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帥氣寵物男友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我的帥氣寵物男友

文章Alice靜ㄦ » 週六 11月 17, 2007 12:08 am

第1集 初遇&驚奇

在這多采多姿的世界裡

充滿了許多驚奇有趣的戀愛舞曲

在嶄新的世界裡展開了嶄新的戀愛情節

跟隨著舞曲的節奏拉開序幕


這年正值寒冰刺骨的冬天,在一間寵物店前的櫥窗外站著一對婦女。

「媽咪,媽咪,那隻小貓咪好可愛喔,媽咪,我要那隻小貓咪,媽咪,可以嗎?!」小女孩興奮的拉扯著在她旁邊的母親的衣角。

「乖喔,媽咪這就買給妳。」小女孩的母親溫柔的對著小女孩說。

「真的。」小女孩泛著水汪汪的大眼對著在她旁邊的母親說。

「嗯,真的。」母親又溫柔的對著小女孩說。

「哇,好棒喔,好棒喔。」小女孩興奮的跳著,臉上是一抹燦爛的笑容。

「嗯,來,跟媽咪進去吧,要牽好媽咪喔。」母親還是一貫溫柔的笑容對著小孩說。

「好耶,好耶。」隨後小女孩便快速跟上母親的腳步,小手握著母親的手,母親也握住了小女孩的小手,深怕她會走丟似的。

「您是店長嗎?!」母親還是一貫溫柔的笑容說著。

「對,我就是,請問這位婦人您有事嗎?!」店敬業的微微笑了一下。

「嗯,是這樣的,我女兒想要那的那一隻貓,請問那隻貓多少?!」母親還是用一貫溫柔的笑容說著。

「嗯,那隻黑色的貓是5960元。」店長敬業的微微笑著說。

「這樣喔,那我要買那隻。」母親一樣用著一貫溫柔的笑容說著。
母親便花了5960元買了那隻貓,隨後便走了。

「媽咪,人家要抱啦,給人家抱抱看嘛。」小女孩泛著水汪汪的大眼哀求著在她身邊的母親。

「好,媽咪給芸熙抱,不能用掉喔,不然小貓咪會嚇到喔。」母親微笑的說著。

「嗯嗯,芸熙不會嚇到小貓咪的。」小女孩的名子叫夏芸熙,芸熙開心的抱著小貓咪。

貓咪有雙藍色的瞳眸,一身黑色長毛,全身毛絨絨的可愛極了,但在那一雙藍色瞳眸下,隱藏著一件不可告人的秘密,讓這一隻貓增添了一層些許的神秘色彩感。

就這樣,過了13年後─

時光流逝的快,當年才3歲的小芸熙已是成熟穩重的高中生了。

一開始剛踏進這所秋和高中時,我望著整片校園的景緻,四周都是美麗動人的花朵,時光流逝的快,當年才3歲的小芸熙已是成熟穩重的高中生了。

一開始剛踏進這所秋和高中時,我望著整片校園的景緻,四周都是美麗動人的花朵,隨處可見翩翩飛舞的蝴蝶在花叢中,舞動著身子,穿著花衣裳,跳著歡迎之舞,迎接著我的到來,看著一個個蝴蝶,熟練的穿梭在花叢中,真是賞心悅目,啊!一想到每天都可以欣賞到,如此動人的景緻,就很興奮。

看著看著就不知不覺的來到了禮堂前,我便走了進去,剛剛好趕上了開學典禮,偌大的禮堂裡,早已充滿了許多人,人雖多但卻安靜的連一根針都能聽到清脆響亮的掉落聲,突然前方傳來了聲音,所有人便立即的轉向了講台,專心一致的等待傾聽。


看著看著就不知不覺的來到了禮堂前,我便走了進去,剛剛好趕上了開學典禮,偌大的禮堂裡,早已充滿了許多人,人雖多但卻安靜的連一根針都能聽到清脆響亮的掉落聲,突然前方傳來了聲音,所有人便立即的轉向了講台,專心一致的等待傾聽。

「咳咳,各位新生們,歡迎你們來到貴校秋和高級中學,希望各位新生們能在貴校,努力向上的勤奮學習。」男人一說完便回到了位子坐了下去。

後來,講台上陸陸續續、接二連三的站起來演講,最後佈幕終於漸漸的落下,開學典禮也就此宣告圓滿落幕了,望著一個個漸行漸遠的人影,離開了這偌大的禮堂,整個禮堂裡顯的險些寂寥無助。

