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私慾》13、14、15〈2月2日更新〉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文章日炎 » 週三 1月 16, 2008 3:21 pm

09
草草吃過晚餐,我趕緊上自己的大臥房看看針孔跟竊聽器的成效;就像是科學家隔著玻璃看著那些實驗動物反應的心情一樣,我也希望我的理論能在現實中一天天茁壯。

我將兩個枕頭跌了起來,調整了一個舒服的角度將自己的輕輕靠在枕頭上;點起了前幾天跟正妹店員買來的燻香。

在這種享受的氛圍裡最適合愜意的社會學實驗啊!等等!還少了一樣東西!我趕緊從床頭的CD櫃找尋最適合的那一張當作背景音樂的傑作。

邁可森:《玩家新世界》

裡面的首波主打《新世界》正是權勢這個新實驗新世界降臨的恢弘氣勢,這是繼他上次詮釋李斯特的《死之舞》之後最令我振奮的曲子之一。

螢幕的對面。
小雞博士正打開即時通在跟正妹用視訊聊天。

一邊淫笑著。
嘿嘿......

我聞到了......至於是慾望的鹹濕粘膩或者是犯罪者的猙獰面孔就遊各位自己想像了。
想像的世界是最美的,也是許多人在私底下最喜歡做的事。

不管幻想的事物是什麼。

都是一種無邊無際的享受。
私下的幻想沒有限制,沒有人會管你有沒有聽對方說話或是交代的工作;自己的時候權限總是無線。

「那就在亞曼尼汽車旅館前面的咖啡城市見面囉!」小雞笑的非常變態。
「好呀!你要教我那個畫異形的技法喔!」另一頭的女大學生開朗笑著。

現在的女大學生不知道在想什麼,唉唉!不過我看到小雞的話做的時候好像頓時明白他為什麼會那麼吃香的原因了......

就繪畫而言,他真的是個天才。
但是就色鬼而言,他也是色鬼中的神魔!

我就不相信他會正正驚驚的教人家插畫技法。

現在時間晚上7點。
小雞穿上黑色毛外套,帶著他的機車鑰匙關上了門。

「唉唉!這麼快就有心節目看了啊!」我無奈。

第一首鋼琴曲才剛撥完而已。
披上外套。

我偷偷跟著他下了樓。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1月 16, 2008 3:23 pm

10
咖啡城市近幾年來新開的小本經營的咖啡廳,很有家的感覺;我忽然發現小碁可能是個很深暗心理學奧義的變態,就變態而言我也不得不對他肅然起敬起來。

以這種氣氛像是自己加的氣氛環境下卸下對方的心防,小雞果然是變態中的變態──唉唉!這個社會實在是太黑暗了。我挑了一本遠見雜誌在角落的地方坐了下來。他們就坐在一個離我不遠的地方,我聽的到他們的對談;這個角度他們要看到我其實也滿難的...嘿嘿,簡直是竊聽的最佳地點。

「這個吼!這裡的筆觸不可以過於燥進,要慢慢來一條一條的鋪上去;這樣線條才會比較細膩。」小雞拿著代針筆一臉認真。

「嗯,你說的好像滿有道理的。」

相信我,接下來兩個小時的對話期待什麼勁爆事情的你絕對不會有什麼興趣;完完全全真的是在交那個女大學生怎麼畫畫。

靠!這麼有耐心,該不會要等人散的都差不多了才要把她迷昏帶到對面吧?思考的真周密,他媽的他一定是變態中的天才。

我火速啃完盤子上今晚的第五個蛋糕灌完三合一的廉價咖啡之後行色匆匆的結完帳出了門。

我躲在接角小心翼翼的呼吸著空氣,深怕躲在暗處的我會被對方發覺;天啊!這場實驗連這種電影情節般的刺激都讓我體驗這麼的多次、這麼的深入。實在是太感動了!你能明白嗎!你能明白嗎!

「尼回去要好好練習知不知道!」小雞笑的很滿足,奇怪!!!那女的為什麼還是醒著的呢!?都已經快晚上十點半了,早沒人了!

