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大黑店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Mr.細 » 週日 12月 23, 2007 1:30 pm

肚蟲的菜...

跟狐大的菜

有的比了....

一樣噁心...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
沒有
沒有一件事是不重要的
頭像
Mr.細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76
註冊時間: 週日 5月 20, 2007 10:47 am
來自: 星爺他家對面(火星)

文章日炎 » 週三 1月 02, 2008 12:32 pm

哈棒也是經典啊!

話說胡大這夜是哭搜小品的短篇集結啊!

還不錯笑。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1月 02, 2008 1:01 pm

不過有一點我要建議一下。

就是店裡的擺設可以多多少少描述一下;還有被耍的人內心話跟情緒描述也可以多一點。

場景描述多一點可以讓環境立體感比較大。

讀者的投入感也會比較強烈。

除此之外我是覺得都還算不錯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仙狐 » 週五 1月 04, 2008 7:19 pm

是的 感謝日炎大的指教 = ˇ =


話說回來....那位傳說中的肚蟲也是恐怖料理王 ?
最後由 仙狐 於 週五 1月 04, 2008 8:31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五 1月 04, 2008 7:20 pm

狐大歌詞創作--狐大很黑 ( 改編自牛仔很忙 )



詞:狐大
曲:周杰倫--牛仔很忙

叮鈴鈴鈴的風鈴 可愛皮卡丘圖印 貼著壁紙的牆壁 全是皮卡丘剪影
我用鈔票玩遊戲 玩大富翁遊戲 玩膩了還可以玩排七

我穿皮卡丘圍裙 配上黑框的眼鏡 手裡拿著計算機 要好好敲你一筆
如果你來黑店裡 一定要點東西 不然今天你走不出去


不用考慮了 不用考慮了 不用考慮不用考慮了 不用考慮了
什麼都一樣 隨便點一點 不管什麼都很昂貴的 你吃不起的

不用考慮了 不用考慮了 招牌有寫狐大黑店了 是你太笨了
坑錢呼喚我 黑店需要我 狐大很黑的 ( 皮卡 )



喔別對我看不起 開黑店很了不起 一年能賺進上億 還擁有員工福利
我冬天都開暖氣 夏天都吃剉冰 喔我的錢來自你錢包裡

來黑店要守規矩 每次食材都不一 想吃同一樣東西 就盡量討我歡心
不管你滿不滿意 點了就吃進去 不然我用十萬伏特電你 ( 皮卡 )


不用帶錢了 不用帶錢了 不用帶錢不用帶錢了 不用帶錢了
只要帶支票 隨便簽一簽 每天找錢我都找累了 手也很痠了

不用帶錢了 不用帶錢了 銀行沒錢可以先欠著 你來掃茅廁
坑錢呼喚我 黑店需要我 狐大很黑的

( 皮卡 )

不用帶錢了 不用帶錢了 不用帶錢不用帶錢了 不用帶錢了
只要帶支票 隨便簽一簽 每天找錢我都找累了 手也很痠了

不用帶錢了 不用帶錢了 銀行沒錢可以先欠著 你來掃茅廁
坑錢呼喚我 黑店需要我 狐大很黑的 ( 皮卡 )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日 1月 27, 2008 9:46 pm

嗶 ! 插播插播 !!

狐大黑店特別篇 !!

榮獲樹林中學96學年度合作教育盃「綠墨文藝獎」小說類 國中部 第02名 !
( 沒人第一喔 )



狐大黑店--最昂貴的報酬


「你好,狐大黑店外送。」
一個穿著黑色夾克,戴著黑框眼鏡的男人按著電鈴說道。
「來了。」屋主打開了門,「請問多少錢?」
「要你命披薩一份六千元、限時快遞服務一次兩千元、店長親自外送一次一萬三千元,總計兩萬一千元。」男人獅子大開口道。
「我沒那麼多現金。」屋主搔搔頭說。
「沒關係,支票我也收。」男人微笑道。
「好好好。」屋主從口袋裡拿出支票本,「給你三萬,不用找了。」
「早知道如此,我應該……」
「少來,你要是跟我說漲價我就掐死你。」屋主白了他一眼。
「不是啦。我開車來的耶。最近油價上漲,你也知道的嘛,從我那開到你這有好幾公里……」
「得了得了。」屋主搖搖手,「再多給你一萬加油費。」他又遞了張支票給他。
「謝啦!」男人給他一個飛吻,「歡迎下次再度光臨本黑店!」

從這裡跳下去,會死嗎?
她不斷目測著三樓與地面間的距離。
萬一沒死怎麼辦?
可是……算了,跳就跳吧。
她打開雙手,擺個大字型一躍而下……

啪!一條長的像鍊子的東西掉落在男人腳邊。
男人本來打開車門要進車子裡的,卻不得不抬頭一看。
這一看,他細胞死了好幾個。
有個女的居然跳了下來!
他一驚,把車門關上,飛身衝上前去接住那女的。
他滑壘過去,那女的則不偏不倚的落入他張開的手臂裡。
「你……」女子望了他一眼,隨後便暈了過去。
「喂喂!」男人搖搖她的肩,「怎麼搖不醒啊!」
現在是怎樣?他只是出來送個要你命披薩而已,怎麼反倒在路上接下了個從天而降的女生?
這這這……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女子跳樓沒死卻壓死賣肉粽的阿伯事件翻版吧?

女生慢慢的睜開了眼。
嚇!皮、皮卡丘!
不誇張,真的是皮卡丘。
牆壁上貼的壁紙、床單、被單、枕頭套、被子、地磚、門簾……總之放眼望去看到的都是皮卡丘。
這……她不是跳樓了嗎?
難不成天堂(或地獄)其實都是皮卡丘管轄的?
還是她是被皮卡丘綁架了?
「妳醒啦?」男人拉開門簾走了進來。
女生順著聲音來源往他看去,只見他……
一個穿著黑衣,戴著黑框眼鏡,看起來很帥的男人……穿著一件皮卡丘圍裙。
「你……我還活著?」女生愣愣的問。
「難道天堂會有那麼可愛的皮卡丘天使迎接妳嗎?」男人給她一抹微笑,「很可惜,妳跳下樓時被我接住了。所以沒意外的話妳應該是活著的。」
「可是……你是誰?」
「妳先回答我妳是誰吧,我想確認妳有沒有失憶。」
「我?我是韋茹依,今年十七歲,還在讀高中。」她自我介紹道。
「還在讀高中?」男人疑惑的挑起眉,「那為什麼要跳樓?」
「你不會懂啦。」韋茹依撇撇嘴,「對了,你還沒告訴我你是誰。」
「我是狐大黑店的店長狐大。」男人笑道。
「狐大黑店?」
「顧名思義就是狐大我所開的黑店。」他解釋著。
「開黑店是違法的吧?」韋茹依不解的問。
「才不是呢,我……」
叮鈴!掛在店門上的皮卡丘風鈴叮叮作響。
「有客人來了,我先出去一下。」狐大拍拍她的頭說。
「狐大!你在嗎?」外頭傳來一道女音。
「來了來了。」
「噗!哈哈哈!」對方傳來一陣大笑聲。
「孟尋,妳笑什麼?」狐大挑眉問著。
「每次看你穿這樣就很想笑啊。」女人笑道。
每次?這女人是他的什麼人啊?韋茹依在心裡問著。
「這是我的工作服咩。而且皮卡丘很好看啊。」狐大孩子氣的嘟嘴道。
「好,你很好看。」女人無奈的攤攤手,「我是來替同事拼業績的。」
同事?拼業績?
「喔?哪個部門的?」狐大從口袋裡掏出了本皮卡丘筆記本,「想要什麼情報?價格妳知道的。」
「我有一個同事接獲報案,有人說住在他家樓上的一個自己住又自己打工養自己的女生失蹤了,附近有人看到她跳樓,可是找不到屍體。」
狐大一聽愣住了,「真的假的?」
跳樓找不到屍體?該不會……
狐大無言的看著門簾後的房間。
該不會就是那個女生吧?
「怎麼了?有這方面的情報嗎?」
「問妳喔,如果找到這個女孩……呃,我是指如果她沒死的話,妳們會怎麼做呢?」
對啊,妳們會怎麼做呢?韋茹依也在心裡問著。
「怎麼做?你是指怎麼安排嗎?」女人疑惑的問,「當然是先請心理醫生評估她的心理有沒有問題,如果沒有就跟她講一些人為什麼活在世上的大道理,做個筆錄之後就放她回家啦。」她一派輕鬆的說著。
「好複雜啊。」狐大乾笑著,「目前還沒有消息,等我有了再通知妳。」他撒謊道。
好啊!做的好!韋茹依在心中歡呼著。
「好吧,那我先走了。」
「等一下!」狐大突然拉住她的手,「孟尋,沒消費就想走可不行喔。」他將她攔入懷中。
「那你想要怎樣?」女人給他一個笑容。
「我想要……」狐大嘿嘿的笑著。
不會吧!這叫狐大的男人原來是個變態?韋茹依在心裡驚呼。
「下次來時買隻皮卡丘給我,要正版的喔。」狐大說著便放開了她。
「我知道了。掰掰!」女人在他的臉頰上親吻一下。