走出了偌大的禮堂,來到了新班級,望著一個個的人,在已選擇好的位子坐下,我走到了,靠窗的位子坐了下來,望著窗外的天空,看著一朵朵變化無常的雲朵,隨後,我便把視線轉回了教室,看著在我腳上撒嬌的貓咪,我微笑的看著牠,突然有一種很荒謬的想法,我竟然想跟牠說話,可能是因為無聊的關係吧。

「小翔,你是不是不想留在家裡啊?!」我好奇的問著在我腳上的,那隻我從小養到大的黑貓。

「喵嗚。」黑貓用著牠那雙藍色的雙眼凝視著我。

「天啊,我怎麼會有這麼荒謬的想法啊,跟貓說話根本就是對牛彈琴嗎,我真像個笨蛋。」我自嘲的說著。

「誰說的。」一道專屬於男人的低沉嗓音,忽然從牠身上傳來。

「你,你,你,會說話。」我被那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我驚訝的說著。

「不然勒?!」他的聲音摻雜著些許的氣憤。

「......」我心想著『我是不是聽錯了,咦?!不對啊,那個聲音真的是從牠身上傳來的啊...怎麼會這樣啊。』

「妳怎麼不說話了勒?!」他有點擔心的說著。

「實在不知道你也會擔心主人我啊。」我有些氣憤的說著。

「妳敢耍我,回家妳就死定了,而且今天媽媽會很晚回家,嘿嘿。」他的語氣摻雜著些許的邪氣。

「貓大爺,我可沒那膽子敢耍你啊,饒了我吧。」我裝慌張的說著,同時也希望他放了自己。

「我可沒那麼容易就饒了妳的。」他邪氣的笑著說。

『天啊,這招不管用,怎麼辦啊,只好面對現實了。』我慌張的想著。

「那你想對我做什麼,別忘記你可是一隻貓喔。」我佩服自己的繼續說著。

「是沒錯啦,可是回家後可不一定了,因為妳看到的將不會是一隻貓了,嘿嘿。」他更加邪氣的笑著。

「......」我更加慌張的想著『慘啊,早知就不該說那句話了,我怎麼那麼會惹禍上身啊。』

「妳就好好的等著吧,嘻嘻。」他又在一次邪氣的笑著說。

在時間殘忍的流逝當中,已是放學的時候了,望向時鐘,看著那慘忍的時針已指到12點整了,拖著已懼怕到極點的身子,走著沉重的步伐,我的心頓時,跌入了恐懼的漩渦當中,突然遠處傳來了一道耀眼的光芒,看過去竟是我國中時的同學兼超級好麻吉,喬玥。

我的心頓時欣喜若狂,我心想著『哇,太好了,我的救星終於出現了。』

「芸熙,妳也讀這裡喔,好巧,早上的開學典禮,我怎麼沒看到妳呢?!」喬玥疑惑的問著我。

「我也沒看到妳耶,呵呵。」我想著『哇,妳的出現真是耀眼啊。』

「既然見面了,要不要去我家坐坐,然後順便敘敘舊呢?!」喬玥微笑的對我說。

「好啊,好啊,我很樂意。」我微笑的對她說著,我心想著『妳的出現,真是上帝賜給我最好的恩惠啊。』

「再見啦,小‧翔。」我對他比出了勝利的手勢。

「抱歉,我可是有名有姓的,我叫─」專屬於男人的低沉嗓音再次從他身上響起,在一眨眼的瞬間,他便變成了有張俊逸的外表,挺拔的高大身材,一頭淺褐色的短髮,真是英氣逼人啊。

