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香公子】全文完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香香公子】全文完

文章蒼浪 » 週四 8月 14, 2008 10:07 pm

 


  走進九王爺府,羽公子的心情是相當輕鬆。他來這裡是九王爺囑託他來照顧已故好友之子,陪著這孤兒讀書說話、放鬆心情。這個孤兒小名叫香香,聽說是個相當文靜的孩子。他喜歡文靜的孩子,文靜的孩子乖巧懂事,這樣他的「任務」應該會方便許多。
  
  陸總管領著羽公子進了一處院子,這院相當僻靜,但有種出塵不世的感覺,陸總管道:「這裡的擺飾都是香香決定的,先生瞧,這孩子相當細心呢,這裡的花草雖多,但絕不會爬到路上來,石階總像剛灑掃過那般乾淨。香香雖然行動不便,但相當聰穎貼心的孩子,還勞煩先生多多關照。」
  
  羽公子輕笑,他看得出來這總管相當喜歡香香,不時說香香的好,又不時心疼這孩子。陸總管壓低了聲:「您別聽世子說香香不易相處,其實這孩子體貼得緊,又能幹。」
  
  總管嘆了口氣,聲音更低了:「只可惜瘸了腿。」
  
  羽公子是個親善的人,他安慰陸總管:「上天自有定奪。」
  
  陸總管好像清醒似的,抖擻精神,領羽公子穿過中堂,到後院去,邊走邊道:「他聽說羽公子要來,是相當歡喜的。他仰慕羽公子您很久了……」「咦?」羽公子聞陸總管此言,腳下一頓:「仰慕?」暗叫不妙。
  
  陸總管邊笑邊點頭:「來,我給您引見,這就是九王爺的好友隆慶王之子,香香公子……」「香香公主。」羽公子回神,正笑著接話,突地一愣,公子?
  
  但見樹蔭下,一個瀏海都遮住眼睛的少年,坐在輪椅上,好像還有點怯生。但一雙眼細長,冷冷的看著陌生人。
  
  陸總管心知羽公子誤會了,忙道:「公子本名喚白幽香,咱都叫他小名香香。」
  
  羽公子的下巴好像快掉下來了,他一直以為,這次的對象是個嬌小可愛的美人兒,所以他才一口答應的這麼快……是也沒錯,看得出是嬌小可愛的美人胚子,只不過是個男孩子。
  

*-*-*-*-*
保證會有完結!不會斷頭的~
原則上兩、三天貼一篇,但如果點閱次數每破50也會貼。
回應...我不敢奢求啊啊啊啊~~~(夾著尾巴跑走)
 
最後由 蒼浪 於 週六 3月 07, 2009 5:20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一 8月 18, 2008 9:29 pm

 


  白幽香向羽公子點了一下頭,一開口,整個氣勢就不一樣了,看得出是名門子弟的風範。他的聲音相當沉穩,冷道:「久仰羽公子,百聞不如一見,不知羽公子如此年少。」
  
  羽公子心裡一驚,由白幽香此言確認白幽香沒有見過羽公子,只是懷疑自己年紀太輕來著,陪了個笑:「我就是這張臉處處惹人誤會,已經習以為常了。」
  
  好險,傳說中的羽公子本來就是個娃娃臉很嚴重的傢伙。
  
  羽公子心知香香懷疑,悄悄揣測他臉色,但白幽香表面看不出一思動靜,淡道:「往後有勞羽公子了。」
  
  陸總管人已帶到,便去忙自己的事了,身為總管,總是在九王爺府裡忙的團團轉的。
  
  羽公子走近香香,蹲在他面前,笑起來如淋春風。「我該怎麼喚你?」
  
  香香頭更低了,低到頭髮都遮住了臉,聲音有些發抖:「隨你的意。」
  
  羽公子心想也許是陸總管離開,香香心裡不安,便直接坐到香香旁邊的草地上,頭頂與香香輪椅扶手齊高。羽公子雙手撐著地,相當自在的道:「我不想跟其他人一樣,也叫你香香,我喜歡與眾不同。若叫你香兒,你習慣麼?」
  
  「隨你。」
  
  羽公子又笑了:「你呢,你要怎麼叫我?」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三 8月 20, 2008 6:30 pm

 



  香香猶豫了會,本來想回答「羽公子就羽公子」,但見羽公子不像其他人,聽了他幾句無情話就板起臉,羽公子笑得很自然,絲毫不在意似的。而且,他是羽公子。
  
  傳說中羽公子以一把羽扇一手鐵爪行走江湖,處處獲得傾城青睞,武功雖不高明但頗有巧智,因此總能逢凶化吉。天下為友、四海飄泊的羽公子就像一片羽毛隨風來去,卻會為了情義駐留,甚至沾上一身泥。當他灰頭土臉的時候,咬著牙還是笑得出來,心中的火燄不曾冷卻。
  
  香香仰慕這樣豪氣的羽公子,但這羽公子看起來太過文弱、也太溫柔。但是傳說總是被誇大的,如果真正的羽公子就在他面前,他又何必在意傳說?
  
