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 Mr.呸---公園是屬於孩子們的(4)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殺手 Mr.呸---公園是屬於孩子們的(4)

文章黑色櫻花 » 週六 11月 22, 2008 12:06 am

6.

時間滴溜溜的轉阿轉,很快的,一個月、兩個月,一學期就這樣靜悄悄的過了。

對了,一件不知道算不算重要的事情。
Mr.呸的本名,叫葉俊誠,很普通的名字。
這可是小西逼著他連發十次各種不同的毒誓證明沒有說謊,所以基本上應該是真的。
其實不用這麼麻煩,只要看一看他的身份證就OK了,不過想到身分證也有造假的嫌疑還是免了。
不過依他那種個性,根本也懶的造假吧?

然而小西還是喜歡叫他呸,一天到晚呸來呸去。
「妳不是一直很想知道我本名叫啥嗎?」呸又好氣又好笑的問:「怎麼知道了還是堅持叫我呸啊?」
「那也沒辦法啊!誰叫你第一次自我介紹要那麼說,我已經說上癮了啦!阿呸!」小西頂了一下他的手。

看來還好當初不是取Mr.琉璃雨,不然琉璃來琉璃去不是娘斃了?

對了對了,Mr.呸住的屋子,跟恐怖的閣樓實在差太多了。
當初小西的擔心根本就是多餘的,因為他就「暫」住在離咖啡店不遠的地方,兩層樓的小房子,出門就是大馬路,以後想去咖啡店就方便多了。
至於他的插畫家身分……
其實他畫得不錯,尤其是用色鉛筆點綴的小插畫,可愛又有趣,有些都快把小西給笑死了。
後來呸說,他沒有學過畫畫,一切都是自己摸出來的,不過他腦子裡的一些想法、對色彩的敏感度,還有對藝術的特別眼光,感覺都是蠻高等的欸!

可是他還是個殺手,可別忘了這一點。

對了對了對了!最最重要的一點,新學期小西從宿舍轉了出來。
因為她發現了一間免錢的特等廂房,而且和房東很熟很熟,除了內部有點亂其他都很棒。
呃…你要說是同居也是可以啦,不過依她的堅持,還是稱呼房東和房客就夠了。
「因為我喜歡畫圖嘛!雖然殺人才是我的正業。」冷氣自顧自運轉著,兩人在書房各佔一座書桌,呸手指操控著筆記型電腦的滑鼠上網。
牆上、桌上,堆滿了一張張、一本本呸的自創畫集。
「難怪你不出名。」小西一邊看著書,一邊把雙腳翹到桌上晃阿晃。
「…也不是這麼說。」誰的桌子啊?他冷冷的看著這雙腳…不,是這個女生。

另一台冷氣,27度,客廳的沙發椅上,兩人正安靜的看著電視。

「你有沒有比較特別喜歡的女藝人啊?」小西轉頭問。
「這個嘛…應該沒有吧?」比較特別喜歡?總覺得有語病。
「怎麼會呢?像你這種宅男啊,一定會有幾個讓你趴在電視機前看的女生吧?嘿嘿。」
「…張鈞甯。」呸一動也不動,只有嘴巴啃著洋芋片。
「……」
「對了,她和你差很多欸!人家看起來多有氣質啊,多多反省一下啊?」
「找死!!」一個巴掌呼嘯而過!

沒有冷氣,有的是徐徐微風。
這裡是公園。
自從小西住進呸的房子,他們至少每個禮拜會來一次公園。
熟悉的公園長椅,只是兩人不再坐在兩端,而是不自覺越來越近了。

「真的沒有?」
還問?我的天。
「郭靜吧。」呸這次認真想了一會兒。
「這還差不多。」小西好像總算聽到了一個滿意的答案似的笑嘻嘻。
「……是差不多,妳們都是女的嘛……」
「混蛋!」如願換來一拳。

背景回到書房,依然是27度。
「那妳喜歡的男藝人有誰啊?」呸正看著一本看起來快被翻爛的『地獄列車』小說,漫不經心的問。
「東方神起。」小西攤在床上聽著I-Pod,是的,書房裡面有一張床,自從小西住進來後呸的臥室就換主人了。

「……還有嗎?」
「盧廣仲。」
「……耳機先拿下來。」
「什麼?你要跟我借錢?」
……
………………
………………………
簡單的說,畫畫、鬥嘴、逛公園、看電視、一些有的沒的,這些大概就是兩人的日常生活了……對了,還有上學(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雖說殺人才是正業,然而呸的殺人事業卻過得很慵懶,大概一個多月才會有一次任務,看來台灣的社會還不是那麼黑暗。

