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 Mr.呸---公園是屬於孩子們的(5)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殺手 Mr.呸---公園是屬於孩子們的(5)

文章黑色櫻花 » 週六 11月 22, 2008 12:09 am

8.
公園的噴水池。
「看起來他們根本就是一對情侶了嘛!」老先生笑著說。
「我可不知道,因為彼此都沒有告白過啊。」老奶奶溫柔的微笑著,灑下一小把鴿飼料,美麗的白鴿群聚集過來。
「不過,故事進行到這裡,悲傷的事還是發生了。」說到這,溫柔的嘴角悄悄拉平,然後垂了下來。
「啊?發生什麼事了?」
「原本一切都能很好,錯就錯在,他自始至終都是一名殺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某個上弦月的晚上。
這裡是一間廢棄的老舊樓房,牆影斑駁,窗戶破碎不堪,從前入的正門還不時伴隨著咿咿呀呀的聲響,黑夜罩下,淒然又詭異。

只是雲層慢慢的褪去,新生的上弦月映下一把微微的刀光,砌進老舊的破爛危樓。

兩個人。
這裡的確有兩個人。

一個身倚樓梯、俐落大衣、手戴黑色皮手套的男子,他是Mr.呸。
而另一名男子則是不修邊幅的靠在牆上,上身只披著一件海藍色的夾克,袖口上捲,腹部和手臂纏著幾圈繃帶,毫不掩飾的透露出和身為殺手時的Mr.呸相同的強悍氣息。

「聽說你交女朋友了?」尾音上揚,帶點輕薄卻讓人摸不見底的語氣,夾克男子微微一笑,連眼睛都是清澄的海藍色。
「雷,你的情報似乎有點問題。」Mr.呸此時不再露出要笑不笑的隨意表情,取而代之的是沉著的霸氣,雙手環抱胸前,眼神深邃。
「怎麼會有問題呢?我的情報來源可都是來自我的雙眼。」雷輕眨那對醉人的迷濛藍眼睛,語帶挑釁:「還是你打算說,我的眼睛脫窗了所以看走眼了嗎?」
月影在房中悄悄暈開,雷的身旁不知何時多了一根刻著閃電圖騰的長棍。
「雷,別鬧了,我現在不想和你的閃電打交道。」呸的動作依然不變,眼神又深遂了幾分:「你有什麼事?」
「啊,是這樣的。」名雷的帥氣男子輕笑:「似乎已經有人盯上你了?」他把玩著那根長棍,然後目光一側,看向一臉漠然的Mr.呸。
「我勸你最好趕緊採取行動。」一抹溫柔卻突兀的笑容:「否則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喔!」
「呸,因為我是你的朋友才肯幫助你,柯漢新的監視器如果沒有我動手,真不知道你還會拖到什麼時候啊。」一絲看似關心的語氣流露在雷的細語中:「鐵塊,你認識嗎?」
這時,Mr.呸微微嘆了一口氣:「是他嗎?」映著月光的臉龐,毅然的堅決:「我已經決定不當殺手了。」
「唉呀呀!原來是這樣!」雷假裝的拍著手驚呼:「難怪,也實在難怪了。」
瀟灑的起身,下樓。
「既然你打算退出,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我會靜待你的好消息。」雷離去的背影回頭:「不過我還是要勸你,這件事我可是幫不了你的,我也有我自己的事要忙呢!」
「對了,既然下次見面又不知是何時,我們還是來過個幾招吧?」尾音一揚,藍眼睛男子的身上奮然爆出滾滾殺意。另一角的Mr.呸早已警覺,姿勢依舊,眼神在毫秒之間變得銳利無比,居高臨下鼓動著毫不遜色的壓迫感。
兩股顛豪的霸氣對峙了數秒。
「開玩笑的,拜啦!」雷的氣勢猛然收斂,還是微微一笑,輕鬆的腳步聲遁隱在黑暗中。
危樓裡還剩一個人,只是眼神不再深邃或銳利。

而是有些迷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呸!我回來了!」是鑰匙開門的聲音,隨後撞進來的是昨天在朋友家過夜的冒失女孩。
「啊?那麼快啊?我還沒睡飽欸。」男子睡眼惺忪的拖著地板鞋,一步一腳印的揉著眼走出來。
「什麼叫那麼快啊?現在都下午了欸!」小西不高興的雙手插腰,隨後像發現什麼似的身體前傾看著呸。
「怎?」他被這一雙亮晃晃的大眼睛瞧得挺不自在。
「吼,你昨晚一定都沒睡對不對?我真的那麼吵讓你不禁想要徹夜享受安靜啊?」她一邊笑著抱怨一邊走進房間。
「嗯…昨晚出去散散步……」男子說著說著沉默了下來,陷入昨晚延續的沉思。

