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補手【六】在天河流淌之時 (part 2)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Re: 心魔補手【三】戀愛中毒 (part 4) (全部重寫的新版)

文章無望 » 週一 3月 14, 2011 1:04 pm

看到這,真覺得靜水絕對是澄子個性了,哈哈哈,兩儀的話怎麼可能做出在公開場合摟著自己下屬裝情侶的事情啊?(笑

>>靜水和阿茶隨即雙腿軟倒,精神萎靡得差點昏死在路邊

這邊性格上有點怪怪的,阿茶倒在路邊純屬正常,不過女強人的靜水...我看她多半也只會搥牆來發洩自己剛剛做出這麼多蠢事的窘然感吧?(歪頭

>>眼看張正國真的走了,她開始放聲大哭。眼前浪花越來越近,一陣大浪打來,淹沒了她,浪花褪去,往後退了一大步,再更猛烈無情地撲過來。在一陣陣洶湧的海潮中,她失去意識。

在劉依雯驚懼的哭吼迴蕩在海邊,逐漸被浪聲吞沒時,瞬間昇起的曙曦,絢麗的光芒,

這邊的順序有錯吧?失去意識的人又怎麼還會哭?而且阿茶好鎮靜,眼前的都快被滅頂了,他還有閒情逸致去享受日出的美.......(汗

看完了,終於知道戀愛中毒的意思了,原來是這樣啊~

不過令我好奇的是,這些情人難道都是默默付出而不知道戀愛是可以討價還價的嗎?為什麼都要等到被逼瘋後才肯放手?而且與其痛過,還不如教她這樣的行為本身就是種錯誤比較像是心理治療?感覺這篇沒之前的暴力上癮來的合理。
還有張天河這名字超陽剛的,我從上面再瞄一次才知道那居然是女性的名字......

仙豆?七龍珠啊~

空境我也沒讀透,是因為這部是最近才買了小說,印象還很深刻吧?(笑
黑桐的超人處我記得沒錯的話,在於他的資料收集能力,連橙子都讚嘆不已,號稱是活WIKI喔~

是說希提姐沒想過在其他地方貼文的打算嗎?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Re: 心魔補手【三】戀愛中毒 (part 4) (全部重寫的新版)

文章citygirl » 週六 3月 19, 2011 12:56 pm

倒在路邊那個我承認是寫得比較草率了,因為突然想搞笑,不過也是因為寫完那段我也虛脫了。

喔,她是在朝陽升起時哭喊著,然後逐漸失去意識的,這兩段敘述時間是並進的,不好意思看起來有點混淆。阿茶之道淨水照慣不會讓患者死,所以不擔心,加上接了這案子後,他早就受不了這對笨蛋情侶了,前面也說要讓他們死得很難看,所以他當然老神在在,只是隔陣子他會突然覺得,靜水是否還是太過分了些。(外加此時他陷入自己的思緒,沒有想太多)

這樣的處理方式,應該已經讓她見識到自己的錯誤了? 不過說真的,嚴格來說,靜水的主要目的不是一般心理醫師的治療,而是看要以什麼方式突破病患的心防,奪取心魔,所以你沒看錯,她不是在作一般的心理治療,病患最後也不見得能完全痊癒,只是起碼應該會被嚇得不敢再做這樣的事。

人在戀愛中常是盲目的,沒發現自己或對方已經瘋了也是正常的。

張天河這個名字是故意設計得很陽剛的,故意設計得跟作品中其它普通女性名字不同,是因為她是特殊角色,你不也覺得,游靜水這名字也很中性?XD

對喔,你這樣一說我才想起,黑桐情報蒐集能力爆強XD

有啊,我在其他地方貼的進度遠超於這裡啊,網址在此,不過既然你有在這裡看,我貼的進度會快一點XD
我在那邊不打算以citygirl這名字發表,所以用了冰河晨曦這名字發表,是我部落格的名字XD
http://www.popo.tw/books/22157
最後由 citygirl 於 週六 3月 19, 2011 3:51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三】戀愛中毒 (part 4) (全部重寫的新版)

文章citygirl » 週六 3月 19, 2011 1:03 pm

啊,以下是靜水的人設:
14c74b3b99fcca.jpg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三】戀愛中毒 (part 4) (全部重寫的新版)

文章citygirl » 週六 3月 19, 2011 1:06 pm

男主角維其爾的人設:
14d40fa5a18cba.jpg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三】戀愛中毒 (part 4) (全部重寫的新版)

文章citygirl » 週六 3月 19, 2011 1:10 pm

封面: (這三張都是朋友畫的,女主角跟封面是同一人畫的,男主角是另一人畫的,總之我自己畫不出這種美圖啦,非常感謝)
14d40ffd75fe85.jpg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三】戀愛中毒 (part 4) (全部重寫的新版)

文章無望 » 週二 3月 22, 2011 12:16 am

上面吃掉,已了解。

不過這章畢竟牽涉的範圍比暴力上癮那張廣,因此患者是否了解到「是自己的錯而非對方的錯」,嗯...嘛,如果再講一小段解釋會比較好。

無奈的是,沒有任何一名角色可以於當下解釋啊OTZ

遊靜水這名字還挺女性化的,張天河...我怎麼想都想到張天師啊。所以她以後會再出現?

