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無姦(7)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黑白無姦(7)

文章否定 » 週二 8月 19, 2008 11:19 am

空曠的房間裡,坐著一個人。一個勢力龐大的人,一個繼承家業卻還沒結婚的人。

沒結婚是因為家業過於龐大,或說是天生有膽的他,偏偏看到女人就沒話說。

房間外站了四個黑衣人,走過一條短廊之後又站著無數的黑衣人,一共五層樓的高級別墅總共容納了上百個黑衣人,還有無數的看到雞腿不去吃的專業土狗。

這個人的父親正是黑道上鼎鼎有名的人物,頭皮老爹。

聽到他的外號就知道,死在他手上的人都少了一層頭皮,而這號人物,在兩個月前的黑道火拼之中喪生了。所有的小弟一律將他的獨生子推上了黑道王位,因為他也同樣的心狠手辣,同樣的屬於變態型的天生黑道。

但是這幾個禮拜,完全沒有一個人死在他手上。走路不會有人撞到他、沒人會跟他四目相交、不會有人呼吸會被他聽到,他完全沒有人可以宰,因為他每天都被關在這個五十坪的監牢裡,以確保他不會還沒掌權就被人給亂槍打死了。

「幹!!他媽的我好想殺人好想殺人!!」他對著電腦大吼,他受夠了宰殺跟低能一樣的CSBOT。

他慢慢走向貼著莉亞海報的大門,大力的拍了幾下,一個門後的黑衣人拉開了通話槽。

「少爺,有事嗎?」黑衣人。

「帶我出去,我要宰人,上次那個偷偷在我近戰旁邊撒尿的雜碎抓到了沒?」黑道少爺大吼。

「你二叔交代說,在你掌權之...」

「幹你說來說去就這一句嗎?!!!」一拳捶向檜木製的高級門板,栓上了通話槽。

完全想不到可以幹麻,睡了又醒醒了又睡,最後在百般無聊之際,他打開了網頁,男人除了貪權就是好色,既然貪權要時間,那就先來好色吧。

他隨便找了個粉紅色字樣的聊天室,開始跟他認為很欠操的援交妹來場刺激的網交。

「安安唷,正妹。」他看著援交妹的大頭貼,準備開始擦槍。

「大勾勾你好阿~」援交妹回答著。

「想不想玩色色的遊戲阿?!」開始挑逗。

「哀唷~大勾勾好壞喔!!」喔?! 裝什麼害臊阿?!

「怎麼阿?!不想玩喔?!那我去玩別人了喔~」少年挑眉。

「走開啦,我才沒那麼賤勒!!」援交妹也有錢賺多的時候,那時候就要開始選客人了。

「幹麻阿?!賺夠了喔?!」少年又開始想殺人了。

「賺你個頭,人家可是清純學生妹呢!!」對話框跑出了一行讓黑道少年腎上腺素瘋狂分泌的字。

他,從小到大只認識過酒店小姐、AV女優、超正援交妹,從來沒有認識過稍微有點矜持的女人,尤其是學生妹,他愛上了她。

「對不起咩~我誤會你囉!!」少年打算跟她好好的認識一下「看的到我的大頭貼嗎!?」

「看抖到阿~很帥押~」對方回的很快。

他們聊了很久,發現對方喜歡的歌手、演員、節目、類型,全都非常相似,漸漸的少年每天的時間都是跟少女聊天度過。

很快的一個月過去了,少年獲得了他父親的所有權力,他勢力終於龐大了,但是他愛上了聊天的那位女孩,雖然有可能被槍殺,但是他還是約了女孩出來。

約了一次、兩次、三次、好多次,終於約到她出來了,少年知道,她肯出來就代表著他已經被接受了。

明天就要跟她見面了,信物是豬頭皮樂團的第一張專輯,他們最愛的一張專輯。今天,就要忐忑不安的無法入眠了。明天終於,要改變一切了。

少年不知道,另一張床上的另一個人也是這樣想的。是的,一切就要改變了,徹底的改變了...。

待續 BY FOURTEEN
最後由 否定 於 週一 8月 25, 2008 12:14 am 編輯,總共編輯了 5 次。
我真的回來了

不會再潛水了

請各位多多指教
否定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04
註冊時間: 週六 6月 18, 2005 9:35 pm
來自: 台北...

黑白無姦(2)

文章Rick » 週二 8月 19, 2008 4:11 pm

很多人都把夢想定位在成為一個警察,可警察分成很多種

刑警、交警、安警、巡警...

