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香】05~07 10/25完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松香】05~07 10/25完

文章伊比利斯 » 週六 10月 18, 2008 8:18 pm

前言:
這故事的靈感是來自格林童話「杜松樹的故事」。不過情節我挪用的地方不是很多,原創才有意思嘛......(不過一定會有人覺得情節好熟悉?)
那麼,這是我專用版本的童話故事 : )
比起我寫的,原版童話還要更加殘酷喔。
我想起毒伯爵該隱裡面第二集左右也有用過這個梗......


杜松樹
圖檔
最後由 伊比利斯 於 週六 10月 25, 2008 5:56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人要學會自己尋找一些小幸福,比如到街上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美女,到銀行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鈔票。然後到街上找一個乞丐,對自己說:沒關係,剛剛那些他也沒有...
頭像
伊比利斯
哈棒國貴族
 
文章: 409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19, 2005 8:55 pm
來自: 我家

Re: 【松香】01~02 10/18新增

文章伊比利斯 » 週六 10月 18, 2008 8:18 pm

01

紗薇知道,這已經是自己能找到最好的歸宿了。

自從丈夫過世後,自己以及女兒瑪如蓮一直獨自生活,只靠自己接一點縫補工作維生。就這樣過了兩年,幾乎到達三餐不繼的地步。

瑪如蓮年紀雖小,卻很體貼,媽媽紡紗時,她便靜靜的在一旁,幫著把紡好的紗纏到線軸上。這樣年紀的孩子是最愛玩的,瑪如蓮卻不哭也不鬧,每餐吃著乾硬的麵包配白開水,從來不抗議。
她不忍心就這麼瞧著女兒失去歡笑,小臉蒼白,過於早熟的憂愁。因此沙立夫來提親時,紗薇非常受寵若驚。

沙立夫已經46歲了,跟自己差了足有20歲。他的妻子過世多年了,還留下一個兒子,現在是在找續弦。可是他有錢,有自己的房子、後院、田地,今後便能不愁吃穿。那就非常足夠了!

紗薇對著鏡子看了又看。兩年來的操勞已經使眼角現出細紋,下巴也尖了,她匆匆忙忙撲上胭脂擦上口紅,對著自己的鏡像微笑一下。自己,依然是美麗的吧?

這次一定會有著新的生活。



婚禮儀式非常簡單,交換誓約後,男女雙方便一同搭車回家。顛剖了一段路,從馬車上走下來,紗薇仍然有些尷尬,還不太敢與那個新成為她丈夫的男人交談,只是牽著瑪麗蓮的手。

「瑪如蓮,這是妳的新家喔!」

瑪如蓮圓圓的棕色眼睛好奇地張望,有些遲疑。但沙立夫一開門,瑪如蓮第一個衝了進去。

跟之前的家完全不同,好大好寬敞,而且,整理得好乾淨喔!但是比起細看那些繁雜擺飾,更讓她在意的是,室內一直飄著一種淡淡的松香。

清新潔淨,很讓人安心的香氣。

「很高興認識妳,妳是瑪如蓮吧?」那個小男孩不知什麼時候站在眼前的,很友善的對她伸出手。

「對,我是。你是……」瑪如蓮怯怯地跟他握了握,飛快的把手縮回。這個男孩子有著蜜糖色的柔軟短髮,皮膚很白,笑起來太過溫柔了,讓她無法拒絕。

「我叫做萊因。我9歲了,妳呢?」

「……6歲。」

「很久都沒有見到外人了呢,」他瞄了一下那邊站著的沙立夫以及紗薇,很有禮地詢問,「爸爸,媽媽,我可以和她去後院玩一會嗎?」

「當然可以。」沙立夫微笑。

萊因於是帶著瑪如蓮跑開了。

「你的兒子和我的女兒似乎很處得來。」紗薇有些意外。

「那很好。」沙立夫又笑,捏了捏她的掌心。「還有,不要分什麼你的我的了,現在他們都是我們的孩子。那麼,我也帶你去參觀一下『我們的房子』?」

「好。」

到現在為止,紗薇覺得這婚姻還挺不錯的。沙立夫留著落腮鬍,不過看起來也比想像中年輕一點,性格也還好相處。可是,那個叫做萊因的小孩……基於一種直覺,她就是沒辦法喜歡他,第一眼印象就是如此。那個孩子的眼神說不出來的奇怪,既憂傷又純淨。