了解,既然知道希提姐會在那邊貼,那我就去那邊看好了。

最後關於人設部分,維其爾好帥,不過靜水倒是出乎我的想像範圍之外了,我以為她應該就是冰山美人長相的,沒想到居然走龐克風...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Re: 心魔補手【三】戀愛中毒 (part 4) (全部重寫的新版)

文章citygirl » 週三 3月 30, 2011 12:11 pm

患者不見得會知道是自己的錯,這感覺比較像是因為她踢到鐵板才求饒,但她被反噬被報復了,所以不會再做這樣的事,我是想以留白的方式來處理細節,看來是沒有表達清楚啊(嘆)

我自己也會想到張天師...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決定這種名字了XD

我兩邊都貼啦,在那邊你看了要留言還得有帳號,不方便吧@@

關於她的長相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在後面章節會有清楚的解釋,我沒想到這張這樣算龐克風呢,這張主要是體現出她近似於男性,也不大漂亮的外表。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三】戀愛中毒 (part 4) (全部重寫的新版)

文章citygirl » 週三 3月 30, 2011 12:14 pm

【四】霧隱大河 (part 1)



阿茶走了之後,靜水漫步到河邊。她從捷運站一路走到霧隱大橋再過去的出海口附近,在河隄邊坐下來。

有一次她來找維其爾,他就正好在這條大河邊。深夜的河畔,空氣裡瀰漫着海風的鹹味和甲板上的魚腥味。他仰頭看向身旁的大船,點點漁火旖旎地舞在他皙白賽雪的俊臉上。

深夜的岸邊漁火這種畫面,只有人類才會覺得浪漫,她從不曾仔細欣賞人間,但只要有他在,不管是在地獄、人間還是天堂,那裡就會美得像畫。



她不敢說話,只敢偷偷瞧着,他魅人心魄的清澈雙眸,默默露出對人間的關懷與溫柔。不管鹹味和魚腥味有多嗆鼻,她始終能聞到他身上的清香。那是刮過晨曦初露的清風浪潮,沁入心底,寒透心魂,卻讓人打從心裡淡淡地覺得舒適。

他突地引吭高歌,冷冽蕭索的嗓音,亙古久遠的曲調,神秘隱晦的語言。雲滯了,月淚了,海寂了。

遠處傳來聖堂的鐘聲,他的清風浪潮,輕輕點過紅磚屋瓦與白牆。



她想,這大概就是為什麼,過去五年來,她試圖迷失自己,忘卻自己,卻怎麼樣也無法真正遺忘的緣故,這座城市,這塊土地,只要她在這裡,一呼一吸之間,都充滿着他的味道。

五年不夠,五十年不夠,五百年也不夠,就算是五千年…她覺得可能也不夠。



在當年維其爾把自己揍到只剩一口氣,徑自離去後,她緩緩起身,向前邁開步伐。

她緩步卻從不停息地走了五年,從未闔眼,從未開口說話,不知道也不記得自己去了哪裡,發生了什麼事。



她走到了霧隱河畔,毫不遲疑也渾不自覺地筆直走進河裡。五年來,她被地上的碎石、玻璃等各類尖銳物品割得傷痕累累的赤腳,逐漸踩不到河底。

水淹過膝蓋,腰部,胸部,脖頸,直到有隻手拉住了她,將她抱起,走回岸邊。



她躺在岸上,這隻手的主人俯視着她。

墨黑宛如星夜的魅眸,鑲在白皙的俊雅臉蛋上,殷紅的絳脣,帶淺笑的幅度。

令她思念的絕對美麗,有如多刺的寒雪薔薇,美得深深刺痛了她,醜穢不堪的她。



「維其爾…」



她或許可以丟失自己,但她絕對不可能遺忘維其爾。

她從五年的迷失中痛苦地甦醒過來。



看到眼前這張令她懷念又再熟悉不過的絕麗面孔,奢侈地展現在她眼前,她的心受到了悲憤、愁思、欣喜、懼怕種種相異情緒的強烈撞擊。

然後她想起了那個承諾。



再會吧,維其爾。



再見到他的時候…

她全想起來了,縱然滿腔苦淚即將傾瀉而出,她也極力忍住,她知道自己連哭的資格都沒有。深吸一口氣,揚起冷諷的嘴角,醞釀最惡毒的兇暴言語。



然而他淡淡一笑,伸手一指,她的視線隨着他的食指,望向眼前的大河。

這是條被薄霧籠罩的大河,點點漁火依稀可見,耳邊傳來輕緩的拍浪聲,瀰漫幾許淡淡鹹味。她想起那晚,維其爾蕭索冷冽的歌聲,迴蕩在河畔,充斥於整個天地之間。

這是個令她懷念的美麗地方,她對人間景色向來不屑一顧,但有他在的地方,哪裡都美。



她有點遲疑、羞怯地抬頭,鼓起勇氣對上他的魅眸,以及深褐色的挑染半短髮。

頓時她嚇得彈地而起!

