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滅征伐(18X)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毀滅征伐(18X)

文章左手 » 週三 9月 24, 2008 12:50 am

這是閒聊之餘寫的,在偶然的情況下,重看一次烙印勇士後得到的靈感@@”

簡述:
~北方黑土大陸~黑土共和國~
以北帝為主的狼群山脈四堡,北地東方的矮人紅王瓦拉堡、西方蠍眼的火心堡與鐵槍毒蛇堡,南方的白王光明堡。

階級分類由高而低---->人類與矮人同等、野蠻人、混沌者、獸人。
主角是獸人~以上~
~共和國國主是北帝~


~南方戰爭大陸~暫不開放~


序:

雷打落在遠方,轟的一聲大地一片瞬白,卻映不入狼嚎堡內。即使雷光將城堡的黑影拉長了,卻也還是掩蓋不了一路往南延伸的血肉之路,雷聲甚至輸給了十數萬名倖存百姓的哀叫。但對於他們身後的追殺者來講,這一切都很安靜,手起,刀落,一刀一個,餓了就啃地上的血肉。

城內,一個身材異常畸形的獸人登上堡頂,左手上的刀插著一顆俐落切斷的人頭,並將之高舉。

他俯瞰來不及逃出的敵軍,大吼道:「北帝歇歐提斯已死。」

城底,敵軍一片嘩然,面對愈來愈熱衷於投入白兵戰的獸人,就算己方兵力尚有十萬餘眾,但失去了大將,早已散亂的陣型更加速地將他們自縛於局。

現在,時候到了,眾傷殘會會長下令停手,就只等登上堡頂的領導者下令了。

此時烏雲蓋過大地,從北方呼呼而來,只見到豆大的豪雨正朝狼嚎堡方向擊打,一時間,悶熱的氣燄逼的血肉腥味瀰漫全城,血性賁發。


殺,殺,殺,這群千年以來讓我們為奴為畜的人類全都要死!!


殺,殺,殺,用他們的血來祭祀千年來族人的死!!


鼓動不斷,所有的獸人與有著他們血統的血人全都抓狂了,就連身為領導者的他也快按捺不住了。抬頭,正當他要下令之時,一道不起眼的身影由陰影中輕聲接近,猶如黑影分裂出來的影子,他手上的刀用黑布細心包裹著,終於來到他的背後。



雷鳴,身影躍起,北方黑土大陸的歷史憾動不已。

「開始追求榮譽吧!!」
最後由 左手 於 週四 11月 27, 2008 10:16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Re: 毀滅征伐(內容血腥暴力背德無良不打馬賽克,不喜者慎入)

文章左手 » 週三 9月 24, 2008 6:48 pm

啊不!!!

我的文不見了!!!!!!
以前有一陣子養成的,先用筆記本寫起來的習慣,後來沒有了......

今天整串文都不見了,啊不~~~~~

總之第一章內容是介紹整個北方大陸情勢,還有主角登場,主角軍隊殺人放火,主角軍隊偷偷烤人腿,主角準備逃走之類~
很長~

但就這樣不見了!!

啊啊啊啊啊!!

不管了,去睡覺~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Re: 毀滅征伐(內容血腥暴力背德無良不打馬賽克,不喜者慎入)

文章左手 » 週日 11月 02, 2008 12:48 am

第一章:

陰雲密布,但由風向與濕度看來,這只是秋後的炎襲,只有小雨或是沒有太陽的一天。秋天忽遠忽近的,彷彿就像眼前成千上萬的敵人們,有系統的進攻與退兵,保持著所有戰線的力量並確實消耗著守軍。

今天因為一支敢死的混沌人小隊,看中了攻方陣形的破綻並一舉衝入,造成戰線的崩潰,也結束了攻方這一天的攻勢。攻方損失大約十幾個士兵,守方則損失三個敢死小隊,以及土牆上零星的小兵。


夕陽西下,一個滿臉鬍鬚,頭上如火一般紅豔的長髮綁在頭後,其背上背著一雙斧頭,穿著老舊的黑色皮胸甲,鼻子以上戴著鐵面具的中年男子。他身邊圍坐著幾名穿著一樣、戴著同樣面具的士兵,很明顯是他的替身。
他用一綠一灰的瞳孔凝視著山上,看到城門上的將領下令將牢門打開,隨著山路上人潮的移動,他這才淡淡的說:「第三天了,明天可能會很難熬哦。」

此時一名身材異常畸形的獸人來到那人的身邊蹲下,他身上被綁上粗大的鐵鏈,右手因為魔法傷害而異常巨大,並固定破損的巨大橡木桶當作盾牌。他身上掛著撿來的鋼片鐵片以及敵人頭骨所串成的盔甲,從後腦延著脖子有著無數的刀傷箭傷,下巴也有著一片燙傷。從沒人見過,受過任何傷害,慘不忍睹的頭頂被保護在頭盔之下,而這頂頭盔正是他眼前的人類所送的。