她不喜歡被這麼看著,好像無所遁形。


第一頓全家共通的晚餐,紗薇盡力地做。沙立夫算是十分捧場,瑪如蓮也吃了不少,只有萊因,吃了兩口便放下湯匙。

「不好吃嗎?」紗薇仍然十分緊張。

「不,只是飽了而已。很抱歉,媽媽,我可以先離開嗎?」過於有禮而生疏的口吻。被他這麼看著,紗薇只想別開臉。


晚飯過後,兩方各自躺在床上,紗薇終於礙耐不住,詢問。

「沙立夫,你覺得萊因是不是討厭我?……啊,我並不是批評,只是、只是…」

沙立夫沈默了,過了很久才開口。

「他不是故意的,他一直都只吃那麼一點點。說實話,我不太知道怎麼跟他相處。我與前妻生活了很多年,一直沒有孩子,所以後來妻子懷孕生下他時,我的確大喜若狂。可是這孩子說不出來的…..他不像一般男孩子,喜歡扔石頭啦打打鬧鬧,總是安安靜靜地。妳…可以幫幫我嗎?前妻過世很早,我想可能是因為沒有媽媽,他才會變成這樣,我也有錯。」

紗薇忽然覺得自己責任重大起來。
最後由 伊比利斯 於 週日 10月 19, 2008 10:32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人要學會自己尋找一些小幸福,比如到街上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美女,到銀行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鈔票。然後到街上找一個乞丐,對自己說:沒關係,剛剛那些他也沒有...
頭像
伊比利斯
哈棒國貴族
 
文章: 409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19, 2005 8:55 pm
來自: 我家

Re: 【松香】01~02 10/18新增

文章伊比利斯 » 週六 10月 18, 2008 8:19 pm

02

瑪如蓮很喜歡新哥哥。新哥哥聞起來總是香香的,她過了好一陣子才發現,滿屋子那種清新的氣味是隨著萊因奔跑而帶來的。在舊家的時候,總是媽媽還有她自己總是迫不得已地忙於工作,也很少和同年齡的孩子玩耍。不過對於那些老是扯人家辮子的臭男生,她也從來沒有什麼好感。

萊因不同,他就是不一樣!比自己高了一點,笑起來總是好溫柔,對她好有耐心。隔壁家的壞小孩想要欺負她,萊因一定擋在她面前保護。

瑪如蓮好開心。

他們一起蹲在路邊撿樹枝,搭歪歪扭扭的籬笆。

「萊因,我很喜歡、很喜歡你喔!」瑪如蓮純真地笑著。

「恩,我也很喜歡妳。」萊因摸摸她的頭。

「那以後,我可以嫁給你嗎?」

「……」萊因沒有回答,只是牽著瑪如蓮的手,站了起來。

「如果說妳真的喜歡我,有一個秘密,我想讓妳知道。妳能發誓不說出去嗎?」

「我發誓、我發誓!」瑪如蓮大聲說。雖然在她而言,根本還不知道誓言是多麼隆重的東西。

院子中央有一棵杜松樹,樹不高,細密的針葉一叢一叢生長著。

「我就是它,它就是我。」萊因語氣鄭重,不像是開玩笑。

「恩,你們有著一樣的氣味呢!」瑪如蓮答得理所當然。

「…不奇怪?」這次反倒萊因困惑了。

「不奇怪,可是,你不會騙我吧?」

「我不會,我絕不會騙妳。」萊因嘆了口氣,悠悠說起來。「蘭格麗。說起來,是有她的存在才有我的誕生——啊,你沒有聽過這名字,她是我媽媽。」

「恩,你當然是你媽媽生下來的啊,不然咧?」瑪如蓮越聽越奇怪了。

「也不….盡然如此。」他好像在努力的想有什麼合適的句子能夠說明。「我原本一直長在這裡,靜靜的活下去,用枝葉承接雨水,在陽光燦爛的時候伸展身軀,在微風中搖曳,我很快樂。可是,那一天,一個人類走了過來。那就是蘭格麗。她在這裡削蘋果,不小心切到手,鮮血滴落在我前方的泥土上。那滴血讓我醒了過來。溫熱的,人類的觸感。」

他的用詞實在不像是個9歲孩子。瑪如蓮頗為迷惑的繼續聽下去。

「『啊,我好想要一個皮膚像雪一樣白,嘴唇像血一樣紅的孩子!』….她嘆著氣,轉身走掉。人類有這麼好嗎?當人有這麼好嗎?我忽然非常非常的嚮往,我也想要可以邁開步伐的雙腿,想要看看除了這裡以外的世界有多麼遼闊。於是我拼命的開始結果實,把果實釀得比蜜還要甜,引誘她吃了下去,藉由她的血肉,我得以獲得人形……」

瑪如蓮還是不懂,指了指樹。「那麼,我應該叫他萊因還是叫你萊因呢?」

「我吧,它不能回應你啊。」萊因又笑。


這個哥哥的確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他吃飯胃口極小,卻不顯瘦,晴天的時候總是跑出去曬太陽,在陽光沐浴下就好快樂。雨天一定會跑出去淋雨,如果長期乾旱,便憂鬱得茶不思飯不想。話不多,靜靜坐著的時候,有種跟背景融為一體的錯覺。

