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大黑店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六 8月 02, 2008 8:37 am

當個壞人

「這樣好嗎?當個壞人?」牧染冷笑著問。
「我只能這麼做。」狐大輕嘆了一口氣,「我這麼做也是為了她好。向我這種游走在危險邊緣的人,根本不值得任何人像她那樣那麼愛我。我越對她好,也只是越害了她。」
「你是個壞人吶,狐大。」牧染冷聲說著,「能這麼直接就傷害一個小妹妹的心還說是為了她好,你真的變壞了。」
「不管是為了誰都好。總之我寧願當個壞人。」狐大苦笑道,「我想牙奈應該不會給我個好臉色了吧。」
「這是你自找的。好了,我得出去了。」牧染拎起桌上的迴力刀說。
「小染。」狐大突然拉住她的手,「要小心。」
牧染回頭一笑,「你不應該是對誰都要是個壞人嗎?」
「就算我對妳壞,妳會離開我嗎?」狐大笑著問。
「如果你死了的話我會好好考慮。」牧染冷冷的丟下一句話,然後就轉身出門去了。
「等我死了妳才會離開我嗎,小染……」狐大喃喃的說著。
或許像牧染這樣冰冷又危險的女人,跟他這種壞人才是最速配的吧。
至少,在他死之前,她都不會離開他。

男人醉醺醺的搖晃著身子,邊打著酒嗝邊走著。
而離他不遠處有個女人,手裡拿的彎刀在月光下閃閃發亮。
女人高舉起手,準備將彎刀擲出,割取男人的項上人頭……
「把刀放下!」突然一陣吆喝傳來,十名持槍壯漢一擁而入,將女人圍了起來。
「把刀放下,不然老子就斃了妳!」帶頭的男人叫道。
女人冷笑著,將刀放在了地板上。
「被老子逮到了吧!」帶頭男人上前扯住女人的衣領,「妳這賤人殺了我的寶貝女兒,現在還想殺我兒子!」
女人一臉冰冷的望著他,不發一語。
「說話啊!」他伸手將她的下巴高抬起,「長的那麼標緻,內心卻是個狠毒的賤人!告訴妳,妳如果不想死,從今以後就好好的伺候老子!」
「我不伺候畜生。」女人冰冷的說著。
「他媽的!敬酒不吃吃罰酒!」男人咆哮著,「兄弟們!開槍!」
此時女人快速的彎下身,拾起地上的彎刀向上一砍……
帶頭男人的頭顱應聲落地。
其餘九名壯漢起先呆愣在原地,但隨即反應過來,舉槍朝著女人射擊著。
女人一個靈活的後空翻,又將手中的彎刀擲出,瞬間就削去了一名壯漢的人頭。
而彎刀飛出去後又迴旋回來,壯漢們頓時了解,那是把迴力刀!
女人接住迴旋來的刀,又將它擲了出去。
一名壯漢試圖逃跑,卻被彎刀削斷了腿。
壯漢們雖然知道手中的槍能遠距離射擊,但對那能迅速削去人頭的迴力刀更是懼怕不已。
沒人敢動手開槍。
女人手裡握著那把血淋淋的彎刀,在月光下就像是個瘋狂喋血的殘暴女王。
她再次舉起了刀,向前拋出。
壯漢們開始逃竄,有人被削斷了手,有人頭皮被削去了大半,幸運一點的就只是被割傷而逃亡。
現在,剩下一個人了。
他不是什麼壯漢,而是女人原本的目標,那個醉醺醺的男人。
他現在完全清醒了,雙腳不停的顫抖著,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了。
女人冷酷的笑著,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向男人,就如同死神在倒數男人的死期般。
終於,她走到了男人面前。
她居高臨下的望著軟跪在地的男人,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高舉起手中的彎刀……
男人絕望的閉上了雙眼……
女人將刀劈下,此時一道黑影快速旋入……
啪!血濺到了女人身上。
女人呆愣的鬆開手,「為什麼……」
「放過他吧。」一把刀就這樣插進了右腿,「好嗎?」
「你……」女人望著他,「你為什麼要……」
被她刺傷的不是那個醉醺醺的男人,而是那個突然旋入兩人中間的男人!
那男人勉強笑著,「我還是不行當個壞人,我不能不在乎妳……」他說著,右腿沒力的跪倒在地。
「為什麼!為什麼!狐大!」女人放聲的叫著。
她是牧染,而被她刺傷的是狐大!

「你清醒點!」牧染將狐大拖回了公寓,將他放躺在她的大腿上。
那把刀還插在他腿上,她不敢輕易去拔,怕這一拔連他的命都給拔去了。
「小染……」狐大虛弱的說著,「把刀……拔起來……」
牧染吞了吞口水,雙手握著刀柄。
為什麼,拔起來比刺下去更叫人猶豫不決呢?
「拔吧……」他握著她的手,「不要猶豫……」
牧染點了點頭,使勁在雙手上,用力的將刀給拔出!
他的血隨著刀的拔出,噴到了她的臉上。
她沒管這麼多,因為他的血還在流,一直流……
她著急的抓起大把的衛生紙和棉布,往他的傷口覆去。
「傷到血管了……」狐大乾笑著,「不用再擦了,沒用的……」
「我不要你死!」牧染大叫著,「聽清楚了,我不准你死!」
「小染,沒用的……」他伸手摸著她的臉,「沒用的……」
他的手突然虛弱的垂下,將她帶著血的臉抹出血紅的指印……
「狐大!狐大!」她用力的搖晃著他的肩膀。
他閉上了雙眼,沒有回答。
她絕望的放下手中的衛生紙,「你回答我啊……」
他再也不會回答她了,他死了!
他死了,狐大死了!被她殺死了!
在他死之前,她沒有離開他。
在他死之前,她一直在陪他。




下集預告 :

「很抱歉我雖然喜歡妳,但卻不能愛妳。」他有點憂傷的說。
「喔,是嗎。」她無所謂的回答。
「因為我是個危險的人,我不希望有任何人因為我受到牽累,尤其是我喜歡的女人。」
「你跟我說這個做什麼?」
「我喜歡妳,但是不能愛妳,也請妳不要愛上我。」
「你以為自己是誰?」她冷嗤著,「我為什麼要愛上你?」
「那就好。」他漾起笑容,「這樣我就不愧欠妳了。」


----誤殺死狐大的牧染回憶起兩人的過往 !!!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五 8月 08, 2008 8:53 am

狐大與牧染


「妳為什麼要殺人呢?」一個戴著皮卡丘鴨舌帽的男人蹲在她旁邊問。
「要你管。」牧染冷冰冰的說,「我殺不殺人與你無關。」
「怎麼會與我無關呢?」男人皺著眉說,「關心漂亮女人是每個男人的職責。」
「我沒空理你。」她有點吃力的扛起屍體想塞進後車廂。
「我幫妳啦。」男人伸手說。
「你不是反對殺人,幹嘛幫我?」她以一副別多管閒事的臉看著他。
「我沒說我反對啊。」男人笑道,「只是想知道妳是出自什麼原因殺人。」他幫忙將屍體塞了進去。
她碰的一聲關上後車廂,「我說了與你無關。」
「我也殺過人啊,只是沒殺死而已。」男人突然說。
「喔?」她挑起眉,「既然都殺了幹嘛不殺死?」
「沒,只是突然想到我為什麼要殺人呢?所以就沒動手了。所以我很想知道是怎樣的信念讓妳能輕鬆的殺死人。」
「我殺人是想證明自己。」她冷冷的丟下一句,然後就準備要開車離去。
「我來開。」他搶先一步坐上駕駛座,「讓我來幫妳吧。」
「為什麼想幫?」
「因為妳是個很有自我理念又勇於實現的漂亮女人。」男人笑著說。

「妳用來肢解的刀都鏽了!」他一把搶過她手中的刀。
「還是能用來分屍。」她伸手想搶回刀。
「不行不行,這樣吧,我買一整箱新的給妳好嗎?我送妳的。」
「隨便你。」

「失手了?」
「嗯。」她抓著流著血的手說。
「過來。」他一把將她拉了過來,仔細的替她處理傷口。
「你做什麼?」
他突然將她抱住,「我知道第一次失手讓妳自信心受挫,但要繼續堅強,知道嗎?」
「這不需要你提醒。」她冷冰冰的推開他,「我不需要你關心。」
「但我覺得妳需要。以後有什麼事,別忘了還有我在妳身邊。」

「以後,當需要換新傢私殺人的時候,就是公寓日了。而公寓日的前一天,我會拎著一包屍體去店裡找你。」
「好,到時候我再幫妳棄屍。」男人一口答應道。
「……你為什麼,對我那麼好?」
「不為什麼。」男人傻笑著,「我認為這是我應該做的。」