他巨大化的右手重重地拍陷地上的泥土說:「老實說,援軍幾天後會到?」獸人輕笑一下,低頭避過怒視著他的士兵。

「最快也要十天。」

「我們撐地過嗎?」

「我這邊有個好消息跟壞消息,你想先聽哪個?」

「好消息。」

「好消息是我可以讓我們撐過十天。」他說著,閃入同樣穿著的手下之中繼續說。「壞消息就是十天後,他們就會放箭。」

「那不就死定了?」

一旁,一個守衛怒聲大斥:「不准交談!!」

獸人挨了鞭子,匆匆瞥了那守衛一眼,接著不痛不癢地低下頭默默轉開頭去,面對不知何時又從人群中閃身出現的那人。

「又一批奴隸要來了,看來這次可真是絕體厄運了。」那人一直看著山中行進的奴隸,獸人無法讀出他的表情。

「哼,你很有趣,我也有好消息跟壞消息帶給你,先聽哪個?」


「壞消息先吧。」


「壞消息是援軍不會到了。」

那人聽到這消息,眼光馬上一亮,隨即又壓低了姿態,身旁的部下再次靠了上來,又讓他混入了人群。

「好消息呢?」那人的一個部下問著。

「好消息是,先知塔跟野蠻人他們結盟合作了。」獸人又挨了一個鞭子,他瞪了回去,嚇的那個守衛趕緊盡量離獸人遠一點。


「怎麼可能!」那人又出現了,從穿著一模一樣的部下中實在很難搞懂哪一個是他。

自大的先知塔是不可能與野蠻人同盟的,固執的野蠻人更不可能會跟那年年羞辱他們的先知塔合作的,東北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因為,我的人俘虜了一個野蠻人跟先知塔的人,互送一封條約信件,應該會獲得不錯的回覆。」

「如果沒有回覆呢?」


「那就只剩壞消息啦,哈哈哈哈。」

那人一直看著山城,奴隸還持續被運出城中,證實了他剛剛的推想,十天後,自己和史上最大規模的俘虜團,將步上毀滅之境。

「你是......」獸人看著他面具下的雙眼,不掩飾心中的的怒氣說道:「混沌人嗎?」

「這是異色瞳,我是人類,這雙眼真的害慘我了。」

在黑土共合國當中,混沌人的地位一直在獸人之上,除了他們因為瞳魔法非常有利用價值以外,其實他們的力量與智慧都遠遠不及獸人,因此獸人非常鄙視混沌人,常常就會舉辦獵眼祭這種娛樂。

「你叫什麼名字?」

「漢姆林。」

「壞消息傭兵團,原來是被抓來這啦。」獸人失笑,一點也沒有獸人的那種暴戾。


「我有聽說過你,你叫厄運,是絕望部族最後一個倖存者,目前獸人的領導人怎麼成了階下囚啦?」


「我們部族被蠍眼公爵背判,隱藏巢穴被火心堡跟鐵槍毒蛇堡給包圍,最後用他們最自豪的瞳魔法整個消滅掉了,我的頭......。」厄運摸著頭盔,用不屬於獸人的表情細細回想著:「我用頭頂住精靈木製作的窗戶想保護我的族人,被猛烈的魔法擊中,那天開始我就有所變化了......。」

所有人都死了,厄運等了30年才生了的第一個小孩還沒一歲就死了,他活了下來,成了奴隸兵的首領,暗中幹了不少好事。而那所謂的獵眼祭正是厄運他的其中一件好事。他變地擁有人性,會感傷、會輕嘆,也因此擁有了世界上最狠毒的東西,那就是人類的思想。


他們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秋收之後,北地會有三至四年一次的犯境期,此時想必各北地部族都已經開始集結,朝著灰狼堡前進了。在北地,荒蕪的土地使得野蠻人的生活條件異常嚴苛,也因此即使每個野蠻人都練就了一身生存的技巧,但土地本身能提供的糧食卻是有限。年復一年,人口再度繁盛的北地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犯境灰狼堡,好劫掠到足夠的過冬糧草,甚至是肥沃的領土。

身為群狼山脈四堡中第一道防線的灰狼堡,早在初秋時就發出了例行的求援信,以確保北方犯境之時無法佔到任何優勢,甚至在情危之時入城助戰。但這項傳統自從伊爾思家族成為灰狼堡領主之後,直到目前第三代的灰矛‧伊爾思為止,野蠻人從沒犯境成功過,以致於所謂的求援信到了現在,早已成了一種形式上的文書了。

如今狼嚎堡已不派兵了,更不用說只想守住領地的狼牙堡了,而灰狼堡內部軍隊兵強騎悍,所以對於這種現狀也早就習以為常。

光是靠自家的軍隊,即使沒有城牆這道屏障,野蠻人也斷不是自己的對手。這其中並沒有任何輕視的意思,而是對於伊爾思家族的尊崇,畢竟野蠻人的怪力也不是省油的燈,但只要有伊爾思家族的帶領,北方人是沒有任何勝算的。

這個自信,也成了毀滅黑土共和國的第一顆小石子。


這次的北方犯境因為暴風來襲的關係,進攻整整晚了十幾天,而這也成了一個圍剿北方人絕佳的機會。

首先堡主灰矛分出了一半兵力,由長子炎吼‧伊爾思帶領五萬大軍由東邊的冰風小徑繞路,先攻下東北方的先知塔,緊接著往北一路繞回灰狼堡,將遲來進攻的北方人全部包圍。

而為了拖延北方人的進攻,灰矛大量捕捉集合了五千眾俘虜,準備將他們散佈在城下兩處寨營,再從城內派出兩萬軍隊埋伏在山林中監視,只留不到三萬的守軍在城內。

城門大開,最後一批獸人準備好了,他們將成為戰線的前鋒,雙方箭雨的目標,畢竟他們只是消耗品,連奴隸都不如的低等種族,一個個像牛隻一樣用鐵鍊串著雙手的畜牲,連吃的價值都沒有。

