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 Mr.呸---公園是屬於孩子們的(1)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殺手 Mr.呸---公園是屬於孩子們的(1)

文章黑色櫻花 » 週五 11月 21, 2008 11:55 pm

小弟是新加入的會員
已經有寫完一篇自創的殺手小說,朋友都說不錯看 但是都不知道要在哪發表
所以找到這裡 我一次把他登完好了 請各位多多指教~



前言

西元20XX年,台灣的某個地方。
這裡並不是個很熱鬧的地方,不過還是可以算是一座城市。
這個城市老實說,和其他的城市並沒有什麼不同:同樣擁有許多隨風搖曳的行道樹、同樣擁有來來往往的車潮、同樣擁有早晨透進百葉窗裡的陽光。
當然也同樣的,擁有一座每座城市都應該擁有的市立小公園。

噢!這裡有點不同了。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每天早晨,總會看到一位老奶奶坐在公園長椅上,她總是靜靜的看著噴水池的水花,或偶爾從身上掏出一些飼料餵餵成群的小白鴿們。靜靜的,好似很享受微風似的,讓自己和公園融為一體。

當然有時候她也不是這麼安靜的,有時她還會跟孩子們說故事,而說的故事絕不是小紅帽、也不是加菲貓。是一本從沒登記在任何一本書上的故事。

關於一個女孩,和一位殺手。

老奶奶總是很投入的說著她唯一的故事,她描述得很生動、很滿足,孩子們聽也聽不膩,每次都被老奶奶唬得一愣一愣的。
久而久之,常來公園的人們都知道有這麼一位神秘又和藹的殺手奶奶,每天一大早就坐在公園長椅上說故事,直到黃昏才一個人拖著黃澄澄的夕陽緩步離開。
每天都是這樣。
日復一日。
很多天便這麼過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天氣有點冷,殺手奶奶來得比平常晚一點,衣服也稍稍增厚,還圍了圍巾。今天她選了一張沒有樹蔭的長椅曬太陽,對面還可以看到小孩子愉快的溜滑梯盪鞦韆;她坐下後,從布包裡拿起另一條還沒織完的圍巾慢慢的織著。
「妳就是孩子們說的殺手奶奶嗎?」忽然一聲略顯蒼老的試探讓她抬起頭來,一張陌生的臉孔正瞧著自己看。
是一位正在微笑的老先生,他也沒徵得同意就逕自坐下。從他的體格來看,年輕時想必是身強體壯,不過仔細一看會發現,他的動作一拐一拐的不太靈活,好像裝了義肢一般。
「是啊,竟然還有人不認識我啊。」殺手奶奶微笑:「你好像不是這附近的人啊?我住那麼久了沒見過你?」
老先生回答:「我是上星期才搬來這裡住的,」他靠著椅背,兩手搭住椅子,顯得意態悠閒:「是聽這裡的孩子們說,公園裡每天都會有個老奶奶,每天給他們說有關殺手的故事,我就迫不及待的趕來了。別看我這把年紀,我也很喜歡聽故事喔!」
老先生說完,還把頭轉過來調皮的盯著老奶奶看,完全沒有普通老人那種極需他人關照的憂鬱情緒。
「老人們都很閒,但像你閒成這樣的人我倒是第一次看到。」看到眼前的陌生人如此有趣,老奶奶也忍不住調皮了起來:「從來就沒有哪個老人會對我的故事有興趣,不過這樣也好,平常的對象都是小孩子,今天總算可以講個成人版的了。」說完兩位老人相識大笑。

於是老奶奶繼續手中的活,紡織針慢慢串聯起毛線,就像串聯起這個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她,叫曉曦,或者也可以叫小西,據說這樣叫比較親切。
怎麼說呢?反正她今年二十,是某藝大充滿風尚氣質的女生,自己離鄉背景出來唸書,平常在便利商店打工、偶爾和朋友兼個差,你知道的,反正大學生活就是這麼一回事。
喜歡披著過肩的長髮不喜歡綁馬尾、喜歡像雨滴那樣清澈透明的水藍色、喜歡一個人胡思亂想看街景發呆,被打擾還會嘟起可愛的嘴。
順道一提,她的皮膚是漂亮的白裡透紅,不過她可不是體態輕盈纖瘦的那種型,而且講話也不溫柔,千萬別把學藝術的女孩都想得太夢幻了。欸欸,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好吧!她算是個美女,這樣你放心了吧?

離題了。

或許和大多數人一樣有著喝咖啡的人比較有氣質這種迷思,她也喜歡在閒暇或無聊的時候去泡一趟咖啡館,三五成群或是獨自一人都可以。
和朋友一起來打鬧也就算了,當她一個人來時,店長就已經要做好必須加班或是趕人的心理準備,因為她很有可能一泡就是好幾個小時。有時候帶著素描本、有時候也許帶幾本書,不然翻著店裡的雜誌也能給她耗上大半天。唯一可以稱的上是慶幸的就是她不會像有些白爛的奧客亂點咖啡,對她來說要發明那些一點意義都沒有的怪咖啡,還不如去喝一碗實實在在的貢丸湯。
是貢丸湯,你沒聽錯,來咖啡店不一定要喝咖啡吧?
所以你可以試著想像一個奇景:一位坐在咖啡館窗邊的嫻雅少女正咬著筆頭沉思,秀眉微蹙,一邊凝神聆聽著窗外淅瀝瀝的清脆雨聲,一邊優雅啜飲著……貢丸湯。這叫超現實主義你有什麼話說?