如果不小心長的太淫蕩,還會註定畢業後到掃黃組的命運。

這對一個有志進入飛虎隊的熱血青年來說是很不公平的,真的槍沒得打,只好在辦公室打打假槍了

辦公室裡有五台電腦,五支Webcam,伍佰的歌持續放送,ㄧ個滾輪座椅。

伍佰早期的音樂很適合一個孤單的肥子,特別是憤世忌俗但又無可奈何的肥子

這個肥子小名叫瑞克,今年二十有五,被推入掃黃組這個鳥單位已經是第二個年頭,想想去年進來的時候只有65公斤,現在已經竄到了九十好幾,平常任務內容是跟聊天室的援交妹聊聊天,偶爾還玩個電愛,然後約出來逼他束手就擒



「幹妳媽的肥條子!」



這話是他逮到小援交妹後最常聽到的話

「我也不想這樣,我也很想操妳阿!!!」

可惜瑞克是警察,不是街頭上燙著玉米鬚叼著菸的死台客










電話響了。

「黃毛ㄧ室,請說。」瑞克把五台電腦螢幕打開,黑色螢幕上五顏六色的字體流動著,聊天室ㄧ到晚上活絡多了

「大馬蚤魚包聊天室,代號『亞洲巨屌算三小』」

瑞克在椅子上滑到編號第二台電腦,大馬蚤魚包聊天室這個月被掃黃組盯上了,網站負責人據說是在江湖上叱咤風雲的黑道老大「頭皮老爹」

「唉,現在老大不是都喜歡辦教育賺白錢嗎,都幾零年代還搞色情」

「請扮演17歲清純學生妹,代號自選,通話結束」電話那頭的人總是很神秘,有一次是個女孩子,瑞克還嘗試想搭個話,自從被長官洗ㄧ次臉之後就不敢亂要電話了

「收到。」

瑞克熟練的打開正妹圖庫,放了張最近發現的無名正妹在大頭貼,輸入代號「欠扌喿小女未」

果然ㄧ進入聊天室就有十六個癡漢搶著密,不急不急...亞洲...亞洲...

有了

在聊天室裡最好不被打擾的方法不是密頻回去說「對不起我忙ㄧ下噢~」,而是置之不理

內行的都知道警察來釣魚了,新手上路又急著想幹炮的話就只好來蹲個牢了

「安安唷,正妹。」瑞克完全可以猜到網路另一頭的癡漢正看著大頭貼的乳溝磨著懶叫

「大勾勾妳好阿~」這種噁心的對話絕對必要,再老梗都會受騙,色心一起爛梗也會看成曖昧

瑞克談話中看了幾眼對象大頭貼,果然是個死台客,背後的門上還有莉亞擠奶的海報

「咦幹,這張我也有欸!小白不是說這張限量的還要跟我換PSP嗎?!幹又被騙了」















「正妹妳有什麼興趣阿?」........
















「黃毛ㄧ室回報,聽到請接他媽的電話阿婊子」連續跟死台客聊兩個小時都不能打槍的瑞克已經受不了了,想趕快換台電腦跟真的援妹拍個拖

「婊子ㄧ室收到,請說」

「代號『亞洲巨屌算三小』離線,同ㄧIP上線再Call我,通話結束。」會叫亞洲巨屌算三小的短屌男很多,可這IP只有一個。

「收到。」瑞克一直覺得婊子一室裡這女孩子的聲音很熟悉,難道有在兼職0204嗎?








伸了個懶腰







「出去買個滷味,回來,還是一槍吧,幹,這就是我的條子夢嗎?」瑞克拍拍杜子,起身開門,走出小公寓到一百公尺遠的夜市































婊子一室裡

「IP重新確認無誤嗎?」短髮女警刁著菸

「沒錯,確定是頭皮老爹的別墅」眼鏡男警員看著數位地圖上發亮的紅點繼續說「瑞克會活著嗎這種鳥任務」

「他也該升了,肥了就該坐大一點的辦公室」短髮女警吐出濃濃的煙,好像想著幾個年頭前的誰






------------------------------
By Rick

我們一起回來玩了大家好哦哦哦哦
You are my destiny.
頭像
Rick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71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12, 2005 7:03 pm
來自: 高賽國

黑白無姦(3)

文章否定 » 週三 8月 20, 2008 2:37 pm

瑞克走在燈火通明的夜市裡,享受著好不容易才能呼吸到的新鮮空氣,呃...至少比充滿他屁味的「黃毛窩」還好的多了。

瑞克今天食慾很差,但是還是勉強塞了一根芥茉香腸、兩杯冰愛玉、一碗雜碎關東煮還有將軍大滷味一份,不過身上帶的兩千元大鈔只剩下一張一百元的紙鈔。其他的戰利品都在他提著的袋子裡面,全部都是潮吹女王紅音螢的新片。

「什麼時候才會被我遇到很會潮吹的援妹阿,說不定我會忍心不抓她也說不定?!」瑞克嘀咕著。

這時候伍佰的鈴聲響起,打斷了瑞克的小春夢。

唉,又是婊子一室。

「幹三小啦,吃個滷味也不行喔?!」瑞克沒好氣的說。

「我們發現一個很有趣的事情。」眼鏡男說。

「你是想跟我說紅音螢是假潮吹嗎?!我早就猜到了。」有碼的A片都不真實啦!!