「你跟狐宮有那麼深的關係,為什麼沒跟我說?你其實是他們派來的,是不是?」她生氣的問。
「不是!我雖然跟他們很好,但我是保持中立的啊!」男人握著她的手,「相信我好嗎?我對妳的好是真心的!」
「你能用什麼證明?」
「我用我的皮卡丘來證明!如果我是他們派來接近妳的,那我的皮卡丘都會被五馬分屍!」他發狠誓道。
「笑話!你居然用娃娃來證明!」
「那是因為對我來說,皮卡丘比我的生命還重要幾百倍!」

「很抱歉我雖然喜歡妳,但卻不能愛妳。」他有點憂傷的說。
「喔,是嗎。」她無所謂的回答。
「因為我是個危險的人,我不希望有任何人因為我受到牽累,尤其是我喜歡的女人。」
「你跟我說這個做什麼?」
「我喜歡妳,但是不能愛妳,也請妳不要愛上我。」
「你以為自己是誰?」她冷嗤著,「我為什麼要愛上你?」
「那就好。」他漾起笑容,「這樣我就不愧欠妳了。」

狐大死了。
那個第一個問她為什麼要殺人,第一個幫她棄屍,第一個要她繼續堅強,第一個關心她,第一個送她分屍傢私,第一個對她好,第一個肯用比生命重要幾百倍的東西跟她證明,第一個說喜歡她的男人……死了。
被她殺死了。
她殺死了狐大!狐大是她殺死的!
她茫然的望著他,「你不是說有什麼事都別忘了還有你在我身邊的嗎?那你為什麼死了?為什麼?為什麼!」
她近乎崩潰的說著,「你不是說不行當個壞人,不能不在乎我嗎?那你就這樣死了,還是被我殺死的,就不算是個壞人了嗎?啊?說話啊!」
牧染崩潰了。
從她眼框不自覺落下的淚,不是冰冷的,是溫溫熱熱的。
她哭了?為什麼哭了,她從來不哭的啊!她殺死人從沒哭的,為什麼殺死了他就哭了?
她把覆在他傷口上的衛生紙全部拿起,「好深……你被我傷的好深……」
狐大的屍體要怎麼處理呢?分屍,對!分屍!
她打開狐大提來的行李箱,從裡頭拿出了一把柴刀。
要從哪裡開始割呢?她手拿柴刀在他身上筆劃著。
鏘鐺一聲,柴刀自她手中落地。
她做不到!她沒辦法把他分屍!
「你不是說如果我沒愛上你,你就不會對我有愧欠嗎?」她抱著他的頭說,「我是騙你的……其實我也很喜歡你,可是你卻說不能愛我,所以我才會那樣說……你聽清楚了嗎?我喜歡你!可是你已經不會再喜歡我了!你還愧欠我啊!你要怎麼還我?你的皮卡丘呢?你不能留下皮卡丘就這樣走啊!你不是最喜歡皮卡丘了?還有你的黑店啊!」她語無倫次的說著。
「狐大……」她的淚滴在他臉上,「我不要你死……你說過會一直在我身邊的……你說過的啊,難道你都是在騙我的嗎?」
突然,一隻手撫上她的臉。
她驚訝的彈了起來,是狐大的手!
「小染……」狐大用細微的聲音說著,「我……沒有騙妳……」
「狐大!」她又驚又喜的抱著他,「你、你還活著?」
「死不了的……妳看……」他比了比自己的傷口。
她低頭瞧著,他的傷口居然正緩慢的在癒合!
「你的腳怎麼……」
「我有特殊體質……剛才,只是昏過去罷了……」他乾笑著,「不過妳後來說的話,我都有聽到……」
「你……」她臉一紅,「你居然裝死!」她用力的搖著他說。
「我沒有啊……」他無辜的說著,「是妳太慌了,也沒確定我的呼吸就認定我死了……」
「你!」
「小染,我現在才知道原來妳那麼喜歡我。」狐大笑著說。
「我哪有!誰說我喜歡你的!」她氣結的說。
「妳剛才說的啊。」
「那是因為我看你都死了,所以隨便說說的!」
「那妳為什麼要抱著我哭呢?」




下集預告 :

「少來這套。我問你,你今天為什麼突然阻止我殺人?」
「因為……我還是當不成壞人。」他搖頭說著,「我沒辦法眼睜睜的看妳一直墮落下去。」
「你以前都支持我的,不是還要我繼續堅強下去?」
「那時候我是個愛妳愛過頭的壞人。我以為愛妳就是要支持妳的一切決定,我現在才知道,其實那是不對的,這樣反而是害了妳。」


----狐大與牧染的真情告白 !!!





------對了 偷偷說一下 今天是我生日 = ˇ = 08/08 父親節

狐大歌詞創作--生日快樂

詞:狐大
曲:(尚未譜曲)

打開了家門 裡頭黑抹抹的

伸手想要打開燈 卻被東西絆倒了

一道燭光突然亮了 傳來陣陣的生日快樂歌

燈亮了 好多人圍繞著我向我祝賀

原來他們是來幫我慶生的


唉呀呀 原來今天是我生日

唉呀呀 好多人慶祝我生日


生日 生日 生日 生日 生日快樂

不知道是生男的還是生女的

唉呀 別傻了 誰說我生孩子了

是老媽在幾年前就把我生下了


生日 生日 生日 生日 生日快樂

每年每年都會有天生日快樂

唉呀 偷偷的 數數蠟燭有幾根

不知不覺我好像又老了一歲了


生日 生日 生日 生日 生日快樂

壽星躲在角落偷偷喝著可樂

唉呀 別躲了 蛋糕都快溶化了

還不拿起刀來切蛋糕給每個人





唉呀呀 今天是我的生日呢

唉呀呀 要不要來幫我慶生


生日 生日 生日 生日 生日快樂

我要開始說我的生日願望了

唉呀 好多個 許的願不只三個

就先來祝大家活的健健康康的


生日 生日 生日 生日 生日快樂

希望每年都能過的這麼快樂

唉呀 唱著歌 我祝我生日快樂

祝每個今天生日的人生日快樂


生日 生日 生日 生日 生日快樂

不管是誰生日時候都要快樂

唉呀 開心的 快樂傳給每個人

讓大家都真的感覺生日很快樂


生日 生日 生日 生日 生日快樂

祝我 生日 生日 生日 生日快樂

祝你 生日 生日 生日 生日快樂

我們都要 快樂 快樂 快樂快樂


生˙日˙快˙樂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五 8月 15, 2008 7:42 am

愛過頭的壞人


「小染,妳真的喜歡我嗎?」狐大很認真的問。
「你覺得是就是。」她又揚起冰冷的臉孔說。
「真是的。」他失笑道,「別這樣,妳剛才抱著我哭叫我不要死的時候比現在可愛多了。」
「看不慣就別看啊。」她本想伸手擦乾淚,卻發現手上都是他的血。
「我沒有看不慣。不管是怎樣的妳,我都喜歡。」他肉麻的說著。
「少來這套。我問你,你今天為什麼突然阻止我殺人?」
「因為……我還是當不成壞人。」他搖頭說著,「我沒辦法眼睜睜的看妳一直墮落下去。」
「你以前都支持我的,不是還要我繼續堅強下去?」
「那時候我是個愛妳愛過頭的壞人。我以為愛妳就是要支持妳的一切決定,我現在才知道,其實那是不對的,這樣反而是害了妳。」
「所以呢?你要我收手?」她茫茫的望著他問。
「小染,就當作是為了我……不,就當作是為了妳自己,不要再殺人了好嗎?妳已經證明自己了!」他堅決的說。
「我……」她還在猶豫著。
「小染,妳以為我死的時候很難過不是嗎?同樣的,其他人的親人被妳殺了,也會有這種反應啊!」他不放棄的說。
「就當作是我傷了你的彌補。」她嘆口氣說,「我答應你。」
「小染,我真的愧欠妳了。」他突然起身將她抱住,「我不知道原來妳也像我喜歡妳一般喜歡我,卻一直不敢開口。」
「你又知道我跟你一樣了?」
「我當然知道囉。」他痞痞的笑著,「妳剛才可是真情流露了呢。」
「狐大!」
「小染。」他捧起她的臉本來想親下去的,卻停了下來,「妳要不要先去洗洗臉呢?」
她擦了擦滿是血的臉,「還不都是你害的,沒事流那麼多血幹嘛?」
「欸,小染,要不是妳那一刀就這樣狠狠的劈下來,我會流那麼多血嗎?」
「你活該。」她瞇眼對著他吐舌。
「哈哈,妳真的好可愛。」狐大笑道,「我的確是活該。讓妳愛我那麼久卻不敢說出來,流那麼多血算是我應得的。」他看著即將復原完畢的右腿說。
嘖,麻痺了。還真是流的不少呢。
「照這樣來說我應該再多捅你幾下。」她拿起一旁的柴刀做勢要砍他,「你為什麼會有特殊體質?」
「我也不知道,遺傳的吧。」狐大攤攤手道,「我本來也不知道我可以這樣啊,是之前有一次也受重傷才發現的。而且我好像還有其他能力吧。」
「難怪狐宮那麼想拉攏你啊。」她嘲諷道。
「哎呀,別這樣嘛。妳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妳那麼恨狐宮了嗎?」他突然問,「妳說如果到了我有資格讓妳講給我聽的時候,妳就會講的。現在是那個時候了嗎?」
「我爸是狐宮的人。他在一次的保鑣任務中因為害雇主被殺死,所以引咎自殺。」她垂著頭說,「當要殺雇主的殺手就出現在他面前時,他居然還秉持著自己不殺人的原則勸殺手投降,結果當然是沒人想理他。殺手當著他的面直接殺了雇主就走了。」
「所以他因為這樣自殺?」
她冷笑著,「當然不是。他任務失敗後回到宮裡,居然被人笑說他是個不敢殺人的懦夫,留著只會丟了狐宮的臉。他是被那些殺人當吃飯般簡單的人害死的。」
「原來是這樣……妳父親那時候在位的宮主是誰?」
「狐鐵兒。」
「這也難怪了。她在位時算是狐宮以武力稱霸的全盛時期,當時標榜以武力為能力分階,也就造成當時狐宮的一股殺人風潮了。不過後來即位的狐軒兒宮主就有修改這種制度,不再以殺人為重,也是此時狐宮由完全黑幫轉型為黑白通運。到了狐青兒時,完成任務的方式已從之前的統一模式改為自由模式,不一定要動粗。而現任宮主狐茜兒呢,只是個以整人為樂的宮主了,根本不會再有強迫殺人的事情出現了。」狐大像在講歷史課本上的課文般說著。
「你對狐宮還真了解啊。」牧染冷哼道,「不過我也不擔心,畢竟你都用皮卡丘來當證明了。」
「對了,可不可以再問妳一件事啊?」
「什麼?」
「妳說妳喜歡我……那是喜歡我哪一點呢?」他嘿嘿的笑著。
「就很厲害,打不死卻很欠打吧。」她半開玩笑的說。
「是喔。不過喜歡我很辛苦的。」他一臉認真的說,「因為我並不能愛妳,而且我也有喜歡別的女人。」
「你是在告訴我你很花心?」牧染挑眉道,「我無所謂。反正除了你以外我也不可能喜歡其他人了。」
「小染,妳對我這麼好,我應該多被妳砍幾刀才是。」他緊緊的把她抱在壞中,「我真的好恨自己不能愛妳。」
他抬起她的下巴,低頭吻上了她的唇……