  所以香香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姓懷。」羽公子沒料到他會這麼問,他以為陸總管早就為他說過了,不禁有些慌張,不知該說〝哪個版本〞好。不過他不擅長偽詞,便老實:「叫羽光。羽光就是微弱的光,也就是像蠟燭的光輝那樣。我是個孤兒,是家師給我起這名字的。希望我可以盡我的力量,縱使再渺小也要使出傻勁去照亮他人。我很喜歡這名字,你呢?你喜歡你的名字麼?」
  
  羽公子會這麼問,是因為他感受到不尋常的……沉重。老實說,那是一股很鬱悶、很難受幾乎令人窒息的哀傷。
  
  「我本來不是叫幽香。」白幽香頓了許久,才道:「是叫憂傷,後來王爺覺得不好,才給我改諧音叫幽香。」
  
  羽公子見他沒有說憂傷這名字的來源,也不追問,只是鼻子朝香香放扶手上的衣袖猛一吸,道:「香兒,你身上真的好香,是什麼味道?」
  
  「這、是……」香香頭垂得更低了,道:「曇花。羽公子身上也有味道,是草藥的味道。」
  
  「哦,因為我師父是大夫,我跟在他身邊,身上也沾了不少那味道罷。」羽公子嗅嗅自己的衣袖,聞不出草藥,倒是覺得,自己身上沾了不少,香香身上的那種味道。「聽陸總管說,你很喜歡花花草草的。」羽公子一指前方:「這些都你弄的?」
  
  香香沒作聲,羽公子抬頭上去,香香側臉被垂低的髮絲所遮掩,看不見他的表情。羽公子忍不住問道:「是因為花草無語,不會刺傷人麼?」
  
  香香安靜會兒,才道:「我累了,先回房去。」便推著輪椅緩緩離開,離開到樹影照不到的地方時,輪椅停頓:「因為它們有根。」語畢已消失在轉角。
  
  「根麼?」羽公子抿了抿嘴,嘆了口氣,回頭過看這滿地盎然的綠意,它們明明充滿生機,卻好似垂頭為著主人悼念。突地內心一震,轉身向香香公子離開的方向,眼睛瞇著好像想看出什麼,喃喃道:「是這樣麼……你也不對我抱有希望?你不對任何人懷抱希望,甚至你自己。」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日 8月 24, 2008 11:45 pm

 



  入夜,家僕領羽公子的廂房就在香香隔壁房,羽公子遣走了家僕。被九王爺拉住閒話家常,從武林事問到詩書又問到古人思想,兩人又是揮筆弄墨又動武的。累得正想狠狠往床上一倒,只是倒到一半突然變勢,手指成爪往平坦的床上抓去,被子揚起,跳出一個殺意濃厚的黑衣人。黑衣人沉聲道:「現在離開九王爺府,還能保命。少干涉三皇遺址之事。」
  
  羽公子一招擒不成,退了幾步鐵爪已上手,雙眼惡狠狠盯著黑衣人,凝氣至丹田,朗聲道:
  
  「刺客!有刺客啊!殺人啦!」
  
  黑衣人沒料到羽公子凝氣居然是要喊救兵,便從窗戶外翻出去,羽公子可見窗外已經有一排燈光追去了。開了大門另一排燈光已經趕到走廊那端,羽公子已經衝撞開香香的房間,見香香正要推著輪椅出來,一雙大眼驚魂未定看著他,心裡才安心。
  
  白幽香忙問:「先生,您沒事罷?」
  
  羽公子搖頭:「你沒事就好。」
  
  突然羽公子整個身子撲上白幽香,身勢卻到一半硬生生轉向,跌在香香的輪椅旁,沒壓傷香香。身後兵器抽刀聲響,香香忙叫道:「不要動!是羽公子!」
  
  被踹了一腳的羽公子眼角還帶著淚,扶著背起身,忍痛道:「陸總管,是我。」
  
  陸總管肥胖的身軀堵在門口,忙攔住動上刀棍家僕,道:「啊!羽公子,真是抱歉,我一看到有人攔在香香房門,想也不想就……唉,您沒大礙罷?」
  
  羽公子眉頭深鎖,努力使聲音平靜,使人無法查覺他真想掐死陸總管。忍住胸口悶氣,嘆道:「我沒事,刺客抓著了麼?」
  
  陸總管忙轉身,大吼道:「還不快去抓賊!居然敢讓我們的貴客受傷,沒找到就拿你們的腦袋來抵。」
  
  羽公子心裡苦笑:讓他受傷的,可不是刺客啊。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二 8月 26, 2008 10:27 pm