「呵呵,不好意思麻煩小雞老師了;我沒帶什麼禮物好謝你的,剛好今天學校畫畫有多的香蕉;這個先給你當作第一筆學費囉!」女孩俏皮的說道。

「謝禮喔......這個......」小雞臉居然紅了起來。

啊!該不會他連咖啡店老板這個人證也算在內;故意營造他們感情很好的錯覺,然後再藉口隨便一個理由把女孩騙進汽車旅館;到時候不管女孩怎嚜說老闆都惠心存疑慮,可能還以為他們分手然後是女孩子在鬧之類的。

原來他不只是變態中的天才他還是變態中的天才中的天才!〈反正就是很厲害的意思就對了!〉

「我教尼只是想讓更多人體會到繪畫的樂趣所以才教尼的,不要什麼學費啦!」小雞哈哈。

「那就當作是見面禮囉!你在不收我要生氣囉!」女孩嘟嘴。

「好啦!好啦!偶收下了,尼不要生氣好不好?」

「這樣才是一個紳士嘛!女孩子送的東西是不能拒絕的喔!掰掰!」

「掰。」
天啊!他目送到手的肥肉離開噎!現在是怎麼回事!?

這時候,門後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是上次那個在7-11的笨蛋警察阿杰!!!

他......出現在小雞面前有什麼目的呢?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1月 16, 2008 3:23 pm

11
笨警察阿杰在距離小雞十步遠的地方靜靜的看著、看著......空氣彷彿慢慢在凝結卻又輕易的一隻手指便可瓦解,這種情形是什麼?這種氣氛是什麼?老祖宗說是如履薄冰,但是這種情形卻不該出現像小雞這個人的那個表情──自信。

「我,要逮捕你;即使不是現在將來我也會完成這個心願的!你這個連續逃過法律制裁的連續強姦犯!」阿杰道。

「阿捏!」小雞一邊哈哈一邊著香蕉皮,然後故作猥褻的舔著相交的白肉;分成了三口,小雞很快的吃完了香蕉。

「不然,我們來賭一把!」阿杰的臉猙獰,似是屢屢撲空的猛獸。

「好啊!尼敢賭,偶陪你賭。」小雞丟拍拍雙手繼續說道:「尼現在衝過來抓的到我我就跟尼回去自首。賭不賭?」

「賭了!」阿杰毫不多話的衝向小雞,小雞卻站在原地打哈欠;右手捂著嘴左手插口袋儼然一副欠變的模樣。

大理石的地板上反著光,彷彿呼應著阿杰此刻向前衝的熱力。

「唉呦喂呀!──」阿杰重重的摔在地上。


阿杰毫不多話的衝向小雞,小雞卻站在原地打哈欠;右手捂著嘴左手插口袋儼然一副欠變的模樣。──那......剛剛的香蕉皮呢?


「唉呦喂呀!唉呦喂呀!唉呦喂呀!哈!哈!哈!尼好好笑喔!走路都不看路。」

小雞大笑慢慢的走向他的機車。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三 1月 16, 2008 3:23 pm

12
隔天早上我翻著哈伯瑪斯的《公共領域的結構轉型》一邊慵懶的看著閉路電視上的他們,每個都沖沖茫茫的出門了;唯一的例外是提早放寒假的那兩個姓歐陽的死大學生,在家靠退休金還有每週四到女子學校教防身術的藍探長、與在家接案的插畫家小雞。

那兩個死大學生還能做什麼?不是在下載A片不然就是在砍怪練等;真搞不懂為什麼現在的大學收都是這副德性,自己在大學的時候可是個認真向學的研究者啊!為什麼會有這些米蟲存在呢?但一想到這些米蟲跟社會學的結構有一定的環節之後將他們是為珍貴研究資源的我對他們這種行為也看慣了。

畢竟這是社會現像我沒有必要秉持著特別討厭他的理由,因為這也是社會型態在轉型的潛在一環;哥哥歐陽風突然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興奮的大喊著她拿到某種很了不起的寶似的哈哈大笑,弟弟衝過來一臉不可置信。對哥哥路出一副非常佩服的樣子,唉唉!真是夠了好嗎!我有在玩那個遊戲我也對這種私生活沒有興趣。

我將目光轉向右下角的藍剛探長。

他正揮汗如雨下的痛急著沙包,讓我有興趣的不是他登峰造極的拳法;而是那個沙包。根本就是依照某個女人特別設計的充氣娃娃,只是裡面填滿了砂包應該填滿的東西;那個沙包上還有一些白白惶惶的結晶物,引人遐想。

這幾天我一直沒有時間好好觀察他們,因為小雞的舉動讓我耗太多心神了。

小雞呢?