「我不是跟妳說過了,我只殺我覺得該殺的人,而且我名稱喜歡換來換去的,要找到我也挺困難的吧。」呸打了個不大不小的呵欠。
「……你這樣都不會和人結仇啊?」小西有點傻眼。
「只要委婉的推託,或是說自己沒那麼厲害就好了,不會啦。」
「咦?你名稱沒有換來換去啊!不是一直都叫Mr.呸?」
「……妳喜歡我就不改了。」
「喔。」小西聽了愣了一下,接著傻傻的點點頭,大概是終於有人這麼熱衷這個稱號了吧。
講到就順便提一下,關於殺人這檔事,除了金錢酬勞,竟然也有贈品。
「那個啊?那是殺手專有的小說『蟬堡』,每次我完成任務就會收到的東西,也不知道是誰寄的,完成就有,沒完成就沒有。很好看喔!雖然每次收到的內容都亂跳,但寫得蠻不錯的。」呸看小西好奇的翻著角落小箱子裡的一堆紙張,解釋著。
「是這樣喔?害我差點以為你又是小說家。」小西看著看著竟然著迷了,偶爾也會突發奇想把裡面的內容畫成圖,自己瞎過癮。
至於裡面的內容又是一門學問,你可以說,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內容,什麼都有,什麼都可以寫:搞笑、浪漫、英雄、科幻、驚悚,甚至還有食譜……裡頭甚至還有一篇『哥爾羅傑大戰蒙面俠蘇洛』的,被呸護貝成VIP的白痴文章。

她倒是忘了最重要的問題,蟬堡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超現實,看來殺手的世界和一般人差得還真遠。

如果你想瞧瞧他難得認真的表情,大概就只有畫畫的時候,不然也許就只有練武的時候了吧。
第一次進到呸的訓練室,小西還以為自己是畫圖畫到眼花了。
「我還以為…你地下室是放酒用的……」她環視著這間充滿『訓練』意味的訓練室。
天花板穩穩的裝訂著十幾盞日光燈,鋪滿地的可摺疊式安全海棉墊,更不可忽略的是牆邊擺滿武器的大鐵架。
「想太多。我看起來喜歡喝酒嗎?」男子苦笑著:「小心別碰到那邊的武器,都是真的喔!」指著牆邊琳瑯滿目的武器架。
「這太誇張了吧……」小西忍不住拿起一把泡棉包覆的雙截棍反覆觀看(還是碰了),東西大剌剌的放在這裡安全嗎?
「你真的相信我是殺手嗎?相信就要習慣。」
「你有用過這些武器辦任務嗎?」現在小西的目光停留在一柄寒芒四溢的青龍偃月刀上。
「哈哈開什麼玩笑!拿關刀出去能看嗎?雖然說武器是拳腳的延伸,但是最後的境界還是拳腳本身啊!」呸說了一句不倫不類的話,隨手拿起一把匕首甩弄兩下,表情一凜,銀藍色的刀鋒在手指順暢的輪轉中幻化成一顆湛藍流星,順著Mr.呸的身體俐落滑動。
「只是有時候為了方便還是會用小刀啦。咦?妳怎麼了?」

這時小西正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Mr.呸,接著很慢很慢的說:「可以…教我一些嗎?」

「鏗鏘!」忘我的流星瞬間跌落地面。

「……可以,你想學什麼?先說好有刀鋒的不教,那個很危險……」操控流星的男子無言了。
「我知道啦!那你先練,我慢慢選喔!」所幸下一秒小西又回覆成原來傻傻的樣子,要不然真的不知該如何反應了。

一般人別說是和殺手同住一間屋子了,光是說個話大概就不行了吧?
這個女孩子,還真是個特別的存在啊。難道學藝術的都這樣嗎?

時間一下拉到這裡感覺有點超過,發生的事情多到講不完。
她還是在那間Seven打工,當然夥伴還是那位阿咪。
不過如果有時想偷懶,這下可不怕沒有備胎了。
「小妹妹我跟妳說一個小秘密喔!」小西的嘴靠近小女孩的耳朵:「那位大葛格真的是個超好的人呢!」
「本來就是啊!」小女孩露出一種早就告訴過妳的表情,然後兩人不懷好意的看著Mr.呸笨手笨腳的幫客人結帳。

