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 Mr.呸---公園是屬於孩子們的(2)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殺手 Mr.呸---公園是屬於孩子們的(2)

文章黑色櫻花 » 週五 11月 21, 2008 11:58 pm

2.
這一天,小西和阿咪又一如往常的在店裡磨菇。
「妳在那裡做啥啊?」小西正一頭栽在時報周刊裡面看著當紅偶像紀存希的花邊新聞。
「咳咳!啊?!喔,呵!我在檢查鮮奶過期了沒啦,呵呵……」那頭傳來阿咪(這星期髮型是布魯諾的牛角造型)匆忙的回應。
「白痴,鮮奶昨天才進貨的檢查個鬼,偷喝思樂冰就說又沒有關係。」小西自顧自碎碎唸著。
現在剛好是晚上快七點,那個死阿宅大概又快出現了。
真是巧,那個老愛講粗話的台客老伯現在正在冰箱前選藥酒,綁刷子的小女孩正趴在冷凍櫃上選冰棒。而那個怪怪帥哥,則正一邊笨手笨腳的拆著熱狗麵包的袋子,一邊小聲抱怨著:「怎麼還是沒有小黃瓜醬啊……」
四位最好玩的熟客剛好都集中在這,再加上兩位混水摸魚的爛店員。
她又把頭低下去:「什麼?!小天是種馬……」

「叮咚!」

「通通不准動!!」赫然一聲爆吼!頓時把她嚇得從位子上跳起來!
媽呀!!是一位蓬頭亂髮、兩眼充滿血絲的中年狼狽男子爆闖進來,他面目猙獰無比,渾身發瘋似的癲癇!很明顯的是一位走投無路的毒蟲,連安全帽都顧不得戴好就貿然行搶。
搶匪手中緊緊握著一把槍,斷斷續續的說:「把…把錢拿出來…快快點!!」
「夭壽!」角落匡噹一聲,台客阿伯不小心把一瓶藥酒摔成碎片。
「砰!砰!」毒蟲靜毫不留情的往台客老伯開了兩槍!高速的子彈因顫抖的手而射偏砸在冰箱玻璃上,碎片飛濺,所有的人都瞬間倒抽了一口氣。老伯身倚冰箱,臉色慘白動也不敢動。
「阿阿伯!你冷靜一點……」小西嚇得淚水在眼框中打轉,二話不說馬上翻開收銀台拿錢,一邊偷瞄店裡其他的人。
宅男大氣也不敢喘一下的縮在角落、小女孩就更不用說了,整個人抱頭蹲在地上、而買熱狗的帥哥也是乖乖的舉起雙手站在原地,一臉漠然、阿咪…媽啦!阿咪跑到哪去了啦?
關鍵時刻怎麼大家都一樣啦!平常不是都一副很厲害的樣子嗎?欸欸,死阿宅不是很愛耍帥……誰能救救我……
中年男子目洩狂光的來回掃視整場,板機自然對準了小西。
小西慌亂的拿著錢,平常只是在電視新聞上看到而已,真正遇到了反而完全沒有頭緒,她太害怕這個毒蟲會一不小心扣下板機了,結果在給錢的時候手一滑,竟把一疊鈔票砸在毒蟲臉上!

「啊…啊!」死定了!我在做什麼啦!!
中年男子臉上爆起了一條青筋,雙眼圓睜的怒吼:「混蛋!妳不屑給是不是?好!妳不用給了!通通不用給了!看我炸死你們全部!」
接著緩緩的從破舊的大衣中拿出一顆…手…手榴彈!!
「啊啊啊!!!救命啊!!」太扯了!這是什麼情況啊!為什麼有手榴彈啊!!
小西驚叫!第一個念頭就是往櫃檯鑽,可是這根本就無濟於事啊!
「死吧!」毒蟲佈滿血絲的眼睛猛然睜大。

一道電光!
「砰──鏘!!!」玻璃門爆碎!毒蟲整個人被一道強大的氣勁直接撞到大街上,當場昏死。

小西愣住了,她甚至連躲都還沒有躲進去。
而那位怪怪的帥哥好像完全沒有浪費任何時間單位,已經出現在櫃檯前,維持著箭步,右拳還高高舉著。
他望著地上差點引爆的手榴彈一眼,抬頭對她說:「別碰它。這是證物。」
然後他轉身對大家說:「各位沒事了!安全了!」
「對啦對啦!安全了!」阿咪不知道從哪裡衝出來緊緊抱住小西:「還好妳沒事!真是太好了!」
「妳…妳剛剛去哪了啦?」
只見阿咪面露調皮的光芒,舉著手機:「那還用說,當然是在他發瘋的時候偷偷報警啊!安啦安啦!」

「既然報警了,那我就先走了。」剛才大顯神威的怪怪帥哥作勢離開,被小西一整個拉住。
「等等啦!警察來了可以幫忙做記錄啊!」而且萬一那男人又醒了……
怪怪帥哥好像看透了小西的心思,淡淡的說:「我出的拳我知道,他短時間內是醒不來的。」接著還露出一點淡淡的微笑:「況且我和警察可不能有什麼交集,我可是殺手喔!」
「對了,我叫Mr.呸,妳們可以叫我呸就好。」他對小西和阿咪眨眨眼,然後就大步的跨過已經失靈的自動門,逕自走掉,留下滿頭霧水的一群人。

Mr.呸?
殺手?

