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私慾》13、14、15〈2月2日更新〉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公寓‧私慾》13、14、15〈2月2日更新〉

文章日炎 » 週五 11月 23, 2007 11:34 am

公寓‧私慾
序:

常常有網友問我:「你的作品髒話好少,是不是你討厭罵髒話。」或:「日炎你色情或暴力題材太少了;你是不是有創作潔癖?」不是,都不是。我的嘴上不曾少過那些話;筆下的角色該罵的時候也會來一句〈有時候還好幾句〉至於色情暴力我也不特別排斥,因為每個人的性格中多多少少有一點。

《大逃殺》的票房算高了吧?人們趨之若鶩的走進電影院為的是什麼?是血、是黑暗人心的一面。為什麼《三百壯士斯巴達的逆襲》也會有票房?因為它誠實面對古代戰爭中最真切的血腥描述──毫不迴避。至於色情......人們的需求只有與日俱增而已。

我也是人,這些慾望自然也不曾少過;我也會有想把某個戴著有色眼鏡的奇邁老師一個猛拳K地激起令人振奮的血花。

說到這些慾望,我想起再7-11打工時常常再晚上十二準時出現的社會學教授說過的一些話。

「烏教授,又出來買宵夜喔?」我擦著熱狗機一邊說。

「嗯,明天過後有個偉大的實驗即將展開;今晚必須好好補充一下熱量。」烏教授笑笑。

「哇!那個大學生又來了。」我在熱狗機上噴上酒精消毒繼續說道:「那個腿的線條實在是太完美了。」

「有沒有想過把自動門的電源切掉,把她拉進倉庫幹幾砲?」烏教授義正辭嚴。

「教授,講這種玩笑話何必這麼認真?」

「我‧沒‧開‧玩‧笑。」

我吞了口口水,身子不自覺地懋起了冷汗。

一個禮拜後,我在蘋果日報地頭條上看見了烏教授高深莫測得笑著。

罪名是與多名小學生發生肉體關係。

隔天,我收到了教授給我的一個夾帶檔案的信件。裡頭帶著一個至尊無上的思想衝擊點;那思想的極致亂流的實行理論我始終把它當成烏教授思想暴走的重大缺陷。

直到......那一天,我接到了刑事警察局的那通電話及那位少房東的信之後──

「實踐」二字貫穿了我的腦海。
最後由 日炎 於 週六 2月 02, 2008 1:37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8 次。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五 11月 23, 2007 11:36 am

楔子

日炎:

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不知道我還是不是我;但我相信我已經盡我所能地去做了,我自認是老師最得意的學生。我確信即使做不到十成十。我也能做到九成九,我一直相信我的理念跟他老人家是最接近的。我也相信我以抓到它思想的精隨了。

幫我轉告莫非,他所引用的那一句康德的話我沒忘記:


任何一個人要從幾乎乘為自己的天性得不成熟狀態之中奮鬥出來,都是很艱難的;......然而公眾要啟蒙自己,卻是可能的;只要允許他們自由,這還確實幾乎是無可避免的。


康德說的沒錯,莫非也點醒了我;讓這個實驗進入了完成階段。我很慶信遇見了莫非,也很高興老師將他的最高思想傑作交給了你這個百無禁忌的藝術創作者。

而現在我要說的這個故事有九成九的機率,可以印證你手中的那本聖典的一切都是可行的。

別想我會透露關於那位董姓房客的行蹤;不過我倒樂意跟你分享一下我所知道的部分關於他的傳奇。

當然,在這個虛實之間的公眾領域裡;我的公寓,大家的私慾──說不完的故事與......心態......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五 11月 23, 2007 11:38 am

01
記得事情剛剛有了眉目的那一年,我剛從研究所畢業;許多親朋好友及學弟妹們紛紛道喜,一邊談論在過幾年研究所江減少招生人數的問題;邊直呼我有文憑可以賣弄。到了學弟妹他們的時候想弄一張文憑混一口飯吃也沒那麼簡單了。我只是苦笑。即使有文憑那又如何?現在還是很多人有啊!既可笑又可悲,人們總是以為只要抓住了某個關鍵,即使是躺著也能享受一個微笑的結果──好笑。

