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香公子】全文完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四 10月 23, 2008 9:40 pm

 


香香一直沒睡,羽公子幾次催他,他還是坐在輪椅上,好像在想事情。

其實羽公子自個兒也無法從剛剛的事件裡平覆,小茶若有判心,為什麼她最到最後才察覺呢?可是她無法先處理自己的思緒,因為香香還醒著,就會打擾了她。於是又催:「你這樣子,明天怎麼會有以體力出去呢?早點睡罷。還在想小茶的事?」羽公子將香香推到床邊,抱他至床中心,讓他倚床而坐。被子蓋到他腹部,道:「不開心的事就別想了,會想出病來的。」

香香道:「我常想不開心的事,還不是這樣子。不過,不信任人,也是一種病麼?羽公子。」

羽公子身體一頓,心裡暗叫不妙:她剛剛想說雖然兩人獨處一室,但自己身份是男兒身,香香也只是個小少年,並沒什麼名譽上的關係。但是以前香香在隔壁哭,她在這兒就慘兮兮的,現在如果香香又開始不開心,那她該怎麼辦吶。搞不好會直接瘋掉也說不定,她可不確定她有香香那麼強的壓抑力。

不過她倒是有發現香香在某個時候不會傷心,就是當他很認真在思考無關慘案之事的時候。於是她問道:「你從一開始就不信任小茶。」

「不需要。」香香道:「以前在府裡,我的身份舉無輕重,不需要去信任誰,也不需要去懷疑誰。可是現在我根本不需要去懷疑小茶,你們看似她闖進我的生活,但我只是恢復了些許過往的日子。可是現在我很怕,所以我不把任何當一回事。你見小茶要遺址,難道我會真給她麼?」

「……我不知道。」

香香眼睛眨動:「羽公子是不知道,還是不好說?」

羽公子笑著搖頭:「你與小茶之間的情誼太真,真的今晚這一切像是場鬧劇。」

「公子仍覺得小茶是真的待我?」

羽公子點頭:「如她所言一般;如果非出於真心,是很難做到這種旁人都看不出來的地步……」羽公子說到這,忙把話打住,她不希望香香再想下去。

可是香香是何等聰明的孩子:「所以小茶今天殺我,是勢已不得已,而她就算死也要殺我,這表示她背後還有人也許以什麼脅迫了她,也許就是殺了我一家八十六口的那幫人。」

羽公子嘆了一口氣,香香說完她所猜想,還能如何呢?「你說,你是願意死在她手上的。」

香香的話說得很淡,淡得像是只不過消失了微笑:「她既然願意為了殺我而死,我何嘗不能因她而亡?」

羽公子將無聲的嘆息藏在心裡,她解下床簾,道:「別想了,睡罷。我人在桌邊,需要什麼就叫我。」
「你不睡?」

羽公子搖頭,把香香擺平了,為他蓋上被子,把手掌蓋在他眼睛上,道:「別想了。」

不知為何,香香感受到一股難以言喻的平靜湧入。彷彿不斷激起他心中漣漪的那場雨已經停了。

他不知道,那隻手是懷羽光的左手,也就是有蠍尾蝶記號的掌心蓋在他眼睛上。如果他知道的話,他就明白為什麼他明明這麼平靜,眼淚卻滑過了側臉。

懷羽光欲收手,香香卻不讓她收了,他雙手壓住按在他眼睛上的那隻手。他沒在誰面前掉淚過的,這種窘態,無論如何是不能給人瞧見的。

「你在哭。」

香香鬆手了,因為他訝異羽公子的聲音也是哽咽的。

懷羽光緊緊臥住香香的雙手,她不知道她是要掩飾蠍尾蝶正微微的發著弱光,還是她知道她已經逃不過。蠍尾蝶彷彿伸出了牠的尾巴深深刺入香香最隱密的心思,但牠的毒液毫無保留的全往懷羽光身上留。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六 11月 01, 2008 9:56 am

 


咆哮。

懷羽光哭號著。『你是這麼的信任她啊。』她在心裡喊著:『你多麼想信任她,卻不能掏心對她。』可是她一句話都沒有說。只看著傻愣愣的香香兩行清淚一雙大眼盯著他,裝滿一雙疑問的神情,她該怎麼解釋才能表明:哭的不是我,是你。你在看我哭,其實就是在看你自己哭。我哭得多傷心,你就多傷心。

她該怎麼說才能讓香香明白:其實此時此刻她心如止水,她人好像在這簾外,毫無知覺的看著淚人兒。因為她一點也不明白,人間何來許多愁?可以那麼傷那麼痛。是有人無聲在耳語,分秒提醒著你?還是你的眼中總是看著我們見不到的煉獄呢?

