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恐怖病,同人作品『功夫─正義種子』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都市恐怖病,同人作品『功夫─正義種子』

文章sky70171 » 週五 11月 27, 2009 12:21 pm

首先先跟大家問好

我是刀大的書迷,會寫這篇文章,純粹是個人喜好

此文章算是我自創的同人作品,也正式與刀大的經紀人聯絡後,才開始創作

在此先聲明,我並不會模仿刀大的寫法風格,

以大家也不用抱很大的期待,但是若是把這當成另外一個作品

或許也能給大家帶來不同感受,大家的批評我也會接受的

接下來請大家慢慢欣賞我心中的正義故事,一個新的功夫傳奇。
sky70171
哈棒國奴隸
 
文章: 2
註冊時間: 週五 11月 27, 2009 12:19 pm

Re: 都市恐怖病,同人作品『功夫─正義種子』

文章sky70171 » 週五 11月 27, 2009 12:22 pm

「來世英雄再見‧‧‧‧‧‧」

師父常在夢裡說著這句話,這句話對他來說,意義重大,我無法忘記從師父腦子裡抽出的那一段悲傷記憶。

二十年前,家破人亡!

二十年前,天人永隔!

二十年前,師父如果沒有碰上師父的師父,那‧‧‧‧‧‧



「小風,禮拜一到學校要是沒有把五百元保護費拿給我老大,後果會是怎樣你知道吧。」
電話一頭,令人厭惡的聲音刺進我的耳膜,一個替他所謂「老大」收費的小嘍囉對我吼著。


「你跟你們老大說,我沒有錢,就算有錢,我也不會給你們的,我小風命一條隨你們怎樣處置。」
我一邊摳著鼻孔一邊對著電話那頭敷衍的說,即使免不了到頭來一頓打,我也不怕。


我,徐逸風,台北縣某所高中的高一新生,小時候父母常跟我說,人窮要窮的有志氣,即使窮也不該讓人欺負,雖然我夢想有多啦A夢來幫助我,拿出各種奇特的道具來幫我賺錢養奶奶,但漫畫畢竟是漫畫,看看就好,不過天生體格瘦小的我,怎麼可能打得過跟我同年紀的男生呢,尤其是那種發育時期養分總是吸收的特別好的,體格像是大雄宿敵胖虎一樣的男生,所以我身上總是紅一塊紫一塊的,但這也是我男子漢的象徵,每次洗澡脫衣服時,我總會驕傲的盯著它們看。


「唉,今天才撿一袋空瓶而已,現在人的環保意識真的有那麼好嗎,撿了一天才這樣,看來今晚我的皮帶又要派上用場囉,哈哈!」
我苦笑著,自從父母去世後,我就跟著奶奶一起相依為命到現在了,家裡只有我跟奶奶兩個人,平時就跟奶奶靠著我們所謂偉大的政府所發放的微薄貧寒津貼過活,放假時就到處跟商家討空瓶子換點回收費來貼補生活,雖然生活困苦,但我樂觀的本性卻讓我開心的度過了這些苦日子。


「算了,早點回去吧,今天買碗奶奶最愛的皮蛋豆腐粥來哄她開心吧。」
奶奶在爸媽去世後,努力的撫養著我,但人總是敵不過歲月的摧殘,奶奶身體狀況也大不如前,自從一場大病之後,就一直躺在家中休息,而我只要能偶爾帶碗豆腐粥回去孝順她老人家,她就會像是康復一樣,氣色好很多,而這也是我努力過著每一天的動力。


「媽的!早上不是要你約五班那個正咩出來,啊人勒?」
一個染著金頭髮的小混混正在公園的亭子裡對著手機大喊著,看來是正值精蟲衝腦時期,滿口問候你媽的大聲罵著手機另一頭的小弟吧。


家中附近一個根本不會有小孩跑來玩的公園,早就已經變成了不良少年們的集會場所了,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走過,手上裝著空瓶子的袋子在我的甩動下,不斷畫著大圈圈,要是盯個兩眼惹上這種人,可不是一兩拳就能了事的。


「算了算了,你他媽現在最好在十分鐘內出現在我眼前,否則等等我就讓你躺著回‧‧‧‧‧‧家,操!。」
混混摸著自己的頭髮,再聞聞自己的手,臉色大變。


人就是那樣的倒楣,裝著塑膠瓶的袋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破了個洞,袋子裡面的瓶子像是飛彈一樣,硬生生的炸開在那個金髮混混頭上,慘的是,裡面的飲料淋的他滿身臭酸,眼前這種情形,當然要趕快逃命啦,正要拔腿逃跑時,卻沒注意腳下一個坑洞,向前一個踩空,直接摔個狗吃屎,慘了慘了,來不及了,觀音菩薩、耶穌,救救我吧。


