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補手【六】在天河流淌之時 (part 2)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心魔補手【六】在天河流淌之時 (part 2)

文章citygirl » 週日 2月 21, 2010 5:10 pm

【楔子】暗夜




老舊的社區,狹窄的防火巷裡,幾隻夜半吊嗓子叫春的貓,百無聊賴地觀看一場三小時的單方面虐殺。

男子白皙細長的手指,兩根插入女子的眼窩,其餘三指緊扣女子的臉,將她的後腦勺一次次地往牆上撞。一條粗大的鐵鏈,穿出女子背脊,噴湧出觸目驚心的黑血。鐵鏈沉沉砸在地上,沒發出半點聲響,只濺起幾朵血花。

手一鬆,女子倏地摔落,男子輪番踩踏女子寸斷的肋骨和血肉模糊的臉,以及早已看不清楚原本應該是什麼的身體其它部位。

最後,男子將黏滿碎肉的鞋底在女子身上隨意一蹭,斜倚着牆,迎風點菸。



瞥了一眼地上的女子,男子的菸被女子啐出的血痰滅熄,菸隨即被丟在女子臉上。

「還沒死?」

「就憑你?」三小時以來,不要說呻吟了,連氣都沒坑過一聲的女子,終於打破沉默。

男子不置可否,「那也是。」



看着女子幾無完好寸肉的殘軀,他自己也不禁皺眉,但有些事必須讓她認清楚,「妳早該知道,跟我作對的下場。」

女子空洞的眼窩,透過被血黏成一團的黑色瀏海,望向男子墨黑的大眼。

「現在妳是帶罪之身,沒有人會相信妳。敢去告發我跟她的事,我讓妳再也回不來。」

「你怕我?我好榮幸。」女子輕笑,堅持抬起被絞爛的手臂,食指搖搖欲墜地指向男子,「你等着,我一定會回來見你。」



驀地,男子朝天一指,女子點頭。



「永別了,穆瑞爾。」

「再會吧,維其爾。」



名為維其爾的男子,瞬間消失在穆瑞爾眼前,一併帶走穆瑞爾嘴邊殘存的笑意。
最後由 citygirl 於 週六 8月 13, 2011 7:23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20 次。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楔子】暗夜

文章黑月 » 週二 2月 23, 2010 11:14 pm

又是一個感覺有點小黑暗的開頭,不過看主題感覺這篇比較朝向嚴肅的哪向去?還是我猜錯了(笑)

其實我比較喜歡c姐上一篇的楔子耶(小小聲),感覺神秘了些,也戲劇化了些。不過我想這是見仁見智!

期待這兩篇~
黑月
哈棒國平民
 
文章: 91
註冊時間: 週六 2月 24, 2007 8:17 pm

Re: 心魔補手【楔子】暗夜

文章citygirl » 週三 2月 24, 2010 6:48 am

這兩部的情節會很歡樂﹐可是整體的調性是悲傷的。

我自己覺得這篇比較神秘喔XD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楔子】暗夜

文章citygirl » 週三 2月 24, 2010 6:51 am

【一】暴力上癮(part 1)




厚重的深灰雲層褪了黑夜,渾身濕透的穆瑞爾站在窗前,眼前是傾瀉而下的大雨。她脫下黑色長風衣,纏在身上的粗壯鎖鏈鬆脫後,無聲地撞向地板。

她靜靜地看着雨,身上濕透的黑色襯衫長褲,逐漸幻化成一件乾爽的淺紫色洋裝。在這同時,她一頭烏黑短髮緩緩變長,身形漸漸變矮,她細瘦的小手梳了梳又長又卷的褐色秀髮,粗壯的黑鎖鏈同時消失。

