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補手【六】在天河流淌之時 (part 2)

個人創作小說作品發表,連載之作品

版主: 涼宮步雲

Re: 心魔補手【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2)

文章無望 » 週二 4月 26, 2011 1:46 am

好的,期中考終於考完的我,終於有時間可以好好的來回篇文了......

關於這個先睹的問題,嘛,其實西提姐很久前就有破梗說阿水會出現囉(笑)

接下來是心得的部分。

我不知道一個帥哥對天使的影響力會多大,不過要表達自己身分的話簡單說自已是個天使就好了,為什麼要把來龍去脈一口氣詳細說明呢?是不是要加點越講越投機然後講出來抑或阿水把自己為什麼變成河神的原因給先講了,才讓靜水不講不好意思所以講出來會比較好?

其實也不是不通,不過總是覺得卡卡的......

>>「妳會彈豎琴嗎?」

阿水大跳TONE啊。奇怪,我記得以前在看超美型的時候還不覺得阿水有這麼跳TONE啊...

阿水對於心魔那邊的解釋好像太快了些,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之前漏掉了什麼所以沒看到天使為什麼要收集人類心魔的原因。


>>她略微細長又無神的黑色雙眼,下垂的眼角,略塌的鼻頭,與掉色而顯得有點灰暗的脣,在她暗沉而略微臘黃的雙頰上顯得黯淡﹔臉的輪廓略圓,雙眼距離略微過寬,就算笑起來也不容易看見的頰骨,光是長相就慘不忍睹,同時身材比例失調,外加略微扁平的前胸與略微塌陷的臀部。

這讓我想到很久很久以前曾有部電影預告裡面有一句話「天使的身材,魔鬼的臉孔」......(笑

>>一百六十公分,細長無神的黑色雙眼也被撐大了,同時褪為褐色,水靈的波光在眼底流轉。臘黃的黯淡膚色變得光滑,白皙宛若骨瓷,頰骨縮小,下巴變尖,鼻頭略挺,前胸與臀部也飽滿了起來。

看來這是西提姐理想的女性模樣...kukukuku不過我還以為以阿水的審美觀,會要靜水變成蘇珊大嬸的說。

不過現在仔細想想,如此極品的童顏巨...居然會用這種殘暴手法來奪取心魔,不禁有種蘿莉拿大斧般的不協調美啊。

>>「這間小型辦公室現在要租人,我把地址跟到達方式寫給妳。」同時他憑空拿出一只信封,「這些錢應該夠了,妳去把這辦公室租下來。」

阿水現在還在淡水河對吧?我明天就過去跳......(被揍死)

不過河神算是地縛靈吧?消息的管道是從哪來的?

>>卻突然聽到窗戶破碎,屋裡傳來張天河的大吼。

尖叫,會不會比較恰當?大吼......真是充滿了陽剛氣。

>>靜水一腳用力踏上張天河插滿碎玻璃的膝蓋,痛得張天河身子猛地一縮,吐出幾口鮮血。

血都吐了?(笑)通常吐血不都是體內出血快要死了才會這樣?還是說只是咬破嘴唇而已?不過吐出幾口血這量也挺大的......

我喜歡河神那邊的劇情,尤其是看到熟悉的角色又出現了感覺真好。不過獠牙與飛翼看到這邊,我覺得阿查把事情推得太快了,被吸血鬼咬...這也有很多種可能性吧?像是信仰殺人狂之類的,還是說阿查算是神祕主義者......

啊。我懂了,阿查看到了這麼多超自然現象,就算耶穌晚上突然跑到他床前,他恐怕也只會說:「請把祢身旁的燈光關小點,我明天還得上班」諸如此類的事吧。(喂)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Re: 心魔補手【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2)

文章citygirl » 週二 4月 26, 2011 4:24 pm

阿水擁有跟維其爾極為相似的容貌,這就不是帥不帥的問題,而是阿水擁有跟維其爾幾乎一樣的容貌的緣故,這是純屬巧合,若不是阿水長得跟維其爾非常像,失憶的靜水不會一看到他的臉就恢復記憶。

因為她的際遇(這個就是以後會解釋的大梗),導致她本來不打算再相信任何人,但因為這樣的巧遇,阿水又自然給人一種能被信賴的感覺,她也很想找一個無利害關係的人傾訴她內心的苦,所以一股腦講出來了,就是…一瞬間的感覺吧,對一個陌生人反而能意外地坦然這樣。

阿水不是腦子本來就怪怪的XD(性格也有點搞笑?)我覺得會突然問這種問題會是他的作風啊。

而且如果真的給一個人類見到了天使(阿水成為河神,但還是人類的思維),他不會好奇嗎?人類對天使有這麼多各式的幻想,也為此創作了很多故事,天使可以說是萬年梗了,但誰也沒有機會見到天使,一旦真的眼前有個天使可以讓自己把所有的疑惑問個夠,難道阿水不會想問?

天使為什麼要收集人類的心魔這點我是還沒有解釋沒錯,這也是以後的梗。我是不打算現在解釋(這樣好像在一股腦交代設定,很死板),所以以「來龍去脈」帶過,以後再因劇情需要帶出來。

哪部電影的預告是「天使的身材,魔鬼的臉孔」啊?XD

靜水當然不知道阿水異於常人的審美觀(話說阿水在《淡水河河神》恢復記憶,知道並了解小晉的感情與犧牲後,歐巴控就好了,因為他因小湛而扭曲掉的偏差個性已經恢復正常了,這世界上少見的熟女同萌/歐巴控(還是極品帥哥)又少了一個XD),
而是變成一般審美觀中認定的美女。

這的確是我理想中的模樣,但胸部不需要這麼大,重點是臉,胸部在此只是附帶的,為了跟靜水宛如男人一般的身材作出強烈對比XD

天使臉孔魔鬼身材的纖細少女作風如此殘暴,這種反差萌不是現在最流行的?XD

我看到你一看到阿水掏錢出來,就說要去跳淡水河,我突然想到河神與金銀斧頭的故事…在這部作品裡,不是把斧頭投進河裡,而是把自己投進河裡,不但可以見到帥哥,還可以拿到一大筆錢(哪有作者自己惡搞得這麼開心的)…

河神可以將河水化為水蒸氣去打探消息。

我沒有想過吐血是不是就要死了,只是吐血這個也太常見,我看很多嘴角掛着鮮血、吐血的,好像最後也不見得都有死,記不大清楚,總之她當然不是大吐,而是噴出一些這樣啦(抓頭)

阿茶是因為眼前的景象簡直像電影裡演的吸血鬼,所以嚇得就這樣說出來了,等到他神智清楚後,就會醒悟過來不可能真的是什麼吸血鬼。不過阿茶很怕靜水,就算耶酥出現在眼前,大概也真的會置之不理,想着明天爬得起來去上班比較重要(?)(但
你描述的畫面蠻好笑的XD)

話說原來你這幾天也有去那邊看啊,我想你要是沒看到那最新的一篇(海兒那邊),也不可能猜得到靜水是天使吧XD還是我小瞧了你,你這麼厲害,看到豎琴或是基督教那邊就猜出來了?XD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2)

文章citygirl » 週二 4月 26, 2011 4:26 pm

【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3)



天河被推進急診室的同時,阿茶的妹妹同時被推出來,目前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但仍須住院觀察。