狐大睜開了眼睛,看著躺在他身旁的牧染。
他突然站起身走到浴室裡,拿了條濕毛巾回來。
他仔細的替她擦拭著臉上已經乾掉的血。
嗯,這樣才美嘛。他在心裡想著。
原來,她是愛他的啊。
不過他不能愛她,之前曾經為了她什麼都不顧,對其他心愛的女人也是如此……
因此他才知道,自己是個愛不起的人。
他不值得任何人來愛,而他那為了愛啥都不顧的狂野方式也不是每個人都沉受的起的。
還是維持現在這樣就好。
在他還沒搞清楚以前,還是別愛任何人的好。
就當作對她們愧欠吧,他是個告訴自己不能愛人卻又總是不小心愛過頭的壞人。
所以啊,昨晚他才會沒對牧染做任何事。
他沒那個資格。就連跟她親嘴心裡也會覺得對不起她。
他不像她,那麼坦然的接受愛。
他什麼都強,唯獨在愛人這方面……唉,不提也罷。





下集預告 :

「謎音?妳就是那個有名的女特務謎音?」狐大打趣的看著坐在腳踏車上的謎音問。
「對,就是我。」謎音得意的點點頭,「你就是那個有名的狐大吧?幸會幸會。」她伸出手與狐大握握手。
「妳說妳被人打了針,會來找我八成是要我帶妳去見那個人吧?」狐大微笑著握著她的手說。
「沒錯。」
「好,不過在那之前……」他突然拉長音說,「可不可以先讓我睡個覺啊?」



----蜀山劍俠救回家的女人居然是個女特務 ???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一 8月 25, 2008 4:29 pm

謎音

謎音突然睜開了眼。
這裡是哪裡?她疑惑的爬起身來望著四周。
這是個房間,可是不是她的房間。
她本想起身下床,卻發現地板上躺了個男人。
他是誰?他為什麼會在她旁邊?
她閉上眼睛思索了一陣子……
對了,他是昨晚那個問她需不需要幫忙的人。
所以這裡是他的房間囉?
不行,她不能再待在這了,得趕快把東西搶回來才行!
怎知她雙腳才一落地,便無力的向前倒下。
怎麼會?她的腳使不上力!是昨天被那些傢伙打了麻醉針的關係嗎?
而她跌倒的聲音也正好把蜀山劍俠吵起來了。
「唉,妳醒啦?怎麼跪在地上呢?」他嚇的趕緊將她扶了起來。
「我的腳……使不上力。」她比著雙腳說。
「怎麼會呢?對了,妳昨天晚上哭著說妳被搶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哭?你是不是看錯了?」謎音皺著眉問,「我什麼時候哭了?」
「可是我明明有聽到哽咽聲啊!」難不成見鬼了?
「那可能是因為我被打了針所以神智不清發出來的吧。你是誰?」她突然問。
「我?我只是一個剛好路過差點被妳嚇死的人。大家都叫我蜀山劍俠,那妳呢?」
「我是謎音,謎樣的謎,音樂的音。」謎音自我介紹著。
「謎音?好奇怪的名字。」
「蜀山劍俠就不怪嗎?」她白了他一眼,「我現在沒辦法走路,你有沒有認識什麼可靠的人啊?」
「可靠的人?」他偏頭想了一下,「妳認不認識開黑店的狐大?」
狐大算是可靠的人吧?
「狐大?認識!快帶我去找他!」謎音高興的叫道。
「可是還沒到開店時間呢。」
「不管,你快帶我去!」

狐大悠哉的從口袋裡掏出了鑰匙,正準備打開店門進去裡頭的皮卡丘小窩睡個覺時,卻赫見蜀山劍俠騎著腳踏車載了個女人過來。
「小蜀,一大早就這樣把妹不好吧,還沒到營業時間耶。」狐大打了個大呵欠說。
「誰說我在把妹的。」蜀山劍俠苦著臉說,「是她……」他把發生的事都說了一遍給狐大聽。
「謎音?妳就是那個有名的女特務謎音?」狐大打趣的看著坐在腳踏車上的謎音問。
「對,就是我。」謎音得意的點點頭,「你就是那個有名的狐大吧?幸會幸會。」她伸出手與狐大握握手。
「妳說妳被人打了針,會來找我八成是要我帶妳去見那個人吧?」狐大微笑著握著她的手說。
「沒錯。」
「好,不過在那之前……」他突然拉長音說,「可不可以先讓我睡個覺啊?」
「對喔,狐大你昨天晚上是跟牧染在一起嘛,難怪睡不到覺了。」蜀山劍俠笑著說。
「拜託,才不是你想的那樣。」狐大揮揮手說,「先進來坐吧!等我睡醒了再出發。」
蜀山劍俠完全沒注意到狐大的褲子破了一大塊呢。
「對了,是要去找誰啊?」他還完全在狀況外。
「鼎鼎大名的……美女醫生。」謎音笑著說。

「營業時間,早上七點到晚上十點啊。」彭齊偃看著手中的名片,「下班後抽個時間去好了。」
「總裁,您剛剛說什麼啊?」坐在他身旁的秘書問。
「啊,沒事。」他趕緊將名片收到口袋裡,「最近的行程有排在晚上的嗎?」
「目前沒有。」秘書翻著記事本說,「珍妮小姐有要邀請您與她共進晚餐,但時間還沒敲定。」
「敲定了就告訴我吧。行程盡量不要排在晚上九點之後,我有點私事。」他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說。
「好的。」秘書盡責的在記事本上記下了這一點。
不知道今天去是不是就能遇到那女孩,把東西還給她呢?彭齊偃在心裡想著。
順便……他想問問她,是誰讓她哭的那麼傷心的。
「總裁,到了。」秘書打開了車門。
他,彭齊偃,齊天企業公司的總裁,今年才二十歲。
特色,對工作百分之百熱忱,人稱工作狂總裁。

她失眠了,一整晚就這樣呆望著天花板。
今天……不,以後還要去狐大黑店嗎?
她不知道她該以什麼身分進去那裡。
是狐大的超級粉絲?狐大撿來的孤兒?還是只是個普通的熟客?
她要怎麼去面對狐大呢?
早知道那時候就不要大叫出來,這樣狐大就不會知道她聽到他說的話了。
至少她還可以裝做不知道,當作沒發生過。
但是狐大知道她聽到了,那她還要厚臉皮的出現在他面前嗎?
他會不會把她趕出來呢?那這個房子也是狐大的,她還能再住在這裡嗎?
她不知道了,這些問題太複雜了。
逃避吧。至少今天先讓她逃避吧。
決定了,今天不去黑店了。