 


  陸總管又轉身過來,陪笑道:「羽公子,這裡請你多擔待,老爺那我也該去露個面了。」然後又探探頭,輕聲喚道:「香香、香香,你無恙吧?」
  
  香香輕笑搖頭,陸總管露出放心的笑,便帶著一干家僕離開了。
  
  羽公子也跟著他們離開了香香房間,在門口要帶上門前,問道:「會怕麼?」
  
  香香面無表情的搖頭。他對陸總管還會笑,對這個初識者還很難卸下心房。
  
  「我在隔壁。」
  
  香香點頭:「我知道。」
  
  「所以你不會有事的。」
  
  香香居然笑了,很淡很輕柔的一笑:「是麼?」
  
  很淡的哀傷,很輕柔的寂寞,羽公子突然胸口一抽,道:「你早點歇。」連忙帶上門,回房便重重的往床上一倒。
  
  只是「他」的身體在顫抖。
  
  羽公子鬆開髮帶,癱在床上,「心情」還難以平覆,只是那心情是別人的。
  
  懷羽光咬著牙,好不容易才抑止不讓濃郁的空虛使她不住的顫抖。
  
  羽公子的身份,是「她」,第四隻蠍尾蝶懷羽光。
  
  她與之前的蠍尾蝶不同,擁有可以感受他人心思的「讀心術」,不過她不是真的讀心,而是能將他人內心的情緒直接感受到。
  
  也就是因為這樣,她剛才可以直接感覺到床上有人、有殺意。也因為這樣,她也感受到了剛才香香的內心充滿許多憂傷、寂寞、空虛總總情緒,但香香都壓抑住,不表現出來,這更添他的哀愁。這衝擊使懷羽光差點承受不住。
  
  她看向自己左手掌心淡淡的痕跡,那是蠍尾蝶的印記,只要她用左手接觸他人,就能讀心,不接觸人時,她能感受他人的情緒,這是她蠍尾蝶的力量。
  
  師姐們都不喜歡她讀她們的心,師父更是跟她約法三章,不許她隨便和別人碰觸。師父還說了,如果她下定決心要與某人握手,那麼,她就必須承擔那人的情緒。什麼叫承擔?她不是很了解,但是看師父說得慎重,師姐們在一旁也是很沉重的點點頭,她只知道不要隨便承擔另一個人的情緒,那也許視同承擔那人的生命。
  
  以前她們不懂,蠍尾蝶除了攻擊的力量,為什麼還會出現大師姐的治療與她的讀心術。隨著年歲她懂了,除了毀滅言軀本身,還要毀滅他所殘存下來那些傷害。城村被毀,可以重建;受了重傷,可以治療;所以人的心也應該被醫治。
  
  可是人的心被重重的血肉包圍,不輕意顯示。這是羽公子覺得很遺憾的事,就像她與三個師姐們情同姐妹,但師姐們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願言明的事。
  
  那些事她們都想獨自承受。大師姐說,多說無益,人生本來許多愁;二師姐說,那也是一種享受;三師姐更有趣了,她說人世間何來許多愁?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四 8月 28, 2008 10:39 pm

 

  這次九王爺派來的人本來是想找「真正的羽公子」來保護香香公子,因為擔心還有反隆慶王的餘孽會進到府裡傷害香香,逼他交出隆慶王的遺物「三皇遺址」之路觀圖。正好香香公子素來仰慕這個金髮傳人關門弟子,羽公子有許多杜撰的風花雪月傳說,風聞是相當灑脫的一名俏公子。
  
  可是「真正的羽公子」另外有任務,於是讓她來了。「真正的羽公子」說她也相當俊俏,雖然太年少,但懷羽光的蠍尾蝶逼得她不得不早熟。這樣扮起羽公子還說得過去,至於要怎麼演好羽公子?「真正的羽公子」在她臨行前,對這個小他一號的小公子,輕拍她臉頰,道:「誠實說。」
  
  香香是她所有接觸過的人中,第一遇到這麼痛徹心扉的孩子。師父清如流水,心境如小舟駛過,陣陣漣漪後又了無痕跡。大師姐毅如新芽,風雖然吹得動她,確帶不走她。二師姐則烈如直瀑,迫不及待從山頂掠下再狠狠摔入潭裡。三師姐呢,跟師父有點像,但三師姐敏如鈴搖,風吹草動都能使她當下做出反應。
  