她點了根維其爾喜愛的薄荷涼菸,跟當年他丟在她臉上的菸是同一個牌子,濾嘴還上了珍珠粉。



「這菸會殺精。」

「你又用不着。」

記得當時的維其爾,慣性地聳聳肩。



自那一晚維其爾離去後,她虛度了五年光陰。那五年,時間對她而言是完全靜止的,她悲傷地幾乎要丟棄自我,但她能拋去自己,卻無法遺忘維其爾。

自脊椎延伸出來的粗重鐵鏈,是從她的心裡長出來的罪孽,她會揹負這沉重的枷鎖,完全是拜他所賜。

她對他說過,他們會再見面的,她就會履行這個諾言。他們兩個都清楚知道,他們揹負着同樣的罪,但受罰的只有她一人。

她曾在戰火中,對這與她出生入死的夥伴,發誓要禍福與共,這個承諾,她會信守到底。

她都已經走到這步悽慘的田地了,他還會怕她回來告發他,就是因為他知道,她絕對言出必行。

他名副其實地,將她從天堂推入了地獄。她知道自己是該下地獄,但前往地獄的路上,她不會一個人走。

下次見到他時,她就會將他一起拖入地獄。

只因他和她任何一人,都沒有獨享幸福的資格。



雨停了。天光逐漸亮起來,映入她深黑的狹長雙眼,門外響起一陣腳步聲。

她轉身盯着門口,默默等待。每天早上在那扇門打開時,她就成了「游靜水」,心魔補手心理治療事務所老闆———游靜水。



「早啊,靜水。」一身灰色西裝的阿茶一進門就把一份燒餅油條豆漿放在自己桌上,「昨晚辛苦了。李佳欣又做了什麼?」

「燒了五間違建空屋,炸了二十隻流浪狗,跟這幾天差不多。」

「所以我們可以推論出,她沒有精神病,她是下意識地去毀壞無法對她反擊的事物。」阿茶一手從黑色公事包中抽出文件,另一手抓起麥克筆,「所以,今晚要結案了。」



牆上白板的左半部,寫了幾行字。

Case 37:李佳欣,女,十二歲

‧過往重大行為:燒毀自宅,企圖炸毀垃圾處理場未遂

‧近來重大行為:燒毀空屋、廢棄廠房,炸死流浪貓狗

‧病史:從小開始顯露暴力傾向,暴力傾向、發病次數、肇事規模和年紀成正比。



性格和動機這兩個項目底下,列出了幾個選項,靜水沉吟一會,「性格那一欄,把叛逆、反社會性格和易怒劃掉。動機那一欄,紅字以外的選項全部劃掉。」

阿茶不可置信地看着剩下來的選項。

‧性格:奸詐,膽小,愚蠢

‧動機:暴力上癮,純粹的毀滅慾望



「我還是很難相信,會有無理由的暴力,她也太誇張了。而且很矛盾啊,她居然自己知道不能去攻擊人類,只找不會被留意到的空屋、廢棄廠房以及流浪貓狗的麻煩。」

阿茶拿起李佳欣的照片,照片上的可愛女孩有着燦爛的笑容,「虧我一開始還以為,她是有哪裡不開心,第一次去她家還拼命逗她笑,跟她玩的…」

無意識地比劃手裡的麥克筆,阿茶在想自己該寫什麼,「這次妳要如何治療這位病人?等等…真要照妳說的去做?」

靜水面無表情地聳聳肩。



「我們現在能確定她沒有精神病,但我怎麼覺得,到時候被妳那樣治療,她會直接被嚇瘋…她還那麼小…」

「不然你有其它辦法?」

阿茶吶吶地放下手裡的麥克筆。



‧方案:最終手段

「話說…妳為什麼覺得她的性格是奸詐、膽小、愚蠢的?」

「以為自己能毀滅一切,卻下意識地避開可能反擊自己、給自己惹來麻煩的對象,可見她膽小很小,成不了什麼氣候;她挑選的攻擊對象也是毀損了也不大可能被發現的對象,可見她很奸詐…」靜水照慣例地對阿茶講述她的分析,心裡想的卻是,人類的劣根性也就只有那幾種。



阿茶翻閱着他蒐集的資料,「根據這幾天的觀察,她今晚極有可能前往我上次提到的那塊廢棄工地,畢竟那裡停工停了快五年了。」

「我會先去看看的。」
最後由 citygirl 於 週二 5月 17, 2011 3:42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3 次。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一】天天都是情人節(上)

文章citygirl » 週二 3月 23, 2010 4:51 pm

【一】暴力上癮(part 2)



一會後,靜水出門發傳單,阿茶坐在電腦前打字,整理幾個尚待觀察的個案。

處理病患的案子時,他跟靜水的分工向來是一樣的。他做調查、整理與接觸病人,靜水進行治療。

靜水是這間事務所的心理治療師,由她來治療病患是應該的。但她跟一般的心理醫生不同,不是坐在椅子上按小時計費,聽取病人的痛苦與煩惱,一邊作筆記與開藥單,而是以實際行動去盡速解決。這跟他對心理醫師的認知有很大的不同,他對這個領域不熟,也不好過問。

他覺得這樣似乎比他所知道的,一般的心理醫師,來得有效率,病患也真的都有被治好,變得比較正常了,但看着手上一整疊過往案件的解決方案,都一律只寫了「最終手段」四個字,他不免有點好奇跟疑惑,靜水到底是如何治療這些病患的。



少女般的可愛純淨外表,行為舉止卻頗為沉靜老成,像是太年輕的身體,卻裝着一個老靈魂,這是靜水給他的感覺。一開始他認識靜水時,就不相信看起來仿彿還未成年的她,會是心理醫師或治療師。

靜水留了一頭長長的褐色鬈髮,以及茶褐色的雙眼,有着外國人的外表,卻說了一口標準的中文,以及普通的中文名字。她的外表與言行舉止充滿了不協調,顯露出她的與眾不同。他曾一時興起,透過以前因工作關係而認識的特殊人脈去查,但她的資料沒有任何特殊之處。



「在偷懶?」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的靜水突然出聲,嚇得他從椅子上彈起來。

「沒沒沒…我正在想說,中午了,可以去吃午餐了…」

「下班前把這一疊資料全部看完,再處理完接下來我們要辦的那對情侶的案子,就可以走了。」靜水將一大疊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來的厚重文件丟在他桌上。

看着施施然走出大門的靜水,阿茶引用了一句不知道哪裡看來的廣告詞,為此刻的心情下了註解,「老闆沒人性,害我得胃病…」



走出檔案文件地獄後,阿茶含淚望向久違的夕陽…隔了整整二十四小時,他真的覺得夠久了,靜水早已離去。

靜水走出大樓後,不經意地抬頭望向事務所,此時方近黃昏,事務所的霓虹燈招牌正好亮起。心魔補手心理事務所,她喃喃默唸着。

她從不把懦弱又低能的人類放在眼裡,現在卻得拿人類的錢,替人類做事,靠着捕捉人類的心魔來贖罪,也因為這樣,她才暫時逃過了死刑。自己靠人類逃過死刑,幾個月前還被人魂所救,現在還得請人類為自己做事,要是這麼荒謬的事,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她鐵定會笑得很開心。

她知道現在笑得最開心的,絕對是維其爾,但她很想知道,他們兩個,到底誰會笑到最後。



這座城市裡的有些東西,是只有在被注意到的時候,才會成長的,而這跟注意到的時候,已經長了那麼大了的親戚的小孩不同。眼前這片工地,當初被媒體關注的時候 ﹐弊案在立法院裡被吵得天翻地覆的時候,政府讓它成長得很快,但鎂光燈消失了,對選票沒有影響了,它的成長停止了,在長大前,就已沉默地衰老。

靜水躍過鐵絲網的時候,看見另一邊有個破洞,她留上了心。



在偌大無人的工地裡,她仔細觀察結構,想想這裡有什麼東西可以用。

每當維其爾看到這種廢棄工地、空蕩廢墟或因故被遺棄的空屋,他就會笑說,「人類真奇怪,在有些地方,人類就為了能住在那裡,非得花大錢搶成一團不可,而有些地方,卻是空出一大片,老半天沒人來住。」

「人類?不意外。」人類奇怪的地方可多了,她早已見怪不怪,不像維其爾,總會為此感到有趣。

這種不管看到什麼都會想起維其爾的註解的習慣,再給她幾千幾百年都改不掉。



火紅夕陽映入靜水瞇起的墨黑雙眼,她褐色的長卷髮逐漸變黑變短,地上的影子也越來越長、越來越長,徐徐晚風吹起她黑色的長風衣。

走在鷹架上冥想的她,下意識轉頭,看見一個瘦小又熟悉的身影,從遠處的破洞爬進來。

靜水搖搖頭,這種走狗洞進來的行為,提醒了她回去事務所後,要在白板上『性格』那一欄底下,在『奸詐、膽小、愚蠢』旁邊,加上『無能』兩個字。



確認纏緊了從後背破出的粗壯鎖鏈﹐不妨礙行走後﹐她無聲走向兩根鋼筋交錯的夾角,站定等待。透過這幾天的跟蹤,她和阿茶整理出李佳欣這位『病人』的行動模式。她閉着眼睛也可以看見,李佳欣會先研究逃脫路線,再開始潑灑汽油和設引線,就如她昨天對阿茶說的,會去燒屋炸房殺流浪狗的十二歲女孩乍聽之下很恐怖,但這畢竟還是個十二歲的女孩。