『張天河還真被妳整得不成人形了,但應該跟以往那些欠債的一樣死不了。』妹妹一脫離險境,他就放鬆了下來,『還有,雅芊沒事了。錢討回了嗎?』

靜水揚揚手裡的皮夾,『剩的就當利息。』



在靜水到達前,阿茶就報了警,警察來了,阿茶去做筆錄,妹妹雅芊要等狀況好點再說。靜水坐在門診處看電視,晚間頭條新聞是,方才在這城市中,有數名年輕女子遭歹徒破窗而入,咬破脖頸,吸取血液,跳窗離去。歹徒大膽闖入民宅,不少是至少三層以上的公寓大樓住戶,咬破被害人脖頸吸血,再從窗戶離去,彷彿傳說中的吸血鬼般的犯案手法,令人匪夷所思,警方不排除是集體儀式殺人,正以此方向擴大偵辦中。

坐在門診處的病人們對新聞議論紛紛,靜水附近有幾個年輕女孩正興奮地談論著吸血鬼存在的可能性,以及被如電影男主角般的英俊高雅的吸血鬼吸血如此浪漫的事,一旁的靜水極力忍住捧腹大笑的衝動。

維其爾又說對了,人類真的蠢得很可愛。



在聽女孩們閒聊之際,她留意到了頭條新聞的內容,聯想到今晚的事。這件事跟她補取心魔的任務無關,但她還是記在心上。

阿茶留在醫院陪雅芊,她難得發發慈悲,准他明天的假。離開醫院後,她逕自去處理手上其它的案子,途中阿茶告知她,張天河已經沒事了,但隔天一早,她告訴她,他的妹妹雅芊情況有異。



第一道曙光灑進屋內時,床上的雅芊因疼痛而醒轉。她摸摸自己的脖頸,疼痛中帶著刺痛與麻癢,她忍著不去抓。看到坐在椅子上,趴在自己病床旁沉睡的阿茶,她淡淡一笑。

天光越來越刺眼,她輕輕起身,不想吵醒阿茶,想下床去拉緊窗簾。陽光從百葉窗的縫隙鑽入房內,她瞇起眼,一手遮住陽光一手拉窗簾。

陽光照在她白淨的小臉上,熱辣辣的,她渾身燥熱了起來。越來越熱,越來越熱,她一邊拉窗簾,一邊打算去找冷氣開關。

突然她聞到一股刺鼻燒焦味,聞了一會才明白,那燒焦味是從她身上傳出來的。



在雅芊再度被推進手術室,阿茶在手術房外著急徘徊時,趕回醫院的靜水急忙衝進張天河的病房。百葉窗完全被拉起來,張天河半坐在床上看雜誌,整個人沐浴在和煦的朝陽下。

靜水詫異地察看張天河的脖頸,傷口沒有任何異狀。

『有事嗎?』張天河冷冷瞪視她,『錢不是全還你們了?』

『…沒事。』

靜水回去手術房外跟阿茶一起等,終於等到醫生出來後,醫生說雅芊尚未脫離險境,要再觀察,身上的燒傷與水泡病因不明。



深夜,靜水溜入雅芊的病房。

病房內充斥著醫療機器運轉的聲響,以及雅芊輕緩地幾乎隨時會停止的呼吸聲。靜水俯身察看雅芊臉頰上不明的灼傷,以及她脖頸的咬傷。一臉蒼白病容的雅芊,看起來往常更纖細瘦弱。靜水想到阿茶說,他都暱稱她為牙籤,還真是不無道理,因為人如其名,雅芊就像時下最流行的紙片人。

靜水輕輕掀開雅芊的被子,低頭檢察她身上其他部位的灼傷,突地脖子一緊,不知何時已起身的雅芊,正掐住她的喉嚨!

雅芊粉嫩的小嘴大開,露出兩對又長又銳利的森森獠牙,瘦弱的雅芊不知哪來的力氣, 纖弱的小手緊緊箝住靜水的細頸,異於常人的長指甲猛力插入,靜水扣住雅芊的雙手手腕,一股作氣地拉開雅芊的手,雅芊的指甲因插得太深,也因靜水用力過猛,靜水的脖頸甚至被扯下一塊肉。

雅芊興奮地看著自己滿是靜水的血的雙手,不祥的黑霧不斷從靜水的血中冒出,宛如從熱騰騰的美食中升起的熱氣,讓雅芊饑渴地伸長舌頭,正欲舔吮,靜水怒喝,『不可以舔!』一掌打在雅芊後腦勺上,雅芊翻了個白眼,昏倒在病床上。

靜水隨手扯下自己袖口來給自己的脖子止血,稍微整理現場,悄然溜出病房。

『我的血豈是你們能喝的,你們一喝就完了。』黑霧不斷從靜水脖頸的傷口冒出,她連忙扯下自己一截袖子,暫時止住脖頸的血。



阿茶在醫院門口徘徊,抬頭看向雅芊的病房窗口,明明知道自己不能進去,但還是放不下心,突然有人輕拍他的肩,他嚇了一跳,一轉頭,竟然是張天河。

『想進去看你妹妹?跟我來。』不由阿茶分說,張天河拉住阿茶,三兩下溜入醫院,左拐右彎後,直到兩人到了雅芊所在的病房的走廊上,張天河才放開阿茶。此時,兩人看見靜水從雅芊的病房中溜出,靜水的袖口被扯破,脖頸有血從破布中滲出。

阿茶正要上前詢問,卻被張天河一把拉住,閃入另一條走廊,靜水沒看見他們,逐步離去,靜水似乎自語著什麼,但兩人沒聽清楚。

阿茶用力甩開張天河,『妳幹嘛拉著我?我要去問靜水…』



張天河打斷他的話,『想知道游靜水是誰嗎?』

阿茶一愣,『什麼意思?』

『你一直想知道游靜水是誰,對吧?』
最後由 citygirl 於 週五 5月 20, 2011 6:12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2)

文章citygirl » 週二 4月 26, 2011 4:27 pm

【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4)



在深夜幽靜的病房長廊上,阿茶定定地看著張天河,一臉不可置信。

『妳認識靜水?』

『不算認識。』

『那妳又是誰?為什麼…』

『你的妹妹會被吸血鬼攻擊是因為游靜水,你要去拜託她,只有她有辦法救你妹妹。』

阿茶完全被搞糊塗了,『妳到底在說什麼啊?靜水又不是醫生,怎麼會有辦法救她,而且我為什麼要相信妳這個欠債不還的委託人的話?』

『再這樣下去,你的妹妹很快就會死。』張天河不待阿茶再問,就轉身離去,臨走前她指著阿茶,『你很快就會有機會,知道她是誰。還有,你若把我們的對話告訴她,我就不能保證你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阿茶默默看著張天河離去,明明有滿肚子的話想逼問,但顯然張天河不會告訴他。張天河的話勾起了被他暫忘的好奇心,但他現在擔心雅芊,心裡已經很亂了,無心去想靜水的事。張天河先是企圖賴帳,再來是沒頭沒腦地開口威脅他,還告訴他雅芊會死,這不但讓他無法信任她,而且還頗為厭惡。