  而香香本身就像是一滴熱淚。這滴剛流出的眼淚,還能灼人,令他傷心的事就像上個時分才剛發生。每一寸傷口都還血淋淋、每一分痛楚依然刻骨銘心。她只是站在他面前,當他的情緒一湧上來,就差點承受不住被沖去,至於會被沖往哪裡去?她想都不敢想。
  
  在香香周圍的每一句話、每一個無心的眼神,一個不起眼的動作,都會使他傷上再傷,傷到無以復加。旁人越是在意他,越傷害他的自尊;越是不在意,越是傷害他的無助。她突然對扮演羽公子失去了信心,只想像一個小女孩一樣嚎啕大哭。而香香的情緒依然像是自隔壁那瀑上游沖進了這片空間,窒息的痛幾乎令她想破門逃走。
  
  然後她發現臉上有淚留。
  
  
  
  --是你在哭麼?
  
  
  
  懷羽光貼在牆壁,好像在吸收,從這牆的另一端的傷心。
  
  可是她是無法將香香的傷心吸收過來分擔的,她只能同步和香香一同感受、一同細數自己身上的瘡疤。
  
  懷羽光忍住了胸口中強烈的空洞,不住喘息。
  
  她得先弄清這複雜的痛是什麼,否則她無法勝任「羽公子」。
  
  好像有點酸、又有點苦,還很鹹。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一 9月 01, 2008 6:27 pm

 


  原來這是眼淚的味道。
  
  她突然想起來她三師姐,說「人間何來許多愁?」的那個師姐,真想請她來,然後她一手牽著香香,一手牽過師姐,讓師姐感受一下:瞧!這就是人世間的愁。妳懂了麼?
  
  她不懂。懷羽光雙手十指都插入髮間抓著頭皮,不懂,可以體諒,但真的不懂。
  
  從以前到現在她為別人哭了多少回呢?她能感受到他人藏在心中的痛,卻從來沒為自己哭過。師父師姐都說她懂事,害她都不好意思說,其實,她不懂。
  
  不懂自己哭過什麼。那些隨著眼淚帶出來的故事,究竟是想告訴她什麼?
  
  她真不懂,不懂世間許多愁,為何人要將它牢牢收在心裡?
  
  她只知道一件事。
  
  她絕不能碰觸香香、絕不能握他的手。一但碰觸了……
  
  她會粉碎。
  
  
  
  翌日的陽光帶走了一些眼淚的濕氣、哀傷的霉味。羽公子喜歡陽光,雖說真正的羽公子是喜歡雨天。但懷羽光覺得這種天氣很適合出去走走,以前這種天氣,她總巴著師父帶她出外採藥。
  
  洗過臉後,她來到香香房門口,正想敲門,身後就已經傳了微弱的呼喚:「羽公子,我在這兒。」
  
  羽公子回過頭,香香還是躲在樹蔭,蒼白的皮膚顯著病態,但香香還是相當漂亮的一個孩子。羽公子出了走廊,來到庭院,和推著輪椅前來的香香碰在院中。這時候陽光是灑在香香身上的,香香瞇著眼,也不吭聲。羽公子想起自己是以什麼身份來的,乾笑一下,道:
  
  「你寫詩嗎?」
  
  香香想了一下,點點頭:「以前寫。」
  
  「畫呢?」
  
  「以前會畫,不過……」香香猶豫了一下,道:「都燒完了。」
  
  「是王府被燒毀嗎?」關於隆慶王的事,羽公子知道實在不多。
  
  「那火是我放的。」
  
  羽公子喉嚨一哽,差點接不上話來。
  
  香香道:「九王爺接我過來後,一開始我還是會回去。但是血案發生後,願意留下來的人實在不多,再加上越來越多小賊暗闖明入,翻箱倒櫃還不打緊,書皮也割開,比手腕細的花瓶全摔了。我輪椅進不去,看著滿目瘡痍也難過。但我也守不住。」
  
  「九王爺他……。」
  
  「他的好意夠多了。」香香的口吻很滄桑,像是頭髮和他的衣裳一樣白的老人。可是他明明就是個小少年。
  
  羽公子吞了口水:「所以你就燒了隆慶王府?」
  
  香香點點頭,不以為然的「嗯」了聲。
  
  「為了給自己一個理由?」
  
  羽公子這問題,香香稍微露出一絲感到興味的表情:「什麼理由?」
  
  「逼自己無路可退、無家可回。」
  
  「然後呢?」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三 9月 03, 2008 11:59 pm

 