她沒有說出口的是,這畢竟還是個人類,膽小的人類。



李佳欣走過自己腳下的鋼筋,靜水輕輕彈指,幾條鋼筋唰地憑空砸在李佳欣面前。

李佳欣不禁驚呼,抬頭一看,卻什麼也沒看到,稍微愣了一下,她繞過那堆鋼筋,繼續往前走,不時抬頭張望。

腳邊幾個鐵桶突地翻倒,溢出黑色液體,李佳欣嫌惡地皺眉,急忙閃避。

注意腳下又抬頭張望,李佳欣不小心撞上了起重機。起重機震了一下,怪手竟動了起來,當她嚇得跑開時,怪手不動了。



「有…有人在嗎?」

李佳欣的顫聲呼喊,如預料中地傳入靜水的耳裡。

接下來的十分鐘,什麼事也沒發生,直到怪手的手臂突然脫落。
最後由 citygirl 於 週二 5月 17, 2011 4:07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4 次。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二】毀滅一切的慾望(上)

文章citygirl » 週二 5月 04, 2010 3:29 pm

【一】暴力上癮(part 3)



李佳欣要閃避已來不及,看到怪手落在眼前,她嚇得無法動彈,轟隆隆地巨響在耳邊迴蕩。她原地抱頭蹲下,直到沙霧散去,睜眼後卻看見怪手就剛好掉在她腳邊,距離她不到三公分。

這種詭異的情形,跟這幾天差不多,每次出現異狀時,她四處張望,就是沒有看到人。今天來到這裡前,她已有些膽怯,她不懂這是怎麼回事,不管去哪裡炸房燒屋,最後雖然都讓她炸成了,但不安在她心中不斷累積放大。

炸藥還沒有全部用完,但她決定先行離去。她走出這一片鋼筋水泥,從來時的破洞出去。



正要點燃引信時,她感覺到腳邊有東西。低頭一看,是兩隻長滿癩痢的瘦弱小狗。她抄起鋼條,幾下就敲碎了兩隻小狗的頭骨,滿頭是血的小狗倒地死去。

她抱起兩隻小狗走入工地,放在離導火線不遠處。她回頭走向來時的破洞,卻看見二十幾隻流浪狗擋在破洞前,對她狂叫嘶吼。她隨即將汽油潑在它們身上,正要點火時,腳下踩到汽油,才突然警覺,點火會發生什麼事。

依舊擋住唯一出口的流浪狗群將她團團包圍,陣陣怒吼嚇得她手腳發軟。她環伺高聳的鐵絲網,決定試着攀爬。她拿起鋼條威嚇流浪狗,它們跳起來咬碎她的手,鋼條掉到地上,它們上前撲向她,將她的手臂和大腿咬成幾團爛肉。

她拼命反抗,同時爬向鐵絲網,一邊努力掙脫它們一邊往上爬。她將背包裡的磚頭石塊往下砸,有些流浪狗被砸得頭破血流,但有一隻大狼狗咬住了她的腿,將她往下扯。她再也抓不住鐵絲網而摔落,只能恐懼地睜大淚眼,仰視無數獠牙撕裂、分食自己,視野所能觸及的夜空,仿彿也被撕碎了…



不知過了多久,宛如要被撕裂的四肢讓她痛醒。她低頭看見自己身上可怖的傷口,逐漸想起發生了什麼事,才嚇得坐起來。她環顧四周,一隻狗也沒有,這裡也不是那片工地,而是她家巷口,她躺在巷口的路燈下。

這習慣的日常環境讓她安下心來,正準備起身時,腳邊的紙箱傳來一陣微弱的哀鳴。她探頭看進紙箱,與一隻毛茸茸的白色小狗四目相對。

她猛地原地彈起,驚駭地瞪着小狗,不住倒退,最後終於轉身逃跑,不住地回頭看那小狗有沒有追過來。



靜水從路燈旁的卡車後走出,一道黑霧背對她逃跑的李佳欣身後冒出,倏地飛向她,那是人類的心魔幻化而成的黑霧。在它滲入食指後,她深吸一口氣,黑霧消失。

她在紙箱旁蹲下,摸摸小狗的頭,小狗傻氣地吐着舌頭,小尾巴晃個不停,最後目送着她離去。

正如她所計劃的,今晚她也成功補獲了心魔。
最後由 citygirl 於 週二 5月 17, 2011 4:12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二】毀滅一切的慾望(上)

文章citygirl » 週二 6月 29, 2010 4:22 pm

【二】一無所有的開始



西洋情人節已經過了一個禮拜,阿茶的桌上還擺着一大盒讓靜水感到份外刺眼的,用英文寫着「I Love You」、「Be Mine」等等肉麻字樣的心形棉花糖,放在一隻抱着大紅色愛心的白色小熊旁邊。

阿茶示意靜水拿幾顆來吃,靜水只是嫌惡地抱緊雙臂,「給我把這種東西收起來。」

「為什麼?妳不覺得它們很可愛?」阿茶將桌上的小熊緊緊摟在懷裡,「跟這隻熊熊也很搭啊…我有跟妳說嗎?這隻熊熊是我妹妹送我的!她親手做的喔!有幾個哥哥能收到自己妹妹親手做的情人節禮物呢?」

「你不丟我來丟。」靜水一把抱起糖果盒,作勢扔進垃圾桶,阿茶急忙拉住她,「好啦好啦,我明天不帶來就是了嘛。」



靜水才放下糖果盒,阿茶就立即把小熊護在懷裡,「熊熊你不要怕喔,我的老闆靜水只是因為情人節一個人過,脾氣才會這麼壞,平時她真的沒有這麼兇喔,雖然只有好一點點…」阿茶安撫着他認為已經受驚了的小熊。