拂曉尚未來臨,攻方的陣線已經開始推進了,早起的將官有利可圖,早起的士兵則有命可送。

第三天的攻防戰在還來不及建好的土牆下開始了。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Re: 毀滅征伐(內容血腥暴力背德無良不打馬賽克,不喜者慎入)

文章左手 » 週三 11月 05, 2008 7:24 pm

我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寫小說也忘了~

我只記得,第一篇發表的小說叫.........執著之屍~
劇情安排地很亂七八糟,都是隨想隨寫,以致於最後可以說是草草結束@@"
當然,裡面所有的設定也一樣亂七八糟,最後主角犧牲自己的戲可以說是一整個不知所云。
不過我永遠記得主角為了活下去,也為了讓他所熱愛的一切活下去犧牲自己的精神@@"

經過這麼多年,我把很多以前想到但沒寫完或根本沒寫的角色、種族等等等經過栓選後,成為了毀滅征伐這個故事。

在這裡為大家介紹已經登場的角色吧:

【厄運‧絕望】是這一整個故事的推動者,讓我們一起為他拍拍手。

【壞消息(或漢姆林)】是我最愛的,能夠左右主角想法的那種角色,他的異色瞳與他的過去是一個謎。


種族方面:

獸人:又稱綠人、半獸人、墮精靈,嗜血好戰背德的種族,但不主動引起戰爭,仇視矮人、精靈。

混沌人:唯一能使用瞳魔法的種族,大部份愛好和平,但執著於不顧一切代價的復仇。

霧精靈:迷霧森林的守護者,能操控森林中所有的霧獸,平時四散在大陸各處,一旦森林發出求救,全族將會完全投入戰爭。

亡者:被圍殺死於現今亡靈灘的四大死靈導士的怨念體,透過亡者的施術與獻祭,希望能從死亡的世界回到現世。

歸來者:因自身意念與術法等因素,斷絕了大死靈導士們的控制的亡者,擁有不同程度的生前記憶。


人類矮人野蠻人跳過,大家都知道。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Re: 毀滅征伐(內容血腥暴力背德無良不打馬賽克,不喜者慎入)

文章左手 » 週日 11月 16, 2008 3:27 am

如月缺一般的山腳下,戰爭毫無預警地展開了,黑夜中閃爍的鐵甲快速掠過夜裡最後一陣微風。

『嗚~~~~~~』狼吼號角尖銳地響起,那悲哀的止息音符輕輕顫動著低垂的奴隸旗。


震動著,地面傳來鐵騎踏地的細碎噠噠聲,但快速的行軍又使得他們有如鬼魅入境一般安靜,如魔神一般侵蝕人心。

矮牆後方起了一陣騷動,奴隸與戰俘們陷入了混亂,守衛甚至必須要出刀殺雞儆猴才能制住場面。看來還沒開始戰鬥,奴隸軍就已經先絕望了。


將領帳篷這時才走出一個神情落魄的將官,一個知道自己只是棄卒,只是一個不可能有升遷機會、可有可無的小官罷了。此時雖然他身為前線總指揮官,但他也知道他是死定的了,這一切都只是早死晚死的問題而已。


城東的獸人營已經準備好戰鬥了,因此守衛幾乎全都湧向了城西控制情況,完全沒有理會獸人營這邊開的隊長會議。

一名長老、首領,以及四名隊長,長老掌握著先知會的巫能者,四名隊長則是在首領的指揮下行事。

長老披著一件厚重的褐色連帽長袍,面容全部遮住了,只露出一雙老皺的雙手,坐在煹火之下的先知群後面。從集會的位置關係看來,就連先知的地位都比散坐在底下的首領與隊長們高上許多。


「敵人進攻城西,就算我們出城援助,他們還是來得及撤退,我不會出動先知會的。」長老說。

「那就照泥手長老的意思,刀劍傷殘隊長古爾,你點五個雜隊出城去給敵軍施壓。」厄運恭敬地答話。

滿身刀傷劍傷,穿著暗綠色厚袍,身上掛滿武器的獸人沒有說話,迅速而沉默地退了開去。這一戰是不太可能遭遇敵人的,所以他的任務重點就是帶隊盡可能收集他們的【新糧食】。

會議並沒有宣佈解散,但也沒什麼好講的了,厄運轉身走開,剩下的三名隊長也各自散開,先知會則是保護著長老混入人群當中。


厄運他們所守備的,是一座沿著月缺一般的山腳建成的廢城,由兩座城池合併起來類似長城的建築物。當初兩座城寨是分開且敵對的野蠻人部族所建,後來被北帝進行北征時攻佔了這兩處,為方便補給與防衛才將這兩座城寨合倂起來。


敵人的騎兵隊因忌憚獸人營不可硬攻,於是向西邊的人類奴俘營推進,企圖在天亮前先攻出一個缺口再說。



「是騎兵!!拒欄補上!」守衛將領大叫著,完全沒有一點指揮者的氣勢。


靠著還沒天亮的掩護,此時一批黑衣人在矮牆外一字排開,蹲伏在騎兵隊的正前方。帶隊人低聲用以一傳一的方式下達『緩』的指令,面對愈來愈近的鐵蹄,臉上毫無懼意。

「拉!!」一聲吼,百人應,來到埋伏之前的騎兵隊早已經停不住攻勢了。

黑衣人一個個拉起了密集的長矛,迎接了敵人的第一波衝擊。


『嘶嘎!!』

頓時,座騎與騎士的哀傷爆響開來,固定在地上的長矛擋下了第一波攻擊,第二波衝上來的騎兵不分敵我踐踏過去,不受控制任由長矛刺穿自己。長矛的頭是削尖的長木,因此一插入強健的肉體後立即飛散成絲,刺穿、拉扯著肌肉血管,發出恐怖的沸水悶聲。這時數十個骨骼上的筋肉同時『啪』的一聲斷裂,那些騎兵直到聽到這聲音這才明白自己的命運。