下集預告 :

當他們準備按電梯時,電梯門正好開啟了。
走出來的是一位留著一頭醒目的白色長髮,卻戴著墨鏡的醫生。
那白色長髮即使綁了馬尾,也還是很長呢。
而那白和白西裝白長褲的醫生裝配起來剛剛好。
「翳匪!」狐大叫著,上前抱住了那名醫生。
「這就是我跟你說的美女醫生喔。」謎音在一旁笑著說。


----傳說中的美女醫生即將登場 !!!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六 8月 30, 2008 7:36 am

美女醫生

狐大終於睡飽了,一臉精神飽滿的走出了房間。
結果當他掀開皮卡丘簾子時,看到的是趴在桌上睡著的謎音和蜀山劍俠。
真是的,沒睡飽幹嘛還那麼早起來找他啊?
「謎音。」他先是在謎音耳邊小聲的喚她。
「嗯?」真不愧是女特務,這樣就醒了,「啊,你睡飽啦?」
「不過妳倒是一副沒睡飽的樣子。」狐大輕笑道,「趁現在小蜀在睡覺,我有點事情想問妳。」
「什麼事情?」謎音不自覺的嚴肅起來了。
「妳說妳的東西被搶了。那樣東西該不會是……海之音吧?」
「你怎麼……真不愧是狐大啊。」她略顯驚訝的說,「沒錯,我這次本來是奉命將海之音帶回給特務聯邦組織的,但卻在中途被人搶走了。他們武力很強,還隨時帶著麻醉針,所以我在猜想該不會是……」
「不是狐宮的人。」狐大突然打斷她的話,「有水蛟龍在,他們根本就用不上海之音。搶妳的是其他人。」
「那你知道是誰嗎?」
「被搶的又不是我。」他失笑道,「我會請人幫妳查的。好,現在趕快出發把妳的腳醫好再說。」
「嗯。」她用力的晃著蜀山劍俠的肩膀,「起來了,要走了。」
「啊?」蜀山劍俠睡眼迷濛的望著她,「走去哪?」
「不是跟你說了要去找美女醫生的嗎。」謎音沒好氣的說。
「喔,對!」一聽到美女兩個字他眼睛就亮起來了。
既然是狐大認識又叫做美女醫生的,一定是個大美女!

「妳好,我找牧醫生。」狐大手撐著頭靠在櫃檯上說。
「牧醫生?」坐在櫃檯的女護士揚起眉,「牧醫生正在開刀喔。」
「喔,那應該不必等超過三分鐘。」狐大笑道,「在哪個開刀房呢?我是牧醫生的朋友。」
女護士望著他一會兒,「三樓。」
「謝謝。」狐大給了她一個迷死人的笑容。
「好啦,我們去樓上吧。」他轉頭對著蜀山劍俠和謎音說。
蜀山劍俠揹著謎音呢。
當他們準備按電梯時,電梯門正好開啟了。
走出來的是一位留著一頭醒目的白色長髮,卻戴著墨鏡的醫生。
那白色長髮即使綁了馬尾,也還是很長呢。
而那白和白西裝白長褲的醫生裝配起來剛剛好。
簡直就是個比白還要白的人!
「翳匪!」狐大叫著,上前抱住了那名醫生。
「這就是我跟你說的美女醫生喔。」謎音在一旁笑著說。
「嗯,從側面和背後看真的很美呢。」蜀山劍俠點點頭道。
「狐大,我真是太驚訝了!你怎麼來了?」那醫生開口問道。
咦?怎麼是男生的聲音啊?
蜀山劍俠疑惑的看著謎音,「欸,為什麼……」
謎音突然噗哧一笑,「哈,我忘了告訴你,美女醫生是男的!」
「男的?」蜀山劍俠呆掉了。
那耶阿捏?美女醫生居然是個男的!

「被打麻醉針是嗎?我幫妳看看。」那「美女」醫生翳匪將謎音從蜀山劍俠背上抱下來放在床上後說著。
他一點也不避嫌的就直接把謎音的黑色長褲脫了下來,也沒顧慮狐大和蜀山劍俠就在一旁。
謎音也不在乎就是了。
黑色蕾絲小褲褲!蜀山劍俠在心裡叫著。
「麻痺差不多有十三個小時。」翳匪按著謎音的細長的腿說,「是昨晚十點被注射的。」他的話都是肯定句,而不是疑問句。
「如果妳不急著走路的話,等它藥效自動消退還要三十五小時。」他笑著,「我幫妳打一針特製藥劑就能馬上好。」
「好。」謎音安心的點著頭,「請幫我打一針吧。」
當翳匪幫謎音打完針後,狐大突然叫住了他。
「小匪,是這樣的,昨天我又用了癒合的能力了。」他將昨晚和牧染發生的事說給了翳匪聽。
「所以狐狐跟牙奈他們不知道其實你是故意說的?」蜀山劍俠在一旁聽完之後問道。
「當然。」狐大苦笑著,「我跟小染說的還挺狠的。」
「這次復原時間有比上次進步嗎?」翳匪根本就不在乎他們說的事,他在乎的是狐大的特殊體質。
「有。」狐大點頭道,「雖然也還是慢慢的,但有比上次快了。」
「還是比不上鳳凰。」翳匪搖頭道,「只有單一異能和擁有多種異能的使用速率果然如我想像般不同。」
「嗯。」
「那狐大你有打算跟他們解釋嗎?」蜀山劍俠繼續問著。
因為翳匪講的他聽不懂嘛!
「不打算吧。」狐大聳聳肩說,「這也是為了狐狐好。如果她這次能打從心底認定我討厭她,她自然就會去接受別段戀情,而不是繼續崇拜我了。」
「唉,這年頭壞人跟好人都很難當了。」蜀山劍俠意有所指的看著謎音。
「幹嘛?」
「妳從起來到現在都還沒對我說聲謝謝耶。」
「我為什麼要跟你說謝謝?」謎音白了他一眼,「幫我用好腳的又不是你。」
「要不是我把妳帶回家,妳現在還在抱著垃圾桶睡覺呢!而且要不是我剛好認識狐大,妳也沒辦法來這啊。」蜀山劍俠邀功道,「而且我還揹妳、騎腳踏車載妳耶。」
「好,謝謝。這樣可以了嗎?」
「這還差不多咧。」

當大夥兒回到黑店時,牙奈和小魚乾已經坐在裡頭了。
果然,牙奈沒給狐大好臉色看呢。
他本來是跟小魚乾有說有笑的,可一看到狐大進來,臉色就僵了下來。
小魚乾則是搞不清楚狀況的看著他們兩個。
發生什麼事了啊?
「狐大,我肚子好餓喔。」蜀山劍俠試著打破沉默說。
「你想吃什麼?」狐大也沒多管牙奈了,直接就經過他走到櫃檯裡。
「蜀山劍俠你嫌錢多是吧?那乾脆拿去捐一捐好啦。肚子餓去路邊的小吃店隨便吃吃就行了,幹嘛來這種黑店吃?又貴又傷身!」牙奈酸酸的說著。
「牙奈,你今天是怎麼了?怎麼可以說這種話?」小魚乾不明白的問。
「你去問狐大啊!像這種人,我才不屑在他店裡工作!」牙奈一把踢開了椅子,直接就跑了出去。
「喂!」小魚乾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還是本能的追了出去。
「牙奈!」蜀山劍俠也跟著跑了出去。
「喂!你別跑啊!你跑了我今晚睡哪裡?」謎音跟在他身後叫著。
好啦,人全跑光了,只剩狐大一個。




下集預告 :

「今天生意不好啊,喵?」這時一個女人走了進來。
她有著一頭過肩的褐色長髮,頭上戴了頂貓帽。
她的上衣是件有貓咪圖案的寬敞大衣,褲子則是件七分膨膨褲。
而最受注目的,當然就是她揹在身後的那貓咪包包了。
奇了,這位小姐該不會是貓的化身吧?
「妳來啦。」狐大笑著比了比吧檯前的椅子示意她坐下。



----喵 , 飛天貓登場 !!!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六 9月 06, 2008 8:26 am