沒有所謂實力、沒有所謂毅力跟努力,根本無法握住永續二字;氣死我母親及被家族唾棄的那個我必須稱為父親的男人就是一個實際的經典案例。

自發生了他人生最大的財務危機之後,父親就能靠著娘家留給母親的房子出租作為他的收入;習慣躺著一直以為結果會永續衍生的人有這種苟延殘喘的能力其實就要偷笑了。就連母親的安葬費也是娘家那邊出的,可想而知我父無能的境界真的高的很悲哀。

而父親在外人眼中自然而然冠上了垃圾一類的外號;他的房客也從來不過濾,盡是一些牛鬼蛇神、敗類中的極品,我討厭父親從他們那邊拿到海洛因代替三年房租的時候那張興奮的臉。那張臉竟在母親的告別式完隔天還可以校的如此自然、燦爛。我討厭走道上的檳榔汁、坦驗無所不在的菸味甚至是少女無助的求救聲;對,求救聲;你沒看錯,不過我報警完後警察踢破房門時根本沒看到什麼被害少女。

「少年仔,這已經是第二次了;不要每次都找警察惡作劇好嗎?」陳警員一邊點著藍星牌淡菸一臉不耐。

「可是我明明看見他們把一個國中女生拉進去了!」

「少房東,三番兩次騷擾房客;你上次被你父親打的還不夠慘吧!」房客廖本摩一邊堆著超大鏡片的眼鏡一邊說。

「警官,我也有看到。」不常在屋裡露面的董姓房客在警方詢問的時候突然開口。

我都忘了還有這麼一個房客,他應該是這群牛鬼蛇神之中唯一的普通人吧!

記得他是一個在母親收到這間房子之後第一個住進來的人,他住進來的那一年;我還常常看見母親娘家那邊的御用律師常常來看這位房客,據說他是世界上非常著名的會計師;任何大企業不管是資產負債表還是任何報表有什麼重大問題都會聘請他來整理帳目。

人稱會計師之魔。因為事實上他都幫那些大企業做假帳、逃漏稅──天衣無縫,因此他背後靠山也極大。

「董先生,就算顏議員還是誰誰誰跟你關係密切;誣告這種麻煩事可不是隨隨便便可以解決的,你要造假可也要時間。總之,不要因為你跟這小鬼娘家的生意關係就跟著他惡作劇。」陳警員故意將菸的菸棄吐向董姓房客。

董先生只是冷笑,然後──流汗?不,那好像是紅色的。只見他低聲呢喃,在場的眾人或許都沒聽見那句呢喃;但是我聽的很清楚。

「竟然有人先動手了?」

我沒時間思索這句話的涵義,但我開始看著漸漸泛紅的天花板;我的思路一下子閃了一下下意識的開口:「他們把她藏在天花板!」廖姓房客及他的豬朋狗友們的臉突然上了一層豬肝色,一臉大便以及......疑惑?

陳警員不情願的叫同事搬來了鐵梯子,一名年輕警員不情願的爬了上去才剛拉出一塊天花板就看到一張驚恐的臉。嘴裡摀著破布似乎在喊著救命之類的話,警員趕忙將她扛在肩上爬下來。女孩的雙臀的柔和曲線下被退到小腿上的內褲以及大腿內側不滿了斑駁的血跡。

「廖先生,這個女學生該怎麼解釋?」叼著菸的陳警員終於說出一句我覺得一個警察該講的對白。

「幹!恁爸根本還沒上她你們警察就到樓下了!幹你娘我說不是我做的!我沒有!沒有!」廖本摩像瘋子一樣大叫。不過還是被帶到了警局。

我沒有!沒有!

這五個字給我一個很真切的感覺......