靜水默默地瞪了一眼他懷裡的小熊,卻瞬間讓他感受到萬箭穿心。他左手抱住糖果盒和小熊,右手熟練地抄起一疊傳單,「今天輪到我出去發傳單!」隨即腳底抹油溜出大門。



抱着糖果盒坐在公園長椅上,阿茶把軟軟的愛心一口一口塞進嘴裡。這是他來心魔補手心理治療事務所工作後,過的第一個情人節。他是單身,對情人節沒什麼感覺,但能了解部份單身的人對情侶嫉妒的心理,不過他從來沒遇過像靜水那麼憎恨情人節的人。

靜水個性孤僻、古怪又易怒,但男人看到美女,是不會在意這麼多的。他真的從來沒看過比靜水更美的人,他不明白為什麼她從來就沒有人約,也不跟人約會,情人節只能一個人過。



還記得是在一個山裡的小城遇見她的。這是個座古老的城鎮,店家很早就打烊了,他太久沒去竟然忘了。整條石板路上,兩、三家餐廳之外,其它小店早已拉下鐵門熄燈,路上幾乎沒人。

他沒有吃飯的心情,掏出一根大衛朵夫,逆風點菸。冬夜的山城很冷,只穿了一件襯衫和西裝長褲的他,縮着身子坐在石梯上,寧願坐在冷風裡抽菸也不願就這樣開車回家。

他百無聊賴地抬頭看着眼前整排的紅燈籠,滿街什麼都沒有,也沒有行人,空有紅燈籠照耀石板路,頗為空虛。

然後他看見了她,游靜水。



她從石梯下方拾級而上,一頭栗色長卷髮隨着冷寒的晚風飄起,酒紅色的古典洋裝裹着玲瓏有致的姣好身段,走起路來柳腰款擺。他心想,天這麼冷,她竟也穿得和他一樣單薄。

她越走越近,他這才有機會看清楚她的臉。他被她如此純潔的美麗震懾住了,少女般白淨的小臉上鑲着深褐色的大眼睛,光只是被凝視,心魂仿彿就要被奪走了。面對她純淨高貴的眼神,他深深為他的腦子裡只忙着計算她是什麼罩杯而感到羞恥。

燭影瑤紅,紅燈籠的燭火映在她臉上,他仿彿看見瑞雪被艷火溶化。



她走到他面前,在他身旁坐下,兩人相對無言。

很奇怪,卻又很自然地,兩人在冷風中瑟縮着身子,並排坐在石梯上。寥寥行人經過,看了他們幾眼。

直到菸快燒到了他的手,他才把菸丟在地上踩熄。這是他唯一的一根菸,抽完了,他只好回家。

他轉頭看她,她也正好看着自己。他被她看得有點不自在,下意識避開目光,低頭看手錶。



「現在很晚了——」

「心情好點了嗎?」她打斷了他的話,跟她輕柔淡雅的外表不同的是,她的嗓音清冷又寂涼。

他楞住,然後緩緩搖頭。

看着她溫柔關切的眼神,他突如其來地坦白了,「我什麼都沒有了。」

她遲疑地伸出手,輕撫他的背,他喉頭一陣梗塞,在他尚未察覺時,熱淚就已緩緩滑下。

她側身摟住了他,他也不由自主地伸出雙臂抱住她。

「我也是。」他祇聽得她輕輕地說。



良久後,他們放開彼此。她把名字告訴了他,游靜水,人如其名。她告訴他,她是名心理治療師。

「雖然很難承認,可是我想,我是真的有病吧。」

「如果可以,能讓我幫你嗎?你會是我第一個顧客…啊!」她輕嘆,「我這樣講,你不可能會讓我幫你的吧,我沒有經驗。」

他不得不承認,他會答應她,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她純淨的外貌,看起來應該不大可能騙人,不過他很懷疑她的年齡,怎麼看都是未成年人,直到她秀出她的身份證。

她為她自己沒有經驗,就要一個陌生人當她第一個顧客感到不好意思,但他也有感到羞怯的理由,「我…沒有錢。」

「沒關係,你是我第一個顧客,優待。」她露出了羞怯的微笑。



直到今天,他的病還是沒有完全治好,這讓他有點懷疑她的能力,雖說他也知道自己也該盡點力,但直到現在,她的顧客已經越來越多了。

他摸到了硬硬的盒底,才發現心形棉花糖已經全被他吃完了,他看了下手錶,赫然發現自己已經出來這麼久了。他扔掉糖果盒,一手拿起小熊,另一手抱起傳單,急忙走向最近的捷運站出口開始發傳單,不然他難以想像自己這下要幾點才能下班了。
最後由 citygirl 於 週五 5月 20, 2011 3:59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3 次。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二】毀滅一切的慾望(下)

文章citygirl » 週一 1月 31, 2011 6:34 am

【三】戀愛中毒 (part 1)



看着白板上的『83』,靜水感到有些無力。第八十三個案件,第八十三個心魔,離能讓她贖罪完畢的一萬,還有很遙遠的距離。一想到一萬個心魔充斥在自己體內,與自己完全融合為一體,她很懷疑自己是否能撐到那個時候,而不被心魔吞噬。



Case 83:劉依雯,女,二十歲

‧過往重大行為:以美貌為誘因騙取金錢與愛情

‧近來重大行為:以美貌為誘因騙取金錢與愛情

‧病史:自國中初戀時開始發作至今

‧性格:佔人便宜,公主病

‧動機:詐騙金錢,戀愛中毒



阿茶手上的麥克筆指着『方案』兩個字,「最終手段?不是吧,妳仇視情侶也要有個限度…」

「『方案』這一欄你寫上,『阿茶』。」

‧方案:阿茶



「什麼?!這次…這次竟然交給我來『治療』病人?!而且只寫個『阿茶』,等於什麼都沒寫啊!」

「我不知道這次的案子要怎麼解決,所以交給你了。」

「啊?!為什麼妳解決不了就得是我來做?妳不是心理治療師嗎?」雖然他向來很懷疑這點。

「開始工作了。」靜水指着阿茶的桌子。



阿茶在大嘆自己遇人不淑之餘,乖乖在椅子上坐下,一邊翻動檔案一邊看筆記本,筆記本上記錄了,病人的男友的妹妹所提供的資料。

病患劉依雯和其男友張正國,是大學同班同學。劉依雯活潑可愛,在眾多追求者中選了相貌普通又老實的張正國,兩人交往至今,感情很好。

前陣子的情人節,張正國為劉依雯準備了浪漫的慶祝方式,劉依雯很開心。奇怪的是,在情人節過後,劉依雯竟然說,她每天都想慶祝情人節。張正國以為是她很滿 意,也喜歡浪漫,所以每天都精心安排和準備禮物,但過了兩個禮拜後,他已不想再慶祝情人節。劉依雯為此感到不滿意,以分手作威脅,張正國祇得就範,每天繼 續慶祝情人節。