「你、你你你你…你什麼時候染髮了…不是!你不是維其爾,你是誰?!」

她眼角餘光掃向水面,依稀映出了她被銼傷、刺傷、刀傷種種數不清的傷痕,覆蓋得體無完膚的殘破身軀,與破爛得幾近衣不蔽體的衣着。

在河畔的淡淡鹹味中,她聞到了一股從她自己身上傳來的臭味。

她才剛清醒過來的神智,瞬間宛如又掉入了五里霧中,她完全搞不清楚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三】戀愛中毒 (part 4) (全部重寫的新版)

文章citygirl » 週三 3月 30, 2011 12:16 pm

【四】霧隱大河 (part 2)



她過去五年的記憶一陣空白,幾個模糊的記憶畫面,被她的大腦視為不重要的資訊,一閃而過。她腦海裡浮現出,路過的小孩嘲笑她,對她扔石頭,經過的路人皺眉掩鼻,流氓看她不順眼而過來拳打腳踢…諸如此類的畫面。

低頭看看身上或深或淺的舊傷新傷,再緩緩跟腦中的畫面連起來,她終於瞭然。

重新定睛看向眼前的男子,恰巧與維其爾相似的面貌,但絕對不是維其爾。她體內的靈能已不若以前強盛,但她還是能輕微感覺到男子的不尋常。這名男子非她族類,但也不是人類。

一開始觀察和思考,她的情緒就逐漸穩定下來。



男子一臉的擔憂和緊張,也隨着她的表情逐漸緩和,但還是面帶惑色。

兩人心裡各存疑惑,久久對望,由男子打破了沉默。她靜靜聽男子的解釋,了解到原來這名男子是名河神,這條大河叫做霧隱河。嚴格來講,河神是個人魂,卻在死後被賦予了神格和靈能,負責管轄該河流域。

她本想謝過他就走,但他除了擁有跟維其爾相仿的美麗容顏之外,還有一種令她覺得能信賴的舒服氣息。

不同於維其爾身上如晨曦初露般的沁骨之寒,男子身上有股淡淡的月桂香,桂樹被冷月晒出在暗夜裡浮動的淡香,讓她覺得頗為舒適。



在她心情平定下來後,男子詢問了她身上的傷,她不知道該怎麼說,祇得沉默。男子看她不說話,就自顧自地解釋道,他是因為死在霧隱河裡,才會成為河神的。他以半開玩笑的口氣說,他極不推薦她在霧隱河自殺,因為這條河已經臭了幾百年了。

「與其自殺,不如跟我這帥哥河神聊聊,說不定我能幫妳什麼忙。說嘛,告訴我妳為什麼想不開,我這救命恩人不要求什麼回報,只希望妳能告訴我,妳發生了什麼事,可以嗎?」

自殺?救命恩人?她覺得這實在很荒謬,「自殺?我要跳河就死得成,早就自殺了。」



想到河神說自己是她的救命恩人,她的嘴角揚起了尖銳的幅度,然後開始大笑。她刺耳的乾笑讓河神聽起來不大舒服,他完全不知道她在笑什麼。不知如何應對的他,只能趁她終於笑累了的空檔問道,「妳笑什麼?」

她冷諷的自嘲語氣,在河神聽來,比河水還凍寒,「我笑,我笑我自己成了千古大笑話!救命恩人…連個小河神都能當我的救命恩人,我居然需要一個人魂來救,這事要給我們那邊的人知道了,保證讓他們笑到天都給震下來。」



想想她也真是可悲,讓個小河神當自己的救命恩人,但當她聞到河神身上隱隱的月桂香時,她又想到,這世間也只剩下這小河神,會這樣關心她。

懷着有點奇妙的心情,加上自己悶了這麼多年的心事,也想找個出口,這讓她拿出自己僅存不多的信任,決定把一切都告訴了他,包括她內心最深處的,她最不願意承認的秘密渴望,這就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規則不該被挑戰,命運的動線不該被擾亂,她承認她有罪,但渴望不曾停歇。



男子的表情好一陣精彩的五味雜陳,驚異地幾乎想喊出聲,驚駭地不自覺要後退,多疑地不時想開口提問,悲憫地幾度眼眶泛紅,欲淚又止,卻都忍了下來,只是靜靜地聽。

她語畢,心頭頓覺一陣舒緩,問題還是存在,但這暫時的舒緩,輕輕將心頭的重擔抬起,讓她的嘴角上揚。



「我到現在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這世界上不但有天使,而且我眼前還坐了一個,正在跟我講話!這真的太…我的天啊…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我也覺得跟一個人魂講話,是很不可思議的事。」



男子眼前這衣衫襤褸,相貌醜陋,看起來幾乎就是個男人的女子,對他自稱為天使。這名天使沒有翅膀,卻有着粗壯的鎖鏈從背脊延伸出來,完全與背部結為一體,而看似這麼重的鎖鏈,掉在地上時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除此之外,她與人類無異,要不是有這奇特的鎖鏈,他很難相信她的話。

但天堂在她的描述下,比他在任何文學作品或電影中所看過還來得栩栩如生。她的存在,以及發生在她身上的一切,在他的認知中是很不可思議的,也是很值得同情的。她說自己長得極像,她的昔日戰友,另一名天使維其爾,讓他頗為訝然。曾聽有人說過,每個人在世界上,都會有另一個,跟自己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人,他沒想到有着與他相仿容貌的人,竟然是他絕對不可能遇見的天使。

