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鬥士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魔鬥士

文章qweiqiqoe » 週五 6月 05, 2009 10:24 pm

序章 
  高大的大廈佇立在大街左側的正中央,黑色的外牆在街道上格外突出,鑲崁在牆上的血紅色寶石,排列成火焰的形狀,在黑暗中孤傲的閃著紅光。
  天未明,整棟大樓中的一個樓層發出微弱燈光,從窗戶向內看去,可以看見一名男子坐在長桌前的椅子上。

  「修洛.提諾爾達:血統、身份正在調查中,加入艾爾里亞資歷兩年,為史上最年輕魔鬥士,精通各種武器及對應的戰鬥方式,目前直屬長官──夜丹。」
  薩克坐在議事廳內的長桌前,隨意翻看著桌上整齊堆疊的公文和資料,眼神不時飄向窗外。
  薩克的思緒飄向遠方,腦中模擬著他所嚮往的戰爭畫面。不過,現在薩克所在的地方名叫莫內亞,是魔界邊境各領地中最和平的地方,和常常出現游擊戰的地區相差甚遠。
  想到戰爭,一股渴望戰鬥的熱血在薩克心中沸騰,但現實情況不由得他選擇,只能嘆氣,撫摸著橫放在桌上的銀色大刀。
  他原本是魔鬥士中實力中上的戰士,應當是站在前線拼命的先鋒戰士,卻因為在徵選制度競賽中輸給了他,被分派到莫內亞這個蠻荒的外地當管理者。

  『一個剛滿二十歲的小伙子,竟然能將我逼到完全無法招架?我真的那麼差嗎?』正當薩克思索這個問題的同時,一陣隆隆的引擎聲自遠而進急速奔馳而來。

  薩克探頭,從窗戶看見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大樓前的廣場中。
  兩個身著白色服飾的男人分別從前座左右兩邊走出,其中一個打開了後座的門。
  一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不急不徐的從後座跨出,全身散發出冰冷而嚴肅的氣勢。

  黑衣人率先走向大樓,每一個步伐都散發著強烈的氣息。代表極高權力的氣息。
  「安達克,他來幹什麼?他不是應該在前線作戰嗎?」薩克愣住了,直到門外一聲大喊將他驚醒。
  他豁然從椅子上站起。門正好在此石開啟,黑衣男單獨一個人走了進來。
  「安達克將軍,有什麼事?」由於不屬於同一組織,薩克只是身體微微前傾,微微的敬禮,但黑衣男沒有看他,只是從口袋裡掏出一張正方形的黑紙。

  黑紙,白字,紙張背面印著一個大大的紅字:殺。
──殺字帖,一旦名字被寫入,一週內將遭到格殺。

  「這……」黑衣男冷笑著看著薩克驚恐的表情。門再次打開,只見兩個白衣人架著一個戰士走了進來,『放心,還沒輪到你……』
  黑衣男的手再次伸進口袋。
  「這張是你們組織要我轉交給你的。」他掏出一張折成四折的白色信紙,朝薩克拋來,白紙在空中畫出弧線,安穩的落在薩克手裡。
  「走。」黑衣男沒有多看薩克一眼,逕自走了出去,白衣人架著戰士默默跟上。就在最後一個白衣人要踏出廳門時,白衣人忽然轉頭看著專心看信的薩克,嘴角勾起了充滿邪氣的笑容。

  薩克讀完信,隨手將信放進口袋裡,快步踏出議事廳。薩克走進電梯,手中拿著辨識身份的卡片在感應器前一刷,一路下到第四層。

  神秘的第四層,一個唯有管理者和特殊人員才可進入的樓層。
  電梯門在他身後悄悄關上,四周只剩下一片漆黑。他在黑暗中摸索著。按下開關,十四個裝滿淡綠色液體的巨大圓柱容器映入眼簾。

  在薩克接管莫內亞時,上一位管理者曾經說過,這十四個容器,裝著十四名戰士,每一個都深懷精湛武藝,卻又都有著瘋狂的嗜殺慾望,只要任何一個出現在街道上,都會鬧出天大的災禍。

  今天,薩克奉命,將這十四個怪物一次放到前線去。
  薩克一邊反覆重讀信紙內容,一邊思考著。
  『是什麼樣的敵人,讓組織做出如此詭異的決定?』他的腦中出現了這個問題,但盡管如此,他還是只能按照命令行動。
風,從我的身邊吹過,捲起漫天的殺機
qweiqiqoe
哈棒國奴隸
 