在我為自己小命禱告時,我的眼神被一個景物瞬間吸引,公園涼亭後方有棵大樹,大樹上依稀有個人影踩在樹枝上面,樹枝並不會很粗,差不多只有一個女孩子的手臂那樣纖細,那真的是人嗎,還是說我看到不乾淨的東西了,微風帶動了樹枝上的每片葉子,唯獨只有那個人影依舊佇立著。


突然間,我感到背後突然竄出一股寒意,我的額頭冒出像露水一樣大的汗珠,我開始感到呼吸急促,我的視線開始模糊,我是怎麼了,難不成等等人生走馬燈就要出現在我的腦海裡。


「幹你娘勒,同學,你他媽很有種嘛,居然敢用瓶子丟我,還弄得我滿身臭味,你是找死。」
混混不斷走近,而我也緊張的爬起來跟他道歉,但目前這狀況,手腳不聽使喚,我看我是兇多吉少了。


混混的拳頭高舉過頭,猛力揮出,正往我臉上鼻子拜訪時,突然一個五元大小的碎石,打中了他的拳頭虎口,拳頭因此揮歪,而拳頭的揮擊軌道目標也從我的臉變成了我身後的圍牆。


「靠北!痛死了,是誰?是哪個不要命的傢伙,出來呀。」


咻咻兩聲,石頭再次擊出,但這次的目標不是拳頭,而是混混的背後肩胛骨跟脖子。


「出‧‧‧‧‧‧來‧‧‧‧‧‧」
混混兩眼一白,倒在我面前,昏了,他昏倒了,趁著機會,逃命要緊。


我沒命似的跑往回家的方向,我想這是我這一生中跑最快的一次吧,快到連奶奶的豆腐粥都忘了買,有句話說的好,豆腐粥可以晚點再買,但是小命可沒有辦法買起來存呀,你說是吧。


一進家門,我立刻將門反鎖鎖上,雙腿不斷的發痠顫抖著,我跪倒在門口的鞋櫃旁,大口大口喘氣著,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恐懼爬滿全身,可怕的不是混混,因為混混被打昏了,而是有個比混混更可怕的東西,躲在大樹上注視著我,爸媽,保佑你兒子,你兒子還想賺錢娶老婆呢。


「小風呀,小風,是不是你回來啦?」
房裡傳來奶奶的聲音,我這才回神過來,雙腳也慢慢恢復知覺。


「奶奶,是我,我回來了」
我走進奶奶房間,見到奶奶正想爬起來,我立刻上前扶住奶奶。


「奶奶,小風沒事,你怎不多躺著休息呢?等等我就去買豆腐粥給您吃唷。」


「小風呀,奶奶身體好得很,不用擔心,今天辛苦你了,錢就留著吧,你一定餓壞了,奶奶去熱剩飯給你吃啊。」
看到奶奶身體一天比一天虛弱,頭髮也一天一天變白,我實在是非常擔心,要不是沒錢支付奶奶的醫藥費,不然奶奶也不用這麼難受了,我的眼框,緩緩滑落我的悲傷。


「奶奶,我先去洗澡,你躺著休息,等等小風去買豆腐粥給你吃。」


奶奶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深怕我為他擔心,靜靜的躺回床上,看到奶奶這樣我也下定決心,一定要把奶奶病治好。


洗完澡,無比的舒暢,就好像全身的毛細孔原本被沙子給塞住,突然全部噴出一樣,而我的疲勞也跟著汙濁的肥皂水一同流進了排水溝,我拿起一件純白的T恤穿上,配上一條七分短褲,頭也沒擦就趕著出門幫奶奶買他最喜歡的豆腐粥。


「李叔,老樣子,記得一碗豆腐多一點唷。」


「好!小風,你真孝順呀,現在像你一樣的年輕人‧‧‧‧‧‧」


「不多囉,李叔,從小到大你都是這台詞,我都會背了。」


李叔是個人很好的大叔,靠著一個小攤子也賺到了一間房子,也從攤子轉變成現在的小吃店,李叔從小看著我長大,對我照顧有加,個性憨厚木訥,一個大男人都年過四十了卻還沒討老婆,實在是人間少有。