還有一個很令他難以置信的就是,人類的心裡竟然真的有魔這件事。心魔在人類來看,只是個抽象的形容詞,是邪念,是某種慾望,負面的東西,雖然那本來就是人類個性的一部分。他從來沒有想到過,真的有東西住在人類體內,而且還有天使定期來清掃、來拔除。不過人類的心,是魔的巢穴,人類的劣根性,會一直生出新的心魔,所以天使才要一直來清除。曾經身為人類的他,感到不寒而慄,他後來想想,自己生前所做的一些,現在的自己很難理解的怪事,說不定也是被心魔影響。



他眼前這位天使,被那叫維其爾的天使所害,判了死刑,但在她的懇求之下,被給予了贖罪的機會,要蒐集一萬個心魔,將它們存在體內,如果能遏制與抗拒心魔對自身的影響,就能證明自己依舊有擔任天使的資格。

雖說既然她是天使,不可能會溺死在河裡,自己不能算是救了她,但他想,能遇見她,也算是一種緣,再說,遇到一位天使這種事,實在太神奇了,他可有滿腹的話想問,不想讓她就這麼離去。



她看得出來,現在男子已肯定了自己的存在。男子開始饒富興味地看着她,「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以前維其爾告訴過她,人類對他們的存在,抱有很多幻想、猜測和好奇,好奇是人類很主要的動力,人類的轉變也來自於好奇,但對人類向來不大關注的她,完全沒想到人類的腦子裡裝着什麼樣的狂想。

「你問。」



「妳會彈豎琴嗎?」

她一愣,「聽完我講的話,你就只想問這個?你剛剛到底有沒有在聽?」

男子比手劃腳,「有啊!我當然有!只是…我一知道妳的身份,就很想問這個問題…就像這樣啊…妳們不會彈嗎?我看到的都是這樣…」他作出環抱懷裡的小豎琴﹐撥弦彈奏的姿勢。

「說到豎琴,我的屬下…前屬下倒是豎琴高手,她彈得非常好聽。」

「那這果然沒錯!妳們果然會彈豎琴!」男子興奮地擊掌,不待她解釋就又發問了,「那…我可以再問一個問題嗎?」

她聳聳肩,「問吧。」

男子問,她答,一邊聽她一邊覺得,人類真是奇妙到了極點的生物,難怪維其爾總說人類有趣。她知曉人類的設定,所以不曾對人類感到好奇,但她很訝異,當初簡略的設定,人類竟然能自己成長為這樣有趣的個體。人類沒有其它可比較的對象,不可能知道,他們自己本身就是個不可思議的存在。
最後由 citygirl 於 週五 5月 20, 2011 3:50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3 次。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四】霧隱大河 (part 2)

文章無望 » 週二 4月 12, 2011 11:09 pm

哇,是阿水耶~~~~阿水出現了~~~(雖然進度已經在那邊追完了)

最近有點忙,出來探個頭而已,後續心得我會補上的!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Re: 心魔補手【四】霧隱大河 (part 2)

文章citygirl » 週三 4月 13, 2011 5:52 pm

你要不是在那裡先看完了﹐光看到這裡﹐不可能知道是阿水吧?XD(頂多看到是河神會去猜而已)

你在那邊默默看完了也不留個心得...不過在那邊留言還得註冊什麼的﹐要覺得麻煩﹐在這裡留也可以啦。

話說我好久沒寫了...其實每天都有寫一點﹐儘量在有限的時間內擠字出來。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四】霧隱大河 (part 2)

文章citygirl » 週三 4月 13, 2011 5:54 pm

【四】霧隱大河 (part 3)



心情鬱悶陰沉的她,最後都被這男子逗笑了。好不容易結束了一連串啼笑皆非的問答後,男子問道,「之後妳要怎麼辦?」

她被問倒了,祇得搖頭,這問題把她從歡樂的氣氛拉回她所處的艱難困境,她眉頭深鎖。

「妳必須得收集人類的心魔,但現在喪失大部份靈能的妳,必須以原始的手段獲得,想辦法讓人類打開心胸,好拿取心魔…我沒有理解錯誤的話,這聽起來像是我們人類…呃不,人類的心理醫生在做的事,治療人類的心病。」男子邊說邊想,頓時臉上顯現出靈光一閃的神采,「那妳就去當心理醫生啊!」

「要怎麼樣才能當心理醫生?你們人類要當醫生,好像是要考試唸書做研究還什麼的…很麻煩,我恐怕沒那麼多時間。」



「那妳就無照經營…呃…我不是很清楚,但我覺得,總有一般心理醫生無法解決或理解的奇怪病症吧,這世上什麼樣的神經病都有的。什麼病症都有密醫,心理醫生說不定也有喔。這樣吧,妳就開一間心理診所或事務所之類的,開始做生意,招攬這種疑難雜症的病人。」

「聽起來,是要…所謂的開店做生意嗎?」

男子用力點頭,但他注意到了她的遲疑和困惑,「別擔心,我會幫妳的。生前我家裡曾開過理髮廳,我出生前我爸就開了…就是剪頭髮,」男子輕拉自己的頭髮,「我對開店做生意很了解。」