張正國長期處於強大的精神壓力,最近也逐漸無法負荷金錢壓力,他的妹妹張天河很擔心他,故而前來提出委託。



阿茶對詐騙金錢和戀愛中毒這兩個『動機』都存疑。他覺得如果自己是劉依雯,他會想辦法一舉騙光張正國所有的錢離去,而不是每天逼迫對方想出浪漫的招式和買禮物給自己。他也不覺得這是戀愛中毒,因為這怎麼看都不像戀愛。

就是因為兩個動機都不完全正確,才只好都寫上去。



依他來看,這個案子的病人其實有兩個,劉依雯和張正國都是病人,張正國心裡沒有病,是沒辦法忍受這麼久還不會想分手的。不過不管病人是一個或兩個,他覺得能從這案子收到的錢應該只會有一筆而不是兩筆。

他想,張正國是病人,卻是個很有創意的病人。女友的生日、交往週年紀念日、西洋情人節、七夕情人節和聖誕節,這五大交往節日,每年各過一次,男人為了讓女 友開心、給女友驚喜,都已經絞盡腦汁到快發瘋了,最起碼他自己就是,張正國自從今年西洋情人節以來,竟然每天都能想出一種慶祝方式和禮物,他都不得不佩服 起他來了。

正坐在他對面的靜水除外,他覺得女人大多喜歡浪漫,但能每天都享受情人節的劉依雯,某種程度來講,也很強大。



他正感嘆着不愧是什麼鍋配什麼蓋時,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他覺得劉依雯也很有創意。記得張天河說,劉依雯每天都提出一個不同的情人節來慶祝,多半是什麼國家 或什麼種族特別慶祝的情人節。姑且不論這些『情人節』是否只是巧立名目,他覺得能想出這麼多情人節、找到這麼多各種類型的情人節資料的她,真的很厲害。

他頓時好奇了起來,世界上到底有幾個情人節,有幾個與情人節類似的節日,有幾種慶祝方式?

一想到這裡,他開始上網搜尋。



看着辛勤上網查資料的阿茶,靜水想,有時候她也蠻佩服人類的。無能脆弱的人類沒有任何靈能,但科技與發明卻是他們專屬的能力。有時候看阿茶從網路上找到的各類資料,她也有點佩服人類的這項發明。

阿茶說網路上什麼都有,很多人用網路挖人隱私,只要有本事,什麼樣的個人資料都找得出來,也因此讓這些資料成為了被有心人拿來利用的把柄,陷人於不義,或讓正義得以伸張。

她暗自感嘆,若網路能讓她搜尋出維其爾的資料,以及維其爾為非作歹的把柄就好了,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完全不曉得靜水的心事的阿茶,正在搜尋情人節相關資料與慶祝方式。有『情人節』這三個字的搜尋結果自然很多,也有不少是他想看到的,慶祝方式、類似節日、各國情人節之類的。無論是哪國的情人節,類似節日和怎麼樣的慶祝方式,都讓慶祝的人感到很開心。

想到這裡,他看向坐在他對面的靜水。他想,世界上也是有靜水這種,不管是什麼慶祝方式,都不會感到開心的人吧。靜水對情人節莫名的憎恨,又在他心頭增添了一個謎團。雖說背後的原因,他怎麼想也覺得,只有可能是她曾經被拒絕過或被甩過,但他還是覺得很難想像,畢竟很多男人真的只在意外表,美女在情場上理應無往不利。

靜水感受到他莫名投射過來的目光,不禁問道,「好了沒?」

「我還在想、還在想…」他不明白,長得很可愛的靜水,為什麼總帶着不怒自威的肅顏,不時讓他戰戰兢兢。靜水很少有脾氣,更惶論發怒,他卻有點怕她。被她這麼一問,阿茶不由得地開始亂敲鍵盤裝忙,但被她這麼一嚇,他倒有了靈感。
最後由 citygirl 於 週二 5月 17, 2011 4:44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3 次。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三】戀愛中毒 (part 1) (全部重寫的新版)

文章無望 » 週二 2月 08, 2011 12:15 am

總覺得這篇我之前有看過,不過後來又沒看了,還是說打從一開始我就沒看到這篇?時間太久都忘光了...

嘛~新的一年就該有嶄新的開始!既然西提姐全部重寫了,那我就全部重頭看起好了!

(食畢)

剛開頭就獵奇,果然有西提姐的一貫作風!(拇指

以為自己能毀滅一切,卻下意識地避開可能反擊自己、給自己惹來麻煩的對象,可見她膽小很小,成不了什麼氣候;她挑選的攻擊對象也是毀損了也不大可能被發現的對象,可見她很奸詐…」

=>膽子很小?(笑)

第一章的心得:

靜水很猛,猛翻了。不過令我好奇的是,佳欣她手腳不是都被咬爛了嗎?怎麼還能起身逃跑呢?

感覺靜水很像是《空之境界》中的橙子,冷酷、睿智、極為理性,同時打不死......至於阿茶君呢,目前是花瓶,看不出來實際作用(喂!)

西提姐加油~~~等著後續~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Re: 心魔補手【三】戀愛中毒 (part 1) (全部重寫的新版)

文章citygirl » 週二 3月 08, 2011 1:55 pm

無望你來了喔(現在看到也太慢)

是阿你看過了,但我全部重寫了

我最近回想,我後來的作品好幾部,果然是開場就會獵奇或死人阿(爆)

話說這部阿秦也會出場喔

靜水會越來越猛(再爆)

我還以為你會說她像兩儀式呢XD阿茶現在就是黑桐這樣XD(沒用的花瓶)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三】戀愛中毒 (part 1) (全部重寫的新版)

文章無望 » 週六 3月 12, 2011 1:48 am

是啊,之前有段時間沒來,如今好空曠啊,不知道要讓刀板復活需要什麼樣的仙豆。


阿水會出場啊?那我拭目以待XD

之所以不覺得他像兩儀,是因為兩儀不是怪物啊。(黑桐口氣)
比較像橙子是因為橙子也被獵奇還是一副若無其事的,而且靜水的口氣比較像是不戴眼鏡的橙子,兩儀嘛...還嫌太有感情了些。

