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少女 第一幕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怪物少女 第一幕

文章chenchen3546 » 週六 12月 15, 2007 3:45 pm

第一幕 Monster

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爸爸吃了我。
先是腿,再是手,续而挖出我的心脏,爸爸就像一头饥饿的野兽将我撕得支离破碎,然后连皮带骨狼吞虎咽着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最后连我的头也没有放过啃去了半边,当他将我的眼珠子放在嘴边时,我醒了。
我很讶异于自己的冷静,为什么我没有感到害怕,无论是梦里还是梦醒我都应该像个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尖声大叫才对,但我没有,我平静地任由爸爸把我扑倒啃食,平静地醒来,然后平静地穿上衣服,对着镜子梳理起我引以为豪的亮丽长发,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有条不紊。
透过镜子,我再一次见到了另一个我,一个额头中央长着尖锥形角质物的我。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她。
我露出了一丝自认为是妩媚动人的微笑,于是镜子对面的那位冲着我笑了,足以迷倒世上大多数男人的笑容,可是我并不喜欢。
现在才知道,原来我是个怪物。
爸爸和妈妈养育了我十六年,他们一定不会想到自己养的其实是个怪物。
我知道我为什么不会被噩梦吓到了,怪物是不可能怕区区一只野兽的。

“妈,我上学去了。”冲着正在厨房烧菜的妈妈喊了一声,随便叼了片面包在嘴里,我急匆匆就往外走。很反常的,一向准时起床的我竟然睡过头了。

“恩,放学了早点回来,最近晚上不太平,离这不远有凶杀案发生了。”

“知道了。”
爸爸出门上班比我早,没在家里,这样也好,最近看见他我心里就莫名的烦躁,可能是因为我那个梦的关系吧,不过我本来就不喜欢这位继父。
“小玲,你中饭还没带呢。”跑了一段,远远听见追到门口的妈妈在对我喊着,我没有回头,中饭可以在学校小卖部里随便买点吃的凑合,上学迟到的话可是会被罚站一上午的,我不想出丑,虽然我不希望同学们都叫我冰山美人,但冰山美人若是出丑的话想必很多人都会抢着看的。
幸好,在上课铃响的同时我及时冲进了教室,
“小玲姐,你今天晚了哟。”坐在我前面的兰兰对我招了招手,打了声招呼,眼睛笑得都快眯成一条缝了,不亏是班里公认的狐狸精,就算说风凉话都是那么风情万种,难怪班里所有的男同学都要整天围着她转了,这点我可是万万比不上的。
找到座位坐下,话都懒得说,我累得趴在了课桌上,可惜,老师跟着我前后脚进了教室,班长一声起立,我只得又站了起来。

真不知道这一天究竟学到了些什么,恍恍惚惚间一上午就过去了。
“你很没精神哟。”乘中午休息,兰兰跑到天台上来陪我,我一直认为她这一点很历害,每次我想找个地方一个人静一静,第一个且很快就能找到我的肯定是她。
“怎么不陪篮球部的张帅哥了,刚才我还看见他跟在你屁股后面。”双手垫在脑后,我躺在天台上望着蔚蓝的天空。不知道兰兰为什么总缠着我,我觉得和男生们在一起玩玩风花雪月才适合她,至少在缠上我前她就是一直这么打发时间的。
“男人一点都没意思,小玲姐,还是你最好了。”嘟着小嘴,兰兰抱怨着,然后躺在了我的旁边。
“不要说那种让人误会的话。”我闭上了眼,轻轻说道,兰兰的性取向问题让我很是头疼,更麻烦的是,我竟然拒绝不了她,就像现在,她得寸进尺地翻到了我的身上,脸和脸靠得如此之近,几乎快重叠在一起了,我心里却并无不快。
这样做是不对的,我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可是身体却不受我控制,兰兰轻轻一咬我的耳朵,我就软绵绵地任由她摆布了。
以前是这样的,但现在不同了,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人类了,我是个怪物。

“慢点,兰兰,我问你件事?”

“?”
“你看的到吗?”我指着自己的额头问她。
“什么?”兰兰不明所以地盯着我的角,一脸疑惑。
结果还是不行吗,摸了一下,除了我以外没有人能看到的角依然在额头上,手感很坚硬。
我用力推开兰兰,顺着楼梯跑下了天台。

下午,我翘课了,因为我的成绩一向很好,平时做出来的表现在老师们之中也是有口皆碑,随便编了个谎话班主任就相信了,现在的老师们总是偏袒好学生的。
其实我大可不必这么做,直接逃学就行了,既然是怪物不上学也没关系的,可再一想这样的话学校肯定会打电话到我家,我不想让妈妈难过,她再嫁的那个人对她并不好,为了把我养大,她已经够苦了。