「看來你很受女人歡迎嘛?」狐大進房間後,韋茹依語帶酸意的說著。
「妳都聽到啦?」狐大乾笑著,「我可是幫了妳耶。」
「那女的是警察?」她好奇的問。
「一個專門負責國際重大案件的刑警,特偵組的。」狐大回答道,還順手倒了杯茶給她。
「刑警居然跟黑店有勾結?難怪你說你沒違法。」她接過茶杯輕啜著。
「小妹妹,別管太多啊。」狐大依然笑著,「說吧,妳跳樓做什麼?」
「因為我想不開啊。」她理所當然道。
「是嗎?」狐大一臉不相信的樣子,「讓我來猜猜,妳會跳樓是因為妳是個孤兒,所以被同儕排擠取笑,然後又跟人不知道打什麼賭卻沒辦法做到所以才會想不開,是吧?」
「你怎麼知道?」韋茹依驚訝的問,「說!你怎麼知道?」
「妳會那麼激動代表我說對了,是吧?」狐大繼續笑著,「我還知道妳跟人打賭的內容喔。」
「你這個變態!」她大吼道,「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這還不簡單。」狐大聳聳肩說,「小妹妹,我都能提供情報給警察了,妳那點雞毛蒜皮的事我還查不出來嗎?」
「什麼叫雞毛蒜皮的小事?」她不服氣的說,「對我來說很嚴重好嗎?」
「喔?找個人來當妳男朋友有這麼困難嗎?」他嘻皮笑臉道。
「對你來說很簡單啊。」她白了他一眼,「你又不缺女人,當然會這樣想。」
「妳明天就要校慶了。妳打賭校慶時會帶男朋友去,不然妳就要替她們做任何事。而現在離明天只剩五個小時,妳要去哪找男朋友?」
「我怎麼知道。」她嘟起嘴來,「都你啦,讓我死一死不是很好,沒事那麼好心救我幹嘛?」
「死?」狐大笑看著她,「妳真以為從三樓跳下來能死到哪?沒死會終身殘廢喔,下半身會癱瘓連走都不能走。當然最慘的是如果下面剛好有個硬物還什麼的,妳還會毀容喔。」
「你是在恐嚇我嗎?」她沒好氣的看著他,「還不快幫我想辦法。」
「我為什麼要幫妳?」
「你如果不幫我,我就……」她拿走床頭櫃上的一隻皮卡丘娃娃,手比著槍的姿勢對著它的太陽穴,「你不幫我我就斃了它喔!」現在換她恐嚇他了。
「好樣的妳,居然抓我的皮卡丘當人質!」狐大大叫著。
「哼哼,想救它的話就幫我啊。」她得意的笑道。
「妳要我怎麼幫妳?」
「你認識的人很多吧?隨便幫我物色一個長的好看的充當我男朋友一天啊。」
「妳是要我去牛郎店幫妳包一個回來喔。」狐大苦笑道,「我有一個更快的方法妳要不要試試?」
「什麼方法?」
「只要是帥哥就行了吧?那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囉……」
「你該不會是要我……選你當男朋友?」她呆愣的望著他。
「為什麼不?我有把握我的長相不輸給任何一個牛郎。」狐大自豪的一笑。
「可是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他瞇眸問著。
他這大帥哥都願意下海陪她一天了,她還在可是什麼?
「可是你是變態耶。」她小聲的說著。
變態?「妳到底要還是不要?」
「……好啦好啦,我要就是了!」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日 1月 27, 2008 9:47 pm

今天是某叉高中的校慶。
有人很不爽的站在校門口看著手錶恨不得把手錶拆了。
他是怎樣!叫她先來他等下再來,現在都已經開放外賓入內參觀了他卻還沒來。
他該不會是騙她的吧?
該死的該死的,她也不知道要怎麼連絡到他,怎麼辦?
「唉呦,我還在想那個站在校門口望春風的壁花是誰呢,不就是那位跟我們打賭說她有一個帥哥男朋友的韋茹依嗎?」她身後突然傳來一句惡毒的話語。
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啊……
韋茹依回頭看去,開口說話的是她們班的大姊頭,林碧珠。
林碧珠有著一頭咖啡色的波浪長髮,活像個千金小姐似的。
「妳們瞧瞧,她這副衰樣超像壁花的!」林碧珠狠毒的說著,還不忘大笑。
而她身後的跟班們也都鄙夷的笑著。
「誰說的,我男朋友只是還沒來而已!」韋茹依反駁道。
「哈哈,是喔,我看妳根本就沒有男朋友吧!」她笑著從後頭拉了一個男的過來,「就算有,也比不上我的帥!」
「誰說的!我男朋友比妳男朋友帥一百倍!」韋茹依不服輸的說著。
「是嗎?那他人在哪?叫他出來啊!」林碧珠挑釁道。
「他……他等下就會來了!」
「好,我就等妳到中午!如果中午他沒來,妳就要願賭服輸!」林碧珠大笑著挽著男朋友走了。
韋茹依咬著牙,握緊了拳頭。
狐大,你沒來我就慘了!
然後你的皮卡丘也慘了!

中午了。
狐大還是沒有來。
韋茹依將桌子歸定位後,準備坐下來……
啪!一隻手用力的拍在她桌上。
「哈哈哈,妳男朋友沒來!」林碧珠心情特好的大笑著。
「我……」
「狐大黑店便當外送!」門口突然傳來一道爽朗的男音。
大伙兒回頭一望,只見一個穿黑夾克的黑框男手裡拎著個皮卡丘餐盒。
「便當外送?我們沒訂便當啊。」一個女同學納悶道。
「不是給妳們的。」男人朝那同學一笑,「抱歉啊,茹依,我來遲了。」
「狐大!」韋茹依高興的衝上前去。
呃……雖然她笑的很詭異。
她將狐大拉到一旁,「你該死了你,怎麼現在才來?」她在他旁邊小聲道。
狐大搖了搖手中的餐盒,「我做便當給妳吃啊。」
「做個便當可以從早上做到中午?」她懷疑的問。
「唉呦,代表我細心嘛。」狐大笑著把她拉進教室,「來來來,快吃。」
韋茹依白了他一眼,只好裝作甜蜜樣把他帶到自己的座位旁。
「他是妳男朋友?」林碧珠瞪大了眼說。
怎麼可能,她真的有男朋友!而且還比她的帥!
「當然是囉。」狐大笑咪咪的幫她打開餐盒,「茹依乖,嘗嘗我親手為妳做的便當。」他肉麻的說著。
這對林碧珠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嘛!
因為他不但長的帥,而且又體貼。反觀她自己的男朋友……
那傢伙居然還邊抽菸邊挖鼻屎!
「好好吃。」韋茹依吃的津津有味的說,「對了,碧珠,願賭要服輸喔。」她不忘提醒道。
「哼!我才沒那麼沒風度呢。」林碧珠冷哼一聲,「說吧,妳要我做什麼?」
「我要妳……」韋茹依很認真的想著。
喂喂,她該不會想用什麼惡毒的方式整人吧?狐大在心裡暗忖著。
「我要妳以後都不能欺負我、取笑我,或是跟我一樣沒父沒母的人。」她出人意料的說道。
「耶?」林碧珠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妳確定?」她不整她嗎?
「確定啊。」韋茹依點頭如搗蒜般,「狐大,這個便當真的很好吃耶。」
「我做的當然好吃啊。」狐大理所當然道。
「對了,妳知道要怎麼回黑店吧?我等下有事情。」他在她耳邊小聲說著。
「嗯嗯嗯。」她咬著菜點點頭。

「老闆,給我一杯百香果冰沙。」林碧珠口氣極差的說。
什麼嘛,那韋茹依居然那麼囂張,帶了個比她的還要帥的男朋友。
真是該死!
「來囉,一杯五百。」老闆低著頭說。
「五百?你去搶比較快吧!」林碧珠驚呼道。
只見那老闆慢慢的抬起頭,「嗨!」他朝她揮揮手。
「你不是韋茹依的男朋友嗎?怎麼在這裡?」她大叫著。
「等妳囉。」狐大無所謂的笑著。
「等我?等我做什麼?」
「等妳真的願意真心接納茹依當妳的朋友。」狐大手撐著頭道。
「永遠不可能!」她朝他暴吼,「這杯冰沙我不要了!」她轉身就走。
「沒關係,妳會願意的。」狐大神秘的笑著,「老闆,謝謝啦!我走囉!」他朝飲料店本來的老闆揮手道。

「妳願意了嗎?」狐大面帶笑容說著。
「你!」怎麼買個髮夾都遇到他!