「許‧風‧翔。」他露出了帥氣的笑容對著我說。

「你,你,你,是,是,小翔,怎麼可能。」我嚇的目瞪口呆,連說話都斷斷續續的了。

「對,我是小翔,親愛的主人,要回家了嗎?!」他露齒微笑的問著我。

「不行耶,喬玥她約我去她家了耶。」隨後,我便露出勝利的笑容對著他說。

「是嗎?!喬玥啊,我可以要回我親愛的主人嗎?!」他再度露出了帥氣的笑容。

「可以,當然可以,你拿去吧。」喬玥完全被風翔給迷惑住了。

「喬玥,不要啦,妳媽一定很想我,我想去看看伯母啦。」我泛著水汪汪的大眼,苦苦哀求著喬玥,但結果還是不如我所想的。

「那可以下次再說啊,我媽又不可能憑空消失。」喬玥有些氣憤的對我說。

「哪有這樣的,妳重色輕友啦。」我裝氣憤的對喬玥說。

「好了,我可以帶我親愛的主人走了嗎?!」他又再度露出了帥氣的笑容對喬玥說。

「嗯,你可以帶走了。」喬玥態度180度大轉變的對他說。

「哇,不要啦。」我真是哭笑不得啊。

經過喬玥的道別後,我便被他一路拖回家了,望著學校已離我越來越遠了,唉,我真想高喊〝老天爺,祢怎麼那麼不公平啊,為何只對我如此的慘忍啊。〞,後來我就這樣被他給拖回家了。

待續......


寫的不是很好,希望大家別介意才好,如有意見請給個回應,讓我知道哪裡需要改進。

會太短嗎?!><
在愛情的世界裡,

談個愛情,

會多麼的困難,

是否要一直等待到那時呢?

不知不覺得,

愛情突然來了 ,

我只希望那愛情是永久的。
頭像
Alice靜ㄦ
哈棒國奴隸
 
文章: 10
註冊時間: 週五 11月 16, 2007 2:14 am
來自: 台北市

文章Alice靜ㄦ » 週六 11月 17, 2007 12:08 am

第2集 期待&感覺

一回到家後,我就衝到房間,關上門後,便去洗澡了。

隨後過了10分鐘,我換上了我喜歡的水藍色T裇、牛仔褲,反正在家裡又不需盛裝打扮,所以隨便穿穿也沒關係吧。

我從浴室走了出來,才一走出來便看見了風翔就站在我的前方,嚇了我一跳。

「你嚇了我一跳,你有事嗎?!怎麼不變成貓呢?!」我疑惑的問著他。

「呵呵,當然是要報仇囉。」他邪逆的揚起了嘴角。

「報....什麼....仇..。」我害怕的一直往後退。

「就是那件事啊。」他再次邪逆的揚起嘴角。

我回想著早上所發生的事情,終於我想到了,我忽然臉色大變,慘了,早知當時就別說話了,我沒事幹嘛要為自己招來無妄之災啊,現在我該怎麼辦啊。

「小翔,早上的事就算了好不好啊。」我泛著水汪汪的大眼裝可憐的說著。

「不‧可‧能。」他邪氣的說著。

「那我道歉可以吧。」我膽怯的說著。

「不‧可‧以。」他輕鬆的拒絕了我。

「那你要我怎麼做。」我膽顫心驚的說著。

「這個嗎,嘿嘿,吻我。」他嘴角又再次上揚邪逆的笑著說。

「蛤,我不要,這個我做不到。」我氣憤的對他說著。

「是嗎?!那我可要主動吻妳囉,嘻嘻。」他嘴角上的邪逆還是沒變的笑著對我說。

「我不....唔。」就在我正要拒絕時,他的唇便趁著我開口時吻住了我的唇,溼熱的觸感在我唇上傳開來,溫熱的氣息傳遍了我的全身,我的心跳的好厲害,在唇舌的交纏中,我感到一陣陣陌生的感覺,在我的體內四處的流竄著,我忽然覺得全身軟弱無力,在他的唇離開後,我整個人癱軟在他身上。

終於我恢復了力氣,然後我就把他大力的推開了,因為那可是我的初吻耶。

「你怎麼可以吻我。」我氣憤的說著。

「報仇。」他氣息有些混濁的說著。

「報仇,也不應該這樣吧。」我氣憤的望向他的雙眸對他說。

一望進去我忽然發覺慘了,我挑起他的慾望了,他的眼神充滿了灼熱,他灼熱的雙眸直盯著我看,讓我渾身怪不自在的,我便衝進了浴室,倒了一盆冰水往他身上倒了下去。

「妳做什麼啊。」他氣憤的說著。

「怕你吃掉我啊,所以我拿水把你的火澆熄啊。」我半開玩笑的說著。

「我全身都溼了,妳要負責。」他再次氣憤的說著。

「喂,先生快變回貓吧,媽要回來了。」我好笑的說著。

「是喔。」他說完後便望向時鐘,時鐘正好晚上9點整。

「我沒騙你吧。」我微笑的說著。

我說完後樓下的門就被打開了,隨後便聽到一聲聲的叫喊聲了。

「芸熙啊,吃飯沒啊?!有餵小翔嗎?!」媽媽對著樓上喊著。

就這樣聽著媽媽的腳步聲,正一步一步的逼近,風翔便再我不注意時,變回了貓的樣
子,正好媽媽也剛好到我的房門外。

叩─叩─叩─......