黑桐其實很有用的!在一篇盡是強者的小說裡,黑桐的視線讓讀者們知道「啊,原來這部小說都不是正常人」,雖說黑桐在某些地方也是相當的異常......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Re: 心魔補手【三】戀愛中毒 (part 1) (全部重寫的新版)

文章citygirl » 週六 3月 12, 2011 3:16 pm

【三】戀愛中毒 (part 2)



靜水會破例讓阿茶來解決這次的案子,一方面是因為她向來對情侶很感冒,另一方面是因為,她最近一直在煩惱着,在被扔在人間、無法與任何人聯繫的情況下,她要如何獲取情報,抓住維其爾的把柄,報他害自己差點被判死刑的仇。

她跟維其爾都是信守承諾的人,他對她說永別了,勢必是有辦法讓她再也回不去她的家,她所屬的地方。她不知道他會採取什麼措施,加上現在他的能力又比她強大太多,日以繼夜的焦慮,使她毫無解決案件的心思。

她的心不在焉,導致了今天的局面。她完全沒想到,阿茶會出這種餿主意。



改變外貌、隱藏真實身份的靜水,每天都活在偽裝與謊言裡。在人前她是游靜水,獨自一人時她變回穆瑞爾,心態的轉換上是很疲累的,這次為了收取心魔,她還得強迫轉換自己的個性,加重了心理上的負擔。可是她沒有心思處理這次的案件,一時想不出別的方案,想趕快解決這次的事件,就順着阿茶的意思。

似乎為此心煩的不只她一人。



幾天後的星期六,張天河介紹靜水和阿茶,給她的哥哥張正國和其女友劉依雯認識,五人在咖啡館見面。

在走進咖啡館前,她和阿茶兩人一臉沉重地對望。



「這種蠢方法虧你想得出來。」她的不滿被她從齒縫硬擠出來。

「喂!我也不想跟妳扮情侶啊,可是我想不出別的辦法了嘛,妳要有更好的方案就提出來啊。」

「要是有,今天我們就不用假扮情侶了。」

兩人同時嘆了一口氣,他一想到要跟她扮一整個下午的情侶就覺得彆扭,她一想到自己這個下午要做的事,就渾身無力。

「你倒輕鬆,只要坐在旁邊喝咖啡發呆,粗活都是我在做。」

「妳是心理治療師啊,反正平常主要的治療工作都是妳在做,沒差吧…」

話是這樣說沒錯,但她還是感到頗為不快,都說要讓他來解決這個案子了,結果累的還是自己,以她的個性來做這種事,比以往處理像李佳欣虐待流浪犬那種需要體力活的案子還累。



兩人杵在店門口也不是辦法,靜水身為事務所的老闆,得率先打起精神,「進去吧。」

她顫抖着舉起手,挽着他的手臂,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他們同時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勉力舉步,一起走進咖啡館。

兩人坐下來後,靜水還是緊緊挽着阿茶,頭靠在阿茶的肩膀上,宛如跟坐在對面,整個人幾乎黏在張正國身上的劉依雯互別苗頭。



雖說自己也是美女,但基於對美女的嫉妒和提防,劉依雯一看到靜水,就對她沒什麼好感。她下意識地緊緊挽着張正國,挑釁地瞪着靜水。

張天河作了簡單的介紹,「靜水和阿茶是我的同班同學。」

劉依雯挽着張正國,俏皮地搖了搖,「正國是天河的哥哥,我是他女朋友!」



「你們好,叫我們靜水和阿茶就可以了。」劉依雯聽了只是漫應一聲,張正國則是禮貌地回道,「你們也叫我們依雯和正國就可以了。」

「幹嘛啊,又不熟。」劉依雯顯得很不耐。要不是勉強看在張正國的面子上,她真的很不想來。她臭着一張臉,作勢看手錶,心裡想着要趕快回家慶祝今天的情人節。



靜水和阿茶對視一眼,靜水微笑,「依雯,正國,祝你們情人節快樂!奈哈沙馬!」靜水拿出一瓶冰檸檬草茶,晶瑩的淺綠色窄瓶,上面綴以一朵迎春花,遞給劉依雯。

劉依雯驚喜地接過瓶子,拉出軟木塞,一陣酸澀又爽利的清香流瀉而出。她深深吸一口氣,也給張正國聞聞,「好香!」她開心地讚嘆。

她喝了一口,沁鼻的芳香從她的口鼻充斥而入,檸檬草有着淡淡的甘醇,「靜水!妳怎麼知道今天是西非涅奴卡特族的奈哈沙馬?」

「因為我跟阿茶也有慶祝啊!」靜水笑嘻嘻地拿出另一瓶冰檸檬草茶,「我們來乾杯!」

兩人各拿着兩瓶冰檸檬草茶乾杯後,四人各自都喝了一口。靜水喝了一口後,一手扶着瓶子給阿茶喝一口,另一手在他下巴接着,喝完還拿手帕在他嘴邊按按,幫他擦嘴,阿茶渾身雞皮疙瘩都要掉滿地了,早餐差點沒吐出來。



劉依雯頭一次發現跟她一樣會慶祝特殊情人節,也喜歡每天慶祝情人節的『同好』,就跟靜水熟了起來,兩人嘻嘻呵呵地打得火熱,其餘三人都被晾在一旁。

阿茶雖然不是靜水真正的男朋友,但此時的他,竟也產生了跟張正國一樣,同病相憐的革命情感,他看見張正國眼裡也有同樣的熾熱,當下好想給張正國一個擁抱。



靜水和劉依雯這兩個披着人類外皮的外星人,聊到的『情人節』內容,已經天馬行空到超出太陽系,一舉飛到室女星系團還是大麥哲倫星系去了。

在暗暗佩服靜水的同時,看着同樣一臉茫然的張正國,他突然有種『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之感,也不禁懷疑平時張正國是怎麼跟劉依雯相處的,難道男人真的是只要美女都行?真是活該,可悲的生物。




與一臉呆滯的張正國對望了不知道多久後,阿茶突然想到了什麼,他看看手錶,搖醒早在一旁睡死的張天河,深吸一口氣,一手按住肚子,忍住反胃的衝動,儘量用最甜蜜深情的嗓音說,「小乖乖~現在已經是下午五點囉,我們該做『靼梅拉希』了喔。」

