。」北門則是把一大袋的炸藥給我,沉默的用藍筆在地圖上畫下逃走的路線。

「我先把頭款匯到你的戸頭,至與手法,你自由發揮吧!」九十九說完後,招呼其他四位導師一同離開我的小房間。

我打開我的音響,聽著裡面為一一首的歌,一邊整理資料。

殺手殺人,跟醫生醫人一樣,都需要「望、聞、問、切」,
「望」指觀望、觀察;觀察你的對象,可下手的時間,及阻礙….等等,
「聞」指聽聞;對象是否有不同的仇家,遇上後是否要順手幹掉?
還是同一批買家所雇用的殺手,這個一定要注意,
不然就像之前不久才發生過的,「殺手互殺事件」一樣,
到最後沒殺到對方,反而被同一個雇主的殺手殺掉的悲劇。
「問」則是「聞」的後續工作,若有同一批殺手,是否要分工合作?
或是各自為政?身上要有記號否?誰接單?誰付錢?誰負責殺?誰負責逃?
若沒有同一掛的殺手,則「問」就比較單純,
只是單純的規劃出逃走路線、時間、換裝及突發狀況配套措施。
「切」則是下手的時間、方式、成功率的計算……等。


九十九跟我說,對象是黑道的,所以一定不能失手,下手也要不留痕跡,
因為鬼道盟的勢力十分龐大,一但失手,不但接單的殺手會被追殺,
連經濟人都一樣沒好下場,他要求我「務必」在得手後將屍體毀屍滅跡。

雖然這次是單純的殺人,可是,九十九的附加條件,
讓這次的行動變成了條件殺人。

因此,我用了三天的時間去觀察第一次的對象,發現義雄這個人真是狠,
聽說之前有個女的想要復仇,硬是被義雄抓去撞牆撞到死;
還有之前幫他老大拷問殺手,用釘子活活把人釘死;
而且到每個地方,前十五分鐘都有人到附近查看,不論是天台或是巷弄,
一有不對,當下就由手下通知,馬上更換目的地,
所以說,用刀刺、槍狙擊射殺的可能性已經刪除,
最多只能將這兩種方式當作配套措施。

之後又用了一天的時間規劃出殺人計畫,這天,南宮給我了很多意見,
包括裡面的一些行動細節,一一幫我提出,甚至幫我想出解決的方式。

最後一天,我去找九十九跟北門,詢問是否有其他的殺手進行作業?
與撤收作業的流程是否完善?經過一小時的會談後,
我就離開了我的房間,進行我的殺人計畫。

************************
每天下午1點,義雄會由小弟開車到他家接送,沿途會經過華中橋,
之後會直奔他的辦公室,到了下午5點,再由公司出發,一票人從吳興街,
直奔林森北路的酒店,一直到凌晨3到5點之間,才回到公司,
然後再由小弟接送他到他家。

下手的時間是凌晨!

於是我就開始進行了第一次的殺人。
刀!!!
借我兩把刀!!!
如果你有九把刀的話......
心如止水..佑國護民
月隱無殤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24, 2007 11:42 pm

文章殺手, G » 週六 12月 29, 2007 9:27 pm

終於有人要幫鐵塊和小恩報仇啦!
「不可試探上帝。」
殺手, G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02
註冊時間: 週四 10月 11, 2007 9:56 pm

文章Mr.細 » 週六 12月 29, 2007 10:31 pm

好熱血阿...

期待!!

加油!!

你已經有一把刀了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
沒有
沒有一件事是不重要的
頭像
Mr.細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76
註冊時間: 週日 5月 20, 2007 10:47 am
來自: 星爺他家對面(火星)