「對了大姐姐。」小女孩好似又想到一件事,示意小西靠過來。
「妳有口臭,要常刷牙喔!」小女孩用超級甜美的可愛笑容把小西瞬間秒殺了。

還有好多好多事,不過篇幅好像有點不夠了,那就點到為止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7.
任何業界都必然有所謂的傳奇人物,舉殺手這個世界好了。
比如說,號稱擁有最遠距離狙殺能力的狙擊手King、據說擁有三重人格的零、擅用大小雙槍的楓糖……等等。
總之都不是普通人,也不能是普通人。

然而如果你想知道最強的殺手是何許人也,目前則是眾說紛紜。
有人說是充滿獸性本能的豺狼。也有人說,具有催眠能力的藍調爵士才稱的上是最致命的殺手。
而獲得最多同業公認的人選,代號是G。
G最大的特點是,他會先完成目標死前最後一個願望,然後再慢條斯里的讓目標安息。厲害的殺手才有時間磨菇,這也是表明了最強殺手的強力佐證。
不過這種說法其實不能算是很公平,因為絕大部分的殺手都有裝備凶器,剩下的那絕少部分族群…靠的可是赤手空拳。
比如說鐵塊,比如說Mr.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不當殺手的制約,就是打敗鐵塊……?」混著泡泡的含糊口氣,因為此時小西正一邊問問題一邊痛哭流涕的拼命刷牙。
也就是說,這傢伙是為了打敗鐵塊才卯起來當殺手的?可以這樣解讀嗎?
「……人總是要有目標嘛!」呸回頭若無其事的看著小西。
「你就不能訂正常一點的目標嗎?想切磋武藝也不是這樣辦的吧?」她的後腦不禁狂掉線,兩位能一拳致死的殺手打起來會是什麼情景想都不敢想。
「咦?妳最近刷牙刷得很勤欸?發生什麼事了?」呸一臉狐疑。
「要你管啊!嗚嗚……」小西淚眼汪汪的怒喝。

葉俊誠,Mr.呸,黑色櫻花,一個有原力的殺手兼一位業餘的插畫家,除了這種非常客觀的結論,總之就是一個奇怪的人吧。

後來小西選的武器,就是那把包有泡棉的雙截棍。
與其說是有眼光,挑了最安全的武器,不如說是受到李小龍的電影荼毒造成的結果。
「雙截棍屬於軟兵器,在攜帶上極為方便,實戰上要先假設,如果你是練過幾個月,做過較為基本的實戰演練,移動攻擊,擊物攻擊,整體的劈擊連貫都很流暢的話,那麼,遇上比雙截棍短的兵器,短棍,小刀,都沒什麼威脅性,上手後會發現其速度,力量,爆發力,變化,都比小刀等短兵器來的強而且變化多端難以預側,就連雙截棍高手,也無法預側另一高手的下一招……」基於職業病的關係,呸先是說了一大串艱深的背景資料。結論倒是精闢異常:「反正只是練好玩的,OK,我先教妳第一個動作……」
往後的日子,只要有小西的地方就有雙截棍的存在,但是動作總是那幾個,偶爾會自己創幾個好聽的招式,反正只是練好玩的嘛!

有時候他們也會一起討論有關畫圖的事情,呸對於美術的歷史背景可以說只算是大眾等級的,可是說過他有天分,有時候兩人還會在彼此的作品上互相惡搞一番,效果還真不錯呢!
「妳能解釋一下,為什麼這隻兔子手上多出一把雪亮的衝鋒槍嗎……?」照漫畫的表示,Mr.呸現在頭上應該是爆青筋。
「唉呀!『希望』裡的兔子都能拿菜刀了,有什麼關係…咦?這是什麼?混蛋!別想逃!」很簡單,因為小西畫的飄逸美女鼻子裡多出了兩叢鼻毛,難怪她氣瘋了。
而就在這樣一天一天的生活中,原本堆滿畫紙和書本的房間,漸漸的也有些照片了。
日常生活照、或是偶爾假日出外遊玩的照片、被小西搶去相機和朋友拍的照片、兩人互相偷拍對方打瞌睡的照片……

相處了這麼久,自己到底有沒有喜歡上Mr.呸呢?他對我的感覺又是如何?

呸不會知道的,在小西的書桌抽屜裡,塞著一張隨筆畫。
畫中的男子手拿著一罐菠蜜,站在公園長椅前。
女孩則坐在長椅上閉目吹風。
用淡淡的色鉛筆塗上淡淡的顏色。
那是書房只有一個人的時候,偷偷畫出來的。
黑色櫻花
哈棒國奴隸
 
文章: 6
註冊時間: 週五 11月 21, 2008 11:33 pm
來自: 捻花雨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