而蠍尾蝶的毒勾越探越過去,揭開舊有的瘡疤,新鮮的血淋淋、舊的痛。
懷羽光鬆開了香香的手,微光環繞著他們四隻手。漸漸有許多顏色在這微光中化開,有的顏色化成一片一片,有的始終延展不來。隨著顏色範圍的擴大,微光已經包圍住香香以及羽光的一雙手。

「這是你的心,」羽光衣袖抹了一臉淚水,扯著顏色道:「你的心、就攤在這兒。」

香香迷惘得看著眼前,好像似曾相識的情緒,卻又不切實際般的陌生。不該存在的情緒就這麼擺在眼前,有愛有慾、有恨有叛。

「小茶。」懷羽光這麼說的時候,顏色開始移動、伸縮,懷羽光捧著一片鮮明的黃色道:「你恨她。」

「我……」我沒有。

香香說不出口,他騙得了自己,卻騙不過自己的心。更何況此時此刻他的心擺在他面前。

「你恨她背叛你,也恨她沒能殺了你。」懷羽光好不容易乾涸的淚痕,成了新淚的軌道溜過:「你就這麼地想死麼?」

香香搖頭:「至少……活著的不要是我。」

顏色開始翻攪,但懷羽光卻能看到香香心中的影像,從他的過去開始,一直到現在。所有的比照、所有的遺憾,直截了當的進入她的心裡。

這就是她身為第四隻蠍尾蝶的能力。當她的蠍尾蝶碰觸一個人,就像是經歷了那人的過去,但又只不過是讀心術。她一面感受香香的情緒,默默從狂亂的腦海中分出平靜給他。她握住了他的手,這雙手從以前就瘦弱,不曾做過粗重的活;這雙手寫過詩、畫過花;這雙手也折過枝、種過花;這雙手也爬在空無一人的隆慶王府,孤獨的陪伴主人活下去。這雙手現在不再寫詩也不畫畫,但依然種花,種得花和以前王府中的花一樣美一樣盎然,卻不再香。不像以前的香,雖然美,也美得失去了心情。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三 11月 05, 2008 9:42 pm

 



所有的光瞬間都縮回懷羽光的左手掌心,整個房間一片黑暗。香香的心理格外平靜,而懷羽光卻多了憂傷。白幽香的憂傷。可是她知道她來這裡最重要的任務已經達成了:「香兒,我不會對你說:我對你忠心不貳。也不會對你說:我永不背棄你。我既不會一輩子待在你身邊,也無法隨行與你。你明白麼?」

香香點頭,他的確不需要、也不敢接受這些承諾了。

「你睡罷。」羽公子離開了床邊,好像她只是說聲晚安,自然而然的離開。但他們分明已經經過了一場情緒交換。在懷羽光左手蠍尾蝶直接碰觸到香香的眼淚時,香香已被安慰,而懷羽光也瞭解他的沉痛自何而來。

羽公子人在桌邊卻無神,還未整理過來自己心中那些別人的傷痛。這個時候她都會感到難受,渾身都不對勁。她感覺自己是一具軀殼,放進了大小不相容的靈魂。有時候這個靈魂縮得太小,與殼之間有空縫;令她覺得好像一個籃子裡擺了個繡球可以滾來滾去。有時候這靈魂自我膨漲,好像把殼都擠裂了一條縫;好像裝滿行李的箱子口還露出衣角。