靜水這才停下來,「天啊!差點忘了!北鼻,好在你有提醒我!」她開心地親了一下阿茶的額頭。

劉依雯白了張正國一眼,「你看!人家阿茶都記得!」

張正國賠了幾句不是,拿出一個小沙盤,阿茶正要掏出來,張正國搖手,「共用一個就好了。」



阿茶掏出打火機,點燃了四根線香,四人拿起線香,他則同時拿起一根扁平的小鏟子,緩緩翻動白沙,他帶領眾人念了一串由近乎失傳的神秘語言所寫成的祝禱文之後,眾人將線香拈熄。

差點聽他們唸祝禱文聽到睡着的張天河,忍不住好奇地問,「這個靼什麼的儀式,是用來做什麼的?」

「簡單來講,就是祈求永恆的愛情。」阿茶現在已經沒什麼精神來給一個原版的複雜答案了,張天河也非常感激他簡單的解釋。




讓阿茶想趕快結束的原因還有一個,過去這幾個小時內,他已經聽到臨座好幾個客人在竊竊私語,內容大抵上是,「好可憐,長那麼漂亮卻是個神經病。」

劉依雯被當成神經病他不介意,照他來看,她本來就是神經病﹔靜水被當成神經病他更不介意,反正不是他的女朋友。可是他可不想被當作神經病的男朋友,或是被當成只靠下半身思考,只要是美女,就算是神經病也可以的可悲男人。



此時眾人終於要告別了,劉依雯忍不住問道,「靜水、靜水!妳知道好多我沒聽過的情人節喔,妳是怎麼知道的?我在網路上都沒看過耶。」

靜水神秘地笑笑,「其實也沒什麼,我是從一個很特別的網站上看來的,網址我寫給妳,」靜水拿一張杯墊寫下網址遞給劉依雯,「上面有很多資料。最厲害的是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甚至同一天,都有好幾種情人節呢!」

「真的假的?!」劉依雯非常興奮。

「嗯嗯!妳回去看了就知道。」

怕靜水又要跟劉依雯聊下去,阿茶急忙摟住她的肩,「小乖乖,我們該走囉~」

「妳看,北鼻他等不及了,呵呵~」靜水牽起阿茶的手,眾人一起走出大門,依依不捨地各自離去。
最後由 citygirl 於 週五 5月 20, 2011 12:44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三】戀愛中毒 (part 1) (全部重寫的新版)

文章citygirl » 週六 3月 12, 2011 3:28 pm

【三】戀愛中毒 (part 3)



劉依雯和張正國一消失在視線外,阿茶隨即雙腿軟倒,精神萎靡得差點昏死在路邊,靜水只是默默地舉起拳頭揍了眼前的水泥牆一拳。

隔天在事務所,阿茶正在編輯昨天靜水介紹給劉依雯的情人節網站,靜水則收聽昨晚錄下來的,竊聽劉依雯和張正國昨晚的對話內容。阿茶瞥見靜水一臉要死不活的神情,忍不住暗笑出聲。



靜水聽完了昨晚的內容,「什麼事笑得那麼開心?」

「沒啦…對了,這個網站昨晚出現了大量的點閱率,來自於他們家的IP位址。」

「我想也是,昨晚劉依雯一直在聊這網站的內容。你休息一下,來聽現在他們的對話內容。」

「喂!聽他們的對話內容算什麼休息?那是疲勞轟炸、精神強暴好不好?」阿茶一邊開始聽一邊抱怨,「昨天讓我們犧牲這麼大,扮情侶又得承受一整個下午的精神折磨,他們最好會死得很難看!」



靜水瀏覽了網站的內容,嘴角揚起邪惡的弧度,同時開始打字。

阿茶瞥見靜水打的內容,不禁大笑出聲,「妳很有當神棍的潛力。」

「彼此彼此。」靜水指着螢幕上其中一段文字,「這個就是這次的『最終手段』。」

阿茶瞪大雙眼,「這、這麼可怕的事,他真會願意對她做?」

「他忍受劉依雯這種精神強暴這麼久了,就算不發瘋,遲早也會作出這種事,我只是推他一把。」

「果然會讓他們,不,最起碼讓她死得很難看…妳出手果然是品質保證。」

靜水白了他一眼。



兩個禮拜後的早上凌晨四點,阿茶騎車載着靜水,駛在濱海公路上。

「為什麼人類能忍受這麼多痛苦?」靜水聽完最後一次的對話內容,有感而發。

「因為愛情真偉大?」阿茶嗤笑,凌晨兩、三點就從事務所出發的兩人,今晚等於沒睡,但冷冽的海風讓他保持清醒,「我想…是因為睡眠?」

「睡眠?」

「不管有多麼痛苦,隔天一覺醒來後,常常就會覺得好一點,雖然事情本身沒有解決。」

阿茶從後照鏡裡看到靜水一臉不解的神情,不知為什麼,那給阿茶一種,靜水對睡眠這麼理所當然的事完全不了解的奇異感,「一覺醒來感到輕鬆許多,但事情本身沒有解決,所以還是會很痛苦。但一天結束,怎麼樣痛苦還是能睡着,一覺醒來後覺得輕鬆很多,但事情本身還是沒有解決…大概就是這種無限循環。」



「這大概就是地獄吧,人類的睡眠是保護機制,但也讓人類自身的痛苦延長…」靜水暗忖,這真是一種惡意的設定,所幸人生苦短,不過數十寒暑,再大的痛苦,終會隨生命結束而消失。

比起來,她是不幸的,有生以來就從未闔眼,煩惱與苦痛也永遠不會結束。



「什麼設定?」

靜水拍拍阿茶的肩,「好了,現在停車。」



兩人下車,機車停好後,一起走向海邊。雖說是在海邊,但旁邊有個長滿青草的坡道,兩人找了顆大石頭躲藏起來。

阿茶四處張望,眼尖的靜水指指遠處停車場裡的藍色轎車,唯一的一臺車,再指指離他們稍遠的,左下方的大石洞,阿茶這才看到劉依雯和張正國兩人,手牽着手走過大石洞。

距離有點遠,阿茶拿起望遠鏡。天未亮的僻靜海邊,海潮掩蓋了眼前這對情侶的部份對話聲,靜水的聽力意外地好,她逐步告訴阿茶,兩人大概的對話內容。

趁阿茶聚精會神地看着望遠鏡時,靜水悄悄對張正國舉起食指,一陣黑霧出現在她指尖,從她食指逐漸滲入,她深吸一口氣,黑霧消失。

如她所料,想讓一個人從如信仰般的愛情中清醒,只要讓他被愛情甩一巴掌,讓他發現愛情從來就不存在,就可以了。她想,自己這方面並不如人類,她被甩了幾千幾萬次巴掌,卻依舊深深沉醉於不存在的愛情。
最後由 citygirl 於 週五 5月 20, 2011 12:48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3 次。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三】戀愛中毒 (part 1) (全部重寫的新版)