「沒這個有趣,你那裡好吵,要不要先回公寓基地?」眼鏡男補充。

「你叫另一個女的在我房間等我我就去。」瑞克。

「你不怕被長官洗臉嗎,快吧。」眼鏡男掛上了電話。

「幹,怎麼都聽不懂我的笑點呢?!」瑞克看著手機搖了搖頭,食慾又更差了。

十分鐘後,瑞克敲了敲黃毛窩的門。

「誰啊?!」門後的宅男問道。

「援交妹大推銷目前跳樓大拍賣唷!!」瑞克說。

「進來吧。」宅男把門打開,推了一下超厚的眼鏡。

「口號可不可以不要改的那麼噁心阿,下次隔壁的老頭來跟我找人怎麼辦?」瑞克沒好氣的報怨。

「廢話先別說了,我的香腸勒?!」死宅男瞪了瑞克一眼。

「回來的路上我太餓了,所以就把他吃了...」瑞克露出了怎麼樣你咬我阿的欠揍表情「別人的香腸特別好吃耶,真是奇怪阿。」其實瑞克根本沒有買。

「下次電腦壞了別叫我幫你修,網路線被人剪斷也不會是我幹的,操!!」宅男罵道。

「好啦,我要先講個電話,晚點再幫你買吧。」瑞克摸了摸他的超油厚頭髮,有點後悔要摸頭來安慰他。

瑞克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開始了他所謂的「條子工作」,撥了通電話給神秘的婊子一室。

「喂,這裡是黃毛窩,婊子一室有什麼事阿?」瑞克邊挖鼻屎邊問著。

「瑞克,你知道你被分配到的聊天室的負責人,是誰嗎?」眼鏡男說。

「好像是頭皮老爹吧?」瑞克雖然宅但是怎麼說也是個警務人員,過目不忘是基本的條件。

「沒錯,而我們查到代號『亞洲巨屌算三小』的IP正是從頭皮老爹的別墅傳來的。」眼鏡男。

「但是頭皮老爹不是兩個月前就掛了?還聽說他兒子要繼位了?」瑞克。

「所以『亞洲巨屌算三小』很有可能就是頭皮老爹的獨子,豬頭皮。」眼鏡男大膽推測。

「何以見得?」瑞克雖然不聰明,但是實在想不到關聯。

「第一,頭皮老爹的別墅正受到嚴密防護,除了豬頭皮之外誰都不准用電腦。第二,頭皮老爹的手下全都知道那個援交聊天室,但是『亞洲巨屌算三小』卻相信你是學生妹,可見他並不知道那裡只有數不清的援交妹,而豬頭皮正是只會砍人跟嗑藥的黑道少爺,壓根不知道什麼援交聊天室。」

「所以呢...?」瑞克感到有點不安。

「所以我們要你盯緊這條線,每天都要坐在電腦前等他上線,他說他愛什麼你就要跟著愛,記得要裝成清純學生妹,被約不要輕易就出去,要矜持點阿。」眼鏡女都快笑死了,不知道一個月以後瑞克會肥成什麼樣子阿?

「媽勒!!豬頭皮如果發現了,那我不是就要被人插水管漏油了?」瑞克大驚。

「我們會保護你的,婊子一室的工作就是這個。」眼鏡男說。

「之前警察也這樣跟阿扁說阿,他還不是被開兩槍?」瑞克說。

「那不一樣,殺手有給錢當然讓他開阿!!」眼鏡男。

「豬頭皮他家好像很有錢...?」瑞克無奈的說。

「你想想當初你想加入飛虎隊的決心!!」眼鏡男的聲音似乎傳了一股能量給瑞克,讓他重新振作了起來「這次這是驚天大案!!豬頭皮耶!!豬頭老爹...喔不,是頭皮老爹的獨子耶!!以前的你怎麼會放棄呢?」

「沒錯!!我要重新復活啦!!讓你們看看我癡漢偽裝成為學生妹的功力吧!!」瑞克興奮的大吼「我要上線了,等我消息吧。」瑞克掛上了電話。

「奇怪...他怎麼知道我以前想加入飛虎隊阿?婊子一室真是深不可測...」瑞克對這個部門開始有了些敬意...。

而這個時候,位在黃毛窩上兩層樓的婊子一室裡。

「真是好騙阿...跟當年在警校的時候一樣,教官跟他說去掃黃組升官機會比較大他還真的信,唉...」眼鏡女又點了一根菸。

「別這樣講,這次成功了他就真的升官了。」眼鏡男看著浮動的IP,神色有點悵然。

而樓下的黃毛窩裡,瑞克興奮的盯著五個大螢幕「上線阿快上線阿!!不是說很愛我?快點來約我阿!!」

房間裡,伍佰的音樂聲音開到最大,整棟公寓都被感染著一股熱血,也充斥著一股宅味。

瑞克覺得,他找回了他的條子夢,他要幹一票大的,然後升官。豬頭皮就是他的好跳板,瑞克正在助跑準備跳上去。

「豬頭皮你等著吧!!哈哈哈!!」瑞克好久沒有這樣笑了。



待續,by fourteen
我真的回來了

不會再潛水了

請各位多多指教
否定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04
註冊時間: 週六 6月 18, 2005 9:35 pm
來自: 台北...