「靠!水啦少年仔!」最後還是愛罵粗話的老伯打破僵局,大家終於鬆了一口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
之後小西就常常在他買東西時和他打哈哈個幾句,聊著聊著竟然熟了起來。
「讓我猜猜看,」今天假日,上班的時間不一樣。然而小西又看見了熟悉的客人,不禁露出了開心的微笑:「你想買…菠蜜果菜汁和一個大亨堡對不對?」
「哇塞…竟然真的有和廣告一樣貼心的美女店員啊!」名叫呸的男子忍不住回了這麼一句。
其實本來是想買個御飯糰就閃人,不過就算是讓她開心一下好了,唉。
「呵呵,可以再買一杯思樂冰嗎?」
「為什麼?」
「當然是請我啊!沒辦法誰叫我的時間剛好到了,算你倒楣囉!」小西一臉不懷好意的笑,沒想到呸也就乖乖的轉身裝了一杯特大號的放在櫃檯看著目瞪口呆的小西。
「呃…這麼大杯啊?」這麼聽話?小西有點感到莫名的錯愕。
「我請的,擔心什麼啊?」呸一臉輕鬆的說:「對了,既然下班了,要不要一起去公園走走啊?反正妳應該也沒什麼事吧?」自然的微笑、非常隨性的邀約。
「這麼好?」其實有點懷疑,可是對曾經救了自己一命的恩人,要對他起戒心真的是挺困難的。
「我請的。」呸聳聳肩,還是一臉要笑不笑的笑。
「好吧!」小西可開心的咧!急忙換好衣服向阿咪告別,接著和呸走出了便利商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午後的陽光被微風吹著跑,透過濃濃的樹蔭灑下來,在地上凝成一塊塊淡淡的可愛小光圈,四周涼涼的,真的是很舒服,難怪呸喜歡來這散步。
這裡離她平常的活動範圍太遠,所以小西也只來過一兩次而已。
逛了一下下,小西和呸坐在一張公園長椅上休息,更正,是長椅的兩端。
「你說你叫Mr.呸?」小西喝著手上的思樂冰,一邊瞪著大大的眼睛看著眼前喝菠蜜的怪怪帥哥。
「是啊!不好嗎?」呸轉頭認真的盯著小西,畢竟這個稱號是想了很久才決定的。
「呵呵…好台喔!」小西輕笑著,對眼前的救命恩人做了一個不識相的鬼臉。
「……」呸拍了一下她的頭,不過被閃開了:「還是妳覺得Mr.琉璃雨比較好?這兩個我都很喜歡欸!」
兩個人坐在公園長椅的兩端,快五分鐘沒有半點聲響。
「喂!不準睡!」呸忍不住又拍了一下小西的頭(這次她忘了躲,被打個正著),這女孩還真的是智商零啊!
小西露出一臉若有所思的迷惘眼神看著呸說:「我覺得…你叫Mr.星期二好不好?」
哇靠!直接跳過,真是夠狠……
「我和Mr.二又不一樣,他是人妖我是帥哥欸。」可是當他看著小西的臉忍不住又說了一句:「不過我會考慮的。」

天啊!我是白痴啊!?考慮個鳥。

「啊!我們去玩溜滑梯和盪鞦韆好不好?」小西好像突然想到似的,拖起呸就跑。
「欸欸!公園可是屬於孩子們的。」
「什麼邏輯?那我們今天就當一次孩子吧!」
於是呸也就只好一臉莫名奇妙的乖乖跟從,一起去和孩子們搶地盤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個人來公園,除了欣賞風景或假裝沉思,實在很難再找出其他樂趣可做,除非你想露宿野外。
但是一旦小西這種神經大條的女生亂入,還真的是變得什麼都很好玩。
夕陽下一高一矮的影子倒映在街道上。

「我叫范曉曦,破曉的晨曦的意思。」
「哇!早晨的陽光,真是個好聽的名子呢!」
怎麼可以擅自把我的解釋變白話…不過聽起來蠻誠懇的。
「你可以叫我小西,大小的小,西邊的西。」
「咦?為什麼是西邊的西?」
「因為這樣叫起來比較…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同學取的。」大概是因為太陽是從西邊落下的吧…這是什麼鬼想法……

兩個人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的聊著,城市的街燈一盞盞溫暖了向晚的街道。

「殺手…是什麼樣的職業啊?」小西低著頭踢一顆無辜的小石子。
「就…一群人先殺來殺去,然後領錢,然後一群人殺來殺去,然後就去領錢,然後一群人殺來殺去……」呸比手畫腳。
「停停停!!誰在跟你問這個?我是說,有沒有什麼樣的規則,比如說禁忌啊~內規啊~這種職業一定會有吧?」小西一臉很感興趣的樣子。
「哇塞,還真的是什麼都讓妳猜就飽了欸!但是我不會告訴妳的,還請多多包含。」呸吐了吐舌頭,一邊暗自驚訝。