他感覺這一連串的事的確有奇怪之處,但滿腦子擔心雅芊的他,根本沒辦法思考。雖然不想相信她,但她說靜水能救雅芊這件事令他非常在意。自從雅芊住院,一直沒脫離險境,病因仍舊不明,病情沒有起色,他本來就不相信什麼吸血鬼,會跟靜水那樣說是因為第一時間他嚇到了,但只是被人咬了喉嚨,身體竟然會出現燒傷,還是在太陽照在雅芊身上的時候,這種徵兆實在讓他頗感不安。

他想,靜水說不定早就注意到了,會潛入雅芊的病房,也許是因為擔心。他不禁莞爾一笑,靜水嘴巴上一副與己無關,其實正默默地關心這件事,這讓他感覺有點窩心。

此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他看見幾個醫生護士衝進雅芊的病房,他看到一兩個護士跑進跑出,說什麼病情突然惡化,心跳呼吸急促,瞳孔放大充滿血絲,極為虛弱。他大吃一驚,無法接近病房,又想到剛才靜水進過病房,一時顧不得自己其實是偷看靜水離開病房這件事,急忙打電話給她,卻是無人接聽,打了好幾次都一樣。

『真是…緊要關頭就找不到人,去哪了…』



狹窄的暗巷內,靜水邊跑邊摸索著手機,身上的玫瑰色蛋糕裙換回黑色長風衣後,忘記更動手機的位置,才會讓她找了個半天,現在終於翻到了,她一看螢幕顯示,直接關機。在靜水身旁奔跑的霧隱河河神水竣秦,掌心一團白霧飄搖著。在超高速移動下,靜水的黑色短髮隨風揚起,水竣秦的深棕色及頸短髮倒是無視物理原則,紋風不動。

『妳在這種時候關機,肯定急死他了。』

『他又幫不上忙。』靜水聳肩,『你說的是真的?那晚在自宅脖子被咬傷的年輕女子們,之後都沒事?』

水竣秦點頭,同時伸手將她拉到一旁,一台大卡車突然從一旁巷子裡竄出,兩人閃過,腳不停蹄地繼續飛奔。

『到底為什麼阿茶的妹妹,會出現那種症狀?那些人根本不是吸血鬼不是嗎?世界上根本沒有吸血鬼,不是嗎?』



靜水不耐地嘆氣,以超高速飛奔的她,大氣都沒喘一口,同時在高速移動中,準確地指指水竣秦的胸口,『阿秦,這個世界上,有你還有我這種存在,你不覺得,有吸血鬼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嗎?』

『…這個世界真是越變越複雜了啊…有妳這種的也就算了,現在又有了吸血鬼,哪天遇到了魔鬼、地獄犬什麼的也不奇怪了…』

『你不會想遇到地獄犬的。』

『嗯…那也是,遇到地獄犬,我肯定連命都沒,對了,我已經死了喔…』阿秦拍拍自己的額頭,『等等,不對!妳的意思是,這世界上真的有地獄犬?!』



『我們到了沒?』

『妳又故意避開我的問題了。』

『你們不該知道太多。』

『我不是人類。』

『對我而言沒什麼差別。』靜水聳肩,『我倒是要告訴你,這世界不是越變越複雜,而是本來就是這樣。』



『所以這世界上真的有地獄犬囉?』

『我們到底到了沒?…』

『在前面。』看靜水是絕不肯多做解釋,阿秦只得聳聳肩,往前一指,兩人瞬間停下,站在一間磚紅色公寓前,靜水從懷裡掏出一大疊名片和傳單,各取一張塞進左邊最上方的信箱,阿秦手裡的白色霧氣飛入左邊最上層的住戶窗內。

『動作快,今晚這些全部要發完。』靜水揚揚裝著名片和傳單的袋子。阿茶會在這種時候一直打電話找她,她就知道雅芊惡化了,雅芊的生命正在倒數。

靜水發現自己脖子又滲血了,她嘆了口氣,她自己的命,何嘗又不是在倒數,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最後由 citygirl 於 週五 5月 20, 2011 6:16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3 次。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4)

文章無望 » 週三 4月 27, 2011 1:26 am

這麼說我就懂了,不過應該在那個部分加入靜水以故作冷靜的口氣自嘲自己的過去諸如此類的感覺,來彰顯出她其實很想講,卻又故作矜持的模樣,這樣才會像是靜水應該表現的樣子吧?
不然以靜水的個性,我還以為她會把所有心事都悶在懷裡不吭聲的說。

我對阿水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在錄影帶店中小晉拿錄影帶砸他後冷漠的模樣,於是就順其自然的將其視為理智型角色了,嘛.……看來我是以偏概全了。


真的見到天使當然會興奮的問一堆問題,不過從阿水的情緒變化來看,靜水的過去應該不是什麼「我今天騎了一隻小馬,過三關,來去找我的王寶釧」這麼歡樂的故事,既然不是這麼歡樂的過去,突然摻入一句「妳會彈豎琴嗎?」總覺得邏輯思維跳躍太大了,有空我會回去看一下《超美型》,看看阿水以前是不是這樣的人還是作河神無聊到快發瘋了……

而且這樣突然的跳轉,總覺得給人一種「啊,這傢伙其實剛剛到現在都沒在聽而是在想這問題對不對?」的感覺。(笑

收集心魔這點可以先稍稍提出,到後面因劇情而有後續解釋,突然帶出來有點唐突,不如先讓靜水說要收集心魔,然後阿水追問原因時靜水不吭聲或是解釋得很少,在由旁白解釋阿水不多過問的心態,這樣應該比較好?

咦咦?審美觀啥時改正的?是我漏看了嗎?(大驚

無論如何,能改正過來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其實多數男人(好吧,就我跟我身旁的人),看女人第一個地方是看腿而不是看胸部的,據說喜愛大胸部的男性都有幼稚傾向……(盯著阿水

金銀斧頭?(笑

阿水緩緩從河中升起,用和藹的語氣問道:「請問你掉的是你的身體,還是這一疊紙鈔?」

總感覺選擇兩者皆非的人可以得到阿水一隻,頗有「Coffee ,Tea ,or me?」的惡搞趣味……

吐血是由上腸胃道的疾病所引起,有嘔吐的動作且由口腔吐出血液來。大量出血時,吐出來的血色是鮮紅色的,但如果在腸胃道出來的血液在胃裡的時間稍久時,因為胃酸的關係會變成咖啡色,同時吃過食物不久時就會在嘔吐物中參雜著一些食物殘渣。另外食道、喉嚨的黏膜血管破了也會有吐血現象。
「吐血」與「喀血」不同,喀血是因咳嗽過於激烈而致呼吸道的黏膜血管破裂或肺部出血所引起的,因此吐出的痰中會夾帶著帶鮮血,但在大量出血時要區別吐血和喀血有時候相當不容易。通常醫生在問診的時候,都會問血是吐出來的或者是喀出來的,如果病人還自己弄不清楚時,醫師會問是否混雜著食物做為分別判斷的依據。

還有一種可能,那便是內臟大量出血,或甚者,根本就是爛成一團所以才會從口中流出鮮血,如果是這種狀況,不是武林高手的話應該已經掛了。

其他的,欸斗,像是用真氣逼出體內毒素或者化勁,等等的玄幻武俠向,嘛,總言之很多啦~不過被踩一腳在腿上……這血從哪來的?