她不安的神色略微舒緩,男子自己說到開店做生意這樣熟悉又拿手的事,就又興奮了起來,看着男子開心的模樣,她能感覺到男子內心有股強烈的正面能量,這能量逐漸感染了她。



「我跟妳說,首先呢,一家店就得有個好店名,令人印象深刻。就像妳說的,人類很好奇,好店名能讓人好奇起來,對生意有幫助。」男子對自己這樣剖析人類,感到好笑了起來,但一邊解釋,他也覺得的確是如此。

「那要取什麼店名呢?」

男子憑直覺回答,「『心魔補手』如何?」

「聽起來還不錯。」



「像我家理髮廳,店名就取得好,還能讓人清楚記得我家理髮廳所在地,不過這細節就不跟你解釋了。」男子擺擺手,「我家理髮廳不但店名好,身為老闆的我爸,也很能吸引顧客喔。不是我自誇,我從沒看過比我爸更俊美的男人!」

一聽到外表,她的臉沉了下來,她不自覺地撫着自己的臉。

「不不,妳別擔心,妳現在一身髒還滿身傷痕,清乾淨了肯定就會很好看…呃…」



男子驚異地瞪着她,她的滿身傷痕和渾身髒污同時瞬間消失,現在他眼前的她,乾乾淨淨,衣服整整齊齊,但一直喋喋不休的男子啞然了。

她苦笑,「我知道我自己是什麼醜樣子,你看,這跟我身上乾不乾淨,有沒有疤沒有關係,我本來就長這樣。」



她略微細長又無神的黑色雙眼,下垂的眼角,略塌的鼻頭,與掉色而顯得有點灰暗的脣,在她暗沉而略微臘黃的雙頰上顯得黯淡﹔臉的輪廓略圓,雙眼距離略微過寬,就算笑起來也不容易看見的頰骨,光是長相就慘不忍睹,同時身材比例失調,外加略微扁平的前胸與略微塌陷的臀部。

剛硬得毫無女人魅力的外表,常被其它人笑說像男性,維其爾笑了她這麼些年也終於笑累了,但還是不時地搖頭,偶爾發發慈悲,安慰她只是『手滑』的失敗品。

偏偏『手滑』的失敗品,從古到今就她一個,她有時想,自己的存在是否不應該,自己的存在是否是個錯誤,因為『手滑』這個失誤怎麼可能會有,但除了『手滑』,還真沒別的解釋了。


「妳…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改?像妳剛剛那樣,不就是一下子就把疤痕跟髒污去除了?」

「可見不管什麼生物都一樣,追求美是本性…我這個樣子,在人間也是行不通的,對嗎?」



在男子更驚詫的目光注視下,她一頭黑色短髮倏地拉長至腰,捲曲,由黑色褪為褐色,她高瘦的身形縮短,大約由一百八十公分縮為一百六十公分,細長無神的黑色雙眼也被撐大了,同時褪為褐色,水靈的波光在眼底流轉。臘黃的黯淡膚色變得光滑,白皙宛若骨瓷,頰骨縮小,下巴變尖,鼻頭略挺,前胸與臀部也飽滿了起來。

男子詫異地瞪着眼前的她,尤其是扁平的前胸變成挺起的巨乳,他雖然已升為神,但就如她所說的,依舊是人類的思維,不由得地去目測以及在內心判定,大概是從A罩杯升為E罩杯的驚人差距。

她身上的白色長風衣,領口深藍色的邊一路往下延伸,伴隨一枚枚金屬扣,搭配黑色襯衫和黑色直筒長褲,這樣的衣着也瞬間變成了一件美麗的蕾絲白洋裝。

最後,她垂在背後的粗重鎖鏈也消失了。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四】霧隱大河 (part 2)

文章citygirl » 週三 4月 13, 2011 5:55 pm

【四】霧隱大河 (part 4)



「這樣總行了?」嗓音依舊清冷寂涼。

「太強了…世間的魔術,沒有這麼厲害的。我生前女人緣很好,女人都迫不及待撲上來,追求我,愛慕我,其中自然不乏美女,但我從來沒看過…如此極品。」

「這是當然,這是我見過世上最美麗的人。」



「妳見過…所以這是別人的長相?」

「我的前屬下,剛剛提到的豎琴高手,海兒。」她聽見了自己唸出海兒這個名字時,挾帶的苦澀和懷念。


她解釋一下她和海兒之間的關係,與跟她之前告訴他那一大段來龍去脈的關聯,男子恍然。

語畢,祇聽得男子輕嘆,但男子見她一臉蕭索,隨即鼓勵她,「我覺得妳可能只是需要化妝,」男子修長如玉蔥般的手指併攏,輕拍自己的臉頰,作出拍粉的動作,「這是…」

「這個我知道,以前聽維其爾講過,他也說我乾脆試試化妝好了,」她從鼻子裡冷哼一聲,「真是好笑了,當我是人類?明知道我們的容貌,怎麼樣都不可能改變,外表的改變,不過是在臉上多披一層皮,誰都看得出來。」