這個時候她需要靜下來,找回自己的形影再與自己的軀殼重疊,回到原來的那一個自己。

但那一個自己是怎樣的自己,她未曾清楚過。

而隔著一道布簾的香香也許是哭累、也許是太平靜了,很快就睡著了。但淺眠的他黎明便醒了過來。他看到羽公子離開房間,片刻又悄悄的進房。他是等天亮後才出聲。

他請羽公子帶他回他房間,然後他從他床底下拿出一張泛黃的紙卷,又在櫃子裡取出一只木盒--和昨天與小茶一起燒毀的那木盒有些類似。然後他們回到羽公子房裡,香香用半乾的墨跡在那張紙卷上畫成路觀圖,然後鎖在木盒裡,再安置在輪椅下用衣服遮住。

羽公子對他的行為瞭然於心,一句話也沒有說。

他們要出門時,先去跟陸總管打過招呼。羽公子要帶香香出遊一事,是早知會過陸總管和九王爺了。但陸總管還是不放心,又怕山裡寒氣會讓香香生病,便請羽公子回房為香香取一件外掛。

羽公子前腳才離開,陸總管蹲下身,湊進香香道:「公子啊,您可千萬要小心羽公子。」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五 11月 28, 2008 10:12 pm

香香不明所然,驚訝的「咦」了聲。

「今早有人來向我通報,說看到羽公子在外牆那裡跟一個毛賊竊竊私語。總之今天的出遊您要多小心,小人已經派了人會尾隨在你們身後,羽公子有什麼動作,您保持冷靜,我們會把您救出來的。」

香香輕笑:「羽公子哪會有什麼動作?」

陸總管臉色凝重道:「經過小茶一例,公子可萬不得再大意啊。小人已經派人把跟羽公子接恰的毛賊捉了,等公子您回來我們再看看他有什麼話好說,暫且按兵不動,看他葫蘆裡賣什麼藥。」

香香搖頭:「放了那個什麼毛賊不毛賊的人罷,羽公子問起再跟他道個歉就沒事兒,別擔心,我會平安回來的。」

這時候羽公子手上抱著一件白色的披風回來,向陸總管道別後,他們就離開了。



香香外出的輪椅比較輕巧,他們一路行倒是沒什麼大問題,只是出了城,轉向山路,到了人煙僻靜的地方,不知為何,兩人都感覺到有事要發生,而且兩人都知道對方也感覺到了。

而還來不及反應,香香頭上就一罩,無法視物,很快的他被兩個人駕住遠離了輪椅,雙手被綁在身後。只聽得來人越來越多,大概有五到十人。有人道:「找到了,果然隨身攜帶。」有人道:「羽公子,多虧你理應外合呀。」有人問:「這小鬼怎麼辦?」先前一個說話的人道:「旁邊就是斷崖。」又有人說:「先確定盒中物是否真是三皇遺址。」

香香開口了:「我的人很快就來了,你們誰也休想得逞。」

此起彼落的轟笑聲,有人道:「你以為我們不知道有人跟在你們後面?」有人道:「既然知道了,又怎麼會讓他們來救你們呢?你們也來不及救他們了,哈哈……」有人道:「開了開了!是張路觀圖。」「我看看。」「看來這就是指三皇遺址所在之處,但這圖上所指是何處?羽公子,你跟這小鬼相處這麼久,有問出什麼?」「哎呀,敢情是同情這小鬼來了?羽大哥,你和我們兄弟是過命的交情,怎麼可以同情這小鬼呢,啊?說說話啊。」

香香心知這些人說的話全是幌子,因為羽公子明知道這三皇遺址是假的。但如果羽公子真是主謀,也許他想獨吞……

突然間他聽到羽公子的聲音:「那個地方是敦煌,那一帶我熟,你們不用擔心,現在快把那小鬼丟下後面那山崖,丟遠一點,讓他溺在潭中。」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日 12月 21, 2008 9:46 pm

香香心裡涼了半截,可是他卻不害怕,但一時的震驚,還是讓他忽略了當羽公子說完話時,所有人莫名的安靜許久。他脅下被提起,然後頭罩被掀開的時候,他已經要被丟出斷崖外,他被拋出時,勉力回頭的一瞬,好像看到羽公子被綁在地上,而嘴裡塞了一條布。但很快的他看到參天古木、巨石與青苔,他分不清哪個是天哪個是地了,只覺得世界一片混亂的時候,他瞧到一道白影迎頭撞上來。