「願意了嗎?」狐大手拿著個蛋捲冰淇淋說。
「不可能!你什麼時候又變成麥當勞的工讀生了!」

「願意嗎?」狐大朝她揮揮手。
「你你你……你怎麼知道我會來這間網咖!」

「呼呼……變態啊……」林碧珠喘氣道。
怎麼可能,為什麼到哪裡都遇的到他?
他是變態跟蹤狂嗎?
等妳真的願意真心接納茹依當妳的朋友……
她突然想起他的這句話。
「什麼跟什麼嘛。」她踢著一旁的電線桿說,「我才不要跟她做朋友!」
狐大在她身後的電線桿後苦笑著。
還真難纏啊。

林碧珠小心翼翼的走出家門。
昨天晚上之後她都沒再遇到那個男的,希望不會再遇到。
不然她會跑到發瘋。
確定沒有任何人在附近後,她拉開了自家的轎車門,「小陳,開車。」她吩咐司機道。
小陳沒有回答,也沒有發動出車子。
「怎麼了?開車啊。」
「妳還記得我嗎?」小陳慢慢的回頭。
嚇!又是他!
「你怎麼會在這!小陳呢!」林碧珠再次大叫道。
「就讓我充當幾個小時的小陳吧。」狐大傻笑著,「有沒有興趣跟我去兜兜風?」
「為什麼我要跟你去兜風?」
「反正妳今天放假嘛。」狐大聳聳肩道,「如何?妳忍心拒絕我這個帥哥嗎?」
「就算我說不要你也會硬載我走吧。」林碧珠白了他一眼。
「妳還真了解我啊。」狐大嘿嘿嘿的笑著。
林碧珠無奈的搖搖頭,「隨便你啦。要兜風就快點,你只有幾個小時的小陳可當。」
「遵命,大小姐。」

「你載我來加油站做什麼?你把我家的車開到沒油了?」林碧珠忍不住問道。
不是說要兜風嗎?來加油站做什麼?
「妳仔細看。」狐大比了比前方說著。
林碧珠順著他手比的方向望去,看見了一個正在替人加油的女工讀生。
她一頭長髮紥成馬尾,穿著加油站的工作衣忙碌的替客人加著油。
奇怪……怎麼好像在哪看過這個人?
「面熟吧?她就是茹依啦。」狐大解開她心裡的疑惑。
「韋茹依?她來加油站幹嘛?」
「打工賺生活費啊!不然妳以為她的錢都從哪來的?」
「喔,差點忘了她沒父沒母。」林碧珠冷哼一聲。
「妳覺得沒父沒母很可笑?」
「當然囉。像我,我爹地和我媽咪都是有錢人,我每天光躺著就有一堆零用錢了,用都用不完,哪需要打什麼工?」她自豪的笑著。
「是嗎?富裕總是有缺點的吧?」狐大如她一般笑著,「妳會煮飯嗎?會洗碗嗎?會打掃嗎?」
「我會那些要做什麼?讓傭人做就好啦。」
「如果妳沒常給妳的那些跟班零用錢,她們會願意跟隨妳嗎?」狐大一針見血的問。
「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林碧珠頓了一下。
「妳的朋友根本就都是用錢買來的。反觀茹依,她家附近的鄰居們發現她不見時,馬上急的就衝去報警了,妳的跟班會為妳這樣做嗎?就算在妳眼裡到加油站打工是件卑劣的事,但茹依還不是做的很開心?每個人的身世如何根本就不是重點,重要的是她的心態如何。妳根本就沒有一個知心的朋友,而茹依她是真心想跟妳做朋友,為什麼妳就不能接納她?」狐大丟了一大串的問號給她。
他今天一定要好好的教教她!
「可是我之前都一直欺負她啊!誰知道她是不是想藉機報復我!」
「她都不在乎了妳在乎什麼?她都願意放下一切了妳還在堅持什麼?在妳的眼裡她就那麼的下等嗎?」
「我又沒這樣說。」林碧珠撇撇嘴,「我只是……拉不下臉。」
「拉不下臉?」狐大不可置信的一笑,「有什麼好拉不下的?很簡單的!當她問妳時妳只要點點頭就好了!點一下就好了!」
「真的那麼簡單?」
「妳可以試試看。我先把妳載回去,妳明天試試看就知道我有沒有騙妳了。」
「好吧。對了,你真的是她男朋友?」
「不是。我的名字是狐大,狐大黑店的店長。」
「狐大黑店?」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日 1月 27, 2008 9:49 pm

「回家吧,以後要跟同學們好好相處。」狐大拍拍韋茹依的肩說。
「嗯,我知道。」
「還有,別再跳樓了!」他語氣轉為強硬的說著,「想不開時,這個……」他拿起那隻曾被她拿來恐嚇他的皮卡丘,「想不開時就看著它吧,心情會變好的。」
「你要把它給我?」韋茹依驚訝道,「你不是很喜歡皮卡丘嗎?」
「所以才給妳啊。再見囉!」
「嗯,再見!」
她回頭一望,看著那微笑著的男人,以及那皮卡丘外型的可愛黑店,形成一個強烈的對比。
她終於知道狐大為什麼喜歡皮卡丘了。
因為,只要看著皮卡丘,就會不自主的揚起笑容,把悲傷都拋了。
而狐大,就跟皮卡丘一樣,會讓人忘了憂傷呢。

「真難得,你這次做虧本生意?」蔚孟尋搖著裝滿紅酒的酒杯笑著。
「怎麼說?」狐大挑眉道。
「你如果把她的情報給我,她又不會被怎樣,你還可以賺三千元。」她從槍套裡掏出槍來,「結果你卻寧可幫她做一堆事情。還用一個早上的時間跑遍那女生的朋友常去的地方跟老闆說讓你當一下店員,然後還跑回來做便當給她吃。甚至還送她皮卡丘。」
狐大接過槍替她擦拭著,「妳錯了。我怎麼可能沒從中撈一筆?」
「喔?」
「她那時候跳樓時,有一條鍊子掉下來。妳知道嗎,那條鍊子價值五萬元。」
「所以你早就收了佣金才肯幫她做事?」
「妳覺得呢?」

隔天,狐大開車載著蔚孟尋到韋茹依的學校附近。
「喔,我看見她了。」蔚孟尋盯著車窗外說,「她跟她朋友處的很好呢,有說有笑……等等!」她突然拉起狐大的衣領。
「怎麼了?」狐大不解的問。
「你還問我怎麼了,你自己看她的手!」
原來,眼尖的蔚孟尋看見了。狐大口中那條價值五萬元的手鍊,根本就還戴在韋茹依手上!
「被妳發現啦。」狐大乾笑著。
「所以你根本就虧本嘛。」蔚孟尋皺眉看著他,「這次你不否認了吧?」
「不,妳錯了。」
「我又錯了?」
「其實我有收到她給我的報酬啊。」狐大神秘的笑著。
「喔?什麼報酬?」
「她的笑容。她因為跟朋友在一起的快樂而從內心發出的笑容。那就是最好的報酬了。所以我才堅持要做好售後服務啊!」

以後,如果你在路上看到有人跳樓,就盡你的力量救他吧。
這樣不只可以救賣肉粽的阿伯一命,而且,你可能在無形中獲得了最好的報酬。
狐大黑店既然是黑店,當然要價昂貴囉。
唯有發自內心的笑容,才是世界上最昂貴的報酬……



-----外插的附錄

人物列表:

狐大---狐大黑店店長,皮卡丘蒐集狂。本名、年齡及來歷皆不詳的神祕人物,據他本人的敘述他是位大帥哥。

韋茹依---本作女主角,跳樓時把狐大當肉墊的那位。

林碧珠---韋茹依的同學,後來被狐大盧到妥協。

蔚孟尋---負責國際重大案件的特偵組刑警,曾和狐大搭檔過。關於她的故事在幾百年後才會出版的狐大黑店裡有。

訂要你命披薩的屋主---其實他就是狐宮八旗主之一的白焰景。也是在狐大黑店裡點幹你媽的乾麵結果買到一包五千元的小王子麵的可憐人。不知道狐宮是啥的請到狐大的作品統整報台報到。