Re: 黑白無姦(4)

文章Rick » 週四 8月 21, 2008 10:49 pm

終於,來到了相約見面的這一天。

小頭皮帶著愉悅的心情來到了頭皮廣場,這是頭皮老爹資助建立的廣場,據說地底暗藏著非法洗錢作業,但連蚯毅也不敢踢爆

除非你有兩個頭皮。

出門前小頭皮是這麼說的:「你們這些長的像韓國人的瞇瞇眼狗最好不要跟來!我只是去打個炮,很快回來!」

「這...」秋風,跟班裡資歷最深的刺青男道。據說他還用屁股幫頭皮老爹檔過子彈,真不曉得蔣智鹹是不是秋風的徒弟...

「這這這這三小!老子現在當權了你他媽的還敢這嗎?!」小頭皮仗著權大喇叭大,說話也毫不客氣。

「請老大記得轉角買個套子...」秋風拿這少年一點辦法都沒有,以他當年的個性,在他面前說這種話的人頭早就在屁眼裡了。























瑞克坐在計程車裡,停在頭皮廣場,但沒有下車。

下車的是個17歲的高中生,水藍色配白色的水手服,深藍色圍巾,黑色短裙下白皙的雙腿讓眾人的老二不得不開始跳Poping!

「蘇億芬小妹妹,謹記三字箴言,一有狀況就馬上趴下。」瑞克在車裡戴著藍芽耳mic

蘇億芬點點頭,乾淨的馬尾輕盈的晃動。

這幾天風聲鶴唳,要不是外頭急著想宰了蘇億芬,這小妹妹還不想幫條子做事呢。



「幹妳媽的又是輸一分!!操你媽的中華民國國家代表隊是廢柴嗎!!!」

「又輸一分!!連跆拳道都輸一分!!!幹!!!!!!!!!!~~~~~~~~」

「TVBF記者為您報導,中華代表隊此次奧運無緣奪金,重要賽事皆輸一分,令人惋惜」




對體育盛事不關心,成天打炮殺人的老大們根本摸不著頭緒是誰害老大們輸光了錢,下令把蘇億芬找出來,強姦他九千九百九十九次再丟到基隆港當消波塊。




就是這樣的情況下,蘇億芬找上了警方,警方不願處理這種鳥事,一路推

一推

就推到了掃黃組的小公寓




















天氣很不錯,適合躲到陰涼的地方聊個天。

小頭皮說今天會穿他最喜歡的一件襯衫 (...誰知道你喜歡哪一件阿),而瑞克告訴小頭皮,他會讓他一眼就知道誰是欠扌喿小女未。

蘇億芬一步一步走向中央的噴水池。

「請問...這位哥哥,你是亞洲...」蘇億芬的眼前是個穿著花襯衫,燙著玉米鬚的年輕人。

「欸欸欸,公共場合別說出來!沒錯,我就是亞洲巨屌算三小!」廣場上的行人摀住嘴笑,小頭皮大怒:「笑三小!再笑扒了你頭皮!」

行人紛紛走避,這年頭出門亂看亂笑亂講話就會惹來殺身之禍。

蘇億芬自然的勾住的小頭皮的手:「哥哥不要生氣嘛~我們去喝咖啡好不好~」蘇億芬甜甜的笑,get!!

小頭皮完全無招架之力「其實吼...你叫我否定就好了阿,嘿嘿,呵呵...」

「否定哥哥...我跟你說喔~」兩人愉快的在咖啡廳飲茶。











「目標進入目標建築,婊子。」瑞克下了車,吩咐司機不要開走,等他30分鐘,給雙倍的錢。

婊子二人組沒有回話

「幹!婊子!快回話!」瑞克急了,這次行動一點閃失都不得

「哈哈哈哈,否定你好有趣喔~」傳來蘇億芬開心的聲音,然後低聲幹罵「衝殺小啦!」

「拍謝拍謝...錯頻...」瑞克換了個頻道:「婊子聽到請回答,目標物進入目標建築!請求行動!」

「行動允許」耳邊傳來短髮女警的聲音,令人酥麻。

瑞克又換了頻道,這次是飛虎隊攻堅小組的密頻「行動兩分鐘後開始,苗頭不對馬上救人,力求無任何傷亡」

「亡你媽個頭!」

瑞克頸部傳來一陣劇痛,倒地。

秋風踩爆藍芽耳mic































「護駕」秋風輕聲道。














待續。 By Rick
You are my destiny.
頭像
Rick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71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12, 2005 7:03 pm
來自: 高賽國

黑白無姦(5)

