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高一佰七十左右的他(1)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身高一佰七十左右的他(1)

文章rockrockrap » 週三 10月 15, 2008 2:44 am

身高一佰七十幾公分左右的他,現在應該坐在房裡發著呆吧?
可能是直接坐在床邊的地板,或是很有情調的坐在書桌旁,泡著帶有點深紅色的大吉嶺紅茶。

他不加糖,總是讓茶變的苦苦的,通常會浸泡個十幾分鐘。
那個顏色令人感覺,水真的完全變成了紅茶似的,彷彿自從一開始它就是紅茶了…….

他習慣喝著冬天採的茶葉,似乎是比較溫潤,連茶杯擺放的位置也都精心測量過一樣。
他像是必須似的坐在靠近下午陽光的位置,然後側身背對著它們,茶具擺在靠近座位的右前方,而正前方的褐黃色地帶便很自然的放著一本書。

常常是有著白色封面約四百頁左右。坐在房裡安靜的他,究竟想著些什麼,不知道他有沒有朋友,或是喜歡的人,很少看見他說話的樣子。

也許是安靜把他綁架了,到著一個沒有聲響的國度裡去。

開始先輕輕的坐下,接著幾乎把全身都放鬆了,假設性地這世上沒人會侵犯他一般,讓人不敢相信他是人類,會在一個小小的咖啡廳裡,完全放棄了警戒心,應該說是完完全全的連自我意識也丟棄了吧?那個時候只是個空殼的他,使得靈魂可以在那個沒有時間性的間斷裡,得到人類所創造諸多形容詞裡,那些幾乎沒什麼人真正獲得的…….自由。時間停靠在那個間斷裡,以不存在的身分坐在那頭,是種讓人幸福的永恆,而愉悅幻影在十五分鐘後便結束了;那段時間他一直醒著,也從來不存在,眼前的真實不存在,而那些無法言喻的不存在,卻切切實實的存在了。慢慢地好像可以看見靈魂漸漸的以漫步的形式,進入軀體裡,他的眼神也緩慢的由空洞中浮了上來,一絲絲地填滿著像是玻璃般的眼眶,最後終於形成了一直以來,總是安靜的他…….

那個時候大約已經是接近傍晚了,陽光頃斜地將他的影子仆倒在光滑的瓷磚上,也許是習慣了這樣的黃昏,他不禁露出些許微笑,輕巧的打開了書本,而書像是緊緊地仆倒在桌上,沒有任何細微阻擾著他,幾乎是完美的閱讀。好像可以了解為什麼總是以這樣模式坐著,看著暈黃細長的光線與他修長的身影,這樣輕鬆且愉悅的微笑。不知怎樣才可將那種無拘束的優雅氣息,停駛在自己的肩膀上,那樣地自然。

他看書的時間好像跟真實沒有關聯,有點緩慢的翻著,卻又像是奔跑的秒針,一下子就看完了,有些快速卻又緩慢,在相互矛盾中,五個小時便悄悄離開了;他會起身整理一下,好像從來沒經過那段時間一樣,一樣地離開。
不知道現在的他,是否仍坐在房間裡,也許他會邊洗著衣服,邊想書本裡的故事,然後隨著洗衣機轉動的聲響,沉浸在那些真實存在的幻覺裡。也有可能他不在家,或許單純地躺著,安靜的躺著著吧?應該是很溫柔的感覺吧?
Χ
其實本身是個很好動的人,不喜歡固定事物,也很少真正坐下來閱讀一本書,直到十七歲的那年秋天,在一個書局裡發現一個小不點女孩,她偶爾會坐在離我不遠處,然後度過優雅而漫長的七或八個鐘頭;當然那是我的猜測,感覺像她一般安靜而非擁有氣質的女孩很少,氣質像欣賞她似地聚攏在週遭,讓我產生有種帶點崇拜的愛慕,然而像她這樣的女孩,沉浸在書籍裡的時間應該是超出想像的吧?

第一次跟她約會也是在同樣的書局裡,同樣是日本文學旁的角落,本以為會彼此躺在書本裡,然後結束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約會,但出乎意料的,可以稱作意外,她說話了。

剛開始有些無法相信,不過隨即自然的發展下去,彷彿那些話題本來就放在那裡了,沒有任何摩擦,只是很快樂的聊著,怎麼聊都聊不完的未來,不段重複分享給對方的過去。眼中只有現在坐在我面前的小不點女孩,突然心底有些不知所措,儘管仍是漫無目的地隨著語言飄移,內心卻有些……是興奮吧?