皮卡丘---日本漫畫家田尻智筆下的神奇寶貝之一,目前已經是神奇寶貝最具象徵性的代表了。身高40公分、體重06公斤,常用的必殺技是十萬伏特。狐大最愛的生物。

小陳---上個廁所回來發現車不見的可憐司機。

林碧珠的男朋友---邊抽菸邊挖鼻屎的白痴。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五 6月 20, 2008 8:28 am

血腥屍塊湯


「哇!」一個穿著白色襯衫的短髮女孩突然衝了進來,「狐大狐大,你今天好帥喔!」她抱著狐大說。
狐大無奈的笑著,「難道我以前都不帥嗎?」
「不不不,狐大你天天都很帥!」女孩拍馬屁道。
「狐狐,妳今天想喝什麼?」
「狐大特調巧克力牛奶!」叫作狐狐的女孩大叫著。
「狐狐,妳還真有幹勁啊!真不愧是狐大的超級粉絲。」牙奈在一旁悶笑著。
「當然囉!我狐狐可是狐大永遠的支持者耶!」狐狐充滿幹勁的說。
狐大笑著輕拍她的頭,「又長高了?」
「對呀,人家我都高二了耶。」她墊起腳尖,「不過還是比狐大矮。」
狐大笑而不語,替她調了杯巧克力牛奶。
「喏,皮卡丘杯子的。」他將杯子遞給她。
「哇嗚~狐大親手調的巧克力牛奶耶!真是太幸福了!」狐狐接過杯子傻笑著。
「才一杯巧克力牛奶妳也能高興成這樣?」她還真是迷狐大迷瘋了。
「這可是狐大特調的耶!」高興是應該的!
「一大早就在這嚷嚷?」一道冷然的女音傳來。
那是一個拖著黑色塑膠袋的女人。
「牧染小姐?」牙奈驚呼道。
黑衣女人冷瞟他一眼,「狐大,一碗血腥屍塊湯。」她冷冷的說。
「分屍女王,妳把材料也帶來了?」狐大皺眉道。
「是啊。」牧染冷笑著,「新鮮貨,一個小時前剛處理的。」
「什麼貨色?」狐大也學著她一起冷笑。
「一個波大的正妹。」牧染攤攤手說。
「什麼來頭?」
「某個黑幫的千金。」
「又跟狐宮搶生意?」這女人還真學不乖啊。
「怎麼,你護他們?」牧染的語氣更冷了。
「沒。妳知道我不插手這種事的。」他可都保持中立的呢。
牧染沒說話,將那袋屍體提到了狐大腳邊。
「狐大……」狐狐擔心的拉著狐大的衣袖。
狐大輕拍她的頭,「沒事,先回去坐好。」他溫和的笑著。
「一碗血腥屍塊湯。」牧染逕自拉開櫃檯前的椅子坐著。
狐大嘆了一口氣,拎起那袋屍體走到門外,拋進了橘色的垃圾桶內。
「狐大,要幫忙嗎?」牙奈也跟著出來問。
狐大也真是的!哪有人棄屍在自己店外的垃圾桶的!
「不用了。」狐大輕拍著他的肩走回店裡。
他從皮卡丘冰箱裡拿出一大塊血淋淋的牛肉,切小塊之後放入碗中,再舀了一匙清湯進去。
牛肉上的血在清湯中擴散開來,形成了一片血紅。
看起來還真像是漂浮著屍塊的血湯。
「高招。」牧染冷哼了一聲。
「一碗五百。」狐大將那碗「牛肉湯」端到她面前。
牧染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那具屍體就不只五百了,送你。」她拿起湯匙攪拌著。
「露餡了?」狐大挑眉問著。
「嗯。她老爸懸賞一千萬抓我。」她舀起一匙湯一飲而下。
濃郁的血味,很好。
「要我幫妳解決嗎?」
「解決?別忘了你中立。」
「那就算了吧。」狐大無所謂的聳肩。
反正這本來就不是他的事,他只負責棄屍就好了。
「所以不用付錢。」牧染咬著肉說。
這肉是生的,她知道。
不過就因為是生的,才能保有血味不是嗎?
「牧染,這裡是黑店」狐大笑著說。
「嗯哼,我知道。」
「而且老闆是我狐大。」
「所以?」
「屍體我會幫妳處理,但錢要照付。」因為這裡是黑店,狐大黑店。
「黑。」牧染冷哼了一聲,掏出了五百元鈔票放在桌上。
「下個目標是那黑幫的少爺?」狐大突然問。
「又被你說中了。」牧染神秘的冷笑著。
牧染是個恐怖的女人,但狐大遠勝於她。
「今晚來公寓。」她上前輕拍狐大的臉頰。
「嗯。」狐大拉起她的手聞了聞,「果然清洗過了。」他笑著,在上頭輕吻了一下。
牧染跟狐大的關係是……?
可以肯定的是,他們不會是一對。
因為牧染是個冰山美人,而狐大又只喜歡皮卡丘。
牧染冷冷的笑著,轉身離去。
「狐大……」狐狐悶悶的坐在椅子上。
每次都這樣!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五 6月 20, 2008 8:29 am

保先生

每次只要那個女人一來,店裡的氣氛就會變得很嚴肅。
而且那女人每次都把屍體丟給狐大處理!
更那個的是,她都跟狐大約在晚上到公寓相會!
是什麼公寓呢?狐大跟她的愛情小窩?
為什麼要挑晚上?難道他們……
不!不行!這種事她狐狐絕不允許!
可是就算她不允許又能怎樣?
搞不好狐大就是喜歡像牧染那種恐怖又冷血的女人。
是啊,而且牧染也長得很漂亮,也難怪狐大會喜歡她了。
反正狐大是永遠不會注意到她這種小女孩的啦!以前是,現在也是。
在狐大的心裡,她只是他撿到的孤兒、他的超級粉絲。
畢竟,她只是個小女孩啊,狐大總不可能有戀童癖吧?
所以……她還能怎樣?
「狐狐,妳沒事吧?發什麼愣?」牙奈用手搖搖她。
「嗯?啊?我沒事啦。」狐狐勉強擠出笑容。
既然是狐大的超級粉絲,那就挺他到底吧!
她是他的超級粉絲狐狐啊!
而且她的名字是狐大取的,光這就能讓她驕傲一輩子了。
「是嗎?好像每次牧染小姐走了之後妳都會在那發呆。」怪怪的耶。
「哪有。」臭牙奈!牧染就牧染嘛!幹嘛在後面加個小姐?
「那可能是我看錯了吧。」牙奈不以為意的說,「狐大,今天要提早關店?」
「嗯。」狐大點點頭,「牙奈,今天給你顧店,我要去找一下賣傢私的女孩。」
「喔。」
「狐大,我也要去!」狐狐叫道。
狐大挑眉看了她一會,「好啊。」