哥哥的皮膚體溫低,有點涼,瑪如蓮也很喜歡靠著他,坐在池塘邊發呆,看著雲彩一朵朵飄過。


「瑪如蓮!」紗薇緊緊的把她抱住。「媽媽,怎麼了?」瑪如蓮從媽媽胸前掙扎著往上望,對於突而其來的擁抱非常錯愕。

「妳不可以再跟萊因講話了!」

「為什麼?」

「看看他把妳帶壞成什麼樣子!」瑪如蓮從未見過媽媽如此歇斯底里。

「沒有啊,哥哥一直對我很好。」

「妳———」紗薇詞窮,只是更用力的抱著她。「他也就算了,
我不想失去我的女兒啊!」

紗薇一天比一天害怕。

一開始,她也拼命嘗試著要去接納萊因,可是越是接近,越覺得那個孩子異常,完全無法理解他的心思,像是面對一整片晴朗無雲的天空,連著落的點都找不到。

瑪如蓮卻和萊因異常要好,漸漸的也不太講話了,兩個人常常用眼神溝通,為著找不到理由的事情兩個一起笑起來。吃的肉類漸漸減少,反而喜歡生菜。

連自己的女兒都陌生起來。

紗薇很害怕。

都是萊因的錯!那個孩子是惡魔!從害怕,恐懼,紗薇一點點的萌生憎恨之意。

不要奪走我的瑪如蓮!
人要學會自己尋找一些小幸福,比如到街上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美女,到銀行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鈔票。然後到街上找一個乞丐,對自己說:沒關係,剛剛那些他也沒有...
頭像
伊比利斯
哈棒國貴族
 
文章: 409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19, 2005 8:55 pm
來自: 我家

Re: 【松香】01~02 10/18新增

文章citygirl » 週日 10月 19, 2008 4:27 pm

請問是打錯﹐還是有什麼暗梗﹐所以一會打瑪麗蓮一會打瑪如蓮呢?

該隱後面走主線的劇情印象比較深刻﹐小故事的部份雖然質感也很好但我現在除了
雕像那集以外其他差不多都忘了。

喔喔劇情發展很好看耶﹐真的﹐小伊你很適合寫這種平平的描述卻情節暗潮洶湧的
故事喔。

校園BL向有什麼好不好意思貼的﹐我認為一個人最不好意思貼的應該就是自己的故
事﹐自己的故事都能貼了BL又有什麼(笑)貼吧貼吧。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松香】01~02 10/18新增

文章伊比利斯 » 週日 10月 19, 2008 10:35 pm

嘗試回頭改了一下。
是瑪如蓮,筆誤。
這篇我有貼過別的地方,目前你是第一個捧場的咧XD(校園bl那裡詭異的大受歡迎)

那個喔,就是雖然有bl,但是有牽扯到自己以及某些真實人物的梗,所以寫得我快羞奔了.....
感覺就是跟這裡超不合!
人要學會自己尋找一些小幸福,比如到街上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美女,到銀行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鈔票。然後到街上找一個乞丐,對自己說:沒關係,剛剛那些他也沒有...
頭像
伊比利斯
哈棒國貴族
 
文章: 409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19, 2005 8:55 pm
來自: 我家

Re: 【松香】01~02 10/18新增

文章elish » 週二 10月 21, 2008 3:44 pm

話說杜松樹的故事這篇我只看過超原始版本,實在過於簡略以至於我
竟然不知道通用改寫版長怎樣。剛剛去搜尋了一下,唔,加了好多東
西啊 ~(茶)

所以這篇算是反轉後母嗎?期待後面了,伊比擅長寫內歛的故事啊。

最後,BL請安心的貼吧 ~(拍)
附身現在理論上到處都買得到。

但是理論是用來幹什麼的呢?

理論是用來打破的(囧)

http://blog.yam.com/elish
頭像
elish
哈棒國皇族
 
文章: 867
註冊時間: 週三 11月 17, 2004 11:22 pm
來自: 中界洲

Re: 【松香】01~02 10/18新增

文章citygirl » 週二 10月 21, 2008 5:16 pm

是啊是啊﹐好久沒來篇腐作﹐刺激一下了﹐小伊貼嘛!