第一次跟她做愛是在一年後地冬天。

那天,空氣好像都被凍結似的,連聲音都被封住了,幾乎一整天沒聽到什麼,儘管車流沒有改變,人類也沒有停止繁衍,可是還是有些奇怪的感覺,好像身體的一部分被剝奪似的,尤其是聲音的部份,有時好像近在眼前的事物事實上離我很遠,又好像在某個極短的時間點裡,完全的喪失了時間;也許是有某種意識想透過這種模式,告知我身處的一切都是幻覺一般,周遭的一切事物都是空氣一般。
沒有任何前兆下,我開始奔跑,可是即使被冷風穿越,仍是沒有聽到任何聲音,無法相信地逐漸只剩下好像在急速流逝的景物,連從腳步傳遞上來的肌肉疼痛也不見了,好像真正的消失。沒有任何自己存在世上的證據,最後只有黑暗,什麼也無法成為自我的【有】了。

慢慢地,身上有了被覆蓋的感覺,醒來後,我躺在她的床上…….

我脫下了她的衣服,起先她嚇了一跳,後來便像是第一次約會一樣,相當自然的發展下去,她果然擁有著小小的胸部,身材跟想像中差不多,經過了撫摸之後,她的某處有了像是情色片般的反應,而我學著情色片般的進入了她的身體裡,但是肉體與性慾雖然幾乎是佔據了當時的一切,可是好像有另一個自己,一個我在做愛,另一個則是不斷地跑著,沒有任何感覺地跑著。
最後我相當舒服的抱著她,睡著了,夢裡仍是不停地跑著………
Ψ
小不點在高三下學期跟我分手了,時間大概是離做愛之後不久,下午接近黃昏的時候,我爬上學校的屋頂,四周感覺像是特別吸引著灰塵,一群微小的個體將地上漆成很平凡的淺灰色。陽光倒在地上,倒在斜牆上一個人的我,沒有任何想法的看著,一片微生物。

她就一直站在我的旁邊,感覺好像陌生人地站著,幾乎可以看見又看不見;她在想什麼?而我又在想什麼?

影子越來越長,直到我們的影子都成了地上的微生物,還是什麼也沒有說,可是,內心卻怎也看不到我眼前的小不點。在我睡著之前,還記得那個女孩沒有聲響地走掉了,在她的肩膀融入黑暗之前,隱約有著細微的聲音從她的黑長髮中說出來。
﹝我們分手吧…..﹞

就這樣,結束了我的初戀。

其實自從她說話之後,她便已經不是那個小不點了,聚攏在她四周的優雅氣息,彷彿被吹散似的,只剩下一個愛看書的美麗女孩,活在每日固定的機械生活裡,悠閒自在。

對我來說,那樣固定的生活,重複的事物,再再地令人厭煩,不停地做著相同的事,連自己都好像成了重複的影子。甚至對於聊天也感到厭煩,怎也脫離不了某種既定的框,於是無言地面對著書,幾乎成了自己本身,直到最後,連同樣的書局,連光線和車流都厭倦了,那個時候已經是分手後的第二個月了。
急於擺脫機械生活的我,漸漸發覺自己的作息,行走的路線,連語言都好像被固定了。不知道什麼時候,無形的盒子把我蓋住,提供著生存的養分,使我愉悅的活在裡頭,想到這點就十分地沒有動力,有些無法繼續生存下去。

那個光線像是逃逸出生活般的夢境,仍是階段性的夢著,也許是如此才能提醒自己,遠離繁忙且重複的活著。

為了遠離重複的作息路線,如同高中一般去了絕對陌生的都市,以打破框架的名義當作自我生存的動機,認識陌生人,到沒去過的店,過超越常人的生活,避免自身抑止的空虛將自我吞食。階段性的與幾個男生和女生交往,擁抱彼此的身體,進入對方思緒,假設性成為沒有盒子的人,直到重複地夢境一再出現,便結束那些熟析的愛情。彷彿沒有止盡一般,再次與即將熟析的陌生交往,不停地穿越熟析,珍惜著陌生。
頭像
rockrockrap
哈棒國奴隸
 
文章: 4
註冊時間: 週三 10月 15, 2008 2:36 am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