「狐大,誰是賣傢私的女孩?」狐狐好奇的問。
沒辦法,她只聽過賣火柴的女孩。
「妳等下就知道了。」他帶著她轉進小巷子裡。
一轉彎後,一棟用醒目的招牌寫著「情趣」兩字的賓館出現在眼前。
「咦?賓館?狐大,我們為什麼要來賓館?」難不成狐大要……
不行啦,狐大!我還未成年耶!
「因為她住這。」狐大開口打斷了她的胡思亂想。
「喔。」是嗎?她還以為狐大是要……
呵呵,想太多!自己嚇自己。
呀啊~好害羞喔,她怎麼會想到那裡去啊?
「妳怎麼了?」怎麼臉紅成那樣?
「沒有,沒事啊。」她一昧的乾笑著。
要是說出來會被狐大笑死吧?
正當狐大要邁步走進賓館時,身後突然竄出一道聲音。
「唉呀,這位狐先生又來光顧啦?還帶了個可愛的小妹妹耶!」
狐大翻了翻白眼,無奈的回頭一瞧,「那你呢?保先生也來賓館消費啊?」
站在他身後的,是個穿著帶有皺折的灰色襯衫的男人,手放在口袋裡抖啊抖的。
「保先生?」狐狐不解的問。
好奇怪的姓氏喔!
「小妹妹妳好啊。初次見面,我是保險套商人,保先生。」男人笑著自我介紹道。
「什麼保險套商人?明明是保險套狂人,家裡集了堆不同款的保險套。」狐大在旁替他多加說明。
「保險套……狂人?」狐狐顫抖的縮回本來要伸去跟他握手的手。
「常在各個賓館出沒,推銷保險套給上賓館的人,收入上萬。」狐大又繼續說。
「收入上萬?」現在賣保險套那麼有賺頭喔?
「是啊,保險套很搶手的。」保先生笑道。
「找我有事?」狐大問。
「沒有啦,我只是看到狐大你帶著小情人上賓館,所以就想問你需不需要保險套咩。」
「不需要。」
「真的不需要嗎?狐大,我也是男人啦。我也知道很多人都不喜歡用,可是你也替人家想一下嘛,萬一把這個小妹妹的肚子搞大了就不好了耶。」保先生以專業口吻道。
「我是來找東十六的。你也別裝了,想找她弄槍就說,我又不會對你怎樣。」
「是喔?你怎麼知道我是來找東十六弄槍?」他真有那麼神?
「套具。你帶了槍套來。」
「那你何不猜猜裡頭為何沒有槍?」
「西區一帶的混混。他們摸走了你的套子,所以你掏槍出來跟他們一較高下,結果輸了,槍被搶走了。」
「狐大,你……」
「好色喔!」狐狐插嘴道。
「好色?為什麼?」他哪裡色了?
「因為你們一直在講男性的生殖器啊!」
「啥?有嗎?」
「有啊!你們不是一直在說什麼槍的嗎?不就是指男生的那一支?槍套不就是指保險套?」
「唉。」狐大用手拍拍頭,無奈的苦笑著。
現在的小女生都這樣嗎?
「噗!哈哈!狐大,這小妹妹還真有趣啊!」保先生爆笑道。
「哪裡有趣了?唉,難道是我教育失敗?嗚嗚……」
「狐大,你怎麼了?」
「哈哈,小妹妹妳誤會啦!我們說的槍是真的槍,不是指那一支啦!」保先生笑著解釋。
「真的嗎?可是你們自己再重複一下剛才的話,如果把槍換成我想的那種,也很合理啊!」所以不能怪她想歪啊。
「我想想……」保先生在心裡重複了一遍。
「真的很色。」狐大苦笑道。
「好吧,我認了。小妹妹妳還真厲害啊,能當狐大的女朋友還跟他上賓館可不是沒原因的。」保先生打從心底佩服她。
「都跟你說不是了,我是來找東十六的。」才不是你想的那樣咧。
「狐大,東十六是誰啊?」
「就是賣傢私的女孩,她叫作東十六。」本名是什麼他也忘了。
「怎麼狐大你認識的人名字都那麼怪?」
「因為是我取的。」狐大笑笑道。
會很怪嗎?賣傢私的女孩跟東十六很好聽啊。
「真的嗎?」
「不然怎麼會有人自願叫保險套狂人,還保先生咧!」
「可是你熱愛保險套是事實啊。」狐大吐槽道。
「好吧,我認了。」保先生甘拜下風。
狐大說的話真是令人難以反駁啊。
「好啦,一起進去吧。」狐大說。
「一起進去?拜託,兩男一女一起走進賓館,搞三匹嗎?」保先生叫道。
狐大看著他,「OK啊,你跟狐狐先進去,我隨後就到。」
「不要!我才不要跟他一起進去咧!」這次換狐狐叫了。
「我也不要。這家賓館的人都認識我,要是被他們看到我帶一個小妹妹進去,我以後怎麼在保險套界混下去啊?」保先生又叫道。
「那你到底想怎樣?」狐大瞇眸望著他。
「一個一個進去囉。」
「麻煩死了。過來!」狐大左手拉著保先生,右手拉著狐狐就這樣走了進去。

「你好,我找東十六。」狐大拍了拍正在看報的櫃檯人員。
「嘎?」櫃檯人員不解的抬頭,「東十六是哪位?」
「欸……」狐大看了看保先生,「東十六本名叫什麼來著?」
「我哪記得,叫東十六叫習慣了。」保先生苦笑道,「你跟他報房號不就好了?」
「太久沒來忘記了。那現在怎麼辦?」
「狐大,沒辦法了。我允許你用最後的大絕。」保先生說。
「最後的大絕?」狐狐驚訝的問。
那是什麼東西?
「沒辦法了。」狐大深呼吸一口氣,「其實我們三個是來開房間的。」他神秘兮兮的小聲對櫃檯人員說。
「你們……三個?」櫃檯人員愣愣的望著他們。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三 7月 02, 2008 11:24 am

高科技產品

「請三位好好享受,有什麼事的話就用電話撥櫃檯。」櫃檯人員把他們帶到房間後說,然後就轉身走了。
「好啦,開始去找東十六吧。」狐大轉身說著。
只見保先生手裡拿著杯子靠在牆壁上好像在偷聽什麼似的。
而狐狐則是舒服的在床上滾來滾去。
「你們兩個在做什麼啊?」真是的。
「噓!」保先生向他比了個手勢。
「你在聽什麼?」狐狐小聲的問著,然後也拿起一個杯子好奇的湊上前。
「妳不行聽啦!」保先生趕緊將她推開,「兒童不宜!」
「那你還聽的那麼專心。」狐大在一旁說著。
「喔,這個男的怎麼可以這樣!太可惡了!」保先生突然罵道,然後起身跑了出去。
「喂!」狐大叫著,也跟著他跑了出去。
保先生跑到隔壁的門外,不停的敲著門。
「誰啊?」房裡的男人問道。
「客房服務。」保先生學著櫃檯人員的腔調說著。
「什麼鬼客房服務。」男人嘟噥著,「你等一下,我馬上來。」
過了幾分鐘後,房門開了。
開門的是個只穿著一件四角褲的男人,「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先生,你有沒有需要套子?」保先生笑咪咪的問著。
「套子?不需要。」男人說著就要把門關上。
「等一下!如果你只是逢場做戲的話,我奉勸你最好買一個。萬一事後懷孕你又不想負責,這墮胎的錢可是比這一個套子貴好幾倍啊!所以你最好還是買一個吧!」保先生極力推銷著。
「我是不是逢場做戲關你屁事啊!滾!少在這推銷東西!」男人破口大罵道。
「是嗎?裡頭的小姐也是這樣想的嗎?」保先生不死心的問。
「當然,我們不需要。」房裡的女人也說。
「聽見沒?別打擾我們辦事!滾!」男人碰的一聲甩上房門。
「什麼嘛!」保先生叫道,「這年頭,男人沒有衛生觀念就算了!居然連女人也這樣想!這叫我們這些『衛生業者』怎麼活啊!」
「好啦好啦,你到底是來找東十六的還是是來賣保險套的?」狐大在一旁拍拍他的肩說。
當他們倆走回房間時,房裡的電話正好響了。
「我來接。」狐狐說著,起身就要去拿電話。
「不行!」狐大趕緊衝上前去,「賓館的電話不是妳這種小孩能接的!」
這時保先生已經上前拿起話筒,「喂?喔……不用了,我們不需要……對對,我們已經有找了……不需要,謝謝……好好,下次會找妳們的……好,就這樣啦。」說完就掛了電話。
「誰打來的啦?為什麼我不能接?」狐狐好奇的問著。
「這個嘛……等妳長大後就知道了。」
「走吧,狐大,我們去找東十六吧。」

「嗯……是三一五號房嗎?好像不是喔……」
「狐大,你何不用我剛發明的高科技產品,一下就可以找到人了!」保先生得意的說著。
「什麼高科技產品?」
「鏘鏘!塑膠杯!」保先生拿出了兩個杯子說,「只要把這貼在房門上,就可以聽到房裡的聲音了!」
「這算哪門子的高科技產品啊?而且這又不是你發明的。」狐大潑他冷水道。
「唉喲,反正這樣比較快啦。」保先生將杯子塞給他,「你負責左邊一排,我負責右邊。」
「喔。」狐大愣愣的接過杯子。
「那我呢?我也要幫忙!」狐狐在一旁叫著。
「就跟妳講這兒童不宜嘛!」保先生皺眉道,「妳就先站在那,等我們兩個找到了再說。」
「喂,你來聽聽看是不是這間。」狐大向保先生招招手道。
「我聽聽……」
房裡傳來了兩道女音……
「記住,要好好的保養喔。」
「我知道。」
「總之不能被硬物撞擊到口,也不要受潮就是了。」
「好,別把我當門外漢。」
……
「狐大,不是這間吧!」保先生小聲的說。
「為什麼不是?」
「這只是兩個拉子間的對話吧?」
「你腦袋裡到底裝什麼啊?」狐大皺眉道,「你想太多了,我敢肯定是這一間。」
「是嗎?」保先生半信半疑的說,「要不然你敲門問問看好了。」
狐大輕敲了兩下門,「東十六在嗎?」
「誰?」房裡的女音問著。
「我是狐大。」
「喔,你怎麼證明你是狐大呢?」
「妳可以問我問題啊。」狐大失笑道。
「請問狐大最喜歡的東西是?」
「皮卡丘。」這問題太簡單了吧?
「請問我去狐大黑店時都會點什麼?」
「用蛋孵出來的雞生出來的蛋又孵出來的雞生的蛋做的蛋包飯。」狐大輕鬆的回答道。
「好,你通過了,進來吧。」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二 7月 08, 2008 3:19 pm