後母多半不是好角色﹐這篇的後母竟然是從善良點出發的﹐蠻讓人期待後續會怎麼走。

杜松樹到底原本故事怎樣我根本不知道﹐這樣看來它是跟白雪公主有牽連的嗎?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松香】01~02 10/18新增

文章伊比利斯 » 週三 10月 22, 2008 5:23 pm

那個所謂的腐作超內斂的,好歹我寫了快兩萬字了還沒有接吻畫面喔。讓我再猶豫一下...orz

其實,有反轉到嗎?恩.....小e不要認真去查啊啊啊啊啊啊~~~
跟白雪公主一點關聯都沒有。
我喜歡的東西好冷門啊...呀...
最後由 伊比利斯 於 週三 10月 22, 2008 5:27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人要學會自己尋找一些小幸福,比如到街上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美女,到銀行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鈔票。然後到街上找一個乞丐,對自己說:沒關係,剛剛那些他也沒有...
頭像
伊比利斯
哈棒國貴族
 
文章: 409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19, 2005 8:55 pm
來自: 我家

Re: 【松香】01~02 10/18新增

文章伊比利斯 » 週三 10月 22, 2008 5:24 pm

03

因為有趣,哥哥做什麼她就做什麼。陽光普照的日子,兩個孩子就一起站在庭院,閉上眼睛,張開雙臂一動也不動。

瑪如蓮只是有樣學樣,曬得渾身暖洋洋,很舒服,但萊因似乎真的把這個當成每日三餐的必備行動。她不再主動去找鄰居孩子玩了,哥哥很厲害,就算她沒開口,哥哥也猜得到她要講什麼,而外面的人們總是不懂。有段時間,瑪如蓮甚至覺得這個世界上只要有萊因陪著她就足夠了。

哥哥很聰明,知道各式各樣的事情。幾乎是直覺,他永遠找得到附近哪裡有能吃的草菇,哪裡藏著野草莓,哪裡有橋與流水。

「水的氣味。」他很簡單的這樣回答。跨過荊棘樹枝與雜草叢,他筆直前進。只要萊因這麼說了,那就肯定有,隨著他的腳步,眼前會有一條蜿蜒的小溪蔓延開來,清澈又冰涼。

瑪如蓮撩起累贅的裙擺,跳進冰涼的水中又跑又笑,濺起一波波水花。萊因才不會對她說教呢!媽媽就會皺起眉頭,說女孩子不可以這麼粗魯。

兩人又叫又笑互相潑水,弄得全身濕淋淋的,直到天色轉暗才回家。紗薇看見他們牽著手走在一起,手抱著胸,神色是前所未有的冰冷。

「媽媽,不要生氣嘛,你是氣我們玩水嗎?」瑪如蓮可憐兮兮地。

紗薇還是不發一語,狠狠瞪著萊因。

「是我先潑哥哥的,不要怪哥哥。」瑪如蓮更加慌亂了。

「萊因,我跟你爸爸商量好了,明天起你就去上學。」她斬釘截鐵,毫無轉寰餘地的說完,不再理他,回廚房收起碗筷來。
非得將他們隔離開來!紗薇一心一意只有這個念頭。她有點懂得沙立夫為何要娶她了。沙立夫始終非常不安,不知道該拿這個小孩怎麼辦,有紗薇來管教之後,他根本樂得輕鬆,整個人都神清氣爽起來。

「要不是親眼看著他出生,我真懷疑他是我自己的孩子!」沙立夫甚至悄悄的對紗薇說過。

就算同住在一個家裡,瑪如蓮越來越少看到哥哥了,她好寂寞。

媽媽給他安排了很遠的學校,大部分時間,萊因天一亮就得出門,天黑後很久才能到家,瑪如蓮常常耐不了這麼長時間的等待,就甜甜地睡著了。

只有星期天做禮拜時,他們一定會碰面。可是在教堂裡是不準竊竊私語的。瑪如蓮用眼角偷偷觀察一旁的哥哥,他的眼角有著淤青,並且這
麼熱的天氣,依然穿著長袖長褲。

趁著剛離開教堂的一點時間間隙,她靠近,拉了拉萊因的衣角,悄悄詢問。

「哥哥,學校的人欺負你嗎?」

萊因搖搖頭,苦笑。「沒什麼,真的沒什麼。」

瑪如蓮領悟了什麼。「那麼…是媽媽嗎?」

萊因沒回答。那在瑪如蓮聽來就像是無言的默認。她的胸口有著莫名的情感在灼燒。或許是憎恨,或者是悲傷,她分不清楚,但是,很痛,於是不顧一切的大叫。

「為什麼!哥哥明明很好,哥哥是全天下最好的人!」

所有人都回頭往這裡看,萊因慌亂了,因為紗薇也在那之中。

那樣子的媽媽好陌生,瑪如蓮不認識。媽媽的表情像一隻蓄勢待發的毒蛇。


做禮拜的日子裡,這一天還算平靜的過去了。但是隔天,萊因被單獨叫進房間,再出來時,脖子上又多了一塊紫青色瘀傷。那是衣領掩不住的。

瑪如蓮看著就哭了。「哥哥…..」

萊因將她拉到隱蔽牆角,四望無人,這才答話。

「哭什麼呢?是我又不是你。」他用好溫柔的微笑,摸了摸她的頭。「不過別跟我講話,你媽媽生起氣來,說不定會波及妳。」

「我才不管!」瑪如蓮的倔強脾氣湧上來了。「我想跟誰說話就跟誰說!」

「要是天下所有人都像妳這樣多好…..」萊因輕嘆。

「要是天下所有人都像哥哥這樣才好呢!」瑪如蓮稚氣地回答。

萊因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輕輕的抱了她,在她唇上啄了一下。然後笑著推開她的肩膀。「好了,好妹妹,去玩吧!」萊因又笑。雖然笑著,
不知為什麼,瑪如蓮還是覺得那個笑容好悲傷好悲傷。