男子想了一下,「我跟妳說一個故事。」

在一條河邊,有一群鴨子,其中有隻母鴨帶着一群小鴨。這群小鴨中,有隻長得跟別的小鴨都不一樣。其它小鴨一身黃白色的毛,就它一隻一身雜亂的灰毛,身形又大又醜,其它小鴨都嘲笑它,父母也討厭它,稱它為『醜小鴨』。

有一天,它看見一群美麗的白天鵝,在河面上優雅地游動,細長的脖頸梳理着雪白的身軀,華麗的雙翼伸展在耀眼的陽光下。它極為欣羨,企盼自己能跟它們一樣。

它和這群小鴨逐漸長大了,大家才驚異地發現,小時候比兄弟姐妹都醜陋的它,長大後竟成了美麗的天鵝。

它看見了小時候在河面上看到的美麗天鵝群,一陣風刮來,天鵝群隨風而起,它展開自身華麗的雙翼,在一起長大的兄弟姐妹們面前,與它們一同離開。

這群驚詫又羨慕的兄弟姐妹,只能目送白翼天使御風離去。



「很動聽的故事,但我不是『醜小鴨』。」她搖頭,「醜小鴨並不是從醜小鴨變成天鵝的,它本來就是天鵝。真正的醜小鴨,不會變成天鵝。」

男子偏頭,「這故事人類都耳熟能詳,我從小聽到大,倒從來沒想過這麼顯而易見的事實。」

「你們人類真的很可愛,寫這種自欺欺人的故事安慰自己。」

男子垂頭嘆氣。



「但我知道你很努力安慰我了,從來沒有人這樣安慰過我,謝謝。」她微笑,暗自嘆服人類的堅強,自欺欺人的本事,似乎也是讓脆弱的人類能得以存活下去的能力之一。

「如果可以,哪天我會把這故事說給海兒聽,那孩子喜歡聽故事,雖說美麗的她應該不能體會才是。」



兩人又聊了一會,她納悶地看着男子白淨的襯衫上,突然冒出幾顆石子,她指着那些石子,「這怎麼回事?」

男子接住這些石子,「有人在河岸盜採砂石。」男子起身,「我得去處理。」



男子信手拈來一副紙筆,執筆前突地停住,「妳看得懂我們的文字嗎?」

她點頭,男子開始寫字,「這間小型辦公室現在要租人,我把地址跟到達方式寫給妳。」同時他憑空拿出一只信封,「這些錢應該夠了,妳去把這辦公室租下來。」

她接過紙筆和信封,「謝謝你…你為什麼要幫我這麼多?」

男子一笑,「凡是在霧隱河落難之人,我身為霧隱河河神,一定會盡力救助。妳以後有什麼問題,就來這裡找我。」



她叫住正要轉身離去的他,「我要怎麼找你?你叫什麼名字?」

「哈哈!聊了老半天,我竟然都忘記自我介紹了。」男子紳士地傾身,輕摁胸前,「俊雅無儔的霧隱河河神水竣秦,在此為您服務。」

「跟你聊天很有趣,我也忘記要自我介紹了。」她莞爾,能跟一個名字都不知道的人聊得那麼開心,老半天了都忘記問名字,也真是頭一遭,「我叫穆瑞爾,能得以自稱的名號已被褫奪,之前的職位是北美大陸心魔補取管理者。」


「穆瑞爾啊…妳的名字跟我們這裡的人的名字差異很大,這樣會很奇怪喔,我建議妳取個化名。」

「那要取什麼名字?」

兩人望向眼前緩流的河水,平浪拍岸的輕柔,令人心神寧靜。

「游靜水,妳就叫游靜水吧。」

她覺得這名字好聽,也就接受了。



水竣秦突然想到了什麼,他伸手在風中一探,一團白霧飄入他手心,他反手翻出紙筆,邊寫邊說,「我好人做到底,給妳介紹第一筆生意。這是我以前大學同學,最近似乎遇到麻煩,蠻慘的,我把他的資料寫在這裡,妳這樣就能找到他。」

一聽到要開始做生意了,她不由得渾身緊繃,水竣秦微笑道,「放心。妳現在這個樣子沒問題的,世間男人都是如此,無法抗拒美女,而且他人很好,妳們相處上不會有問題。」

她接過資料,只見得水竣秦身上滾落的石塊越來越多,「好了,我真的得走了,妳看我身上的石子。」

她點頭,想再道謝,卻有什麼哽在喉嚨,她不知道該如何感謝這一切,「河神!霧隱河河神…」

「叫我阿秦就行了!」男子秀逸的身形在霧中消散,輕掩河面與遠山的白霧隨之被掀去,深沉的河水與蓊藍的山逐漸清晰。



她低頭看着眼前的資料,「陳查爾…」

唸着自己第一位客戶,第一個要取走心魔的對象的名字,她心裡一陣悸動。

她不免自嘲,自己何時竟變得如此膽怯,對未知的事物感到恐懼,那是脆弱無能的人類才會做的事。

她所知道的自己,她所認識的穆瑞爾,完完全全不是這樣。

緩緩地她起身,轉身背對河水,緊攥着手裡的資料,大步離去。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四】霧隱大河 (part 4)

文章citygirl » 週日 4月 24, 2011 1:15 pm

【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1)