文章否定 » 週五 8月 22, 2008 12:37 pm

就在秋風輕聲說護駕的同時,數百個小流氓從一大堆建築物衝了出來,有些手上還拿著白粉、有些套著保險套、有些連保險套都沒戴。

「快救老大!!」一群小流氓從這一棟建築物跑到了那一棟建築物。

「幹!!快點!!快!!」另一群小流氓又從那一棟建築物跑到了這一棟建築物。

就這樣,十幾群的小流氓在十幾棟的建築物裡跑來跑去,就是沒想到他們老大正在咖啡廳裡飲茶。

秋風卻從沒有指望過這群廢物,他護駕兩個字從頭到尾只是要跟親衛隊講而已「保護老大,我先把這個死胖子拖回去。」秋風把下水蓋打開,把瑞克丟了下去,一掉,竟然掉進了一艘快艇「準備被扒頭皮吧死肥豬。」

聽到死肥豬這三個字,瑞克的眼皮似乎抽動了一下。

回到頭皮廣場,天空傳來了直升機的轟轟聲,數十台的飛虎隊跟雷霆小組正準備空降,還有數不清的黑色裝甲車奔馳在公路上,不出兩分鐘便會抵達頭皮廣場。

但是頭皮廣場好比神鬼騎航的兔吐家港,怎麼可能這個簡單的就被侵占?!

找不到老大的小流氓也沒有辦法,只能盡量的禦敵了。

而頭皮大廈可說是攻擊總部,頂樓總共有五架高射榴彈砲,廣場更是有十二架攻擊地面的格林機槍台,地底下搞不好還有核彈,國防軍購案都給他貪到這邊了。

雷霆小組跟飛虎隊也拿出了60年代國軍使用的火箭砲,武器雖然爛但是也沒辦法。

「雷霆一號呼叫,準備進行空降,請飛虎支援。」

「飛虎四號收到,立刻支援。飛虎各隊瞄準榴砲台,準備進行摧毀。」

「準備完畢。」

「發射!!」

碰的一聲,沒有人想過火箭砲也會膛炸,沒辦法東西老了就是這樣...。瞬間飛虎隊的直升機全部墜落,只剩下手裡拿著MP5的雷霆小組。

「......直接空降...。」

幾個小流氓終於走上了頂樓,跨上了榴炮台,不停的打炮,沒多久天空上只剩下一片安寧...。

否定把他正在喇舌的舌頭拔了出來,對著門口大吼「幹你媽的誰那麼吵!!你不知道老子喇舌是不能吵的嗎?」

蘇億芬小妹妹撫摸著否定的胸口「唉唷葛格不要生氣啦~」

否定的眼神又再度陶醉了「呵呵...好...」

鏡頭回到頭皮廣場上,小流氓拿著頂級的卡賓槍還有AK47對著裝甲車掃射,但是裝甲車怎麼可能這樣就被射穿,速度絲毫不減弱。

裝甲車裡,一頭金髮的帥哥說「你說我到底是不是蝙蝠俠?」

戴著頭盔的警員說「你都自首了,應該是吧?」

帥哥拿出了一枚銅板,彈起「如果是頭就是,是字就不是。」

就在銅板要落在手上的剎那,裝甲車被炸出了一個大洞,整台車翻了過來,廣場上拿著火箭筒的小流氓正在竊笑。

金髮帥哥滾了出來,右半身跌落在路邊的水灘裡,左臉因為被關了三天都沒洗臉,臉整個超油,碰到了火箭砲的餘火,整張左臉燒了起來。

其他的飛虎隊隊員已經開始攻堅,其中一名隊員看到了路邊的這個情形,趕快上去救援。

走到一半他發現這台車是美國特種部隊S.W.A.T的裝甲車「幹你媽的輸美國!!不爽救啦!!」轉身繼續加入戰場。

否定仍然陶醉在喇舌當中,但是周圍已經站了一群黑衣人,正是頭皮親衛隊。但是沒有人敢打擾正在喇舌的老大,因為他們記得老大以前從來不敢接近女人,這次竟然看到他跟女人喇舌,誰敢阻止?

就這樣,儘管外面殺的精采,他們仍然只是站在否定周圍守護著而已,靜靜的等著...等他們的老大發現他們的存在...。

話說這時候的秋風正在下水道裡狂飆著快艇,身後的瑞克根本沒有昏倒,只是想要藉機潛入頭皮別墅罷了。

「再怎麼說,我也是掃黃組的精英阿。」瑞克竊笑。

突然秋風放了一個驚天無敵大臭屁「噗~」屁股正好對著瑞克的臉。

「幹怎麼可以那麼臭!!」瑞克忍不住破口而出,從腰間把槍抽了出來,對著秋風的屁眼就是一槍。

碰的一聲,子彈奪槍而出,打在了秋風的屁股上。

「...上次屁股中彈之後我就不能控制我的括約肌,自從那次之後...」秋風把快艇改成自動駕駛,轉過身來「我天天在屁股上擦印度神油,現在硬的不得了!!!!」

瑞克的背流滿了冷汗,秋風手刀再出。這次,瑞克真的昏了過去。





待續。BY FOURTEEN

他媽的Rick你再把我寫成嫖客就等的被秋風肛肛吧= =
我真的回來了

不會再潛水了

請各位多多指教
否定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04
註冊時間: 週六 6月 18, 2005 9:35 pm
來自: 台北...