對不起又離題了,如果下次又偏題請告訴我。

去看看她工作的地方吧!
說實在的,工作的地方也不過就是一間普普通通的Seven,如果避開那個怪怪的工作夥伴不談的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嗨!午安啊小西!妳先到啦!」這天小西正站在櫃檯上恍神的時候,赫然發現一撮畸形的炫紫毛筆頭破門而入!!
「啊啊!!啊…我的天啊阿咪!妳又換這是什麼頭啊啊啊啊啊啊?!」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她那平均一星期換一次的恐怖髮型給嚇到,但小西就是沒辦法習慣。
「我說…妳這頭到底是去哪用的啊?」小西雙手捧著蹦蹦跳的心臟大口喘氣。
眼前這位叫阿咪的毛筆妹正露出超級燦爛的招牌笑容,大剌剌的展示她的得意技,如果不看她的…毛筆,算是一位還OK的女生。
「唉呀~終於感興趣了吼!我早就想跟妳介紹,看妳比較喜我上次的仙人掌頭或是上上次的火山爆發都可以打折,還有……」我的天,仙人掌頭還可以假裝忽略,火山爆發根本就是場災難!
「夠了!不要跟我說妳下次的髮型是間歇泉我會死給妳看……」小西依然驚魂未定,倒也是被這滑稽的髮型給逗笑了。
「哈不錯喔!我本來還打算下次做個聖誕樹造型的!不過妳說的好像比較好……」看著自己的夥伴竟然如此認真的討論這種事,真的除了三條線兼苦笑也沒什麼反應可做。
「妳啊!別只顧著搞頭髮,店長說要是妳再遲到一次就要親手動刀!理光頭哩!」
「光頭喔?好像也不錯說?以後戴假髮就好啦~」不知道阿咪過去曾遭受到什麼樣的人格折磨,小西也不想問,反正她快樂就好。
那妳不會一開始就戴假髮就好…是在耍什麼憨?小西心裡這樣想,但當然什麼也沒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每一間便利商店,總是有幾個令人印象比較深刻的客人,就像是每條街道總是固定那幾隻貓一樣。就算這兩位工讀生算是混水摸魚型,一次一次來也不禁注意到許多有趣的事:
比如說,有一名外表有點冷漠,看似高中生的自然捲阿宅,幾乎都是在晚上六七點來,總是喜歡在排書區,一本一本拿起觀看、又放下、又拿起又觀看,看得超級仔細的簡直就像在聞書一樣。但是常常看到最後什麼也沒買,一聲不響的就很帥氣的轉身就走了,根本就是一個腦殘。
還有一名每次看到都在嚼檳榔的台客阿伯,經常是一進門叮咚就破口大罵:「他馬的我要300點GASH卡啦!恁爸買趕回去玩楓谷啦!」
每次阿咪都會忍不住偷偷咬小西的耳朵:「我賭一百他一定是玩女的……」
「這跟他買GASH是兩回事吧…再說妳跟誰賭啊?」
算比較好的,是一位很可愛的小女孩,頭髮綁成一撇小小的刷子(這倒是比阿咪的個人美學值得稱讚多了),好似沒什麼特別想買的東西,在小小的便利商店到處逛,不過最後至少都會買一罐奶茶,而且還會露出甜甜的笑:「謝謝。」

還有好多好多。

然而綜合以上三人特點的神祕者,是一位喜歡買菠蜜和大亨堡的怪怪帥哥,穿著總是很…漫畫嗎?如果你有看家庭教師就可以想像:迪諾先生的服裝配上雲雀恭彌的頭,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他也喜歡站在排書架旁隨意的翻翻嘖嘖、偶爾買個點數卡、更隨意的逛便利商店。
不多話,有時甚至還會蹲在玩具區自己一個人偷偷微笑,令小雅和阿咪很傻眼。
在這世衰道微的社會中,小小的捐獻箱裡的銅板,幾乎都是這位怪怪帥哥隨意的投入的,有一次還投了五十塊。
「…五十塊欸?」與其說是善心,不如說是他高興。
「啊?不夠嗎?」怪怪帥哥露出疑問的眼神。
「不…沒有啦!很夠啊!哈哈……」小西趕緊回神,這當然是很好…反正他也拿不回來了。

雖然有點怪,但是小西喜歡看到他。
不過,雖然喜歡看到他是沒錯,但她們絕對想不到不久後,這名男子將會變成她們…不,整間店的救命恩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所以殺手還沒豋場啊?」
這時的老先生正看著對面的兩個頑皮的小男孩搶著要溜滑梯,其中一個死死的攀住欄杆大吼,另一個又叫又跳要把他踢下來,兩個扭打在一塊。
「快了吧,你在急什麼啊?」老奶奶手上的圍巾已經可以看出端倪,深綠色和淺綠色的兩種線條,簡單卻完美的交織成一片寧靜的祥和。
「哈哈,不錯啊!故事的開始這麼特別,看來我還有得聽囉!」
「謝謝喔。接下來應該就會刺激一點了。」她換了個姿勢,好坐得舒服一點。



(待續)
黑色櫻花
哈棒國奴隸
 
文章: 6
註冊時間: 週五 11月 21, 2008 11:33 pm
來自: 捻花雨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