廖姓房客的事看似告一段落,但事實並非如此。剩下來的同黨把責任推到我們父子身上對我們毒打了一頓,我左手骨折;綁了三角巾。算是幸運了──跟坐在輪椅上的父親比起來。

然後,父親說了幾句關鍵詞:「你老子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都是你的傑作!你高興了吧!做輪椅就算了,他們竟然還說以後不提供我貨了。不提供了!海洛因噎!沒有它這個世界會變的多黑暗啊!」

類似的話持續了兩天,我的臉跟著這些話抽搐;直到第三天──

「莫非...這就是神賜與我的自由?」少房東看著從輪椅上脫離頭顱破裂鮮血淋漓的那個稱為父親的男人,然後──微笑,解脫般暢快得笑。







房子在父親離開這個世界後很快的過戶到我的名下,我開始請工人來重新裝潢這裡;在父親死了之後的那一刻,我突然想到我終於可以沒有任何束縛得去研究了。

我要把這裡變成一個獨一無二的實驗場!

而給了我這一切自由的那個人,也是開縮想視野的一個偉大存在。

在開工那一天,她在父親死去前一天的那個夜晚對我說的那番話是多麼有影響力啊!

他訝異,於是這麼回答:「難不成?你把我當成了神?」董定穎看著這個新任的房東,裝潢工人笑笑從旁經過;只聽少房東輕輕說了一句:「因為,你給了我自由。」董定穎一驚,驚的是這年輕人的眼神跟當年的他簡直一模一樣;莫非...他也領悟何為藝術了嗎?「哈!哈!哈!」董定穎笑,狂笑。







三個月後。

我開始招收新房客,董先生自然是在保留名單內。其他的垃圾我自然都趕出去了。

那一天來了幾個人。

人不算多,房東的房子滿偏僻的。

經過一番檢視後。

新房客一一走出房東的書房。少房東笑笑,方才那個美艷的美人胚子一定要住進來啊!然後,他遇見了第三個神──莫非。

那個他。

我。

正在運行一個絕代風華的實驗計劃......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五 11月 23, 2007 11:41 am

02
決定完房客名單的那個晚上,我很快就睡著了;闔上眼簾的我騎著後裝著兩個小輪子的小腳踏車天真無邪地笑著,有人總是說:「小孩的笑容是天使的恩賜。」但是如果那個人看見我手裡拿著BB槍天真的往野貓的肛門裡射的時候,那時候。他臉上的表情一定很經典。

天使?醒醒吧!看著槍的子彈射進貓的肛門裡,我不自覺的感到興奮;我很明白這不只是一個夢,因為我小時後確實常常做這種事。我在讀大學的時候也常常做起這個夢,即使射貓的事也是再小學一二年級那段時間發生的。但那種清晰的優越感以及無與倫比的血液沸騰,都讓我在夢境醒的時候──夢遺。

很變態嗎?不,也許不能稱之為變態;人在極度興奮與血液快速循環下會做出什麼反射動作都是史料未及的。有人在做壞事的時候會勃起,簡單而言;那就像是海岸邊的浪花抵達了高潮線似的。

是啊!高潮。

記得這個夢以及高潮的感覺在我研究所畢業這一年已經很久沒有過了。

也許這是意識底層在作祟。我的身體感到我可以重新擁抱思想的自由,我再也不必看那個垃圾父親的臉色過活了;更甚者,或許是因為我抓住了難得的實驗契機。

我吃吃一笑。

在柔和的陽光中醒了過來。

自從當了房東之後我每天早上起床總是會拿起一本小說複習一下。

《樓下的房客》

這一本書簡直是社會學研究者實驗案例的極至典範,我只能說九把刀他真是一個偉大的社會學研究者;每每看見小說中對於「偷窺」這個社會型態的意識所做的詮釋我都拍案叫絕。

而現在。

我正要藉由偷窺這條線衍生出一個天衣無縫的研究──公共領域與私的領域之間如何打破界線的變動方法。

當然。

我相信你手上那本烏教授的論文一定也記載了這個方法,如果你以為那只是瘋狂的天方夜譚。那你可就大錯特錯了,我現在就在這封電子郵件中一步一步證明給你看。

理論太多了。

又有幾人會真的趕去嘗試、實驗。

或者。

我應該說那是──

革命!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日 12月 02, 2007 6:48 pm

03
房客名單方面我可是嘔心瀝血的思考了好一陣子才決定好的;既然是實驗那麼必要有一些對照組,而這個實驗是在公共領域與私人領域的行為限制有莫大的關係。

因此我準備了六房間作為這次實驗的場地,一邊分為正經派不易表現慾望的一方;一邊是看似會毫不猶豫的在他人面前表示自己慾望的激進派──當然這些印象都是再公共領域裡他們特一表現給公眾們看的。並非真實的思維與慾望。