  「然後只好把這裡當做是自己的家,才能說服自己這裡是你的家。」
  
  「也許罷。」香香輕笑。
  
  羽公子搖搖頭:「但也只是理由之一。」
  
  「你為什麼老覺得我有理由?也許我根本沒有理由。」
  
  很難得香香的話中有了脾氣。
  
  羽公子沒有回辯,反而恍然大悟:「你也可以沒有理由,是了。」可是轉念一想,羽公子又折了眉,搖頭道:「怎麼會呢……沒有理由,太可怕了。」
  
  「可怕?」
  
  「你可以無憑無由的去愛一個人,但不能沒有理由的去恨一件事。」羽公子道:「我實在難以置信你會沒有理由燒毀相伴你長大的……家。」
  
  「羽公子,你戀家麼?」香香又躲回樹蔭下了,羽公子跟進,坐在他輪椅旁。
  
  「戀家麼?戀罷。當我在外時總是想回家,可是當我回去時,一顆心又是直往外竄。可是你要我待在家三年五載的不出門,我也不會有什麼怨言。但你要我五年十年不回家嘛,是要命。」
  
  「可是五年十年以後,家是什麼?還是你出門前的模樣麼?你隨手歸位的玩意,還在它的位置上麼?和你說話的家人,還是一樣親近的語氣麼?你還與你兄弟擊掌麼?以前你能摸黑走過的池糖,你還能確定石子的位置麼?你身上的習慣,還是這個家的習慣麼?」
  
  『因為它們有根。』羽公子想起香香說的,他喜愛花草,因為草木有根。香香沒有直接回答他親手燒去隆慶王府的理由,但羽公子已經明白了。
  
  --那已經不能是家,既不是家,你還對它有什麼依戀?燒了罷。燒了,你沒有家,你可以徹底斷了這份眷戀,不需在假裝自己還擁有。
  
  香香透過這些,都在向自己傳達一件事:
  
  --你,是一個人。什麼都沒有,你只有自己一個人存在於這片天地間的夾縫。
  
  香香在把自己推入死地。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一 9月 08, 2008 10:45 pm

XXX重覆貼文,刪之XXX
最後由 蒼浪 於 週六 11月 01, 2008 9:57 a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日 9月 14, 2008 8:42 pm

 


  「所以--」
  
  羽公子燦爛一笑,陽光透過葉緣灑下來的影子晃動著,穿過羽公子的風,在香香公子的懷抱裡打轉。
  
  羽公子聲音一字一頓:「你要成立一個新家庭。」
  
  香香眼睛眨動,他蒼白的肌膚泛出血色。成家?
  
  羽公子道:「你沒說錯,沒有什麼永恆不變的一個家。縱然你這輩子都沒離開過家,但這個家還是不斷會有新生命的注入與流出。會有姐妹出嫁、會有病老逝去;也會有新生兒與新朋友在這個家流動,但這就是新的生命在活絡的新家庭。」
  
  而羽公子也回答了香香的問題:「這個新家庭,在你出門回首望向它時,你會有另一份依戀;你會有更重要的東西取代你的古玩、也許是你的孩子也說不定;你和你的兄弟消失的童心,會被責任與關懷取代在心裡。」羽公子手掌抵在胸口,表情有點感傷:「新的習慣會產生,而舊習會在潛意識呼喚你時被記起。我師父……」
  
  羽公子眼神很溫柔,溫柔的像另一個人,她在描述的那個人。「以前我和我師父只有兩個人住在一起,有時師姐也會來小住時日,當師姐走的那幾餐,師父總會多擺一雙碗筷,有時候還會等著第三個人就位。第一天的時候他常會對我說:『羽光,去房裡找妳師姐出來吃飯。』我不知道怎麼回他,他看我臉色,愣了一愣也就想起來了。」
  
  「好淒涼。」
  
  「是啊,有時候我會想:會不會我離開以後,師父也是擺了兩副碗筷在等我?是不是會對著我的房門呼喚?開了房門以後,才意外為什麼房間裡是沒有人的氣息呢?」
  
  香香想了會,道:「如果我知道有人這麼等我,我不會離開他。」
  
  羽公子輕笑:「你不離開,你怎麼知道他怎麼等你?你離開了,你怎麼知道他在等你?」
  
  香香眨眼道:「就當作有好了。」
  
  羽公子大笑,卻是在乾笑。因為她很直接的接受到香香這甜甜的表情背後,所散發的傷痛。她想起:是了,在慘案沒發生之前,他家裡一定也有等他的父母親;也許還有愛慕著他的丫頭,或是和他要好的家僕。
  