嘴唇涼涼軟軟的觸感還沒有消散,擁抱的那一刻,濃烈的松香襲來。像是某種說不出口的情感。
人要學會自己尋找一些小幸福,比如到街上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美女,到銀行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鈔票。然後到街上找一個乞丐,對自己說:沒關係,剛剛那些他也沒有...
頭像
伊比利斯
哈棒國貴族
 
文章: 409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19, 2005 8:55 pm
來自: 我家

Re: 【松香】01~02 10/18新增

文章伊比利斯 » 週三 10月 22, 2008 5:25 pm

04

不只是媽媽。瑪如蓮漸漸懂事,從附近小孩的口中,也同樣聽到了一些萊因的事情。在對未知事物恐懼與厭惡之中,他們總是背地談論著萊因,帶著一切懷著惡意的嘲笑。

同樣是人,為什麼對自己與哥哥態度差這麼多?她不懂,她一點也不懂。

萊因非常少抱怨,可是她也曾經聽見,萊因在以為無人的角落,低語。

「為什麼呢?為什麼人類總是對不同於自己的生物這麼惡劣呢?我模仿得還不夠嗎?我做了什麼壞事嗎?沒有啊……」

「哥哥,你後悔成為人類嗎?」瑪如蓮泫然欲泣,拿手臂擦擦紅紅的眼睛,走出來。

萊因想了一下,回頭對她微笑。「不,不會。至少遇見了妳,瑪如蓮。我覺得這一切還不錯。」

「妳知道嗎?人類眼睛望出去的世界,非常非常美麗喔!七彩絢爛,怎麼也看不膩。每隔一段路,就是完全不同的景色。有高山,有溪流,有山谷,有高矮不一的小房子。周遭的氣味更是千變萬化。黃昏街頭巷尾的燉肉香氣,嬰兒的奶香,森林的花香…..」
萊因的心中,依然有那麼多的嚮往。

以前哥哥總是這麼照顧她,這次,瑪如蓮想要保護哥哥,她要鼓起勇氣。


「媽媽!不要再欺負哥哥了!」她用盡全力的喊,生平第一次反抗媽媽。

「我哪時候欺負他了?」紗薇十分冷淡。「我餓著他了嗎?渴著他了嗎?」

「沒有。」瑪如蓮肯定地答。「可是,外面冰天雪地時,外面根本還不需要劈柴,你總是派他出去。我看見了,他身上有掃把一道道的刮痕。還有他臉上的瘀傷……」

「瑪如蓮!」紗薇厲聲說。「妳到底是站在他那邊還是我這邊!還認不認我是妳媽!」

瑪如蓮瑟縮了。「這…沒有關聯…媽媽,妳為什麼這麼討厭哥哥?」

「不要叫他哥哥!」紗薇更生氣了。

「不能這樣,瑪如蓮,妳不能這樣,我只是希望妳正常健康的長大。不要再跟他講話,你想成為那樣的人嗎?總是被背地裡嘲笑的怪人?」

「那是別人不對,不是哥哥不對!」瑪如蓮當然還是改不了口。

「他…唉,妳也看過的吧?我也說不出來的古怪。你見過哪個人,早上一醒來全身會有濕漉漉的露珠嗎?」

「那是、那是因為他……」瑪如蓮欲言又止。

紗薇警覺起來。「妳知道什麼?」

「那......可是哥哥說,那是秘密,發誓不可以說出去的……」

「好,既然這樣就沒有辦法了。」紗薇蹲下來,語氣溫和。「那麼,瑪如蓮,」既然如此,那妳可以對我說,萊因說過不能說出去的秘密是
什麼嗎?」

「可是、可是…」瑪如蓮頭昏腦脹了。

「我會保密的,他不會知道的。」紗薇循循善誘。


聽完以後,紗薇如釋重負,連罪惡感都沒有了。憑什麼要養這麼一個妖怪,讓鄰居議論紛紛? 只要萊因不存在,這個家庭可以過很好的,不是嗎?他不該存在。紗薇笑著想。好像被惡魔附身那樣的愉悅。