飛天貓

狐大輕笑著,點燃了一根煙。
這樣也好。連牙奈這個局外人都那麼氣他了,想必狐狐是更甚了。
不是他故意要這樣氣她的,而是就算他好聲好氣的跟她講,她也會說什麼只要他喜歡她就好,不怕會危險之類的話。
所以,他只好出此下策了。
「今天生意不好啊,喵?」這時一個女人走了進來。
她有著一頭過肩的褐色長髮,頭上戴了頂貓帽。
她的上衣是件有貓咪圖案的寬敞大衣,褲子則是件七分膨膨褲。
而最受注目的,當然就是她揹在身後的那貓咪包包了。
奇了,這位小姐該不會是貓的化身吧?
「妳來啦。」狐大笑著比了比吧檯前的椅子示意她坐下。
「你找我我能不來嗎,喵?」女人笑著說。
「想點些什麼呢,飛天貓?」
「來杯純魚汁吧,喵。」名喚飛天貓的女人笑著,「要不來份炸魚也行,喵。」
「好的。」
狐大慢條斯理的從冰箱裡拿出一盤魚,剁去了魚頭和魚尾,然後將骨頭挑起,將魚肉丟進了果汁機裡。
接著他將剛挑起的東西煮成了魚湯,也倒進了果汁機裡。
接下來當然就是按下咱們那什麼都能攪的稀巴爛的果汁機開關,然後就蹦出了一杯稠狀的東西。
「妳的純魚汁,一杯五百。」
「不知道拿你要的情報夠不夠抵呢,喵?」飛天貓皺眉看著那杯純魚汁說。
好稠喔,這真的是汁嗎?
「那得先看看囉。」狐大說著就伸手摸向她胸前的貓咪圖案。
喵的一聲,那貓咪圖案居然打了開來,露出了藏在裡頭的螢幕。
不會吧?難不成她是隻貓型天線寶寶?
螢幕上的畫面是一隻穿著紳士服的貓咪。
「請說出使用者名稱,喵。」那貓用機械女音說著。
唉,跟飛天貓一樣,說話尾音都有個喵。
「狐大。」
「請說出使用者登錄密碼及密語,喵。」
「密碼是皮卡皮卡丘丘,密語是我愛皮卡丘。」狐大笑著說。
「核對中請稍後,喵。」螢幕上改成那隻貓在跑著時間條了。
「登錄成功。歡迎您,喵。」那貓將臉貼在螢幕上說,「請選擇您需要的服務,喵。」
「先幫我開啟信箱。」
「好的,喵。」只見那貓走到了螢幕上一個信封圖案的地方,動手將那信封給拆了,「沒有新郵件進來喔,喵。」
「連上魚池搜尋系統,搜尋字是海之音。」
「好的,喵。」那貓咪拿著一條像是網路線的東西接在了網路圖案的旁邊,另一頭則是接在了魚池圖案的旁邊。
好忙的接線生啊。
「啟動魚池搜尋系統,搜尋字海之音,喵。」螢幕上跑出了那貓在打鍵盤的圖樣。
「搜尋結果共六筆,喵。海之音一詞的由來、海之音的誕生過程、海之音開發團團員名單、海之音各個投資企業、海之音歷代持有人、海之音目前所在地。請選擇,喵。」螢幕上跑出了貓咪剛才唸的幾個項目。
「海之音目前所在地。」其他好像都不怎麼重要嘛。
「好的,點選進入頁面中,喵。」貓咪用手點著那個連結,「是否啟動語音伴讀系統,喵?」
「好。」這樣他就可以在旁邊喝個茶了。
「啟動語音伴讀系統,喵。」那貓咪清了清嗓子,「海之音,日前由特務聯邦組織探員謎音奉命將之帶回給組織,但在途中遭到海謎組織成員偷走,目前正被帶往海謎組織在臺海域分部,準備利用臺灣海峽作為海之音的測試場地。要再聽一次請按撥放鍵,喵。」
「海謎組織?」狐大思索了一下,「搜尋海謎組織。」
是個新興的組織嗎?
「好的,喵。」又跑出貓咪打鍵盤圖樣了。
「搜尋結果共三筆。海謎組織的成立、海謎組織的成員、海謎組織的分部一覽。請選擇,喵。」螢幕上又跑出了貓咪剛才唸的幾個項目。
「海謎組織的成員。」
「好的,點選進入頁面中,喵。」貓咪用手點著那個連結,「是否啟動語音伴讀系統,喵?」
「不用。」等它一個一個唸完要唸到什麼時候?
「取消語音伴讀系統,請自行瀏覽,喵。」螢幕上浮出了密密麻麻的成員名單。
狐大仔細的找出了頭目及副頭目的名字,卻突然愣了一下。
「副頭目……邪面?」他略顯驚訝的問著。
「是啊,是魚老大提供的,不會有錯的,喵。」飛天貓用吸管攪著杯子說。
到現在她還不敢喝呢。
「這樣啊,我知道了。」狐大苦笑著,「對了,搜尋狐大。」
「是的,喵。」貓咪又在打鍵盤了。
「抱歉,這個搜尋字被魚老大列為禁止搜尋,喵。」貓咪哈著腰說。
「真不愧是央小魚,對我的資料真是保密到家了。」狐大滿意的笑著,「關閉系統。」
「關閉中,喵。感謝您的使用,喵。」貓咪揮手向他告別,然後就把桌布捲起來扛回家了。
螢幕上的圖樣消失,原本在衣服上的貓咪圖案又重新將螢幕給蓋了起來。
「如何,夠抵吧,喵?」飛天貓問著。
「如果妳喝完的話。沒喝完一杯變成一萬喔。」
「這麼狠啊。你打算怎麼做,喵?邪面和你不是……」
「嗯,不太好處理了。」

「雖然你說你是親耳聽到的,可是我還是不相信狐大會說這種話。」小魚乾喝著咖啡說。
他們攔住了牙奈,然後就將他拖進了一旁的咖啡廳裡。
「可是他真的是這樣說的!」牙奈生氣的說。
「你先冷靜點。你認識狐大那麼久了,你覺得他有可能說出這種話,甚至是針對狐狐嗎?」知道內情的蜀山劍俠拍著他的肩膀說。
「我也覺得不可能,可是他就是說了啊!」
「你想他有沒有可能是故意這麼說的?」謎音在一旁插嘴道。
「故意的?」牙奈聞言愣了一下,「就算真的是故意的,那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妳真是的。」蜀山劍俠皺眉對謎音說,「狐大不是說別說嗎?」
「我可沒說什麼啊。我剛才那句是疑問句耶。」謎音一副事不關己的說。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小魚乾聽的霧煞煞的,「狐大跟你們說了什麼?」
「這……怎麼辦?」蜀山劍俠求救似的看著謎音,「要說嗎?」
「你自己決定啊。」謎音聳肩道,「狐大不會怪你的,反正你又不是告訴那個女孩。」
「嗯。事情是這樣的……」





下集預告 :

皮卡丘風鈴叮叮作響。
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走了進來。
他有著一頭輕巧的黑色短髮,眉宇間透露給人一種莊嚴壓迫的感覺,一雙明亮的黑眸毫不客氣的四處打量著店裡的擺設。
是新客人呢。
「歡迎,要點些什麼?」狐大禮貌性的一笑。
「有什麼可以點?」男人開口問道。
狐大暗自的皺了皺眉。
唉唉,為什麼穿西裝的人說話時總是那種低沉的嗓音呢?



----總裁大駕光臨狐大黑店 , 有什麼事呢 ???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五 9月 12, 2008 4:38 pm

一種會吃人的生物

「所以,這一切都是狐大和牧染演出來的?」牙奈聽完蜀山劍俠的述說後問著。
所以真的是他誤會狐大了?
「對,狐大是這麼說的。」
「可是這是狐大他說的啊,誰知道他是不是騙你們……」
「牙奈。」小魚乾突然開口,「在你眼中,狐大是個怎樣的人?」
「狐大他……」
「如果沒有他,我們現在可能早就餓死在街頭了。」小魚乾說,「你現在是個捏飯糰達人了,可你還記得那個教你捏飯糰的是誰嗎?」
「是狐大。」牙奈低頭說著,「你說的對,我的一切都是狐大給的,我不應該這麼不信任他的。」
「這就對啦。所以這一切都是個誤會,狐大也是為了狐狐好才這樣。」蜀山劍俠打圓場道。
「可是我說我不屑在他店裡工作……怎麼辦?」
「那就暫時不要回去啦,當作我們沒追到你,沒跟你解釋這一切。」謎音突然說。
「為什麼要這樣?」
「拜託,你到底把狐大當什麼了?你說不做就不做,想做又跑回去。你有把他放在眼裡嗎?」
「我當然有啊!」牙奈叫著。
「那我告訴你,你就照我說的去做。你就暫時別回黑店了,盡量想辦法挑撥狐大和那女孩,幫忙湊合那女孩和別人在一起,這樣才算是在幫狐大,你也才有那個臉回去。」她提議道。
「這樣真的行的通嗎?」
「只要你肯去做,什麼事情都行的通。」

「阿貓,央小魚最近過的好嗎?」狐大笑看著飛天貓問。
因為她剛才喝了那杯魚汁,一臉苦巴巴的。
「魚老大他啊,還是一樣。還是一樣到處趴趴走、到處交朋友、到處有意無意的勾引女人,喵。」
「這樣啊。」狐大笑著,「他好久沒來我這了。」
「魚老大很忙的,喵。」飛天貓苦著臉說,「可不可以給我一杯水,喵?」
「當然可以。」狐大遞了杯水給她,「本店可愛的皮卡丘水壺煮過的水,再加上可愛的皮卡丘杯,一點都不貴,一杯兩百就好。」
「一杯兩百,喵?」她聞言張大了嘴,「一杯水耶,喵。」
「這裡是黑店啊。」狐大理所當然的笑著,「那貓博士呢?妳那貴為魚池科技研發大師的媽媽過的好嗎?」
「她很好啊,喵。」她心不甘情不願的掏出兩張百元鈔票,「只是最近她老抱怨自己發明太多東西了,喵。」
「是很多。」狐大笑咪咪的接過錢,「魚池的一堆科技設備都是小魚跟她發明出來的呢,很厲害了。」
「是啊,喵。可是她都不肯教我怎麼發明,所以我都只能帶著她發明的東西到處走,喵。」
「那是因為妳才十七歲,還太小了。妳媽媽以前也是從基層的情報員開始做起的啊,等妳長大她就會教妳了。」
「真的嗎,喵?」
突然,她掛在手上的貓型手錶喵喵的叫了起來。
「啊,又有任務了,喵。再見囉,喵。」她著急的說著。
「嗯,快去吧。」狐大笑著和她揮揮手。
她動手按向身後揹著的貓咪包包,包包喵的一聲,突然長出了兩隻天使翅膀。
這就是她被稱為飛天貓的原因,她會飛!