文章: 8
註冊時間: 週日 4月 01, 2007 10:55 am

Re: 魔鬥士

文章qweiqiqoe » 週五 6月 05, 2009 10:26 pm

  數十面藍色大旗插在城市四周的城牆上,旗桿底部插入石塊中,整面旗幟只比一般人高不到半尺。一個個身穿戰甲、配戴弓箭或槍彈的戰士站在旗子後,讓身體剛好被旗子遮蓋。
  城中,四個城門連接著的兩條大道交叉成十字將城裡分成四區。
靠近北門的兩區設置了兩座軍營,數千名戰士有些排列整齊,有些分開練習打鬥。
  十字路口處,五十匹黑馬排成五列,隊伍最前面停著一匹紅馬,馬匹們的主人正在路旁穿戴盔甲及武器。
  
  「真是戒備森嚴阿,那些躲在旗子後面的,我們之前站在地面上根本看不到。」六面白色旗幟排成一列,三個為一組分成左右,最中間是一座高台,一個身穿白色鎧甲的男子正拿著望遠鏡看著。
  「那旗子織得很密很厚,在風中幾乎不會飄動,旗布裡似乎還包覆著一層金屬,像鐵片一般,一般箭矢和子彈很難穿透。」站在男子身邊,一個身穿黑色衣褲的青年說道。
  「你有辦法嗎?如果沒辦法先擊倒旗幟後方的敵人,我方會死傷慘重。」男子皺眉,回頭看向高台後方的軍營。
  「如果只有我一個人,是沒有辦法同時對付一整排的。」青年吹起尖銳的哨音,一隻兇猛的雄鷹從高空中迅速落下,降落在青年手上。
  「將軍,麻煩你將進攻的時間往後延至後天,艾爾里亞派來幫忙的弟兄們明晚就會抵達。」青年將一封信繫在雄鷹腳上。
 
※※※

  晚風微微吹起,不斷擺動的雜草交雜發出沙沙沙的聲響。
  「殺了穿著白色鎧甲的人……」
  如鬼魅一般的人影匍匐在草叢中看著前方,嘴裡喃喃念著。他的雙眼看著六面白色的旗子,然後慢慢轉移到營區裡唯一的一座建築物。
  透過建築物的窗口,可以看到一個白色的身影背對著窗戶坐在椅子上看著一疊又一疊,擺滿了桌子的文件。
風,從我的身邊吹過,捲起漫天的殺機
qweiqiqoe
哈棒國奴隸
 
文章: 8
註冊時間: 週日 4月 01, 2007 10:55 am

Re: 魔鬥士

文章qweiqiqoe » 週五 6月 05, 2009 10:32 pm

  冰冷的牢房地板,放了一只水杯和一個盤子。
  「為什麼我會被關在這裡?」薩克雙眼無神看著窗外。
  無法遺忘的可怕記憶在腦袋中轉動。逼迫薩克一次又一次的想起它。

  每一天的每一分鐘,每一分鐘的每一秒,薩克都想到,在那寒冷的北方,冰天雪地中他的同伴、部屬被殘忍殺害的畫面。
  鮮血染紅了雪地,也染紅了他的記憶。記憶中的最後一個畫面,是一雙握著刀的手,以及刀上的銀狼印記。
  『殺了他……』
  在他昏迷前,他聽見一個蒼老的聲音下達了命令。

  在昏迷中,在一片黑暗中,一道光在他眼前繞起圓圈,他的雙眼不能自主地跟著光。光越繞越快,他想閉上雙眼,卻發現自己除了意識清醒之外,一切身體機能都不受自己控制。

  等到他再次醒轉,就已經被關在這了。
  「邪族十四戰士是魔界的重要資產。這一次全部被劫走,你的罪,一定不輕。」他的直屬上司夜丹曾經來看過他一次,「但是,相信我,一定會讓你出來。」
風,從我的身邊吹過,捲起漫天的殺機
qweiqiqoe
哈棒國奴隸
 
文章: 8
註冊時間: 週日 4月 01, 2007 10:55 am

Re: 魔鬥士

文章音符 » 週三 8月 26, 2009 9:04 pm

  不錯看!繼續加油!我等你趕稿!
  我可是御姊!!御姊不發威,你當我是阿宅! 看我的九龍槍!咦怎麼變三星蔥了!看我的上等___三星蔥!

圖檔
頭像
音符
哈棒國參謀
 
文章: 111
註冊時間: 週二 7月 10, 2007 11:18 am
來自: 天堂與地獄不受管的中界洲!