「我還是覺得不對勁,媽媽。我不應該說的,對不對?」瑪如蓮心中忐忑。

「不,妳是個好孩子。」紗薇笑得好開心,陰霾一掃而空。「要不要吃蘋果?」

「好…..」瑪如蓮茫然跟著紗薇上樓進房,紗薇打開了箱子,拿出一個鮮紅的蘋果給她。這個鐵箱子很大很重,還有著牢固的鐵鎖,紗薇有一個好靈感浮現。「瑪如蓮,只有妳吃到也不太公平嘛,叫萊因也來拿一個好不好?」

「你們不吵架了嗎?」瑪如蓮好開心。

「原本就沒有啊。」紗薇又笑。

瑪如蓮蹦蹦跳跳的下去喊了萊因上來。

「媽媽,妳叫我嗎?」萊因有些膽戰心驚,但是紗薇態度非常親切。「孩子,這次的蘋果都很好吃呢,很想讓你嚐嚐。」說完打開箱子。

「你自己選一個好嗎?」

萊因往箱裡探頭而去。足足有十幾顆蘋果,大多都色澤紅潤,看起來非常可口。他挑挑揀揀,最後縮回了手,回頭道:「媽媽——」

語聲未絕,箱蓋重重落下。紗薇的手緊緊壓著箱蓋的兩側,青筋暴露,直到指尖發紫。底下寂靜無聲。再次打開蓋子時,紗薇的手在發抖。血渲染了開來,那是一種近似透明的淡粉紅黏稠液體,染遍了蘋果表面。

「啊,這樣子蘋果不能吃了呢。」她只是這麼想。她什麼也不能想。這時候才像忽然驚醒似的,發現自己做了非常可怕的事情。
萊因一動也不動,頭靜靜地靠在箱子內側,全身癱軟下垂。
人要學會自己尋找一些小幸福,比如到街上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美女,到銀行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鈔票。然後到街上找一個乞丐,對自己說:沒關係,剛剛那些他也沒有...
頭像
伊比利斯
哈棒國貴族
 
文章: 409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19, 2005 8:55 pm
來自: 我家

Re: 【松香】03~04 10/22新增

文章elish » 週四 10月 23, 2008 8:38 pm

媽媽壞掉了(蓋章)

老實說萊因在正常人眼中的異質感寫得不夠,顯得媽媽
只是神經病而已(還是這就是本來想要的效果?)

故事進展很快,我看馬上要完結了吧?期待後面。
附身現在理論上到處都買得到。

但是理論是用來幹什麼的呢?

理論是用來打破的(囧)

http://blog.yam.com/elish
頭像
elish
哈棒國皇族
 
文章: 867
註冊時間: 週三 11月 17, 2004 11:22 pm
來自: 中界洲

Re: 【松香】03~04 10/22新增

文章citygirl » 週六 10月 25, 2008 4:34 pm

其實喔﹐單獨看萊因可能看不出什麼異狀(就是以旁人的角度來看)﹐但因為小伊已經
寫入杜松樹的暗示了﹐所以我們來看會覺得萊因很明顯不正常。

蘋果那裡有點卡卡的﹐為什麼蘋果就得放在這麼奇特的箱子裡呢...而且還是收在臥
房﹐不是擺在樓下廚房之類的。

不過不管怎麼說﹐期待後續!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松香】03~04 10/22新增

文章伊比利斯 » 週六 10月 25, 2008 5:51 pm

XDXDXD蘋果的梗是原作就有的,我覺得實在太妙了.......(難道蘋果很貴所以要鎖起來?XD)

這真是很難回,因為我也不知道要怎麼改才好了,反正,下回完結。(超快?)
這篇從想到到完稿,只花了三天....
人要學會自己尋找一些小幸福,比如到街上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美女,到銀行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鈔票。然後到街上找一個乞丐,對自己說:沒關係,剛剛那些他也沒有...
頭像
伊比利斯
哈棒國貴族
 
文章: 409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19, 2005 8:55 pm
來自: 我家

Re: 【松香】03~04 10/22新增

文章伊比利斯 » 週六 10月 25, 2008 5:53 pm

05

瑪如蓮左等右等,哥哥也沒有回來,擔心了起來。

「媽媽和哥哥還是沒有和好嗎?」她忽然好慌張,奔了上樓。媽媽的房間裡面,箱子旁邊有一道不甚明顯,奇怪的液體拖曳痕跡。旁邊散落了一地落葉。


「我說過了呀,太奇怪了,我不要戴,哪有男孩子戴這種東西的?」萊因笑著躲開。
「可是是我好不容易做出來的啊!」瑪如蓮理直氣壯,揮舞著手上的項鍊——亂七八糟、大小不一的樹葉。「一天就好,今天,你要掛著項鍊!」
「好吧……」他無奈著接過。