董姓房客,也就是董定穎前被我暫時把他歸類在正經派這邊;另外兩人其中一人是在國中任教的氣質美女那雙腿與臀部的完美曲線...嘿嘿,不過那不是重點,重點在於他是在社會人士眼中的成功人士;再來就是一位離了婚的女醫師跟他的兩個兒子住一間房子。我特地幫他們挑了有隔間的大房間。

接下來則是公眾社會印象中的反對照,一個喜歡說黃色笑話的色色插畫家。〈心血來潮還會對房客毛手毛腳〉大家都叫他小雞博士,因為他對成人愛情動作片有很高深的研究不下於二十年前死去的中華民國國際色情研究會的會長黃志豪。

啊!忘記介紹前面正經派房客的名字了,女老師叫育琪;離了婚的女醫師叫周曉蝶他的兩個兒子是死去的丈夫留下來的,不跟她姓;有兩個很武俠的名字分別叫歐陽風與歐陽雲。

一個有暴力傾向的退休探長。
對了!

其實這不是一個很完美的對照組,因為剩下來的一個反對照組的名額我給了同校畢業的學長──

莫非。

我實在很難拒絕他,他在大學時代對我滿不錯的;在這裡他也算是個外地人。他要在這裡找房子也著實不易,所以借讓他住了下來。自然也因為他住了下來為這場實驗注了了完美的催化劑。

為了方便觀察實驗,我也仿造《樓下的房客》中的做法在每個空間安裝了針孔錄影機。

我這間房子其實不大,每個人的活動包括吃飯煮菜都在樓下的大廳;以後一起聊天探索的機會多的是。

倒是今天我去租電影的時候發現一件有趣的事。

董先生也需要看心裡醫師。

我竊笑。

偷偷跟著他來到一家看起來非常溫馨的診所。

這間診所。

也是這整件事的關鍵點。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艾笛亞 » 週二 12月 04, 2007 6:02 pm

我很喜歡這樣的文章說- -

有點反社會傾向(這是讚美)的我都很喜歡,

有一種這就是現實的感覺。

繼續出吧XD
虛擬城市Virtual city
虛擬城市Virtual city 天空站
虛擬城市Virtual city 無名站
主要為無名,天空站暫時不理會。
頭像
艾笛亞
哈棒國皇族
 
文章: 606
註冊時間: 週六 4月 02, 2005 5:36 pm
來自: 虛擬城市Virtual city

文章日炎 » 週三 12月 05, 2007 11:38 am

04
我家位於近十年來已經發展漸漸成熟的后里,自從中科完工之後這裡的新興商店或工作室等以前沒看過的各種店紛紛成立;世界一瞬間花了起來,說真的。一旦誘惑跟消費的空間多了人們反而會因為一些慾望而使生活變得更加沉重。女友可能從表情上渴望某家薪開的精品店裡的精緻商品,但是你的薪水跟信用卡已經用罄。這時候你或許得背負滿足女友慾望的壓力,抑或是你的兒子覺得某家新店的玩具或遊戲軟體很炫;你又從來沒買給他過,作為父親的理心理會突然莫名其妙的遺憾起來。又或者某名師在這裡又開了一家頂級的狀元補習班兒你卻沒能力送自己的孩子趕上競爭的洪流。而遭妻子或丈夫家人的則難。

然後人們為了滿足這些多出來的慾望,而去借錢。借了錢之後又不一定會還;但在你信用破產之前卻有一大堆「動力」逼的你去借。有時候你沒有經濟能力或信用的時候甚至還會去搶這一切,有的人什麼也不做;只能痴呆的對這一切變化傻笑。然後心底惶恐著自己跟這個社會的格格不入。人們於是因為這些社會中繽紛燦爛的霓虹生活而產生了一種名為「壓力」的狀態形容詞。

於是。最後一種服務項目誕生了──
心理醫生。

即使我根本想不透董先生有什麼理由去看心理醫師,是高處不生寒嗎?高地位與高收入帶給他無限的虛無壓力?還是因為人際關係?但他平常為人還挺和善的。

難不成...
他有精神分裂症之類的特殊疾病?就像心理學小說著作《24個比利》以及社會學顛峰作《都市恐怖病系列》中有九個人格的大反派史密斯醫生一樣都是變態中的傳奇?
那是什麼?