Re: 魔鬥士

文章qweiqiqoe » 週二 9月 08, 2009 7:48 pm

魔界,亞米薩蘭聖殿。
藍色的圓形光球漂浮在大殿的正中央,一個白袍法師站在光球下方,雙手快速且熟練的劃出一個接著一個手勢,雙唇配合著手勢飛快得唸唱咒歌。
──八個表情肅穆的守衛分別守著大殿的四扇門。

殿外夜色澄明,明月高高懸在空中。
  一個白色的身影悄悄地竄上大殿前的階梯。無聲無息,如匍匐中的豹子。
冷風徐徐吹起,天的遠方似乎有一團烏雲正緩緩湧了過來。白影的嘴角似乎勾起了不易察覺的冷笑。

  一眨眼,白影豁然從腰間拔出一把短刃,身影像是一道白色旋風般倏然衝進殿中。驚訝之際,白影在衛兵還沒反應過來前砍倒一名侍衛,隨即從空出來的隙縫中穿過,衝向法師。一刀,法師身上的白袍染上腥紅。又一刀,法師身首分離。

  衛兵們被嚇得同時退了一步,但又迅速聚攏將刀手包圍住。殺手環視四周,眼神最後停在一個點。一個黑石打製成的石桌,桌上擺著一綑卷軸。
刀手看著擋在他與石桌之間的十個衛兵,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刀手向前踏出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

  兩方距離漸漸縮小,十個侍衛全神貫注的盯著刀手,刀手將短刃舉至嘴邊,舔著刀面上的鮮血,一瞬間,刀手的雙眼暴射出駭人的血紅凶光。

  下一刻,刀手猛然一蹬,毫無掩護的向前撲出,無視侍衛手上的兵刃,握刀的右手在剎那間閃現紫色光芒,那道光透著惡魔獨有的魔性與邪氣。

  刀刃鋒銳,刀手準確而驚險的從一把長刀刀刃旁擦身而過,寒刃在空中水平揮出,握刀的侍衛喉間同時多了條血痕,刀刃染血,殺手的白色大衣也染上了點點腥紅。

  刀勢繼續前進,詭異的步法捲起了一道又一道充滿奪命銀光的邪惡之舞,一眨眼又有兩名侍衛接連倒下。

  刀手落地,兩名手握長兵器的侍衛趁機砍向長刀他的背部,但只見刀手的身子詭異的晃動了一下,身子從長刀下方掠過,舉刀的右手如鬼魅般快速揮出一刀將兩柄長刀同時擊斷,接著撲殺長刀的主人。

  剩下四個。刀手身子低伏,雙足一前一後,氣勢有如一隻即將撲殺獵物的猛獸,反握著短刀的右手藏在背後。僅存的四個守衛靠攏在一起,其中兩個較年輕的害怕的全身發抖。一名較老的侍衛看見刀手眼瞳中濃濁的邪氣:這個殺手,是一個精修邪異刀法的刀手。

  刀手瞬間衝上,快的如鬼魅一般,快的令四個侍衛連閃躲的機會都沒有。刀手揮刀,僅僅一刀,快速劃開了三人的喉嚨,以及老侍衛即時揮出的刀刃。
  刀手站直了身軀看著老侍衛,舉起右手將刀放在嘴邊,舐血。

※※※

魔界帝都是由數十座雄偉的黑色建築組成的巨大的方形建築區域,最外圈以四個軍團佈署,每一面各有一位將軍指揮,他們的任務不是參與戰爭,是守護這個象徵魔界最高權力的區域。

帝都的內部建築呈圓環狀排列,由外向內一共三層。最中心點只有一座高於其他建築的大廈,擁有寬廣的視野,面臨敵軍來襲時能第一時間知道情況並做出準備。它,是權力的核心,每一個充滿野心的貴族,甚至是將軍都想要佔有它。

此時正有四個穿著便衣的男人聚在這棟大廈頂層的圍牆邊閒聊著。
一道巨大的影子突然遮住了陽光,一架接駁機來到頂層上空,黑色的機身上有著一道火焰的圖騰,四個男人往上看去,只見接駁機右側垂下了一條繩梯,一個黑衣人順著繩梯爬下。

四雙眼睛第一個看見的,是那黑大衣上繡著的一個火焰標誌,他們立刻認出來者的身份。一陣緊張的壓迫感瞬間襲擊四個男人的胸口。
「夜上校您好!」四個男人立刻走向黑衣人,恭敬地問候,夜丹微微點了點頭,快步走向樓梯。
夜丹突然停下腳步,轉身問道:「審問薩克的會議是在哪一層樓?」。
「8樓,第三廳。」
「恩。」夜丹轉身大步離去,一眨眼消失在樓梯口。
看著那繡著火焰標誌的黑色披風消失在樓梯轉角,四個男人同時鬆了一口氣。

『會改變魔界秩序的強大王者已經出世。』預言者曾經這麼說過。
就憑他身上強烈的魔威,許多魔界高官已經認定夜丹就是預言者所說的人,年紀輕輕就擁有不輸給魔界四大長老長久歷練的魔威。
他們都感覺到,魔界大權易主之日就快到了。魔界長久以來對立的兩大勢力,同時將希望跟陰謀,對準了夜丹以及他身邊的人。
──製造混亂的導火線已被點燃,現有的秩序已被破壞。
風,從我的身邊吹過,捲起漫天的殺機
qweiqiqoe
哈棒國奴隸
 
文章: 8
註冊時間: 週日 4月 01, 2007 10:55 am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