散落一地。

瑪如蓮從來沒有這麼慌張過,四處奔走,狂喊著,「媽媽!」

順著液體的痕跡,她看見了媽媽,媽媽拖著一個沈重的布袋,正要下樓。

「那……那是……」

「不要看,瑪如蓮。」紗薇輕輕遮住她的雙眼。「不要聽,也不要看,妳什麼也不知道。瑪如蓮,我的小女孩兒。」


紗薇臉色陰沈,拖著布袋進廚房之後,便把自己關在裡面不肯出來。瑪如蓮的眼淚一直沒有中斷過,她哭了又哭。

香味從廚房傳出,媽媽在煮著肉湯,細心燉煮濃濃的肉湯,花了很長很長的時間,直到沙立夫回家。

「今天的晚餐是什麼?好遠就聞到香味!」沙立夫毫不知情,心情愉悅,在餐桌坐下。瑪如蓮幫著把湯端上桌,眼淚不停的流,湯都變鹹了。

「我兒子呢?怎麼沒有見到他?」沙立夫張望了一下。

紗薇與瑪如蓮都坐下了,可是沒有人回應他。紗薇只顧著把湯舀到碗中。

「我兒子呢?」他忍不住再問一次。

「他到鄉下去住囉。」紗薇非常鎮靜,「一放學回來,就吵著要去朋友的祖母家住一陣子。聽說要待六個星期呢!」

「有這麼急嗎,也不等我回家跟我道聲再見。」沙立夫皺眉,沒再多想,喝起肉湯,這一喝,精神煥發。

「我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晚餐,紗薇,妳廚藝進步啦!」

「是嗎。」紗薇的表情有點詭異。

「對啊,這真的太好喝了,你們怎麼都不吃?不吃我都吃掉啦!」

紗薇勉強喝了一口,還是放下了碗,無甚滋味的瞧著沙立夫極其開心,大吃大喝。

「瑪如蓮,妳怎麼也不吃呢?」他十分奇怪,這小女孩依然不停哭泣。「唉呀,哥哥又不是不回來了。」

瑪如蓮更是眼淚狂湧,但是被紗薇瞪著,硬生生的變成無聲抽泣。

沙立夫一人幾乎喝掉整鍋,一邊吃一邊把骨頭往桌下扔,這才心滿意足的挺著肚子倒到床上大睡起來。


瑪如蓮從房間找了一塊絹布來,蹲在桌子底下,把骨頭盡量都檢了起來。走到後院,在杜松樹下挖了一個小小的坑,將骨頭埋下。

「這樣,哥哥,你會回來嗎?」她滿懷期盼,等著奇蹟發生,可是靜悄悄的,什麼事也沒有發生。泥土濕濕軟軟的,她就這樣哭著直到睡著。

早晨紗薇一起床,四處找不到瑪如蓮,最後居然在那棵她認定不吉的詭異樹下找到,她一陣反胃。

「瑪如蓮,醒醒,不要在這裡睡!」她將雙眼哭腫的瑪如蓮橫抱起,驚動了停在樹上的小金雀。

金雀飛了起來,用著婉轉美麗的歌喉歌唱。

「媽媽殺了我,爸爸吃了我。妹妹瑪如蓮,拾起我的骨,用絹布包起,埋在杜松樹
下。啾啾,我是多麼漂亮的鳥啊!」

紗薇臉上的恐怖之色難以形容。

瑪如蓮醒了,睡眼惺忪,望著樹上的鳥兒。「媽媽,那隻鳥的羽毛好漂亮喔!好像陽光織成細絲。」

「瑪如蓮,妳聽見了嗎!妳聽見牠在唱什麼?」紗薇將瑪如蓮放下地,猛力搖著她瘦削的肩膀。

「就是,啾啾,啾啾啊?」瑪如蓮感到莫名其妙。

「不是!牠唱的是,媽媽殺了我——」

「媽媽殺了我,爸爸吃了我。妹妹瑪如蓮,拾起我的骨,用絹布包起,埋在杜松樹
下。啾啾,我是多麼漂亮的鳥啊!」金雀用優雅的姿態,停在另一棵高高的樹上,再
次唱起。

在紗薇聽來,那好比最惡毒的詛咒。

「不行,我必須連牠一起殺了,不能讓牠飛出去!」紗薇衝進房,不久拿了彈弓來。但是射擊技巧不是這麼一蹴可幾的東西,金雀受驚,遠遠飛了出去。

「完了,牠會告訴所有的人這個消息——」紗薇臉色蒼白,癱坐在地。雖然不明白媽媽在慌張什麼,但是瑪如蓮再度覺得自己的母親陌生起來。頭髮衣服是這麼凌亂的嗎?臉上皺紋有這麼多嗎?