傍晚九點,狐大無聊的坐在櫃檯打著呵欠。
今天除了飛天貓以外就沒有其他客人來了。
狐狐也沒來呢。
看來,她應該是對他死心了。
皮卡丘風鈴叮叮作響。
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走了進來。
他有著一頭輕巧的黑色短髮,眉宇間透露給人一種莊嚴壓迫的感覺,一雙明亮的黑眸毫不客氣的四處打量著店裡的擺設。
是新客人呢。
「歡迎,要點些什麼?」狐大禮貌性的一笑。
「有什麼可以點?」男人開口問道。
狐大暗自的皺了皺眉。
唉唉,為什麼穿西裝的人說話時總是那種低沉的嗓音呢?
「這個僅作參考用。」狐大遞了目錄給他。
他拿起目錄,走到了離櫃檯不遠的桌子坐著。
「僅作參考用?」
「基本上本店是採用隨點隨做的方式。你點什麼,我就做什麼。」狐大笑笑道,「當然,如果點目錄上的餐點會比較安全也比較省錢。」
「門口寫著黑店是吧。」男人輕笑著,「很有創意。請問這間店除了你之外還有別人嗎?」
「平常有。你要找誰嗎?」
「這個。」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粉紅色錢包,「你認得這個錢包是誰的嗎?」
「認得啊。」狐大狂點頭,「那是我送狐狐的。」
「狐狐?是那個女孩的名字嗎?」
「嗯。怎麼會在你那呢?」
「昨天我走在路上被她撞到,結果她轉頭就跑,錢包掉了也不知道。」男人說道。
很湊巧的有押到韻呢。
「被她撞到?她該不會是邊哭邊跑吧?」依照她的個性一定是這樣的。
「對。她人呢?」
「她啊……平常她每天都會來,可是她今天沒來。」狐大苦笑著說。
「是嗎。那我就等到她來。」
「啊?不用啦,我幫你交給她就行了。」狐大趕緊說。
「我堅持。」男人語氣堅定的說,「錢包是重要的東西,我堅持要當面還給她。況且,我還有事情要問她。」
「有事問她?」
「我想知道她為什麼哭成那樣。」
「啊……」狐大一昧的乾笑著。
兄弟,告訴你,就是我害她哭成那樣的。
「我會天天來。」男人說著便起身站了起來。
「要怎麼稱呼你呢?」
「我叫彭齊偃,是齊天公司的總裁。」
「喔,是彭總裁啊。不吃點東西再走嗎?」
他將目錄闔了起來,「隨點隨做是吧?那好,給我一杯總裁咖啡。」
「好的,馬上來。」狐大轉身走進櫃檯製作咖啡。
唯一不同的是,他加了特別多的奶精在裡頭。
「這是什麼意思?」彭齊偃看著那杯幾乎全白的咖啡問。
「總裁是個苦悶的工作吧?所以應該要加奶精下去調適一下,這樣才能入味啊。」
「聽起來還真有點道理。一杯多少?」
「一杯啊……既然是總裁咖啡應該也要貴一點才是,一杯一千二。」
「一千二?老闆,我可是知名企業的總裁。」
「我知道你是總裁啊,那又如何?總裁該不會是指一種會吃掉人的生物吧?」狐大笑咪咪的說著。
「呵。」他輕笑著,「老闆,你還真有趣。」他很乾脆的掏出了一千二放在了桌上。
「別叫我老闆啦,這樣怪怪的。叫我狐大吧!」





下集預告 :

「小蜀。」
一個戴著銀色細框眼鏡,穿著紫色連身裙的女人突然走到了蜀山劍俠旁邊。
「啊?是李琪啊,有什麼事嗎?」蜀山劍俠對著她乾笑著。
謎音當然知道他在乾笑什麼。
那女人穿的是低胸的連身裙,而且很顯然的是沒穿胸罩。
她甚至還有意無意的微傾著上半身,好像就怕他看不見她那條深邃的乳溝似的。
當女人故意這樣靠近男人時,絕對沒安什麼好心眼。
「是這樣的,我……」李琪欲言又止,「不知道該不該找你說?」



----失戀大王真是艷福不淺 ???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六 9月 20, 2008 7:53 am

他是個好人

「我要出門去上班了喔。」蜀山劍俠在她耳邊說著。
「嗯。」謎音敷衍的應了一聲。
他的床跟枕頭都好軟好舒服喔。
唉,真有點同情那把床讓給她而自己睡在地板上的人了。
誰叫他要撿她回來呢,呵呵。
「妳會煮東西吧?想吃什麼自己從冰箱裡挖。」
「我不會煮……」她突然翻了個身。
她那雙細長潔白的腿就這樣擺在他眼前,令他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
「不會煮?」他皺眉問著,「那……我放兩千元和備用鑰匙在桌上,妳自己出去買喔。」
「嗯哼……」她咕噥一聲。
待蜀山劍俠出門後,謎音突然精神飽滿的爬了起來。
嘿嘿,她要去看看那傢伙到底是在做什麼的!
於是她抓起桌上的錢和鑰匙,也偷偷跟在他身後跑了出去。
沒辦法,她可是個特務。

嘖嘖,真沒想到他居然是坐在辦公室裡吹冷氣工作的那種呢。
謎音想著。
她現在正坐在蜀山劍俠所在樓層旁邊店家的那塊招牌上嗑著剛買來的漢堡。
這裡是六樓喔。
她是怎麼上去的?別忘了,她是個特務。
「小蜀。」
一個戴著銀色細框眼鏡,穿著紫色連身裙的女人突然走到了蜀山劍俠旁邊。
「啊?是李琪啊,有什麼事嗎?」蜀山劍俠對著她乾笑著。
謎音當然知道他在乾笑什麼。
那女人穿的是低胸的連身裙,而且很顯然的是沒穿胸罩。
她甚至還有意無意的微傾著上半身,好像就怕他看不見她那條深邃的乳溝似的。
當女人故意這樣靠近男人時,絕對沒安什麼好心眼。
「是這樣的,我……」李琪欲言又止,「不知道該不該找你說?」
「什麼事情?」
「就是,我……」
她突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整個人偎進蜀山劍俠懷裡。
「妳……」他嚇了一大跳,連忙望了望四周。
好險,附近沒有其他人看到。
「我只能找你幫我了!」李琪緊緊的抱著他說。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他溫柔的問著。
「我……被人騙了!他不但騙走我的錢,還騙我跟他……跟他上床!」她哭訴著。
「什麼?妳是不是遇到詐騙集團了?」蜀山劍俠著急的問著。
「對。怎麼辦?我失身事小,可是我被騙走的那二十萬是要給我媽繳手術費的……」
「手術費?妳媽怎麼了嗎?」
「她前幾天被檢驗出有結石,要開刀取出……可是我的錢被騙走了,沒有錢就不能幫她開刀了!」她激動的說著。
「那……該怎麼辦?不然這樣好了,我先借妳錢好了!」他說著就從口袋裡掏出了錢包。
這個笨蛋!謎音在心裡罵著。
他難道看不出那女的是裝的嗎?眼淚才那一兩滴而已,還拼命的眨著眼睛想把淚擠出來。
還是他只注意到她的胸前而已?
「走,我現在就帶妳去提錢。」他一把拉起她的手說。
唉,沒救了。
謎音搖了搖頭,在他們走出公司大門後跟在了他們的後頭。

走了好幾家銀行後,蜀山劍俠終於領到了二十萬的現金。
「拿去吧,快去幫妳媽媽繳手術費。」他將裝錢的袋子遞給了她。
「小蜀,你對我真好。」李琪用充滿感激的眼神看著他,「我真不知該怎麼報答你才好……」
「別這樣說,我們是同事啊。」
「其實,我很喜歡你。」李琪突然將臉湊近說,「不如,我以身相許吧。」
「啊?」蜀山劍俠驚訝的張大了嘴,「妳是開玩笑的吧?」
「你覺得呢?」她墊起腳尖捧起他的臉,「你不喜歡我嗎?」
「我……」
鏘!突然一個鐵罐飛來砸中了李琪的頭。
「好痛!」她痛的捂著頭說,「是誰那麼沒品?」
沒品的是妳吧?謎音在一旁暗笑著。
她只是很順腳的把剛喝完的咖啡罐踢出去罷了。
誰知道那麼巧,居然命中了。
嗯嗯,看來她有踢足球的潛力呢。
「妳沒事吧?」他關心的幫她揉著頭,「很痛嗎?」
「嗯!」李琪誇張的點著頭,「人家好痛喔!」
「真是的,到底是誰沒事亂踢罐子,真沒公德心!」他幫她罵著。
那個人就是我啦,你怎樣?
謎音一臉不悅的坐在涼亭的頂邊上。
她可是在幫他耶!
「小蜀,我剛才說的話……」
「我……我幫妳不是因為想要妳這樣報答我,所以妳可以不必這麼做。但是我……也是喜歡妳的。」他低著頭說。
「小蜀,你人真好……」騙,你人真好騙啊!