文章citygirl » 週六 3月 12, 2011 3:30 pm

【三】戀愛中毒 (part 4)



張正國牽着劉依雯的手,走在沙灘上,「依雯,祝妳情人節快樂!今天是大西洋瑪列姆斯島上,普斐諾族的喀里烏哇節!」

躲在大石後的阿茶痛苦地抱頭呻吟,「靜水,這個可以不用轉述地那麼仔細…」

「開始了。」



暗夜逐漸轉淡,海邊的早晨比城市更早來臨,張正國指着海平線,「喀里烏哇節的帕摩庫儀式,要在日出前完成。」

相愛的戀人在清晨的無人海邊等待日出,這樣浪漫的事,讓劉依雯一臉幸福地期待。這是頭一次張正國這麼熱情主動地慶祝,竟然比她早一步上那個網站查了今天的情人節。自從有了那個網站後,他們開始一天慶祝兩到三種情人節,這些各式各樣的情人節,有的新奇有趣,有的典雅浪漫,總讓她玩得很開心。

「依雯,請你閉上眼睛。」

她依言閉上眼睛,腹部卻突然受到重擊,她痛得彎腰倒地,雙手同時被快速綁住,她才嚇得大叫,嘴巴就被貼上膠布,她踢腿反抗,膝蓋卻被踩住,吃痛的雙腿也很快地被綁了起來。

她一臉驚懼地倒在沙灘上,看着張正國挖洞,洞越挖越大,很快地就到了可以把一個人放進去的大小。他把她抱起來放進洞裡,將沙埋回去,直到只有一顆頭露出來。



幾許水花噴在她臉上,浪花近在眼前,她渾身因寒冷和恐懼而顫抖。

張正國拉開劉依雯嘴上的膠布,在劉依雯尖叫前,把一疊文件拿到她眼前,劉依雯定睛一看,啞然無言。文件上面記載了她過去男友們的背景和與她的交往過程,附上與她的親密合照。

交往過程跟他們兩人現在的交往模式相同,沒完沒了的情人節,直到這些男人精神上再也無法承受而離去。



「不、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說…」劉依雯企圖辯解,卻祇得看張正國默默搖頭。

「我們的愛情,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張正國神情淒楚,眼裡卻有着前所未有的清醒,起身離去。

劉依雯簡直不敢相信,現在正在發生什麼事,看張正國越走越遠,她才開始害怕,

「等一下!等一下!我不會、我不會再這樣了!我再也不敢了!拜託你,放我出來!求求你!」

眼看張正國真的走了,她開始放聲大哭。眼前浪花越來越近,一陣大浪打來,淹沒了她,浪花褪去,往後退了一大步,再更猛烈無情地撲過來。

一陣黑霧悄然滲入靜水的食指指尖,靜水深吸一口氣,黑霧消失。



在劉依雯驚懼的哭吼迴蕩在海邊,逐漸被浪聲吞沒時,瞬間昇起的曙曦,絢麗的光芒,照在靜水被海風吹起的栗色長卷髮上,熠熠生輝。事件解決了,看着被她拆散的這對情侶,她想這世界上果然是沒有真愛的。兩個人會在一起,也只是還沒分手而已。真愛,不過又是人類自創的一種,用以自欺欺人的夢想,也因追尋這個夢想的慾望,而無謂地在這不值一顧的世界上,多浪費一些時日罷了。

穿着灰色西裝的阿茶,冷得摟住雙臂,但也瞇起眼睛,欣賞海上日出。上一次看海上日出,是在大學畢業環島的時候,讚嘆之餘,不免有點懷念,也想起了一兩個前公司的同事,同時也是當時一起環島的好友,他嘆了口氣。 阿茶有點擔心似乎失去意識的劉依雯,但靜水事先跟他保證過,劉依雯不會有事,他也就放心了。



載着劉依雯回家的路上,阿茶忍不住問道,「這樣好嗎?妳讓劉依雯這次踢到鐵板,她自然不可能也沒機會再這樣對待張正國,但以後呢?我看是狗改不了吃屎吧,她根本不知道自己錯,只是暫時屈服於對方而已。」

「她遭到對方的報復,當然知道是自己錯,不然她也不會道歉,雖然不見得是真心的。她當下會說自己錯,多少也理虧。但我想,她就是知道錯的是自己,也還是要利用對方對自己的愛的。」去愛別人,享受被愛,都是自私的,只為滿足自己的,因為那就是愛的本質,靜水自己是最知道這一點的。



靜水要阿茶在捷運站把她放下來,而在靜水離去前,阿茶叫住了她,「我突然想到一件妳該感謝我的事!」

「什麼事?」

「妳該感謝我,是挑兩個禮拜前的星期六跟他們兩個見面的。」

「為什麼?」

「因為那個星期五的情人節,女方是要吃蚯蚓慶祝的,而那個星期日的情人節,女方是要理光頭慶祝的,哈哈!」



靜水偏頭想了一會,「你以後有了女友,我會把你做的那個情人節網站告訴她。」

「我、我一回去就把那個網站刪掉!」

靜水只是聳聳肩,帶着一慣的淡漠。

「去妳的!」阿茶擺擺手,載着劉依雯離去。
最後由 citygirl 於 週六 5月 21, 2011 4:16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8 次。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三】戀愛中毒 (part 4) (全部重寫的新版)

文章citygirl » 週六 3月 12, 2011 4:24 pm

仙豆是哪部動漫的梗啊?XD

這樣啊...突然覺得空之境界這麼深的作品,我果然沒讀透呢,本以為比較可怕殘酷的是兩儀,沒想到是澄子

黑桐在這都是變態強者的環境活下來也很不簡單XD他不是強者,但也有異常之處。只是我太久以前看的,導致詳細情形忘了。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