「啊啊啊噫!!」這是他們發自內心,從喉嚨擠出的最後的尖叫。

第三波這時已經將血肉給整個踏飛,濃郁的血沫頓時充滿塵土之中,也啟動了【壞消息】傭兵團團長的下一個策略。


指揮官並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了,但他知道敵人的騎兵隊似乎被擋下了,於是抓住機會下令反擊。這時營內已平息了大部份動亂,三個小隊的奴兵在守衛的驅策之下滾出了矮牆,拿出武器面對他們的敵人。

只見到矮牆外站了四百來名黑衣長槍兵,硬生生將一千騎隊的第三波給插成模糊的血肉。


這時東城的獸人接到命令出城了,剩下的騎兵隊伍狼狽而逃,天邊的山巒正披上早晨的魚肚白。守城戰開始了。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Re: 毀滅征伐(內容血腥暴力背德無良不打馬賽克,不喜者慎入)

文章左手 » 週日 11月 16, 2008 3:09 pm

啊!!
重看一遍後發現一件事!!

序篇有一個新種族【血人】

啊怎麼沒人提醒我!

sp君:阿就這篇不受歡迎咩。
st君:你不要再刺激老大了!啊就沒人看咩!這麼大聲幹嘛!啊呀說出來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淚奔


血人的設定是獸人的.........唉(嘆氣)......所以啦,血人跟精靈其實.........嗯(小嘆)......就醬。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Re: 毀滅征伐(內容血腥暴力背德無良不打馬賽克,不喜者慎入)

文章無望 » 週日 11月 16, 2008 4:33 pm

左手大不說還好, 一說我才發現原來有那個東西...(大愣)原本以為是浴血的獸族少寫了字的說。

守城戰打得漂亮,不過漢姆林說的:「第三天了,明天可能會很難熬哦。」與最後說的"第三天的攻防戰在還來不及建好的土牆下開始了。"
,漢姆林所說的是不是有點...錯誤?

然後這種族好多啊。(眼花

照左手大這樣說,獸人另有墬精靈一稱,而獸人與血人又有著XX關係,所以就表示,血人和精靈原來就是........!


亂倫對吧。(被踢飛圍毆)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Re: 毀滅征伐(內容血腥暴力背德無良不打馬賽克,不喜者慎入)

文章左手 » 週一 11月 17, 2008 5:51 pm

是第四天沒錯,我筆誤了。

血人的資料補上:

經過幾千年,曾經是精靈的獸人,他們體內的精靈血統漸漸恢復,面容也愈來愈類似精靈,力量不如一般獸人。
能以自身的血液為祭品透過先知使用血魔法,進行治療或強化。
可以自行自癒,前提是在意識清醒時。

上吧!!血人古爾!!讓他們知道刀劍傷殘中心隊長的厲害!

階級設定就是~
以身上的傷為主,誰最多就是隊長!!!最多最嚴重最不同傷的就是首領!!!
隊長有很多分級,四大隊長在人類的分類就是中校,首領是上校。


長老智慧超群,只有少數擁有純種血人血統,不過故事這個是血人。
先知,地位崇高的智者,能施展巫術,但預言類的先知最被重視,甚至跟長老平起平坐。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Re: 毀滅征伐(內容血腥暴力背德無良不打馬賽克,不喜者慎入)

文章左手 » 週三 11月 26, 2008 10:32 pm

1-3

早晨的風灌進山谷,漫天的血味飄揚著,鼓動人心的戰笛帶動著有節奏的嘶殺。

山上,數千把巨弓對準著山下,等待著黎明的一刻,並抱著即使守軍戰敗,就是全部殺了也無所謂的心情。

一道深黑的光影,一名全身純黑鎧甲的高大戰士登上樓臺,底下的防衛兵迅速被換上了城主親衛兵。城主灰矛‧伊爾斯到了。他親臨灰狼大軍埋伏的山腰,冷冷看著底下無關緊要的戰爭。其實黑土軍光靠著山上的狹道,穩守灰狼城就行了。但這一季不同,至少在接收到集結的部族數量上,每一個情報都明顯指出,北犯軍這一次的糧食跟數量異常的龐大,簡直就是當初第一次北犯一樣的規模。


敵軍在拂曉急襲的騎兵隊撤退了,但守軍方面很明顯沒有排出拒騎的跡象,卻也沒有傳出重大損傷的消息。現在在底下,北犯軍派出了兩千步兵準備攻城,而左營軍有一隊步兵很明顯太突進了,而右營方面派出的獸人們大概是救不了他們了。


「按兵不動。」


灰矛遁入了底下那漆黑的親衛兵人群中,像是避開陽光一樣,那一團黑影般的親兵消失在山腰中的灰色人群。


「右營!守!!前線!退!!」中營將官下令,顯然要放棄掉對上了敵軍的漢姆林了。


這就是戰爭了。



厄運的右手按著地板,雙眼直勾勾看著眼前那絕望的戰況,兩千對上三百,勝負很明顯了。但如果漢姆林在今天就死了,自己是否能夠撐過這剩下的六天呢?