那道白影仰著頭,雙眼十分清澈的盯著他,嘴角揚著一絲輕笑。不知為何,香香覺得這個人的神采好熟悉,彷彿他尋找眼前這個人已經很久了。那人伸手抱住了香香,迴身之前輕點崖壁,身子繼續往上拔。

「你,是誰?」

「羽公子。」

這個人居然是羽公子!那麼在上頭的羽公子又是誰?而且這個人……

香香一眼就能確定這才是傳聞中的羽公子,眼前的人完全符合他一切耳聞。因此確定了懷羽光是假羽公子,但是這個人,跟懷羽光一樣……

羽公子竄上了斷崖,只聞驚呼,羽公子暗器招呼了過去,但不是針對那些賊人,而是地上的懷羽光。懷羽光馬上轉過身來,就好像把手上的繩子對準了暗器。繩子一斷,她取出口中的布來,乾咳了一聲。身邊已是打鬥聲。香香這才看清來人原來有八個人,全是蒙面。但不曉打哪來一個褐衣小伙子赤手空拳已經跟人家打起來了。

羽公子將他安置在較高的平地一棵樹下,不讓他涉入這場混戰,又拍拍他胸口,柔聲道:「我去去就來。」

香香用力點頭,他所仰慕的人就在他眼前,他就已經興奮的脹紅了臉。他終於可以親眼看見羽公子是怎麼穿梭在人間如一只白羽,如何自在應敵。羽公子一手鐵爪一手銀劍,以一對三。很快的就斷了兩人手腳筋,又再去幫那褐衣小伙子。羽公子是這麼叫那小伙子的:「小鴻泥,退下!」

小鴻泥原來對上的是個胖子,那這胖子卻是這八個人當中功夫最好的。是個高手,而懷羽光也就是栽在他手上,馬上變成俘虜,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但是他們不知道,懷羽光除了會讀心術,還會腹語。所以她才能突然出聲,驚嚇在場匪賊。

真正羽公子對上那胖子,頗有壓迫感。但羽公子的劍法詭異,那胖子也佔不了便宜,還給羽公子一爪拉下了面罩,竟是陸總管!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日 2月 01, 2009 10:52 pm

這時其他黑衣人相奔流竄,懷羽光看到陸總管,驚道:「你!你為什麼要背叛白幽香?」

香香也想不到,那個處處關心他、對他推心置腹的陸總管,居然也是想害死他的人之一!

此時陸總管滿臉橫肉的臉不再親切,顯得陰險又狡詐,嘿嘿道:「三個小娃兒奈我何?等解決了你們,我再去追回三皇遺址也不遲。」然後目光停在小鴻泥身上,道:「小伙子,沒想到被你跑出來了。通風報信的結果,只來一個救兵?哈,羽公子你千防萬防,就是沒防到我。小茶也是我脅她去騙香香,沒想到她居然落得如此下場,你防得了她,就是防不了我。」

懷羽光咬牙切齒,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著急得看向真正的羽公子,羽公子眼神一直沒有離開陸總管,惡狠狠的瞪著他,道:「別擔心,這等貨色,我還拿得下。」

陸總管不屑的看向羽公子:「你?你是什麼東西?我在還沒進九王爺府前,是『兩峽之掌』的陸鐵掌你知道嗎?。」

羽公子道:「不知道,不過我還沒有來到這裡的時候,是菱兵『爪菱』我想你也不知道。」

陸總管臉色愀變,羽公子道:「你或許能從我手下溜走,但怎麼從我們菱兵手中逃脫?哼。」

陸總管一字一頓:「你這賣國賊!居然放菱兵入關。」

羽公子笑了出來,道:「總比你這個跟畜生做生意的好,你良心賣給了狗。」語畢,羽公子身體一轉,長劍揮舞,依然詭異莫名,詭異的不單是那出奇不意的劍招,而是哀慟的劍氣。

而陸總管原地不踏出方圓一步,硬是能接下羽公子的劍,但突然間他背心被人一撞,胸前長出了刀尖。

他到死前都不知道是誰殺了他。

懷羽光去抱回香香,而小鴻泥也推來了輪椅。殺陸總管的卻是一名駝背又滿身刀痕燒疤的萎靡男子,還斷了一隻腳和一雙手。他是從陸總管背後的山坡上,脅下夾著刀子奮力一跳,從背後刺進路陸總管的心窩。