當然還是變態。
只是他們並沒有那麼快被抓到或殺掉,當然。沒被人抓住的我才願意稱其為傳說,那些沒到案的或許跟這個社會找到了某種聯結與共識;或者非常理解這個名為社會的地雷區會把地雷埋藏在何地,因此把自己保護的好好的。依然在陽光底下微笑,然後在月光下冷笑、狂笑。

董先生...

會是這種人嗎?

不知道為什麼,身體裡的血液極度想說:「他是!他是!他是!」然後這些聲音催動著這些紅色的液體不斷跳動、跳動、跳動。這些興奮讓我不自覺的勃起了。

隔著等候區拿到的漫畫《神之滴》我看著批著正常臉孔的董先生笑著走進裡面的房間。
得想個辦法混進去偷聽他跟醫生之間的對談。

我試著跟護士交涉。

「小姐,我認識剛剛那位董定穎先生;我是他表哥,我可以進去裡面陪他嗎?」我指著走廊盡頭轉角處。

「先生抱歉,我們必須寶有病人的隱私權。所以未經病人許可,即使是父母我們也無法放行。除非病患是有重大的精神疾病家屬需要在場告知。」可愛的護士說出了一些官方的推託辭。

我接下來又周旋了三十分鐘,但還是徒勞無功。我怕等一下董先生出來會被發現。於是說了一句我有事便離開了診所。但我還是很想跟下去,於是我在診所對面的7-11買了份報紙跟便當坐在裡頭的休息區等著。

叮咚。
歡迎光臨。

進來了一個穿著警察制服的菜鳥警官。
一頭挑染亂髮的菜鳥警官再7-11滑了一跤。

「幹!」他摸摸頭。嬌小的俄羅斯藍貓從他的口袋中探出頭來叫了一聲:「鳥嗚!」

「游小喵,連妳都笑我!」笨警察阿杰看著以他女友小名命名的俄羅斯藍貓。

我在角落不自覺的笑了。

總覺得這個呆子在這個故事中也是關鍵...

至少當時是這麼深信著。
然後冰箱那邊傳來一聲尖叫。

「色狼!」一聲清脆的巴掌聲想起。

我看見了一個理著小平頭的白淨男子一臉得意。

「襲胸是太平洋上某個不具名小島的見面禮儀,摸越久表示敬意越深。」男人開始厚臉皮的胡說八道。

我認得這個男的。

他是變態插畫家小雞博士,我的嚴選房客之一。哈!那個笨警察走過去了,有好戲看了。應該沒什麼目擊證人吧?連我都沒看到過程,那個笨警察走進來的時候還滑了一跤;也沒看到。店裡好像真的只有兩個店員跟小雞博士、我跟那個笨警察。

這個餘興節目──

也滿棒的。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12月 05, 2007 11:40 am

反社會,或許吧。

不過我心中是一個打散再重整的社會。

謝謝支持啦艾笛大。XD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四 12月 06, 2007 9:59 am

05
後來我才知道,眼前這個傻傻的警察是個很倒楣的角色;據說在警校的時候就被迫假退學去黑幫裡臥底,不過他不是梁朝偉。所以也沒有什麼比較帥氣的僑段可以講,但值得一提的是他在黑幫火拼中跌倒的排行榜中蟬連了三年的冠軍。運氣真的是被的要命,不幸中的大幸就是跌了那麼多次還沒被亂刀砍死。其實也算是幸運的了。