啊啊……其實我還沒去那邊看,因為沒時間加上有點懶,所以就直接追這邊進度啦~(笑)

豎琴那邊很明顯了,大概是我以前常看WS的樂一通,每次炸彈爆炸後就會看到穿著一身白的卡通角色彈著豎琴飛上天。所以才會聯想到吧?(笑

不過在只看序章的狀況下去猜想,由於靜水與維其爾的名字,我還以為他們兩個都是惡魔的說,畢竟《神曲》中Dante的領路人就是Vergil啊。

是說我都是以吐槽為主,總覺得有種雞蛋裡挑骨頭的感覺,仔細想想還真抱歉(鞠躬)

>>坐在門診處的病人們對新聞議論紛紛,靜水附近有幾個年輕女孩正興奮地談論著吸血鬼存在的可能性,以及被如電影男主角般的英俊高雅的吸血鬼吸血如此浪漫的事,一旁的靜水極力忍住捧腹大笑的衝動。

難道都沒人想到刀鋒戰士還是血世紀嗎!再不然聯想下決戰異世界也好啊!(誤極大)
好啦,其實我本能性的也想到了Twilight跟以前的吸血鬼片啦……

這兩章看完後我只有一個疑問,靜水可以變出衣服,卻無法治療自己的傷勢了?還是說那黑色霧氣有什麼可以影響她自癒的效果?

傳單意義未明,期待下一章啦~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Re: 心魔補手【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4)

文章citygirl » 週三 4月 27, 2011 5:29 pm

靜水的確是凡事悶在心裡獨自承受的類型,你這樣建議寫出來的內容的確會比較合理…哎呀真是汗顏,沒想到都寫了這麼久了,還是讓讀的人邊讀邊抓錯,無法享受閱讀的樂趣啊。

在錄影帶店裡的阿水的確很冷漠,不過看他跟醫生互動的樣子,就可以知道,他骨子裡是白目又有點幼稚的XD對喔,你這樣一講,還真的是會有「啊,這傢伙其實剛剛到現在都沒在聽而是在想這問題對不對?」的感覺耶…(所以靜水楞住了,可能還外加三條線吧,處在悲傷情緒中被傾聽者天外飛來一句,都不知道怎麼接了)

心魔的部份,的確你這樣講會比較合理耶!這作品似乎給你寫會比較好(我是說真的XD),我想達到這樣的效果,但沒有好好呈現出來,你這樣的建議很好。不會啊,你的建議很好,有點出盲點,不是什麼雞蛋裡挑骨頭啊,我才要跟你鞠躬呢。

這樣嗎?其實男人最喜歡看腿嗎?我覺得要有雙美腿比大胸部還難呢,腿很難用整的,大多是天生的。

「Coffee ,Tea ,or me?」這個好笑XDDDDD

原來血是這樣吐出來的,我有個朋友曾因為腸胃炎吐血,我才知道原來吐血不見得會死,而不知道詳細緣由…原來是跟腸胃道有關啊。我咳出來的痰的確有時候會含血塊,是因為太乾的緣故(尤其是生病時)

直接追這邊進度就可以了,其實兩邊都可以啦。喔…維其爾的原文不是Virgil,而是Verchiel,而穆瑞爾的原名是Muriel,都是真的天使名。你還真是博學呢,竟然有讀過神曲XD我都沒讀過。話說一開始,我有想過把兩人都設定成惡魔,可是這會讓劇情不合理,所以兩人的設定才會是天使。

我很喜歡決戰異世界喔!女主角帥爆了。是因為Twilight很紅我才會諷刺一下,也比較容易讓人聯想到的。Twilight電影三部我都有看,浪費我的時間(爆)刀鋒戰士和血世紀我沒看過。

變幻外表(包括長相、身高、體型、衣服)是天使的基本能力,非常容易,而靜水的靈能很弱,所以治療需要花點時間,但痊癒速度當然還是比人類快很多,現在是她一時無瑕治療。那黑色霧氣是她吸納進體內的心魔所化成,心魔化入她體內後,的確也影響了她的靈能,所以治癒速度也會受影響,但目前影響還不那麼大。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4)

文章citygirl » 週二 5月 03, 2011 2:32 am

【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5)



『下一家。』兩人右轉,再度開始狂奔。

『阿秦,你揹著我跑,這樣比較快。』

阿秦用力搖頭,『我要是揹著妳跑,我就得隱身,人類看到妳就這樣飄在半空中,一定會嚇死的。』

『現在凌晨兩點,路上沒人。』



依舊是在高速移動的情況下,他微微一矮身,靜水躍到他背上,『話說妳竟然會這麼拼命,只為了救妳的部下的妹妹的命,真不像妳。』

『我是看準了這次獵取心魔會是大豐收才主動介入的。而且阿茶沒用歸沒用,倒也是個可以幫上點忙的人類,最起碼那些跟病患和委託人接觸溝通的事都是他在做,我可沒他那等耐心。他要是因為妹妹死了,大受打擊,這次一口氣被心魔吞噬,我可還要費盡替他善後,多花費時間拔除他的心魔,甚至就這樣失去他這個部下,以後獵取心魔的事會更費勁。』



『阿茶他狀況還好嗎?』

『他上回被嚇到了,再也不敢了,加上我看管著他,他沒再惡化。』



阿秦揹著靜水,果然效率大增,一下子就到了下一戶住家,靜水和阿秦兩人,活像一起打工派報似的,一停下來,靜水就將傳單塞入信箱,阿秦則將手裡的白色霧氣丟入該戶住戶。這白色霧氣是要給這些住戶的夢,是阿秦按照靜水交代的,把希望這些住戶這天醒來後,儘快前往傳單上的地址,這樣的內容,所製作出來的夢。意思是,阿秦是以神明的身份,在對人類託夢。

『話說人類也真迷信,竟然會相信自己的夢有什麼神奇力量,能預言還什麼的,那不過就是他們自己腦子造出來的東西罷了,當然,你特地丟進去的夢例外。』但靜水覺得,人類的夢沒什麼用途,睡眠這件事倒是很有用,就像上次阿茶說的,能讓人類暫時忘卻煩惱。她想,睡眠這樣的設定,能讓人類多忍受這個世界一段時日,但從未入睡的她,有時覺得,每一日對自己而言,都只是惡夢的延續。

『我生前也不知道,原來神明真能托夢的。話說就算只是夢,但我不大喜歡、職權上也不該主動去干涉人類的事,但這次情況特殊,就破例吧。』



阿秦雖然沒說,但靜水知道他的難處,他破例做出超出職權之外的事,以後說不定會被長官責怪,『不好意思。』被揹在背後的靜水,拍拍阿秦的肩。

『沒關係,我是頭一次託夢,做起來挺新鮮的。對了,既然我真的能託夢,我乾脆去託夢把下一次樂透彩號碼托夢給我爸好了,讓他把我家理髮廳重新開張,還可以買台跑車…』

『你要那麼有本事,就不會只是河神了。』

『真是沒天良,這樣奚落這幾天幫妳東奔西跑探尋被害人的大好人。要沒有我,哪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既找出所有被攻擊的被害人,又找到所有因心魔而被犯罪集團控制的被害人…』