他畫著電玩遊戲公司最近給他的新案子,一開始畫的滿入神的;幾乎快要到老僧入定那種境界,但他卻突然拿出一張照片。

一個女人的照片。

看著。

哀傷的看著;然後他身後的咕咕鐘的功績跑了出來叫了十二聲。

中午了。

他拿起了藥袋子。



宥文心理診所。


該不會...

有那麼一剎那,我將那張照片、藥袋、色魔三個東西連起來──然後看見一個哀傷的身影......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2月 02, 2008 1:33 pm

13
相信各位再聽我第一次介紹小雞的時候所提及的一個傳奇人物,也就是二十年前相當活躍的中華民國國際情色研究會的第一任也是最後一任的會長:黃志豪。

其實我所要進行的實驗跟他所倡導的「新慾望」運動其實也有其異曲同工之處;大家不要因為這個人物的稱號而對他以所誤解。

他也是一個偉大的先覺人物,如果你深入了解他的思想行為你會發現它其實不是你想像中單純只是色胚而已;雖然你要叫他色胚他也不會否認。

但還是會有些許的不悅,他希望你叫他「色胚的革命領導家」他其實是憂心台灣強暴事件逐年增加而且越顯變態的事感到心寒。於是他提出了一連串的論點相當震驚當時的社會。

為什麼我突然要提起這個人呢?

因為我身邊正好有這麼兩個人。

雖然我當時遇到這兩個人的時候還不能確定,但我也隨著跟他們相遇的日子越來越久之後發現了這個偉大的事實。

話說黃志豪事件。

他的事蹟其實沒什麼人知道,因為當時台灣尚未解嚴;不過這件事當時在台大校園還有當時的教育部以及行政院非常警張,他們認為這是變相的叛亂。

一方面將他的一切傳聞與行動壓制住,一方面在籌備怎麼堵住他的嘴。

因此也有人說黃志豪的死跟當時的政府有密切的關係,甚至有傳言是當時的警備司令部派遣殺手把它解決掉的。

當然。

還有他那個絕代超倫的預言也失去了......我只依稀記得少部分的內容。

完全記得那段不為人知歷史的人也許只有董先生ㄧ人吧!

今早我監視著這四組人馬的時候我下意識的想到了那個預言。

我覺得。

我也有義務──

解救他們。

那個預言。

我也會再故事中一點一滴的掀給各位知曉......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2月 02, 2008 1:34 pm

14
也許大家對這位充滿傳奇意味的會長存有質疑,不過會質疑也是正常的;畢竟這種是謂何會發生本就令人費解。在遇見教授之前我也是做此想法。

不過我知道這是為什麼,因為台灣雖然是存在許多不合常理躁動的矛盾與衝突;但就是沒有幾個人能真正的統合大家去「革命」有的只是虛假的短暫激情。

因此這種大規模的組織舉動看再二十一世紀現代人眼裡簡直是不可思議。

這就是為什麼台灣不會有類似蓋達組織激烈卻有難以減除的激進份子。

也是為什麼台灣不會有當街對總統丟雞蛋罵到他下台的人;台灣居民居然缺少的也是這種敢擔當風險的慓悍。

曾幾何時。

有個較廖添丁的,就用他的慓悍根植民的高壓宣戰著。

現在呢?

根本沒有人敢大刀闊斧。

即使是犯罪也是那麼薄弱,容我如此說。我並不是希望恐懼填滿這個社會,而是因為如果連犯罪都變的那麼不堪一擊。

那爲何警察的績效總是不見成效?