黑白無姦(6)

文章Rick » 週六 8月 23, 2008 9:30 am

6鏡頭回到頭皮大廈,攻堅飛虎隊持續開火掩護準備從後方進行第二波攻堅的韓狗隊,只要韓狗隊一開始進攻,飛虎六隊就會從兩側發動第二波支援

大廈二樓站了30個精銳鷹勇士,隨時準備裸體從二樓躍下進行近身肉搏,這是頭皮老爹當年最仰賴的精銳部隊

一寸短一寸險,近身戰裡你的槍只是堅硬的鐵棒,開火只是避免音效師請假。


「韓狗隊準備搶攻!飛虎六隊三十秒後支援前方,殺光大廈內所有人!」飛虎隊指揮官躲在唯一一台沒被轟爆的裝甲車裡發號施令

「韓狗收到!」韓狗隊隊長還真的是個韓狗人,轉身向弟兄比了個全壘打的手勢「全力搶攻!不管有什麼賤招都可以拿出來!」

只見眾隊員開始摩拳擦掌,原來全韓狗隊都是韓狗人,是國軍怕必要時刻耍賤耍不贏別人徵招的。

「韓狗隊發動攻擊!」指揮官掉了一滴汗。


韓狗隊迅雷不及掩耳從後方炸出一個大洞,大廈內的黑衣人感到惶恐!信心值-38!

韓狗隊隊員啟動熱血、根性、決心!整體戰力+88!

「你殺了一個黑衣人,你感到愉悅。」在隊長率先轟爆一個黑衣人的頭之後腦袋裡衝出了這麼一句話,這就是無堅不摧心理素質,自信永遠100的外掛式心理!

黑衣人也不是省油的燈,看到第一時間危險馬上團團圍住否定少主,向韓狗人開火。

「我他媽已經強調過了,在我喇記的時候要聽的不是你們這些鬼雞八的慘叫聲!!」否定拍桌站起,看見前後遭到夾攻又坐下了「幹!秋風勒?!叫秋風快給我過來!」

「報告少主...秋風哥已經回到頭...皮..別..墅了...」一名倒下的黑衣人的遺言

否定開始爆氣,剛剛的激情已經讓他全身血脈噴張,任督二脈早就被通樂通的不亦樂乎!

「給我槍!快給我槍!」否定接住黑衣人丟來的槍,拉著蘇億芬的手準備殺出一條血路

可是...

「蘇億芬!你!...」否定驚呼,當然不是因為他早洩,而是脖子上架了一把菜刀「這..是什麼...」

「三字箴言,殺。豬。刀」蘇億芬架著否定慢慢退出大廈,頭皮親衛隊沒有人敢朝兩人開火!

又可是...

精銳鷹勇士全都是... 瘋子

「阿~~~~~~~~~~~~~嘶~~~~~~~~~」精銳鷹勇士躍下,一邊打槍一邊往兩人衝來!

「幹妳媽的不要肛我!我沒練過啦!幹!麥拉!」否定脖子上有刀,眼前有一堆屌,卻無可奈何!

「Why so seri阿~~~~~~~~~~~~~~~~~~嘶~~~~~~~~~~~~」掛著屌的瘋子有的中彈倒下,有的繼續發瘋一個箭步就要撲上否定!「像你這樣白白淨淨的小朋友我最喜歡了~~~~~~~~~~~阿~~~~~~~~~~~~~嘶~~~~~~~~~~~~~~~~」

「那你大概會愛我」


碰!

一個重拳就讓屌人倒地,第二個衝來的屌被折斷了,第三個想用屌攻擊眼前盔甲怪物的屁眼,萬萬沒有想到這妖怪的屁股竟然是果菜機!

「你就阿斯個夠吧!」盔甲怪物抓起否定跟蘇億芬,手往上一舉,射出蜘蛛絲黏住快速掠過的黑色直升機,分秒不差!