靜水的確很感激他,『這幾天辛苦你了,以後你有什麼事我也會盡量幫你。』

『妳?得了吧,我哪會指望一個連飛都不會飛的天使?』

阿秦突然停步,靜水下來把名片和傳單塞入信箱,阿秦則把夢扔入該戶套房裡,『我現在不會飛,是拜這「天罪鎖」所賜。』靜水拉拉自己腰間緊纏的粗重鐵鍊,『當天使不是只要會飛就行。』

『可是妳現在就不會飛啊。』阿秦聳肩。

阿秦揹起靜水,這次三兩下踩著牆壁,躍上公寓頂樓,再踏上電線桿,『這一區的都發完了,下一區比較遠,走電線比較快。』



『我這邊完全沒有進展,什麼情報也沒有。』兩人一路疾速前進的同時,談起了搜證的事。

『我也是…」靜水嘆氣,『我已虛度了五年,完全無法得知那段時間內,天堂發生了什麼事,我一直很不安。維其爾跟我一樣,言出必行。為了阻止我回去天堂的任何可能,他絕對有在計劃着什麼。你覺得他真的會在人間策劃什麼嗎?』

『維其爾是這地方與鄰近幾個區域的心魔獵取管理者,妳又在他的轄區獵取心魔贖罪,我覺得他比較可能直接對妳動手腳。雖說妳靈能極弱,天使很難找到妳,但這是他的轄區,他想必有辦法。』

靜水一路觀察週圍,阿秦挑的這條小路,真的一個人都沒有,『我有照你說的,在處理案子時,留意各種可能的跡象或異常之處,可是目前什麼也沒發現。』



『不管最後能不能成功返回天堂,我最希望的是,他能因跟海兒的事被判刑,但這種證據是最難找的,我完全接觸不到他們,更是不可能…不過我絕不讓海兒捲入這一切,她是個單純善良的孩子,跟罪孽深重的我們不同。』

阿秦勸慰道,『看開點,先找到足以讓他被判刑的證據,在找的過程中,說不定能讓妳意外地如願以償。』

『也只能這樣。』



『我覺得這次的事件,似乎是個切入點,有些不自然的巧合。』阿秦跳下電線杆。

『我也這麼覺得,但什麼也沒發現,只能看着事態發展…目前最重要的是,最終能救到阿茶的妹妹。』

『希望一切不會太遲。』

『我絕不容許任何不幸發生,絕不。』這可是人間,她是天使,沒有人會比她強大,她不容許自己失敗。
最後由 citygirl 於 週六 5月 21, 2011 6:04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4 次。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4)

文章citygirl » 週二 5月 03, 2011 2:32 am

【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6)



一個晚上過去,靜水裝傳單的袋子終於空了。靜水選擇親自追蹤其中一名被心魔控制的被害人,阿秦則遠端追蹤其他被害人。靜水離去後,阿秦一把腰直起來,還閃了一下。

「那傢伙真重…真是,竟然沒想到叫她維持海兒那個身形才對,她本身比海兒重,又人高腿長,很難揹,膝蓋一直頂到我的肩膀,好痛…」阿秦一邊抱怨著,一邊幻化為水蒸氣,隨風飄起,轉眼間就到了霧隱河河畔。擁有神格的他,物理上沒有疲累感,但他還是想回到河裡,休息一下,再放出水蒸氣來繼續追蹤被害者們。

朝陽從遠方的海平面升起,金蛇蜿蜒遊走於大河河面,雖然已經看了無數次,但他還是坐在河岸邊欣賞。現在是清晨,四下無人,他可以不用依照規定,以霧隱藏身形,外貌與生前無異,跟一般人類沒兩樣的他,難得可以像個人類。

金光從遠處海平面逐步灑落,整個河面終於完全灑上金粉,熠熠生輝。突然他有一種奇異的感覺,空氣裡有股溫和但無法忽視的不尋常波動,隱隱的顫聲在他耳畔鼓動。



他回頭,眼前是一團與刺眼的燦爛朝陽相互輝映,卻同樣令人無以逼視的金光。強盛的靈能波動,震得他幾乎站不穩。他頭昏腦脹地抱住頭,虛弱地半跪了下來。他很好奇,想知道那耀眼金光是什麼,但他的身體已本能地開始遁入河裡,強化河水的結界,以阻絕如此不尋常的強大能量。

就在此時,這樣的波動頓然減弱,直到他可以承受的程度,他身體的不適也緩緩消失。他逐漸浮出水面,目光對上了一對,鑲嵌在一張潔白素淨的臉蛋上的茶色水晶。不斷上升的朝陽,輕輕以金色波光順著那一頭絲緞般的褐色長捲髮,裹著某種靜好的存在,一名絕麗少女身形從逐漸減弱的金光中緩緩浮現,逐漸清晰。



「喂,妳怎麼在這...」他略感訝異地問道,但才開口他就明白了,這他再熟悉不過的身影,不是靜水。雖然擁有同樣的容貌,但他看見靜水時,不會被太過純粹的聖潔刺傷。美好無暇不見得是最好的,也不是最自然的,最起碼在這個世界上是如此,所以此刻宛若置身於純氧之中的他,才會幾以窒息。

這樣的聖純,突然佐以一股恬靜的,令人忍不住貪圖多吸幾口的醇香,飄入他的鼻子裡,頓時他體內有股輕柔的暖流四處流竄,這氣味就如眼前這存在的本身,極為香甜。

雪翼輕揚,幾許泛著淡粉柔光的白羽落在河面上,河面映出一抹瑰麗的少女剪影,迎風顧盼,秋水伊人。



少女低頭輕聲自語了什麼,略微蹙眉,似乎有點氣惱,然而微微一愣,終於發現了他。少女輕呼,嬌軀微顫,柔嫩的嗓音輕柔地洗滌他的聽覺神經,「維其爾大人!咦…」

才一開口,就陷入疑惑,隨即兀自笑了,「啊,我竟然認錯了人…不好意思。」



少女的聲音非常好聽,但他從未聽過這艱澀隱晦的語言,他祇得報以微笑,點頭示意。

少女的鼻尖微微顫動,像是在嗅聞著什麼。

他不便打擾,正要轉身離去,少女卻對他喊了些什麼,同樣是這神秘的語言。

見他一臉疑惑,少女露出焦急的神情。少女慌忙對著他比手劃腳,他搖搖頭,少女右手朝下輕揮,似乎要他等等,他點點頭,報以耐心的微笑。



少女一手扶額,嘴裡念念有詞,竭力思索。然後她突然抬頭,對他說了幾個音節,這次是他似乎有聽過的語言,跟他印象中的法文有點類似,但不懂法文的他還是抱歉地搖搖頭。

少女接連試圖說了幾種不同的語言,有些似乎不像任何他聽過的語言,甚至不像人類的語言,但也有些似乎是他有印象的語言,比如說德文,義大利文,西班牙文等等,但他也只是憑印象,因為這些語言他都聽不懂。

直到他聽見少女說,「你聽得懂這個語言嗎? 」

他愣了一下,點點頭,少女鬆了口氣,綻出笑靨。



「剛剛…我感覺到了你張開的結界,那河水結界提醒了我,在人間要收斂靈能,不然眾生會無以承受…抱歉,你剛才一定很難受。 」少女一臉歉意地雙手合十,表情十分可愛,看到這樣的表情,任何人都不可能生氣。

「請別介意。 」他報以微笑。

「你用河水張開結界,你是人魂…不,是河神嗎? 」

他點點頭。少女猶疑了一會,「你身上有殘餘的花香,那是荼靡的味道。我…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你是人魂,問了你大概也不可能知道,但我沒有在其它地方聞到過這味道,所以… 」