  這個時候一個肥胖的身影衝了進來,他們先是聽到在門階那跌倒的聲音喊著:「公、公子……唉啊痛,香香啊!」
  
  陸總管出現在他們面前時滿頭大汗,身上因為跌倒而沾上的泥巴還來不及拍掉,先忙著拿出手巾來擦汗,說的話還因為興奮而結巴:「找到小茶了!。」
  
  陸總管可能不知道他此言解了羽公子心悸,羽公子本來差點忍不住香香心中那直接附在她心上的痛,但陸總管話一說完,羽公子突然感覺到雲散日出。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二 9月 16, 2008 8:45 pm

 


  其實太陽一直都是在的。
  
  香香不禁身體前傾靠近陸總管:「真的?小茶她在哪裡?」
  
  「這不正前來了嗎?」陸總管看起來跟香香一樣歡喜,香腸般的手指指向來路,但見家僕正為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領路,那女子眼睛順著走道看過來,盈盈的笑了。
  
  她一笑,羽公子覺得心中的冰雪融化了。但羽公子心中並無冰雪,她可以知道香香心中欣喜若狂,有好多話想說。但這孩子居然只是微笑。
  
  這微笑到了晚上都沒有收起來過。
  
  小茶有張小巧的瓜子臉,眼睛卻像一雙黑珍珠,羽公子也覺得她漂亮像『雪染雲鬟,霞綃杏臉』。而她笑起來也真好看,只是太高。羽公子在她身旁略顯得有些嬌小。
  
  小茶輕跪在香香面前,纖細的玉手牽起香香摸著自己的臉,眼睛還叨著淚珠:「公子,小茶好想你,但一直不知道公子在哪……王府失火時小茶好生慌張,不知道公子能回到哪?小茶又能去哪找公子?幸好王爺……」
  
  羽公子和陸總管都嘴泛笑意,實在為香香感到高興。當晚陸總管還跟羽公子說,香香食量有增加,話也多了。
  
  晚膳後,陸總管道:「香香,九王爺說了,小茶就負責服侍你生活起居,就和以前一樣就行了。小茶姑娘有什麼需要就跟我說聲,公子的事兒就是我的事。」
  
  立在香香輪椅旁的小茶,潔白的手始終沒有離開香香手腕,她直點頭:「小茶沒有地方可以去,只希望公子不要趕我走。」
  
  羽公子一口茶差點吐出來,坐在她身邊的香香這時候又在胸口打了個悶棍。羽公子強吞了那口茶下去,道:「小茶姑娘對香兒真是情深意重。」
  
  小茶恭敬且堅定的回答:「小茶這一輩子,命都是白家的,我會服侍公子到我老去了、再也不能侍奉公子為止。」但隨即又咬了咬下唇:「但只怕公子以後嫌小茶人老珠黃,不要小茶了。」
  
  香香淡淡斥道:「少說傻話。」
  
  不過羽公子胸口沒有再那麼悶。她知道剛才香香打在胸口那一記,是在想:妳總會嫁人,總有一天會捨我而去,到時候我不趕妳,妳也是要走的。
  
  但小茶的話,讓香香倍感溫暖,心中有了掛念的對象。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一 9月 22, 2008 12:48 am

 

  
  接下來的日子,每當香香和羽公子在外談話時,小茶很勤快的在香香房裡忙進忙出。她把香香房間的門窗全都大開,搬書出來曬,把香香的衣服洗得乾乾淨淨。聽說每天早上還會幫香香梳頭擦臉,把香香照顧得無微不至。
  
  羽公子不得不承認小茶來了之後,香香的痛是有被平撫了些。但有時候夜深人靜,她還是會被香香回顧過往的痛給「吵」醒。好幾次,她都想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搥牆大喊:『不要哭了!不要再哭了!』可是她跟香香一樣,只能暗自咬牙把淚混著傷心吞下。人那個裝苦楚的胃到底可以消化多少過往呢?
  
  那天她呈大字躺在床上,被香香害得睡不著,她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放開思緒、沉澱情緒,使心境趨於澄明。
  
  突然間一閃而過提心吊膽。她翻起身來,窗外閃過高挑乾扁的影子過去,她想小茶半夜回房,為何心裡膽顫呢?羽公子沒多想,又倒下身去睡。
  
  可是響起了敲門聲,隔壁的。
  
  三更半夜,小茶敲香香的房門做什麼?羽公子本不想多管,但她聽見自己的心跳聲越來越大。
  
  她開始警覺,這是小茶的心跳,她現在接受到的是小茶的心思,小茶有鬼!
  