一陣陣敲門聲響起,便聽到媽媽溫柔的聲音響起,伴隨著敲門的聲音鼓動著。

「芸熙,媽媽可以進去嗎?!」媽媽溫柔的問著我。

「可以啊。」我開心的說著。

「嗯。」媽媽帶著寵溺的笑容進到我的房間來。

一看到媽媽進來,我的肚子突然大唱起空城計來了,我快餓扁了。

「芸熙,妳還沒吃嗎?!」媽媽疼惜的問著我,我聽的出媽媽很擔心我。

「嗯,媽,我肚子好餓喔。」我泛著水汪汪的大眼裝可憐的說著。

「好,媽媽這就去做飯喔,要乖乖等媽媽做好喔。」媽媽叮嚀著我說。

「媽,需要我幫忙嗎?!」我微笑的說著。

「不用了,媽媽,做幾道拿手好菜給妳嚐嚐。」媽媽溫柔的笑著對我說。

「好啊、好啊。」我欣喜若狂的說著。

就這樣過了許久,終於聽見媽媽的叫喊了,等了這麼久終於等到母親的拿手菜了,我都快餓昏了,誰叫樓下廚房一直傳來香噴噴的美食香,我都流了滿口口水了,因為媽媽的拿手菜可說是色、香、味俱全,美食中的美食,光想的我就狂流口水了。

望著一盤盤的美食,一盤接著一盤一一的出現在我眼前,等排放完後,我便開始大快朵頤的狂吃起來了,也顧不了形象好不好了,誰叫我已經餓扁了。

等到我吃完飯後,我就拿了一些飯菜,拿好後我便跑到了我的房間,一進到房間,我便看到已變成人的風翔了。

「你變成人的模樣,想做什麼啊。」我一副隨口說說的樣子問著。

「等妳上來啊。」他微笑的對我說著。

「等我幹嘛啊,飯吃一吃,趕快變回貓,我要先睡覺了,晚安。」我交代的說著。

「妳要睡了喔。」他在我旁邊說著。

「咦?!睡著了喔。」他小聲的說著。

『妳的睡像,還是跟以前一樣,沒有變。』他心想著,嘴角微微的上揚,溫柔的笑著。

隨後他便睡在我旁邊了,感覺的到他的氣息在我的臉上吹撫著 ,隨後我便從半夢半醒狀態,變成安心的睡著了。

─隔天─

「芸熙,下來吃飯了。」媽媽喊著。

「好的,我馬上下去。」我回喊著。

然後,我就迅速的跑去刷牙洗臉和整理亂遭遭的頭髮,換上學校的衣服後,就在那時我看到熟睡的小翔,我就把他給反鎖起來了,後來我就迅速的衝了下去,然後刁了一塊土司,便閃人了。

我可不想第一天上課就遲到,所以我一路用跑的到學校,到了學校,真是累慘我了。

「早啊,芸熙。」熟悉的聲音從我背後響起。

「喬玥,妳也早。」我說著。

「他喔,今天我起來後就把他關在房間了。」我快樂的說著。

「走吧,我們進教室吧。」我接著說著。

「可是,我們不同班吧。」她說著。

「啊,對吼。」我吐吐舌頭俏皮的回著。

隨後,我望向前方,好眼熟的背影。

我驚訝的說著「翔......翔......小翔是怎麼出來的。」

「小翔,在哪?!在哪?!」她欣喜若狂的說著。

「沒啦,我看錯了。」我心想『他怎麼會來。』

「是喔。」她失望的回著我。

「嗯,那我先進教室了,掰掰。」我說著。

「嗯嗯,那我也要進教室了,掰掰。」她恢復元氣的說著。

後來我便進教室了,一陣震耳欲聾的尖叫聲,頓時響遍了全校,一個個的學生皆從窗戶探頭出來,往我們的班看了過來,每位探頭的學生都充滿疑惑的看著我們班。

隨後,喬玥從隔壁班跑了過來說「發生什麼事了。」

待續.......
在愛情的世界裡,

談個愛情,

會多麼的困難,

是否要一直等待到那時呢?