等粥好的同時,我發現店裡坐著一位男人,身穿淺藍唐裝,頭綁馬尾,活像是八點檔古裝連續劇走出來的大俠一樣,臉上雖然散著一股滄桑,卻又讓人感到一股正氣。


「李叔,裡面那位先生,常來這嗎?」
我一邊偷喵男人,一邊悄悄的跟李叔詢問這人的來歷,是怎麼了,我居然又開始心跳加速,呼吸急促,這感覺就跟傍晚時一樣。


「那位先生,好像是南部人,從彰化來的,說是要找人,咦?小風你怎麼啦。」


「沒‧‧‧‧‧‧沒事,可能是這幾天有點中暑吧,我回去休息隔天就好了。」
我的汗水就像是壞掉的水龍頭一樣,從我的眉間不斷滴落,但我的目光不曾離開眼前這位男人,男人突然抬起頭看著我,他的目光掃視著我的全身,我就像是一隻等著待宰的羔羊,被一頭飢餓的獅子給盯著。


「老闆,這些多少」
男人緩緩站起,伸手掏了掏口袋的零錢,從他身上我彷彿感受到一股氣場,一股令人無法接近的絕對力場。


「呵呵,老弟,這頓就當是我請你,等你找到人,再來捧我的場,到時候在付錢也不遲呀」
老闆看這男人遠從外地來到這,旅費有所限制,心想跟他交個朋友,也就婉拒了他的飯錢。


「那我下次一定再來,到時候我會連今天的份一起付的,非常謝謝你的好意。」


男子緩緩走出門外,我的身體也慢慢恢復了正常,我沒有多想,伸手拿了一張百元鈔給李叔後,我也快步走回家,一路上我回想著在公園所發生的事情,莫非,是這男人,讓我有這種壓迫感呢,走著走著,卻沒發現,巷口出現了兩名男子,擋住了我的去路。


「同學,我們還真巧呀,公園讓你逃過一劫,我現在看你往哪跑,侯細。」
今天真是倒楣到家了,沒想到還給這混混給堵到,我立刻往李叔的小吃店方向跑,剛一轉身,就被兩個胖虎個擋住,完了,真的要被扁了,完了。


巷口兩邊的混混將我逼到巷口中間,要打可以,但別把我奶奶的豆腐粥給打爛了,我拼了命的護住胸前的豆腐粥,閉著眼準備承受接下來的拳打腳踢,就在下一刻,在場的連我五個人都被嚇呆了,一道藍色人影,從天空落下,聳立在我前方擋住了兩邊的人。


「先生,啊你是哪位,雖然不知道你是怎樣跑出來的,不過我勸你少管閒事,皮肉就可以不必挨打了。」
金髮混混,看著四周,再疑惑的看著眼前的男人,手中的小刀不斷在手上拋接,檳榔染紅的他的雙唇,也為他增加了些許的狠勁,男人不為所動,對著我問了一句話‧‧‧‧‧‧


「你叫小風,想不想跟我學功夫,只要三個響頭,我就收你為徒,傳你正義。」
男人眼裡閃耀著光芒,一股充滿正氣的光芒,這股光芒令我在這危險的處境下感到放心,但他所說的話我卻不太明白,師父?徒弟?


「媽的,不聽我講話,先幹掉你在幹掉那個小子,殺。」


電光一閃!混混手中小刀迅速射出,下一秒,一個不可能發生在現實的事情發生了


男人俐落的旋身屈膝,左手捏起地上一塊碎石,碎石被夾在男人中指與無名指之間,蓄勢待發!


「心浮氣躁,毫無勁道可言。」


男人右手雙指一夾,疾射而出的小刀溫馴的停在男人手指間,左手中指順勢一彈,碎石畫破空氣,發出細小鳴響。


聲音停止,混混身旁男子倒下,碎石不偏不倚的擊中男子眉心,力道之大,足以令男子當場昏厥。


「幹!功夫?怎麼可能,騙肖耶,一起上!」


男人背後兩名男子,聽到混混叫罵,一回神便狂吼衝向男人,打算利用體型優勢來擊倒眼前這名男人。


「全身都是破綻,小子看好了,我凌霄派絕學,凌霄毀元手,崩!」


只見男人大喝一聲,轉身雙手推出,掌勢輕輕落在兩名男子肚子上。


輕柔!

狂猛!


兩名男子被凌空擊飛至巷口,雙雙昏死。


「小子,你有正義之心嗎,有的話跟我學功夫,因為正義需要高強功夫!」


金髮混混尖叫的跑離了巷子,即使過了三條街口,我依舊聽得到他的叫聲。


這一晚,我遇見了生命中的哆啦A夢,一個到處散播正義種子的哆啦A夢。


我生命中的重要恩人,顏紹淵,顏師父。
sky70171
哈棒國奴隸
 
文章: 2
註冊時間: 週五 11月 27, 2009 12:19 pm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