  『難道說--』羽公子翻出窗外,摸著草叢到了躲在香香窗下,側耳細聽。不知怎地,鐵爪已經上了手。
  
  香香先是點了火,兩人在房裡說的念的,全是隆慶王府的事。敘舊罷,何必那麼神秘?說著說著,說到了本來隆慶王是有機會襲位的,如果隆慶王襲位,香香就是皇子了。一個時辰過去了,羽公子額上滲出汗來,她可以感覺到小茶的心噗通、噗通,越來越響亮,響到她怕自己洩了行蹤。
  
  「公子,你當小茶是什麼?是奴僕、還是姐姐?」小茶的聲音平靜,聽起來好像在逗香香。
  
  「我們是朋友。」香香一字一頓:「以前是、現在也是。」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三 10月 01, 2008 12:14 am

 


  「那麼,勾勾手。」小茶響起笑聲,有點俏皮,又不失她平時的風範道:「朋友之間,不能有秘密喔,如果公子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心裡掛念的事,全部都要告訴小茶,好不好?」
  
  「當然好。」香香道:「妳有什麼想問的,就問罷。」
  
  羽公子禁不住,窗下正打盹了,突然間四個字如驚心的傳近耳裡,後來她才想到,當時會驚醒,是因為說的人心裡驚恐,聽的人心裡驚嘆。
  
  「……三皇遺址一直都在公子身上麼?」
  
  「嗯。」
  
  「那麼小茶就放心了,小茶擔心公子一併燒了,那麼王爺他在九泉之下,也會不瞑目的。」
  
  「我知道爹掛心此物,但此物害了我一家,留在身邊,就像把仇人留在身旁!」香香好像咬牙切齒似的。
  
  「唔,公子如果真的不喜歡三皇遺址、如果信任小茶的話,何不讓我幫您保管呢?小茶和三皇遺址都是公子的,我會小心保護它的。」
  
  香香沉默了會,道:「這是個好主意。」便聽到悶悶的機關啟動聲。小茶驚呼:「原來公子一直藏在……」
  
  「嗯。」
  
  突然間小茶聲音一利:「公子,抱歉了。」
  
  香香只是道:「當初,妳是怎麼倖免的?我還沒問妳。」
  
  小茶冷冷道:「我被安排在隆慶王府十餘年,就是為了等這天。」
  
  香香不語。小茶問:「你還有什麼問題麼?」
  
  香香還是不說話。小茶聲音有些動搖:「我服侍公子還是憑著真心真意,不然怎麼可能待在你身邊數十年如一日,但是我沒有辦法。」
  
  「為了這東西,妳要殺我?」
  
  換小茶不語。
  
  香香道:「其實如果是妳,我很願意死在妳手上,但因為這東西絕不能流到他人之手,所以我還不能死。」
  
  小茶冷笑:「整個院子只有我和你、還有隔壁完全不知道狀況的羽公子,你還能有生路?」
  
  「我可以叫。」
  
  小茶搖頭:「你的中氣不足,傳不到外邊,羽公子那邊我有辦法擺平。」
  
  「憑妳一個人?」
  
  「我只要假裝你是夢魘,他一定信任我。」
  
  「他為什麼要信任妳?」
  
  「因為我對你好。」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日 10月 05, 2008 8:21 pm

 


  香香會意過來:「原來如此。」
  
  小茶又道:「公子,你還有什麼話麼?」
  
  「我還是那句話:從小妳陪我到大,到我現在斷了腳,妳也對我那麼好,死在妳手上我可是說毫無遺憾。但是我現在還不能死,最少要等明天。」
  
  「為什麼要等明天?」
  
  「因為明天我跟羽公子約好了要出遊,他要帶我去斷掌山。」
  
  小茶的空白,好像不敢致信,幽幽道:「可惜。公子,你看不到天明了。」
  
  香香忽道:「羽公子,動手!」
  
  羽公子在窗外一驚,破窗而入的同時,看清房內香香把燭臺往小茶身上打去,自己輪椅一退,已經退到床旁,他意外的看著被撞開的窗子,看著白影略過他,要奪小茶手上的木盒。因為燭火燒上小茶的裙襬,慌得她手上的小刀亂揮驚吼著,使羽公子一時無法近身。
  
  香香在床邊冷眼看著小茶身上的火勢,心裡嘆了口氣:「殺了她。」
  
  羽公子指爪劃過小茶的咽喉,小茶倒在桌子上,燒成一團,手上的木盒眼看就要埋沒在火中。羽公子正想救木盒,香香以床簾掩鼻道:「別救了,那是假的。」
  
  羽公子大開房門,嚷道:「失火了!快來人吶!」聲音傳出院子,驚動了九王爺府。羽公子一喊完,門口已經是濃煙瀰漫,她立即又衝回房裡,把香香連人帶椅的由窗戶翻出去。
  
  在推著香香從窗外繞回院子裡時,香香問道:「羽公子,你剛才是不是不想救三皇遺址?」
  
  羽公子「噫」了聲,乾笑道:「還是被你察覺了,那時候我在想,這東西燒了是不是對你比較好?但這東西又那麼重要,可說是你的使命。我哪能讓你的使命被燒了呢?但我又覺得……啊,你覺得?你說說你怎麼想的好了。」
  