靜水正翻閱着一疊檔案,一臉皮笑肉不笑的冷諷,寒冰似地,不禁讓一旁的阿茶看得打從心裡發寒。每次解決跟感情相關的案子之後,有好幾天她在發呆或沉思時,他總會看見她嘴角揚起的殘忍笑意,那樣詭異的表情出現在她那宛若聖女般純淨的少女臉蛋上,更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他甚至在想,如果他有女朋友,她說不定還會出手破壞或拆散,以後如果交了女友,以她處理感情相關案子、仇視情侶的冷酷態度,肯定不能讓她知道。

雖然那陰陽怪氣的模樣讓他頗為不安,但偶爾他卻瞥見,她蕭索的落寞神情,仿若失了心,丟了魂,好像隨時都會落淚,卻又好像再也哭不出來的苦澀。那模樣與其說令他感到心疼或同情,倒不如說是太沉浸在內心的悲傷世界裡,讓旁人不知道從何關心起,只好選擇沉默。



一聽到靜水站起來,假裝埋首於文件中的他,緩緩抬起頭,往後伸個懶腰。

「時間到了嗎?」

靜水指指牆上的鐘,傍晚六點半,「她沒來。」

「算她倒霉,誰教她敢欠我們錢。」他迫不及待地三兩下收拾好東西,準備下班。



靜水鎖上門,和他走向電梯,電梯門打開,一名穿着深藍色套裝的上班族女性低着頭,食指朝上,靜水和他點點頭,電梯門關起。一會後電梯門打開,空無一人,他們走了進去。

「根據我的追蹤,她沒有搬走的跡象,今天這個時候多半已經到家了。」他抬頭看着電梯樓層數字往下,「要我的話就趕緊搬家了,她大概做夢也想不到,今天她會死得有多難看。」

靜水點點頭,他偏頭觀察她的表情,是去討債時慣有的不屑冷笑。他假裝不經意地問道,「那個…說到她,上次那對情侶的案子,那劉依雯是很誇張,但我後來想想,是不是做得太過了些?妳、妳平時自己去解決案件,所使用的最終手段,都是這樣嗎?」

「我跟你說過,我不是那種耐心地坐在椅子上,每小時計費地,聽病人叨唸重複着沒什麼大不了的問題跟太過無聊的煩悶心情的心理醫生,所以這裡不叫做診所,而叫做事務所。而且我認為只聽病人發牢騷根本解決不了問題。我有我做事的方法,你別過問,這我一開始也告訴過你了。」

靜水自認自己頗有耐心地解釋後,直接結束話題,「我不喜歡重複我講過的話,跟回答我回答過的問題。」



靜水從不讓他知道,她獨自治療病人的手段,但從她暴力討債的行徑,他大概可以猜得到,她的手段是什麼樣的。她說她沒那種聽病人訴苦、長期從心理上治療的耐心,所以直接採取行動,快速解決。

他也不知道那樣對不對,他也是糊口飯吃,管不了那麼多,但她兇殘的手法,絕情無人性的態度,讓他有點不安。他有點擔心會出事,有點擔心會出人命,有點擔心病患受不了那樣的驚嚇,有點擔心會不會太過份。解決方案幾乎都是靜水想的,這是頭一次他參與解決這個部份,無論是這次還是以前那麼多次,他有時候當下無所謂,或是也覺得這樣很爽快,但事後心裡總是有點不安。

不知怎的,他很感激她,卻又有點怕她,可能是她的神秘,可能是她不容人質疑或過問的氣場,可能是她自然顯露出的強大,可能是她沒有人性,所以他總想勸她,是否該用比較溫和的方式解決案子,但她又把話說在前,要他絕對不准過問。這次也參與了解決部份的他,鼓起勇氣問了,卻如他所料地,她拒絕改善,拒絕他過問。

正心情煩悶時,他的妹妹傳簡訊給他,提醒他回家前去買垃圾袋和衛生紙。 他甩甩頭,不再想這想了也沒用的問題,走向附近的超市。



一會後,靜水無聲地走到張天河家門口。她側耳傾聽,張天河的確在家。

靜水正要按門鈴,卻聽到屋外有人腳踏牆壁,飛檐而上。她正覺得奇怪,卻突然聽到窗戶破碎,屋裡傳來張天河的尖叫。靜水一腳踹開大門,三兩下奔入吼叫聲傳出的臥室。

碎了一地的玻璃,夜與月光無可抵擋地傾入,一抹黑夜化為鬼魅,緊緊擒住張天河,上下兩對白森森的銳牙對準張天河的脖頸,張口咬下。

靜水一個箭步向前,左手五指插入鬼魅的背脊,抬手一甩,幾欲將脊椎骨一把扯出,鬼魅吃痛,肋骨傳出斷裂聲,伴隨淒厲的尖吼,她正要以手刀斬落鬼魅的頭顱時,突然楞住了。

大把大把的黑血從鬼魅背上噴瀉而下,她反手力甩,鬼魅飛出窗戶,重重墜樓,瞬即無聲。
最後由 citygirl 於 週六 5月 21, 2011 4:36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5 次。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四】霧隱大河 (part 4)

文章citygirl » 週日 4月 24, 2011 1:16 pm

【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2)