聽說最後這件案子也是在很運氣好的情形下完結。這種人,大概是一種被很多很多壞運氣燻一燻之後才會招來好運女神香氣的那一型。

而在眼前這個變態插畫家性騷擾的舉動就運氣而言也不怎麼討好;先不論警察過去的運勢紀錄好了,光是從幾句他們跟我的對白來說就足以證明運氣真他媽的背。

又或者。

根本可以說是小雞博士自己製造的運氣。

完完全全就是一種完全逃脫法律責任的手法,只不過是用在這種小兒科犯罪──

「你對這位小姐襲胸是吧?我可是有全以現行犯的名義逮捕你的!賴基巖先生。」菜鳥警官說道,至於賴基巖則是小雞博士的本名。

「沒有啊!是這位小姐看我不爽在亂叫的吧?有目擊證人嗎?」

「小琪!」受害女店員呼喊著另外一位店員。

另一位店員從櫃檯下爬了起來,手上拿著預付卡;她剛剛正在下面的櫃子下列管商品。

「我剛剛聽到你的叫聲的時候也有起來過,但是我沒看到什麼...抱歉。」店員小琪一臉歉疚。

「那位先生,您剛剛有看到任何他猥褻這位女店員的過程嗎?」菜鳥警官轉過身問剛剛走道他身邊的我。

「我當時正在看報紙,並沒有看見任何過程。」

「調錄影帶!錄影帶!」受害女店員生氣道。

氣到...

連那裡是店裡唯一沒裝攝影機的死角這件事都忘了...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四 12月 13, 2007 11:37 am

06
小雞悻悻然走出7-11,說真的;我心理竟然莫名的對他崇拜起來。其實每個人心底身處最最想要得到的一種能力就是──做壞事不必負任何的責任,任何!即使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而所謂責任則是在社會道德規範宇法律的保證下所存在的枷鎖;除卻這個,人們在形式上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自由。

沒有所謂責任,你整個人都會自天生的慾望中走出來;毫不修飾,你的血液會越流越快、越加亢奮!然後心甘情願的──瘋狂!

別說你沒有。
別說你不會。

不敢承認的原因其實也只是因為這些世俗道德宇法律的枷鎖還在罷了...冒冷汗了嗎?不用告訴我,真的不用告訴我;我知道你是。

然而在小雞踏出去不到三步我的心揪了一下。
董先生正在對街冷冷的看過來。
該不會...

冷笑。

我看見他在冷笑...

原本激昂的心底的浪,現在竟變成了波濤洶湧的暗流...

「尼怎麼在這裡?真巧啊!尼是跟我住那棟樓的房客吼!」小雞。

我當時也沒想到。

小雞這種危險的舉動會不會導致我擁有一個危險的結果。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四 12月 13, 2007 11:38 am

07
負責?寫到這裡,我想到了這兩個字;想到這兩個字的時候心理總有一種抹不去的恐懼感...

看到了懂先生的那張臉。那一瞬間我似乎明白這是為什麼。
但也僅止於似乎。

答案依舊是模糊的。
或許到了最後一刻,我會告訴你我心中的答案。

「我去交財務報表,我最近負責的那家公司在中科的分公司就在附近而已。」 董先生推了推眼鏡和藹的笑著。
冷汗輕輕自我臉上滑落下來。
「唉喲!好像不是喔!我看尼好像是從斜對面那家心理診所出來的喔!」小雞。

「我是去幫我朋友拿藥,他有躁鬱症。」董先生拿起一包藥,遮住名字的部分只露出姓氏;日期則是今天。是一個蔡字,看來這好像是他的應對措施;如果我那個他有重大心理疾病的假設是真的話。
那麼。
他也到真的是個心思細膩的犯罪者,說不定還真的有這麼一個人;而且真的有躁鬱症。
「麥ㄍㄟˋ!麥ㄍㄟˋ!明明就是看上裡面的護士,假借自己有人格分裂每天去看美眉吼!」小雞賊賊笑,他可能沒看到;董先生的臉微微抽搐了一下。

那個笨蛋。
如果董先生是個變態的話,他可能會被他懷疑然後殺了滅口的!