  香香靜了會,風吹過他身下空蕩蕩的衣襬,他卻還是道:「說真的,我不知道。」
  
  「也許我們可以對外稱說真正的三皇遺址就在小茶手中這麼被燒了。」羽公子自認為想到好辦法,頗得得意之色:「這樣你不負你的使命,又有安穩的日子可以過。」
  
  「不可行。」香香冷道:「其一,不會有人相信的。」
  
  羽公子想了想,無奈的點點頭:「好像是。」
  
  「其二,三皇遺址實體尚在,我還有命。一但三皇遺址損毀,那接下來野心家要爭奪的目標就會移轉到我身上,因為不會有人相信我對三皇遺址〝一無所知〞。」
  
  羽公子有點喪氣:「抱歉,我沒想到這麼多。不過你會對三皇遺址的事一無所知,我覺得很合理。因為你是隆慶王的第四個兒子,隆慶王本來是打算交給你大哥保管罷。」
  
  「羽公子,他們只相信對他們而言合理的事。」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三 10月 15, 2008 8:33 pm

 

  
  羽公子很慚愧。這攸關性命的事,香香在心裡不曉得推算了多少次,什麼才是對自己這個殘廢者真正有利的。而自己一個局外人提的意見,簡直是風涼話。
  
  輪椅轉到院中,濃煙升天,使夜色有些濃郁。火勢已微,香香的房門一片焦黑,四周都是煙燻的痕跡。陸總管正命人把香香的東西搬出來,不讓火勢與潑水損壞了。又急急忙忙的跑到兩人面前,甩著滿頭豆粒的汗水,著急道:「香香、香香,羽公子,你們……公子啊。」陸總管跪在香香輪椅前,握著香香的手,淚都快流出來了。
  
  香香安撫道:「我沒事。」
  
  「怎麼又有刺客?」陸總管老淚縱橫,他緊緊握著香香的手滿是冷汗。「怎麼又會有刺客?」
  
  香香淡道:「那是小茶。」
  
  陸總管愣住,腦筋彷彿停止運轉,嘴巴一開一合,卻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小茶……小茶!小茶?怎麼會……什麼意思?那是小茶?那誰是刺客?」
  
  香香道:「沒有刺客。小茶想殺我,我情急之下翻倒燭台,燒到她衣服一發不可收拾,就這樣了。」
  
  「小茶想殺你!」陸總管蹦了起來,叫道:「不可能啊!小茶怎麼會想殺你?她對公子忠心耿耿,我們都是有目共睹的,怎麼會、怎麼會?」
  
  香香慘笑,搖搖頭:「別多想了,真是這樣。我累了。」
  
  「可是公子的房間……今天是不能用了,我明天會派人馬上重修,今晚請公子移駕到王府來,我馬上派人整理一間上房。」
  
  香香搖頭:「不用了,我睡小茶的房間。」
  
  「咦?」「噫!」陸總管和羽公子被香香此言嚇差了一身冷汗,陸總管總算是記得從懷中掏出手巾抹去一頭汗,聲音有點顫抖:「公、公子啊,那女人剛慘死,公子睡她房間,只怕不太妥當。」
  
  香香不以為然:「怕什麼?她以前是人,我以後是鬼,她只不過比我早死罷了。再說王爺還沒來接我時,我不也在自個家睡了幾天?」
  
  陸總管整張肉臉都糾在一塊了:「公子……」
  
  羽公子總算是開口了:「陸總管,我房沒事兒,香香今晚應該受了不少驚訝,今晚他跟我同塌罷。」
  
  陸總管吐出好大一口氣:「羽公子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香香點頭道:「明天別急著翻修,明早我想收一點私人的東西搬到羽公子房裡,不許別人給我動著。」
  
  陸總管直點頭:「我一定交代下去。」
  
  羽公子正要推香香回去,香香忽道:「幫小茶收屍,骨灰送回她家鄉去,跟她家人說是意外,慰勞再幫我派人送去。」
  
  陸總管嘆道:「公子真是太善良了,小茶知恩不報、還窩裡反……」
  
  香香阻止他說下去:「甭說了,我不想聽。」
  
  羽公子推香香回自個兒房裡時,隔壁還是吵了好久,大概四更時才完全恢復安靜。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