不知不覺得,

愛情突然來了 ,

我只希望那愛情是永久的。
頭像
Alice靜ㄦ
哈棒國奴隸
 
文章: 10
註冊時間: 週五 11月 16, 2007 2:14 am
來自: 台北市

文章Alice靜ㄦ » 週六 11月 17, 2007 12:09 am

第3集 神奇&莫名

她說完後,轉身一看,便看見風翔,唉,我可憐的耳朵又要受害了,我趕緊摀住了我得耳朵,她的獅吼功可是挺強的,我可是見識過的,國中時我每次都賴床,懶的起來。

但是,每次經她一喊我的雙眼就睜的好大,從睡夢中清醒,還來不及跟周公說再見,我就先掰掰了,而且那時她在我家門口喊的,但是她的聲音卻能從門口,傳到我在2樓的房間,而且還清清楚楚的傳到我耳裡。

我們從小就認識了,我們2人是清梅竹馬,國小同校6年,國中同班3年,現在高中了,雖然同校但卻不同班。

「啊~小翔~!」喬玥尖叫著。

小翔好像沒聽到似的,往我的方向走了過來。

「妳怎麼把我反鎖在房間裡了。」他氣憤的說著。

「那你現在不是出來了。」我反回著他。

「诶,你是怎麼出來的。」我接著說著。

「我從窗戶爬出來的。」他說著。

「那怎麼沒摔死。」我小聲的說著。

「妳.說.什.麼?!」他語氣加重的說著。

「沒,我什麼都沒說。」我迅速的回著。

「是.嗎?!」他懷疑的說著。

「嗯嗯。」我狂點頭。

「好吧。」他心想著『看來對妳的報仇還不夠。』

「你來學校做什麼?!」我疑惑的問著。

「我現在是轉學生啊。」他微笑的說著。

「你怎麼申請入學手續的?!」我不敢置信的說著。

「我只是用了點法術。」他說著。

「你會法術?!」我不敢置信的再次說著。

「當然。」他回著我。

噹-噹-噹-噹......

上課鐘響了之後,老師就進教室了,然後在旁看風翔看到出神的喬玥,一看到我們導師進來,就迅速的衝回她們班了。

「許風翔到前面來。」老師說著。

「好的。」他回著。

「許風翔是美國來的僑生。」老師接著說。

「大家好。」他微笑的說著。

「你好。」所有同學異口同聲的對他說,只有我例外。

『美國僑生?!太誇張了吧。』我心想著。

「許同學,你去坐夏同學旁的空位。」老師說著。

「好的。」他微笑的回著老師。

少爺....少爺......『奇怪,怎麼有聲音,是我想太多了嗎?!』我心想著。

「劉管家,有事快說。」他小聲的說著。

「少爺,終於聯絡上您了,你已經很多年沒回來了。」劉管家說著。

「少爺?!多年沒回家?!什麼意思啊?!」我驚訝的說著。

「妳聽的到?!」他驚訝的說著。

「少爺,她是?!」劉管家疑惑的問著。

「扶養我多年的主人。」他說著。

「妳怎麼廳的到我們的對話呢?!照理來說普通人是聽不到的啊。」劉管家疑惑的說著。

「我哪知道,我剛還聽到你叫小翔少爺,我還以為我想太多了。」我說著。

「風翔,我是媽咪啊,劉管家,我要跟風翔說幾句話。」一道輕柔的女嗓音響起。

「是的,夫人。」劉管家有禮的說著。

「風翔,你這麼多年沒回來了,也該回來一趟了吧。」風翔的母親說著。

「媽,那下次在說,我正在上課。」他說著。

「小翔,你是真的很多年沒回去了,先掰掰喔。」我開心的說著。

「掰什麼掰,妳也得來。」他說著。

「風翔,她是?!」風翔的母親說著。

「她是我的主人。」他說著。

「喔,謝謝您照顧我們家風翔那麼多年,可是您怎麼聽的到我們的對話。」風翔的母親疑惑的說著。

「我也不知道。」我說著。

「風翔,你是不是吻了人家。」風翔的母親堅定的問著。

聽到伯母這麼一問,我雙頰一陣燥熱。

「媽,回去在跟妳說,我要上課了。」他說著。

「你用了法術?!」風翔的母親問著他。

「用了一點點。」他說著。

「我就知道,好了,媽不打擾你上課了。」風翔的母親說著。

後來就沒有聲音出現了,然後過了10分鐘,下課鐘就響起了。

噹-噹-噹-噹......