這幾夜,紗薇彷彿老了很多歲。她發狂地募集當地小孩,以一塊金幣為獎賞,只要將那隻鳥射下來。

三天後,直到拿到那隻鳥的屍體,紗薇的臉上才再度有了笑容。

「對,你不可能陰魂不散,最終還是我贏了,對不對?」那樣的喃喃自語。媽媽怎麼了呢?

這一切是怎麼了呢?
人要學會自己尋找一些小幸福,比如到街上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美女,到銀行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鈔票。然後到街上找一個乞丐,對自己說:沒關係,剛剛那些他也沒有...
頭像
伊比利斯
哈棒國貴族
 
文章: 409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19, 2005 8:55 pm
來自: 我家

Re: 【松香】03~04 10/22新增

文章伊比利斯 » 週六 10月 25, 2008 5:54 pm

06

六個星期很快就過去了,沙立夫再怎麼遲鈍也覺得不對勁了。「萊因一直沒有回來,是不是玩過頭了?我們該把他找回來吧?」

「不行!」紗薇簡直神經過敏,拍桌站起,這才察覺自己的失態,改用和緩口氣。「你工作忙,還是我去找吧?放心。」

不斷編織一個又一個的謊,不斷不斷的述說。

聽說,他在朋友家待得不久就自行離開了。

聽說,有人曾經在隔壁村看見他。

聽說,萊因踐踏過那裡的蕪菁田以致被農夫罵過。

聽說…

最後是聽說,在一條大河中,找到他殘破的衣袖。

畢竟是一個這麼小的孩子,人緣也不好,葬禮就這麼草率的進行了,連屍首也沒有。
只有瑪如蓮相信他還活著。

瑪如蓮依然常常坐在杜松樹下,對著樹吐露心事,好像萊因就在那裡。

她也不肯定這樣有沒有用,不過只是這麼坐著,嗅著那淡淡松香,心裡就非常平靜。
多希望這是一個童話故事。是的話,哥哥就會回來,然後全家人快快樂樂、幸福的生活直到永遠。她依然這麼期待。


這次的平靜也維持不久,紗薇又聽見了。

風吹著樹梢,杜松樹樹葉摩擦,沙沙作響,響著一模一樣的旋律。

「媽媽殺了我,爸爸吃了我。妹妹瑪如蓮,拾起我的骨,用絹布包起,埋在杜松樹下。沙沙,我是多麼漂亮的樹啊!」

徹夜難眠。她忍無可忍。

「我一定要砍掉那棵該死的樹!」有天早晨,紗薇揮舞著斧頭衝出去,不顧瑪如蓮哭著勸阻,一斧一斧往樹上劈去,直到樹枝砍成片片,再拿來當柴火全數燒盡,這才狂笑起來。

「妳又做了什麼?」沙立夫十分不高興。「那棵樹原本長得好好的。人家都說我妻子瘋掉了。我才剛失去一個兒子,現在連妻子都這樣?」

「我跟那棵樹不可能共存,只有你死或我亡。」紗薇非常堅定。因為太過堅決,沙立夫更覺得她有問題。

「我想,妳是太疲勞了吧?還是好好休息一陣子。」他嘗試安慰。

樹沒了,紗薇安靜的又睡了幾晚,之後,那夢魘般的聲音再度於耳邊響起。這次再也找不到來源了。

她這才知道,並不是外界很吵,而是這些聲音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腦中迴響。只有她聽得見。惡魔的詛咒。

有一天紗薇就這麼摀著耳朵,從大門衝了出去,再也沒有回來。


瑪如蓮不再流淚了,她總是痴痴的坐在杜松樹被砍掉的樹樁旁邊,不言不笑。直到松樹上面再度發了新芽,才放下了心,每天小心翼翼地早晚為它澆水,期待它快快長大。

瑪如蓮慢慢也聽見了,風的聲音,風在唱著這不變的曲調。

「媽媽殺了我,爸爸吃了我。妹妹瑪如蓮,拾起我的骨,用絹布包起,埋在杜松樹下。呼呼,我是多麼輕盈的風啊!」

「你還恨著我們嗎,哥哥?」她低著頭,澆著水。樹當然沒有回答。風依然吹著,在這樣的風中,她睜眼瞧著,哥哥所嚮往的這個美麗的世界。

他是否依然相信這個世界很美麗呢?

滿天星空下,甜甜的松香飄散。不知是不是自己的一廂情願,她依然覺得那不是仇恨
的味道。


萊因,我很想你。
人要學會自己尋找一些小幸福,比如到街上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美女,到銀行看一看不屬於自己的鈔票。然後到街上找一個乞丐,對自己說:沒關係,剛剛那些他也沒有...
頭像
伊比利斯
哈棒國貴族
 
文章: 409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19, 2005 8:55 pm
來自: 我家

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