每个晚上,当那个男人在外面鬼混的时候,我总能听到楼下妈妈隐隐约约的哭声。我不爱那个男人,但我爱妈妈。

整个一下午,我就窝在市中心一家有名的游戏厅里消磨着时间。
游戏厅真是个好地方,想玩就玩,只要会玩就花不掉多少钱,而且就连抽烟也不会有人来指责,再加上有一帮子小屁孩子围着观看,时不时为你的高超技巧赞上几声,那种感觉是扮演着斯文女生时所体验不到的。
“你果然在这啊,找了我好久。”一本硬抄丢在了我面前的游戏台上,我微抬头,硬抄的主人兰兰正气冲冲地盯着我,中午的事果然把她惹恼了。
“这是什么?”我眼睛盯着街机屏幕,双手没有停下操作。
“不要玩了啦。”兰兰手掌张得大开遮住屏幕,“人家把下午的课堂笔记给你带来了。”
就那么一瞬,我被最终BOSS秒杀了,周围响起一片叹息,看来这个闯关游戏一个币能玩到如此地步的目前只有我一人。
我没有生气,站起身什么话没说一把搂住兰兰就亲了下去。
五秒钟,十秒钟,厅里的人看得眼睛都直了,于是我松开兰兰,大笑。
走出游戏厅很远了我还是边走边笑,笑个不停,一直笑到捂住小肚子开始咳嗽,兰兰低下头跟在我后面,脸红得像个熟透了的桃子,就像一个封建年代的小媳妇,却是一句话都不讲了,直到我回到家里和她分别时她才道了声拜拜。

这一天晚上,我又做梦了,同样的梦,我被爸爸吃掉了。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我是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被爸爸分解后吃掉的,身体任何一部分在爸爸口中的消失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因为我是怪物。

我不疯,我也不狂,我本凡人,从大陆来的凡人一个.
繁体字不会,简体字版,勿扔砖,会出人命的.
chenchen3546
哈棒國奴隸
 
文章: 4
註冊時間: 週六 12月 15, 2007 12:58 pm
來自: 传说中的大陆

文章伊比利斯 » 週日 12月 16, 2007 10:08 pm

良心的幫你轉,下次不幹了。word可以轉,工具→語言轉換→簡體轉繁體
另外,每句之間請空格,比較好閱讀。
-----------------------------------------------------------------------------------------------
第一幕 Monster

我做了一個夢,在夢裏爸爸吃了我。

先是腿,再是手,續而挖出我的心臟,爸爸就像一頭饑餓的野獸將我撕得支離破碎,然後連皮帶骨狼吞虎嚥著我身體的每一個部位,最後連我的頭也沒有放過啃去了半邊,當他將我的眼珠子放在嘴邊時,我醒了。

我很訝異於自己的冷靜,為什麼我沒有感到害怕,無論是夢裏還是夢醒我都應該像個普通的女孩子一樣尖聲大叫才對,但我沒有,我平靜地任由爸爸把我撲倒啃食,平靜地醒來,然後平靜地穿上衣服,對著鏡子梳理起我引以為豪的亮麗長髮,一切都顯得是那麼的有條不紊。

透過鏡子,我再一次見到了另一個我,一個額頭中央長著尖錐形角質物的我。

這是我第二次見到她。

我露出了一絲自認為是嫵媚動人的微笑,於是鏡子對面的那位沖著我笑了,足以迷倒世上大多數男人的笑容,可是我並不喜歡。

現在才知道,原來我是個怪物。

爸爸和媽媽養育了我十六年,他們一定不會想到自己養的其實是個怪物。

我知道我為什麼不會被噩夢嚇到了,怪物是不可能怕區區一隻野獸的。


“媽,我上學去了。”沖著正在廚房燒菜的媽媽喊了一聲,隨便叼了片麵包在嘴裏,我急匆匆就往外走。很反常的,一向準時起床的我竟然睡過頭了。


“恩,放學了早點回來,最近晚上不太平,離這不遠有兇殺案發生了。”


“知道了。”

爸爸出門上班比我早,沒在家裏,這樣也好,最近看見他我心裏就莫名的煩躁,可能是因為我那個夢的關係吧,不過我本來就不喜歡這位繼父。

“小玲,你中飯還沒帶呢。”跑了一段,遠遠聽見追到門口的媽媽在對我喊著,我沒有回頭,中飯可以在學校小賣部裏隨便買點吃的湊合,上學遲到的話可是會被罰站一上午的,我不想出醜,雖然我不希望同學們都叫我冰山美人,但冰山美人若是出醜的話想必很多人都會搶著看的。

幸好,在上課鈴響的同時我及時沖進了教室,

“小玲姐,你今天晚了喲。”坐在我前面的蘭蘭對我招了招手,打了聲招呼,眼睛笑得都快眯成一條縫了,不虧是班裏公認的狐狸精,就算說風涼話都是那麼風情萬種,難怪班裏所有的男同學都要整天圍著她轉了,這點我可是萬萬比不上的。