東十六


狐大打開了門,門裡果然是兩個女的。
一個小女孩坐在床上,身旁還擺了好幾把不同型款的槍。
一個女人站在床邊,手裡把玩著一把光亮的暗紅色手槍。
「是小紅啊。」狐大笑著對那女人說。
「嗯。好久不見。」女人簡短的回答他。
紅,狐宮八旗主之一的紅旗主,本名凡零允。
簡單來講是小白在狐宮的同事啦。
「那把槍不是岳紅嗎?小東東啊,妳連這種東西都有?」他問著床上的女孩道。
「我厲害啊。」女孩朝他吐了個舌頭。
「狐大,她們兩個是誰?」剛被保先生叫來的狐狐拉著狐大的衣袖問。
「喔,是狐宮的紅旗主跟賣傢私的女孩,東十六。」狐大介紹道。
「那我先走了。」紅丟了包東西給東十六,然後就轉身出去了。
這時保先生剛好進來,還跟她差點撞上。
「連保叔叔也來了?」東十六看著剛進來的保先生問。
「是保哥哥。叫妳不要叫叔叔都講不聽。」保先生嘟嘴說著。
「明明就是保叔叔。」東十六笑著說,「狐大狐大,那你旁邊的那個姊姊是?」
「喔,就是我跟妳說我撿來的那個啊。」
「是喔。」東十六只看了狐狐一眼就沒再瞧她了,「找我做什麼呢?」
「是小染的事。」
「那先請她出去吧。」東十六打了個呵欠說。
狐大轉頭看著狐狐,「妳先回房間去好嗎?」
「喔。」狐狐不高興的點點頭道。
這叫東十六的女孩那是什麼態度啊。
還有狐大啦,什麼叫就是我跟妳說我撿來的那個啊,她的名字明明就是狐狐兩個字而已嘛。
而且他居然叫牧染作小染,叫那紅旗主作小紅,叫東十六作小東東,那怎麼就不叫她小狐或小狐狐呢?

「今天是公寓日啊。」
「對啊。所以幫我準備小染的東西吧。」
「今天不只是公寓日,還是我的發薪日呢。」東十六笑開了臉說。
「是啊,算是我發薪水給妳的日子吧?」狐大也笑道。
「我去拿給你吧。」東十六說著就跳下了床,從床底下拖出了一個行李箱。
「那麼好,還附贈行李箱呢。」保先生在一旁笑著。
「喏,是前幾天剛進的貨,刀鋒可利著呢。」她打開箱子,從裡頭隨便取了把鐮刀,「看,色澤很美吧!小染姊姊一定會喜歡的。」
「我想也是。對了,她專用的迴力刀也給一把吧。她現在那把已經殺了很多人,也該換了。」狐大把玩著那把鐮刀說。
「你要買給她啊?不便宜喔。」東十六整個人鑽到了床底下,摸了好久終於摸出了把用報紙層層包住的迴力標型飛刀。
「我錢多啊。」狐大笑著接過那把刀,「這東西看起來還不錯用。」
「不然小染姊姊怎麼會用那麼久呢?」分屍女王用來殺人的東西當然要好用囉。
「妳看這樣大約要多少?」
「三十萬跑不掉。」她笑咪咪的望著他,「有你在啊,我這輩子可是不窮吃穿了。」
「那也得要黑店的生意夠好啊。」狐大掏出了皮卡丘錢包來,「拿去吧,要多少隨妳領,這裡頭少說也有五百萬。」他遞了張提款卡給她。
「哇,你要送我啊?喔,狐大哥哥,你人真的好好喔。」她上前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欸欸,為什麼他是狐大哥哥,我就得要叫保叔叔?」保先生不滿的問著。
「你比他老啊,保‧險‧套‧狂‧人‧叔‧叔。」她故意一字一字慢慢的說。
「妳……算了,大人不跟小孩吵。」尤其她還只是個十三歲小孩,「我要跟妳買槍。」
「又把槍弄丟了?」東十六皺眉問著,「你以為槍不用錢的嗎?」
「我當然不會這麼想,不然我每次付錢時幹嘛都一副快哭出來似的。買一把槍的錢是我賣了好幾個保險套換來的耶!」保先生訴苦道。
「那你還不好好珍惜。」她就像個大人在跟小孩說教似的,「再弄丟的話小心我漲價喔!」
「是,大人,小的以後不敢了。」他很配合的向她一鞠躬。
「這樣才乖。」東十六從床上拿了把槍給他,「你用的那款最新型的,機能不錯,材質輕巧。」
「我看看。」保先生小心翼翼的將槍接過,「還真是不錯,價格呢?該不會價格昂貴吧?」
「還好啦。」她伸出了兩跟手指頭。
「兩千?」
她搖頭。
「兩萬?」
她又搖頭。
「二十萬?」
她點頭了。
「二十萬啊……好吧,我過幾天會匯錢給妳。」
「謝謝惠顧啦。對了,我肚子好餓喔,我們出去吃東西好不好?」東十六抓著狐大的手問。
「妳想去哪裡吃?」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去狐大黑店囉!」





下集預告 :

狐大拿起了番茄醬,擠了一大坨在上面,「來,妳的用蛋孵出來的雞生出來的蛋又孵出來的雞生的蛋做的蛋包飯。」
「這些蛋真的是用蛋孵出來的雞生出來的蛋又孵出來的雞生的蛋嗎?」東十六拿起湯匙挖著蛋問。
「當然,牠們的阿嬤現在還活著呢。」他打開櫃檯的抽屜,從裡頭拿出了張照片,「喏,這就是牠們的阿嬤的照片。」他指著照片上的雞說。
「嗯,這些蛋是有阿嬤的耶。」她舀了一口吃著,「好好吃喔。」


----傳說中有阿嬤的蛋包飯即將登場!!!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二 7月 15, 2008 10:20 am