「甜眼隊長,命令魔傷隊,對古爾發出訊號,禁止白刃戰。」


厄運背對著甜眼,冷冷吩咐下去,但他是強忍著鎮定的態度的。他現在右手按著的地方,原本是一個營帳的木柱。


「首領......。」

「快,別阻撓了她的任務。」厄運的嘴角微微勾起。

厄運得強忍住,才不會顯得他那太過亢奮的情緒。



右營的矮牆內,戰爭過後的血塵慢慢地集結了起來,形成一道血一般的狼煙。

兩千攻城軍步步逼進,團團圍住左邊的小隊,並憑藉著人數的優勢,對於右營派來擾亂的獸人一點也不在意。

但他們錯了,古爾心裡想著的同時,大聲下令:「距離內!!射!!」

一排槍雨漫天而來,在北犯軍還來不及反應時,尖銳的槍頭瞬間沒入了軍隊之內。

北犯軍出現了缺口,古爾抓住這個機會但沒有下令,一個人領先衝入敵陣,只留下後方錯愕不已的部下。

只要沒下令,就不是抗命。


一開始,北犯軍以為只是一個羊入虎口的小兵衝入陣內,並不在意,直到古爾衝入這個缺口後,才發現陣線合不起來,而他後面的軍隊正逐步進逼中。


「跟上隊長!!」後方的雜兵加快了腳步。


『鏗!』古爾一刀將兩個人連人帶甲砍成兩截,刀也因此折斷。

血濺了滿臉,古爾硬接敵人一刀,接著咬下他的嘴臉,搶下他的刀,繼續瘋狂的殺戮。

血滴土成泥,以古爾為中心的戰場,下起了一場滂沱血雨,死亡與絕望交織的吼聲,只響亮在生命結束的那一刻。此時她成為瘋狂的化身,將自己與敵人的血都化成一團。

「第一軍全軍面對右側敵人!!」

跳躍,古爾掠過敵軍,手中的刀不知何時已換成了槍,直狙剛剛下令的將官。


「第一軍軍長陣亡!!」古爾大吼著,甩落斷槍上的頭骨與碎漿,只憑著驚人的氣勢逼退敵人。


『嗚~~~~~~嗚~~~~~!』

撤了,敵軍撤了,但兩長聲代表的是退兵整軍,而下一波的攻擊將會更加紮實。


古爾的部下在這時才到,也剛好趕上與漢姆林軍隊的會合。但這也表示,他們已經深入敵陣了。

看著敵軍接收了撤兵,並排出更大的陣勢,古爾臉上反而沒有懼意。是漢姆林,首領要她務必救出漢姆林,並把他帶回來。


將壞消息帶回來。戰前一晚,厄運這麼對古爾說。

「你還好吧,人類?」

「感覺還不錯。」漢姆林虛弱回答。

他身中兩刀,不深,但其中一刀去劈斷了他兩根肋骨。

「首領要我跟你說,他還欠你四次。」

「是三次,那頭盔是我給他的禮物,不算。」

「我也欠你,你救了首領。」古爾任由部下用布帶幫自己止血,傲然看著漢姆林。

「別廢話了,他們開始擺陣了。」

「大約五千,你行嗎?」

「我有好消息跟壞消息,你只能聽一個,選一個吧。」

「好的。」

「哼,這一次的敵將將官,是雲羊族的少族長,他會要求我們派個代表出來跟他挑戰。」

漢姆林推開攙扶著他的親衛,走了出來。但他還沒開口,古爾就已經先開口了。

「我是刀劍傷殘大隊長古爾!!賭上部下的生命!誰有膽與我一戰!?」

已經排好陣勢的敵軍紋風不動,一捲風沙輕輕掃開剛剛戰鬥過的塵土,一名手持長刀的騎兵將官緩緩策馬出陣。

「我是雲羊族的法爾貢,我與妳一戰,我若敗了,今天就暫緩攻城。」

「很好,我欠漢姆林只剩兩次。」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Re: 毀滅征伐(內容血腥暴力背德無良不打馬賽克,不喜者慎入)

文章左手 » 週四 11月 27, 2008 7:43 pm

北犯軍的民風有點東方人的感覺@@"

黑土軍的民風比較偏北歐,軍風比較像羅馬這樣~


喔,古爾是女的血人,面相跟女精靈一樣漂亮哦~
問題是身為刀劍傷殘大隊長,因此全身都是刀傷劍疤。

那.........
我現在認識的沒有人喜歡看奇幻小說啦!!

沒有人跟我說這篇到底有沒有搞頭啦!!

就比照跟卜洛克寄信一樣的方法,去找薩瓦里多先生吧!!不過荷布看起來比較會回信的樣子XD!

這三個我想一定沒人認識......我是冷門的讀者............嗚嗚嗚~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Re: 毀滅征伐(18X)

文章左手 » 週六 12月 06, 2008 9:13 pm

沒人啊...