找到座位坐下,話都懶得說,我累得趴在了課桌上,可惜,老師跟著我前後腳進了教室,班長一聲起立,我只得又站了起來。


真不知道這一天究竟學到了些什麼,恍恍惚惚間一上午就過去了。

“你很沒精神喲。”乘中午休息,蘭蘭跑到天臺上來陪我,我一直認為她這一點很曆害,每次我想找個地方一個人靜一靜,第一個且很快就能找到我的肯定是她。

“怎麼不陪籃球部的張帥哥了,剛才我還看見他跟在你屁股後面。”雙手墊在腦後,我躺在天臺上望著蔚藍的天空。不知道蘭蘭為什麼總纏著我,我覺得和男生們在一起玩玩風花雪月才適合她,至少在纏上我前她就是一直這麼打發時間的。

“男人一點都沒意思,小玲姐,還是你最好了。”嘟著小嘴,蘭蘭抱怨著,然後躺在了我的旁邊。


“不要說那種讓人誤會的話。”我閉上了眼,輕輕說道,蘭蘭的性取向問題讓我很是頭疼,更麻煩的是,我竟然拒絕不了她,就像現在,她得寸進尺地翻到了我的身上,臉和臉靠得如此之近,幾乎快重疊在一起了,我心裏卻並無不快。

這樣做是不對的,我清楚地知道這一點,可是身體卻不受我控制,蘭蘭輕輕一咬我的耳朵,我就軟綿綿地任由她擺佈了。

以前是這樣的,但現在不同了,現在的我已經不是人類了,我是個怪物。


“慢點,蘭蘭,我問你件事?”


“?”

“你看的到嗎?”我指著自己的額頭問她。

“什麼?”蘭蘭不明所以地盯著我的角,一臉疑惑。

結果還是不行嗎,摸了一下,除了我以外沒有人能看到的角依然在額頭上,手感很堅硬。
我用力推開蘭蘭,順著樓梯跑下了天臺。


下午,我翹課了,因為我的成績一向很好,平時做出來的表現在老師們之中也是有口皆碑,隨便編了個謊話班主任就相信了,現在的老師們總是偏袒好學生的。

其實我大可不必這麼做,直接翹課就行了,既然是怪物不上學也沒關係的,可再一想這樣的話學校肯定會打電話到我家,我不想讓媽媽難過,她再嫁的那個人對她並不好,為了把我養大,她已經夠苦了。


每個晚上,當那個男人在外面鬼混的時候,我總能聽到樓下媽媽隱隱約約的哭聲。我不愛那個男人,但我愛媽媽。


整個一下午,我就窩在市中心一家有名的遊戲廳裏消磨著時間。

遊戲廳真是個好地方,想玩就玩,只要會玩就花不掉多少錢,而且就連抽煙也不會有人來指責,再加上有一幫子小屁孩子圍著觀看,時不時為你的高超技巧贊上幾聲,那種感覺是扮演著斯文女生時所體驗不到的。

“你果然在這啊,找了我好久。”一本硬抄丟在了我面前的遊戲臺上,我微抬頭,硬抄的主人蘭蘭正氣衝衝地盯著我,中午的事果然把她惹惱了。

“這是什麼?”我眼睛盯著街機螢幕,雙手沒有停下操作。

“不要玩了啦。”蘭蘭手掌張得大開遮住螢幕,“人家把下午的課堂筆記給你帶來了。”
就那麼一瞬,我被最終BOSS秒殺了,周圍響起一片歎息,看來這個闖關遊戲一個幣能玩到如此地步的目前只有我一人。

我沒有生氣,站起身什麼話沒說一把摟住蘭蘭就親了下去。

五秒鐘,十秒鐘,廳裏的人看得眼睛都直了,於是我鬆開蘭蘭,大笑。

走出遊戲廳很遠了我還是邊走邊笑,笑個不停,一直笑到捂住小肚子開始咳嗽,蘭蘭低下頭跟在我後面,臉紅得像個熟透了的桃子,就像一個封建年代的小媳婦,卻是一句話都不講了,直到我回到家裏和她分別時她才道了聲拜拜。


這一天晚上,我又做夢了,同樣的夢,我被爸爸吃掉了。

唯一不同的是這次我是笑眯眯地看著自己被爸爸分解後吃掉的,身體任何一部分在爸爸口中的消失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因為我是怪物。



我不瘋,我也不狂,我本凡人,從大陸來的凡人一個.
繁體字不會,簡體字版,勿扔磚,會出人命的.
人要學會自己尋找一些小幸福,比如到街上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美女,到銀行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鈔票。然後到街上找一個乞丐,對自己說:沒關係,剛剛那些他也沒有...
頭像
伊比利斯
哈棒國貴族
 
文章: 409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19, 2005 8:55 pm
來自: 我家

文章yellowet » 週六 12月 22, 2007 12:37 pm

謝謝上面這位大大幫忙轉~
本來還想說看簡體字好累的說:)
yellowet
哈棒國奴隸
 
文章: 12
註冊時間: 週四 11月 29, 2007 11:40 pm
來自: 陰莖森林!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Bing [Bot]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