「所以小蜀又要失戀啦。」狐大擦著桌子說。
「是啊。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你給他取個失戀大王的綽號了,因為那笨蛋人太好太容易被女人騙了。」謎音翹著腳說。
「他是個好人。」狐大眸裡含笑的看著她,「好人總是會被壞人騙的。」
所以,只有不會騙好人的,才是能跟好人永遠在一起的。
「……」謎音點了點頭,「我得回去了,免得好人知道我跟蹤了他。」
「嗯,再見。」
其實謎音不知道,她是唯一一個住進蜀山劍俠家的女人。
而她也是唯一一個跟他在一起卻不是要騙他的女人。

「我回來了。」蜀山劍俠打開了門,卻發現客廳的燈沒開。
她跑哪去了?
他走進了房間裡,看見謎音正抱著枕頭睡覺。
她該不會從早睡到現在吧?
「你回來啦。」謎音突然開口問。
「妳醒著?」
「嗯,我肚子好餓。」她摸著肚子說。
「肚子好餓?妳沒買東西吃嗎?」
「買早餐和午餐就把錢花光了。」她傻笑著。
因為她午餐是去狐大那吃的啊。
「兩千塊不夠妳吃三餐?」他皺眉問著,「妳以為我錢很多啊?」
「我怎麼知道。」她不悅的別過臉,「我跟你又不是很熟。」
「對,我們不熟。不熟妳居然可以這樣隨便花我的錢?那是我辛苦賺來的耶!」他不自覺的大聲了起來。
「是啊,辛苦賺來的倒可以輕鬆送給波霸美女喔。」她小聲的說著。
「妳剛才說什麼?」太小聲了,他沒聽到。
「沒事。反正我睡著了就不餓了。」她說著便閉上了眼睛。
她是唯一一個不騙他的女人,可他卻不像對其他女人那般對她。
為什麼?就因為她不騙他嗎?





下集預告 :

「歌名叫作,失戀不是罪。」狐大說著,開始撥動了弦。
這時狐狐正好來到了黑店外頭。
失戀不是罪?
「這條街上太多戀人雙雙對對,我孤獨的背影顯得有些狼狽。突然的雨,打溼了我的背,我的手裡卻還握著那玫瑰……」
「你說愛情就像是一朵紅玫瑰,需要用心的呵護和栽培。但她這朵玫瑰太過危險,突然冒出的刺刺出我的眼淚……」


----失戀的人請注意 狐大要唱出你們的心聲 !!!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六 9月 27, 2008 8:32 am

失戀不是罪

「起來。」他突然將她拉了起來。
「做什麼?」謎音一臉愛睏的看著他。
「妳不是說妳肚子餓嗎?我剛煮了麵,快起來吃。」
「真的?」她眼睛一亮。

「原來你會煮東西啊。」她邊吸著麵邊說。
「當然,我又不是妳。」他失笑道,「妳還真會給我添麻煩。」
你還不是一樣。她在心裡想著。
「對了,不知道她有沒有趕的上把錢給醫院呢……」他突然說著,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紙。
紙上有著李琪給他的電話號碼,他拿起電話撥打了出去……
「對不起,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電話裡傳來冰冷的機械女音。
「空號?」蜀山劍俠愣住了,「怎麼會是空號呢?難道是她抄錯號碼了?」
「你打電話給誰啊?」謎音在一旁裝作好奇的問。
果然,那女人果然是騙他的。
「啊,打給同事。」他慌張的說,「男同事。」
騙誰啊?「你幹嘛特別跟我強調是男的?」
「呃……我也不知道。」他尷尬的乾笑著。

今天跟昨天狐大都沒來看她。
冰箱裡的東西都被她吃的差不多了。
怎麼辦?昨天要出門時發現錢包不見了,那她要怎麼買東西吃?
平常在學校還有營養午餐吃,晚餐就成問題了。
看來,她還是得去黑店找狐大了。
「唉,明天晚上一定要去了。」狐狐嘆著氣說。

隔天一早,蜀山劍俠又出門去上班了。
他今天放了三千元在桌上。
謎音看著那多出來的千元大鈔笑了笑,他真的是個好人呢。
而她今天也要按「慣例」去跟蹤好人了。
根據她的判斷,今天他去公司一定不會再見到那女人了。
因為她一定已經捲款落跑了。

「李琪呢?」蜀山劍俠望著她那空蕩蕩的辦公桌,隨手拉了位同事問。
「李琪?她昨天下班時就去跟經理辭職,經理也答應啦。所以她以後都不會來了。」剛好,他問到的是李琪在公司裡的好姊妹。
「以後都不會來了?」他驚問道,「那妳有沒有她的聯絡電話?」
「有是有,可是……我昨天打電話給她時,發現那支電話已經變成空號了。」
空號!辭職!該不會,她口中的詐騙集團其實就是她自己吧!
蜀山劍俠頓時像洩了氣的皮球般。
他又被人騙了,他又……
他又失戀了。
謎音坐在招牌上皺眉看著他那悶悶不樂的表情。
看吧,就跟她想的一樣,他果然被騙了。
現在看來他真的是挺可憐的。

加了班後,蜀山劍俠神情落寞的來到了黑店。
謎音居然在裡頭?
「妳怎麼會在這裡?」他看著她問。
「啊……」謎音搔了搔頭,「我對這附近又不熟,這附近有賣吃的好像就只有早餐店跟這裡了,所以我才跑來這裡吃。昨天就是因為來這裡吃午餐才會錢不夠。」
「妳……」他望了望店裡,看見角落還坐著一個穿西裝的男人。
「他是?」
「他是新客人。」狐大突然從櫃檯下探出頭來,「你想點些什……」
「我又失戀了。」他苦笑著說,「這次還被騙了二十萬。」
「這樣啊……我唱首自創歌給你聽吧,不收錢的。」狐大說著便走進房裡拿出了那把吉他,「彭總裁,不介意聽小弟唱一曲吧?」他問著穿西裝的男人。
「我的榮幸。」那男人輕笑著。
「歌名叫作,失戀不是罪。」狐大說著,開始撥動了弦。
這時狐狐正好來到了黑店外頭。
失戀不是罪?
「這條街上太多戀人雙雙對對,我孤獨的背影顯得有些狼狽。突然的雨,打溼了我的背,我的手裡卻還握著那玫瑰……」
「你說愛情就像是一朵紅玫瑰,需要用心的呵護和栽培。但她這朵玫瑰太過危險,突然冒出的刺刺出我的眼淚……」
「Woo~Oh,你對我說……」
「失戀不是罪,失戀的人沒必要憔悴。管它那愛情是不是不夠完美,把它揉一揉,丟進垃圾堆……」
「失戀不是罪,別再傻傻的等她後悔。不要再去管她又為誰掉眼淚,她不愛你的,不要再受罪。」
「把眼淚留在昨天揮手說再見,從今以後不會再是黯然憔悴。那顆飯糰,巧克力配酸梅,我已體會那種酸甜的感覺……」
「你說愛情是飯糰裡頭的酸梅,酸酸酸酸酸到心坎裡面。要巧克力搭配才有甜味,愛情就是這個飯糰又酸又甜……」
蜀山劍俠突然會心一笑。
「Woo~Oh,你真懂我……」
「失戀不是罪,失戀的人其實很可憐。是她不會懂得要去把握機會,又何苦為她,唱痴心絕對……」這時狐大哼了一段李聖傑的痴心絕對。
「失戀不是罪,我甚至可以申請理賠。來人啊我要告她把我心踩碎,她是通緝犯,犯了殺愛罪……」
「Woo~Oh,我知道……」
「失戀不是罪,把那飯糰狠狠塞進嘴。又酸又甜的滋味我不敢恭維,買顆飯糰吧,只要三百元……」
「失戀不是罪,失戀是最偉大的傷悲。想哭就把眼淚當作是大洪水,一次洩洪吧,不要再留戀……」
「你說過,失戀不是罪……我知道,失戀不是罪……」
謎音伸手鼓了鼓掌。
在門外的狐狐眼淚不自覺的落了下來。
失戀不是罪……那有罪的是誰?那害人失戀的人嗎?
「可惜牙奈不在,沒人給我捏失戀不是罪飯糰。」蜀山劍俠苦笑著說。
他的眼框微微泛著淚水呢。
「誰說的?」狐大將吉他放在了一旁,「牙奈會捏飯糰也是我教的啊,只不過他後來開竅罷了。要吃,我捏給你。」
「失戀不是一種罪,是一種機會。」狐大慢慢的說著,「一個讓你找尋更適合更好的人的機會。」
他知道狐狐在外頭。這句話,是故意說給她聽的。
是嗎?狐狐苦悶的笑著。
狐大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了,她要去哪找個比他更好的?
「別了吧。」蜀山劍俠搖搖頭說,「失戀那麼多次,我也該覺悟了。」
「最後一次。你再試著去愛人,如果真的不行,就算了。」狐大邊說著邊看著謎音。
她就是蜀山劍俠最後的一次機會了。