「對吼,為什麼我也要跟你回去。」我有些生氣的說著。

「因為妳是我主人啊。」他微笑的回著我。

「你......」我越加生氣的說著。

「我什麼?!」他回著我。

「莫名其妙耶你。」我氣急敗壞的說著。

「哪會呢?!妳可是我.主.人耶。」他笑的很邪逆的說著。

「我.不.要.去。」我氣憤的說著。

「妳不來?!那我只好使出狠手段了。」他更加邪逆的笑著說。

「什麼手段?!」我越說越小聲。

「告訴妳就不好玩了。」他邪肆的笑了笑。

「你......」後來我越加氣憤的撇開了頭,然後就乾脆不理他了。

「妳想不理我嗎?!」他橫眉一豎的說著。

「哼。」我繼續不理他。

「哼什麼哼?!」他回著。

後來我對他吐了吐粉舌,然後我就快速閃人了。

隨後我就往學校合作社衝了過去,不是我自誇,我跑不可是很快的。

芸熙....芸熙......「誰、誰在叫我?!」我疑惑的說著。

芸熙....我是爸爸呀......「爸爸?!怎麼可能,媽咪從沒跟我提起過。」我說著。

「女兒,媽咪她過的還好嗎?!」自稱是我爸爸的男音問著。

「媽咪她很好啊。」我照實的回答。

「是嗎?!那就好。」自稱是我爸爸的男音說著。

「芸熙,爸爸這幾天會回去找妳們母女倆。」自稱是我爸爸的男音繼續說著。

『回來找我跟媽咪?!難道他真的是我爸爸?!』我心想著。

怎麼突然出現一個爸爸來,真是莫名其妙。

待續......
在愛情的世界裡,

談個愛情,

會多麼的困難,

是否要一直等待到那時呢?

不知不覺得,

愛情突然來了 ,

我只希望那愛情是永久的。
頭像
Alice靜ㄦ
哈棒國奴隸
 
文章: 10
註冊時間: 週五 11月 16, 2007 2:14 am
來自: 台北市

文章Alice靜ㄦ » 週六 11月 17, 2007 12:11 am

我寫的不是很好ˊˇˋ
在愛情的世界裡,

談個愛情,

會多麼的困難,

是否要一直等待到那時呢?

不知不覺得,

愛情突然來了 ,

我只希望那愛情是永久的。
頭像
Alice靜ㄦ
哈棒國奴隸
 
文章: 10
註冊時間: 週五 11月 16, 2007 2:14 am
來自: 台北市

文章貓魂 » 週四 1月 24, 2008 9:53 pm

為什麼作者常常喜歡使用?!這個符號呢
還有他代表的意義是什麼...
基本上他不是個合理的符號說...
小小的疑惑..
貓魂
哈棒國奴隸
 
文章: 17
註冊時間: 週一 12月 31, 2007 11:13 pm

文章Mr.細 » 週五 1月 25, 2008 11:05 pm

又疑問又驚訝的意思吧?!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
沒有
沒有一件事是不重要的
頭像
Mr.細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76
註冊時間: 週日 5月 20, 2007 10:47 am
來自: 星爺他家對面(火星)

文章貓魂 » 週六 1月 26, 2008 7:24 am

如果是這樣的話
這段就很詭異了

「您是店長嗎?!」母親還是一貫溫柔的笑容說著。

「對,我就是,請問這位婦人您有事嗎?!」店敬業的微微笑了一下。

「嗯,是這樣的,我女兒想要那的那一隻貓,請問那隻貓多少?!」母親還是用一貫溫柔的笑容說著。

不過買個貓 幹嘛又驚訝又疑問....
還是那家寵物店沒遇過客人....
剛好那位媽媽也沒買過東西?
貓魂
哈棒國奴隸
 
文章: 17
註冊時間: 週一 12月 31, 2007 11:13 pm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