仿彿突然下了決心,少女問道,「你有沒有見過一位背上無翼卻有鎖鏈,靈能很微弱的天使? 」



他想起一次跟靜水的對話。

「妳會想念同事、長官還哪個下屬嗎? 」

「我不會想念他們,他們也不會想念我…真要說的話,大概就是海兒吧?我不知道她會不會掛記我,但我一直很擔心那笨手笨腳的孩子。 」

「我在想,妳離開了那麼久,她會不會來找妳。 」

「我的靈能那麼弱,她是找不到我的,況且…我不希望她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她是在我們那邊,少數真正敬重我的人,我不想讓她失望。 」

「她若真正尊敬妳,就不會介意,而她也知道妳被貶的事…當時她也在場… 」

靜水輕輕搖頭,「我…對她的感覺很複雜。一方面覺得錯的是自己,沒臉見她,另一方面…我還不想看到她,你知道的,不是現在。」



眼前那與靜水擁有相同容貌的絕麗少女還在等他的回答。



「…不,我沒有見過。 」



「真的嗎?可是那荼靡的沉香,我不會認錯… 」

他祇得選擇緘默。



她揚手,身後的雪翼展翅,「我該走了。 」

他躬身行禮。

她逐漸被耀眼的金光裹住,正當她即將消失時,她淡淡一笑,「請轉告穆瑞爾大人,說海兒很想念她。 」



「妳… 」



海兒卻已消失在金光裡,臨走前,他仿彿還看見了她輕輕揮手作別。
最後由 citygirl 於 週六 5月 21, 2011 6:09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6)

文章無望 » 週四 5月 05, 2011 12:25 am

啊啊,大綱被退回來了,又要再寫一次(死)所以之前沒出來回文,現在嘛……阿哈哈哈哈大綱是什麼不知道啦~

其實在文章中抓錯誤也是種樂趣(小小聲的說),嘛,其實說真的那也並不是什麼大錯誤,畢竟各人有各人不同的寫作方式,西提姐的描寫手法就像是在變魔術一樣,隨時都有新鮮的驚喜,只是偶爾希望能讓觀眾先搞懂一部分的魔術內容,才有參與感嘛~

我回去看了一點《超美型》,的確阿水也有幼稚的一面,像是網路審美比賽那裡……

不不,千萬不能給我寫,西提姐特有的灰暗風格我怎麼撰寫都是寫不出來的。

剛好今天在看小說時看到了一句話,就是在說男人審美標準的。

美不美,看大腿。男人好色有三個境界,一看腿,二看腰,三看胸,最後才會看臉。而大腿是被眾多色狼理所當然地排在第一位的。

像是這樣(笑)

咳痰會咳出血嘛?那好像有點太嚴重了些?大概是受了以前不正確的醫療保健資訊,每當想到咳出血我都會想到絕症之類的……OTZ

老實說我也沒讀過神曲,只是參考資料時有稍微研究而已,但研究的也不透徹,嘛,只是那種外行人看戲的階段而已。

血世紀我也沒看過,twilight亦然,我純粹是想到夜訪吸血鬼那樣優雅的吸血鬼才會這樣延伸的,是說刀鋒戰士真得很有趣,獵命師裡面的吸血鬼應該就是跟刀鋒戰士裡面的相似。

>>那黑色霧氣是她吸納進體內的心魔所化成,心魔化入她體內後,的確也影響了她的靈能

原來還有這層含意,我還以為是吸血鬼的爪子有毒呢。啊,我被劇透了嗎?

>>『我是看準了這次獵取心魔會是大豐收才主動介入的。而且阿茶沒用歸沒用,倒也是個人類,還能幫得上忙,

靜水這樣說感覺怪怪的,阿茶本來就是人類啊,應該是要說「倒也是個可以幫上點忙的人類」,像是這樣吧?(歪頭)

>>阿秦揹著靜水,果然效率大增,一下子就到了下一戶住家,靜水和阿秦兩人,活像一起打工派報似的,一停下來,靜水就將名片和傳單塞入信箱,阿秦則將手裡的白色霧氣丟入該戶住戶。

應該解釋一下白色霧氣的用途,否則後面靜水提到的那個卡珊卓之淚(預言夢)的說法就出現的有點突兀了,雖然憑靠聯想是想的到,不過於小說的連貫性上會有一點斷裂。

後面是阿水被訓話的歡樂時間,略過不談(笑)

第六章,西提姐的描述能力很強,海兒大正妹(拇指)不過故事劇情的解釋似乎少了點,我不太能理解,前面我還以為是要去對付吸血鬼,不過怎麼變成捕捉心魔了?這兩者的關係是?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Re: 心魔補手【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6)

文章citygirl » 週三 5月 11, 2011 2:57 pm

你是在寫什麼的大綱啊?

呼,昨晚到今天,一口氣改正了所有你指正出來的錯誤了。我不覺得自己有改得很好,但補加、修正了所有你覺得不合理的部份。我覺得我寫的時候,梗可能在腦子裡埋太深,應該要一點一點地放些吸引讀者的點出來,才能讓人想讀下去。

如果可以,你可以回去看一下我改正的地方嗎?就從你的留言看起,去對照出該被修正的地方…不好意思,麻煩你了,但我現在對自己沒什麼信心,懷疑自己是否得打掉重組這個故事,所以想知道,目前這樣的微調,是否有幫助,先謝謝你了喔(鞠躬)

腿、腰、胸、臉是嗎?跟我認定的刻板印象果然不同XD不過比起胸部,腿跟腰先看才是對的,不然要是先看胸部跟臉,在美國就行不通了。西方人輪廓深骨架明顯,臉會比較端正,胸部大也是很正常的,但他們很多人身材都很糟糕,胸部大臉蛋還
OK,但腰跟腿粗得像什麼似的…非常嚇人。

喔!這章在講吸血鬼,所以你會這樣誤會是正常的。沒辦法,前面幾章主角都是人類,人類不可能傷得了她,她不可能流血,所以讀者就不會看到她流血、流出黑霧的情節。喔,黑霧代表心魔這不算是劇透啦,但我是還沒提到這對她的負面影響XD

你提到的這兩個不合理之處,我現在就回去修正XD對於吸血鬼與心魔的關聯,後面會解釋。本來海兒要更後面才會出場,但我突然覺得,故事就這樣直直走下去好像有點無趣,所以在這裡岔開主線,以阿秦作支線帶出海兒,轉換一下視角XD

對了,我之前有做各角色的Q版,你可以到我的網誌看一下XD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article/32042974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6)

文章無望 » 週四 5月 12, 2011 12:57 am

重組什麼的...應該沒這個需要啦~

我明天再幫你看,今天太晚了,才剛買好殺蟲劑回到家裡...OTZ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Re: 心魔補手【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6)

文章無望 » 週五 5月 13, 2011 12:40 am

重看了修改過的章節,因為有點零散,因此我一章一章確認。

戀愛中毒part3:
嗯,沒問題(笑)雖然一拳轟破水泥牆是有點誇張,因為西堤姊的小說是建立在80%真實上頭的,因此這種超越人類的破壞力很容易讓其他角色聯想起靜水非凡人之處,可以當成是一個伏筆,在後面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2)的部份再稍微讓天河回想起靜水的那一拳而心生畏懼吧。最後若天河真要說靜水不是普通人的話,也可以用這件事來強調。

戀愛中毒part4:
>>阿茶有點擔心似乎失去意識了的劉依雯
有點語病,了其實可以省略,唸起來也比較通順唷。

然後這段「載着劉依雯回家」出現的有些頻繁了,總共出現了三次,其實第一次有強調過就好了,順帶一提……直到現在我才注意到,阿茶到底是怎麼知道她家在哪的啊?