第二章:



根據發現並救了他們的先知說,厄運抱著兩個兒子的屍體與古爾,渾身一片血肉模糊站在燒完不久的森林中,如果不仔細看,還以為站在面前的是一堵肉柱,而且他竟然還撐到知道得救後才放心失去意識。


四次猛烈的魔法傷害、三百多刀、身中二十幾箭,以及森林中不知幾天幾夜的燒灼,厄運保住了古爾的命。

那一天起,古爾把命交給了厄運,不論好壞,古爾絕對不會背棄,也不允許任何人背叛厄運。



那一夜,烈焰與金屬帶出族人的哀號,血紅色的地獄漫延開來,一切緩慢了起來,最後只剩下厄運的心跳聲愈來愈強烈。

轟然一聲,一道強烈如海浪一般的魔火沖碎了精靈木窗,緊接著燃燒所有族人的靈魂,迅速奪去數十條性命。

古爾不記得之後的事了,只記得渾身是血的厄運抱著奄奄一息的她,擋下了大部份的瞳魔法。周圍都是火災燒焦的痕跡,他的背也無可倖免,但還是保住了她。

厄運率眾突圍,精神即將不醒人事,呼吸也因為瞳魔法的影響而顯得似有若無的。實在很難想像他受了這些傷,竟還能逃這麼遠的路程,而且懷裡還抱著兩個族人。一個是古爾,另兩個是他的兒子【厄訊‧絕望】與【厭耳‧絕望】,兩個都死很久了。

他們很幸運,整座絕望山谷都被燒光了,厄運似乎察覺到了其他逃出的部族了,這才完全失去意識,還為了不壓到她而往後仰倒。附近有其他逃出的部族救了他們,但最後還是被蠍眼公爵搜索的部隊給俘虜了去,輾轉送到了群狼山脈當奴隸。


厄運之所以能活下來,完全都是因為射入他腦袋內的精靈木發揮的藥效阻斷了瞳魔法,否則一般來說,受到一整批混沌人的攻擊,連半天都活不過。






夕陽西下,北犯軍沒有再進行進攻的跡象,因為白天的決鬥當中,古爾贏了,慘勝,對方的將領甚至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


「讓開。」

一隻巨大的右手扇子一般推倒三個獸人,來到簡陋的營帳外,在外圍的守衛當作沒看到,有的看過當天決鬥的甚至偷偷將分配的藥草送了進去。

厄運的背上又多了十幾條鞭痕,這是他為古爾今早的抗命所頂下來的懲罰。

一旁,一條黑影竄出,火紅的散髮與鐵面具說明了他的身份。

「情況怎麼樣?」漢姆林問。

「死不了,但我不在她身邊她就拒絕用藥。」厄運從腰包拿出一小撮藥說。

「那就好了,我有個壞消息。」

「什麼?」

「今天敵軍沒有繼續攻城,兵力消耗不如預期,阻礙了我的計策。另外後面的奴兵進城,糧草可能不夠。」

「但至少你沒死。」


「所以我才能夠在這裡帶給你壞消息啊。我今晚需要有可以迅速抽兵逃離的夜襲兵。」


「.........我會準備。」

厄運對一旁的一個矮小的獸人點一下頭,他是魔傷隊大隊長甜眼,但今晚需要機動性奇高的奇襲隊,而魔傷隊是四大隊當中機動力最低的一隊,怎麼厄運會選擇派他呢出去呢?

漢姆林沒有發問,因為他知道厄運有他的打算,而且他也很想知道厄運這一次能玩出什麼花樣,而且要不是厄運,他今天早就死在敵軍的方陣之下了。

「我先告訴你吧,我今晚會派出【怪物】,糧草方面你再派人來拿。」

「怪物?我很期待你的新花樣。」



「不准交談!!」

守衛大喊著,但這一鞭卻讓漢姆林挨下了。他沒有說話,只是笑笑地離去,在一段距離後消失在人群。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Re: 毀滅征伐(18X)

文章左手 » 週四 12月 11, 2008 12:53 am

感覺上整個寫法很中式.........

可是既然都寫了,就別考慮了,反正也不可能出版成冊外譯十國版本。
純粹就是戰爭與魔法滿天亂噴的時代~


但到底有人有人在看呢~"~有沒有人啊~~~~~~~~~(有沒有人啊~~~迴音)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Re: 毀滅征伐(18X)

文章左手 » 週六 12月 13, 2008 4:58 pm

夜月懸,入雲的山壁斷絕了一半的夜空,無影無蹤的風今晚也特別沉默。

此時灶火如星光般點點散佈在山谷的缺口,營灶炊事忙碌地餵飽每一位士兵,若是從山頂往下看,甚至以為彎月掉到了山腳了呢。

每隔五步一班的守衛遠瞭夜色,在這地形特殊如月的深谷當中,除了風以外,就只有敵營矮牆內透出的火光。此時其中一名衛兵似乎是看到了什麼,卻以為只是起風的滾沙所以並不在意,但隨著那沙塵中愈來愈接近,從那當中透出的人影之時,一切都太遲了。

「敵軍騎兵來襲!!」守衛對著守營的弟兄大呼了起來。

但沒有馬蹄聲哪來的騎兵?


當守衛驚惶回頭確認,眼前沒看見半匹馬騎,只看見.........