下集預告 :

狐大真的是那種人嗎?他所做的一切行為都不像啊。
可是狐狐也沒必要扯個謊來騙他吧?
到底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確定蜀山劍俠熟睡後,謎音爬了起來。
誰說好人就只有被欺負的份?
她要去幫他討回那二十萬!
狐大已經幫她查到那叫李琪的女人住在哪了,所以她只要直接去就行了。
女特務謎音,這次的任務是幫好人修理壞人!



---- 在你生命中的那個人 會做出什麼事呢 ???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文章仙狐 » 週四 10月 09, 2008 1:30 pm

生命中的那個人

「看來今天她也不會來。」彭齊偃起身說著。
這個聲音好像在哪聽過呢。狐狐低頭想著。
「嗯。」狐大點著頭說,「你真的要一直等她嗎?」
「當然,我說了要親手將錢包還給她。反正我也來三天了。」
錢包?對了,他就是那天被她撞到的人!
他說他已經來這三天了?他等了她三天了?
他幹嘛沒事這樣做啊?
「那我們也該走了。走吧,謎音。」蜀山劍俠也起身說。
狐狐聞言趕緊躲到了垃圾桶旁。
「喔。」謎音跟著他走了出去。
這時彭齊偃也走了出來,狐狐見狀趕緊將他拉到了旁邊。
「妳……」
狐狐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小聲點!」
「是妳!」他小聲的叫著。
「你撿到了我的錢包?」
「對。」他趕緊將她的錢包拿了出來,「妳那天掉在地上的。」
「謝謝。」她一把將錢包搶了過來,然後轉身就想走。
「等一下!」他突然喚住了她,「妳為什麼總是走的那麼匆忙?」
「什麼意思?」
「妳那天為什麼邊哭邊跑?」這是他一直想問的問題。
「因為我最喜歡的人說話傷了我。」她將發生的事說給了他聽。
「那個人是誰?」
「那個人你認識啊,就是狐大。」
「狐大?可是他看起來不像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啊?」他疑惑的問。
「我也不相信啊,可是這是事實。」她微怒的說,「對了,你是誰?」
真是的,什麼話都跟他說了卻不知道他是誰!
「我是彭齊偃。」他遞了張名片給她。
「你是個總裁?」她看完之後說,「我可不可以拜託你一件事?」
「妳說,什麼事?」
「我可不可以去你的公司工作?因為我的錢跟我住的地方都是狐大給的,可是既然他不喜歡我,那我也沒必要一直給他添麻煩。所以我想自己賺錢,靠自己。」
「可是妳還未成年啊。妳的監護人是誰?」
「是狐大。我拜託你,你不要跟狐大說好不好?」他搖著她的手說。
「我知道了。妳明天到公司來找我吧,我安排工作給妳。」
狐大真的是那種人嗎?他所做的一切行為都不像啊。
可是狐狐也沒必要扯個謊來騙他吧?
到底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確定蜀山劍俠熟睡後,謎音爬了起來。
誰說好人就只有被欺負的份?
她要去幫他討回那二十萬!
狐大已經幫她查到那叫李琪的女人住在哪了,所以她只要直接去就行了。
女特務謎音,這次的任務是幫好人修理壞人!

「親愛的,妳還真厲害啊,隨隨便便就弄到二十萬了。」男人摟著李琪說。
「那當然。而且這次騙到的是個笨蛋,我連嘴都沒被他親到就得到了!」李琪得意的笑著。
「哪個笨蛋啊?」男人低頭吻著她,「居然對妳沒感覺,可真夠笨的了。」
「害我好後悔喔。」李琪嘟嘴說著,「我好後悔才騙了他二十萬而已。」
男人和她同時一陣大笑。
砰!窗戶突然破碎了。
「怎麼了?」男人放開了她上前查看,「是子彈!有人開槍!」
「是誰?」李琪嚇的緊抓住男人的手,「你要保護我喔!」
「保護妳?」男人冷哼著,「妳瘋啦!一定是人家被妳騙了錢跑來尋仇,事情是妳惹出來的,我為什麼要保護妳?況且對方有槍!」
「可是我去騙錢也是為了你啊!」李琪急哭了,「你別忘了如果沒有我,你現在還在牛郎店陪那些肥婆花痴喝酒上床!」
「妳這婊子,別總是拿那件事壓我!」男人氣的甩了她一巴掌,「妳想死是妳家的事,我不奉陪!」
他一把拿起桌上放著錢的袋子,然後跑了出去!
「喂!那錢是我的!你別走啊!」李琪大聲的哭喊著。
正當她想追出去時,放在門口旁的花瓶突然破碎了。
「站住。」謎音從破掉的窗戶翻了進來。
她手上拿了把槍口正對著李琪的手槍。
「不要殺我,求求妳……」李琪邊哭著邊跪了下來。
「被人捲款落跑的滋味如何啊!」謎音大罵著。
「對不起,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求求妳……」
謎音將槍口抵在她的額頭上,「妳以後要是再去騙錢,我就把妳的頭轟了!」
「我知道了!我以後不會再騙錢了,求求妳放過我……」她抓著她的腳求饒道。
謎音不屑的甩開她的手,「記住妳今天說的話!」
語畢,她起身追了出去。
她要追回那二十萬!
男人抱著袋子狂跑著,還不時的回頭望。
直到確定沒有人追來後,他才開始放慢腳步用走的。
「有沒有搞錯!只不過是二十萬而已,有必要開槍嗎!」他大聲的咒罵著。
「什麼叫只不過是二十萬!」謎音從樹上躍下,「那錢是你賺來的嗎?」
男人後退了幾步,「妳是誰?」
「把錢還來。」謎音用槍對著他說。
「妳、妳有槍了、了不起啊!」男人結巴的說著,「有種放下槍跟我打啊!」
「那有什麼問題。」謎音笑著將槍插回腰際。
男人出拳打向她,她反應極快的蹲下身,然後突然起身踢向男人的要害!
「妳!」男人痛的捂住了下體。
「還要打嗎?」她用力的給了男人一拳,「徒手攻擊可是特務的必修課程!」
「不打了不打了!」男人連忙叫著,「為了二十萬把命丟了,我可沒那麼笨!」他將錢丟給了謎音。
她一把把錢接住,「像你這種忘恩負義的男人,一定要給你個教訓!」她一拳打向他的臉。
男人的眼窩被她打出了個黑輪!
「還有啊,其實那子彈是塑膠製的。」

早上,蜀山劍俠張開了眼。
奇怪,他手裡怎麼抱了包東西呢?
他疑惑的打開一看,這不是那天他被李琪給騙走的二十萬嗎?
怎麼會……
他轉頭看著躺在床上的謎音。
她似乎很累似的。
他悄悄的湊了過去聞了聞,有汗味。
是她幫他把錢拿回來的嗎?
他的手輕撫著她的臉。
謝謝,辛苦妳了。




下集預告 :

床上一點餘溫都沒有,看來她應該走很久了。
是半夜走的嗎?可是她為什麼要走?
因為他說喜歡她,讓她覺得很困擾嗎?
所以才什麼都沒說趁夜落跑?
「不是你想的那樣。」一道熟悉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胡思亂想。
只見狐大從他房間的窗戶爬了進來。
這年頭流行爬窗戶嗎?幹嘛個個有門不走就愛爬窗戶?
「你怎麼會從我的窗戶進來?」蜀山劍俠十分驚訝的問。


----謎音到哪去了 ???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huda

----狐大的歌詞創作

狐大的PC報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uda66

----狐大的作品總集
頭像
仙狐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21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16, 2006 10:19 pm
來自: 狐大黑店

上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