「阿~~~~~~~~~~~~~~嘶~~~~~~~~~~~~~~~~~」第三個瘋屌人被盔甲怪物帶到了空中,一直到完全斬斷才一邊阿斯一邊墜落。

其他瘋屌人一旦發動攻勢就無法停止,把衝出大廈想保護否定的親衛隊全肛了個痛快!這樣自相殘殺的場面便宜了警方,不出幾槍就打掛了所有黑衣人,地上也掉了一地的屌

「幹...他們是蜜蜂嗎...」指揮官傻眼,又掉了一滴汗「也不是這麼熱吧...這年頭裝甲車空調壞了也不換個新的...」手往空調控制的按鈕移動,發現早就開到最強。

指揮官,又掉了一滴汗

其實早就滿身是汗

「現在是在熱三小阿...」

指揮官聽到硬幣彈起的聲音,拍手聲,槍聲。

左臉已經燒焦的金髮帥哥已經不能稱作金髮帥哥

或許雙面人,會成為他的新綽號。

收拾完滿地的屍體後警方對記者宣稱是一起恐怖攻擊,傳言發動者是遠在日本的加藤鷹


「請問,加藤鷹是哪個組織的怎麼沒聽過?」記者甲開口問

「多看點A光吧」經過的韓狗隊隊員隨便給了個答覆

「你說這跟阿扁把錢A光有關係?!可不可以講得清楚一點?」「A了多少呢?」「A錢跟恐怖攻擊有關嗎?」











































頭皮別墅

地道打開,快艇被停在一旁,秋風拎著昏倒的瑞克走進電梯

「請問到幾樓?」電梯小姐的粉厚到不行,拿把槍來轟他的臉說不定就像沙灘排球的殺球陷入沙堆中

「扒皮樓」秋風冷道

「八樓,祝您愉快」電梯向上。

瑞克這個人只要聞到粉味就全身不自在

「這死肥豬很快就要變成光頭了,亨亨呵呵呵」秋風果然有當老大的氣質

瑞克的眼皮,動了一下


電梯門打開,秋風臂力真是驚人,剛在電梯向上的過程仍是單手拎著九十幾公斤的瑞克!難怪是頭皮老爹的黃金扒皮手。

秋風把瑞克鎖上刑台,摸摸屁股說「...雖然很硬不過好像流血了」於是走進廁所想看看傷勢

瑞克終於睜開眼「這傢伙的屁眼真硬...」想不到醒來的第一句話竟然是這個。

瑞克看了一下四周,全都是SM道具

「該不會扒頭皮前還要...」瑞克搖搖頭把不好的後果搖出頭殼「某摳寧啦...某摳寧啦...」

秋風從廁所走出

肛門打開

不對

扒皮室的鋼門嘎嘎吱吱的被打開,走進的是短髮女警、眼鏡男、盔甲怪物、雙面人、還有否定。


「Meeting Time !」眼鏡男咧開嘴笑。



















待續。      By Rick

--------------------------------------
幹...潛意識差點真的肛下去...
You are my destiny.
頭像
Rick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71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12, 2005 7:03 pm
來自: 高賽國

黑白無姦(7)

文章否定 » 週一 8月 25, 2008 12:14 am

瑞克看到眼前這群陌生人走了進來,心裡又害怕又驚喜。

眼鏡男看到了瑞克「嗨,瑞克。好險你還沒被肛阿,還是已經被肛過了...」

這不就是眼鏡男的聲音嗎「你是婊子?」

眼鏡男跟短髮女點了點頭。

「幹!!原來是你們!!我就覺得奇怪聲音怎麼那麼熟,原來是之前警校的同學!!」瑞克終於放下心頭大石,開始大打嘴砲「靠妖喔我怎麼可能被肛,我怎麼說也是警界的第一號人物!!」

就在這時候,屁股上貼了兩片沙龍怕死的秋風從廁所走了出來。

「..........」沒有人可以接受自己裸體從廁所出來之後,還看到這麼多人看著自己,但是秋風很快的就冷靜了下來,因為他看到了否定。

「你們想要幹麻,趕快放了我老大!」秋風大吼。

沒想到否定竟然瞪著秋風說「你腦袋有問題喔,我怎麼可能這麼容易被抓到!!想也知道一定是有內情的嘛!!」

秋風真的是操他媽的討厭別人這樣跟他講話,無奈於身分問題,他也只好低頭。

而眼鏡男之前也說了要開會,只是發音不太標準所以沒有人知道而已,而現在正是黑白兩道加上串場的盔甲怪物還有雙面人的超級大會議,撇除沉水扁的密帳會議之外,這堪稱本世紀最大的一場會議。

「欸,我剛剛說meeting time你們到底有沒有聽到阿?」眼鏡男說。

「你說什麼美麗華?」可見發音錯的離譜。

「我是說...我們要開場會...」眼鏡男竟然不好意思了。

「幹你娘我還聽成魔獸世界新改版巫妖王之怒勒!!」否定大吼。

「太扯了吧?!」短髮女警怎麼說也是愛著眼鏡男的,怎麼會允許別人說這麼誠實的話呢?

一旁的盔甲怪物跟雙面人實在不知道幹麻,兩個人竟然討論起了自己的人生。

「人生就是不停的擲銅板阿。」雙面人說。

「錯,人生是不停的上天下地飛來飛去無所不能,最好是還能夠變身!!」盔甲怪物隱隱透露出自己的實力堅強。

「好了好了,你們現在到底想要怎樣阿,講的我整顆頭都快爆炸了。」坐在一旁的瑞克說。

「喔靠,這件事情真的說來話長...且聽我慢慢道來...」

話說那天眼鏡男去買鋼彈模型的時候,遇到了警政署的署長。

「奇怪,署長怎麼會在這裡...?」眼鏡男的第六感一向很準,他覺得事有蹊蹺,於是便開始著手調查。

調查後發現了一個極度重大的秘密,可說是警界最大的陰毛!!