滅口!?對了!可不是嘛!如果他認為是小雞在跟蹤他,那我被懷疑的可能性不就降低了。

至少。
當時的我會這麼想絕對沒什麼大錯誤。

但這件事結束後。
我才發現。

沒那麼簡單。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北鼻底兒 » 週五 12月 14, 2007 1:42 am

我喜欢这篇, 可以说是把我的欲望给叫了出来...
我不行~不行了~

真的不行了~

巧克力﹐受死八~
北鼻底兒
哈棒國奴隸
 
文章: 1
註冊時間: 週六 7月 21, 2007 1:22 am
來自: 西藏的深處

文章艾笛亞 » 週日 12月 16, 2007 9:27 pm

繼續支持下去XD

可是- -說實話,我有時候覺得,主角很像我,

如果我可以的話,我會做出跟主角一樣的動作。
- -我也覺得董先生不對勁...
虛擬城市Virtual city
虛擬城市Virtual city 天空站
虛擬城市Virtual city 無名站
主要為無名,天空站暫時不理會。
頭像
艾笛亞
哈棒國皇族
 
文章: 606
註冊時間: 週六 4月 02, 2005 5:36 pm
來自: 虛擬城市Virtual city

文章日炎 » 週一 12月 17, 2007 6:24 pm

這主角是個讓我又愛又恨的角色。

愛的是他勇於顛覆社會的革命精神。

恨的是他黑暗面發揮的時候時再是一個十足的壞人腳色啊!

艾笛亞應該是有他的聰明與革命精神而沒有他的恐怖吧!〈笑〉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一 12月 17, 2007 7:18 pm

08
一個人走在沙漠之中最害怕遇到什麼?沒水?不,還是有千萬分之ㄧ的機會遇見綠洲,因此這也不能算是最害怕與絕望的;那是遇見蛇蠍之類的毒物嗎?或許是,但也峰全無應對的方法。一個人走在沙漠中最懼怕、最令人絕望的是──遇見流沙。

那一寸一吋吞噬著你曾經存在於地平線上的每個區塊,寸寸寸寸磨損著你的意志,所謂「千萬分之ㄧ的機會」在這裡根本歸零;就連虛假的海市蜃樓都比他來的真實、美麗......

一個人。
沙漠。
流沙。
我。

沒錯,我現在正在失去我唯一的「千萬分之ㄧ的機會」董先生的眼神已緩緩的轉向停留在日常用品架上的我。一個人,沒錯;真的就我一個人,我沒有盟友;我只能看著自己的下半身漸漸消失在向下流洩的土黃色粒子中......

等等!

我還有一個千萬分之ㄧ──替死鬼!小雞那個替死鬼;只要她陷再走過來說錯任何一句話,就可以多位我分擔跟蹤董先生的嫌疑。

「小董!尼怎麼跟我說話說說到一就走,看美眉又不是壞事。吼!還想拿假藥袋騙偶!」小雞。

「哦?我不是不理你,只是我看到房東好像在幫我們公寓買日常用具,想說過來搬一下」董先生。

「哈哈!早說嘛!偶也來幫忙!」小雞哈哈。

董先生眼神如冷刀慢慢的滑過無形的空氣中。
似是無所不在。

反應慢的小雞一看就知道感覺不出來......







退休探長甩著我買回來的雞腿一臉憤怒得批判著這個社會,對了;我好像忘記跟各位介紹他的名字。他叫做藍剛,據說是李昌鈺的大學同學。

「真他娘的!這個禁止用刑的警察體系根本沒辦法鞏固這個社會的安定!」藍探長用力咬了一口雞腿。

董先生在一旁拿出餐刀慢條司禮的切割著剛剛他自己料理的牛排,一絲絲的血絲與腥味還漂浮在空中。

女醫師的兩個兒子從樓梯間走了下來。

「喔喔!房東買東回來吃也不通知一聲,我們兄弟倆打了一整天的報告可惡的很呢!」歐陽風說道。

「真他娘的!往你肚子揍一拳應該能加快你寫作業的速度!」藍探長話才剛說完。歐陽鋒便抱著肚子痛苦的跪在地上,腳旁掉了一隻雞腿。

「我肚子怎麼突然間在痛?」歐陽風不知所謂在地上呢喃。

「哥?你肚子不舒服嗎?」歐陽雲亦不知所謂。

董先生則是打趣的看著藍剛探長。

我剛剛似乎也看到了──

那報風般迅速暴力的一拳。

「藍先生,您的雞腿。好像是剛剛掉在地上的。」歐陽風禮貌的笑笑將雞腿遞給他。

好一個沒腦的笨蛋。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