有阿嬤的蛋包飯



「欸,狐大到底什麼時候會回來啊?」一個穿著上頭印有魚的圖案的踢恤的男人翹著二郎腿問著。
「應該快了吧,他剛有打電話回來叫我先別關店啊。」牙奈嚼著飯糰回答他。
「是喔。不過他不回來更好,這樣我就不會被處罰了。」尤其是知道了牙奈受的處罰之後。
「你說希望誰別回來啊?」這時狐大剛好走了進來。
「啊!狐大!」男人嚇的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你在表演特技嗎,啦咧王子?」狐大笑看著他。
「沒事沒事。」男人站起身來拍拍屁股,「我只是沒坐好而已。」
「是嗎?牙奈,你應該有記下小魚乾他是什麼時候來的吧?」
「當然有囉。」牙奈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來,「他遲到了三個小時又二十三分四十九秒。」
「小魚乾,你應該知道遲到的下場吧?」狐大邪笑著。
「這……等等,狐大,有客人來了耶!」小魚乾指著狐大身後的保先生他們說。
「這你不用擔心。相信他們都很樂意看你被處罰的,是吧?」狐大轉頭問著他們。
「我是不介意來個飯前的餘興節目啦。」保先生攤攤手道。
「看吧。牙奈,小染喝的那碗屍塊湯你清掉了嗎?」
「還沒啊。」牙奈從冰箱裡拿出那碗湯,「我怕你因為懶的做東西所以不處罰他,就幫你留起來了。」
「很好。小魚乾,你的處罰就是喝了這碗湯。」狐大將碗遞到他面前。
「喝了這碗湯……」小魚乾看著裡頭漂浮的牛肉,「這種東西能喝嗎?」
「怎麼不行?咱們分屍女王花了五百元喝這碗湯耶。」
「我又不是她。」小魚乾叫苦道,「可不可以罰錢就好?」
「可以啊。你先喝一口湯再咬一口肉再付我三百元就好。」
「怎麼這樣……」
「不要的話你就得喝一整碗喔。」
「好好好,我付錢就是了!」他從口袋裡掏出三張百元大鈔放在桌上,然後拿起湯匙舀起一口湯喝下,又咬了一小塊牛肉。
「味道如何啊?」牙奈在一旁興災樂禍的問著。
「我越來越佩服牧染小姐了。」小魚乾皺著眉說,「這種東西她居然有辦法喝。」
「唉呀,還真熱鬧呢。」皮卡丘風鈴叮叮作響著。
走進來的是白跟紅呢。
「小白跟小紅啊?怎麼,你們在路上遇到?」
「是啊。」紅說,「然後他就說要帶我來這看看。」
「對喔,妳是第一次來呢。」狐大走到櫃檯拿了張目錄給她,「來,這給妳參考看看。其他人想點什麼隨便點吧!」
「我要用蛋孵出來的雞生出來的蛋又孵出來的雞生的蛋做的蛋包飯。」東十六舉手說。
「好,馬上來。」狐大笑著說。
「這上面寫如果點目錄上的餐點會比較安全也比較省錢?」紅突然問。
「喔,這是真的。」白說,「我早上因為點的不是目錄上的,所以花了一萬買了包小王子麵跟科學麵。」
「沒辦法,因為你們是隨便點的,所以我只好也隨便弄,隨便算錢囉。」狐大聳肩道。
「這樣啊,我還是點杯狐大特調咖啡就好了。」紅將目錄遞回給他。
「好的。」狐大轉身走進櫃檯。
他從冰箱裡拿出幾顆蛋,開始做起了蛋包飯。
過了幾分鐘後,一盤熱呼呼又香噴噴的蛋包飯出現在東十六面前。
「番茄醬要多一點喔。」東十六說。
狐大拿起了番茄醬,擠了一大坨在上面,「來,妳的用蛋孵出來的雞生出來的蛋又孵出來的雞生的蛋做的蛋包飯。」
「這些蛋真的是用蛋孵出來的雞生出來的蛋又孵出來的雞生的蛋嗎?」東十六拿起湯匙挖著蛋問。
「當然,牠們的阿嬤現在還活著呢。」他打開櫃檯的抽屜,從裡頭拿出了張照片,「喏,這就是牠們的阿嬤的照片。」他指著照片上的雞說。
「嗯,這些蛋是有阿嬤的耶。」她舀了一口吃著,「好好吃喔。」
「當然囉。」狐大拿起裝咖啡豆的罐子,將豆子倒進了磨豆機中。
他拿了個皮卡丘杯子裝咖啡,「要奶精或糖嗎?」
「各半。」紅用手稱著頭說。
「好啦,妳的狐大特調咖啡。」狐大將咖啡遞給她,「這杯安全度是百分之百的。」
「怎麼這麼熱鬧啊?」剛去倒完垃圾的蜀山劍俠走進來說。
「今天生意很好。」牙奈回答他道。
「好啦,其他人要點些什麼呢?」
「再給我來碗幹你媽的乾麵!」白叫道。
「小白,你還真不死心啊。」狐大從冰箱裡拿出了一包通心麵放進裝水的鍋子裡煮。
過了幾分鐘後……
「好啦,你的幹你媽的乾麵。」狐大將一盤麵放到他面前。
「哇,是蛤蜊青醬義大利麵耶。」白開心的叫道。
「狐狐呢?妳想吃什麼?」
「啊,我肚子還不餓耶。我還是要一杯狐大特調巧克力牛奶!」
「好,馬上來。」
「我要一碗豬肉蓋飯。」保先生說,「是目錄上的那種喔。」
「你還真不敢嘗試新東西耶。」狐大將巧克力牛奶遞給了狐狐,「每次都點豬肉蓋飯,吃不膩啊?」
「我寧願吃膩了也不要拉肚子啊。」保先生無奈的笑道。
「是喔。」
「狐大,早上那個飯糰再給我來一份吧!」蜀山劍俠邊套著垃圾袋邊說著。
「牙奈,捏個飯團給他吧。」狐大邊把豬肉蓋飯送到保先生面前邊說。
「喔,好。」
「小魚乾呢,你想吃什麼?」
「我?不用了,我肚子不餓。」小魚乾揮揮手道。
拜託,那碗湯噁心的味道還殘留在口中呢。
「欸,狐大哥哥。」東十六突然說,「你唱歌給我們聽好不好?」




下集預告 :

「誰說的。想聽狐大唱歌的舉手!」她大叫道。
在場除了狐大以外的所有人都舉手了。
「你們串通好的啊。」狐大苦笑道,「好吧,我唱就是了。」
他走進了房間裡,拿出了一把黑色的木吉他。
「哇,掌聲鼓勵!」東十六帶頭叫著。
狐大拿著吉他坐在櫃檯前的長椅上,「你們幾個還真有耳福呢。」


----狐大即將獻唱狐大很黑!!!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六 7月 19, 2008 12:46 pm

狐大很黑

「唱歌?唱什麼歌?」狐大皺著眉頭問。
「就是你改編周杰倫的牛仔很忙的那首歌啊。」
「為什麼會突然想叫我唱歌啊?」狐大搔搔頭說。
「因為今天客人多啊。而且小紅姊姊是第一次來,所以你要唱歌歡迎她啊。」東十六拉著他的手說。
「可是其他人不一定想聽啊。」
「誰說的。想聽狐大唱歌的舉手!」她大叫道。
在場除了狐大以外的所有人都舉手了。
「你們串通好的啊。」狐大苦笑道,「好吧,我唱就是了。」
他走進了房間裡,拿出了一把黑色的木吉他。
「哇,掌聲鼓勵!」東十六帶頭叫著。
狐大拿著吉他坐在櫃檯前的長椅上,「你們幾個還真有耳福呢。」
白、紅、狐狐、牙奈、東十六、保先生、小魚乾還有蜀山劍俠,有八個人要聽他唱歌呢。
「好啦,我在此為各位獻唱,由牛仔很忙改編的『狐大很黑』。」狐大用手彈著吉他說。
「叮鈴鈴鈴的風鈴,可愛皮卡丘圖印。貼著壁紙的牆壁,全是皮卡丘剪影。」
「我用鈔票玩遊戲,玩大富翁遊戲。玩膩了還可以玩排七。」他從口袋裡拿出鈔票。
「我穿皮卡丘圍裙,配上黑框的眼鏡。手裡拿著計算機,要好好敲你一筆。」他推了推眼鏡,拿起皮卡丘計算機。
「如果你來黑店裡,一定要點東西。不然今天你走不出去。」
「不用考慮了,不用考慮了,不用考慮不用考慮了,不用考慮了。」
「什麼都一樣,隨便點一點,每樣東西都很昂貴的,你吃不起的。」
「不用考慮了,不用考慮了,招牌有寫狐大黑店了,是你太笨了。」
「坑錢呼喚我,黑店需要我,狐大很黑的。皮~卡!」
大夥都同意的點點頭。
「皮卡丘你真的可愛,我這四處都看到你。」他用台語唱著。
「喔別對我看不起,開黑店很了不起。一年能賺進上億,還擁有員工福利。」
「我冬天都開暖氣,夏天都吃剉冰。喔我的錢來自你錢包裡。」他伸手指著每個人。
「來黑店要守規矩,每次食材都不一。想吃同一樣東西,就盡量討我歡心。」他意有所指的看著白。
「不管你滿不滿意,點了就吃進去。不然我用十萬伏特電你。皮~卡!」
眾人一陣爆笑。
「不用帶錢了,不用帶錢了,不用帶錢不用帶錢了,不用帶錢了。」
「只要帶支票,隨便簽一簽,每天找錢我都找累了,手也很痠了。」
「不用帶錢了,不用帶錢了,銀行沒錢可以先欠著,你來掃茅廁。」
「坑錢呼喚我,黑店需要我,狐大很黑的。」
「皮~卡!」狐大裝可愛的叫著,「接著是最後一段了,會唱的跟著我唱吧!」
「不用帶錢了,不用帶錢了,不用帶錢不用帶錢了,不用帶錢了。」東十六跟著唱著。
「只要帶支票,隨便簽一簽,每天找錢我都找累了,手也很痠了。」白也跟著唱。
「不用帶錢了,不用帶錢了,銀行沒錢可以先欠著,你來掃茅廁。」蜀山劍俠邊點頭邊唱著。
「坑錢呼喚我,黑店需要我,狐大很黑的。」大夥來個大合唱。
「皮~卡!」
「哇,好好聽喔!」狐狐拍手叫著。