原來局長是超級蘿莉控,目標是收集到全世界蘿莉的公仔娃娃,於是眼鏡男開始清查署長的預算,發現總共有七億的呆帳,全部都是拿來買公仔的。還串通了沉總統全家、與許多的政商名流,更可怕的是他們還悄悄的啃食了台灣第一大幫,頭皮幫。

就在眼鏡男悄悄調查的第二個禮拜,他突然發現窗邊有道黑影閃了過去「幹,不會是阿美吧?」

他慢慢走向窗邊,結果黑影卻神不知鬼不覺的走進了他的房間,說「不用找了。」

眼鏡男雖然驚訝,但卻處變不驚「什麼不用找,你錢不是給我剛剛好嗎?」

「..................」

就在黑影無言的一個瞬間,眼鏡男一個大轉身揮了一拳,打重了目標,但是很痛...因為他穿著一件超帥的黑色盔甲,上面還鑲著一隻蝙蝠,蝙蝠後面還有一隻大蜘蛛。

「你是誰...?」眼鏡男問。

「你打招呼的方式怪怪的喔...」盔甲怪物說。

「我一直都這樣...」眼鏡男擺了擺手。

「我最近發現有人在調查這個國家的弊案,我很欣賞你,我決定幫助你。」

「靠妖!!有沒有這麼好阿?」眼鏡男。

「我是正義的化身,幫助一個國家是不需要理由的。」盔甲怪物說「但是你必須要聽從我的指示。」

「你講這一句話好像邪教...」眼鏡男推了一下眼鏡。

「總之,你先幫我找一個人,先去釣頭皮幫的少主,我們會需要他的。」盔甲怪物的眼神深邃無比。

「但是現在頭皮幫不是頭皮老爹...當家嗎?」眼鏡男說。

「他將會在一個月後的黑道火拼中死去。」盔甲怪物說。

「挖呼!!這麼炫!!好阿,那我就去找人幫忙吧。」眼鏡男說完之後便開始找人,一個月之後他打給了瑞克,開始了所謂的任務。

說完之後,秋風的臉色有點難看,畢竟盔甲怪物根本就是他的殺主仇人,但反觀否定卻若無其事,秋風很是不爽。

「老大...老爺被人殺死你不會不爽嗎!?」秋風大吼。

「啊?!為什麼要不爽,我超討厭人家叫我小頭皮的耶,都是那個王八蛋啦!!而且他都不買wii給我,雖然說那個時候根本還沒有出,但是他還是很靠背...」否定說。

秋風無言以對,但是仍然礙於身分問題,還是只好閉嘴摸著屁股上的沙龍怕死。

「所以四眼田雞你的意思是說,愛收稅的濫政府正在吃我們家的錢是吧?」否定問。

「是的。」眼鏡男。

「但是吃一吃也不會死,我那麼有錢,哈哈哈哈哈!!」否定大笑。

「話不是這麼說,他們背後一定還有其他的陰謀!!」眼鏡男。

盔甲怪物終於要開口了,因為雙面人聽他的故事聽到睡著了「我看,婊子你們就繼續在幕後指揮吧。」

「沒有問題阿,反正我們本來就很懶。」短髮女說,她是個大懶人。

「那老子勒?!蘇億芬可以繼續跟我喇機吧?」否定問。

「蘇億芬,她去參加奧運了。」盔甲怪物冷冷的說「至於你,你就跟瑞克好好的合作吧。」

瑞克對這個動不動就要殺人的黑道僵硬的笑了一下,而否定則陰險的笑了一下,被欺騙的仇,遲早找人給他肛回來。

「雙面人跟我,就自由行動吧,我要去打網咖了,先這樣。」一說完盔甲怪物就消失了,才一秒鐘沒注意他,下一秒就不見了,完完全全是把他的鏡頭卡掉而已,沒什麼。

「秋風,幫我的『新夥伴』準備一間房間吧,要對他好一點唷,哈哈哈。」否定邊笑邊走出了房間。

「是的。」秋風尾隨在後。

「那我們也先回婊子一室了,改天開同學會再找你。」眼鏡男。

雙面人擲了一次銅板,呆坐了一分鐘,然後再擲一次,又做了一分鐘,再擲一次他便往門外走去,想出去就直接走,想不透為什麼一定要擲到對的才能出去...。

瑞克越想越不對勁,後來終於被發現奇怪的地方了「幹你娘我還被綁著!!靠妖誰來把我放出去阿!!」

瑞克吶喊著,伴隨著淒厲的吶喊聲,陰謀的序幕也被悄悄的拉起了。


待續。BY FOURTEEN
我真的回來了

不會再潛水了

請各位多多指教
否定
哈棒國貴族
 
文章: 304
註冊時間: 週六 6月 18, 2005 9:35 pm
來自: 台北...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