「怪......怪...怪物啊!!」守衛最後只見到兩斬寒光從眼前掠過。


無聲、無影,行動如馬匹般快速,令人驚愕的神秘夜襲大隊,在沒有任何預警的狀態下闖入敵營,並開始收割人頭。

「是夜襲!騎兵夜襲!」


各處的守衛營士兵衝出,圍著被衝入的缺口排出了線陣,並以非常快速的手法排好了拒馬,彷彿對於偷襲早已經演練多時了一樣。

""怪物""們停住攻勢,對於敵軍的防線與佈置完全不在意,只是揮舞沉重的武器,輕易奪走抵抗者的生命,砍出死亡的節奏。在他們之中,一雙透著琥珀色精光的大眼暗暗指揮全場,將""怪物""殺人的速度發揮到極致,他正是魔傷大隊長甜眼,沉默的殘虐者。

他們不是騎兵,他們是首領厄運將各隊戰力最低的殘兵集合起來,所創造出來的最恐怖的怪物。他們可以擁有騎兵的機動、突進性,同時又不怕所有對應騎兵所佈下的防禦,因為他們是""怪物""。


甜眼每次上陣都會想起首領與他第一次見面時說的話:「我缺個大隊長,你叫什麼名字?」


不一會時間,敵軍的防線已經擴大成形了,甜眼發現不對,馬上將隊形收縮集中,只消用下巴點個頭,這個""怪物""軍團便迅速離開敵陣。而他們離開之時,戰鬥過後的地區沒有一具屍體是完整的,失去的部份也完全找不到,彷彿就像被當成了掠奪戰利品帶走了一樣。


糧食與夜襲,意外的驚喜,甜眼滿足而沉默地將一隻人腿遞給一旁的""怪物"",自己則將一顆眼珠裝入自己的腰袋中。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Re: 毀滅征伐(18X)

文章左手 » 週一 12月 22, 2008 7:14 pm

深夜,緊張感緊緊鎖住每個人的心,誰也沒有把握對方何時進攻,誰也沒有把握對方會不會夜襲。


接近北犯軍的山崖上,一名斥候已經在那躲上一夜,也看到了這一場恐怖的夜襲。


不遠處,夜鷕的叫聲傳來,斥侯也回應幾個鷕聲,像是在確認一樣,夜鷕的叫聲此起彼落了一陣,穿著一身黑的令兵才從他的藏身處站出來。

「有什麼異常?」那人問。

「我們有一隊夜襲軍。」斥侯瞇著眼,小心翼翼地說。

「夜襲?是逃兵吧?」

「如果是就好了,他們突襲了兩道陣線,直攻其中一座糧營,還平安地撤退了。」

那人一邊向斥侯走近,一邊說:「或許,他們已經知道六天之後的事了,所以他們很可能是想在這幾天刺探看看野蠻人他們陣線的弱點吧?」

「如果是就好了。」斥侯在那人接近時,暗暗將刀抽了出來。

「為什麼如果是就好了?」

「夜襲的是騎兵,但我記得只有中營的柯倫爵士的軍隊有騎兵,我懷疑柯倫想逃......。」

那人停在月光之後,斥侯也不再說話,等待最好的時機,準備來個先下手為強。

『颼!』

斥侯雙手飛刀出手,緊接著縱身撲向前方猛刺,卻被那人一個迴旋身法全擋了下來。

『鏗!鏗!』

絕快的兩刀,全打在堅硬的刀身,震地斥侯的雙手發麻,那人再發難往前用力一砍,斥侯手中的短劍馬上脫手。

「你是怎麼識破我的?」黑衣人問道。

「瞳孔,在月光下,你的瞳孔曝露了你的身份,還有你到底是誰?有什麼目的?」

「死人是不需要知道太多東西的。」

「那就看誰死了!!」斥侯往前躲過一刀,低身抽出藏在鞋底的刀。

『喀。』

清脆的破碎聲響、整齊的斷面,缺了半顆頭的屍體踉蹌倒地。

月光下,黑衣人收起刀,他那一綠一灰的瞳孔看向山下,沒有說什麼,他清理了屍體後就離了開去。


「這雙眼睛真是害慘我了。」



沒人看所以沒人回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Re: 毀滅征伐(18X)

文章左手 » 週一 1月 05, 2009 1:50 am

第五天,北犯軍終於正式攻城了,不是很猛烈,但主要的進攻點已經偏向於壓制中央,好擾亂左右雙營;但再怎麼說中營的守軍都是正規軍隊,如果北犯軍被東西方其中一營衝破了陣型,那麼中營的將官即使再怎麼笨都會抓住這機會出擊。

吃了昨天的虧,北犯軍對於東營的防線更加鞏固了,但昨天西營的黑衣部隊也是他們這幾天攻勢的最大阻礙,再加上昨夜的"怪物"夜襲,北犯軍一直遲遲沒有下達全力攻擊的指令,只是一昧的打打退退的。

仔細觀察,西營雖然有黑衣小隊整合全線,但卻沒有之前的主動性了,而這個變化已經在北犯軍這次的主將眼中了。

「山馬與霧虎酉長聽令!全力進攻西營!」

瞬息之間,原本前線只有兩千的部隊改變陣勢,兩支大軍從他們後方的本陣突出,淹沒了西營。

「維持線陣型!維持線陣型!!」西營的黑衣小隊一同喊著,卻阻擋不了城下人數與素質上優勢的敵人。

「霧虎部落第一軍破城了!」西營的其中一部傳來捷令,北犯軍因此受到鼓舞,士氣大振。


破城處,大批大批的北犯軍攻入,無畏地與守軍展開白兵戰,前方死了一個,後面又再度湧入更多的友軍,並將城牆的缺口破壞地更大。

霧虎部落,以重兵器聞名,攻城與戰鬥正是他們長項,但卻沒有面對過狹窄的戰場,手上的武器一時難以揮動,被黑衣部隊帶領的守軍慢慢殺了回去。

血肉紛飛,殺聲震天,攻城軍漸漸被逼出西營,整個城牆缺口更是染滿了濃稠的鮮血。

眼看好不容易攻下的城牆又被佔回之際,霧虎部落後方一道煙塵捲起。


「我是山馬部落的恩格!隨我攻城!?」

以騎術著稱的山馬部落百騎突出,輕鬆跳過缺口,有如一把利刃插入西營,宣佈勝敗已定。

「退!退回中營!」守軍大喊著,但黑衣部隊早已經消失在西營了。


西營破了。




第五天,北犯軍終於正式攻城了,不是很猛烈,但主要的進攻點已經偏向於壓制中央,好擾亂左右雙營;但再怎麼說中營的守軍都是正規軍隊,如果北犯軍被東西方其中一營衝破了陣型,那麼中營的將官即使再怎麼笨都會抓住這機會出擊。