霧隱大河 part 2:
沒問題了。

獠牙與飛翼之書part1:
>>但他知道,說到頭來,還是因為自己被美貌迷惑,自找麻煩,甘為女魔頭賣命,才會遇到這些專找麻煩的病人和欠錢不還的委託人。說到被美貌迷惑而惹麻煩上身,他又想到了張正國。

張正國不用出現這麼多次啦(笑)因為前面已經出現了呀,在同一段回憶內,要描述一名角色相同的個性,只要一次就足以提醒讀者了。

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2:
>>鮮血淋璃 鮮血淋漓 錯字,剛剛才抓到的,熱騰騰活生生(喂
其實在這章一開始時,兩人對話的代入太過匆促,張天河對於靜水的到來似乎沒有任何驚訝、感謝、或者是被債主追上門來的心虛愧疚不安等等,不過只是一點小缺點,對劇情不會有任何影響的。

>>大汗淋璃 跟上面一樣的錯字。

然後終於感覺到阿茶驚慌到語無論次的感覺了(笑)不過從戀愛中毒開始,總覺得他對於靜水的依賴性真的很強,靜水似乎變成了全職保母?(笑
獠牙與飛翼之書part 5:
沒問題。

我啊,我是在寫之前那篇殺手的大綱啊,其實寫過之後才知道大綱真的很重要,可以讓故事結構不致於鬆散,還可以在一些很隱晦的地方設下伏筆和鋪陳,真的很有趣呢。


然後看到西堤姊說做那些角色做了兩個禮拜……大毅力啊,不過那軟體真的很有趣,我試試看看能不能做出我故事裡的角色好了(笑
曾經有個問題說:「是要負責任,還是要死?」,正確的回答應該是「不負責任的活下去。」

小說新連載點→ http://angelcity.idv.tw/novel/novel_det ... 1&txtNum=1

歡迎吐口水,在樹上寫XXX我愛你,或留下您寶貴的腳印。
頭像
無望
哈棒國皇族
 
文章: 139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10, 2006 1:37 am
來自: 藍世

Re: 心魔補手【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6)

文章citygirl » 週五 5月 13, 2011 1:00 pm

太感謝你了!辛苦了!(撲抱)

你對我的見解很切實啊,小說是建立在80%真實上頭的XD不過我覺得為了這個要去改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2)好麻煩(喂!)所以還是想回去把那段改成她默默揍了牆壁一拳就好了。以靜水的個性,是務必要、也能夠好好隱瞞住她不是普通人的事實的吧。

這個我沒說明清楚是我不對ORZ其實張正國手上那疊,劉依雯過去所有交往對象的資料,是靜水叫阿茶拿去張正國家的(也是因為這樣他才會知道劉依雯的過去,不是真的愛他),他們是同居,所以阿茶就是這樣知道她家在哪的。

天河沒有顯得很怕靜水嗎?那邊可能寫得不夠清楚(汗)

剛好,接下來要貼的章節,能看見阿茶對靜水更強的依賴性XD誰教能者多勞呢。

每看到一段你說沒問題,整個就開心了起來,很有成就感,也放心了這樣(笑)

當初做那些角色很累,但做完就會上癮,想把其它作品的角色都做出來(喂)可是當下真的很辛苦喔,因為它選項非常非常多。你對那些角色的長相沒有什麼感覺嗎?可愛嗎之類的,目前為止除了一個角色,其它角色都已經現身了,跟你讀小說對他們的感覺/長相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我沒有做大綱的習慣…(廢話不然怎麼會老是出錯)

之前那篇殺手…是你幾年前在這裡貼過的那篇?(還真久啊XD)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6)

文章citygirl » 週五 5月 13, 2011 1:51 pm

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7)



黃昏時刻,靜水一邊收拾事務所桌上的空杯子,一邊看向時鐘。講了一整天的話,如果她是人類,現在早就沒聲音了。經過這一整天,靜水頭一次認真考慮,以後要減低阿茶的工作量,原來費盡脣舌應付那麼多人真不是一件易事,她總以為去跟患者溝通只是講講話,沒想到會這麼累。

昨晚的託夢跟傳單是寄給新聞報導裡所提到,闖入年輕女子所居住的民宅公寓,咬破脖子吸血後跳窗離去的歹徒們的住所,而這些歹徒大多是未成年的少年少女。除此之外,似乎沒有明顯共通點。她想儘快得到進一步了解這些歹徒們的機會,所以請阿秦對這些歹徒的家人託夢。



阿秦是認為,青少年或多或少會有讓父母擔心的地方,就算是沒有什麼問題的青少年,父母也還是會認為有什麼問題,會對自己的孩子抱存疑慮。他製造的夢,內容就是指示這些父母來跟靜水相談,在夢裡則把靜水說成是教育心理專家之類的。基於這一點,阿秦讓她把自己變得看起來年長些,搭配一副銀框眼鏡與深色套裝,以符合專家的形象。

接到夢與傳單的父母,有來的只有一部分,這些多半是孩子真的有問題,而想說反正多個人可以請教相談也好。一整天聽下來,每個孩子的問題有些相同和相異,但大概都有導致出同樣的結果,就是晚上偷溜出去,到天亮前才回來,而其中有些孩子以前從來不會這樣。



這些孩子有的在學校被欺負,有的不去上學,有的在外打架,有的蹺課在外遊蕩,各式各樣不怎麼樣的普通問題。她請這些父母仔細想想,他們的孩子自從晚上偷溜出去,到天亮前才回來後,跟以前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有些父母疑惑地說,自己的孩子好像四顆犬齒都突然變長了。



這就是靜水在找的答案。

今晚,她就要跟她選擇的其中一個孩子接觸。



她嘆了口氣,閉上眼睛。玻璃窗映照出的她,細長無神的雙眼逐漸變得大而明亮有神,細緻的臉頰如初雪般淨白無瑕,海藍色方領襯衫之間一條十字項鏈泛着銀光,黑色直筒長褲插入雙排銀十字扣黑色長馬靴,黑色瀏海、頰骨與高挺的鼻頭共同勾出完美的側臉線條。在一副深紫色墨鏡穩穩架在她頭上後,她睜眼,與維其爾四目相對。

她很想,也很不想,看到他。如果可以,她儘量希望不要變成他,但她想了很久,這是目前最好也最有效率的辦法。



她最後檢查了一下,在關燈鎖門後走向電梯。電梯門一開,她看見了阿茶。她走進去,阿茶走出來,看了她一眼,走向事務所,掏出鑰匙,此時電梯門關上。

他們的事務所很小,讓阿茶一進門就能一目瞭然,靜水不在。



「也不在這裡…奇怪,我剛剛在樓下明明有看到燈光啊…」阿茶環顧一周,確定不在,又打了手機,還是沒人接。他覺得這真的很奇怪,靜水從來不曾這樣。

雅芊的病情非常嚴重,醫生說今晚是關鍵,要他有心理準備。雅芊的父母在醫院陪伴雅芊,他雖然放心不下,但還是決定出來找靜水,卻一無所獲。他很不安,尤其是在看到雅芊明顯變長變尖的四顆虎牙之後,他到現在還不明白,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張天河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出院了,也聯絡不上。他想他該像往常一樣,着手開始調查什麼,但不知從何下手。