而這個萎靡男子刺完了人,只看了香香一眼,一隻手扶著山壁單腳跳著要走。真正的羽公子叫住了他:「你是隆慶王府遺臣瑯琊。」

瑯琊冷哼了聲,又繼續走,啞聲道:「我不知道你安的是什麼心,我也不信你是真心保護公子。不過我會我的方式保護公子。」當他說完話的時候,人已經在三十尺外了。

香香說不出話來,老實說瑯琊這個人他聽都沒聽過,但是為什麼要苦苦保護著自己?而陸總管、小茶又為什麼狠心背叛他呢?

沒有人可以給他答案。但他可以自己有自己的答案。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Re: 【香香公子】短篇連載,不定時更新

文章蒼浪 » 週六 3月 07, 2009 5:20 pm

現在他們四個人來到九王爺府不遠處的一間客棧,陸總管說早上看到跟懷羽光接觸的毛賊就是小鴻泥。小鴻泥雖然被捉住,但幹過一些不乾不淨的事早就對被抓習以為常,於是趁人一鬆散又溜了出來,直接奔向斷掌山。羽公子等不到小鴻泥,決定按之前懷羽光所指示的原計劃,而當羽公子躲在斷崖下時,就集中注意力想著:『羽光,我在下方,想辦法讓香香掉下來。』

羽公子含笑看著香香,道:「早知道香香是個這麼漂亮的孩子,我就自己來了。原本九王爺也真是要找我,咱是老交情了,但我人在塞外菱兵分不開身,就請我師妹來了。」

懷羽光也不再變聲,恢復原來的聲音道:「以前我也扮過羽公子幾次,所以師姐覺得十分恰當,而在我們覺得重要關頭時,師姐總算是趕回來了。」

香香笑著搖頭:「我當初一見妳就知道妳是冒牌的羽公子,沒想到真正的羽公子,也真的是個……」

羽公子笑道:「香香好眼力,我有時候都快忘了自己是女兒身。但我常走跳江湖,個性又比較不像女人家,扮公子起來比較省事、也比較痛快!」

小鴻泥道:「公子妳扮過頭啦,你們不知道,她常就像現在這樣子跟女孩子說話。搞得她女人緣好到我都看不過去。」

香香道:「我知道,應說薰陶樂府的第一歌姬金日星,就是羽公子的情人之一。」

羽公子一口茶差點噎著:「之一?我只有日星一個啊,這話傳出去可就糟了。」

看羽公子煞有其事的樣子,小鴻泥忍不住道:「是是是,到時候就會有人來搶咱羽公子第二、第三了,到那時候怕麻煩的羽公子該怎麼辦呢?」

羽公子道:「說到麻煩,香香公子,我倒是需要跟你借一件麻煩。」

「妳是指三皇遺址?」

羽公子點頭,道:「今天那些小賊拿走的假貨遲早會引起軒然大波,我需要一個理由,讓我便成眾矢之的。」

香香聽出羽公子的弦外之音:「理由就好?」

「是。」

「那麼跟我回九王爺府,我會把『理由』給妳。」

「多謝你。」

香香忍不住問:「只是妳為什麼要這麼麻煩的理由?」

羽公子比出兩隻手指:「一是這個麻煩要夠盛大、夠能引起江湖人士的興趣,這樣我的計劃才能越成功。二是因為九王爺是囑託我要給你一個平安的日子,而就算不用九王爺說,我也希望你有平靜的生活。」羽公子淡笑:「你不必擔心我,我沒怕過麻煩。但我仍然很高興你擔心我。」