文章*-申公豹-* » 週日 12月 30, 2007 7:12 am

大推
泡妹不如泡麵 至少後者保證吃到

http://www.wretch.cc/blog/catoficetea
頭像
*-申公豹-*
哈棒國侍衛
 
文章: 381
註冊時間: 週三 8月 24, 2005 11:04 am

文章月隱無殤 » 週一 12月 31, 2007 10:35 am

新生殺手八十一(十七)
凌晨一點,我推著腳踏車上熱呼呼的肉粽,沿街叫賣。

「燒肉粽,燒~~~~肉粽!」一邊喊叫,一邊確認四周的環境,
也是在確認一次「望、聞、問、切」這四大工作原則。

到達之前,我已經賣掉了三台腳踏車的肉粽了。
這是東方教我的老方法,沿街叫賣,沿街觀察。

果不期然,接近凌晨三點的時候,義雄的手下開始巡邏了。
一如往常的從上至下,大面積的觀察。

「燒肉粽的,怎麼都最近都沒看過你?」一個叫阿呆的手下問著我。
「沒有啦,最近才出來走,經濟差,賺點生活費呀。」我笑著。
阿呆順口問,「是唷,肉粽一粒多少?」
「35元一粒啦,看你跟我有緣,一粒賣你20就好,買五送一唷。」
我打開鐵盒,讓肉粽的味道飄出來。
阿呆聞到肉粽的味道,吞了口口水,一口氣跟我買了10粒,我送了3粒。
「好吃再來買呀,阿你要不要碗跟甜辣醬?」
「阿你還有附甜辣醬唷?」
「有呀!服務要到家,生意才會好呀!」
我一邊完成將甜辣醬跟肉粽包好的動作,一邊跟阿呆聊天。
「大哥,阿這麼晚還在外面,生意做大唷,這麼晚還不睡?」
「沒有啦,我出來巡邏而已。」
「歐~~~你是社區的巡邏隊唷?」
「欸~~~對啦,算是這區的巡邏隊啦。」
「台灣政治真差,以前都不用巡邏。」
「對呀,動不動就出事,我們幾個兄弟已經巡了一個月了,幹!」阿呆超氣憤的,
看來這半夜巡邏的差事令阿呆反感。
過一下子,我就將包好一袋的肉粽,跟碗筷與甜辣醬,分成兩袋讓阿呆拿走。

「燒肉粽的,等一下好吃再跟你買唷。」阿呆臨走前跟我說了這句話。
「好呀,不然等一下我繞過去好了,我巡完這條街就過去。」
我順便問他在住在哪裡,等一下好繞過去賣。
「有沒有看到那白色的房子,就在前面啦,幹!真好吃。」阿呆已經開始吃了。
「好,等會見囉。」

過了十五分鐘,義雄的座車從巷口轉進來,我看差不多是時候了,就把腳踏車庭在轉角等。
「大仔,到了!」幫義雄開門的是一個叫阿布拉的人,槍不離身,
在鬼道盟中算是武鬥派的流氓。
「嗯!」義雄再車內回答了一下。
「附近沒事吧?」第二個出來的是駕駛阿康,跟阿布拉一樣,
是義雄專屬的貼身保鑣。
「沒事,不過附近有個賣燒肉粽的而已。」阿呆確實的將剛剛的事情
回報給阿康。

「燒~~~~肉粽,燒~~~~肉粽」,我叫賣著,聲音有小漸大,然後從轉角現身。

「站住!不要動!賣燒肉粽的!」阿布拉摸著腰際的槍,大聲的制止我繼續前進。

「我…..我….」我慌了手腳,一付不知所措的模樣。

「手舉高,離開你的腳踏車!」阿康已經拔槍對準我了。
當時我馬上舉高雙手,把腳踏車丟到路邊,
裝著肉粽的保溫蒸籠落一地,連水都打翻了,緩緩的流到車下。

「趴在牆上,不然我就開槍了。」阿布拉仗著自己的體型壯碩,
便要過來搜我的身。

這時,義雄也搖下車窗,從車窗裡跟阿康傳話,下了有問題,就直接幹掉的命令。
同時間,阿布拉跨過我的腳踏車,經過那一攤水,阿呆則是焦急的看著我,
彷彿怕被查出來,是他叫我來的。

「對不起,不要殺我,我只是賣肉粽的呀。」我把手伸進口袋,拿出所有的錢,
高舉過頭,保持著手舉高的姿勢。

「幹!就叫你不要動了。」阿布拉用槍拖做勢要打我的背。

「不然錢給你們,我馬上走,不要殺我,我真的只是個賣肉粽的呀!」
我把錢對著阿布拉的面前灑下,零錢散落一地,
還有幾枚五十元銅板滾到打翻的水上。

接著,阿布拉的頸動脈噴出了一道鮮血;而我的右手上,
則多了一把明晃晃的生魚片刀。


打翻的水這時也產生了變化,放出紫色的煙霧,阿呆察覺時,臉已經變成鐵灰色,
一動也不動了;阿康聽到滋滋的水聲時,背上已經插上我的那把生魚片刀,
只留一個刀柄在身外,義雄張大了嘴,吐出的不是尚未說出口的那個「幹」字,
而是我左手開槍後所留下的硝煙。

之後,我開著車,把所有人的屍體,連同我的腳踏車,開到我之前上班的殯儀館,
燒掉所有的屍體與證據,然後打給九十九。


嘟~~~~嘟~~~~嘟~~~~嘟,
「喂?」

「喂,九十九?」

「嗯!如何?」

「你可以匯尾款了。」
刀!!!
借我兩把刀!!!
如果你有九把刀的話......
心如止水..佑國護民
月隱無殤
哈棒國平民
 
文章: 6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24, 2007 11:42 pm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