沒有人可以依靠,沒有人能夠理解,沒有人可以訴苦,沒有人可以商量,雅芊就要死了,他心急如焚卻束手無策。雖然沒有依據,雖然他對天河說,他不會相信一個欠債不還又沒信用的委託人,但他隱隱覺得天河講的是實話,只有靜水可以幫他。



他想起那晚,靜水將渾身佈滿恥辱傷痕的他背回這間事務所。他癱軟地趴在洗手台嘔吐後,猛地一抬頭,從鏡子裡看見了自己的臉。令他感到羞愧與憤怒的是,都搞到這個地步了,他竟然還能露出悅虐歡愉的表情,他被自己氣到都想揍自己一拳了。

「對不起。」

「跟你自己說對不起。」

靜水坐在黑暗中抽煙,窗外的霓虹交織在她的臉上。白煙裊裊,將瘦弱的她掩蓋在霧裡。他無法看清她的眼神,無法看清她的情緒。自從認識她以來,他發現她只抽這一種煙,細細長長的白色薄荷涼煙。



「我從來不覺得,你這樣的行為是錯的。你自己覺得是錯的,這個社會覺得是錯的,但我從來不這樣覺得,因為你沒犯法,你沒害到誰。」靜水終於轉頭凝視他,吐了口煙。

「可是你自己覺得自己是錯的,所以你決定要戒掉,你決定要改過來。跟之前不一樣,這一次你做了同樣的事,可是你在企圖傷害自己,殺死自己,這跟我們合約的內容不同。」

「…」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Re: 心魔補手【五】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6)

文章citygirl » 週五 5月 13, 2011 1:52 pm

獠牙與飛翼之書 (part 8 )



靜水轉頭看向窗外,「你走吧。」

「不要!請、請妳不要生氣!我錯了,我不會再…」

「我是在生氣,我在氣我自己,我治不好你。」靜水挾着煙的手斜斜撐着頭,「我早就知道我做不到。」

「不要趕我走。妳、妳已經做得很好了,是我不好!是我克制不了自己…」



「你已經沒有留在這裡的理由。」

「可是我無處可去!我求求妳…不要趕我走…」

他勉力壓抑的嗚咽聲迴蕩在這小小的、空蕩蕩的事務所裡,這比寂靜更令人窒息。



良久,靜水摁熄了煙,倏地站起,拉開玻璃窗,一陣涼爽的夜風拂面,清晨初露吹在她臉上,她用力呼了一口氣,表情舒緩許多。

「全世界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在煩惱、在痛苦。」背光的靜水斜倚着窗台。

他點點頭。

「如果讓你也看看別人的煩惱,或許能減緩你的痛苦,你也不會那麼寂寞。」



靜水從懷裡掏出一個白色信封,「該用這筆錢來做點事了。」

他抬起頭,好奇地看着她。

「本來我是想先把你治好再開業的,但這恐怕不是短期能做到的。老實說,我的時間有限,我想儘快開業。我會僱佣你,給你足夠的錢吃住,在你為我工作的期間,我們再同時慢慢進行治療。」



靜水從白色信封裡抽出了幾張鈔票,「那麼,你願意為我工作嗎?」

他感激地用力點頭,「我絕對會好好工作!真的!相信我!我一定能幫上妳的忙!」

靜水莞爾,「我從不拋棄我的部下。所以…我不會趕你走。」

「真的?真的嗎?!」

靜水點頭,「總之,天一亮,你就打電話來找人來裝璜…細節什麼的全部交給你。現在,你先好好睡一覺。」



阿茶拿出自己的睡袋,鑽了進去,一放鬆下來,他才發現自己眼皮有多重,在闔上眼睛前,他勉力問道,「那個…妳覺得我會好嗎?」

「相信你自己…相信我。」



「相信你自己…相信我。」靜水的話猶在耳際,他從來沒有忘記。

那晚,靜水背着滿是恥辱傷痕的他,走在寂靜的大街上。靜水如少女般窄小的背,不知怎的,非常厚實、可靠。

沐浴在昏黃渾濁的路燈燈光中的她,是如此聖潔無瑕。



不管張天河怎麼說,不管靜水是誰,靜水就是靜水,他選擇相信她,他將不再懷疑、不再試圖去搜查她的身份。

他躁動焦慮的心寧定了下來。他決定回去醫院,守在雅芊身邊,祈禱雅芊能安然渡過今晚,他相信奇跡,相信靜水。

他鎖上門,走向電梯,他突然想起了他來的時候,與他打了照面,在這一樓等電梯的男子。



早過了下班時間,還會在這棟大樓裡的,都是在這裡工作的人,雖然不認識,但看久了彼此也知道,有時候會點個頭當作招呼。他在這裡工作這麼久,從來沒在這棟大樓裡看過這名男子,而且他非常確定,這名男子也絕對不是他們這層樓的人。

但這名男子很面熟,那麼俊雅的臉,一旦看過應該很難忘記,是連他這個男人,都會忍不住去留意的美麗面容。



他準備按下電梯按鈕的手緩緩顫抖,然後縮了回來。

他終於想起來了,那張臉,是他大約半年還一年前,死去的大學同學的臉。那位同學名字蠻特殊的,叫做水竣秦,是校草等級的風雲人物,大學的時候非常受女生歡迎。他這個系的加上其它好幾個系的女同學們,有些他這個系跟其它系的男同學們,甚至還有些別校的,加上校內的一些老師以及員工,不分男女老少,在水竣秦的葬禮會場外排了長長的人龍,集體抱頭悲泣,哭聲震天,他被這宛若國葬一般盛大的祭拜陣仗嚇到了。

不可能記錯的,那麼美麗的臉。剛剛那名男子,穿着如此瀟灑,的確是他的風格。



此時雖然才七點,但在這個時間,星期五晚上,這棟大樓裡都沒什麼人。

電梯門悄然地在背脊一陣發涼的他面前打開,裡面空無一人。

他渾身顫抖,兩腳如鉛塊一般,重得舉不起來。



電梯裡的冷氣呼呼地迎面吹在他臉上,他已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

電梯門在他面前關上,靜靜停在他這一樓。

他卻再也沒有按電梯按鈕的勇氣,他深吸一口氣,拔腿跑向安全門。雖然燈光昏黃又無人的樓梯也讓他有點膽寒,但總比搭電梯好,嘴裡哆嗦地念着南無阿彌陀佛,他以百米的速度衝下樓梯,跑出大樓。
各位﹐我‘又’換站了﹐從此變成天空人﹐請多指教﹐有在用天空的人也歡迎加我唷

http://blog.yam.com/glacierdawn
頭像
citygirl
哈棒國皇族
 
文章: 2228
註冊時間: 週一 7月 11, 2005 2:27 pm
來自: 那曾經青春狂亂的年代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創作發表-連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