是啊!也許就是因為「擔當」二字所以如此吧!擔當不起黑白兩道通吃的黑道議員施加的壓力所以連帶他的白板事業、賭場、酒店甚至更加污穢的角落都沒有出手的氣魄。又或者,自己根本就有把柄在對方手上......等等;總而言之,這些都是無法浮上檯面的;唯一的共通點大概大都是茶餘飯後鄉里間那些大人聊天的話題吧!

為什麼沒有人敢站出來?沒有人敢大膽的做出內心其實真正要做的事?

明明就知道某些是不和我們的意願及權利,為什麼還悶聲承受;明明就是不對,明明就是累贅。為什麼不說出來?

看著退休探長粗暴的將陰莖用力的插入特製的充氣娃娃一邊揮舞著鞭子的樣子。

我不禁在想。

為什麼越是有地位的人越是無法承認自己對慾望的渴望、需求。

用屏風遮住的牆角。

探長大汗淋漓。

繼續呼吸著空氣中名為虛偽的氣息。

我開始在想「私的領域」存在的意義。

究竟私人空間存在的目的為何?

難但只是爲了做一些不願告訴人家的事嗎?

ㄧ些即使說出來或許也是很正常的事......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文章日炎 » 週六 2月 02, 2008 1:35 pm

15
我說過了,人們總是無法誠實的面對自己的欲望;總是那樣的虛假、鴕鳥,受至於所謂群眾與社會結構的壓力下所做的妥協。

這些東西都是很悲哀的體現,如果人活在這世界上沒辦法隨心所欲的表明自己的思想與心意;那不是活的很沒有存在感?

平時那些汲汲營營一絲不苟的人們,真的像是他們所展現給社會看的那樣是如此的方正、上進?

是的。

九成以上是對於這個社會與世俗制度的妥協。

也許一個成功的商人腦子裡並非只是那些平時人眼中的商業聖典,或許都是裝滿滿的邪惡思想;或是淫亂作樂的意念,只是社會的體系逼他們去從商;家族的期待讓他無法散漫。

我的房客之中或許就有三個人是這種人,也就是我對照組中的三個表面上再社會中擁有正面印象呈現在人前的那三個人。

但現在仔細想想。

並非只有善人心中可能存在著惡。

惡人心中是否也存在著善。

我常常光顧一家便利商店。

裡頭一個在讀設計系的大夜工讀生曾跟我說過一些色相制度,其中一個好像是日本製的吧!忘記較什麼了。

那個色項制度中表明這個世界裡面沒有絕對的純色。

每種顏色只是因為灰色含量不同而呈現不同的顏色飽和度。

其他學說中所謂「純色」也只不過是灰色含量最少的一個色階。

因此這個色項制度有一個獨特的術語較「灰階」這個灰階可以套用在任何顏色,以分出顏色的「飽和度」但這個飽合度又從來沒有所謂「真正的百分之百」因為裡面一定有「灰」我當時聽了覺得還滿有趣的。

日本人細心的程度實在是令人嘆為觀止。

這個所謂「灰階」好像可以為我解釋變態的小雞為何昨天會放過那個清純的女大學生,可能他的灰階在他人性比例裡面有六成;剛好跟他聖潔的善心「純色」的比例不相上下,只是灰階多了一點。他難免看起來就是個變態〈或許他真的是〉只不過他並不是那種一天二十四小時都需要洩慾的百分百變態。

而歐陽兄弟他們呢?藍探長呢?他們的灰階又在高含量還是低含量的地方呢?

我得意的笑了。

我發現主張人性本善的孟子與主張人性本惡的荀子,他們的所作所為都好可笑、好可笑......

人性本惡?

人性本善?

我此時只是想知道藍探長的善與俄在哪裡。

我好像從沒有見過他的善......

我先來思考它的灰階在哪裡好了,不過......想起這幾天接式機下所發生的事;他「惡」的地方似乎不難察覺......
有時候,我們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明白什麼是幸運。
──日炎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FireofSun

痞客幫http://blog.pixnet.net/FireofSun
日炎
哈棒國皇族
 
文章: 520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1, 2006 4:58 pm
來自: 姆大陸

上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