倒坐在地上的張天河驚魂未甫地瞪着靜水,上氣不接下氣。

「錢給我。」靜水伸手,掌心向上。

「什麼?」

「妳欠我們事務所的餘款。」靜水掏出合約。

張天河嚇得彈起,不住搖頭,「我、我沒有錢…」

「妳媽媽沒教過妳,錢沒帶夠還買東西就是偷?」

「對、對不起…」

「妳看到剛才那人的下場了。」靜水用下巴指指窗外,隨即一把抓起張天河的脖頸,張天河在不住掙扎的同時,被靜水掐住脖子,壓在窗台上,上半身已傾出窗外。張天河的臉因缺氧而脹得通紅,她的後腰被窗台上凸起的碎玻璃插得鮮血淋漓,痛不欲生。



「現在這窗破了可真方便。」靜水嘴角漾起寒冰般的笑意,水靈的褐色大眼嗜血得仿彿真有鮮血要滴出來,此時張天河眼中的靜水,遠比剛才闖入的鬼魅恐怖千倍,宛如正將人推入地獄的惡魔,「我數到三,妳把錢拿出來。」

張天河雙手想拉開靜水掐住她脖頸的手,但靜水看似細瘦的小手,卻仿彿跟她的脖頸焊接成一體,紋風不動,怎麼也扳不開,「妳、妳不能這麼做!妳不能殺人!這是違法的!」

「違法?妳跟我簽的合約,就是我唯一認可的法。」張天河的視線,原本只有眼前的窗框,但逐漸納入了樓頂﹐以及越來越廣大的夜空。

「妳這個魔鬼!」宛如要掉入夜空的張天河,已不敢太過掙扎,只能尖聲咒罵。

「還真不想承認,但有時候我會把這當作稱讚。」張天河眼裡已是整片黑夜,靜水可怖的神情化為噩夢本身,逐漸近逼,張天河的膝蓋同時被靜水的身軀往下重壓,窗台上凸出的碎玻璃痛得她燙淚從眼角倒流,往下滲入大汗淋漓的髮根。

「再說一次,我數到三。」靜水冷冽的嗓音宛如寒冰強行鑽入她的大腦,「而妳覺得我會數到三嗎?」靜水輕笑,張天河感到自己脖頸上的壓迫感逐步減輕。



張天河口袋裡的手機響了,她頓時露出得救了的表情,勉力伸手去掏手機,但靜水比她先一步從她的口袋裡掏出手機,輕輕一握,手機爆出電流,一陣白煙中,機身瞬間化為點點粉塵,自她的掌心隨風飄散。

「死人不會說話。」

靜水正待鬆手,自己口袋裡的手機卻響了。靜水不耐地掏出手機,「阿茶,你知道我在忙,你最好有很重要的話要說。」



「剛剛有人…有人從窗口跳進來,咬開雅芊的喉嚨…還吸她的血!天啊!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天啊!」

「再只會喊天啊,你妹妹就真的要去見上帝了…還不趕快送醫院。」

「我們已經在醫院了!」

「沒事我掛斷了…」

「等等!聽我說,真的很奇怪!我們家是在八樓、八樓耶!那人從窗外跳進來,咬了雅芊後,又從窗口跳出去。我急忙探頭出去看,他一下子就不見人影了!」



靜水眼角餘光掃向正下方,地面上徒增一大灘四散噴灑的黑血,卻沒有方才重傷的鬼魅。

阿茶的聲音慌亂中帶着遲疑,「那個人這樣跳進來又跳下去,不可能活的!不可能不見了的!他、他又咬了雅芊,還吸她的血…不可能的,不,根本不可能是…是…」

「吸血鬼?」



阿茶講不出話來,靜水只聽到他在電話另一頭粗重的喘息。

「還有一件事…我明天想請假照顧我妹妹…」

「原來又是想籍機偷懶。」

事情不大對勁。



阿茶在電話裡生氣地辯解,咒罵她這個老闆沒人性,她充耳不聞,反問道,「你在哪家醫院?」

阿茶愣了愣,為靜水罕見的良心感到寬慰,隨即告知了醫院名。

「走吧。」靜水掛掉電話,將張天河拽回房內,打電話叫救護車,張天河恐懼地仰望着她。比張天河矮了十公分,嬌小纖瘦的靜水,此時在張天河眼裡,依舊宛如可怕的巨人,輕輕一握就能將她捏碎,像剛才她的手機一樣。

「帶妳去醫院。」靜水說。



依舊處於極度驚嚇狀態的張天河瞪着她,縱使動彈不得,但還是勉力倒退着往房門移動,試圖逃跑,靜水一腳用力踏上張天河插滿碎玻璃的膝蓋,痛得張天河身子猛地一縮,尖聲哀嚎。

「我不是要救妳,是要讓妳給醫生看看,妳是不是真的給吸血鬼咬了。」

「世、世上真的有吸血鬼嗎?」

「妳說呢?」

由遠而近傳來救護車的聲音,靜水隨手抄起張天河放在床上的皮包,掏出皮夾裡的幾張鈔票,扔在張天河臉上,將皮夾放入自己口袋,「醫藥費自付。」
最後由 citygirl 於 週五 5月 20, 2011 6:07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5 次。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