「好啦,你們吃的東西是要各付各的,還是有誰要當金主啊?」狐大笑咪咪的問,「我先把價錢唸給你們好了。小東東的用蛋孵出來的雞生出來的蛋又孵出來的雞生的蛋做的蛋包飯一份一千五百元;小紅的狐大特調咖啡一杯三百五十元;小白的幹你媽的乾麵一份五千元;狐狐的狐大特調巧克力牛奶一杯兩百元;保先生的豬肉蓋飯一碗三百元;小蜀的失戀不是罪飯糰一個三百元。總計是七千六百五十元。」
「我幫紅還有小東付。」小白拿了張上面簽了七千元的支票給狐大,「找錢給你當服務費吧!」
「哇,白哥哥好大方喔。」東十六抱著白說。
而其他人則是都各付各的。
「好啦,因為我還要去找小染,所以今天提早打烊囉。牙奈,門記得鎖,我有帶鑰匙。」
「好,我知道了。」牙奈回答道。

「好啦,那我就先回去了。」蜀山劍俠幫忙關店之後說。
「喔,再見啦!」牙奈向他揮揮手,然後轉身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這時突然有人抓住了他的手。
牙奈驚訝的回頭一看,「是妳!」
抓住他的,是狐狐!
「妳有什麼事嗎?」牙奈不解的問。
「我問你,你會不會好奇牧染跟狐大到底約在公寓做什麼?」狐狐小聲的問著。
「這……是很好奇啦,不過妳問這個做什麼?」
「狐大才剛走,我們去跟蹤他!」狐狐大膽的提議著。
「跟蹤他?不行啦!萬一被狐大知道了,我會被他整死的!」
「只要不被他發現就行了啊!」狐狐叫著,「你如果不要,大不了我自己去啊。」
「這……」牙奈猶豫了一會,最後還是被好奇心佔據,「好!我跟妳去!」




下集預告 :

「有什麼好心疼的?她只不過是我撿來的而已,跟妳比起來,她根本不值得我介意。」狐大大聲的說著。
這句話就如同利刃一般刺進狐狐的心。
她只不過是他撿來的而已?她根本不值得他介意?
狐大真的是這樣想的嗎?


----狐大狠狠傷了狐狐的心!!!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五 7月 25, 2008 9:13 am

剛剛失戀

狐狐和牙奈一路上小心翼翼的跟著狐大,最後終於來到了一棟位於暗巷中的公寓。
而不知道是胸有成竹不會被人跟蹤,或是就算被跟蹤了也無所謂,總之這一路上狐大壓根沒回頭看過。
只見狐大從口袋裡掏出了鑰匙打開公寓的大門,然後迅速的進入把門關上。
「怎麼辦?」牙奈小聲的問,「我們沒有鑰匙要怎麼進去?」
「別急。先看看狐大是要去幾樓。」她隔著窗戶望著公寓的樓梯說。
過一會兒,二樓的房門開了。
「快躲起來!」狐狐將牙奈拉到了一旁的垃圾桶後躲著,「這附近那麼安靜,從這一定能聽到他們說話的聲音。」
「是嗎?」牙奈懷疑的問,「那也要剛好這公寓的隔音不好才行啊。」
「你來啦。」房裡傳出了一道女音。
是牧染的聲音。
「嗯,東西都幫妳準備好了。」狐大將行李箱放在桌上,「妳用的刀也幫妳買了把新的了。」
「那還真是感謝。」牧染冷笑道,「你知道被跟蹤了吧?」她無聲的用唇語說著。
「當然。」狐大也無聲的回答,「不用回頭就知道。」
「狐狐,怎麼突然都沒聲音了?」牙奈小聲的問著。
「噓!可能是牧染在檢查東西吧。」
「你打算怎麼做?」牧染問著,「你刻意讓他們跟來的,不是嗎?」
「我要妳……」狐大將臉湊近她耳邊說著。
而這動作在樓下的狐狐眼裡看來,是狐大在親吻牧染的臉頰的動作。
「他們兩個果然不單純。」狐狐咬著牙說。
「可以嗎?」狐大問著。
「隨便你。」牧染突然發出聲音說話,「你店裡那個小妹妹每次看我的眼神都很欠打,總有一天她也會被我給分了。」
「是嗎?」狐大無所謂的說。
「你不會心疼嗎?」
「有什麼好心疼的?她只不過是我撿來的而已,跟妳比起來,她根本不值得我介意。」狐大大聲的說著。
這句話就如同利刃一般刺進狐狐的心。
她只不過是他撿來的而已?她根本不值得他介意?
狐大真的是這樣想的嗎?
「可是你還對她挺好的啊。」牧染冷笑著問。
「那跟我對妳好是不一樣的。我對她好只是因為她是我撿來的,既然都撿來了當然要對她好。我對妳的好是男女之間的,這能相提並論嗎?更何況我又沒戀童癖!」
「臭狐大!」狐狐大罵著,然後突然站起身來向身後狂奔。
「狐狐!」牙奈叫著,「狐大,我看錯你了!」

蜀山劍俠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真是的,明明失戀應該要很傷心的啊,可是每次他失戀時都會被狐大逗笑。
然後在笑的過程中也忘了失戀這檔事了。
不過像這樣一個人走在夜晚街道上,失戀的悲傷就會漸漸的浮上來呢。
為什麼?他真的有那麼不好嗎?為什麼每次都只有收好人卡的份呢?
什麼時候他才能終止失戀,擺脫失戀大王這個稱號?
他走著走著,突然聽到了一陣一陣的哽咽聲傳來。
不會吧!失戀也有罪喔!連走夜路都會遇到鬼?
他有點顫抖著循著聲音的來源走去,原來是從垃圾桶旁傳來的。
有一個女人在垃圾桶旁邊哭!
「小姐,有什麼地方需要我幫忙的嗎?」蜀山劍俠吞了吞口水問。
因為他還不確定她到底是女「人」還是女「鬼」。
「我……被人搶了……」那女人虛弱的說著。
「被搶了?那我帶妳去警察局報案!」他說著便伸手將她扶了起來。
「不用了……」女人說著,然後便昏了過去。
「喂!妳別昏倒啊!喂!喂!」蜀山劍俠用力的搖著她。
現在是什麼情形?

臭狐大!她那麼的喜歡他,為什麼他要這樣對她?
對他來說她就只是他撿來的而已嗎?
是吧……他對東十六也是這樣說她的。
就連她本來引以為傲的狐大取的名字,別人也都有啊,而且有好幾個。
東十六有賣傢私的女孩跟小東東三種名字;牧染有分屍女王跟小染……
而她呢?有啊,她有另一個名字,就是他撿來的而已。
就這樣嗎?她一直以為她是他的超級粉絲,以為他總有一天也會喜歡她的。
原來都只是她自己幻想的,對他來說她只是他撿來的而已,只是那個一直把他奉為神般的女孩而已。
而且就跟她想的一樣,他果然沒有戀童癖。
他喜歡的,果然是像牧染那樣的女人啊……
就算她被牧染給分屍了,他也不會心疼……
跟牧染比起來,她根本就不值得他介意……
他對牧染的好是男女之間的……
他對她的好只是付責任的好……
她只是他撿來的而已……
狐狐一路狂奔著,眼淚也不停的流著。
她的心被狐大給狠狠傷透了……
碰!她突然撞到了一堵肉牆,整個人不及防的摔倒在地。
「妳沒事吧!」被她撞到的那個人趕緊上前扶住她,「妳有沒有怎樣?」
「不要管我!」狐狐用力的推開他的手,「我不想要只是負責任的對我好!」她吃痛的爬起身來,又繼續狂奔起來。
「喂!」那個人呆愣在原地。
他低頭一瞧,發現地上有個粉紅色的錢包。
是剛才那個女生掉的!
可是她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怎麼辦?這錢包裡頭應該有重要的證件吧?
證件……對了,裡頭應該會有聯絡資料吧?
他打開錢包,一張名片突然飛了下來。
名片上寫著狐大黑店的地址。
那張名片,是狐狐之前巧心幫狐大設計,但狐大卻說黑店裡的客人都是自己想進來才會進來的,所以並沒有採用。
他盯著那張名片,不管怎樣,只要到這上面寫的地方,應該就可以遇到剛才那個女生吧。
她哭的好傷心……




下集預告 :

「我不要你死!」牧染大叫著,「聽清楚了,我不准你死!」
「小染,沒用的……」他伸手摸著她的臉,「沒用的……」
他的手突然虛弱的垂下,將她帶著血的臉抹出血紅的指印……
「狐大!狐大!」她用力的搖晃著他的肩膀。
他閉上了雙眼,沒有回答。


----狐大將被牧染殺死 !!!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