當然有所謂的內規,這是從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所有殺手都必須遵從的法則:

一. 不能愛上目標,也不能愛上委託人。
二. 決不能透露出委託人的身分。除非委託人想殺自己滅口。
三. 下了班就不是殺手。即使喝醉了、睡夢中、做愛時,也得牢牢記住這點。

遵循著三大法則,不僅自己辦事安全些也比較有效率,很難找到不要命的殺手違背任何一點。
此外除了三大法則,殺手間還流傳著三條自家擁有的職業道德,可以說是內規:

一. 絕不搶生意,殺人沒有這麼好玩,賺錢也不是這種賺法。
二. 若親朋好友被殺,也絕不找同行報復,亦不可逼迫同行供出雇主的身分。
三. 保持心情愉快,永遠都別說「這是最後一次」。

當然,這種東西信不信都隨個人,不過這個女孩沒有必要知道就是了。

「啊…那…那你都是怎麼殺人的啊?」小西好像是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問了這一句。
「就…揍啊!」
「啊?揍?」就揍啊?真的好沒說服力。
一聽到是殺手或是刺客,一般人都嘛會想到動槍,不然最寒酸的也有藍波刀,然後故意酷酷的說:「老子習慣用刀。」
不過親眼目睹那次的身手,小西也不知不覺有點相信起來。
「是的,我是個練武之人,用拳腳解決再適合不過囉!」呸一臉輕鬆說道。
「蝦米?!」這也太超現實了吧?這人果然很奇怪。
忽然小西有種很複雜的感覺,因為她強烈的懷疑自己身邊根本都是一些怪咖,包括自己也是。
「不過不用擔心啦!我不是那種為錢可以不擇手段殺人的人,」呸解釋:「我覺得無辜的目標就不會接、太麻煩的也不會接。」
「喔……」你在解釋什麼,我又沒問你?
「對了,妳相信原力嗎?」呸好像是積在心裡了很久才問了似的,一臉興奮。
「我沒聽說過那東西欸。」其實有,只是不太有印象。

原力是由意識、智慧、反應等三大系統所組成意識,系一切與「想」有關的種種能量組合,主要涵蓋「腦波」與「心理」兩種層面的活動,其間雖易混淆不好分辨,但卻能明顯釋放出不同方向的能量狀態,屬於一體兩面的系統架構,即發想與安定的原力合體。智慧系由兩個階段連結成的組合體,其都必須經過一定的程序,才能有效的產生出完整的力量。而此兩階段,除前後貫穿外且能相互牽動影響。即吸納與組織的原力結合。反應系一切接受外界刺激下,藉由各種方式反射出來的現象,它可以是內在心理層面的態度或感受;也可以是外在行為層面的動作或表情,而其最主要的反射現象又能明顯分出兩種不同趨向的能力,即應付與控制能力。
物理學的力有無形的超距力(萬有引力,磁力,電荷力等等),還有接觸力。然而,原力比較偏向精神力。其初步的型態有一點像中國的氣功,印度的冥想,事實上力必須具有場的觀念,也就是說力的效應有其一定的範圍;冥想的意義就是了解事物最核心的真理時,就不會被事物的表面所迷惑,因此可以掌握該事物。所以說『原力』應該是存在的,但是理論上沒有人知道這是什麼,所以到現在也不會有人會運用。
然而在某些人眼中原力這種東西當然是存在的,只是在各個文化中的說法不同,就像信仰有的人稱為道,有人稱為天主等。有的人相信、有人不信,有經歷的人較低調,所以才會蒙上一層紗。

以上就是如果有人問原力是什麼的標準答案。果然是標準的以字數取勝。
比起以上這種讓人看了想砸電腦的鬼東西,呸給的答案實在是太簡潔俐落。
「原力啊!它就像是日本動漫常常有的超能力,或者也可以說是所謂的『念力』之類的,反正可以說是正常人沒有的力量,世界上極少數的人才有的喔!而它只有在使用者極度專注,或極度憤怒的時候才會顯現。」呸一臉得意的說:「我就是用我的功夫,再加上天生的異常體質殺人,我是一個有原力的殺手。」呸說完轉頭,剛好與小西四目相對。

兩人就這樣看了良久。
「屁咧!」小西終於打破僵持大笑,呸也聳肩笑笑。
「還有,既然問了那麼多,怎麼不問我本名叫什麼?」呸調皮的眨眨眼。
「如果你真的是殺手,那就算我問你也會給假名吧?」小西還是一貫的傻笑。

還真的給我猜對了。
看來,自己真的是不應該太多話才是。
所以接下來的時間呸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回應,直到學校。
「拜拜,下次再見囉!」小西回過頭來擺擺手,就走進學校了。

夜降臨,死神的舞台成型了。
呸微笑的轉身,從口袋掏出一雙黑色皮手套。
該上工了。
黑色櫻花
哈棒國奴隸
 
文章: 6
註冊時間: 週五 11月 21, 2008 11:33 pm
來自: 捻花雨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