吃了昨天的虧,北犯軍對於東營的防線更加鞏固了,但昨天西營的黑衣部隊也是他們這幾天攻勢的最大阻礙,再加上昨夜的"怪物"夜襲,北犯軍一直遲遲沒有下達全力攻擊的指令,只是一昧的打打退退的。

仔細觀察,西營雖然有黑衣小隊整合全線,但卻沒有之前的主動性了,而這個變化已經在北犯軍這次的主將眼中了。

「山馬與霧虎酉長聽令!全力進攻西營!」

瞬息之間,原本前線只有兩千的部隊改變陣勢,兩支大軍從他們後方的本陣突出,淹沒了西營。

「維持線陣型!維持線陣型!!」西營的黑衣小隊一同喊著,卻阻擋不了城下人數與素質上優勢的敵人。

「霧虎部落第一軍破城了!」西營的其中一部傳來捷令,北犯軍因此受到鼓舞,士氣大振。


破城處,大批大批的北犯軍攻入,無畏地與守軍展開白兵戰,前方死了一個,後面又再度湧入更多的友軍,並將城牆的缺口破壞地更大。

霧虎部落,以重兵器聞名,攻城與戰鬥正是他們長項,但卻沒有面對過狹窄的戰場,手上的武器一時難以揮動,被黑衣部隊帶領的守軍慢慢殺了回去。

血肉紛飛,殺聲震天,攻城軍漸漸被逼出西營,整個城牆缺口更是染滿了濃稠的鮮血。

眼看好不容易攻下的城牆又被佔回之際,霧虎部落後方一道煙塵捲起。


「我是山馬部落的恩格!隨我攻城!?」

以騎術著稱的山馬部落百騎突出,輕鬆跳過缺口,有如一把利刃插入西營,宣佈勝敗已定。

「退!退回中營!」守軍大喊著,但黑衣部隊早已經消失在西營了。


西營破了。





「首領!西營被攻佔了!」

城下,厄運正指揮著一部雜軍衝鋒誘敵,一聽到這消息,皺眉看向西營沉吟著。

漢姆林呢?厄暈心想,早上從守城開始,西營就不見漢姆林的影子,難道是他身上的傷怎麼了嗎?

厄運召回軍隊,回頭尋找長者。

只見長者坐在守陣當中,由獸人主軍護衛著,底下十大隊長面對敵人指揮著自己的軍隊,不時對北犯軍進行牽制。

「刑血先知!讓我見長者!!」厄運不顧禮儀大喊著,其中一個大隊長持刀擋在他面前。

「厄運首領,長者不見人。」一位先知在護衛下走過來,雙手滿盈著紅色的魔光。

「西營破了!讓我領軍出擊幫他們吧!」

「又不是東營被攻,死幾個人類而已。」刑血講完,手上的魔光化為紅箭射入交戰中的敵軍。

「今天守下東營又怎麼樣?我們的兵力根本撐不過剩下幾天!西營能幫我們撐到援軍來的!」厄運怒道。

中營吹出號角,進攻西營,掩護剩餘的逃兵逃回中營。北犯軍趁著掃蕩西營之餘,轉而全軍面對中營,僅派出少量的兵牽制東營。


「你是說先知塔的援軍吧?預言告訴我,我們將死在他們的智慧當中。」先知群當中,用連帽斗篷蓋住容貌的長者走了出來。

「但西營有人類能幫我們逃過這一劫,拜託,長者,讓我領軍吧。」

「你竟然相信人類!無禮的傢伙!」一旁,三個大隊長舉起大刀,二話不說便砍了過去。

「退下。」長者淡淡地說,抬頭看了厄運道:「厄運,第十天後,我們會趁逆風小徑的先知塔進攻灰狼堡之時,逃進永恆森林,不能在這裡浪費人力。」

「不,長者,灰狼堡堡主灰矛早就親率大軍在半山腰埋伏了,他們早就知道永恆森林那邊的弟兄了。」

「但他們並不知道先知塔與北犯聯軍了對吧?」

「恐怕過了今晚,他們就會知道了,相信我,長者,我們必須幫助西營一把。」

長者看向西營,沉默了,此時遠遠看去,雖然只看到敵軍,但西營那頭火光密佈,看來正在激戰。

「厄運,我允許你領軍,先知眾也會幫忙,但只限於肯跟隨你的士兵。」長者說完,走入先知的護衛之中不再說話。

「感謝長者。」

跳出城牆,厄運轉身大吼道:「我們不再需要無意義的復仇!也不需要怕死的人!我將推翻黑土共和國!願意跟隨我的就與我出城吧!」


戰爭仍然持續著。
還記得那杯藍山嗎?
其實那杯是拿鐵。
左手左手
左手
哈棒國替身使者
 
文章: 284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12, 2005 3:13 am
來自: 高雄星球註新竹縣大使

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