「欸!你怎麼了?」一隻手硬生生將他的思維打斷,呸這時才真正回過神來。
「沒,沒有,我再去睡一下好了。呵,晚安。床借我躺一下啊!」說完他慌慌張張的走進臥房。
「竟然說晚安,這傢伙打算睡到明天早上啊?」小西搖搖頭,隨後進到書房去了。
臥房門關上,又是一陣漠然。
他拿出紙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9.
晚上十點多,殺手從臥房沉靜的走了出來。
「你醒啦!」正在看電視的小西高興的回頭。
「來看一下,我發現一個節目超好笑的欸!哈哈!」發現自己的呼喚沒有回應,她發覺有些不對勁。
「呸?你怎麼了?」
「沒有,大概是睡太多了吧。頭有點昏。」他披上了外衣,戴上那雙黑色手套。
「我出去一下。」
「又要出去啊?」小西不禁覺得有點好笑,這傢伙什麼時候迷上夜遊了?
「……出去一下下,很快回來。」Mr.呸頭也不回的打開玄關,準備跨出門。

小西看著他的背影,心裡忽然湧起一股不好的感覺。
「呸。」
男子慢慢的轉成側臉:「什麼事?」
「沒,沒什麼,記得買宵夜回來喔!」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叫住他,在耍白痴的笑容下,那種感覺卻越來越強大。
「嗯,我會的。」男子又轉回背面,讓人無法看清他的臉。
一步,跨向黑暗中。

「是我多心了嗎?」小西看著緊閉的大門,久久無法回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月影朦朧下,這黑色的廢棄大樓隔間,Mr.呸身倚斑駁的石柱,等待著。
等待著自己退出殺手的制約,那位讓人不寒而慄的對手。
那位傳奇的死神轟然降臨!

「碰!」伴隨一股狂霸的氣勢,鐵塊直接從老舊的鐵梯爆然落下,從他四周捲起一股駭人的殺意!
背著月光,高大的黑色身影直立。
然後拔足暴衝。
「直接來嗎?」Mr.呸只感覺鐵塊每瞬一步,讓人喘不過氣的暴風壓就加重一分!加重!加重!加重!

只差五步。
三步。
兩步。
剎時他突破了滾滾奔騰的氣壓往旁閃電一瞬,下一秒鐵塊夾著千軍萬馬力量的拳頭陡然轟入了石柱中,石屑森然爆裂,在廣場上激起大量的粉塵。
是煙硝味。
鐵塊毫不猶豫的舉起煙硝之拳猛然回砸,同時一隻帶著黑色皮手套的拳頭破出粉霧,有如電光般霸氣出鞘。

滿月的哀傷下,鋼鐵般的暴風對上寂靜的電。
兩位近身肉搏的傳奇決鬥就此正式開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麼久了,呸還沒有回來。
小西縮在沙發上一手撐著頭,百無聊賴的看著變得一點也不好看的電視。

怪怪的。
這種感覺有點不尋常,壓得小西的心很悶很悶。
呸沒開的手機已經躺了快十通未接電話,但是他還是沒回來。
「呸…你在哪裡?」小西抱著抱枕,不安的問自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廢棄的黑色廣場。

這頭,到那頭,跳躍著兩道身影。
兩道快速絕倫的身影縱橫全場,奔騰、跳躍、瞬身出擊,下一秒又糾結成一團。空氣中爆滿了如劍光般銳利的拳勁,廣場的紙屑被震飛在空中,灰塵瀰漫。
戰場從廣場中央、倉庫堆、鐵梯不停不停的轉移,就差天花板!
鐵塊的每一拳,每一個動作,都注入了最純粹的暴力,拳影狂飆,要讓在空中移動的目標再也無法動彈;反之Mr.呸的身影神出鬼沒、出擊角度又快又刁鑽,加上超乎常人的速度,不斷不斷的在綿密的攻勢中等待。
等待那稍縱即逝的時機,他要一擊必殺自己的剋星,因為他了解自己的肉身強度還不如鐵塊。
「你,不會贏。」氣勢會說話,在這種等級的對決下更是顯得異常的明顯,呸的拳腳漸漸的變得遲緩,他只有用更堅定的覺悟來維持速度。這時黑色的手刀切下,鐵塊身軀顛然,反手架住了這記手刀。
四目相視,兩人的表情皆是無比猙獰。
「對不起,這是我的任務。」
煙硝味。
Mr.呸只覺一股寒意襲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等不到人,小西關上電視走回臥房,她攤開桌上的書,赫然發現裡頭夾著一封信。
「這是什麼時後寫的?咦?」她疑惑的打開,閱讀了第一行字。
忽然她的呼吸變得急促。
第二行、第三行……
信紙發狂似的抖動,最後掉落地面。
小西感覺到了自己的瞳孔縮小的聲音。
她赫然拔起,混亂中只記得拿起雙截棍衝出房間,接著跨上了機車飛馳而出。
「呸!你千萬要沒事啊!」紙上一滴滴的痕跡,那是驚恐後悔的眼淚。

「葉俊誠!你在哪裡啊!」伴著晚風颯颯的呼嘯,逆風的機車在馬路上馳騁。

小西:

很抱歉我騙了妳,因為我這次去,很有可能不會再回來了。
我知道這很突然,可是這是我能保護妳的唯一方法。
妳說的沒錯,也許我真的是得罪別人了,因為今晚我不是去找目標,而是變成別人的目標。
鐵塊的目標。
如果我沒有打倒他,以後的日子會非常的危險。
我是個殺手,這種日子早已習慣,可是我不能把妳捲進來,因為妳是無辜的。
妳也未免太無辜了,妳知道嗎?殺手的世界比你想像的要複雜多了。
還記得我的座右銘嗎?公園是屬於孩子們的。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最佳地點,就像公園是孩子們的最佳地點一樣,我一直都在尋找屬於我自己的最佳地點,在哪裡?我不知道,但我加入這一行不是沒理由的;小西,也許真的就只能說妳運氣不好吧?好不容易遇到這麼好的一個男人不是嗎?啊,我說錯話了,不要打我啊。
我們相處得夠久了,一轉眼,哇!我已經半年多沒搬家、半年多沒有換稱號了,妳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妳喜歡這裡,我就不想再離開;妳喜歡這稱號,我就不想改了。
還瞞著妳一件事,書桌的夾層我藏了幾張圖,真的,看了千萬別打我啊!房子就這麼大,不畫妳還能畫誰呢?

最後我想說,如果我命大有回去,我想親口向妳說一句話。
可以的話,請妳務必要等我,好嗎?

Mr.呸

「說什麼傻話?你怎麼可以就這樣走人!怎麼可以?」小西歇斯底里的大叫,她甚至不知道該往哪裡去搜尋,她只是用盡全力呼喚著。眼淚不停的滑過臉頰,被逆風吹成一串水平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還能再站起來嗎?」嚴峻的口吻,廢棄的工廠大樓,這是火爆的煙硝味。

塵霧中,呸的身影搖搖晃晃的在粉碎的木箱堆中站起,他已經渾身浴血了。
「很好。」鐵塊喘著粗氣,強者如鐵塊,身上的傷勢也已經不輕。
但是,Mr.呸的傷勢更重,現在看來不僅無法再戰,連移動一步也都使不上力了。

鐵塊一步步緩步前進,壓迫感又渾然凝滯。
他的任務就是解決眼前的男人。
此時Mr.呸的呼吸已漸轉平穩,他一手壓著胸膛,一手擦去嘴角的鮮血,極度不利的情勢中眼神卻是異常的清明。
他不動,他只是任由敵人一步步逼近。
在鐵塊的右直拳可以抵達的距離。
「你知道…原力嗎?」

「什麼?」鐵塊一驚,眼前的男子在剎那間消失了。
接著一陣莫名的劇痛從頭頂罩下。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最佳地點,就像公園是孩子們的最佳地點一樣,我一直都在尋找屬於我自己的最佳地點,在哪裡?我不知道,但我加入這一行不是沒理由的。

「我一定要回去,小西。」在混亂中Mr.呸的身手竟又比剛才還要快上幾分!抓準這幾秒的時機,全身的力氣瞬間爆發!
「我要回去!」在什麼都看不清的塵霧中,呸憤怒的大吼。
「吼!」鐵塊低吼跳出攻擊範圍,身上突如其來的疼痛讓他差點失去意識,呸速度不減反增,一躍,竟然在垂直的牆壁上奔跑著,他抱著最後的覺悟,角度一偏,加乘上重力加速度,縱身化成一支銳不可擋的箭射向對手。
「這擊分勝負吧。」死神腳一頓,霸氣騰空而上,還帶著殲滅無數目標的利器,右直拳。
一招定生死。
兩道身影乍合又分。

四周的窗子被這陣強大的氣勁給硬生生震碎,玻璃碎屑彷彿一陣華麗的冰雨,落在荒蕪的地面上。

「我……我輸了。」略顯滄桑的嗓音,是鐵塊。倒在牆角的鋼鐵之拳,終於被懾服了。
另一頭緩緩站起的狼狽男人默默無語。如此堅強,卻又如此殘破的身軀。

小西,我成功了,從此以後我就不再是殺手了。
等等回去一定要跟她道歉,我……

正當這麼想著,呸突然感到強烈的暈眩,接著吐了好大一口血。
他努力的睜開雙眼,向鐵塊問了這麼一句話:「你知不知道,我…殺了我的金額…是多少?」
鐵塊一愣,生硬的比了個大小:「大概,有兩個袋子。」
「嘿,嘿……兩個袋子啊?」呸的眼睛已逐漸失去焦距,最後只聽見他喃喃說著:「好啊,真是太好了。」
如果我還能回去,小西,我想對妳說……
我想對妳說…我喜歡……
僅存的意識也消失了。
沒有掙扎。
軟倒,不動了。
一抹悲哀的微笑,凝結在勝利者的臉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另一個場景,一枝孤單的房柱下,傳來了一陣啜泣。
月光也被眼淚渲染開,女孩緊閉雙眼,低聲祈求著。
「呸,求求你,求求你快點回來,你快點回來好不好……」



(下集完結篇)
黑色櫻花
哈棒國奴隸
 
文章: 6
註冊時間: 週五 11月 21, 2008 11:33 pm
來自: 捻花雨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