於是兩人相視一笑。

懷羽光問道:「那麼師姐,接下來我要做什麼?」

羽公子聳肩:「不知道,也許要當我的分身,但還是要跟我回去問師父。不管如何,妳也很久沒回去了。」

「師姐哪好意思說我,妳不是在塞外兩年了?」

羽公子滄桑一笑:「如果我可以永遠待在乍黯隧,我也願意。」

香香道:「因為放不下?」

羽公子伸手輕撫香香的頭,道:「因為我的走道是條急流,每當我想停下來,它就會推我飄流。」嘆了口氣,羽公子仍瞧著香香,她雖然年輕,但看著香香的眼神卻有種慈愛。「真的是個很漂亮的孩子。」

香香歉笑道:「哪裡。」

送香香回九王爺府,曉得來龍去脈的九王爺知道陸總管是細作,氣得差點把桌子都拍碎了。懷羽光也很愧疚,她認為自己沒有感應到陸總管心懷不軌是她的錯。話說開以後,九王爺又要羽公子跟他喝酒下棋。羽公子歉笑道:「我已經很久不喝酒,也不下棋了。」

不知道為什麼,懷羽光看著香香,想到他也很久不寫詩也不畫花了。她和香香道別的很簡單,就是再會。

香香笑道:「我知道妳不會跟我說;我們是好朋友、我們一定會再見面之類的話。」

懷羽光點頭:「這世間變數太多。」

香香也點頭:「嗯。但我還是可以當作我們是好朋友,而妳一定會再見到我。」

懷羽光微笑道:「當然可以。」

雖然香香身上還是有很多的憂傷,但她已經不會那麼難受了。

羽公子離開之前,彷彿還捨不得將視線從香香身上移開,她道:「每個人都會寂寞,寂寞是一種情緒,但你的寂寞卻不是。」

香香卻笑了:「不然是什麼?」

「你本身就是寂寞。」



香香目送兩位羽公子、一個小伙子出了九王爺府,真正羽公子笑得爽朗,可是他更想念那個笑起來很輕柔的羽公子。所以他告訴自己,總有一天,要去找她。

而離開的三人走到半路,羽公子突然臉色凝重,道:「羽光,妳的感應是不是退步了?」

懷羽光一愣:「啊?」

「因為我正在懊惱,以前這個時候,妳就會問我在煩什麼?」

懷羽光也露出怪異的表情,搞得小鴻泥很緊張:「怎麼了?妳是不是生病了?」

懷羽光翻開自己左手掌心,刺青還在,她喃喃道:「應該不會啊,可是我感覺不到師姐妳在煩惱……怎麼會。」

羽公子問:「我在想,是因為香香。」

懷羽光臉一紅:「怎麼會是香香?」

羽公子正色道:「他的情緒太濃厚,連我看著他都不自覺會心痛。我在想妳是不是已經習慣他濃厚的情緒,所以感覺不到其他人的情緒?」

懷羽光聞此言如晴天霹靂,看著自己掌心,道:「難道我感覺不出陸總管和小茶,不單是因為他們做每件事都是出自真心誠意,而我也一直陷在香香的情蓄裡?看來我要跟香兒做朋友,還不能好好當蠍尾蝶。」握緊掌心,懷羽光看向羽公子,堅定道:「不用擔心,我回乍黯隧安靜一段時日就好了。」

羽公子點頭:「那就好。」

而懷羽光一路上的為難,羽公子都看在眼裡,她比懷羽光還早知道,她這小師妹一顆心早就離不開香香了。可是待在香香身邊的懷羽光就失去了蠍尾蝶的力量,而且不斷接受香香的憂傷情緒反而對她能力有害。羽公子不明白,這個跟她很像的小師妹,為什麼連遭遇也跟她類似呢:只因為蠍尾蝶,情人就成了敵人,成了阻礙自己前進的絆腳石。

那時候的香香還在想著真正的羽公子雖然瞭解他,但另一個羽公子會為他哭,哭得還比他慘。真正的羽公子眼睛很清澈,卻好像看不進什麼;另一個羽公子眼神很溫柔,是真正把對方收進心底。真正的羽公子直率灑脫,但另一個羽公子卻一直牽動他的心弦。





  (完)
  
  
有人說活著是為了許多散落的拼圖。

少了一塊拼圖,最後發現,一開始就沒有那塊了。

浪 得虛名摘星人的危樓
頭像
蒼浪
哈棒國侍衛
 
文章: 436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06, 2004 4:50 pm
來自: 良辰組

上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